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免费观看拍拍10000污/谁的等待恰逢花开 肉

羞的慧心恨不得把头埋在地底下。

小姑娘就是小姑娘,不知道比那老寡妇好看了多少倍,简直就是最完美的艺术,看的老马两眼发光。

老马再来不及多想,一只有力的大手便覆盖了上去。

慧心身体本就敏感的不得了,又是现在这个紧要关头,只觉得一股奇妙的触感,居然忍不住打了一个颤。

老马几乎快要把持不住了。

慧心一张脸红的快要滴血,根本不敢直视老马的动作,但一边又被老马这充满了男人阳刚之气的躯体而神魂颠倒,心里面也控制不住的想要期待下一个更多的进展发生。

老马三下五除二的解开裤腰带,慧心捂着眼睛,却从缝隙里面偷偷的看。

虽然有月光,不过慧心根本就看不清楚。

慧心越想就越难受,根本就不想去想做这种事情的后果是什么,她现在就想要索取。

若是慧心现在还没把那些戒律清规抛之脑后,恐怕早就对自己这些想法感到无地自容。

老马欣赏着小尼姑那情不自禁的发出的声音,一边感叹这自己到底是什么运气,居然能遇见这等尤物,实在是天佑他。

旖旎暧昧的气息在两人中间散开。

这一次老马不会再像上一次一样犹豫不决,这一次一定要拿下这个小尼姑不可,不然他可又得日思夜想一个月了。

老马伸手探向小尼姑僧袍的下摆,只是接触到了慧心的大腿一侧,便感受到小尼姑一阵颤栗。

“慧心!慧心!”

“师妹!慧心师妹!”

耳边不远处突然传出来的喊声将一对野鸳鸯吓了一跳。

慧心更是突然被理智拉了回来。

这是她熟悉的师姐慧云和师太的声音,一定是因为这天色深了她又没有回去,担心的跑出来找了。

慧心虽是突然被拉回理智,但心里面的失望更是难以言说。

没想到师太却在这个节骨眼上发现了她未回山门,一想到接下来要进行的事情被她们几个打断了,慧心实在是有一些高兴不起来。

老马这边更是气愤,他都临近爆发边缘了,这又是从哪冒出来的坏人好事的尼姑。

“这声音你听听是不是尼姑庵里面的人?”老马开口问着身下的小尼姑。

慧心脸红彤彤的,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

老马这才十分不乐意的起身,放开了慧心的藕臂。

慧心听着这声音实在是有些惊慌,剩下飞速的穿好了僧袍,老马也在一边不情不愿的穿起了自己的衣服,心里面止不住的唾骂着。

什么时候来不好,非要这个时候来,明明自己都快要成功了,这一个月的日思夜想的人儿都已经快要手到擒来了,却在这个时候被人给打断了。

外面的雨已经开始停了,老马见慧心已经穿好了衣服,但脸色还是那么一副红彤彤的样子。

“在这里!”慧心听着耳边不断响起的喊声,总算是有些不情愿的开了口。

一行人听到了熟悉的师妹的声音,自然是立马就找到了洞口,师太絮絮叨叨的声音还没有到洞口就已经不停的响了起来。

“慧心啊慧心,这两天天气阴雨连绵,本来为师就提醒过你,行走的时候一定要小心脚下,就算是化不到什么东西,你要给我一是及时的回到尼姑庵里面。”

师太根据着篝火走到了山洞口,却没有想到第一眼看到的居然是个男人。

她的脸色瞬间有些惊慌。

可是转眼一看,这男人身后站着的不就是好端端的慧心嘛。

还不等师太开口,慧心就先一步抢话,这原因不是因为别的,正是因为心虚。

“师太,我晚间上山的时候不小心扭伤了脚,实在是没有办法走路,这位施主过路的时候刚好遇见了我,便帮助我走到这里的山洞里面,还帮我处理伤口,只因这脚实在是太疼了,不然慧心早就已经回去了。”

慧心一双小脸实在是无害,扑闪扑闪的大眼睛让谁看了都觉得可怜。

师太听了这些话之后也不疑有他,反反复复的上下注视了两人好几遍,这才低头双手合十。

“谢过这位施主出手相助。”

老马本来就全程一言不发,有些不高兴,但听她这么一说也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此时已经夜深了,况且男女有别,施主还是早日回去吧,我们就先带慧心回了。”

师太和几个师姐双手合十作揖之后,便带着依依不舍的慧心亦步亦趋的离开了老马的视线。

慧心走后,老马不由得有些恼羞成怒,这一次机会错过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吃到这个小尼姑了。

没有办法,老马此时只能洗个凉水澡,降温。

平复心中火焰的老马,躺在床上,闭眼不去想刚才发生的事情,但是眼睛一闭,便是小尼姑那完美的娇躯。

不得不说,小尼姑的身材真是极品,任谁也想不到十分宽松的僧袍下居然藏着如此珍品。

“该死。”老马怒骂一声,只好翻身让那儿好受一些。

想着小尼姑的身体和手中残留的感觉,老马终究是忍受不住,开始安抚起自己来,仿佛小尼姑真的在跟前一般。

老马越想越难入睡,对于此时的老马来说,小尼姑留在他脑海中的一切画面都让他难入眠,终于过了半个时辰,体内的火焰才慢慢平息下去,这时老马才能安心的闭上眼睡觉。

这几天,浑身是劲儿的老马只要闲暇时,总会想起与小尼姑的那一晚,这种马上可以吃到的鸭子,却又让鸭子飞走了才是最让人嘴馋的,可是他也没有什么办法,慈云寺是不能有男人进入的。

坐在家中的老马终于坐不住了,亲自跑去慈云寺。

心急如焚的老马便来来回回往慈云寺跑了几趟,每次都希望能遇见慧心那个小尼姑,但是希望总是落空。

这种能吃到但是不见了的感觉让老马抓心抓肺,但是他也不能擅闯别人尼姑庵,所以他只能希望上天可怜他的份上,让他能再一次遇见那个小尼姑。

今天又是一天没有见到小尼姑的一天,老马有些恋恋不忘,但是太阳即将落山,只好失望回到家中。

半夜,慈云庵中,所有人都陷入了睡眠,庵主也不例外。

突然庵主似乎被什么巨大的声响惊醒,她连忙坐了起来,打开门,发现并没有什么发生,回过头,才被惊坐在地上。

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叟正微笑着看着她。

庵主准备大喊,可随后她便更加吃惊的尖叫了出来。

“祖……祖师爷!”庵主大叫道,这人竟然是自己从小拜到大的祖师爷,她可是从小就看着她画像长大的。

这一身慈眉善目的老叟,也不理会她的尖叫,只是笑道:“庵中即将遭遇大难,你提早做准备,我此次前来便是通知你,让你有所防范。”

庵主顿时跪了下来,语气十分虔诚:“请问祖师爷是何大难,这样我才能更好的想办法!”

