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本王想你想得发疼/五月天婷亚洲天综合网

外面炸雷响起,闪电也很恐怖。

“周伯伯,我怕打雷……我怕……”秦雪小声喃喃道,她吓得蹲在地上,浑身颤抖。

“我在这里,我保护你,你什么都不要怕。”我连忙过去,将秦雪抱起来,抱到了床上。

秦雪在我怀里瑟瑟发抖,我拿手慢慢拍着她的背,她似乎感到了安全,很快就睡着了。

我就这样搂着秦雪睡了,我没再打算做点什么了,上次我太粗鲁了,伤害了她,我不能再这么做了。

睡到半夜,我醒来了,因为秦雪全身都压在了我的身上。

她那幽幽的鼻息,和幽幽的体香,都向我袭来,我心中的邪念,一下被点燃了,因为这小妮子的身材实在是太好了。

卧室留着小灯,借着夜灯淡淡的光线,我看到趴在我身上的秦雪胸前的雪白。

而她的睡裙,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掀到了腰上,那些很好看的风景,完全展露在了我的面前。

而这一次,秦雪居然穿的是我给她买的丁字小裤裤,这让此时的秦雪,显得更加性感。

我控制不住自己了,热血沸腾了起来,先前我的那种自责完全没有了,我又想要了秦雪了。

“小雪,这一次我只是和你亲热亲热……”

我自欺欺人地自言自语,然后脱掉了我身上的障碍物,贴紧了她……

秦雪的身子软软的,我一贴紧她,就觉得很是舒服。

但是,我很快就不满足如此了,我的一双手,开始探到了她那睡衣里面,开始胡来了。

秦雪虽然是睡着的,但是男人和女人都一样,就算睡着了,只要是遇到那种刺激,都有反应。

我感觉到我她的身体有了反应。

我更加激动了起来,准备进一步动作。

“秦伯伯,不要啊……不要这样……别这样……”

秦雪忽然喊了两声。

我以为秦雪醒来了,我连忙将我的裤子给穿上了,装作睡着了。

半响之后,我发现秦雪是一点动静都没有。

于是我又开始在秦雪身上摩挲,感受那对饱满的手感。

不过,我终究没直接将其变为我的女人。

这么一个性感妹子在我身边,但是我却不能弄,我感觉自己的火气却越来越大,要是再这样下午,我估计自己都会憋出问题来

这个晚上之后,秦雪对我似乎没了戒心,又和以前那样了,穿着性感的衣服,在我面前蹦蹦跳跳的,甚至有时候她里衣都没穿,让我一饱眼福。

这让我更加难以控制自己,但是我又不能对秦雪用强。

……

一天早上,我和秦雪一起吃早餐。

我们都是边玩手机,一边吃。

啊!

忽然,秦雪尖叫了一声。

我一看,这妮子只顾着玩手机,不小心把滚烫的牛奶弄到了衣服上,正好撒在她的胸前。

“烫死我了……”

秦雪哭了,她直接把上半身的T恤给脱掉了,她今天里面还是没穿里衣,顿时让我看到了不该看的。

我的眼神,顿时火辣了起来,虽然我已经摸过秦雪很多次了,但这么完全看到她那完美的饱满,却还是第一次,而且,我还从未见过一个女人的那里,这般有弹性。

我舔了舔嘴唇,口干舌燥,冲动了起来。

“周伯伯,怎么办啊,我好痛啊。”秦雪揉着胸前,眼泪都出来了。

我这才一个激灵,连忙道:“小雪,你快点来我的房间,我拿烫伤药膏给你摸上去,你就不痛了。”

于是,我马上去我的房间找药膏了。

我刚找到药膏,回头一看,眼睛都挪不开了,因为秦雪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把裙子都脱掉了,只穿着个小裤裤就走了进来。

而先前她因为烫伤已经脱掉了上面的T恤,此时,她的短裙也脱掉了,身上就只有底裤那个巴掌大的布片了。

今天她没穿黑丝,那雪白的大腿,雪白的胸脯等一切,就展现在了我面前,我顿时冲动了起来。

“周伯伯,你找到药膏了吗?”秦雪却是梨花带雨地揉着胸脯道:“我这里太痛了,您帮我……帮我上药吧……”

