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许守成陆婉清重生在七零年代小说全文阅读

文章目录

许守成陆婉清重生在七零年代小说全文阅读,作者以略带调侃的幽默诠释小说全文,推荐阅读。许守成陆婉清小说精彩节选:陆婉清对李子园也没什么想法,如果是换成桃子或者桔子,没准儿她还会想办法承包下来,但这些本地李子还是算了吧,没听过一句话么?桃养人,杏伤人,李子树下抬死人,这李子啊,少量吃些还可以,吃得太多对身体可不太好。

《重生在七零年代》精选内容:

陆婉清有些惊奇,小时候的记忆其实有些遥远了,她一直记得妹妹很聪慧,但还真没有想到妹妹居然这么厉害,才8岁就敢这么跟她们妈妈说话,也是,若她不是这个性子,十几岁的她也不敢跑出去打工。

李小琼懂的本来就不多,听到二女儿这样说,也觉得很有道理,那羊可是很值钱的,丢了那就可惜了,所以一时也没话说了,摆了摆手冲大女儿说道:“老大,那你出门的时候别忘了把羊牵出去,行了,你们快去做事。”说完,她转身就进了屋。

见妈妈回了房,陆婉湄有些失望,怎么就没再骂一下大姐二姐呢?想了想,她又看了看大姐和二姐,脸上还是带着甜甜的笑容道:“二姐,还有饭么,我没吃饱。”

其实吧,她更希望让大姐背她出去玩儿,不过爸爸工作的地方太吵了,吵得她想睡觉都不行,所以还是问二姐要些吃的,然后安心在家里睡觉比较划得来。

对于自家妹妹,陆婉漩还是比较有耐性的,只是哄道:“三妹乖啊,家里粮食不多了,我们都没有吃饱,要不你带着弟弟去床上睡会儿,我去洗碗?”

一听没有吃的,陆婉湄就不大高兴了,不过她不高兴也没用,家里只有这个条件,想吃饱那真是做梦了,于是只能心不甘情不愿的道:“那,那好吧。”说完转而又看向自家大姐道:“大姐,你回来的时候能不能给我带点儿地瓜回来啊?”

PS:此处的地方是野地瓜,又名地瓜泡、地果、地枇杷等等,很是香甜可口,农村的小孩子夏天的时候满山遍野的寻野地瓜,不过得小心蛇和蜂以及毒辣的太阳。

“姐是去放羊打猪草的,不是去玩儿的。”如果是前世,对于妹妹的请求,陆婉清是不会拒绝的,但是现在么,真是不好意思,我要做的事情多着呢,哪有时间给你找地瓜?

陆婉漩有些诧异,不敢相信自家一向对弟弟妹妹们不错的姐姐居然会如此干脆的拒绝了妹妹的请求,似乎,从发烧醒来之后,姐姐就有些不一样了呢,莫非,脑子烧坏了?

想到这里,陆婉漩就有些担忧,但她实在太小了,就是觉得不太妥当,可也没那个能力送姐姐去看医生,而且姐姐跟她相处的时候一直都挺好的,出了喜欢走神之外没别的毛病,应该是自己想多了吧?

陆婉清说完,又与二妹说了下自己走了,便背着个比她的人还大两倍的背篓,去羊圈牵出两只羊就出了门。

一出门就看到一片李子园,在李子园里还有一个养殖厂,不过如今已经废弃了,当初下放下来养猪的那些个城里知青已经返回了城市,而这片李子园么,再过几年也会全部砍掉,然后被分给社员们了,她家也分到不少地。

李子树上挂着青涩的果子,或许是这片土地的关系,她们这里的李子成熟得比较晚,一般地方8、9月正当季,但她们这儿的李子得9月底到10月才能熟,且酸涩得很,并不太受欢迎,也许这才是它们被砍掉的真正原因。

如果,这里种的是一片桃子的话,估计就不会被砍了吧?要知道,这年头水果还是很稀少的,有这么大一片果园,按说她们生产队应该是能创收的,可事与愿违,这片李子园并没有给他们生产队带来多大的收益。

陆婉清对李子园也没什么想法,如果是换成桃子或者桔子,没准儿她还会想办法承包下来,但这些本地李子还是算了吧,没听过一句话么?桃养人,杏伤人,李子树下抬死人,这李子啊,少量吃些还可以,吃得太多对身体可不太好。

走在蜿蜒曲折的小路上,陆婉清一时还真有些不适应,首先,是赤着脚踩在地上的感觉令她很不舒服,然后是头顶的烈日太毒辣了些,她长长的叹了口气,得早些改变这样的日子啊,要不一直这样下去,她真心受不了。

只是,要怎么赚钱呢?难道,还是要走前世的老路,去山里找那些常见的中药去卖钱?这也不是不可以,只是那些见效都不快,最关键的是,知道的人很多。

她记得她十五六岁的时候,经常和七八同伴儿一起去山里找柴胡啊、麻芋儿啊、糖果儿啊、金银花啊、老茶叶什么的去县城卖钱,但是现在,她瞅了瞅自己的小胳膊小腿儿的,有些无奈,现在的她能做的事真心不多呐。

“清清,你不是生病了么?怎么这个时候出门呐,是去给陆叔叔送饭呀?”想着事情的陆婉清冷不丁儿的听到一道清脆的声音,扭头一看,一个与她年纪相仿的,扎着俩小辫子,也背着个大背篓的小姑娘正冲她笑呢。

陆婉清有点儿尴尬了,一时有些记不起眼前这位是谁了,她重生回来,小时候的记忆本来就挺模糊的,眼前这位虽然有些眼熟吧,可就是想不起她姓甚名谁。

脑海里突然想起女儿当初同她说的话:“你管认识不认识,别人跟你打招呼,你笑着回她就是了,然后,你多听少说,慢慢想,总能想起人家是谁的。”

于是她真就笑道:“之前有点儿发烧,现在没事了,就去给我爸送饭,你呢?是去打猪草还是割柴啊?怎么不晚些时候再出门呢,现在太阳又大又毒,可晒了。”

那姑娘翻了个白眼儿,没好气的道:“我奶让我去割柴,我就不明白了,这么大热的天儿,她啷个就不让我在家耍会儿?非要我去割柴,活像屋头没得柴烧一样,我妈也是,都不晓得帮我说句话,哼,她们就是重男轻女!”

说到这里,她又得意的一笑道:“我才没那么傻呢,我准备先去河里耍哈儿水,冰冰凉凉的水耍起舒服又痛快,等太阳快落坡的时候,我再去割柴,随便割些茅草回去得了。”

冰冰凉凉?冰冰凉凉?听到这几个字儿,陆婉清脑中灵光一闪,这大热的天儿,如果能吃上凉丝丝的冰棍儿,那真得快活似神仙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