老者神秘一笑:“天机不可泄露。”

这顿时让庵主犯了难,不知道是何大难该怎么办,于是便又磕了一个头,再一次问道:“那祖师爷此次便没有其他的提示吗?”

“小心故人!”老者说完,化为一缕飘烟消失在了庵主眼前。

“小心……故人?”不懂是何用意的庵主站了起来,嘴里念叨着老者最后说出的四个字。

这时,庵主突然眼前一黑,再一次睁开眼便是自己房间的天花板,庵主猛地的坐起来,才发现自己依旧睡在床上哪里也没有去。

“梦吗?”庵主心里想着,但是之前发生的一幕幕又仿佛是真的发生过,脸祖师爷的相貌都仿佛刻在了他的脑海里,十分的清晰。

像梦又不是梦,十分奇怪。

但越是如此不可思议,庵主便越是相信,心中已经打算等到天亮便下告示。

庵主本来参不透这是个什么意思,可隔日梦里,再一次重复的梦境告诉她这件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一定是未来的尼姑庵要发生什么大事情,才会使得祖师先生托梦给她,既然是天机不可泄露,那她必定也是要防范于未然。

事发突然,尼姑庵本就是清修之地,能吃饱穿暖已是极好,哪还会有少林寺一般有武僧日日守寺。

庵主自己实在是拿不定主意,便找了几个德高望重的长辈,与寺里一同商量。

“依我之见,咱们尼姑庵此祸不知是为何,还是早做准备。”

祖师先生托梦道天机不可泄露,那得是有多大的危难?

“小心故人?何来的故人?”慧心的师傅有些不解。

“若是我能想明白,就不必找你们了。”

庵主看了半天,总算是有人有些为难的发话了。

“虽说咋们尼姑庵不需要男人,可是这拳脚功夫的事情,咱们女人天生是弱些,依我看,不如招个男保安,护咱们尼姑庵安全。”

一个老尼姑开口,她向来对这些事情不感兴趣,却也不像慧心慧云的师傅那般偏执。

“不成,咱们这是尼姑庵,可不是男人该来的地方!”

“事出有因,我们清修之人不因外因而乱,若是此时真的是大灾难,岂不是苦了庵里无辜的孩子!”

“好了!我心里有分寸了。”

庵主出声阻止了老尼姑和慧心师傅的争论,脸色晦暗不明。

现如今紧要关头,不得再浪费时间在犹豫上了。

庵主也是经历过凡尘俗世之人,自然也清楚人有好有坏,不该因片面便概括全局,她决定采纳老尼姑的建议。

因为现如今的情况,她也没资格挑剔。

事不宜迟,庵主即刻便写了聘文,让尼姑下山时在附近的镇子里分发。

山上的尼姑庵要招男保安,这个消息传到山下面那些镇子里面,不知道是好是坏。

听到这些消息之后的人们不知道是嘲笑还是看热闹,似乎都想去试一试。

工资和待遇都是一等一的高,比镇子里面的那些公务员都要高上好几千。

才短短半天,这个消息便传得满镇子都是。

既然是这种肥差事,加上还有五险一金包吃包住,虽然是不止那么一个两个人肖想。

慧心和师姐们躲在门后面,看着形形色色的男人围在庵门前,皆是一脸急切模样。

有两个跟慧心一般的小尼姑,也是从未接触过尼姑庵外面的世界,从未见过男人。

“男人就是长这个样子的吗?似乎和我们女人没什么区别。”一小尼捧着脸自言自语着。

慧心听了她着话,思绪早已经飘荡到了老马身上,不知不觉的一张小脸越来越红。

“慧心姐姐,你想什么呢?脸都这么红了?莫不是病了,要喊师太吗?”小尼姑在旁边有些不解。

慧心摇了摇头走向前面,站在庵主身后看着排着队等待应聘的人。

“名字。”庵主出声,另一边却在看着他的面向。

那男人一一应答,可眼神却止不住的飘到庵主身后站着的慧心慧云两个人身上。

那男人的神色看的慧云及其不舒服,翻了个白眼给他。

慧心则是一言不发。

庵主不动声色的在他名字上打了个叉。

来应聘的人一个一个报上姓名,然后展示自己的才能,既然是来当尼姑庵的保安,那自然有一个底线就是戒色,这两个字阻拦了大部分来应聘的人。

如今社会上人心复杂,又有几个人真正能够做到戒.色两个字。

庵主清修多年,虽然已经告别尘世的那些纷纷扰扰,但是也可以简单的通过面相来探知一个人的心。

基本上很多人都是一面便结束了。

还有些幸运的,到了展示自己的武学和拳脚功夫时,被庵主淘汰了。

那种垃圾的三脚猫功夫,实在是连庵主都看不过眼,虽然是没有资格当尼姑庵的保安。

更何况这尼姑庵虽说是需要保安,但是也不可能有太多的男人,拥有一个男保安,早就已经是她能承受的极限了,这个要求自然是,又高了一些。

“不行。”

“不行。”

慧心已经看着庵主将这两个字讲了许多遍了,就这么站了一天,也没有看见任何达到庵主要求的人,慧心和慧云相视一笑,都有些无奈。

慧心则是心里有结,这段时间虽然已经和老马分离,但是想要见他的心却一天比一天强烈。

不知道他能不能来试试看,就算是过不了这保安选拔,见一面也是好的。

慧心这些日子只要是想到那些,便羞涩难捱,只能等到夜深人静之时,自己安抚那日未曾得到的满足。

每当这个时候,慧心脑海里都是金瓶梅的那些画面,女的变成了她自己,而画面里的男人,则是化作了老马的脸,在她身上肆意的作怪。

每一次,慧心也只是敢用一根指头,光是这样,自己都觉得战栗非凡,脑子里更是不敢相信,若是老马那儿……

明明是四下无人的环境,慧心还是羞的拿被子盖住了脸。

也不知道老马现在在忙些什么,有没有时间过来应聘一下,哪怕就只是见一面她也满足了。

慧心显得有些心事重重,不知道老马能不能为了自己来应聘试试看,就凭老马那一身孔武有力的肌肉,便比这些歪瓜裂枣的中年人要强上百倍。

想到这里,慧心又开始思绪纷纷起来,两条修长的腿在僧袍底下止不住的磨蹭,明明是在这种人很多的情况下,却也止不住粉面桃花的模样,看的一些应聘的人口水都快要下来了。

一天下来了,还又不到半个小时庵门便要关闭,慧心却还是有些依依不舍的看着门口。

“今天这些,全无一个能担起这个责任的。”庵主无声的叹了口气,对着慧心的师傅摇了摇头。

师傅会意,正准备收起聘用书,一声底气十足的声音便在耳边响起。

师傅还没有来得及分辨这道有些熟悉的声音是来自于谁,慧心便先一步眼睛一亮,看向庵门口的一道身影,但她随即便收回目光,生怕被她人发觉不对劲。

老马兴致冲冲的就走到了门口,递上了自己的简历,那可是他好不容易走到山下找了个复印店弄的,可像样了。

里面把他吹的天花乱坠的,也省去了他的某些黑历史。

庵主看着老马一张正气凛然的脸,又看了他简历里武僧的背景,倒是有些满意。

慧心的师傅则是在身旁低语了一句,将上一次老马救了慧心的事情原话告知,庵主点了点头,慧心便知这事有希望。

“既然如此,便看看你的拳脚功夫吧。”

庵主主要还是看身手,若是身手不行,何谈保护尼姑庵?

