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有你的世/界1v1/公么的粗大满足了我下药

趁举人不在,他一边解开裤腰带,一边用嗓音沙哑道:“若想治好你的病,趁现在将我的神力源头包住。”

瘫倒在床上的柳如烟,刚刚才停歇下来,一看到王大柱那儿,顿时带着一丝哭腔道:“山神,不要啊……”

王大柱这会儿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他现在只想狠狠的爆发,所以想也不想,直接捏开了柳如烟的小嘴,然后……

王大柱万万没有想到,柳如烟根本无法将他包容。

就在王大柱打算不管不顾,直接硬闯的时候,张举人的声音,忽然传进了二人的耳朵里。

“娘子,我的衣服在哪?”

王大柱直接被吓了个哆嗦,再也没了兴致。

若是被张举人看到自己的举动,估计自己就算是山神,也会被他弄死吧!

由于担心张举人随时会推门进来,王大柱不得不强忍着心中的旖念,打消了让柳如烟用嘴念头,反正来日方长,也不必急于一时。

想到这里,王大柱一边穿裤子,一边用抱怨的语气道:“唉,你看吧,刚刚让你抓紧你不肯,现在本神神力涣散,还是等下一次吧!”

柳如烟又急又慌的问道:“山神大人,现在要怎么办才好?”

王大柱没有说话,故意长叹了口气。

瞧见王大柱迟迟没有回答,柳如烟的神色,顿时惊慌了起来。

她急忙坐直了身子,原本用来遮羞的被子滑落,身前的风景顿时显露在空气中,但此时的柳如烟哪里还顾得上这些,带着一丝哭腔道:“山神大人,刚刚……刚刚都是小女子的错,求求你一定要再想想办法啊……”

原本就一直憋着火的王大柱,脑海中忽然翻出一个邪恶的念头,随后语气故作严肃的说道:“妖邪吸收了你体内太多的精血了,导致你的身体十分虚弱,我将神力渡给你,原本是想帮你滋补身体。”

“小女子情况真的很严重吗?”

“十分严重,可以说是小命危在旦夕!”

柳如烟顿时花容失色,下意识问道:“那……那该怎么办才好?”

王大柱等的就是这句话,双眼在柳如烟娇躯上扫了一眼后,故作正经道:“你也不用太过担心,本神有很多方法可以为你增强体质,就比如方才你和张举人行夫妻之事时,姿势有些偏差,若是能改进,就可以为你增强体质,这便是传说中的双修之法。”

听到夫妻之事四个字,犹如惊雷一般砸进了柳如烟的耳中,她面色瞬间涨得血红,内心无比羞耻,紧咬着贝齿,半句话都说不出口。

相公刚才好似疯了一样,强行要了自己,那种事情,本是关起房门来的私密之事,如今却被山神看了个精光……

柳如烟已经羞愤到了极点,可毕竟山神这么做,只是为她夫妻二人治病啊。

若不是山神在一旁观看,又怎么能知道两个人方法不对呢,自己如何能用如此龌龊的想法揣度山神呢!

良久,柳如烟才强忍着心中的羞耻,低垂着头,用微微颤抖的声音道:“那要用……什么样的……姿势呢?”

“我光说你也听不明白,这样吧,我亲自为你演示一遍,这样你和张举人再行夫妻之事的时候,自然就知道该怎么做了。”

王大柱一边说,一遍偷偷的观察着柳如烟的眼色,见她并没有表示反对,于是迫不及待的走到床边,伸手便朝着她的娇躯探了过去。

被王大柱直接抱在怀中,柳如烟羞愤欲绝道:“啊,山神您……您要做什么……”

王大柱理直气壮道:“既然是修炼,那就必须要两个人相互配合才行嘛,你且趴在床上,本神亲自教你。”

原本柳如烟还以为山神只是做做动作给自己看就行了,可是她没有想到,山神居然要自己配合他,那接下去岂不是……

柳如烟不敢再想下去了,下意识用被子裹紧了身子,蜷缩在角落中,惊恐的看着王大柱道:“山神,我……我们不可以这样的……”

王大柱面色顿时一冷,狠狠在柳如烟雪白的藕臂上剜了一眼,故作愠怒的样子,质问道:“你若再不抓紧增强体质,不久后命都会没了,到底学不学,你自己决定吧。”

瞧见山神发怒,柳如烟的神色,也变得惊慌不已,她死死的咬着嘴唇,身体都跟着颤抖起来。

山神只是在救自己的命啊……

若是自己得罪了山神,山神就此撒手不管的话,别说怀上骨肉,自己连命都保不住了啊!

柳如烟拼命的在心里劝说自己,最后终于下定决心,只见她死死的低着头,缓缓将遮盖在身上的被子拿开,美目垂泪说:“山神莫怪……请山神……指导小女子!”

王大柱得意的冷哼了一声,靠在床边,贪婪的眼神儿,一寸一寸的在柳如烟的身子上扫过。

之前柳如烟还瞧不起自己只是个轿夫,现在不还是像奴婢一样,乖乖的任由自己摆布?

“现在你趴在床上,把臀翘起来。”

王大柱下了命令后,便用贪婪的眼神不断扫视着柳如烟的身子。

羞耻感漫天袭来,压得柳如烟几乎喘不过气,她鼓足了所有勇气,才强迫自己捏着被角的手慢慢松开,然后按照王大柱的话,翻身趴在床上。

“这种姿势,实在是太……太羞人了……”

柳如烟那曼妙娇躯,和她那几乎完美的曲线,毫无保留的展现在王大柱的面前,再加上她高贵的身份,这一切都在不断刺激着王大柱的感官,让他亢奋不已。

这会儿的王大柱,早就忘记张举人就在隔壁屋子的事情了。

他迫不及待的爬到床上后,兴奋的解着自己的裤子,猛吞口水的同时,调整好位置就要……

可就在王大柱即将享用到自家大小姐之际,那儿的情形,却仿佛一盆冷水,瞬间浇灭了王大柱的火焰。

张举人的东西还在里面,如果自己现在进去了那岂不是…..

