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UP主的恐怖游戏之旅完结作者:mijia

《UP主的恐怖游戏之旅》作者:mijia

文案:

作为一个以实况恐怖游戏为爱好的UP主,

乔孟表示:

他一点也不喜欢玩真人恐怖游戏,雅蠛蝶求放过!!!QAQ本文不涉及任何一款现有的RM自制恐怖类小游戏,也不涉及任何一位UP主,如果有人看到类似的情节,请原谅本文作者脑洞太小,想不出什么骨骼清奇有趣的梗,并且在向那些给予我极深印象的游戏致敬内容标签:灵异神怪 穿越时空 游戏

搜索关键字:主角:乔孟,阿亚 ┃ 配角:恶魔,A,B,C,D,E ┃ 其它:RM,恐怖小游戏,UP主

第1章

作者有话要说:虽然作为手残且胆小的妹子(???)恐怖游戏什么的一点都不在行,但是我深爱着在B站看各种UP主的游戏实况,特别是用RM制作的流程比较短的那类小游戏,于是一时兴起写了这个文,希望可以有志同道合的妹子~~

本文不涉及任何一款现有的RM自制恐怖类小游戏,也不涉及任何一位UP主,如果有人看到类似的情节,请原谅本文作者脑洞太小,想不出什么骨骼清奇有趣的梗,并且在向那些给予我极深印象的游戏致敬乔孟,江湖人称“二爷”,是一名刚上大学的宅男,其爱好就是玩一些国内国外的恐怖小游戏,并录制游戏实况,然后上传到B站上。因为有一把销魂的小嗓音,同时吐槽犀利,经常犯蠢卖萌掉节操,而且高产如母猪,坑品优良,于是逐渐积累了不少的人气,成为了B站有名的恐怖游戏实况UP主之一,基本上每次更新视频都会在游戏分类的首页占据一席之地。

因为恐怖游戏玩得多了,乔孟基本上已经练就了一副铜皮铁骨,见到恐怖的“吓一跳”情节还能蛋定地呵呵呵吐槽,各种秀下限,让那些从最开始就追他视频的粉丝们扼腕不已,纷纷表示要想再听他那销魂的海豚音尖叫,只能去最早期的视频里回味了。

对此,乔孟很是不屑,在他眼里,那些步步惊魂时时吊嗓子的早期视频无疑都是黑历史,特别抹黑他二爷威武雄壮霸气侧漏的形象!倘若不是碍于粉丝们的呼声太高,他甚至都打算删掉,同时,他也没想到,这种想听他秀尖叫的愿望能有这么强大的力量,早知如此,他就算是假的,也一定要尖叫上一两声满足粉丝们的恶趣味啊!

——坐在后车座上,乔孟如此一脸血地想到……

是的,他莫名其妙的穿越进了恐怖游戏——其原因不明,粉丝怨念什么的只是个人猜测,真实性代考——目前正处于跟好基友们一起去鬼宅探险试胆的途中。

“……真狗血。”乔孟悲桑捂脸。

“你说什么?”身边的好基友A听到他的声音,奇怪地问道。

“我是说,这种听到恐怖传闻就去实地探险试胆什么的情节太狗血了,十个恐怖游戏里有六个都是这样的剧情,剩余三个则是莫名其妙出现在空房间,然后发现自己失忆了!”顿了顿,乔孟加上一句,“最后一个是因为忘了拿书、作业、手机等等等等,或者因为避雨、迷路等不可抗力踏入异界。”

“……突然感觉好专业。”基友A一脸惊讶。

“没有没有,只是玩的比较多而已。”乔孟谦虚道,同时打量了一下基友A,发现他长得特别普通,于是甚至懒得问他叫什么名字——这样的路人甲,妥妥都是会死的节奏,乔孟根本懒得浪费内存去记忆。

“果然!”基友A大笑了起来,“阿孟你就是最喜欢这些恐怖啊怪谈啊一类的东西了!”

“虽然我喜欢,但是却不代表我愿意实际尝试。”乔孟一脸的苦逼,特别的痛心疾首,“不作死就不会死!为什么你们都不懂呢!”

“但是这次来探险不就是阿孟你提议的吗?”基友A惊讶地问道。

“……我的提议?”乔孟悚然一惊,看到基友A坚定点头,顿时就想给跪了。

——这种提议来探险的角色十有八九都是要挂掉的好吗!求放过!

“我改变主意了!咱们别去探险了,去吃晚饭吧!我请客!”乔孟迅速扒住了前面的座椅靠背,朝正在开车的基友B叫道。

基友B很顺从地踩了刹车,然后扭头看着双目放光的乔孟,蛋定地微笑:“目的地到了。”

乔孟:“……妈蛋,好浪费感情。”

和基友A、B、C一同下了车,乔孟仰望着前方虽然破旧但是在晚霞中格外漂亮的洋馆,心中涌动起一股风萧萧兮易水寒的壮烈。

“……我还是提议,咱们打道回府吧……”看着三个好基友说笑着无知无觉地向前走去,乔孟坠在最后,可怜巴巴地说道。

“那可不行!”基友C回身一把抓住乔孟,表情坚定。

“阿孟你不会怂了吧?真是叶公好龙,亏我们还牺牲难得的假日开了大半天的车才到这里的,怎么能就这么回去?”基友B一脸的鄙视加不赞同,“放心吧,没什么危险的,我们只需要小心腐朽的地板和楼梯而已。”

较为性急的基友A直接推开了洋馆的门,率先走了进去。

反抗无力的乔孟被基友B和C拖进了洋馆,一抬眼正看到基友A好奇地抬手想要去抚摸一尊看上去很是诡异的雕像。

“不要动——!”经验丰富的乔孟连忙大声阻止,却还是眼睁睁看着基友A碰到了石像,接着,“碰”的一声巨响,天花板上的玻璃吊灯掉了下来,相当精准地将基友A砸了个血肉模糊。

乔孟和他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虽然这一幕熟悉地简直令人发指,但是通过电脑屏幕跟真正亲眼所见完全是两种不同的概念啊!被碎玻璃割得支离破碎的尸体、满目的鲜红血液与鼻端萦绕的铁锈味,无一不昭示了死亡的真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