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500篇超污多肉的糙汉文/亚欧狼

小川就不一样了,他虽然是个学徒,但在老赵家这几年肯定能学到点东西,最关键的是咱们不用给他钱啊,晚上给他喝顿酒就得了。”

林海屯当时就瞪眼了:“啥?老子还请他喝酒,他算个屁啊!”

刘小玉见状赶忙摆手,焦急的说道:“你别喊!让人家听见多不好,一顿酒换辆小推车,已经很划算了。”

听到这话,林海屯不再说什么,愤愤的要去给酒里面兑水,他觉得反正夏小川也喝不出来,用那样好的东西招待他简直浪费。

其实夏小川一直在外面听着呢,当他知道林海屯瞧不起自己的时候,不禁冷笑一声。

看老子不搞了你的婆娘,让你知道知道我的厉害!

很快,一辆小推车完工,夏小川招呼刘小玉出来看。

刘小玉两口子一起出来,站在院子里看着那个造型奇特的小推车,不由得眼前一亮。

其实夏小川为了证明自己,也算卖力气了,不但把破烂的木头打磨的很光滑好看,而且那些被虫子啃出来的洞也被他截掉了,可以说他是用最差的材料,做出了上等的工艺!

但林海屯还是很瞧不上夏小川,斜着眼睛看向那辆小推车。

“也就有个车子的样,你这手艺比老赵头差太远了,不知道你在他家这些年干啥了,难怪老赵头总是放话说不想要你了!”

旁白的刘小玉赶忙推了一把自己汉子,然后带着笑脸走到小推车旁:“弟弟,你能跟我说一下这车子有啥功能吗?我要的那个摇篮的功能……”

夏小川眼里压根就没有林海屯这个人,所以自然也就不会在意他的话,此时刘小玉蹲在他面前,看的她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可碍于林海屯就在旁边,他只能老老实实的蹲下去介绍小推车。

“嫂子,这小推车是我用榫卯工艺打造的,只要拆卸几个部件就能变成其他的东西。

比如你看这边的把手,摘下来再装到别处,这就是个带遮阳棚的小推车,下面这个把手一扳,就变成嫂子要的摇篮了,最后这个功能是可以一扳,然后变成了一个椅子,孩子可以坐在着,大人也可以坐在上面休息。”

刘小玉目瞪口呆的看着夏小川将小推车变成三种形态,她本来觉得一个能摇能走的婴儿车或许就够为难夏小川的了,谁想这家伙还做出了第三种功能!

林海屯也在吃惊的看着小推车,只不过他想的是这样的车子得给多少钱啊?

不行,不能给这小子钱,正好家里不是有酒吗,给他灌醉了送走,第二天就说钱已经给了,反正这就是个小憨,很好糊弄!

“呵呵,没看出来小川你还挺有本事的,就凭这辆小推车,我就一定得请你喝酒!”

林海屯满脸挂着虚伪的笑,说着话还踢了自己的婆娘屁股一脚:“去炒俩菜!”

刘小玉正研究小推车呢,听自家汉子要请夏小川吃饭,还让自己去炒菜,不禁好奇他怎么突然就转性了。

夏小川心里也在暗骂,这林海屯肯定不怀好意,不过他也只是憨憨一笑,傻乎乎的说道:“谢谢林哥。”

“嗨,跟你哥还客气啥,走走走,咱俩先进屋喝两盅。”

林海屯拽着夏小川进了屋子。

等进了屋,夏小川见到桌子上正摆着一盘烧鸡,不过只有半只,而且还是不带鸡腿和鸡头的那半截。

这个狗娘养的林海屯,刚才刘小玉明明买的是一整只,他竟然给切去一半,这是摆明了觉得老子傻啊!

林海屯见夏小川盯着烧鸡,当即很豪气的走过去,故意扯下鸡屁股递到了夏小川的嘴边:“兄弟,别客气,吃!”