老马心下一喜,忍不住多看了一眼慧心,见她也隐藏不住自己的喜意,更是又增添了信心。

他这一次来,便是为了慧心而来。

这小尼姑只是寥寥无几的两面之缘,便已经勾了他的心一般,日思夜想的,老马觉得自己中邪了似的,每天脑子里都是这小尼姑的音容笑貌。

老马起手式一做,范便起来了,一套拳法打下来破空声连连,即便是毫无武学研究的这些清修尼姑,也可以看得出老马和那些花架子的不同。

可庵主还是有些木然,这拳法是少林拳法不错,可既然是武僧有的东西,她为何又要招一个已经还俗了的武僧。

老马知道自己如今未得庵主赏识,便自顾自的又打出了一套拳法。

这是武僧中只有等级高的才可以接触到的绝学,属于少林,却并不是人人都知晓。

这一套拳法打下来,其气势磅礴,足以让在场的人们久久不能平静。

显然,见着庵主惊讶的神情,老马便知道,他成功了。

因为这件事情事发突然,庵主已经没有心情等待,当天便让老马收拾了需要的衣服和东西,便住进了靠近慈云寺大门靠里的小房间。

房间虽格局不大,但是胜在干净整洁一应俱全。

反正老马也是孤身一人,根本不在乎这些身外的物件。

每每一想到慧心在身下羞涩的模样,老马便归心似箭,拎着行李箱便往山上赶。

“这是施主的房间,师傅让我和师姐赶着时间给施主收拾出来的。”

慧心带着老马在前面走着,若不是身旁有几个前来围观的小尼姑,老马恨不得跑上去把慧心揽到怀里面。

这几日想慧心想的抓心挠肝的,老马早已经憋的不行了,现在他在尼姑庵当上了保安,自然是近水楼台先得月,还怕没有机会?

老马跟在后面看着慧心通过僧袍的细细腰身和臀,早已经心猿意马了,脑海里都是她云雨巫山时的模样。

慧心迎着他到地方便被师姐喊着离开了,老马还急于没有跟她好好说两句话,本来想喊住她,可是思来想去还是没有出声,这里可是尼姑庵,他一个新来的保安就跟小尼姑搭话,怕是要丢了饭碗。

老马将自己的几件衣服和刷刷洗洗的东西放在房里,就起身出了房间,在慈云寺里面闲转悠。

老马脚步很急,简单的观察着慈云寺的内部结构,其实说是转悠,最主要的目的还是要找到慧心,他这两天来一直想找个机会跟她搭话,可苦于见不到她。

慈云寺只是一个小尼姑庵,虽说香火不错,可装修和建设都是最简便的模样,不注重铺张浪费,约么有个几千平方。

老马心急如焚,只想赶紧见到那个令他魂牵梦绕的小尼姑。

“施主在找什么呢?”他正愁苦之时,然后突然想起一道再熟悉不过的声音,这个声音曾在他耳边娇喘过,他又怎么可能忘记。

老马回过头,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找你。”

慧心方才见老马神色匆匆,还以为有什么事情,她刚好想去找老马,便路过了这里,还以为老马会在房间,没想到竟然在这。

慧心有些不好意思,一张小脸又红的跟发烧了似的。

老马一看便知慧心这是想起来了那几次的事情,脸上有得意之色,他就知道这小尼姑尘缘未了,对这些逍遥事情期待的很。

待找一个合适的机会,他绝不可能让这到嘴的鸭子再飞了。

“这尼姑庵倒是挺大。”老马不知该开口说些什么,只能尴尬的接了一句。

慧心咧嘴一笑,漂亮的眸子扑闪扑闪的,直眨到老马心坎子里去了。

“施主过誉了,我们寺庙一直清贫为主,没有什么过的排场。”慧心接话道,她心里此时此刻也是跟蚊虫叮了似的,痒痒的,眼神止不住的往老马的那里看。

两个人又寒暄了一段,便依依不舍的告了别,各自做自己的事去了。

老马继续在慈云寺里面不停的转悠,毕竟他现在的工作是做这里的保安,对这里的环境也要格外的熟悉才对。

往常也是闲人一个,老马现在已经有了一个正经的工作,心里面就不能再像以前那样装不下事情了。

熟悉完了寺庙里面的环境,老马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收拾好自己的床铺,时不时有想要看热闹的小尼姑跑过来凑着头看老马的房间。

老马全当没看见似的,他现在一颗心全部都在慧心身上了,哪还有功夫理这些好奇的小尼姑。

收拾完东西,为了避嫌老马只能到寺庙外面练武,一套拳法打下来是神清气爽的,冲了澡,就往床上一躺,没一会便睡了。

第二天的老马是被自己的闹钟吵醒的,往日里老马都能够睡到自然醒,因为他身体的生物钟非常的准,但是寺庙里每天天不亮都要起来了,于是老马也给自己定了一个很早很早的闹钟。

老马在床上做着例行的运动,脑子里面满满都是慧心的身体,还有她跟自己在一起时那娇俏的模样,慢慢的将他推往更高的感官体验。

就在这种体验即将走向最高点的时候,老马突然听见了一声对话声,离这个房间不远,但老马的听力异于常人,自然是听的清清楚楚,听见了女人的声音,还是声陌生的。

顿时,老马心里的罪恶感就上来了。

这可是尼姑庵,在这里……

老马停住了身下的动作,穿了裤子起身将门悄无声息的打开,走了出去,站在旁边的槐树底下看着前面两道人影。

眼尖的老马,几乎是一瞬间便看出来了其中一人,正是他做梦的时候都要想着的慧心,便提了兴趣继续看着。

慧心斜斜的倚靠在手里的扫把上,一副娇弱的身子像是没有骨头一般。

克制住自己想要上前找她的冲动,老马将自己的身形隐藏在树旁边,观察着两个人的一举一动。

“那书,我替你烧了,若是真的被师傅看见了,你可有好果子吃,以他那个仇视男人的性格,说不定都把你给赶出去了,到时候你找谁哭去?”