“那你怎么把裙子也脱掉了啊?”我一边眼神火辣在秦雪那雪白的娇躯上打量着,一边好奇地问道。

此时,我觉得自己快要炸开了。

秦雪这妮子实在是太性感了,这样的妹子,我要是不拿下,就是暴殄天物了。

现在,我正好要给秦雪的胸前上药,那么绝好的机会来了。

“周伯伯,我的裙子上也有牛奶,黏黏糊糊的,让我很不舒服,因此我脱掉了。”

但秦雪却是没注意到我那邪恶的眼神,她可怜兮兮地道,因为疼痛,她的手,还在胸前搓揉着,她很信任我,一点也不防备我。

这也难怪,她脑子受伤,智力也就七八岁而已,哪里懂得女人长大了不能随便在男人面前裸露。

我看得浑身发热,越发难以忍受。

“别怕啊,我到我床上躺好,我帮你涂药,你很快就不痛了。”

我连忙道,我的脑子里面,已经出现了等下我趴在她身上涂药的一幕了,这想想就很刺激。

秦雪立马躺倒了床上,虽然是躺着的,但是她胸前的饱满依旧高耸,这少女就是好,弹性十足。

我的心中越发火热,我挤出药膏,弄在了手上,就向秦雪的那里涂去。

虽然她被烫的地方不是那一对饱满,但也接近了,我的手机,故意在那一对雪白上面扫过。

那一对,顿时抖动了起来,那手感十足,画面感也是吸引力十足,我的心跳加快了,呼吸都有点急促起来了。

“哦……冰冰凉凉的,还真是很舒服呢,周伯伯,你真厉害啊……”

秦雪微闭着眼睛,近乎哼哼地道,就像是小电影里面的女主,在和男人做那种事情的那种状态。

我哪里还忍得住,我趁机抓住了那极品之地。

“啊……”

但是秦雪却忽然喊了一声。

“怎么啦,舒服吗?”

我喘着粗气问道,我心想秦雪智力不行,但是身体却很敏感啊,我这么一搓揉,她就受不了啦,那么我和她,今天是有戏了。

“周伯伯,你……你稍微轻一点啊,我都被你抓痛了……”但是秦雪却道。

“好,我会让你觉得舒服的。”

我心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我答应了秦雪,手上的动作也轻柔了起来,我决定把这妮子撩拨起来,到时候说不定她会求着我和她亲热,毕竟她发育很成熟了,也需要男人。

“好辣啊……好辣……”

我以为秦雪回变得很舒服了,但是没想到,她很快就喊了起来。

这药膏就是这样,要消毒消肿,肯定有点辣。

“小雪,你忍着一点,伯伯给你吹吹,就不辣了。”我连忙道,今天我快要把这妮子弄到手了,我可不想煮熟的鸭子就这般飞走了。

“周伯伯,那你快点帮我吹吧……”秦雪哀求了起来。

“好,伯伯给你吹……”

我兴奋起来,开始往她的胸脯上吹气。

同时,我也在近距离欣赏这对雪白。

她的这一对饱满,还真是造物主的恩宠。

“周伯伯,好痒啊,我这里被你吹的好痒啊……”没多久,秦雪低吟了起来,开始在床上扭动着身子,似乎是情难自控了。

“小雪,最近你是不是偷吃了什么不该吃的东西啊,你这里怎么这么大了啊?前几天都没这么大啊,和你年级差不多的女孩子,这里还很小呢,你的却一手难以掌握了。”

我动了坏心思,吓唬秦雪道。

“周伯伯,我没乱吃什么啊,我是不是得病了,我会死吗?”秦雪这小妮子被我吓得不行了。

“也不是什么大病,你见过电影里那些男人给女人治病吗?伯伯也会。”我心中大喜,嘴上却是一本正经地道。

上次她问我小电影里的男人为何要亲女人的那对饱满,我就说是在治病,反正她也相信了。

“周伯伯,那你快点给我治病啊。”秦雪急促地道:“那要怎么治病啊。”