想到这里,一阵恶心感袭上心头,王大柱万般无奈,只能打消了念头,只好想办法在柳如烟身子上占占便宜了。

王大柱干脆将自己衣服解开,露出结实的胸膛,望着柳如烟,猛地吞咽了几口,俯身扑在了柳如烟的身子上!

感受着粗糙的大手,放在了自己胸口,柳如烟瞪大了双眼,拼命的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来。

那酥麻的感觉,一阵阵袭上心头,柳如烟莫名的冒出了一个想法,这种感觉,似乎比和相公那样要刺激的多……

她怎么会有如此龌龊的想法呢,这样和青楼卖春的娼妓又有什么区别?

“屁股抬起来,贴着我身子摆动起来。”

王大柱的嗓音都有些嘶哑了,身体上的厮磨让原本散去的火焰,又重新燃烧起来,王大柱迫不及待的催促道。

柳如烟娇躯一颤,随后认命的按照王大柱的吩咐,紧贴在他身上不断磨蹭。

“加快速度!”王大柱不满足的催促着。

柳如烟刚刚才被被张举人狠狠索要了一番,身体早已经有些支撑不住了,这会儿又被王大柱压着,她只是个弱女子,如何支撑的住。

所以很快,柳如烟扶着床头的双手,便开始剧烈的颤抖了起来。

“山神,小女子没有力气了……”

王大柱还没过足瘾呢,哪能让柳如烟这么快就完事了,只是他才刚想要张口呵斥,门外忽然传来张举人的声音。

“山神大人,我回来了!”

‘啪’的一声,卧房门直接被人从外面推开。

兴致冲冲走进屋的张举人,看到床上两人抱在一起的画面,整个人顿时就愣在当场……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张举人被眼前的一幕,气得声音发颤,甚至连牙齿都差点咬碎了。

柳如烟脸色瞬间变得惨白起来,惊慌不已的推开了王大柱,随后急忙扯过被子,盖住自己的身子。

被当场抓包的王大柱,并未有一丝的慌乱,经历过了刚才那件事,他现在已经不怕张举人身上的光环了,就算是举人老爷又如何?

他和柳如烟,还不是要乖乖听话,任由自己摆布?

当着张举人的面,王大柱的神色也一点都没有收敛,反倒是目光火辣的在柳如烟曼妙的娇躯上扫了一眼,死盯着她未被遮挡住的迷人锁骨,舔了舔嘴唇说:

“张举人,你家夫人之所以迟迟未有身孕,皆因她身体过于虚弱,再加上你与夫人同房的时候,用错了姿势,我正在指导你夫人学习双修之道。”

听完王大柱的话,张举人一脸迟疑的看着王大柱,半信半疑的问道:

“真的吗?”

“我乃山神,又岂会说谎话蒙骗于你?”

张举人思付了片刻,刚才那个药丸的效果,可是实打实的。

而且王大柱身为山神,修为道行那么高,又岂会蒙骗自己一个普通的凡人呢?

瞧见张举人仍然有些迟疑,王大柱诱惑道:“这样吧,本神先教你和夫人一种特殊的修炼之法,你们按照本神的方法修行,不仅很快就会让夫人怀上身孕,甚至还可以强身健体,保佑你们无病无灾,延年益寿。”

“至于本神所说是不是真的,你亲自和夫人尝试一番,想必堂堂举人,一试便能知道真假了!”

眼见王大柱神色坦然,话语间充满了无比的自信,张举人也有些心动了。

若是能在行闺房之乐的同时,又达到了延年益寿的目的,岂不是一举两得的美事?

想到这里,张举人不由得点了点头,客气道:“那就有劳山神了!”

王大柱装出一副得道高人的神态,一本正经道:“男属阳,女属阴,孤阴不生,孤阳不长,所以世间万物需得阴阳交泰,此乃天道也!”

一通忽悠,竟是让博览群书的张举人听得连连点头,因为这些大道理他在书上都看过,所以愈发期待山神的修炼之法了。

“所以说男女欢爱,若是用特定的姿势,便可以达到阴阳交泰的效果,让你们强身健体,延年益寿绝对不是难事。”

王大柱说到这里,伸出长满老茧的粗糙大手,一把将柳如烟盖在身上的被子扯开,那白皙的肌肤,就这样直接显露在了空气中。

山神忽如其来的举动,直接吓得柳如烟瑟缩在一起,羞愤的用双手遮挡住胸口。

“待我与你演示一番,你且认真观看学习,等你领悟到其中的真谛,便可以和夫人按照我教你的法子,开始修炼了。”

王大柱当着张举人的面,光明正大的抓着柳如烟的玉手,将她的娇躯扯到了自己的面前,指了指一旁的长椅,故作平静的吩咐道:

“请夫人去长椅上坐好,身子往后一些,躺在长椅上。”

柳如烟俏脸通红,心里头像踹了一只兔子一样,砰砰的乱跳,叫她光着身子坐在椅子上,不仅当着相公的面,而且还当着王大柱的面……

柳如烟骨子里就是一个恪守妇道的女人,以前和张举人行夫妻之事时,都从未有过如此羞耻的动作,又哪里知道这房中之事,还有如此刺激的花样啊?

王大柱尚未发话,张举人却是急了,连忙催促柳如烟:“夫人,快些过去坐好!”

柳如烟心头一紧,缓缓从床上走下来,然后按照王大柱所说,慢慢坐到了椅子上,双手无措的遮挡在胸前和下方。

“用手把腿劈开,劈得越开越好!”