慧心对面站着的小尼姑突然开口,老马这才注意到她,眼里才闪过一抹惊艳。

没想到慧心身边的小尼姑也如此标志,虽说没有慧心那么精致,但是眉眼中比起慧心更是多了一分风情,比起慧心要多知晓人事些。

而且似乎看胸围,要比慧心大上不少,是个有肉感的美人,比起慧心也成熟些,看的老马实在是觉得自己走了大运气。

这尼姑庵里除了那几个老尼姑,这些小尼姑都是一个比一个好看,老马这是个什么破运气。

慧心面色有些为难,一张脸更是通红通红的,没想到这么令人害羞的事情居然比这个事事都要比自己成熟的师姐看到了,慧心抬眼偷偷的看了一眼自己师姐那傲人的上围,又收回了眼神。

“师姐不告诉师傅就好,这书也是我无意间得到的,只是因为好奇,所以翻开来看一看而已,我可没有别的想法。”慧心一本正经的睁眼说瞎话,她自己有没有想法,老马最清楚。

“你从小到大都在这尼姑庵里长大,对外面的那些事情根本就不清楚,师傅说的话向来都不会错,男人就是老虎,跟他们接触对于我们女人来说没什么好事情。”

慧云和师傅的性格有些像,说起话来就叨叨叨个不停,而且还好为人师,压根就不管慧心的心里想什么。

慧心从小到大一直以为师傅说的是对的,可是自从跟老马接触之后,发现男人也并没有她说的那么可怕。

慧心虽然心里是这么想的,但是还是老老实实的点头,没有任何想要反驳的情绪。

慧云见她没有什么抗拒,心里面就放心了些。

上一次见她三更半夜手伸到被子里,嘴里还一直忍不住发出那种声音,更是发现了她在看红楼梦,吓的慧云差点以为自己的小师妹学坏了。

现在看来,似乎只是对这些东西有些好奇罢了。

一边的老马听的是一头雾水,见慧心离开之后刚准备回到屋里,便看见那个叫慧云的小尼姑找了个树墩子旁边。

老马还在疑问她要做什么,那小尼姑一下子就把衣物脱了下来,差点让老马被自己的口水呛到。

没想到这尼姑庵里面居然可以如此旁若无人,尿急了就可以脱裤子,在这里随地小解。

这小尼姑也是心够大的。

老马看着她的大腿,笔直又长,,让人控制不住想要。

老马一边心里十分矛盾,一边眼睛却离不开的一直在看着她蹲下。

淅淅沥沥的声音响起,老马一双眼珠子都快要看出来了,偏偏什么都看不清楚,小姑娘有些警惕的盯着四周,但是全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老马看了个清清楚楚。

老马见她提起裤子,顿时觉得自己那里好像已经有些无法控制,收了收力气就开始准备转身就走,没想到踩断了一根树枝,慧云当即便朝他这边看了过来,随后就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女人独有的尖叫。

老马硬着头皮都不敢往后看,总算是回头之后发现那个小尼姑已经躺在了地上,似乎是吓到晕倒了。

老马心里面有些嫌弃,不过是被别人看到了小解而已,怎么心理素质这么差,一下子就吓晕过去了。

本来老马打算逃之夭夭的,可是这小尼姑就这么直愣愣的被吓晕倒在地上,老马又实在是有些不忍心,毕竟原因也因为他。

“醒醒,醒醒!”老马在她耳朵旁边喊了半天,这小尼姑也没有什么反应。

老马又继续按了按,不知道过了多久,慧云的眼皮子才动了动,慢慢睁开了一双惊恐的眼睛。

慧云刚睁开眼就看见老马的一张脸,吓得差点没有一口气又背过去,刚刚似乎自己晕倒之前,就是看到了这个男人。

慧云那白嫩的脸,瞬间红彤彤的,煞是好看。

“施主怎的在这里站着也不说一声,也不知道施主在这里站了有多久,有没有看见……”慧云实在是有些难为情的说出来了。

师傅说过男人如老虎,自己本来就对老马有所防备,可是没有想到,只是这一瞬间的尿急憋不住了,在这里小解,居然就能被这个男人给撞上了。

也不知道他偷看到了什么,在这里上了多久,要是真的看到了她上厕所,慧云主要是一想到这里,就觉得羞涩难当,恨不得一头撞到墙上去了结此生。

她可是一个清修的尼姑,怎么可以被男人看到那里。

老马脸不红心不跳的,说着谎话。

“我只是刚刚才路过那里而已,什么都没有看到,回头的时候就听见你尖叫了,这才发现你晕倒了,所以就过来帮你。”

他可不敢说,他刚刚已经看到了这个小尼姑上厕所的全部过程,将这个小尼姑上下给看了个遍。

要是说了,说不定他马上饭碗就丢了。

听着小尼姑话里面的意思,她们的师傅,似乎是很讨厌男人,若是他再冒犯了这两个小尼姑被她师傅给知道了,估计少不了去庵主那里参他一本。

慧云听了这话之后不疑有他,或许她是心里面不得不相信这个答案,只是在地上缓了一会儿便起身,什么都没有说的离去了。

慧云心里不安定,虽说这个老马刚刚说自己只是路过,但是她起来的时候看见了这个男人的那里,她对这些事情还是有一些了解的,知道男人要是想女人了,就会这样。

虽然心里面有些抗拒,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居然产生了一些好奇,那么吓人,走路的时候不会碰到么?

慧云觉得自己好像是有些过了,连忙摇了摇头拂散心里面那些乱七八糟的思绪,找了正在准备去念早经的慧心,两个人一同去找自己的师傅去了。

“你怎么这么久才过来,还以为你出了什么事情了,估计我们这一次过去也迟到了,师傅说不定就会说我们了,你怎么脸色这么不好?”

慧心对着自家师姐还是话多些。

师傅也发现了慧云的不对劲,明明脸颊通红,可是神态却并不是很好,就像是病了一样。

“慧云,是不是发烧了,看你样子就像是病了一样,若是身体不舒服,不用勉强过来念经。”师傅拿起身边的经书,准备做到大堂上。

慧心摇了摇头,“无事。”

老马这边心不在焉的回了房间,一时间跟失了魂似的,脑子里满满的是刚刚看到的那小尼姑如厕时候的样子,那里怎么也不得平静,只是一个劲的坚挺着。

有时候的老马不得不承认,庵里面的每一个小尼姑都能引起他的某些生理反应。

年轻的女孩子就算容貌不怎么上乘,身材和气质都不会差到哪里去,毕竟是20左右的小姑娘,怎么的也都是鲜甜的。

老马细细的回想着,那天触摸到慧心的那种触感,然后又想到了今天,那小尼姑白嫩的脸颊,老马忍不住的舔了舔嘴唇。

这若是两个都……

岂不是人间仙境?