“你上次不是看过电影,女人身体里有毒素呢,就必须让男人把毒吸出来,我帮你吸这里就行,你乱吃了东西,我帮你吸这里,把你身体里的毒素洗出来,你身体就好了。”

我邪念四起。

“周伯伯,那你快来帮我把毒吸出来,我求你了……”

秦雪立马捧着她那一对雪白的饱满,送到了我的嘴边,哀求道。

秦雪这小妮子是完全主动了啊,看着眼前那白花花的一对极品,我哪里还能忍受?何况我早就对这妮子动了心思。

这种事情,只要是个男人,那都无法忍受啊。

我的呼吸瞬间无比急促起来,我一下就凑了上去。

我开始施展我荒废了的十几年的技巧。

这种感觉实在是太舒服了。

“伯伯,你太大力了,我好难受啊……”

秦雪哼哼了起来。

她的俏脸,此时就像是桃花一般,鲜红鲜红的,她觉得在我的嘴下和手下,一股股电流袭击她,让她浑身酥麻。

我越是大力,她就越是受不了,因为这种酥麻的感觉实在是太强烈了,她扭动了起来,嘴里也发出了娇吟,她感觉自己舒服又难受,这简直是前所未有的感觉。

“小雪,我不用力不行啊,用力才能吸出你体内的毒素。”

我忽悠秦雪道,此时我正无比舒爽呢,怎么会停?

“周伯伯,那辛苦你了,你快点吧,我可不想因为这个病死去。”秦雪很相信我的话,她一边哼哼,一边对我道。

听秦雪这么一说,我就放心了,我心中一乐,两只大手出击,在那一对雪白上面施展各种技巧,嘴上也是不停,我知道,要拿下一个女人,那就要让这个女人感到快乐,这样,她才会沦陷,才会愿意献身于我,和我一起攀上那快乐巅峰。

我本身是学过一点按摩的,再说了,我年轻的时候很帅气,那方面也厉害,因此,我在对付女人方面,那是很有技巧的,我一阵操作之后,我的动作就不再生疏,而是变得熟练了起来。

我把各种技巧都拿出来了,逗弄秦雪。

没多久,秦雪的哼叫声就越来越大了,可谓娇喘连连,她的眼神也迷离了起来,不仅仅是脸上,整个娇躯都变得红红的,她浑身都软绵绵的了,她在我的床上,任我怎么弄。

此时,我几乎是整个人都压在了秦雪的身上,她身上那种处女的体香不断袭来。

我实在是忍不住了,脑子里面坏主意闪过,我已经有法子了,我要她会主动求着我,让我和她亲热。

我继续品尝秦雪那一对极品,这对极品实在是太美好了,我的嘴都舍不得放开了,而且她那哼哼哼的呻吟,实在是太好听了。

但我已经无法满足这一点了,我悄悄把我身上的障碍物全部除掉了,将我的大资本放了出来,然后,我趴在秦雪身上,开始动作了起来。

我的大资本,那绝对是异于常人的,此时我的动作幅度那么大,秦雪当然能感觉到。

她不仅感觉到了胸前那一对上面传来的酥麻的感觉,她不由自主,扭动了起来。

这么一来,就等于是在配合我了。

我知道这小妮子是动情了,那我还顾忌什么,我看着身下的秦雪,我的双眼都快要喷火了。

我趁着这小妮子半闭着眼睛在享受,我拿手指勾住了她那黑色丁字裤的边缘,慢慢地将这性感的小布片给扯了下来。

秦雪一点也没阻止我的动作,很快,她在我面前变得丝无寸缕,这最后的遮羞布,都被我慢慢给扯掉了。

她的神秘地带,展现在了我面前。

“实在是太迷人了。”我口水都快出来了。

“周伯伯,毒素吸完没有啊?你怎么还在吸啊,我的病还能治好吗?”就在我无比舒爽的时候,一直微闭着眼睛的秦雪忽然睁眼,俏生生地问我。

此时,她的呼吸也是乱的,这么一来,就显得特别暧昧和动人。

我当然早就想好了说辞,我正色道:“小雪,你身体里面,应该是有寄生虫了,但我吸你这里,还只能吸出一部分来,其余的毒素,我还得在你身上找,找到之后,再吸出来。”