夏小川脸色变了,看着林海屯脸上的戏谑,心里忍不住破口大骂,但他也知道明着拒绝会让人知道他在装傻,所以眼珠一转,先接过来鸡屁股,然后放到了口袋里。

傻呵呵的说道:“一会儿回家去给我师傅吃。”

林海屯正想看夏小川吃鸡屁股出丑呢,见他竟然装到了兜里,不禁暗骂这个傻蛋。

夏小川也看出来这个混蛋不怀好意了,趁着林海屯倒酒的时候,干脆将鸡肉撕下一大块放在嘴里啃

林海屯眼见着这傻子将烧鸡一下子至少弄下去三分之二,顿时心疼的不行,他家里不宽裕,也就逢年过节的吃点肉,现在自然是赶忙抢走了剩下的三分之一。

两人各自吃着,不一会儿刘小玉进来了,见到烧鸡的盘子里空了,可她还一口没吃着,不禁暗自恼火。

林海屯只当没看见,而夏小川则是将自己手里啃剩下的一块鸡肉递过去。

“嫂子,我还给你留了一点呢。”

听到这话,刘小玉不禁瞥了一眼大快朵颐的林海屯,觉得自己汉子还不如一个小憨对自己好。

“好小川,嫂子不吃,老赵头那么抠门,你平时也很少吃到吧?”

刘小玉说着,竟是直接坐在了夏小川的身边。

林海屯见自己婆娘坐到别的男人身边了,不禁脸色一沉,可夏小川装的好啊,他冲着刘小玉呲牙一个劲儿的傻乐。

这傻了吧唧的模样迷惑了林海屯,让他觉得别说刘小玉坐在夏小川旁边,就算是脱光了躺到炕上,估计这傻小子也啥都不会干。

刘小玉可不这么想,因为夏小川脸上在傻笑,但一只油乎乎的手却已经放在她光洁的大腿上蹭来蹭去,弄得她痒痒的。

“来,兄弟,哥敬你一杯。”

林海屯端起酒杯。

夏小川也有模有样的端起杯子喝了一口,脸色一变,老赵头虽然抠门,舍不得给家里买肉,但酒可不少,夏小川以前也偷喝过,所以他一下子就能尝出来这酒里掺水了!

偏偏林海屯还以为他什么都不知道,一杯一杯的敬酒。

夏小川觉得这混蛋太欺负人了,不想给工钱也就算了,请客吃饭还弄虚作假,他心里气不过,干脆从刘小玉身上找回便宜来。

刘小玉刚才没有时间换衣服,所以还是那条有些宽松的裙子,还有真空的内在。

夏小川的手从她衣服里蜿蜒而上,刘小玉没想到这个小憨如此大胆,肉肉的小脸上满是红晕。

刘小玉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林海屯,见他还在埋头吃菜,一副生怕被夏小川占便宜的样子。

她心里暗恨,这个白痴只知道吃吃吃,却不知道自己的婆娘已经被占足了便宜!

不过让她推开夏小川,她却也舍不得,毕竟这次的小推车还没给钱。

而且夏小川长得虎背熊腰,真是让她喜欢的不行,这要不是当着自己汉子的面,她还想发生点更臊人的事情呢。

夏小川也冷笑连连的看着林海屯,并且完全不在意刘小玉羞涩的拉扯,最后更是干脆从她的背后绕到胸前。

刘小玉闷哼一声,脸上出现了一丝异样的潮红,为了不让林海屯发现异常,她赶忙趴在了桌子上。

林海屯看着自己婆娘趴下了,赶忙问道:“没事儿吧?要不你回屋去睡会儿?”