这思绪要是一开始忍不住,这种想法就像泄了洪一样,充斥在老马的脑海里。

两个清纯动人的女娃子,还是师姐师妹。

这女人果然就如同洪水猛兽一样,一旦想起来就根本从脑子里挥之不去了。

谁知道这时候突然从门外响起了叩叩的敲门声,把正在回味的老马吓了一跳。

这种时候能来找他的还能有谁?

是啊,慈云寺中再也没有和他相熟的尼姑了。

老马正乐呢,这回一定不会轻易的让这个小尼姑再从自己的手中溜走了。

结果一开门,居然是那天将自己安排进来当保安的庵主,这庵主皮肤极白,保养的很是得当,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常年吃素的原因,似乎并没有那么显老,看起来也就三十多岁的样子,可是老马却明白,她实际年龄居然已经有五十多了。

庵主这个时候没有去寺里念经,跑他这里做什么?

她见老马似乎有些意外,抬了抬眉毛。

“施主,这一次我过来是要跟你交代你当保安的一些职责。”

庵主表明来意,老马这才侧身让开,示意她到屋里面说。

庵主会意,起身看了看里面的环境,就走了进去。

老马这才发觉,这庵主年轻的时候似乎也是个婀娜多姿的美人,从背影看一点都看不出来已经五十多岁了,反倒是保养得当,更是增添了一股子熟女气质。

老马这厢又开始胡思乱想了。

庵主找了个凳子坐下,将手里面的文件放在桌子上,老马却直溜溜的盯着人家的手看,庵主的一双手虽是不如年轻的小尼姑,但是也是很好看。

老马一看这手,脑子里就出现了庵主跪着伺候自己的画面。

“施主?”庵主出声不解的看着他,他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发愣了。

刘庵主刚刚见老马那种神情,便心下了然,但是很奇怪,对于别的男人,对这些小尼姑露出那种神情,她就会觉得心里很抗拒,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面前这个男人露出这种表情,她心里面居然有些难以启齿的想要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刘庵主活了这么大一把年纪了,怎么也没有想过,会在这个年纪对男人不怎么抗拒。

老马刚起来没多久,也没来得及穿上外衣,只穿了一件白色的背心,一身肌肉就这么堂而皇之的显露在外面,十分的健硕。

一般这个年纪的男人,基本上都已经露出了一些啤酒肚,神情也很是松弛老态,大部分男人都已经开始了地中海,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个老马不一样,他一身孔武有力的肌肉,打出的拳法也不像是那些花架子一般。

刘庵主虽是面无表情,但是一双毒辣的眼睛早已经将老马上上下下看了个遍。

“哦哦,好,等会儿我就看。”老马收回自己的目光,看向那份文件,但是心里却跟脱缰的野马一样不可收拾。

这尼姑庵里面个个都是尤物,而且常年也接触不到男人,估计有些尘缘未了的老尼姑早就已经渴望到了极点,不知道是不是早就已经把主意打到他身上了。

老马这样想着,心想,自己以后可有福可以享了。

一大把年纪了,本来以为可以跟那个老寡妇一辈子的,谁知那女人竟不知好歹,居然嫌老马太厉害,跑了。

真的是旱的旱死,涝的涝死。

刘庵主看着老马的思绪早已经打转转了,一双保养得当的媚眼便笑了起来。

这男人即便是五十多岁也不老实,在这尼姑庵里工作,可不能太过明显。

“在这里工作可不比在外面一样,施主是还俗了的人,但是也知道寺庙里面的规矩,清心寡欲,最重要的就是这么四个字,还请施主以后和院子里面的尼姑保持距离,省得造成一些不必要的误会。”

刘庵主一双眼睛毒辣的很,老马顿时有一种自己的小心思都被看穿了的感觉。

难不成,这个老尼姑知道今天早上发生的事情?

老马吓的心里慌。

“不过施主也不必太过拘泥,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我们修行之人,最重要的还是自律,这一次我们找保安,是因为祖师托梦告知我慈云寺将又大难,所以我这才破了规矩。”

刘庵主这般说着,将文件递给了老马,老马却不小心触碰到了她的胳膊,刘庵主面不改色的快速收回手。

老马点了点头。

“所以你的职责本分就是,保证我们慈云寺这段时间来的安全,更是要小心这些外来的香客。”

刘庵主说一句,老马就点点头。

她在这房里坐了一会,便也没有别的可说了,便告了别起身离开。

老马看着她的背影,心里感叹,虽说是老女人,比不过这小姑娘,但是这漂亮的老女人,还是在某些方面要比小姑娘有魅力的多。

这庵主的腰身极细,妥妥的一个老美人,连转身走路,姿势都婀娜多姿,虽然有极力在克制,但是这种熟透了的美感,可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

老马看着这背影,脑子里又开始遐想了。

吃完中饭的老马又开始了闲来无事的转悠,脑子里满满都是慧心和慧云的模样,今个一大早没想到就看到了慧云,谁知那小尼姑竟两句话不说就跑开了,索实无趣。

若是再给老马一次机会,老马定要那慧云心驰神往,恨不得跟慧心一样想要的不行。

慈云寺里大部分地方都是老马不可以去的禁地,但是一些不重要的地方老马却可以进去,譬如说这偏殿。

老马走到这附近,就打算进去逛一逛。

谁知道还没有走到门口,只是停留在侧门这里,就听见了熟悉的声音。

老马听出这是小尼姑慧云的声音,还有一个是刘庵主的声音,停住脚步没有打算往里面走。

“你日后一定要注意,这偏殿决不能有一点点灰尘,即便是偏殿,也是这慈云寺的一份,平日里虽没什么来,也不能打马虎眼。”

刘庵主手里盘着念珠,一边看着跪在蒲团上面的慧云,两个人有弧线的臀部一下一下的动着,看的老马眼睛都快要直了,恨不得上前去摸上两把,可这是人家的地盘,老马也只能想一想。

“可师傅,为何这偏殿也是保安的巡逻范围呢?”慧云有些不解,今日老马对她的行径实在是刺激到了她,她现在只要一想一想自己的身子被一个陌生的男人给看光了,一张脸就红的不得了。

慧云心事重重的样子,自然逃不了刘庵主毒辣的眼睛,就知道这妮子,肯定是有什么心事隐瞒着。

“这偏殿不比主殿那么重要,更何况主殿无论什么时候都有尼姑在里面巡逻,可是这偏殿就不一样了,这里的垫座只有你一个人,院子里也只是有时不时来一趟的扫撒小尼姑。”