“周伯伯,那……那你快点帮小雪找……”秦雪急急忙忙道,看来这小妮子很怕生病,很怕死。

这正中我的下怀。

我开始在秦雪身上到处摩挲了起来。

这种感觉,实在是太美好了。

此时的秦雪,就像是一个煮熟了的鸡蛋,让我食欲大动。

“周伯伯,好痒啊……好痒……”秦雪越发扭动得厉害了,不过,她对于我压在她身上亲吻,那是一点都没介意,她相信了我的话,以为我是在给她治病呢。

“你忍着一点啊,不然找不到毒素。”

我继续在秦雪身上摩挲,同时忽悠这性感的小妮子。

我这么一说,秦雪就一点都没反对了,大概是我刚开始亲吻她全身的时候她还不习惯,但是现在却觉得舒服了。

慢慢地,我来到了她的神秘地带。

我的手只是在上面一扫,她就浑身颤抖起来。

这妮子好敏感啊,我要是得到了她,那以后有得玩了。

我激动了起来,开始伸出一根指头。

“周伯伯,你轻点啊,有点痛啊……”

大概是我的手指稍微深入了一些,秦雪开始喊疼了,毕竟她还没有被开发过。

“小雪,那我轻一点。”

我连忙道,我知道不能心急,得慢慢来。

我暂时放慢了速度,也减小了力度,开始施展各种技巧。

秦雪哪里能经受这样的刺激,她开始喘息起来,脸上和身上越来越红彤彤的了,甚至,她扭动得欢快起来,配合我手上的动作。

“周伯伯,好痒啊,我受不了啦,这里……这里也有毒素吗?”

秦雪看来是忍不住了,她开始一边哼哼,一边问我。

我知道这小妮子已经真正动情了,于是停止了动作道:“是啊,这里的毒素很多,以后,我要每天用手帮你,把毒水放出来,你的病就没事了。”

我先前动作的时候,秦雪那是快要飞上天了,此时我停止了动作,她渴望了起来,她又怕病死,她抱紧了我道:“周伯伯,你快点,你快点用手帮我……”

“小雪,你不用担心,伯伯呢还有一个厉害的法子,可以帮你吸掉这毒素。”

这一下,秦雪睁开了眼睛。

她看到了我的那罪恶之源,眼睛瞪得老大。

“周伯伯,你这……”秦雪傻乎乎地道。

“不会我,我在这方面是很有技巧的,这不但不痛,还很舒服呢。”

我骗秦雪道,当然,我这是为了得到她,也不算说什么假话,因为男女之间的这种事情,的确是很舒服的。

“周伯伯,那你快来吧。”

秦雪相信了我,她甚至还趴在床上,翘起了她那丰满,因为她和我一起看过小电影,她看到小电影里面的女人,就是和男人这么玩的,当然,她相信我说的,觉得男人是给女人治病,治病就得采取这样的姿势。

看到她这个姿势,我的老心脏都有些扛不住了,因为这一幕简直是太刺激了,我都有种流鼻血的冲动,而我只有在多年前二十几岁的时候,第一次看到女人的身子才流过鼻血,现在我都是五十几岁的人了,竟然还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我甚至有些恍惚了起来,我的确很想得到秦雪,而且是觊觎了很久,但我没想到,我真的可以拿下秦雪,而且还是秦雪愿意的。

“周伯伯,我……我都准备好了,你……你怎么还不来啊,你不想给小雪疗毒了吗?你快点来啊……小雪求你了,小雪需要你的大吸管。”

就在我恍惚的时候,秦雪却是等不及了,开始催促起来。

“小雪,周伯伯来了,我来好好给你治病了,我以后每天给你疗毒……”我被秦雪这么一喊,更加兴奋,从后面抱住了秦雪。

抱住秦雪的那个刹那,我浑身都是颤抖的,因为我多年没有碰过女人了,而我现在,抱住的却是一个女人一具完美的娇躯,这个女人,实际上还是女孩,不过才十九岁的年级,这对于我来说,秦雪实在是太美好了。

虽然她的智力因为车祸有问题,但是她的娇躯是完美的,是任何男人都想得到的那种。

我没有丝毫犹豫,我就要帮秦雪“解毒”!