刘小玉瞥了一眼旁边若无其事的夏小川,再看看桌子对面的林海屯,这家伙就为了不想让夏小川占到便宜,不但大口往嘴里塞菜,那一瓶酒也已经自己喝下去三分之二了。

就算是里面兑水了,林海屯也已经晕了,说话的时候舌头都在打结。

刘小玉暗恨自己男人没出息,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起身往屋里走去,只是走了两步后,她忽然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夏小川见状赶忙去扶,一手抓住刘小玉的腰,几乎将她整个人都抱在了怀里。

刘小玉贴着夏小川结实的身体,心里忍不住一阵荡漾,媚眼如丝的望向身边的夏小川,心中生出了一丝渴望。

林海屯喝得多了,见状竟也不生气,还笑呵呵的说道:“小川,赶紧把你嫂子扶到屋里去。”

听到这话,刘小玉气愤的一跺脚:“弟弟,跟嫂子进屋去!”

夏小川也乐了,这可是你林海屯自己把婆娘送到了老子的手里。

刘小玉也分不清是自己汉子傻,还是夏小川傻了,进了屋子之后,她坐到炕上,脸红红的说道:“小川,你赶紧去吃饭吧,一会儿我男人就都吃光了。”

“没关系,我饿不着。”

夏小川死死盯着刘小玉,后者也瞬间会意。

可就在这时,林海屯醉醺醺的,咧嘴一笑:“媳妇,你要是没啥事儿,我出去玩两把?”

听到这家伙竟然还想出去打牌,刘小玉顿时怒骂:“滚吧!别妨碍我跟小川!”

“嘁,跟一个小憨能咋样?别说你俩一个屋,就是脱光爬上炕,老子也不信你俩还能咋滴!”

林海屯晃晃悠悠的起身,竟是真的离开了。

听到外面的大门关闭声,刘小玉再忍不住了,猛地翻身坐到夏小川身上。

没有了林海屯在外面,夏小川也不着急了,跟刘小玉折腾了至少有一个小时,这才心满意足的躺在炕上。

刘小玉满头大汗的趴在他身上,一动也懒得动,脸上还带着兴奋后的余韵。

“弟弟,以后嫂子找你玩,你可别不愿意。”

夏小川嘿笑一声:“我还巴不得嫂子找我去呢,其实那小推车还有一个功能,就是可以变成一个小床!”

“啥?还有功能?”

刘小玉吃了一惊,能把一个物件做出四个功能来,这是一个傻子能干出来的事儿?

夏小川也不解释,脑子里却想着以后该咋办。

他总不能一直干这样卖力不要钱的活吧,虽然确实很舒服,但没饭吃也不行,老赵头对他再差,他也要给那老家伙一口饭吃。

夏小川眼看着都快九点了,再加上心里烦闷,干脆起身离开了。

回到家中,老赵头已经睡了,倒是吴倩正坐在椅子上打瞌睡,好像是在等他回来一样。

“师娘,你干啥呢?”

夏小川走过去,若是之前他喊师娘是因为被老赵头威慑,现在再喊那就是调侃的意思了。

吴倩一下子惊醒,看着夏小川一脸坏笑的站在自己面前,顿时红了脸。

“小憨……哦不,小川你回来了啊,我一直等着你呢。”

“等我干啥,那老头睡了?”

夏小川瞥了一眼原本属于自己的屋子,心说那边又潮又冷,亏他也睡得着。

谁想吴倩叹息一声:“老赵头喝多了,刚才又哭又闹的,说是自己养了一头……”

“养了一头白眼狼是吧?你在这里等着,就是为了跟我说这个?”

夏小川上下打量着吴倩。

“就是有点热,睡不着觉,对了,你吃饭了吗?要不我帮你做点去?”

以前都是夏小川给吴倩做饭,这娘们啥时候如此主动过,此时见她俏脸含媚的走到自己面前,大有往怀里扑的样子。

“我确实饿,不过不是肚子饿,是心里饿,而且你快让我馋死了。”

吴倩的眼神迷离,突然抓住了夏小川的手:“那就别忍着了,想吃啥吃啥。”

可就在他们即将大展身手的时候,西屋传来一阵剧烈的咳嗽声,还有老赵头痛苦的喊叫。

“小倩,你个臭婆娘哪里去了,渴死老子了!”