刘庵主顿了顿,老马这才知道,原来这偏殿平日里只有慧云一个人。

“对于你来说不太安全,更何况如果有外来人想要藏匿的话,这里自然是更好的选择。”

慧云似有所解的,点了点头也没有再提出其他的问题,继续敲起了木鱼。

老马看着这空荡荡的偏殿,虽说并没有主殿那边远远看着就觉得气派,但也别有一番清冷的肃意,这样的一个好地方只让这小尼姑一人享受,也太亏了。

慧云垂下的眼眸里却在思索着自己的事情。

他虽然已经成为了一个尼姑,但是这世上的花花绿绿实在太过迷人眼,慧云本以为自己能够舍弃,却在捡起那本金瓶梅时,一切修行所积累的那些清心寡欲,都在那一瞬间化为乌有了。

她嘴上虽然训斥着慧心不够坚定的修行,但是自己却比她更加不坚定,她在这蒲团上整整坐了半天,连午饭都没有去用。

她心田里一直有一个声音告诉她,无论再怎么修行,都只是骗自己的,世间有那么多可以让人享受的事情,全部被她自己舍弃,实在太亏了。

倒不如放纵一场,跟那个叫老马的老男人好好快活快活,也对得起她这十几年来在慈云寺的辛苦修行。

慧云睁开眼睛悄悄地撇了一眼在旁边默默念经的刘庵主。

只要一想起来自己的身体被老马看了,她脑子里就会出现老马孔武有力的肌肉和健壮的身材。

一想到这里,慧云恨不得现在就去找老马疏解这种情绪。

但此刻旁边还有人,她也只能装作淡然。

刘庵主又继续交待了她两句平常在偏殿里执勤需要的注意事项,这才起身离开了偏殿大门,老马见状忙连忙躲在了大门的盲区。

见刘庵主走后,老马这才抬脚踏进了偏殿,一座威严中带着慈祥笑意的大佛跃然于眼前。

慧云听见身后有响动,还以为庵主去而复返,坐在蒲团上也没有动,只等着庵主开口,可半天也没有听见身后传来任何的说话声。

慧云不解的朝着后面看,这才看见了不停东张西望的老马。

慧云心里一慌,连忙转过身来面对着他。

老马见着白白嫩嫩的小妮子一脸防备的看着他的模样,倒是笑出了声。

慧云比起慧心要成熟知性许多,一张脸又白又有肉感,让人看起来就觉得手感很好,但是这不是最重要的,慧云上围要比慧心还要大上许多,老马甚至都怀疑自己根本无法掌控。

慧云就这么直愣愣的看着他,把老马都看的有些不好意思了。

“听说这里是我的保护范围,所以我来看看。”

老马想起来早上发生的事情,一双眼睛止不住的,朝着慧云看,似乎在寻找早上的记忆一般,慧云见他一直盯着自己看,也没有说什么,垂下眼眸就继续敲木鱼。

“正好,我刚刚还打算去寻你来着,谁知你竟然就在这里。”

老马的身后传来声音,回头一看才发现是庵主站在后面。

刘庵主刚刚去了老马的房间,见老马不在,这才半路折返。

刘庵主见慧云无事,便开口吩咐。

“估计你是转右转就到这里来的吧,看来你对寺庙里面的某些环境还不太熟悉,正好慧云现在没有什么事情,我就让她带着你在寺庙里,你能去的地方转一转,也省得你下一次迷路走到不该去的地方。”

刘庵主笑的和蔼,丝毫看不出来有什么心事的样子,慧云并没有多想,就点了点头,正好她现在也正在找和老马独处的机会,没想到这么快就已经送上门来了。

刘庵主这一次走后,慧云有些娇滴滴的看着老马,看得老马头皮有些发麻,也不知道这小尼姑心里在想什么。

慧云此刻自然是纠结又兴奋,老马这么一个魁梧的男人,就算是她还未进慈云寺,也从未见过。

那些年轻人多是些好吃懒做的男人,更别提这锻炼身体,但是老马不一样。

虽然听小尼姑们说年纪已经有五十了,但是没有想到身体这么健硕。

慧云只要一想到这里就开始心痒痒,恨不得现在就让老马好好的给自己疏通疏通。

慧云收起目光,起身带着老马出了偏殿,但是却突然停了下来。

“小尼姑有事?”

慧云想了想还是没有开口,这件事情实在是有些难以启齿,她现在还没有下定决心。

“施主随我来。”

老马便跟着她,在偏殿的院子里走了一趟,这偏殿虽然不比主殿,但也十分的广阔,没有主见那么多复杂的花花草草,只是有那么几棵孤零零的大树,散发着蓬勃的生命力,你让这个空荡荡的大院子显得不是那么的单调。

“施主的那个房间的确是有些太小了,若是你不介意走得远的话,平日里有些活动活动筋骨的地方可以来这个院子里,这里平日里也无人。”慧云走在前面突然开口,老马下意识看她,却通过她的领口,看到了那美妙的风景线。

这一下子的停住,让老马瞬间大饱眼福。

慧云个字不高,老马身材又十分魁梧,低头一看便能看见,在这种朴素的僧袍底下居然隐藏着这种极致的诱惑,看的老马差点没忍住鼻血。

这等场景,哪个血气方刚的男人能忍住不多看两眼,老马都得叫他一声大哥。

慧云眼睛一瞟就知道这男人在看什么。

她狡黠笑了笑,反正这个时候四下无人,这男人也已经心.猿意马了,她还羞涩个什么劲。

“听说你叫老马。”

慧云冷不防的靠近了老马一步,吓得老马差点没退后几步,一阵柔弱的感觉充斥着老马的身前,竟是这小尼姑主动靠了上来。

这小尼姑的脸上流转着一种笑意,似是恶作剧一般,但是又不怎么明显,看起来似乎还有些被压抑着。

老马木然的点了点头,不知道这小尼姑到底是打算到哪出?

