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主角是无冰箫朵多的小说

文章目录

主角是无冰箫朵多的小说叫做《甜蜜契约:新娘酷又拽》,故事很有深意,值得一看。无冰箫朵多小说主要讲述了:然后把红梅送到医院来的干净的衣服换上,这才又重新坐回到床边,看到她苹果型的小脸上乏着微微的红色,看起来像是个还不够成熟的苹果,却让人很想咬一口尝试一下味道。无冰正握着箫朵多的小手,心疼的看着她。

《甜蜜契约:新娘酷又拽》精选内容:

“你这个小子,爷爷在打电话找你呢!让你立刻回家去!”无雪看着自己这个天才弟弟,想起那张报纸上的报道,不知道爷爷看到后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无冰掏出手机给红梅打电话说道:“立刻将小姐送去XX医院,我马上赶到。”

“姐,爷爷说是因为什么事找我?”他有些迫不及待地问道,恨不得不管不顾就直接去医院的,可是,他那个爷爷要是火了,那也绝对不是一只纸老虎。

“报纸,你没有看吗?”

他想起早上办公桌上摆着的那种娱乐报纸,不就是拍了个箫朵多牵着他的照片,然后说华金企业的总裁最近心里出了问题,得了什么恋童症之类的。他真是佩服那些八卦的娱乐记者,想象力那么好,怎么不去写小说啊。整天的说别人的是非!

“切!把你车钥匙给我。”他才不在乎这种报道呢,老爷子怕是又要折腾着要给他物色女人了。他接过无雪疑惑地递过来的车钥匙,飞一般地就消失了。看他这个样子,她可以肯定,他绝对不是去见爷爷。

红梅来不及擦掉残留在脸上的泪水就将箫朵多抱在怀里,然后吩咐司机去车库取车。她看着她小小而略带圆圆的脸蛋,紧紧咬着的嘴唇,还有那双水灵灵的眼睛,始终紧紧闭着。

红梅哭得稀里哗啦的,她却只是紧紧地闭着眼睛,小手紧紧地捏着自己的衣角,抱着红梅。看着她扭曲的面孔,红梅心疼得除了叫小张把车开快点,其他的也无能为力。

“小姐,你要坚持住啊。要是疼的话,就咬着我的手吧,你要是难受也就哭吧。”

“……”她只是摇着头,在她的怀里轻声的SHEN吟,尽量地忍着疼痛。

刚一到医院门口,无冰就一下子打开车门,从红梅的手里接过箫朵多,将她抱在怀里,擦了擦她滚烫的额头的汗水,紧紧握着她冰凉的小手,皱着眉头对着她说道:“朵多,坚持住啊,我抱你去医院。”

她听到这熟悉的声音,身子微微地颤抖,缓缓地睁开眼睛,泪珠顷刻间就滑落……是他,是他,真的是他……

“呕……”她毫无预料地,一下子吐了他一身的赃物。

他这次没有怪她,没有嫌弃脏,没有珍贵他的衣服,只是,紧紧地抱着她,飞快地跑到医院,然后给她擦了擦嘴角,笑了笑,说道:“没有关系的。”

“你是病人的家属吗?麻烦你进来一下。”医生说要给她检查,他就在外面等着,护士却突然要他进来。

“怎么了?”他疑惑地进去,看见她正在床上,闭着眼睛,又哭又闹地手舞足蹈,几个护士按住她,也没有办法给她打针、他走过去,一把抱住她,摸着她的后背,喃喃地说道:“朵多,不怕,大叔在这里呢、不要怕。”

她仿佛听见了一般,乖乖地安静下来,只是却还在小声地抽泣,医生看着这一幕,奇怪地摇了摇头,趁机给她打了一针退烧针。箫朵多突然想起谁说的,如果很疼,你就咬我吧。

她拿着他的手,一下子就狠狠地咬住了。

这突然的疼痛,害的无冰一下子“啊”地叫出了声,可是,旁边的医生护士却对着他做了个“不许出声”的手势,他只好强忍着这疼痛,让她咬着他的手……

待到医生都打完针,走了,她才缓缓地放开他的手,眼角的泪珠却还在不停滴留。他伸出手去帮她擦眼泪,才发现,自己的手流血了……

她还在小声地抽泣,他轻轻地抱着她,手却一直被她紧紧地握着,直到她疲倦了,慢慢地睡着了她才放开他。他起身去洗手间,强忍着疼痛洗掉血迹,才发现,一排深深地牙齿印,如果被醒来的她看见了,说不定又会很难过……

他自己随便找了快干净地绷带,轻轻地绑上。

然后把红梅送到医院来的干净的衣服换上,这才又重新坐回到床边,看到她苹果型的小脸上乏着微微的红色,看起来像是个还不够成熟的苹果,却让人很想咬一口尝试一下味道。

无冰正握着箫朵多的小手,心疼的看着她。

电话突然地在他的包里欢快地跳动,乐此不疲地响了一次又一次,他试图抽出手去接电话,可是,朵多始终紧紧地拉着他的手,他甚至只要挪动一下,她就会呜咽。

他用另一只被她咬过的缠着绷带的手很不方便地掏出电话,然后按下免提按键,放在床上,然后小声地说道:

“爷爷,我一会儿就回来,现在有事走不开身。”

“不要走……”

箫朵多突然抓着无冰的手嘟嚷着叫他不要离开。只是,这病房太安静了,箫朵多迷迷糊糊地这么小声地讲的话老爷子居然都听到了,对着无冰大声地吼道:“臭小子,你立刻给我回来。听到没有?”

他一直觉得自己是个教子有方的父亲,他的儿子平日里虽然风流,大小绯闻不断,但是,从来都不会耽误公司的事,而且,也从来不敢不听父亲的“召唤”难不成,他的孙子,他还教育不了?真的被一个小丫头给迷惑了,如报纸上说的沉迷在一个“狐媚子”身上?

“爷爷,您小声点啊。我一会儿就回来,回来给你解释,先挂了啊。”他那只手实在是有些疼,连挂电话都不方便,箫朵多却还在拉着他的手说梦话:“不要走,大叔不要走。求求你,不要丢下朵多。”

她一只手拉着他,一只手在抓着他的衣角,闭上的眼睛,眼角居然有眼泪一直不断地涌出,他试着按了几次都没有挂断电话,又要安慰吵闹地她,他无奈之下,将电话一下子推到墙壁上,然后“啪”一下子就掉在地上。

银白色的电话,就这样子摔成了几块,电池和后盖散落了地板上,无冰终于送了一口气,这样子电话应该挂掉了吧!

“混小子,敢摔电话,你有种就一辈子别给我回来。”无冰摇了摇头,当初真不该买个这么贵的手机,还自带了小电池的,在没有装入电池时,还可以用小电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