柳如烟早已羞得满脸血红,但被相公一再催促从,不得不遵循着王大柱的命令,缓缓地张开腿。

一想到自己最羞人的地方,就这么近距离的在相公和外人面前显露,柳如烟只觉得自己快要昏厥。

为了让自己好受一些,柳如烟死死咬着自己嘴唇,随后紧紧闭上美目,将头偏到一旁,在心中告诉自己,这一切很快就会过去了。

如此撩人的姿势,再加上柳如烟羞愤欲绝的神态,王大柱的腹部猛然蹿起一股火热……

按耐不住心中的冲动,王大柱迫不及待的解开衣裤,走到了长椅上柳如烟的面前,双手扶着长椅的把手,身子微微往前探去,几乎将整个身躯都压在了柳如烟的身上。

“张举人,莫要在一旁傻站着,凑近些,仔细观察我的动作。”

王大柱觉得刺激度还不够,干脆将张举人叫到了自己的身边来,当着举人老爷的面欺负他夫人,这简直是太过瘾了啊!

张举人急忙答应了一声,乖乖来到王大柱的身边,瞪大眼睛细细观察着自己夫人,生怕遗漏任何细节。

柳如烟羞臊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只觉得被张举人盯着的地方,仿佛像被火烧一样炙热!

王大柱挺着腰,贴在柳如烟的那儿,不一会儿,就听到有水声响起。

王大柱明显感觉到,柳如烟僵直了身子,她死死的闭着眼睛,肌肤的粉红从脸颊一直蔓延到脖子根,抓着椅子的手臂,都用力的青筋暴起。

柳如烟被他勾出了感觉了!

望着柳如烟那曼妙的身段,王大柱强忍住想要更进一步的冲动,抓住了张举人的手,按在了柳如烟的心口。

“你趁着现在动起来,等到夫人喊出来,就可以开始了。”

张举人连连应声说是,便加大了力道,柳如烟的娇躯,不受控制的颤抖了起来,那种酥麻的感觉,让柳如烟几乎快要崩溃了!

她竟然迫切的希望,王大柱可以进来!

那儿被王大柱玩弄着,身上又被自己相公挑逗,羞耻感和渴望夹杂在一起,让柳如烟绝望不已。

“相公……别这样,我快受不了了……”

柳如烟的身躯绵软无力,几乎瘫在了椅子上,说话也断断续续,有气无力的,饶是保守如柳如烟,也恨不得张举人现在就过来,好好爱她!

“可……可以了吗?”

听着夫人从未有过的娇柔低吟,张举人浑身一抖,邪念蓬勃的爆发出来,恨不得即刻将柳如烟办了。

“且慢,本山神再教你几个动作。”

王大柱狠狠吞咽着口水,打横抱起已经快要虚脱的柳如烟,放在了一旁的桌子前,用手将柳如烟的身子按在桌子上,随后用力在她那翘臀上猛地一拍。

“屁股翘起来……”

柳如烟被王大柱弄得生疼,眼圈一红,眼泪便不受控制的滑落下来。

但她却还不得不按照王大柱所说,极力的做好。

平时行夫妻之事的张举人,都好似例行公事一样按部就班的在床上来,哪里见识过这种花样?

再加上柳如烟如此楚楚可怜的娇弱模样,不光是王大柱看了,控制不住,就连张举人看了,也等不及的想要即刻享受美餐!

“张举人,你看好了,什么才是双修之道的正确姿势,我演示给你看。”

王大柱撒起谎来,那叫一个淡然,脸不红心不跳的掀开自己的衣服,开始磨蹭起来。

柳如烟哪里经受过这般挑逗,很快就沦陷了,她脸色又红又白,下意识就开始迎合起来。

等到她反应过来自己在做什么的时候,柳如烟心中顿时羞愧难当,甚至有些怀疑,这还是那个恪守妇德的大家闺秀吗!

这画面看的张举人眼睛都直了!

张举人猛地吞咽着唾沫,急不可耐道:“山神,我看会了,你让我尝试一下,看看我学的对不对!”

既然张举人提出了这个要求,王大柱也没有拒绝的理由,只好强忍住心中的冲动,松开了掐着柳如烟脖子的手,站到了一旁。

王大柱刚一离开,张举人就迫不及待的欺身而上。

他先是学着王大柱刚才的动作,慢慢的靠近,然后磨蹭起来!

随后他又伸出双手,一只按住柳如烟的脖子,另外一只探到她的身前。

柳如烟几乎快要喘不过气来,刺激感几乎冲昏了她的理智!

“相公……停下来……”

一想到自己即将和相公行房事,柳如烟顿觉无比的羞耻,更何况旁边还有一个王大柱在旁观。

羞愤难当的柳如烟,开始挣扎起来,祈求自己相公能停下:“不……相公,山神还在,不要……”

但张举人的力气很大,即便是柳如烟想要反抗,她只不过是一个弱女子,又如何能反抗的了一个大男人呢,她只能带着哭腔不断求饶。

或许连柳如烟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她这个时候说话的语调,到底有多勾人魂儿!

张举人的三魂六窍都快被柳如烟勾走了,哪里还顾得上那么多,急不可耐的往前一抬身子。

那一瞬间,让柳如烟不由自主的发出声音来。

她几乎都不敢相信,如此羞耻的声音,竟然是从她的嘴里面发出来的。

不……她不能这样……

柳如烟羞愧的觉得,这个时候的自己,和青楼的娼妓没有什么分别!

她艰难的腾出一只手,奋力捂住自己的嘴巴,拼命克制着不让自己发出声音来。

可伴随着张举人的动作,柳如烟的理智渐渐被渴望取代,心中竟隐约的期待着,相公可以加快速度!