咚咚咚!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有人敲门。

我顿时吓了一跳,要知道,秦雪等于是我哥们的养女,我和秦雪发生关系要是被人看到了,那就麻烦了。

我连忙穿好衣服裤子,心里却骂骂咧咧,这个时候,谁来敲门啊,正是坏了我的大好事,再给我半个小时,我肯定已经成功将秦雪征服了。

“小雪,有人来我家了,我给你治病,只能单独进行,而且,你不能和我说我给你治病了。”

同时,我对秦雪道。

“周伯伯,我知道了,那你……那等下客人走了,你要记得给我治病啊。”秦雪乖巧地道:“我可不想死啊。”

“小雪,你放心吧,晚上我好好给你治病。”我整理好了衣服,却是心神荡漾道,既然我想到办法拿下秦雪了,我当然不会放过她。

我心里骂骂咧咧去开了门。

门外却站着一个穿着职业装的美女。

“刘萌,你怎么来了?”我诧异地对这美女道,因为刘萌是一个房地产公司的中介,我有几套房子,都是通过她租出去的。

“周哥,对不起了,有人想租你的房子,我打你电话你关机了,我就直接过来了。”刘萌带着歉意道。

“我只剩下三套房子了,不出租了。”

我没好气地道,虽然她应该叫我周叔,而总是喊我周哥,平时我很开心她对我这么称呼,但今天她坏了我的好事,我对她也就没好脸色了。

“刘小姐,既然房东不出租房子,我们去别的地方看看吧。”

但就在这时,我听到了一个绵绵软软的好听的女人的声音。

这声音也太好听了。

我连忙走出门口一看,外面站着一男一女。

男的长的高大,不过相貌一般,但那女的,身材高挑,穿着一套白色的连衣裙,脚上是水晶高跟鞋,那相貌和气质,都是最为顶尖的,像是仙女一般。

秦雪虽然是大美女,但是和这个女人一比,那就不如了。

“我这是要走桃花运了,得到秦雪之后,要是能和这仙女发生点什么,我这辈子那就值得了。”

不知为何,我的心中荡漾了起来。

虽然我知道这女人身边的那个男的,是她的男人或者是男朋友,但我总感觉他们的感情不好,只要他们的感情不好,我这个老司机就有可乘之机了。

对于我来说,这种带有仙女气质的少妇,才是我的最爱。

“这是钥匙,房租一个月五千,要是这美女能看上我的房子,你帮我办手续就行了,到时候把租客的身份证复印件和合同给我一份就行。”我语气变了,我把钥匙给了中介刘萌,然后道。

“谢谢房东。”

那仙女少妇娇滴滴地感谢我。

很快,刘萌带着这仙女少妇和那男的去看房租办手续了。

我回到房间内,关了门。

“周伯伯,快点来帮我疗毒啊。”我还门进卧室,就听到秦雪在卧室里面喊我。

我进去一看,顿时兴奋不已,因为秦雪已经把衣服全部脱掉了,就等着我呢。

她的身子无比完美,可谓玉体横呈,任何男人看到这个,只怕都扛不住要扑上去了。

“周伯伯来了,这一次,我一定好好帮你除毒,你还是摆好姿势吧……”

我强忍住心中的冲动,还很正经地道,其实,我还真的算是一个老不正经了。

“这样行吗?”