“今日施主看了我的……,施主作为一个男人就要对我负责,若是不对我负责的话,我定是要让庵主知道的。”

慧云突然来了这么一段连珠炮,打的老马是措手不及,他还在享受着小尼姑。突然到他身前,带来这一阵柔软,竟没想到这小尼姑说出来的话,这么让人大跌眼镜。

慧心那般想要的,都害羞的到那种时候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没想到眼前的这个小尼姑胆子大的开口让他负责。

见老马呆呆愣愣的,没有什么反应。

慧云又往前面站了一点,已经到了,老马这下看的更清楚了,瞬间来了感觉,恨不得马上欺身压过去。

慧云却已经察觉到了异常,说明对自己一定有想法。

刚刚贴近这男人身上的时候,温热一下子包裹了她。

慧云现如今脑子里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在牵引着她,恨不得跟老马再贴近一些,近到不能再近为止。

慧云现在心里面有多渴望旁边的老马,自然是不知道,老马还以为这小尼姑是吃错了什么药,明明早上还因为他看见自己小解直接吓晕过去了,怎么到现在直接就让他负责任了。

老马第一反应是以为这小尼姑定是在开玩笑。

“你可就别打趣我了,早上那件事情也不是我故意的,我一个50多岁的老男人了,也记不住那些东西,你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就好,不必太多介怀。”

老马一边如梦似幻的享受着这小尼姑在自己身上摩挲,一边说着拒绝的话。

慧云步步逼近让他不能动弹,老马只得盯着她,这个小尼姑发育的真好,老马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还真的难以忍住这种接触。

“施主心里明白,我这并不是在开玩笑,既然施主已经把我给看光了,那定是要对我负责的,否则的话我闹到庵主那里去,你这个饭碗也就不保了,若是让我师傅知道,你少不了日后再也没有办法靠近慈云寺一步。”

慧云相比之下心智要比慧心成熟的多,这男女之间的床帏之事,到底是有多快活,慧云在她母亲脸上看见过,那种神情,她一辈子都不会忘记,那定是一种上天入地的快乐。

慧云从未体验过,但心里却抑制不住的十分期待。

慧云说完这句话之后,便自顾自的回了偏殿,临走之前还留给了老马一个理解不透的眼神。

老马这下子傻了,他这次之所以来这慈云寺,就是奔着那个小尼姑慧心来的,那想得又冒出来一个要他负责任的。

本来一个慧心就够他劳民伤神的了,又冒出来一个十分主动的小尼姑,居然拿他在慈云寺的饭碗来威胁他,老马是越想越烦。

这么算的话,就算是说负责,也是慧心在前面一些,毕竟老马是先偷看了她洗澡了,才看见这个小尼姑小解,怎么说也是慧心应该排在前面。

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老马闲来无事,一生男子气概,无处发解,刚刚又被那个小尼姑的弄得火急火燎的,实在是有一些憋不住了,看着放在房间外面堆着的柴火,老马提着斧头便劈了起来。

时不时有路过的小尼姑似乎是被这充满了男子气概的一幕惊倒了,老马一身肌肉带着汗水的模样,实在是和她们师傅口中所说的男子如老虎大径相庭,这男子看起来分明是英武有力,还帮她们干着寺庙里面要干的杂活。

“师傅不是曾经说过不要让我们靠近这个男人吗?”

“只是看看而已,又没什么,师傅也没说不能看吧。”

手里拿着扫把的小尼姑一脸的星星眼,老马身上充满了男人的阳刚之气,和那天来应聘的那些男人根本就不一样,怪不得他能够选中,这一身肌肉看的让人就安心了大半。

另一个小尼姑也不知道心里面在想什么,但是一双脸颊看起来红红的,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而已,看起来似乎没什么,从未见过男人的她们,却知道这是男人的魅力到底在哪里。

“施主,刘庵主喊我来叫你去用饭了,施主请随我来。”一个长相有些青涩的小尼姑,站在老马的面前。

老马看着她的脸,看得一愣一愣的,才想起自己肚里空空,确实是该到了吃午饭的时候了。

一路跟着她到了饭堂里,刚还没坐下,旁边就一前一后来了两个小尼姑,老马定睛一看才发现,居然是慧心和慧云两个人走了过来,两个小尼姑一进来就在寻找着什么似的,一看到老马都是眼睛一亮。

慧云先是快步走到了老马旁边坐下,慧心慢悠悠的做到了另一边,但是似乎脸色不太好,看向慧云的时候,脸上已经明显有了不高兴的情绪。

老马见慧心的一张小嘴嘟囔着坐下来,心里都慌了。

慧心有一颗七窍玲珑心,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她从今天早上开始就发现自己的师姐不对劲,从偏殿念完经出来就开始思绪纷纷,时不时脸上还会出现一道彩虹,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依慧心看,还以为是生病了,今天早上也不对劲儿。

没想到自己的师姐,居然这么快自己一步就坐到了老马身旁。

慧心居然有些醋了。

想到这里,她又离老马坐得近了一些,老马身上的体温总是能够让她安心,可是下一秒,慧云也离老马近了一些,两个小尼姑离老马越坐越进,竟把老马一个男人给挤在了中间。

这么两个身娇体软的姑娘靠着自己,老马都紧张的,不知道该享受哪一个身上带来的香味了。

这两个小尼姑也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竟比一个比一个殷勤。

老马不知道为何,心里有些小高兴。

明明他这一次来是为了慧心而来,可是庵里的小尼姑一个比一个好看,一个比一个标志,这所谓的慈云寺,可真是他的福地。

这两个小尼姑挤着自己,所幸这时候用饭的人比较多,这两个小尼姑平时坐的位置又在这里,一个挤一个的,似乎没有人发现这边不对劲的地方,更何况在这里用饭的大部分都是些年轻的小姑娘,压根都不会把思绪往这里想。

倒是老马第一次来这里吃饭,有不少好奇的小尼姑眼神都在不停的往这边瞟。

老马一边看着自己放满了斋饭的饭碗,一边伸手扯着慧心的衣摆,慧心浑身一颤,幸好周围无人发现,她也只能装作了一脸若无其事的样子。

慧心这个小尼姑就是有那么一个缺点,就是一旦害羞,一张小脸就红的不得了,老马对这个缺点可是又爱又恨,譬如说现在就格外容易暴露。

看着饭堂里人越来越多,老马最终还是收回了手。

慧心心里到底有多不情愿老马停手,只有她自己知道。

“午休的时候我过去找你。”慧心在他身旁声音不大不小的说着,也不知道身旁的慧云有没有听见。

老马知道自己的机会再一次来了,兴奋的连手都没擦。

两个小妮子就这么半依偎在他身上,直到吃完了饭,老马回了房间里,心中的火焰都还没有平复,反而烧的更加旺盛了。

老马躲进被窝里开始休息等待。

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老马脑子里满满都是慧心。

他虔诚无比的模样,仿佛闻到这种味道就像在慧心的身上似的……

带着幻想,老马就这样自己带着自己来到彼岸。

正准备将这一切释放的时候,门口突然就传来了又急又打的敲门声。

老马顿时气急败坏了起来,自从来到了这个尼姑庵里面,怎么每一次都发生这种事情?

老马不知道是该继续还是停止前去开门。

最终门口急切的敲门声还是打断了老马继续的兴致,老马不情不愿的套上了裤子,起身打开了门。

本以为出现在门口的会是慧心,没想到居然是慧云!