如此姿势,让王大柱在一旁也是看得血脉喷张,让他不禁十分渴望想看看自家大小姐,被别的姿势玩弄的样子。

于是王大柱忍不住开口道:“好了,可以换下一个动作了……”

张举人很是信任王大柱,立刻便停下了动作,王大柱抬起手指了指床榻,沙哑着嗓音吩咐道:“夫人,现在可以用本神刚刚教你的那个动作了,你引着张举人过去吧。”

早已沉沦在无尽舒爽中的柳如烟,艰难的从桌子上爬起来,她的身子已经绵软无力,甚至连站都站不稳,起身之后,便歪歪斜斜的要倒在地上!

距离她最近的王大柱,急忙接住了柳如烟摇摇欲坠的身子,对方身上滚烫的肌肤,让王大柱心头一颤!

他的手不由得偷偷朝着柳如烟身前探去!

“啊!”

柳如烟娇吟了一声,身子倏然之间紧绷,急忙脱离了王大柱的怀抱,似乎是为了寻求安全感一样,急忙拉住了张举人的手,站在了她的身边。

方才那种从未有过的舒爽和刺激,让张举人早就按捺不住了,于是直接抱住柳如烟的身子,带到了床上,急不可耐的催促道:“夫人,快些摆好山神教你的动作,让我试一试,也好请山神从旁指点!”

柳如烟羞臊到了极点,可既然相公发了话,她也只能转过身去,双手死死的扶住墙壁,往下压着小蛮腰,抬起翘臀。

看到这个动作,张举人兴奋不已,急忙迎了上去!

柳如烟被张举人撩拨的香汗淋漓,娇躯直颤,身体上的肌肤忽然变得滚烫不已,她扶着墙壁的手正在一点点的往下滑,身子绵软无力。

张举人一把捞起柳如烟的腰间,防止她瘫软在床上,不过动作非但没有停止,反倒是越来越用力。

“山神大人,您看我……我们的这样对吗?”

说话的时候,张举人额头上早已布满了汗水,沿着脸颊,一滴滴的往下流。

王大柱看的怒火喷张,正在自我安慰,听到张举人问自己话,又装作一本正经的神色,点头道:“嗯,还算不错,孺子可教也。”

得到了王大柱的首肯,张举人越发兴奋起来。

从未有过如此体验的柳如烟,几乎要哭出来了。

相公为何变得如此粗暴!

可这种粗暴,却又带给她刺激又舒爽的感觉,一瞬间,柳如烟纠结的几乎要疯掉了。

她急切的希望张举人可以快些停下动作,因为王大柱如刀子一般的目光,一刀刀扎在他的身上,让柳如烟浑身不自在。

可同时,她又羞臊的希望,张举人可以更加用力的摧残她,折磨她。

她这是……

怎么了?

难道她又得了新的病症吗!

柳如烟面色憋的通红,舒爽感如浪潮一般,将她推到了最高点!

她几乎快要憋不住,又要出声了!

但一看到山神就在一旁,柳如烟不得不死死咬着自己的嘴唇,几乎咬出了血,连带着嘴唇都变得有些苍白了。

此时,张举人再次加快了速度,没过多久,一声低吼,柳如烟知道自己的相公完事了。

张举人彻底的释放了出来,这是他第一次感觉到,夫妻之事竟然如此舒爽!

他浑身无力,虚弱的瘫软在床上,渐渐疲软,柳如烟终于得到了解放,也软绵绵的倒在床上,累的动都不想再动一下了。

虽说刚才经历的事情,即便是现在回想起来仍然让柳如烟觉得万分羞耻,恨不得寻个地缝钻进去,可不知为什么,她竟然有一种,期待的感觉!

期待下一次和张举人行事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子……

“张举人,你今天感觉如何啊?”

“山神大人,这感觉……太美妙了!”

“没错,这就是双修之法的奥妙所在。你若诚心信我,我还有更多的修炼之法可以教你。”

一听还有更多的修炼之法,张举人顿时迫不及待的问道:“还请山神不吝赐教!”

王大柱眼珠一转,附身张举人的耳边,悄然说道:

“下次行事之前,准备一些蜡烛,我便可教授你更高深的修炼之法,比刚刚的还要刺激,功效也更强。”

张举人本以为这种修炼之法就已经精妙绝伦,如今听到王大柱说竟然还有功效更强的妙法,又是兴奋又是激动。

实在按捺不住心中冲动的张举人,这会儿也顾不上休息了,直接翻身爬起道:“山神大人您稍等,我这就去准备!”

话音刚落,他便迫不及待的去准备蜡烛去了……

王大柱急忙叫住了张举人,语气严肃的说:“这件事万万不可操之过急,必须循序渐进,将我之前教给你的记熟,慢慢巩固学习才行,你明白吗?”

张举人应了一声后,失望的看了一眼床上,发现柳如烟正死死咬着嘴唇,满脸哀求的看着自己,显然她的身子已经不堪征伐了。

山神的劝阻和柳如烟哀求的眼神,让张举人不得不打消了心中的念头,无奈道:“好吧,山神大人。”

有张举人在家,王大柱寻思柳如烟这道大餐,恐怕短时间内是没法吃到口中了,于是很快就找了个理由告辞。

苦苦忍耐了几日后,这天王大柱路过后院,本能的朝着院子里头瞥了一眼,结果欣喜的瞧见了杨婉清的身影!

此时的杨婉清,正和柳如烟在院子里面嬉闹着,柳如烟手劲儿似乎稍微大了一些,将杨婉清的薄衫扯开了大片,露出浑圆白皙的香肩。

杨婉清不甘示弱,竟是胆大的直接缰绳伸进柳如烟衣襟内。

两个天仙一般的美人儿,如同蝴蝶一般相互追逐嬉戏着,浑然不觉她们早已风光外露。

如此刺激度的场景让王大柱脑海中,竟是泛出一个不可抑制的疯狂念头。

“啊,糟了!”

