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张招娣顾柯的小说名字

文章目录

张招娣顾柯的小说叫做《九零彪悍小甜妻》,是由一扑再扑创作的一本精彩小说。张招娣顾柯的小说内容:张家没钱,如果病了的话去医院都去不起,况且那水的确有点不干净,上一世小时候她好几次都洗完了觉得浑身发痒,奶奶去山上摘了点草药,挤点乳白色的汁擦上,会舒服点,但是每次都会抓得皮肤都破烂。

《九零彪悍小甜妻》精选内容:

一个大大的木盆就是洗澡盆,用一些厚板子围起来,箍上几圈铁丝,攥得特别紧,但还是会漏一些水,所以张招娣把澡盆搬到了屋子后面的空地上,对着屋后面的山,这山比较陡,而且这边没路上去,要上去就必须绕一大圈,从另一头上。

张招娣扭头看了看二毛子家的方向,两家的后头砌着一堵歪歪扭扭的墙,是用烂砖头堆起来的,算是分开两家的空间。

张来辉光着屁屁走到了张招娣面前,扭捏地叫道:“姐姐,我自己会洗。”

“你自己会洗,但是洗不干净,姐姐教你几次,以后要自己洗干净了。”张招娣看着弟弟有点害羞的样子,觉得好笑。

“嗯,好!”张来辉抬脚踩进了澡盆里,坐下。

好在家里装了一个水龙头,张招娣隐约记得是村里派人来装的,说是现在大家都用自来水了,不要再去河里头挑水,这一点还是方便了不少人,虽然那水龙头里头的水有时候不干净,她甚至还看到过小青蛙从里头蹦出来。

“下次我们就把水烧开了,凉了再洗。”张招娣一边拿着一块用了很久的香皂,在弟弟的肩膀上擦着,一边说道。

“姐姐,为什么要烧开?”张来辉两只手抓住澡盆边沿,不然就要被张招娣推得坐不稳了。

“因为水烧开了就能消毒,我们水龙头里的水还不够干净,万一就是从河里头直接抽上来的,染上细菌怎么办?”张招娣又开始给弟弟擦手臂。

张来辉还不大懂,只是懵懂地点点头。

张家没钱,如果病了的话去医院都去不起,况且那水的确有点不干净,上一世小时候她好几次都洗完了觉得浑身发痒,奶奶去山上摘了点草药,挤点乳白色的汁擦上,会舒服点,但是每次都会抓得皮肤都破烂。

张招娣仔细地教着弟弟该怎么洗澡:“擦上香皂以后,要认真地用手搓脖子下面,咯吱窝下面,还有脚底,大腿,知道吗?背上的话就用毛巾这样……”

张招娣拿毛巾斜在张来辉的背上,教他两只手各抓一头,艰难地搓了搓,然后说道:“第一次搓得有点困难,多洗几次就习惯了。”

“姐姐,我们要天天洗澡吗?”张来辉好奇地问。

“对,夏天我们要天天洗澡,不许偷懒。”张招娣答道。

张来辉点点头,大眼睛里满是不解,以前他们都是好几天洗一次,不过现在姐姐既然说了,他就听着。

姐弟两一边聊着天,一边洗着澡,搞定一切以后,张招娣找来了干净的衣服裤子,给弟弟穿上,穿上之后她才发现衣服上头还有不少污渍没洗干净。

衣服一直都是奶奶洗的,老人家眼神不好,手上力道也不够,而且每次都要堆了一盆子衣服才一起洗。洗的衣服不大干净是正常。

张招娣将换好衣服的弟弟抱起来,放在了拖鞋上,让他自己穿好,然后说:“你先回去写家庭作业,我把衣服先洗了。”

“好。”张来辉穿着拖鞋准备进屋。

“对了,把***衣服也拿过来。”张招娣叫住了弟弟。

“好,我去拿!”张来辉啪嗒啪嗒地跑了进去,很快就抱着几件散发着酸味的衣服出来了,摆在了洗澡盆里。

洗澡盆也是洗衣盆。

张招娣把衣服放进盆里,打开水龙头,水就哗啦啦地下来了,家里没有洗衣粉,只有那种黄色的肥皂,跟香皂的盒子放在一起,巴掌大,她找来一个小凳子,让张来辉把搓衣板拿过来,然后赶紧搓洗起来。

衣服当天换当天洗,就会干净很多。

“你真的是我的姐姐吗?”张来辉蹲在澡盆旁,忽然这么问了一句。

张招娣愣住了,眼里满是惊愕,看着自己弟弟不知道说什么。

“我姐姐没这么勇敢勤快的。”张来辉挠挠头,然后伸手去抓盆里的水玩。

张招娣一巴掌拍开了弟弟的手:“洗衣服的水不许玩,脏。”

张来辉诚惶诚恐地缩回了手,张招娣又说:“不是叫你去写作业?还不快去?”

“奶奶说这个时候写作业会得鸡毛眼。”张来辉老老实实地答道。

鸡毛眼是方言,也就是近视眼的意思,因为这个时候正是太阳下山,光线很昏黄,人看东西眼睛会很吃力,久了就会近视了。

张招娣没再催促,她想着洗完衣服吃完饭,和弟弟一起做作业,正好还能教教他,于是加快了手里头洗衣服的速度,洗一遍,漂三遍,又返回屋子里找衣架子,都是一些用了很久的铁衣架,上头还有锈迹。

张招娣将衣架擦干净以后,把衣服晾在了屋子前头的架子上,两根树木插在地里头,中间架着一根竹竿,就是晾衣服的地方,这种架子不如人家做得好,人家的木头根基打得深,竹竿又定了个钉子,挂着衣服很牢。

而张家的这晾衣架子,有时候衣服刚晾上去,就倒了,张招娣又得苦着脸去河里头漂干净。

老人小孩都没什么力气,木头根基打得不深,没办法。

瞅着那摇摇欲坠的晾衣架子,张招娣把衣服挂在了一旁的枣树上,心里寻思着得想个办法把架子稳固好,不然真是太麻烦了。

“招娣,辉子,吃饭了!”***声音在夜色里传来。

“好!”张招娣赶紧抓住弟弟的手,拎着水桶回屋。

晚饭是清炒四季豆,和腌辣椒煮鱼干,其实生活条件倒算不上太苦,起码不是吃糠咽菜,还有鱼肉吃,这些鱼肉,是过年时姑姑他们买来的,奶奶剁成一块一块腌上盐巴,过个一晚上,再用铁丝做成的架子铺着一层稻草,鱼块摆在上头,然后放在灶膛上烤,大过年的天气冷,鱼肉也不会馊,烤着烤着,鱼肉里的水分就蒸发了,外头变得金黄,里头白肉也入了味,很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