吴倩听到老赵头喊自己,有些不想过去,谁想这老家伙竟然扶着墙出来了,一掀门帘见到吴倩和夏小川凑得很近,不禁紧张的问道:“你们娘俩干啥呢?!”

“啥也没干!”

夏小川转身走向自己的屋子,反正以后机会有的是,不急于这一晚上。

吴倩见到这么大好的机会溜走了,不禁狠狠的瞪了老赵头一眼,却被他更加凶狠的瞪回来。

“他娘的,老子花钱把你买回来是让你白吃饭的?赶紧给老子弄杯水!”

……

第二天早晨,夏小川是被一阵鞭炮声吵醒的,他穿着个花裤衩,疑惑的走出屋子。

“外面干啥呢?”

吴倩也刚才自己屋里出来,一抬头,见到夏小川的瞬间愣住了,平时她见惯了老赵头那苍老的面容,皮肤松弛的身体。

再加上平日里老赵头严禁夏小川在家穿短裤,所以吴倩还是第一次看到夏小川黑壮的身材,尤其是胸口那一块块的肌肉,看上去就那么魁梧有力!

吴倩忍不住上前,盯着夏小川的胸口:“这是真的肌肉吗?我能摸一下不?”

“摸几下都行。”

夏小川嘿笑一声。

吴倩闻言,立马将小手放在夏小川胸口,摸着男人粗犷的身体,她的呼吸忍不住急促起来。

“小川,你身体真健硕,你师傅全身都软绵绵的,一点力气都没有,你比他强多了!”

夏小川感觉也很舒服,毕竟吴倩平时很少干活,所以小手又滑又软。

可就在此时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一阵咳嗽声:“你们娘俩干啥呢?”

夏小川抬头一看,发现老赵头正脸色阴沉的盯着两人,吴倩也给吓了一跳,赶忙把手抽出来。

老赵头要是死了,她想怎么样都行,但现在他还健在,要是把她和夏小川的事情传出去,那可是会被人戳断脊梁骨的。

夏小川自然也明白,很淡定的解释道:“我们俩讨论外面为啥这么吵呢,一大早晨起来就放鞭炮。”

“不说过了吗?今天村长的儿子娶媳妇,放鞭炮正常,小倩你换衣服跟我去吃饭,赵宝山请咱俩呢。”

说这话的时候,老赵头脸上带着洋洋得意。

吴倩则是迟疑道:“那小川呢?”

“人家村长没请他,那我能咋整。”

老赵头冷笑一声,他的意思显然就是夏小川不如他。

夏小川也不计较,心说你们就庆祝去吧,新娘子昨天已经被老子开苞了,吃不吃这顿饭也没啥。

谁想就在他不想去的时候,门外却来人喊道:“赵家爷俩在不,村长喊你们去吃饭。”

听到外面招呼的是爷俩,老赵头脸上的笑容僵住了,他紧走两步来到门口,盯着那送话的小伙计:“你确定村长叫的是我们爷俩?不是我自己?”

“嗨,肯定就是你们俩,我还得通知其他人家呢,都别磨蹭了!”

伙计不耐烦的丢下一句话就跑走了。

老赵头懵了,不明白为什么村长要请夏小川吃饭,吴倩却很是高兴,一把抱住了夏小川的手臂,软软的胸蹭着他:“走,咱们吃饭去。”

“去啥去,总得换件衣裳吧,这样去不是给老子丢人?”老赵头还把自己当成这个家的老大,逼着夏小川去换衣裳。

夏小川冷笑一声,低头问吴倩:“我现在是不是比穿着衣服好看?”

吴倩悄悄看了一眼夏小川那八块腹肌,心中暗想:这样的男人肯定比老赵头和钱少飞都有劲儿!