就在王大柱琢磨着要怎么实施自己计划之际,一道惊呼声忽然传入耳中。

他急忙看了一眼院内,发现杨婉清面色忽然一白,捂着肚子痛苦的坐了下来。

柳如烟急忙上前查探,惊慌不已的问道:“清儿姐姐,你……你这是怎么了?”

杨婉清单手撑地,无力地说道:“肚……肚子好痛,怕是……怕是月事快……快来了……”

王大柱一听到这话,心中狂喜不已,刚刚还在发愁找个什么样的理由,现在理由直接就送上门来了啊!

想到这里,王大柱迫不及待的敲响了院子门。

柳如烟才刚一打开门,就瞧见站在门口的王大柱,脑海中瞬间就想起前几日那荒唐却又刺激的一幕幕,一张俏脸瞬间就涨成了血红色。

“山神,您……您怎么来了……”

柳如烟今天的衣服十分轻薄,胸前的领子也因为刚才和杨婉清在嬉闹,被扯开了大半。

她这一低身行礼,美妙的风景线,就那么直接出现在王大柱视线中,看得他直咽口水。

似乎是察觉到了王大柱贪婪的神色,满脸羞红的柳如烟急忙伸出玉手,遮挡在了胸前的同时,还往上拉了拉衣领,想要遮住自己外泄的风光。

王大柱收回了目光,阔步走进院子后,故意装作面色凝重的神态,道:“你们不用多说,本神已经察觉到妖邪在作祟了,你们两个速速进屋来,本神帮你们想想办法。”

王大柱凝重的语气,和紧皱着的眉头,让杨婉清和柳如烟芳心一颤,相互对视了一眼,从彼此眼中看到惊慌和害怕!

跟着王大柱进了屋子后,王大柱反手将门闩一拉,偷偷在二人的身上扫了一眼后,指了指床榻道:“你们先去床上坐好。”

杨婉清正是害怕之际,听到王大柱的吩咐后,根本就不敢耽搁,急匆匆的往前走。

因为走得太快,杨婉清脚不小心踩到了腰带,结果身上的薄衫瞬间滑落,露出雪白的香肩!

“啊!”

杨婉清又羞又臊,面红耳赤的将薄衫拾起,重新穿在身上。

看到这一幕,王大柱强压下心中的急色,故作正经道:“孙夫人,在本神面前,你又何必在意自己的皮囊?你穿与不穿衣服,在本神眼中都是一样,所以无须害羞!”

杨婉清听后,顿时臊的满脸血红,只好假装没听到,脚步凌乱的坐到了床上。

眼见两个绝色的美人儿乖乖的并排坐在床上,像看救世主一样看着自己,只等着自己尽情享用,王大柱再也按捺不住了。

“孙夫人,你体内的妖邪本和如烟体内的是一体的,因为你们两个经常在一起,妖邪为了壮大自己的力量,才将分身附在你的身上,分别吸收你二人体内的精血。”

杨婉清听后脸色大变,惊慌的坐起身来,泫然欲滴的跪倒在王大柱的面前,抱着他的腿惊慌的哀求道:“求山神救救小女子!”

王大柱低头一瞅,就看到了杨婉清敞开的衣襟里风景。

特别是她抽泣时,那儿也在不断地摩挲着自己的小腿,那种美妙的感觉,让王大柱一下就来了感觉。

“你们两个速去床上躺好,本神现在就想办法为你们祛除妖邪!”

杨婉清转忧为喜,急忙抬起玉手拭去了眼角的眼泪,起身之后顾不得自己已经滑落大片的衣衫,和柳如烟一起乖乖躺在了床上。

望着两个仙女般的美人儿,美目紧闭,摆出一副任君采撷的神态,如此场景让王大柱咕咚一声狠狠咽了口口水。

随后,王大柱急切的命令道:“你们先帮对方将身上的衣服褪光。”

“什……什么?”

柳如烟和杨婉清不约而同瞪大了双眼,尤其是杨婉清,脸色更是涨的血红,死死的咬着嘴唇,捏紧了自己的衣衫。

为何……为何忽然要褪衣服?

“孙夫人,你难道忘了当时我为你渡神力的时候说过的话吗?有衣衫阻隔,很耽误事。”

王大柱撒起谎来脸不红心不跳的,眼神贪婪的在杨婉清曼妙的娇躯上不断扫过。

“可是……”

羞耻感在杨婉清的心中翻涌着,虽说她和柳如烟自小就是好朋友,也经常同睡一张床,可那也是在没有外人在场的时候啊。

她要如何……如何当着柳如烟,还有王大柱的面,褪个……褪个精光?

一旁的柳如烟也面色涨红,这实在是……实在是太羞耻了啊!

瞧见二女迟迟不肯动作,王大柱脸色一板,故作严肃道:“你们越是耽搁时间,妖邪吸收精血的速度越快,附身在你体内的妖邪分身就会越来越强大,到时候就连我,也奈何不了它,你们两个也只有死路一条了。”

杨婉清听后,大惊失色,吓得连呼吸都跟着急促起来,连带着那泄露的风光光都跟着起伏。

情急之下,她急忙捉住柳如烟的手,颤声道:“如烟……我们……我们还是听山神的,快……快些开始吧……”

就连脖子根都已变得血红的柳如烟,贝齿紧咬嘴唇,迟疑许久之后,才低声道:“好……”

柳如烟哆嗦着玉手,朝着杨婉清的腰间探去,将她的腰带解开来。

没有了腰带的束缚,柳如烟只是伸手捏住杨婉清衣角轻轻一扯,罗衫便沿着杨婉清光洁的肌肤缓缓滑落至腰间,只留下一条红色的肚兜遮羞。

“快点褪光,时间一长,本神神力就会消散。”

王大柱呼吸粗重,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她们光着身子的画面,到时候他左拥右抱两个大美人,简直不要太爽!