秦雪在床上撅起了她的翘臀,她是练过瑜伽的,做这个动作很容易,也很诱惑人。

“嗯,就这样,不过,我先还得在你全身吸毒,然后再吸那个地方,这样准备才充分,你才不会痛。”

我耐着性子,对秦雪道。

“周伯伯,你对我真好。”

秦雪哪里知道我对她的坏心思,她还很感激我,等着我去抚为她清楚身上的毒素。

于是,我马上爬到了床上,开始享受这美好的娇躯……

没多久,我喘着粗气,秦雪也哼哼唧唧起来,有了先前那次前戏,这一次,她进入状态那是更快了。

很快,我们又到了关键的步骤。

“周伯伯,我帮你脱吧。”秦雪主动爬了过来。

“好。”

我开始享受起来,因为秦雪那小手让我很是舒服。

等我们两个人坦诚相对的时候!

但天杀的,又在我要开始的时候,我的门被人敲得很响。

“这个刘萌还真不会办事啊,我不是说了,让她全权办理我房子出租的事情吗?”我气得不行,但是外面的人还是在敲门,我只好穿好衣服,也让秦雪穿好衣服,然后去开门。

当然,我还是叮嘱了秦雪一番,说不要对任何人说我帮其疗毒的事情。

我气冲冲开了门,但是发现门口不是房产中介刘萌,而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

这女人已经是中年了,但穿着高档休闲衣,看起来徐娘半老。

我一下就认出来了,她是秦雪的生母,当年,就是她抛弃了秦雪,而我那死去的哥们收养了秦雪。

“江秀,你怎么来了?”我问道,心里有些乱,因为先前我差点把她的女儿秦雪给那个啥了。

“周开,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你,秦雪在你这里吧?现在我在美国,我认识一个脑科顶级专家,我要带秦雪去治疗。”

江秀走进了我的房子,然后开门见山道。

“你没抚养权,你已经抛弃了秦雪,现在你来装好人?”我反问道。

“那时候我自己身体不好,在美国回不来,因此忍痛抛弃了秦雪,但我是秦雪的生母,现在我想起来,对当年的事情很是后悔,我不是要带走秦雪,我只是带她去治病,我知道你没小孩,三个月之后我会把秦雪送回来,算是给你当干女儿,你也不希望漂漂亮亮的秦雪,一辈子做个智障女吧?”