老赵头见原本应该是自己婆娘的吴倩,此时却在夏小川的怀里,也顾不上让他换衣服了,赶忙将人抢过来:“算了算了,咱们就这样去吧。”

“是啊,反正大家都是一个村的,谁不知道谁啊。”

夏小川在吴倩被拽走的时候,用力抓了一把她的屁股:“是吧,师娘?”

吴倩还是第一次被这么有力的手抓屁股,忍不住舒服的哦了一声。

老赵头看的更气,怒气冲冲的带着人走了。

夏小川乐呵呵的跟上,一起赶到了村长家。

所谓县官不如现管,尤其是在这山村里,村长比天大,所以听说村长儿子娶媳妇,但凡是能来的全都来了,不能来的也都把礼钱送来了。

身为村长,自然不能在门口迎着客人,所以招待客人的是村长的婆娘和儿子。

看着夏小川穿着花裤衩的时候,村长儿子赵大全顿时一皱眉,很不爽的看向自己娘:“这个小憨咋也来了?”

李莲心立马小声说道:“是你师傅叫来的,说是一会儿想让这个傻子表演节目,给大家乐呵乐呵。”

赵大全立马笑了。

原来是要逗这个傻子玩,那有热闹看了。

老赵头抓着吴倩来到了赵家门前,交上了自己的红包:“侄子,这是我俩的钱,明白吧?”

“明白明白,多谢叔了。”

赵大全一边说着明白,一边却把夏小川也放进了院子里。

这下夏小川很奇怪了,要知道赵大全一向跟他合不来,而且老赵头说的很明白,那红包里并没有他夏小川的份子钱,为啥这家伙还让进?

赵家这爷俩一个比一个缺德,这次如此大方,肯定有鬼!

夏小川如此想着,心里瞬间警惕了起来,但脸上还是一副憨憨的模样。

村里人虽然平时也不注重打扮,但这好歹是村长家的大喜事,还是穿上了走亲串门才用的衣裳,所以他们在见到夏小川只穿着个花短裤的时候,全都嘲笑这真是个傻子。

村里的妇女们可就不这样想了,她们全都盯着夏小川那粗壮的身子,一个个心潮澎湃。

毕竟夏小川长得不丑,身材也好,一些平日里被自家汉子伺候的不满足的妇女,这会儿都盯着夏小川舔嘴唇。

她们很想尝尝这个少男的滋味。

老赵头因为之前的事情,防范心强了很多,拽着吴倩走到了距离夏小川很远的位置坐下。

而夏小川也懒得凑过去,他瞥了一眼新娘所在的房间,想着昨天就在里面颠龙倒凤,也不知道今天还有没有机会。

他一边寻思着,随便找了个地方就坐下了,结果等他坐好了才发现,这一桌子全都是女人。

村子里重男轻女的风气其实还是很严重的,虽然女人能上桌子,但绝对不能和男人坐在一张桌子上。

谁和她们坐在一起,那就算掉价了,会被村里其他人嘲笑的,甚至就连女人也会嘲笑。

这会儿夏小川坐在女人的桌子旁边,周围几桌男人顿时响起一阵大笑声,女人们也在捂着嘴偷笑。

门口的赵大全见到这一幕,不禁嘿笑:“娘你说的真对,有这傻子在,气氛确实热闹多了。”

夏小川其实也很尴尬,起身就要走,谁想旁边坐着的刘小玉一拽他裤子,笑道:“你去哪啊,就在这里坐着吧,到别的地方他们也是笑话你。”

因为夏小川穿的是一条没有腰带的短裤,刘小玉这么一拽,顿时走光了。

周围的人又是一阵哄笑,还有几个人连带着刘小玉也调侃起来:“咋了啊小玉,是不是你家老林伺候的不舒服,想换人了?那你也别找个傻子啊,来我们这桌,看上谁了往怀里扎,包你舒服个够!”

