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纪如卿韩海盛宠军婚军少娶我吧全文阅读

文章目录

耽美小说网这里为您提供纪如卿韩海盛宠军婚军少娶我吧全文阅读,小说看完心都甜化了,内容新颖,值得一看。纪如卿韩海小说精彩节选:纪如卿心头一酸,不自觉眼泪就已经涌上了眼眶。有句歌词“来年陌生的,是昨日最亲的某某”,初闻不知曲中意,再闻已是曲中人。仿佛昨天她还在他怀里撒娇,磨着他带她去吃夜市的鸡翅包饭,今天见面徒留泪两行。

《盛宠军婚:军少娶我吧》精选内容:

“你怎么知道?”

纪如卿睁开眼,露出狡滑的光。

脸上的五个指痕已经消退不少。但是那样的粉红在纪如卿白皙的脸蛋上依旧刺眼。

让韩海心里生出的愧疚还带了其他的一些别的情绪。

他拿起放在旁边的冰袋,轻轻附在纪如卿的脸上,手指碰到了纪如卿的脸颊,是想象中的柔软。

纪如卿觉得冰,皱着细眉稍稍往后躲,韩海察觉,拿着旁边的毛巾讲冰袋裹起来,再次敷到了纪如卿的脸上。

“你的演技太差。”

这大大打击了纪如卿自尊心,她下乡扮过农民小妹,在KTV扮过陪酒小姐,甚至还下矿井女扮男装扮过挖矿工人……

怎么会轻而易举被人一眼看穿?

她闷闷的说:“那个,我可以走了吧,我没事了。”

“还有半瓶吊瓶,打完再走。”

纪如卿看着头顶滴滴答答跑进她血管里的的液体,好像流逝的时间,又好像他的温柔。

这么长时间她第一次,心平气和看这个男人的脸。

干净利落的三分寸,都说寸头是检验男人真正颜值的唯一标准,那么韩海成功了,颜值依旧很能打。

细长的眼睛,笔挺的鼻子,薄薄的嘴唇,棱角分明的脸颊,还带着今早还未来得及刮掉的青黑胡茬,说不出的性感。

特别是他垂眼为自己冰敷已经肿起来的脸的时候,温柔体贴。

纪如卿的心一动,旋即恢复正常,这是自己的一夜情对象,没有一个好的开始,如何发展好的感情。

“对不起。”

他低声说,抬起眼睛看向纪如卿。失掉了平日里邪魅的玩世不恭,眼里都是真诚的愧疚歉意。

纪如卿见不得这样的深情,怕心里为此动摇,逃避了他的眼光。

“对不起什么?为了昨天的事还是今天的事?”

纪如卿语气轻快调侃到,仿佛真的毫不在意。

“都是。”

“那你怎么早上不和我道歉,就不怕我像一个贞洁烈女,失掉贞操,寻死觅活?”

说完还调侃的眨了眨眼睛。

韩海也笑了,他有点不善言辞,只说:“你不会。”

“还有今天早上的事,潇潇太小了,不懂事,我会教训她的。”

“没有关系,她太小了,我不会和她一般见识。”

虽然嘴上言之凿凿,可日后再见到潇潇,纪如卿可是好好让潇潇见识了一下纪如卿的战斗力。

不过这是后话了。

护士前来拔了针管,在医院门口,纪如卿说什么都不让韩海送她去电台。于是两人在医院门口分别。

纪如卿先打出租车走了,韩海在医院门口站了好久。

等着吧,有趣的女人。你很快就会再见到我了。

纪如卿先蹑手蹑脚的回了趟家,已经十一点钟了,左右都是迟到了。

自己手机已经关机十二个小时了,爸爸和同事一定都找不到她很着急。

打开房门,不出纪如卿所料,爸爸去上班了没在家,她松了一口气。

洗了个澡,换了一身衣服,纪如卿准备去上班,在电梯上,纪如卿开了手机,不一会儿纪如卿出了电梯门,猝不及防抬眼一看。

那人就站在那里,不似昨天穿着西装,发型精致。而是穿着学生一样的棒球服,阳光投过玻璃上洒在他的身上,仿佛大学时他在楼下等着她去吃饭。

纪如卿心头一酸,不自觉眼泪就已经涌上了眼眶。

有句歌词“来年陌生的,是昨日最亲的某某”,初闻不知曲中意,再闻已是曲中人。

仿佛昨天她还在他怀里撒娇,磨着他带她去吃夜市的鸡翅包饭,今天见面徒留泪两行。

他看见纪如卿了,迅速的走了过来,脸上带着迫切,仿佛要抓回世界上最珍贵的,他却弄丢的东西。

“卿卿,你上哪了?昨天的事,你听我解释。”

纪如卿躲开了他要抓过来的手。

“解释?你解释什么?书言,你怎么解释?你要说昨天我看到的不是你?!还是说我误会了你?”

纪如卿此刻最是脆弱几近崩溃,她好不容易扶住身边的墙,才没让自己滑下去。

蒋书言无言,伸手要扶她。

“别碰我!你让我觉得恶心。”

蒋书言的眸子里的光彻底暗淡,手以一个非常尴尬的姿势在半空中。

“你还能说什么?要不是我昨天看到了!我都不知道你是市长公子,还不知道昨天是你和京城首富家小姐结婚的日子。”

“恭喜你啊。”

纪如卿闭上眼睛,任眼泪冲刷着脸,终于说出来了,她一只藏在心里,不敢触碰的事情,终于说出来了。

纪如卿浑身上下都在颤抖,她感觉自己挺不住了,感觉下一刻就要心痛致死,可是没有,她依然好好的现在那里,他也好好的站在她面前,怎么就不一样了呢。

“卿卿,昨天真的是个误会,你等我你等我,等我两个月,我就会离婚,那场婚礼只是,只是……”

蒋书言无法说出来,面对纪如卿崩溃的样子,他感觉自己也要疯了。

他想说,他想把一切和盘托出,但是他不能,他的出身就注定了,他为家族所掌控,长大也要为家族效力,沦为棋子。

他语气坚定,不容置疑。

“卿卿,等我三个月,我会把一切解决好,到时候你还是你,我还是我,我要向你求婚,以最盛大的婚礼娶你回家。”

“最盛大的婚礼?”

纪如卿仿佛听到了笑话一般。

“昨天不是见过了么?多么大阵仗,多么多的权贵,各大媒体长枪短炮,全中国都瞩目着,谁都知道市长公子蒋书言要结婚,只有我不知道。”

纪如卿已经失声,细若缠丝的从喉咙里发出来,她用指尖用力点着自己的胸口。

“只有你的女朋友,我,纪如卿不知道。”

索性大厅里没有什么人,只有三三两两过去的人,好奇的看向他们,却又很有素质的快速走开。

灿烂的阳光依然自顾自的灿烂鞋,只是照在他们身上,谁也没有感觉到温暖。

“你依然是我女朋友,你依旧是我最爱的女人,你才是我做梦都想娶回家的女人……”

蒋书言因为太过着急,话都说的语无伦次。

“可你不还是娶了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