“还有,如烟你也别光顾着褪孙夫人的衣服,你自己的也赶紧褪掉,这样我才好帮你们一起医治。”

王大柱的不断催促,让柳如烟只感觉自己的脸颊滚烫得吓人,随后下意识的捏住了自己的衣服。

虽说她不是第一次王大柱看光了身子,可是骨子里保守的她,还是克服不了如此放浪的行为。

可若是不脱,山神要如何为自己和杨婉清医治?

经过了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柳如烟再次说服了自己,缓缓褪掉了自己的衣服。

强烈的羞耻感,让柳如烟不由自主的将自己的腿叠在一起,并用左手遮掩着那最羞人之处,另一只手则是挡在自己胸前。

瞧见柳如烟已经褪光了衣服,杨婉清也豁出去了,美目紧闭的同时,也将自己身上的衣衫全部褪下。

她那清纯的娃娃脸,和那傲人形成的强烈对比,瞬间就让王大柱亢奋了起来。

见时机已经成熟,王大柱终于可以实施,自己心中那个疯狂的念头了。

他迫不及待的吩咐道:“如烟,你转过身去趴在孙夫人的身上,用嘴堵住她身下,孙夫人你也一样,这样可以防止妖邪逃窜。”

“这……这怎么可以……”

“没错,你和孙夫人身上的所附身的妖邪之物,本是一体,若是你和孙夫人用嘴互相堵住,本山神再设法为你二人渡神力,便可趁机削弱妖邪实力,立即就可以减轻孙夫人肚子疼的症状。”

杨婉清未经人事,并不知道这一动作到底是何等羞耻,所以听到王大柱说可以削弱妖邪,首先就动摇了。

“如烟,我肚子快疼死了,我们……我们还是快些开始吧……”

看着自己的闺中密友,眉头紧蹙,满脸痛苦的样子,柳如烟根本无法拒绝,只好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

见两个女人终于上钩,王大柱愈发兴奋,于是来到床边,开始手把手教授她们要如何去做。

他先是让让杨婉清劈开腿,呈人字形仰躺在床上,又吩咐柳如烟摆出一副和前几日一样的姿势,双手伏在床头,跪在床上。

如此一来,柳如烟便正好坐在杨婉清脸上。

柳如烟在将头俯下去的时候,一种奇怪的味道被吸入鼻子后,竟是让她有些头晕目眩的感觉。

杨婉清也好不到哪里去,从柳如烟琼鼻出喷出的热气,拍打在那儿,那种从未有过的奇怪快意,让她全身都开始战栗起来。

如此刺激的一幕,让王大柱只感觉自己都要爆炸了。

“趁现在,快些堵住!”

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情的柳如烟和杨婉清,根本不知道下一步应该怎么做,再被王大柱这么一催促,急得都快哭出来了。

王大柱见状,干脆伸出粗糙的大手,直接在柳如烟的香肩上用力一按。

下一刻,猝不及防的柳如烟,整个人直接就坐到了杨婉清脸上。

随后,一股似曾相识的强烈快意,让柳如烟感觉自己周身的力气瞬间被抽空,脖子再也支撑不住自己的头,软软的向下落去。

正在极力挣扎的杨婉清,顿时如遭雷击,身体止不住的战栗起来。

王大柱还不满足,一手抓着柳如烟的头乱摇。

如此猛烈的刺激,让两个女人娇躯乱颤,阵阵仿若仙音的低吟,更是不断从她们喉咙中发出,让王大柱心脏都快炸开了。

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柳如烟终于憋不住气,猛地抬起头来。

王大柱此时再也忍受不住了,“趁现在,快将妖邪的路堵住,本山神要施法了。”

柳如烟还没准备好,就感受到一个温热的感觉凑了过来。

虽然已经是第二次了,但那阵阵汹涌的感觉,还是如同海啸一般席卷而来,让柳如烟羞耻的几乎要低吟出声来!

但是她死死的咬着牙关,艰难的克制着自己,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那久违的舒爽感和刺激感,让柳如烟的头皮阵阵发麻,双腿下意识的并拢,将杨婉清的脑袋禁锢在双腿之间。

“如……如烟,快些松开,我要喘不过气来了……”

杨婉清被柳如烟这么一禁锢,憋闷的她都快无法呼吸了。

柳如烟娇躯一抖,拼命控制自己放松下来,好不容易才将双腿分开。

杨婉清终于解脱之后,大口大口呼吸的同时,带着一丝哭音道:“山神,我……我根本没法坚持太长时间,这可……这可怎么办才好啊……”

“坚持一下,现在正是紧要关头,再来一次……”

王大柱说完,干脆再次伸出手,将柳如烟的脑袋,猛地往杨婉清那儿一按!

杨婉清的脸色倏然间变得通红不已,她紧绷着自己的身躯,双手死死的抓紧了身下的床单!

这种感觉……

为什么如此奇妙……

一阵阵酥麻的感觉,好似触电一般传遍了杨婉清的整个身躯,她从未经过人事,稍微一撩拨,就快要受不了这种刺激了!

强烈的刺激,让杨婉清的彻底沦陷。

“就快成功了,再加把劲。”

“我已经看到妖邪从你的嘴边要溜走了,孙夫人,快些将他封印住,若是他逃脱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听到王大柱的话,杨婉清吓得不轻,急忙伸出舌头。

突如其来的动作,柳如烟终于受不了如此大的刺激,高昂着头,嘴里发出了分外羞耻的声音!