刘小玉臊的脸通红,却在心里默默鄙视那个说话的男人,因为她觉得全村的老爷们,估计都没有能比的上夏小川的。

夏小川左边是小卖铺的桂花婶儿,此时她帮夏小川提上裤子,也笑着劝道:“你就坐在这里吧,还少受点欺负。”

眼见着两边坐着的都是村里美女,夏小川也就干脆坐下了,然后故意把手放在刘小玉和桂花婶儿的腿上,憨傻一乐:“谢谢嫂子和婶子。”

“哟,没想到一个傻子还挺懂礼貌。”

赵翠莲阴阳怪气的看着夏小川,显然还为之前这家伙临阵脱逃而生气。

若说之前,那夏小川还能在意赵翠莲几分,现在刘小玉这个可爱的女人和桂花婶儿这个风韵熟妇就在两边,他看都懒得看赵翠莲。

吃了瘪的赵翠莲,顿时脸更黑了。

夏小川完全不在意,他盯着旁边的刘小玉,这娘们好像很喜欢穿裙子,今天还是一条红色的裙子,只是本来到脚踝的裙摆,此时已经被夏小川撩到了大腿根。

别看这女人有些胖乎乎的,但这腿可是真好看,夏小川抓着捏了一会儿,弄得刘小玉很是躁动,小脸也微微发红了。

可谁想此时刘小玉的儿子忽然哇哇大哭了起来。

刚才只顾着看美女的夏小川,这才发现刘小玉旁边放着自己昨天做的小推车,那个小孩子正躺在里面。

刘小玉纵然再浪,也还记得自己是个母亲,紧忙抱起自己儿子,然后哀求的看了夏小川一眼。

夏小川摇摇头,将手抽了出来,似笑非笑的瞥了旁边的女人一眼。

刘小玉见到了夏小川的眼神,顿时羞涩的把脸埋在了自己儿子的怀里。

旁边的桂花婶儿则是惊讶的看着小推车:“小玉,这是你去山外面买的吗?”

“不是,是小川亲手做的。”

刘小玉明摆着是帮夏小川宣传呢。

奈何周围的妇女们都是摇头,她们就算是女人,也知道这种谋生的手艺老赵头是不可能传给外人的。

可桂花婶儿相信了,凑过来问道:“小川,你手艺真这么好?”

夏小川回头一看,发现桂花婶儿衣领敞开。

要说这桂花婶儿确实是个还算正经的女人,汉子出门在外,她从来就没传出来跟谁有事儿。

以前怎么没发现,这桂花婶儿如此有料?

夏小川正盯着桂花婶儿的胸出神,赵翠莲逮到机会,嗤笑道:“哟,傻子也会看人胸啊,那你应该看旁边的小玉,她的大!”

桌子旁边几个妇女全都笑个不停,刘小玉和桂花婶儿却都有些不好意思,尤其是后者,干脆捂住了胸口。

眼见着那么好的景色自己看不到了,夏小川不禁愤怒的瞪了赵翠莲一眼,暗自发狠,娘的,早晚给你收拾服了!

赵翠莲本来是丝毫不惧的,可她被夏小川看了那么一会儿,忽然觉得心里发虚,身子发软,心中有些吃惊:“这个小憨怎么看人这样凶,害的老娘都有些发慌了!”

桂花婶儿轻轻拍打了一下夏小川,嗔怪道:“你个不学好的小憨,我问你话呢,小推车真是你自己做的?你还会做别的不?”

夏小川嘿嘿坏笑道:“当然是我做的,我其实特别能干,婶子你有需要?”

夏小川故意把能干二字咬得很重,看着桂花的反应。

能干?