江秀道。

我沉默了。

我的确想得到秦雪,但是,秦雪要是变聪明了,那的确是好事。

再说了,是就算五十开外了,秦雪恢复正常了,我就拿不下秦雪了。

我觉得冥冥之中,秦雪就是我的。

不过,我至少要等三个月了,我觉得有些难熬。

不过我是很花心的,我知道那仙女少妇肯定会租我的房子,这三个月里面,我就先拿下这仙女少妇再说,三个月之后,秦雪也会落入我手里。

于是,我答应了江秀,让她带秦雪去美国治病。

很快,她们就离开了。

我把手机开了机,房产中介刘萌很快打电话给我,说那对男女租了我的房子,手续已经办好了。

她还把这对男女的身份证扫描件和合同发给了我。

我这才知道,那仙女少妇叫做唐雯,那男的叫做郭小五,唐雯是医院的护士,郭小五是一个健身教练,他们都是刚大学毕业没多久的。

我的心神荡漾起来,因为唐雯和郭小五租的我的房子,就在我住的这套房子的隔壁,而且,我在这套房子里面装了摄像头,他们要是干点什么男女之事,那我完全可以看到。

我一想到唐雯那仙女的样子,我就想得到她,现在秦雪被其母亲带走了,要三个月才回来,这三个月,我可不能憋坏了自己,我只能打唐雯的主意了。

我叫周开,年少的时候开始习武,以前我在上海滩混过,积累了不少资金,回到家乡吴越市之后,我就买了好几栋房子,档期了包租公。

我的这些房子,都是装了监控的,为的是怕租户在屋内干一些违法乱纪的事情,或者是损坏我的房子,当然,监控都装在隐秘的位置,租户不可能知道。

这种针孔摄像头,是最先进的,不仅能看到清晰的画面,还能听到声音。

要是一般的租户,我还真的懒得去看监控,但唐雯实在是太年轻和性感,我就情难自禁,难以控制了。

我急急忙忙去看卧室里的电脑上的监控视频,但是此时唐雯和郭小五不在屋内,应该是出去买一些日常用品了,但我知道,晚上肯定是有好戏看的。

他们是一对年轻的男女朋友,晚上是肯定要做运动的。

我先前被秦雪弄得上火了,脑子里满是男女之间那点事情。

视频里面唐雯穿着吊带和热裤,大长腿上是黑色丝袜,那丰满之地翘翘的,看着就带感。

郭小五和唐雯,是年轻男女,我猜想他们今晚肯定如干柴烈火。

晚上八点多,唐雯和郭小五才回房间。

虽然浴室里面没有装监控,我没能看到这个性感护士唐雯洗澡的美景,但他们的卧室,我是装了监控的。

我的猜测一点都没错,晚上九点多,唐雯和周一山就上床了。

唐雯还侧躺着在玩手机,但是郭小五却是从她身后,一把抱住了她。

唐雯此时穿着包臀小裤裤,上面是吊带衫,那事业线深不见底,胸前白皙的一片展露,再加上那雪白的大长腿,任何正常的男人见了,都会冲动。

不得不说,唐雯比秦雪还要发育得好,而且唐雯身上有种女神气质,仙气飘飘,让男人心动。

我要是有这么一个性感女神做老婆,也夜夜抱着她玩,而且每天晚上要玩很多次,我虽然五十开外了,但我常年锻炼习武,我的身体可不是那些小鲜肉能比的,我一次能玩一个多小时,任何女人我都可以征服。

我盯着监控画面的眼睛,也随之睁大了,心跳加快,呼吸也越发急促。

郭小五很主动,在唐雯身上的那些关键部位摸摸索索的,但唐雯,好像在哪方面没什么兴趣。

“小五,你身体有问题,就不来了吧,每次像小孩子过家家一般,真的没什么意思。”郭小五摸摸索索许多之后,唐雯幽幽地道。

我这监控很先进,可以看到画面,还能听到他们的对话。

不过,唐雯的这话让我一愣。

郭小五看起来很强壮,还是健身教练,怎么就不行呢?

“小雯,我这次特别有感觉,我一定可以的。”但郭小五火急火燎的,那双手,在唐雯那又长又直的美腿上面摩挲,还开始去扯唐雯的吊带衫。

“你每次都这么说,但每次都不行,我都做你女朋友两年了,但我还是个女孩,还不是女人,我觉得你还是先去治疗吧。”

唐雯叹气道。

我听了他们的对话,心中顿时一喜,看来郭小五不仅仅是不行,只怕是完全不能人道啊。

唐雯是大美女,这么年轻,总不能老守着一个废物,我觉得不能让唐雯这样的女人,一辈子就这么过,我要挽救唐雯于水深火热之中,让她尝到什么才是女人的滋味。

唐雯来租我房子的时候,我已经被她的美貌和气质迷得不要不要的,在不了解情况之前,我觉得我挖墙脚的话多少有些不道德,但现在看来,我必须挖墙脚,不然的话,唐雯一辈子就完蛋了。

我虽然年纪大,但我是老司机,我能让女人快乐。

我心里,已经没任何的障碍,我决断征服唐雯,得到唐雯,让唐雯享受一下做女人是什么感觉。

唐雯不愿意,郭小五却是继续动作,很快将唐雯剥光了,我盯着监控视频,眼睛都看直了,我以前也是玩过不少女人的,还接受过无数小电影的熏陶,但我从未见过这般身材好的女人。

甚至,秦雪的身材,都比不上唐雯。

唐雯她那一对,颤颤巍巍的,还微微上翘,绝对是极品,而她身上,一丝赘肉都没有,身材比例完全符合黄金比例。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要是能睡这个女人一个晚上,我估计不仅仅是我,只要是正常的男人,都愿意付出任何的代价。

郭小五果然是个废物,还没正式扑到唐雯身上,就完事了,难怪唐雯说自己现在还是女孩,我很好奇,唐雯为何甘心给这么一个男人做女朋友。

唐雯问郭小五道:“你不是说一定可以的吗?”

