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杨程郑军做主角的小说 主角叫杨程郑军的小说

杨程郑军做主角的小说 主角叫杨程郑军的小说

文章目录

主角叫杨程郑军的小说叫《唱鬼戏》,它的作者是长耳朵的兔子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灵异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第十章蛇妻新娘我吓了一跳,还以为自己眼睛花了。揉了揉眼睛,再次看去,就看见一颗小小的脑袋嗖地从土里钻了出来。我定睛一看,竟然是一颗蛇头,心中惊诧不已,这是什么情况?在我惊讶的目光中,一条通体碧绿如翠的…

《唱鬼戏》 第十章 蛇妻新娘 免费试读

第十章蛇妻新娘

我吓了一跳,还以为自己眼睛花了。

揉了揉眼睛,再次看去,就看见一颗小小的脑袋嗖地从土里钻了出来。

我定睛一看,竟然是一颗蛇头,心中惊诧不已,这是什么情况?

在我惊讶的目光中,一条通体碧绿如翠的玉蛇从泥地下面慢慢爬出来,玉蛇的蛇尾高高翘着,尾巴上挂着那对黄澄澄的金耳环,格外显眼。

我顿时呆住了,这条玉蛇我太熟悉了,之前我救过它的命,后来它也救过我的命,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碰见它。

我看见蛇尾上挂着的金耳环,突然有些沮丧,看来并不是墓主人收下了这对金耳环,而是玉蛇把金耳环拖进土里去了,说明墓主人并没有答应我的提亲。

天色已经完全放亮了,阴婚计划彻底泡汤,这一劫看来我是躲不过去了。

没想到库瘸子却拍了我一巴掌,面露惊喜之色:“还傻愣着做什么,赶紧给柳仙家磕头呀,你小子也是命好,居然有仙家肯出手帮你,这下你有救了!”

民间有五仙“狐黄白柳灰”,狐指的是狐狸,黄就是黄鼠狼,白是刺猬,灰是老鼠,其中的“柳”指的便是蛇。

蛇是通灵的动物,在我们这里又叫“地龙”,传说修炼成精的蛇,头上能够长角,然后渡劫飞升。

库瘸子这里所说的“柳仙家”,指的便是这条玉蛇。

我原本只是出于善心救了这条小蛇,没想到却给自己买了一道保命符,关键时刻,居然是这条小蛇答应保我的命,看来善恶因果,冥冥中早有注定。

库瘸子告诉我,并不是所有的蛇都能成为“柳仙”,柳即是青色,所以柳仙指的其实是青蛇。灵性越高的蛇仙,表皮的青色越是明显。这条小蛇的身体已呈剔透青色,碧绿如玉,灵性自然是极高。如果能够得到它的庇护,相信能够成功躲过这场劫难。

库瘸子冲那玉蛇啪地一抱拳:“敢问这位柳仙,你真的愿意帮助杨家小子吗?”

玉蛇摇头晃脑,绕着坟包游了一圈,然后径直朝我游了过来。

我满心欢喜,赶紧摊开手掌,玉蛇聪明地爬到我的掌心里,猩红的蛇信滋滋吞吐着,轻轻舔了舔着我的掌心,痒酥酥的,我忍不住咯咯笑了起来。

库瘸子说:“走吧,赶紧回家,跟柳仙拜堂成亲!”

玉蛇缠绕在我的手腕上,蛇身凉飕飕的,很舒服,就像戴了个翡翠镯子在手上。

我跟着库瘸子,深一脚浅一脚走出鬼哭沟。

回到家里,但见爸妈神情憔悴,明显一夜未睡,老爷子坐在门槛上,吧嗒吧嗒抽着旱烟。

看见我们回来,老爷子赶紧站起来,问库瘸子道:“大仙,成了吗?”

库瘸子点点头,跟老爷子交代道:“你去买点红烛囍字回来!”

老爷子没有多问,叼着旱烟,快步走出院子。

爸妈把库瘸子迎进堂屋,给库瘸子煮了一碗荷包蛋,里面加了两个蛋。

在我们这种穷乡僻壤的地方,用荷包蛋招待客人是一种很高规格的待遇,更何况还是两个蛋,就算是家里的老爷子,也只有每年过寿的那天,才会吃两个蛋。

库瘸子也没客气,三下五除二把荷包蛋吞进肚子里,满意地擦了擦嘴巴。

老爸递给库瘸子一支烟,然后给他点上火,向他询问昨晚的情况。

库瘸子悠悠吐着烟圈,把昨晚的一番奇遇给爸妈讲述了一遍,爸妈惊讶地张大嘴巴,半天回不过神。

老爸舔了舔嘴唇,涩声问库瘸子:“跟蛇成亲?!”

库瘸子摆摆手:“对,但不是普通的蛇,而是柳仙!不用紧张,这是杨程的福气!”

老妈惴惴不安地说:“我能……看看……吗?”

我卷起袖口,摊开掌心,玉蛇缓缓从袖口里爬出来,盘绕在桌子上,对着爸妈滋滋吐着蛇信,像是在给他们打招呼。

“妈呀!”老妈吓得后退一步,脸色苍白:“大仙,你们先聊,我……我去做饭……”

老妈心有余悸地看了玉蛇一眼,匆匆忙忙离开了堂屋。

下午的时候,老爷子回来了,带回了红烛和囍字。

窗户上,卧室门上,全都张贴着囍字,搞得喜气洋洋,然后围坐在一起喝喜酒。

今夜子时,我就要跟这条玉蛇成亲,想想这事儿还真有些荒诞。

每个人都曾幻想过自己的婚礼,但我做梦都没有想到,我人生中的第一次婚礼,新娘子竟然是一条蛇!

到了子时,外面已是夜深人静。

库瘸子负责主持婚礼,玉蛇被放在一个红布包裹的托盘里面,由老爷子端着托盘,蛇身上面还盖着一块红布,像是新娘子的红盖头。

“一拜天地!”库瘸子尖着嗓子喊道。

我跪下来,对着大门外面拜了拜。

“二拜高堂!”库瘸子又喊了一嗓子。

我转过身对着爸妈,爸妈穿得也很喜庆,胸口还别着小红花,两人脸上的笑容很僵硬,估计两人做梦也想不到,他们儿子的婚礼居然会如此奇葩,如此惊悚。

“夫妻对拜!”

我跪下来,对着玉蛇拜了拜。

玉蛇也扭动了一下身体,像是在回应我。

“送入洞房!”库瘸子做了个请的手势。

还要洞房?!

我的小脸唰地就红了,和一条蛇怎样洞房?这事儿难度太高,我不会呀!

库瘸子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小子,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剩下的就看你自己的命了!”

我点点头,向库瘸子抱拳行礼:“谢谢大仙!”

库瘸子跟我爸妈道别,老爷子想留他再喝点酒,库瘸子说:“不喝了,事情还没做完呢,我得去一趟祠堂,把那对要命的金耳环埋在祠堂里,用祠堂的香火来镇住它的邪性!”

我端着托盘回到卧室,卧室里点着红烛,墙上一个大红囍字,氛围还挺温馨的。

掀开红布,我把玉蛇放了出来,看着玉蛇,我的心里感慨万千,没想到我竟娶了个蛇妻新娘,它真的能保住我的命吗?

小说《唱鬼戏》 第十章 蛇妻新娘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