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楚北宸苏念重生九零小神医小说全文阅读

文章目录

楚北宸苏念重生九零小神医小说全文阅读,作者以略带调侃的幽默诠释小说全文,推荐阅读。楚北宸苏念小说精彩节选:田秋雨平素稳重周全,俨然是这个小群体的首领,此刻看到林月妹大半夜的又叫又跳,还动手打人,她也有些生气。“林月妹,你发什么疯呢?”田秋雨披衣下床,走到了林月妹身边,沉着脸问她。

《重生九零小神医》精选内容:

楚北宸也在关心这个问题,上一次见面,他跟苏念说的是,如果她愿意做他的女朋友,就在今天晚上到大樟树下来见他。现在苏念来了,并且乖巧的跟着他走到林荫道下,这已经说明她心里愿意。

可是楚北宸太在乎苏念了,这才又确定了一遍,此刻楚北宸正眼巴巴的看着苏念。

“嗯,我是愿意的!”这句话在苏念心里念了二十年,现在才说出来,经过时光发酵,每个字儿都透着一股子甜意。

楚北宸身材高大,小巧的苏念只到他的胸口,他听了苏念的回答,心里像是开了花一般欢喜,伸手揉了揉苏念长长的马尾辫。

“苏念,从今天开始由我照顾你!你只要记得,一切有我!”楚北宸的每一个字都咬得极其清楚。

苏念点头,楚北辰于她,就是失而复得的存在,楚北辰的大手温暖有力,一如这个男人,她满心欢喜,对未来充满了期待!

三零六寝室的女生们是卡着点回来的,为了加强对寝室的管理,宿管阿姨会在十点半的时候锁上楼门。

田秋雨跟几个姑娘说笑着进了宿舍,惊讶的发现苏念竟然不在。

“咦?”几个女生正感到奇怪,还没来得及发表评论,就听到走廊上一阵子急促的脚步声,一个人推开门走了进来,正是苏念。

她仍旧穿着下午的衣裳,发型也没有变,可是宿舍里几个姑娘却有种感觉,苏念变了!

田秋雨还没来得及说话,苏念已经笑着开口跟大家打招呼,“舞会好玩吗?”她的脸似乎比平时要红一些,也可能是被晚风吹的。

一个舍友嘴快,“还不是就那样呗!跳得好的男生只有那么几个!”

另一个则疑惑的看了看宿舍,“林月妹呢?”

一个寝室要住六个人,现在只有五个,大家面面相觑。

苏念还沉浸在见到楚北辰的欣喜之中,早就把林月妹被抓走的消息忘了,舍友这一说,她才想起来,正在考虑要不要把这事说出去的时候,走廊上又传来了脚步声。

“临床系的几个女生都住在三零六!”随着这句话,寝室的大门被敲响了,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来,“同学们休息了吗?学生处查房!”

这个时间能进入女生楼的男人,绝对是学校的工作人员,田秋雨连忙回答,“没有呢,”一边就打开了寝室的大门。

门口站着好几个人,前头戴着金丝边眼睛的中年女人是班主任唐华,后头跟着两个男人,一老一少,老的正是刚才说话的人,他是学生处主任,年轻一点的则穿着一身没有军衔的旧军装,是学校的保卫干事。

唐华率先走了进来,看到女孩子们都衣冠整齐,这才冲着两名男老师点点头,示意他们进来说话。

田秋雨看到这个情形,敏锐的感觉老师们要说什么机密事,立刻招呼几位老师坐在寝室的椅子上,她自己则关上寝室门,跟同学们挤在一起坐在床沿上。

唐华已经眉头紧锁,“林月妹呢?”

苏念放下了心里的包袱,她刚才还在想怎么说这件事,结果被学校的老师知道了,看来林月妹的安全不会有问题。

田秋雨连忙回答,“吃中饭的时候还在呢,这不是从下午到现在,人还没有回来!”

学生处干部冲着唐华点点头:“那就应该是她了!”

唐华表情有些尴尬,“那怎么办?”

保卫科干事笑着说,“还能怎么办?把人接回来不久行了嘛?这件事你们不用管,我让学校派辆车,把这个同学接回来!”

几个老师商量好了对策,唐华才对女生们说了句,“早点睡啊,林月妹回来估计要到半夜了!”

这句话有些莫名其妙,不过却让大家知道了林月妹平安无事。再加上林月妹平时人缘一般,所以没有人再说起这个话题,而是各自洗漱。

苏念这一天过得充实又紧张,此刻初见楚北宸的兴奋劲已经过去,她只觉得眼皮直打架,躺在床上,听着几个女生议论舞会上的事,不知不觉就陷入了梦乡。

她是被一声巨响惊醒的,从床上坐起来,心还在咚咚的跳。

寝室里一片黑暗,还伴着其他被惊醒同学的疑问,“怎么了?”

灯终于亮起来,矮矮壮壮的林月妹出现在宿舍门口,一脸愤恨,对上苏念的眼神后,立刻朝着她冲了过来,带着几分歇斯底里,“都是你害的!”

她手里拎着一个用网兜装着的搪瓷盆,此刻抡起来就朝着苏念打过去。

这个盆儿不大,若是被抡实在了也挺疼。苏念上铺住的姑娘是个羽毛球爱好者,宿舍空间有限,她心爱的球拍就放在床头,此刻看到盆儿飞过来,想也不想,就挥着球拍扫了过去。

只听见哎呦一声,那盆儿被挡了回去,反而打在了林月妹脸上,她的鼻子被打出血了!

田秋雨平素稳重周全,俨然是这个小群体的首领,此刻看到林月妹大半夜的又叫又跳,还动手打人,她也有些生气。

“林月妹,你发什么疯呢?”田秋雨披衣下床,走到了林月妹身边,沉着脸问她。

林月妹一手捂着鼻子,有些委屈,她现在的仇恨对象变成两个了,“你还勿无?”

田秋雨愣住,想了一会才明白,这是林月妹捂着鼻子说话,根本听不出来她在说什么!

上铺打羽毛球的姑娘抱歉的笑了笑,“对不住啊!你想动手打苏念,我怕这大半夜,你下手没个轻重,伤了她,可能挥拍子急了点,你多担待!”

这姑娘说话滴水不漏,一句就点出来是林月妹先挑事。林月妹被她堵得哑口无言,又捂了一会鼻子,这才把手拿下来,“你不了解这件事的底细,就不要掺和进来!我要找苏念算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