“婉清,不要那样……”

天啊,我怎么能让婉清吃……

就在柳如烟羞愤难当,自责不已之际,王大柱再次命令道:“不行,这个妖邪太过狡猾,我们得换一种办法了……”

“如烟,你转过身用口堵住孙夫人的嘴巴,然后你们两个各自用手堵住妖邪的出路,若是妖邪的分身汇聚在一起,我就有办法对付他了。”

强烈的快意,让杨婉清感觉自己肚子疼的症状已经好了许多,她还以为这真的是王大柱施展神力的结果。

所以王大柱话音刚落,她便侧身用嘴堵住了柳如烟的唇,纤纤玉手探到了自己的身下。

“啊……”

强烈的舒爽感刺激着杨婉清,她从未有过这种感觉,那种刺激的感觉让她不由自主的扭动着自己的身体,配合着把自己的手伸了过去!

王大柱兴奋地盯着两个人,正欲吩咐柳如烟快些动作的时候,门外忽然响起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听起来好像有很多人过来了!

不一会儿,门外就响起了一道熟悉的声音。

“师娘,我可以进去吗?”

竟然是吴刚来了!

王大柱紧张的要命,生怕吴刚忽然推开门走进来,当场将他抓包,到时候可是要砍头的罪名!

意识清醒了一些的杨婉清,此时臊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柳如烟也是紧张的趴在一旁,甚至连大气儿都不敢喘一声。

虽说是山神在替她们医治,但若是被外人看到这一幕,她们哪里还有脸活下去啊!

迟疑了半晌,杨婉清这才鼓足勇气道:“吴……吴大人,您怎么……来了?”

香汗淋漓,娇躯乱颤,浑身上下脱力一般绵软的杨婉清,尚未从刚才的刺激之中缓过来,和门外的吴刚说话的时候,甚至就连声音都在不断颤抖。

好在门外的吴刚并没有发现杨婉清的异样,继续问道:“师娘,我是奉皇上之命,带人来替您修建贞洁牌坊了。”

门外的吴刚声音传了进来,王大柱听后,猛松了一口气,原来只是修牌坊的人到了啊。

身为寡妇,杨婉清的确是不可以随意见人的,尤其是外面那些男人,更不会走进屋子里面一步,也是为了避嫌。

既然外面的人不敢进来,王大柱也懒得理会他们了,自己身边还有两个美娇娘,等着自己享用呢!

无视门外的吴刚后,王大柱色心又起,伸手在杨婉清那儿捞了一把,然后把手伸到她对的嘴边。

“这是我之前留下的一些散碎的神力结晶,快些服下。”

感受到王大柱粗糙的大手,在自己的身体擦过,杨婉清下意识的并拢双腿,这一次换成了柳如烟的脑袋,被杨婉清的两条腿禁锢住。

杨婉清浑身无比的滚烫,明明只是手轻轻地在自己身体滑过,为什么自己会倏然之间觉得,自己的身体瞬间变得无比的空虚了起来?

甚至自己还迫切的想要让山神的手,更深一些……

“师娘,您怎么了,是不是病还没有好呢?”

门外的吴刚,迟迟没有等到杨婉清的回答,忍不住担心的问了一句,生怕杨婉清生病,没人照顾。

一想到刚刚那种感觉,杨婉清浑身一抖,强忍住心中羞耻的感觉,就连说话的语气都哆嗦了起来:“我……没事……吴大人,牌坊的事我……我知道了……”

“那好,师娘,我这就带人去动工了。”

王大柱仔细的听着外面的情况,那个吴刚说完这句话后,似乎直接就走了,但门外很快就响起了更多的脚步声,应该是修建牌坊的民夫来了。

门外一大堆人在忙活,柳如烟和杨婉清却是光着身子躺在床上,互相拥抱在一起。

这种分外刺激的感觉,让王大柱浑身火热,兴奋地都快要昏过去了!

尤其是门外的那个吴大人,口口声声的叫着杨婉清师娘,但他却丝毫不知道,他口中的师娘正在屋子被自己肆意玩弄呢!

越来越兴奋的王大柱,都快要爆炸了,于是直接将裤子给褪了下来。

他凑到了清儿和柳如烟的面前,语气急促的催促道:“神力已经凝聚成功,现在只需要你二人配合着,助我将神力激发出来!”

杨婉清面色一红,弱弱的问道:“要……要如何激发神力?”

“就和上次一样啊!”

一想到前几天的一幕幕,杨婉清就连脖子根都红透了,虽然已经经历了一次,可是一想到当时的情形,还是让她羞愤欲绝。

“你二人刚才已经各自服下分散的神力,若是一起努力,就可以激发出更加厉害的神力!”

“可是……”

柳如烟本想拒绝,可是事情已经进行到这个地步了,若是现在打断的话,之前所做的那一切岂不是全部都白费掉了!

想到这里,柳如烟紧咬贝齿,率先摸索过去,杨婉清踟蹰了片刻后,也加入了进去。

被两个仙女一般的美人儿同时这样,强烈的刺激和满足感,让王大柱爽翻了天!

王大柱浑身的血液飞速的在体内乱窜着,直勾勾的盯着二人那曼妙的娇躯,真叫人移不开眼!

王大柱沙哑着嗓音催促道:“快,用我之前教你们的方法。”

柳如烟和杨婉清卖力的动作着。

王大柱终于扛不住双重的刺激,来回扭动着自己的腰肢,终于忍不住爆发了出来。

“你们两快些接住了,这些都是我赐予你们的神力!”

已经有了经验的柳如烟和杨婉清,生怕浪费了一点神力,急切的将那些神力结晶,全部接住。

鸣枪回营之后,望着天真的杨婉清和柳如烟二人,王大柱眼珠滴流乱转,忽然生出了一个绝妙的念头。

早已经经历过一次的杨婉清,才刚下意识的要服用,却被王大柱制止了。

“趁现在,你二人需速速将神力均匀涂抹在脸上,方能发挥最大的功效。”

柳如烟听后脸色一红,那刺鼻的味道扑面而来,惹得柳如烟眼圈一红,几乎要呕了出来。

神力结晶怎么会如此难闻?