桂花婶儿心里一顿,觉得夏小川话里有话。

不过转念一想这就是个小憨,能有啥意思,说不定就是脑子太笨,说话都不利索。

犹豫了一下,桂花婶儿小声说道:“这不是马上要收玉米了吗,我家的镰刀把坏了,想问你能不能给弄一个。”

“当然能,回头我给你找个。”

恰好招待客人的赵宝山走过来,看到这边笑的开心,特别是夏小川,有些不高兴:“今天可是我家大喜的日子,你们可悠着点。”

夏小川知道赵宝山态度这么差,带着一副傻乎乎的模样抬头问赵宝山:“你不去屋里找你儿媳妇玩,在这干啥呢?管我们笑不笑!”

周围人顿时哄笑,尤其是人群里有个爱闹事儿的,更是仗着喝了二两酒高声调侃道:“村长,娶那么漂亮的儿媳妇,可莫要扒灰啊!”

那些老娘们笑的更加厉害了,院子里的其他人要么憋着偷笑,要么就是看热闹,唯有赵宝山一家三口脸色难看。

赵宝山更是脸一沉,瞪着夏小川骂道:“老子这不是为了招待你这个狗东西才过来的吗!”

夏小川大爷似得一挥手:“那你赶紧走吧,老子不需要你招待。”

赵宝山没想到这家伙还拽起来了,气得直哆嗦:“你个小憨,信不信老子抽你!”

“你刚才还说招待我呢,现在又要抽我,到底要干啥?”

夏小川不耐烦的站起来,身材高大的他,给赵宝山的气势压迫不是一点半点。

赵大全一看自己爹处于劣势了,赶忙跑过来,双眼怒瞪:“夏小川你个小憨要他娘的干啥?别忘了这里是二道子沟,你连你师傅都不知道是谁,在这里狂啥呢?”

这可戳到夏小川的痛处了,他这些年之所以被人欺负,就是因为没师傅没娘导致的,所以此时赵大全这一句话,惹得他想要动手了。

就在此时,桂花婶儿连忙拽了一下夏小川。

“算了算了,村长,我没啥事儿,你赶紧去招待客人们去吧。”

赵宝山也不想在自己儿子大喜的日子闹得太过分,反正来日方长,以后再整治这个傻子也一样!

这爷俩恶狠狠的瞪了夏小川一眼就走了,远处看热闹的村民全都觉得没意思,尤其是老赵头,脸上带着失望的模样,想着赵宝山怎么不揍夏小川一顿。

夏小川重新坐下,桂花婶儿则是嗔怪的看着他:“憨子,赵宝山想要嘴上占两句便宜你就让他占吧,干啥还非得顶撞?”

“因为婶子你对我好啊。”

夏小川这话发自内心,毕竟当初桂花婶儿可没少照顾他。

桂花婶儿却想歪了,还以为夏小川说的是刚才那事儿,她悄悄瞥了一眼还鼓囊的帐篷,心里一动:“小川儿你不说要给搞个镰刀把吗,一会儿跟我回家去,帮帮婶子。”

听到这话,夏小川心里一动,难道桂花婶儿这样一个贞洁烈女也动了凡心?

要说这桂花婶儿长得可是漂亮,尤其是她男人总给她买各种护肤品回来,快四十的人了,皮肤还跟小姑娘一样水灵,仿佛一掐能出水似得。

夏小川心中火热的点头答应下来,刚想说点什么,就听赵宝山得意的喊道:“儿媳妇,你出来一下,给大家敬个酒点个烟啥的。”

听到这话,村里的汉子们全都高兴起来了,纷纷化身长颈鹿,拼命的抬头看向新房的门口。

他们早就听说了,村长的新儿媳妇漂亮的很,而且身材也是火辣,所以都想见识一下是怎样的仙女下凡。

夏小川却心中嘿笑,他不光已经提前这些人看过了,甚至还提前赵大全看到了他媳妇的腚,而且搞的很痛快。

很快,新房的门打开,赵大全的媳妇徐兰走了出来。

身穿新娘子的红裙,但那裙子样式和老式婚纱不一样,不但十分紧致的勾勒出新娘子前凸后翘的S型身材,上面还是一字肩,雪白的肩膀。

下面一双笔直的美腿晃的众多男人口水直流。

夏小川虽然知道这姑娘漂亮,但也没想到她穿着新娘子的衣服会这样美艳,看的差点流了口水。

其实周围的人也差不多一样,甚至就连赵宝山都双眼放光的盯着自己儿媳妇。

赵大全倒是得意的快速跑过去,然后大摇大摆的把手放在了徐兰的屁股上,凑过去亲了她的脸一口:“媳妇,你真美。”

