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秀珍孟家树的小说名字

文章目录

秀珍孟家树的小说叫做《秀儿的春天》,是由伊蔻创作的一本精彩小说。秀珍孟家树的小说内容:我当即吓得浑身一阵冷汗,一颗心扑通扑通就跳个不停。孟老头并不知道我就站在窗户旁边,他够着脖子想要往里看的时候,我几乎是条件反射Xing的将窗户玻璃猛地往外推了一把。“哎呦!”就听到窗外传来一声惨叫,而后就是孟老头重重地跌落在地上的声音。

《秀儿的春天》精选内容:

我妈不停的冲他使眼色,让他不要继续往下说了,但是李老三的话匣子一旦打开,却是怎么都管不住的。

“家树啊,秀珍跟着我这么多年,可是花了我不少钱,都说一个女婿半个儿,我以后可就只靠你了。”

李老三的话,越来越不得体了,我实在听不下去了,起身端着饭碗就去了院子里。过了一会儿,估摸着是我妈说了句什么,李老三的倔脾气就爆发了。

他一把掀翻了桌子,暴跳如雷的在屋子里叫嚣,“臭婆娘,老子不要你管,老子跟我女婿说话,你有什么资格插嘴?我找我女婿要钱花本来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李老三蛮横无理的在那里嚷嚷着,只可怜我妈,习惯Xing地低垂下脑袋,就像是做错了事情的孩子一样。她红着眼圈,想要让李老三的倔脾气停下来,又想在女婿面前维持一下尊严,但到最后,只剩下一个可怜的剪影。

这样的事情,在我来到李家的九年时间里,早已经是司空见惯的事情。但孟家树是头一遭见到这样的事情。

“爸,您说的对,咱们现在是一家人了,我的钱就是您的钱。”孟家树满脸堆笑地说道,而后立刻就伸手将所有口袋里的钱都掏出来塞给了李老三。

“妈,没事,咱爸高兴就行。”孟家树又露出那张憨憨的笑脸,我突然觉得心酸。

“男人的事情,不要你这样无知的女人插嘴。你看看家树多懂事?我当初让秀珍嫁过去,就是希望她以后吃香的喝辣的过好日子。”李老三得了劲儿一般的继续说道。

“把我赌博输出去,就是让我吃香的喝辣的?李老三,我们娘仨到你这里九年了,有白吃白喝过吗?”我气恼极了,从外面冲进去,冲着李老三就吼道。

那是压抑了无数次的怒火,终于找到了发泄的契机,我攥着拳头,单薄的身影倔强地站在李老三的面前,却用全身心的力量护着我妈。

“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你现在翅膀硬了,敢教训我了。”李老三嘴唇抖动着,他今天的面子被我们娘俩给搅和了,原本想要在孟家树面前威风一把,不想我还拆了他的台。

如果是在以前,他肯定第一时间脱下鞋底子就朝我扇过来,但是今天他没有,他只是抖动着嘴唇,两只手无措的垂在身旁。

“你有把我当你闺女吗?”我反问了他一句,也许是我说的这句话激怒了李老三,他火冒三丈。

“反了,反了!简直是逆反天了。”李老三的目光,在孟家树和我的身上不停地飘来飘去,我对他一句顶一句,分明就是不给他面子,他若是轻易放过我,以后他还如何立威?他俯下身,一把脱掉鞋子,顺手就朝我打过来。

“爸,算了,算了,秀珍刚才也不是故意的。”孟家树不停地求饶,但是李老三为了彰显他作为家长的威风,硬是要将那鞋底子落在我身上才肯罢休。

不过,最终那鞋底子没有落在我的身上,却是结结实实的落在了孟家树的脑袋上。见孟家树被打了,李老三又开始教训。

“你们……你们……家门不幸啊!”他蹙着眉头,露出一副苦瓜脸,孟家树搀住李老三的胳膊,扶着他坐下来,又听他絮絮叨叨地开始数落这么多年的委屈和心酸。

“爸,秀珍都已经嫁到孟家了,她要是有做的不对的地方,我替她给您赔不是。”这句话,算是彻底的堵住了李老三的嘴。

他年老懦弱的妻子指责了他,他刚刚出嫁没几天的继女顶撞了他,唯独这个新女婿,让他找到了一丝安慰。

我妈不停地给孟家树赔小心,又招呼着我赶紧进厨房给重新做一桌饭菜。我刚系上围裙,孟家树却起了身。

“妈,不用了,时间也不早了,我和秀珍回来就是看看你们。我们先走了。”孟家树说完看向我,虽然我不想回孟家,但现在呆在这里,我也不愿意。

我没有反驳,跟着孟家树就朝外走。

“秀珍,回去好好跟家树过日子,赶紧生个孩子。”临走的时候,我妈红着眼圈拉着我的手不停地说,我也只是点了点头,什么都没有说破。

回去的那段路,依旧是我和孟家树两个人的行程。只是这一次换了位置,他一个人在前面走,我跟在他的身后,隔着十多米的距离。

其实好几次,我都想开口跟他说句话,但一直都找不到合适的开头。于是,一路上就只听到两个人的鞋底落在地面上的声音。

回去的时候,孟老头正在吃饭,见我和孟家树回来的这么早,他显然十分地诧异。“吃饭了吗?”他冲我说道。

我还没来得及回答,孟家树就进了厨房,我心情低落,径直就朝屋里走去。房门快要关闭的时候,孟家树端着一碗面条站在门口。

他没有进来,只是站在门口端着那碗面条看着我,那双眼眸里,却带着一丝忌惮。我没有做声,他赶紧进屋将面条放在桌上,然后立刻转身就走了出去。

我确实是饿了,端着那碗面条就大口大口地的吃起来,吃罢饭又觉得困倦,就关上房门睡觉,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彻底的暗了。

我没有点灯,只是靠在床上不想起来。房门外传来孟家老大孩子的哭声,听着让人觉得心烦意乱,我扭身朝里趟着。

孟家树这几天都是睡在哪里,我并不知道。孟老头是不是已经知道了我和孟家树没有同房的事情,我也不知道。

后半响的时候,我听到窗户那里传来声响,为了防止孟家树进屋,我将大门关上了,但是屋子里闷热,我将窗户打开了一条缝隙。

我披着衣服起身,躲在一旁透过窗户的缝隙朝下看去,就见孟老头就在窗户下面,他个子不够高,站在凳子上似乎是想要看看我屋里的动静。

我当即吓得浑身一阵冷汗,一颗心扑通扑通就跳个不停。孟老头并不知道我就站在窗户旁边,他够着脖子想要往里看的时候,我几乎是条件反射Xing的将窗户玻璃猛地往外推了一把。

“哎呦!”就听到窗外传来一声惨叫,而后就是孟老头重重地跌落在地上的声音。我连从窗口看下去的勇气都没有,立刻将窗户轻轻地关上了。

“吵什么吵?还让不让人睡觉啊?”孟家老大的媳妇儿被吵醒了,就在屋子里大声的斥责了一声,孟老头虽然痛的厉害,却害怕被人发现,一瘸一拐的起身逃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