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主角是于昶默陈芊墨的小说

文章目录

主角是于昶默陈芊墨的小说叫做《我见默少多有病》,故事很有深意,值得一看。于昶默陈芊墨小说主要讲述了:只见二十米左右的地方,站着一个男人。脚踩作战靴,宽松的迷彩裤被他修长的腿衬托的十分有型,上身穿夏款空军作训服,合身的作训服掩饰不住他结实却不夸张的肌肉,隔着衣服都能感受到那旺盛的荷尔蒙。

《我见默少多有病》精选内容:

芊默左顾右盼没看到异常,这才松弛下来。

怎么总想起他…还好是错觉。

不远处,坐在婴儿车里的小娃嚎啕大哭,推着婴儿的年轻妈妈愤怒地看着内个吓哭她儿子的怪人。

军装男蹲在婴儿车后,艰难地从兜里掏出一个棒棒糖递给婴儿车里的小娃,面瘫严肃的脸跟他滑稽的行为形成鲜明对比。

年轻的宝妈呸了这怪人一口,忙不迭推车离开,这男人看着挺帅的,但脑子疑似有问题,躲娃车后干神马!

此时,查蛋的俩男生拖着林翔出来,脸上带着学习**好榜样的表情,朗声地用方言大声宣布。

“这小子末有蛋!”

任何男人的隐私被当众说出都是受不住的,林翔一口血喷出来,当场晕过去了。

林母拖着被小姨暴打后虚弱的身子跪在儿子面前嚎啕大哭。

“俺~滴~儿啊~她怎么这么残忍,这么狠毒地要害你哦!你们就是为了钱污蔑俺儿!”

那俩男人腰板儿倍儿直。

“不信的乡亲可以自己查——但我们哥俩先看的,这钱——”

陈父把钱甩给他们,转身朝晕过去的林翔狠踹一脚,渣滓竟想坑他闺女,呸!

闹剧落幕,一手促成这一切的芊默嘴角噙笑,等会,又是那种毛毛的感觉…

抬头,这次不远处的男人只顾傻笑忘了躲,芊默与他四目相对。

裤衩,芊默的话筒落地,刺耳的噪音一如她此刻的心情,是他!

只见二十米左右的地方,站着一个男人。

脚踩作战靴,宽松的迷彩裤被他修长的腿衬托的十分有型,上身穿夏款空军作训服,合身的作训服掩饰不住他结实却不夸张的肌肉,隔着衣服都能感受到那旺盛的荷尔蒙。

利落短发浓眉大眼轮廓深邃,长睫毛女人看了都会嫉妒,如此好看的五官却不会给人娘娘腔的感觉,超过一八五的身高结实有力,给人十足的安全感。

这是芊默见过穿军装最好看的男人,特别阳刚有男人味,但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此人那迷死大姑娘小媳妇的脸,为啥那么像前世给她套戒指、提供复仇外挂、狂追猛打、无条件宠她…最后被她无情甩掉并亏欠一生的冤家…?!

芊默用了两分钟,终于确定了。

不远处站着的那个军人,就是让她心有亏欠的肌肉少将追求者!

他怎么也回来了——不对,他好像比前世年轻点,肌肉少将9.0青春版?!

芊默还想看得仔细点,却见那个军装男转身,似曾相识的背影越来越远。

若不是事儿还没解决完,芊默想追出去看看,但见那人健步如飞只能作罢。

不可能是他。

按着前世的轨迹算,这时俩人还没交集呢。

俩人读同一所高中,但差了两届从没说过话。

芊默刚入学时,他就已经是高三了。

为什么对这个学长印象深刻呢,芊默每天上学时都能看到这家伙坐在校门口的早点摊,吃葱花饼。

每次她路过早点摊,都能听到他那略低沉的声音高声道,老板,来张葱花饼。

只一天吃葱花饼没什么稀罕的,她每天路过都能听到,连吃一年葱花饼,对边上的包子油条豆腐脑熟视无睹,这是何等的长情,久而久之她就记住这个葱花饼少年了。

后来葱花饼少年不知道去哪儿了,后来芊默砍渣男入狱,再跟葱花饼少年见面,已经是她出狱后了。

彼时的葱花饼少年已经长成肌肉男少将了,肌肉男为啥对她穷追猛打死乞白赖的追求,芊默到现在都没想明白。

难道她长得像葱花饼,闻起来有葱花味儿?

这个酷似肌肉男的背影,让芊默连看渣男和他母亲撒泼打滚的心情都没有了,交给老爸处理,她借口难受进了屋,隔着玻璃看外面乱糟糟的。

父亲揪着林翔的领子,似乎在质问什么。

前世若能看到父亲这样保护自己,她又怎会中人奸计怨恨父亲,与父亲离心?

能回到这个时间修正自己的错误真是太好了。

“我~苦命~的孩儿~啊!”

胖墩墩的小姨冲过来了,一百五十多斤的大体格子,一跑肚子上的三游泳圈来回颤抖。

小姨熊抱住芊默,嚎啕大哭。

“他们缺德,不是人啊!你可千万别上火!千万别想不开啊!”

芊默艰难地喘了口气,“小姨,我没想不开,倒是要被你勒死了。”

胖墩墩的小姨见她眼睛红红的,以为她是伤心婚结不成,一边大哭一边骂。

“这家丧良心的,他们不会有好下场的!”

听芊默没动静,小姨抬头一看,比她高了大半头的芊默正用黑漆漆的眼眸看着她,小姨这才想到自己离这孩子太近了,忙退后一步,俩大胖手紧张地在衣服上拧动。

“哎,我忘了,三米之外啊。”

芊默前世不喜欢小姨,她从警校休学跟渣男结婚气老爸,起因就是因为小姨。

生母在她三岁时跑了,外公早逝,留下瘫痪的外婆和还在读书的小姨,陈父完全有理由不管这一大家烂摊子,但他硬是把这个破碎的家扛起来了。

资助了小姨读书,还把瘫痪的外婆伺候到没,两家一直走得很近。

芊默之前很喜欢小姨,可是有天她看到小姨跟老爸搂在一起,从此看小姨就没好脸色。

总觉得小姨对自己的那些好都是为了讨好父亲的,跟她爸合伙给她踹出去,而跟男人跑的生母在此时回来,又添油加醋说了很多小姨和父亲的坏话。

于是芊默给小姨下了规定,不许靠近她,必须要保持三米以上的距离。

小姨光顾着心疼芊默,却忘了芊默讨厌她,退后一步,怯懦地看着芊默。

“我离你远点,你别生气——哎!”

芊默把她抱了个满怀。

感觉怀里的这坨肥肉都僵硬了,手都不知道放哪儿合适。

“以后没三米了。”芊默深沉。

前世以为小姨是贪图父亲的钱才百般讨好她,从不给小姨好脸色看。

家里出事以后,她爸躺在病床上,肥嘟嘟的小姨暴瘦几十斤,硬是瘦成了骨瘦如柴的小美女,不择手段地给父亲筹钱治病,甚至做起了不法生意,最后被扫黄打非抓进去了,在监狱里还跟芊默是室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