老马自然是没想到,来的居然是慧云,一时之间半拎着裤子的手停在了空中,和慧云两个人大眼瞪小眼站了足足有一分多钟。

“你来这作甚?”老马干咳了两声一把提好裤子,站在门前也未动弹。

没想到慧云突然神色惊慌起来,“施主你能不能帮我看一看?我刚刚好像是被毒蛇咬了腿了,可惜这里也没有人有这个经验,所以只能来找你帮我看一看,这要是有毒的毒蛇,我可就危险了。”

慧云拉起自己的裙子,脸上一副很痛苦的样子,看的老马直接让开身子让她进来。

“你这好端端的怎么会被毒蛇给咬的?”老马不知道她伤在那里,只是一听说被毒蛇给咬了腿,老马第一时间想到的便是需要把毒给吸出来。

这么一想倒是刺激了一下他的大脑。

把毒给吸出来,岂不是就可以亲面前这个小尼姑的大腿了……

老马瞬间不知道这毒蛇是伤人呢还是助攻。

“施主有所不知,这偏殿里面常年无人来往,环境又偏阴湿,偶尔会有蛇经过,往日里就拿扫把打着打着蛇就自己跑了,谁知今儿居然来了个脾气烈的,我还没拿扫帚,他就给了我一口,可是吓坏我了。”

慧云一脸惊魂未定的模样,手不停的捂着自己的大腿。

“你伤哪了?”老马盯着面前神色有些扭捏的小尼姑,她面容姣好,一双如玉般的眸子紧紧的盯着老马,似乎受了很大惊吓一般,看的让人不得不心生怜惜。

慧云一双小脸刹然的红了,她有些不知所措的指着自己的内侧,老马一瞬间就明白,这小尼姑居然是被咬了内侧。

本来抱着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的心,谁曾想居然咬在了这么一个令人为难的位置,老马虽说任十分想要看看这个小尼姑的大腿到底长什么样子,但是脑子里慧心那个吃醋的小表情,实在是让老马有些为难。

看着慧云害怕中带着期待的神情,老马陷入了为难,一边是如精灵一般好看又具有吸引力的慧心,一边是慧云成熟知性的小脸蛋,和她傲人的上围,老马虽然都想要,但是估计现在的女生都不可以接受。

“施主,求求你了,救救我吧。”

不知道为什么慧云说这句话的时候,老马居然从她的语气中听出了一丝娇嗔的意味,最终还是需求,战胜了老马的理智。

老马决定顺应自己的心理。

毕竟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老马看着慧云期待又羞涩的模样,慢慢的垂下了身子。

慧云心里面实在是痒痒,又有些许的得意,她自己的身材条件自己是清楚的,如果不是当了尼姑,基本上没有男人可以逃脱过她……

慧云看着老马,都已经想到了接下来会发生的一幕一幕。

如果她现在不是一个小尼姑的身份,清心寡欲给她造成的一种羞涩,她现在恨不得化被动为主动,将老马压着一起快活。

正要给她治疗时。

“施主。”

门外又响起了三声轻轻浅浅的敲门声,一如慧心安静的性格。

老马就知道一定是彗心来了,连忙让慧云消声,慧云自然是也不敢让这件事情传扬出去,还哪敢再出一点声音,立马就听老马的示意,钻进了老马的床底下,她的裤子才刚刚被老马给褪下去,现如今还在老马的床上。

老马开了门,果然是粉面含春的慧心,慧心似乎很在期待着什么,快步便走进了屋里面,老马一看慧云的裤子还在自己床上,立马眼疾手快的将裤子埋进了被子里。

老马见了慧心自然是开心的,但是现在十分为难的一件事情,就是自己的床底下还隐藏着另外一个小尼姑。

“这些日子,慈云寺里面守卫严了些,慧心不敢轻易来找施主。”

慧心看了看他布置的房间,随即眼神便凝聚到了老马那里,慧心害羞的笑了笑,就将眼神移到了其他地方。

老马虽清楚自己床底下还有一个小尼姑。

但是此时此刻见到自己日思夜想的女人,实在是有些情难自禁。

不知道为什么这样子,老马觉得更加刺激一些,尤其是这房子里还有另外一个人。

只是这么两下,慧心依偎在老马身上,老马这厢近水楼台先得月,更加肆无忌惮了起来。

慧心迷人的模样。

老马心里面突然的惊慌,若是被床上那个小尼姑听见了,却和别人告发怎么办?

但是随即想到,这个小尼姑在自己面前裤子都已经脱了,哪还好意思去告发别人,明明自己也是一个的寂寞女人,估计说不定还会更会惺惺相惜起来。

想到这里,老马内心的顾虑尽去,开始专心致志的对付小尼姑。

慧心声音越来越大,听得老马差点忍不了。

可是此时此刻床底下的慧云心里却不好受了,她这一次刻意让毒蛇咬到自己,就是为了和老马进一步的拉近关系,谁知道却让这个小师妹近水楼台先得月了,没想到这个小师妹表面上正经的很,什么都不懂的样子,居然私底下这么开放。

跟着这个老马居然比自己都快活上许多,简直就是一个贱人,亏她还以为那本红楼梦真是他无意中捡到的,谁知道她早就已经和这老马暗度陈仓了。

呸,不过是一个刚刚成年的黄毛小丫头而已,就已经压制不住人类的本性,还妄想着跟她抢她看中的男人,简直就是贱人一个。

慧云眼里面压抑着醋意,一边看着老马和慧心。

老马最终还是稍微清醒了一点,意识到现在自己的床底下还有另外一个人在看着,立马将慧心拉了起来。

慧心一脸的意犹未尽,正准备再继续的时候,听见了老马低沉的声音。

“方才庵主说过我等会儿要去偏殿巡逻,恐怕没时间帮你了。”

老马本来说出这句话就已经是一种煎熬了,他哪是为了工作而放弃这种逍遥事情的男人,只不过是因为现在慧云那个小丫头在床底下还等着他救。

“那,施主你还是先忙你的吧。”

慧心的声音还是带着一股刺激过后的颤音,虽然明显带着些失望,但是还是老老实实的自己出了老马的房间。

老马随后才喊出了藏在床底下的慧云,慧云早就已经等得不耐烦了。

慧云用一种感觉好像看透了一切的眼神,看了老马实在是有些心虚。

老马刚刚本就已经被这两个十分性感的小姑娘给刺激的不行。

慧云见他这副模样,就知道这老马对自己一定也是有意思的,想必对她那个小师妹也不一定是真的,那也就证明,慧云也有机会争取和老马一起逍遥自在的机会。

慧云虽说心里是这样想的,但是行动上依旧过不了尼姑这么道坎,还是羞涩莫名。

老马将她扶着坐到了床上,被蛇咬的地方刚刚好,就是大腿内侧,非常靠近那个地方,然后,老马伸手去摸那个伤口。

慧云差点没有叫出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