“孙夫人,你帮柳如烟涂吧,她的手法不行。”

王大柱猛地吞咽了几口口水,迫切的吩咐道。

杨婉清点了点头,伸出白皙的手,便朝着柳如烟的脸颊上伸了过去。

柳如烟浑身一抖,死死的闭着眼睛,咬着牙强忍着。

等到连杨婉清也全部涂抹完毕之后,二人羞涩无比的扯过自己落在床上的衣襟,遮住了曼妙的娇躯。

“山……山神,为何我的月事仍然未走……”

杨婉清感觉身下一热,低头一瞧,发现一股鲜血,毫无预兆的流淌了出来,弄的满床都是!

“妖邪吸收精血的时候,是他们最强壮的时候,我刚才渡给你们的神力,只是暂时将妖邪压制住而已,也相当于变相的提升了你们的体质了。”

王大柱面不改色的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

杨婉清失落的点了点头,她面色忽然羞红不已,扭捏着攥着自己的衣服,迟疑的望着王大柱,支吾道:“对了山神,小女子还有一事不明,希望山神赐教,小女子……小女子为何……身下有空虚之感?”

王大柱一听,心头顿时一乐,好事还真是源源不断的送上门来啊。

刚想说话,他忽然想到了一个更加刺激的玩法,于是说道:

“这是因为我渡给你们的神力结晶数量太少,不过我还有一套更高深的妙法,可以再一次激发神力,你们做好准备……”

虽说不晓得眼前这位山神,还会想出什么更羞人的法子,可杨婉清只觉得那股空虚感难受的紧,迫切想要被满足。

见王大柱对自己招手,杨婉清半遮娇躯,正欲上前,门外赫然传来吴刚的声音。

“师娘,牌坊已修缮妥当,请师娘过目。”

这吴刚三番五次扰了兴致,着实让王大柱恨的牙痒,却也不敢再有什么动作。

而杨婉清更是神色慌乱,回道:“知……知道了,我这就来。”

王大柱本想挽留,可转念一想,若是因为让外面的吴刚起了疑心就玩大发了,只得恋恋不舍的看着杨婉清穿好衣服离开。

被吴刚这么一打断,柳如烟同样是没了别的心思,忙不迭的穿好衣物,跟王大柱打了招呼,匆忙离去。

可怜王大柱憋了一肚子火没地方撒,嘟囔几句后,他也只好穿上衣服离去了。

闲逛了一会儿后,王大柱才刚回到张举人府上,就迎面碰到几个下人,正绑着一个模样秀美的女子走来。

那女子一路拼命挣扎,由于太过用力,身下裙子直接被推到腰际,露出两条修长的玉腿。

本就心火未消的王大柱,看到那两条玉腿不断踢腾,更是心痒的难受。

王大柱上前询问一番询问才得知,这女子名唤晴儿,是张举人新买来的小妾,打算一会直接圆房。

“这般水灵灵的美人,怎么能让张举人吃独食。不行不行,我得去看看,吃不着肉喝点汤也行啊。”

想及此处,王大柱按捺不住心头火热,忙不迭的跟了上去。

到了张举人房外后,他抬手敲门,没等多久张举人便前来开门,并将王大柱迎进了屋子。

这一进屋王大柱就看愣了,晴儿正被反绑着双手,衣裳凌乱的倒在床上。

见她脸色梨花带雨的娇弱神态,和不经意间漏出的风景,王大柱竟是生出一股想要将她扑倒,狠狠欺负的冲动。

“山神,您怎么来了?”张举人道。

闻言,王大柱故作正板,道:“张举人有所不知,若是在女子初夜进行双修的话,就可以吸收她的元阴,起码可以多活好几年。”

一听可以多活几年,张举人忙的弯腰行礼,一脸热切,道:“还请山神教我。”

“这个简单,你按本神所说,先用绳子把她一只脚吊起来,让她那儿露出来,这样也方便后面行事。”

而此时的晴儿一听要被摆出那般羞人的动作,俏脸瞬间涨的血红,声音更是带上哭腔。

“你……你这个禽兽!”

见张举人在忙活准备绳子,没注意这边,王大柱嬉笑着上前,大手在晴儿身前摸了一把,嘿嘿笑道:“晴儿姑娘,这双修之法对你也有好处,待会儿等你享受到那种极乐仙境后,说不定还要谢谢本神呢。”

“呸!无耻!登徒浪子!”

晴儿一双美目直欲喷火的蹬着王大柱,娇柔的身子更是不断扭动着,试图甩掉王大柱那作祟的大手。

就在王大柱想要把手伸进晴儿衣衫内之际,张举人拿着绳子走过来,道:“山神,准备好了。”

“嗯,开始吧,本神来帮你。”

王大柱点头答应,随后单手抓住晴儿堪堪一握的脚腕,高高抬起。

“放手,放开我!”晴儿不住挣扎,眼泪开始打转。

可她一个娇柔女子,双手又被反绑住了,根本不是两个男子的对手。

张举人动作麻利用绳子拴住晴儿纤细的脚腕,另一头则死死系在床头柱子上方。

如此一来,晴儿一条腿被高高吊起,那神秘之地就毫无保留的显露了出来。

王大柱当时就看直了眼,晴儿那地方竟是不毛之地。

这是人间极品。

王大柱做梦也没想到,张举人这新买的小妾,竟是个人间极品。

“山神,然后要怎么做?”

张举人一句话让王大柱回过神来,后者咳咳嗓子,道:“把绳子给本神。”

接过绳子后,王大柱直接用绳子在晴儿上身缠了一圈。

兴许是因为勒的太紧,晴儿当场就哭喊道:“嘶……疼,禽兽,放开我!”

胸前传来的痛感让晴儿泪眼婆娑,不住扭动身子。

王大柱却依旧不为所动,一手抬起晴儿屁股,用绳子直接勒住晴儿下方,绳子另一头却死死捏在手里。

“禽兽,放……放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