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精品小说《最是深情留不住》黎曼心陆昭函已完结版全文章节阅读

文章目录

主角叫黎曼心陆昭函的小说是《最是深情留不住》,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织筘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陆昭函肯定是在乎苗雪的,反观苗雪倒是很平静,还特大方热情地拉着我向她的一众朋友介绍。说实在我不喜欢这样,感觉自己像个商品一样,但想到我今天的任务就是当个工具人,为了钱,忍了。可后面的事我忍不下去,因为…

《最是深情留不住》 第2章 娶我,领证的那种 免费试读

陆昭函肯定是在乎苗雪的,反观苗雪倒是很平静,还特大方热情地拉着我向她的一众朋友介绍。

说实在我不喜欢这样,感觉自己像个商品一样,但想到我今天的任务就是当个工具人,为了钱,忍了。

可后面的事我忍不下去,因为苗雪把我往宋顾城那边带,我正要借口说上卫生间,好巧不巧地与擦身而过的人撞在一起,对方的酒液全撒在我身上。

“呀,这可不好,我带你去换衣服。”

苗雪带我去了她住的房间,塞给我一件衣服后,关上卧室门道:“你先换吧,要是不合适跟我说。”

我来不及细想,只顾着将衣服换下,所以根本没注意到身后衣柜里伸出一双手,猛地掐着我的肩膀把我往床上摁。

我大声惊叫,希望苗雪听到后能进来救我。

身后那人极重,他把整个身体重量都压在我身上,大掌用力将我的摁进床铺里,双手被他反剪在背后,我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为了不让他得逞,我拼劲所有力气挣扎喊叫。

撕拉一声,还套在身上的脏裙子被他撕烂,紧接着我眼前一花,整个人就被他抱着翻了个身躺在他身上。

“怎么是你?!”苗雪的未婚夫。

惊讶之余,房间门被人突然推开,闪光灯照得我下意识地遮住眼睛和前胸。

身下的男人猛地将我推倒在地,我整个人朝后倒去,背部与地面相撞,疼得我直吸气。

“阿雪,是她勾引我的。”

啪——

我还没站起来就被苗雪打了一耳光,耳朵嗡嗡作响。看着她眼里闪过的得意,我知道她不再是8岁的阿雪了。

她变了,变得彻底,同样的,我也变了。

我当着众人的面将她推开,苗雪没想到我会反击,身子向后倒去,落入了陆昭函的怀抱。

苗雪搂着他哭道:“曼心,你怎么可以这样。昭函,这就是你找的未婚妻。”

我很庆幸,我和陆昭函是假的,不然今天这事儿还真说不清楚,陆昭函是真的在意苗雪,虽然我不清楚他们为什么没在一起,但就现在这情况,他肯定是向着苗雪的。

果然陆昭函抬脚将我踹倒在地,声如寒冰,“谁准你碰她的。”

我暗骂他**,下脚也太重了。

“滚!”陆昭函一声怒吼,在场众人包括苗雪的未婚夫作鸟兽散,而我也功成身退,穿好衣服极为狼狈地走出了房间,却听到了这样的对话。

“知道错了吗?”

“知道错啦,人家就是想气气你嘛,咱们扯平了吧?”

呕,我算是懂了,看来苗雪那位‘未婚夫’也跟我一样是他们用来互相怄气的工具。

两百万真是亏了。

刚走到转角处就被人死死拽住头发拖进了一件杂物房。

是张秀秀,还有她的女同伙们对我又踢又掐的。实在顾不得许多,我抓住那双拽我头发的手,抬起膝盖就对准张秀秀的肚子猛顶上去。

张秀秀痛得哇哇大叫,整个人抱着肚子都跌坐在地上,全都吓傻了。

我也一样,因为从她的双腿间流了出来一股股的鲜血,染红了浅色的地毯。

张秀秀居然怀孕了,地毯上猩红的血迹刺得我心脏差点儿骤停,我是真摊上事了。

几个围殴我的女人吓得花容失色,冲到外面大喊着‘杀人了’。

宋顾城推开人群冲了进来,看到地上躺着的张秀秀,当即就愣住了。

看得出来,他并不知道张秀秀怀孕了。

“你!”

我脱口而出,“是她先动的手!我也不知道她怀孕了!”

宋顾城抬手就想给我一巴掌,我下意识地抵挡,没有想象中的疼痛,抬眼就见陆昭函正抓着他的手腕,冷不丁地朝我瞄了眼,对宋顾城说道:“你再耽误下去,大人也快保不住了。”

张秀秀因流血过多,脸色发白,人已陷入了晕迷。

宋顾城不敢耽搁,跺了跺脚,抱着张秀秀就往外冲。

“昭函,不能让她跑了。”苗雪抱着陆昭函的手臂,极为失望地看着我,“曼心你现在怎么变成了这样,就算张秀秀再怎样,你不该对无辜的孩子下手啊。”

苗雪的话一出口,围观的人全都一副正气凛然的模样,批判我的罪行。

我恶心苗雪,恶心这里的所有人,包括陆昭函,但唯一能帮我的人,却只有他。

警察来的迅速,苗雪直指我道:“快!她就是凶手!”

我与苗雪无冤无仇,可她那副恨不得我当场被枪毙的样子,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我显得极为冷静,被带走时我与陆昭函眼神交汇。

男人深不见底的眸子里看不出任何情绪,没有一点点的歉意,我冲他冷笑,用我们两个才能听到的声音说了句,“敢继续玩下去吗?”

几不可闻的一丝轻笑从陆昭函的唇间溢出。

在拘留所里,我一直在等,我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勇气和信念,认为陆昭函会来帮我,可我就是这么认为的。

待了三个小时,天色也暗了下来,我被人带了出去。

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眼镜男人见我出来,礼貌而冷漠地给了我一张名片,“我姓唐,是陆少的律师,手续都办好了,你可以离开了。”

外面停着一辆黑色的迈巴赫,律师为我开了后车位的门,陆昭函就坐在里面。

我坐了进去,与他保持一人宽的距离,伸手道:“五百万,谢谢。”

陆昭函面无表情地写给我一张六百万的支票,我问也不问就打算拿钱走人。

“怎么,这就想走?”

“交易完成。”

“完成?之前是谁说想继续的?”

是我说的,我也不过是想赌一把而已,没想到真赌对了。

陆昭函是个很喜欢挑战的人,越是如此,越能激发他的玩性,所以他救我出来了,只为了后续的游戏。

我想我大概能猜到苗雪和陆昭函为什么没在一起了。

他们心里有着彼此,却很喜欢玩欲擒故纵寻求**。

可他们之间的游戏喜欢牵扯无辜的人来做消遣,假未婚夫以及我,就是如此。

我一想到苗雪恨不得我死的样子,一口气提了上来,无视车内还有外人,直接跨坐在陆昭函的腿上搂着他的脖子,极尽魅惑地抵在他的耳边说道:“陆少要不要再玩大点,娶我,领证的那种。”

小说《最是深情留不住》 第2章 娶我,领证的那种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