徐兰小脸微红,这娇羞的样子看的众多男性村民们更是心中燥热,发自内心的羡慕赵大全,竟然能娶到这样漂亮的媳妇!

来吃饭的妇女们一开始就不服气徐兰,尤其是那些自认为长得还不错的小闺女,更觉得一个女人就算漂亮能漂亮到什么地方去。

现在徐兰穿着小短裙往她们面前一站,那模样身段,那自然散发的温雅气质,就能让这些女人都低下头。

很快赵大全已经带着自己媳妇敬完其他人酒,这会儿来到夏小川身边,阴笑着说道:“媳妇,你也敬这小川一杯酒,给他解解馋。”

徐兰很害羞,却依然在众人的笑声中举杯:“那个……小川哥,我敬你杯酒吧?”

夏小川很淡定,新媳妇敬酒是很正常的事情,可就在他端起酒杯更要喝的时候,却见赵大全故意一推徐兰的手臂。

徐兰惊叫一声,酒撒了夏小川一身,她赶忙道歉:“对不起,我……”

“有啥可对不起的,小川,我媳妇撒你身上酒了,你是不是挺高兴的?”

赵大全得意洋洋的看着夏小川。

夏小川明白,这家伙就是来找茬的,眼见周围人看热闹的眼神,他也不怂,拿起一杯酒泼到了赵大全的脸上。

赵大全脸上的得意凝固了,周围的笑声也戛然而止,他们没想到夏小川竟然敢跟村长儿子作对。

不过也对,小憨嘛,肯定是天不怕地不怕的。

夏小川当着众人的面,嘿嘿傻笑一声:“你泼我一次,我泼你一次,大家都高兴高兴。”

“他娘的,老子今天弄死你!”

赵大全身为村长家的公子,一向没人敢惹,此时在新婚之日当众丢人,愤怒的失去了理智,扑过去想找夏小川拼命。

徐兰下意识的伸手想拦。谁想她一拦,非但没能拦住赵大全,自己还被撞的踉跄后退,夏小川眼疾手快,赶忙给人抱住了。

周围的人全都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这样天大的便宜竟是被一个傻子占了。

“真舒服,谢谢大全兄弟你把媳妇给我抱。”

赵大全没想到自己媳妇被人占便宜,自己还要被调侃,顿时恼火异常,一把将徐兰从夏小川怀里拽出来,推搡着撵到屋子里去,同时瞪着夏小川骂道:“今天老子大喜的日子,不想看到你,赶紧给老子滚,不然我他妈弄死你!”

夏小川才不怕这个,抄起板凳就要干架,把旁边的刘小玉和桂花婶儿吓了一跳,两人赶忙将他拽了出去。

将夏小川拽出院子后,桂花婶儿板起脸训斥道:“你跟村长儿子较啥劲?再说你都把人婆娘给摸了,也算占了大便宜了!”

“是啊,我看这事儿咱们就算了吧,村长儿子也不好惹,据说他这趟回来就是当治安主任的,到时候小心他公报私仇。”

夏小川却没听这两人的话,他觉得气不过,想要去找赵大全理论,却眼见着远处有个红色的身影一闪而过。

徐兰?

她不是被撵回屋子里了吗,怎么跑出来了?

心中好奇的夏小川眼珠一转,赶忙保证不会再去惹事儿,劝身边的两个女人回去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