“小雯,我……最近比较累,也没赚到钱,压力有点大……对不起啊……”郭小五为自己的不行找着借口。

“那你多休息吧,我去洗个澡。”

唐雯的脸上显出一丝不易觉察的失望,去了洗手间。

……

接下来的半个月,秦雪不在,我觉得很是无聊,总觉得失去了什么。

我除了每天看监控,但是一直没什么好机会和唐雯接近,有时候我们碰上了,也只是打个招呼,并没过多的来往。

有时候我想去唐雯家里,找机会和他亲近,但是却没好的由头。

而且唐雯和郭小五总是一起上班,下班虽然唐雯稍微早一点,但郭小五总是随后一个小时就回家了。

但我每天都关注唐雯的一举一动。

而郭小五一如既往废物,每次都是还没开始就结束了,这让我开心,也让我替唐雯觉得不值。

机会总是给有准备的人的,有一天,机会来了。

这是一个周五,唐雯和郭小五难得一起下班了,我在监控里面看到他们手里提着不少菜,但他们没回隔壁,却来敲我的门了。

我连忙关了监控电脑,去开门。

“房东,我们租你的房子也这么久了,想请你吃个饭,希望你赏光。”一开门,唐雯就笑语盈盈地对我道。

她身上的香气,淡淡袭来,再加上她这温柔的话语,我的心都快醉了。

“好啊,那我就不客气了,以后你们也多来我这里做客。”我连忙答应了。

我们一起到了隔壁之后,唐雯就去厨房弄饭菜了,而我和郭小五则是开始喝啤酒。

我总感觉他们请我吃饭是有事的。

果不其然,两瓶啤酒下肚,厨房里飘出香气的时候,郭小五就有些扭捏地道:“房东,今天我们请你吃饭,还有事要你帮忙。”

“你们是我的租客,有什么事情直说,家具电器什么的,还要添加什么,完全可以提出来。”

我道。

“最近我们手头有些紧,下个月的房租能不能缓一个月?”郭小五笑着端起了酒杯,显然是想讨好我。

“这个没问题。”

我直接就答应了,和郭小五碰了一下杯。

我总不能因为他们没钱,就将他们赶走,这样的话,我就见不到唐雯这个大美女了。

“谢谢你,房东。”

郭小五立马给我再次敬酒,对我千恩万谢,然后她把这事告诉了唐雯,唐雯也微微红着脸谢谢了我。

唐雯的手艺很不错,做了七八个菜,色香味俱全。

很快,我们三人一起吃饭,闲聊着,没多久就熟络了不少。

我和郭小五都喝了不少酒,唐雯倒是没喝。

但她就坐在我的身边,今天的她,穿着一套职业装,雪白的衬衫,包身的短裙,美腿上还穿着丝袜,相当性感。

在酒精和她的体香的刺激之下,我的胆子也大了起来。

唐雯就坐在我的身边,我的腿一动的时候,故意碰到了她穿着黑丝的美腿。

唐雯的美腿实在是太性感了,我只是轻轻接触了一下,我就感觉自己快飞了起来。

而唐雯似乎不知道我这是有意为之,悄悄把美腿收拢了一些,并未有什么过激反应。

我很想还对唐雯有些别的动作,但我脑子还是清醒的,她男朋友郭小五在旁边,我不能乱来,不过,我动了要挖墙脚的心思。

唐雯这样的女人,哪怕是嫁人了,我都要抢来,何况郭小五压根没能力让其从女孩成为女人,在我的眼里,郭小五就是个废物,怎么能配得上唐雯这种极品女神?

觥筹交错,吃喝一个多小时之后,我和郭小五都有些醉了,我脑袋昏昏沉沉的,就在客厅的沙发上睡着了。

也不知道是多久了,我迷迷糊糊被吵醒了。

我微微睁开眼睛,发现客厅里面的大灯已经关了,只开了个小灯,郭小五正搂着唐雯,上下其手,压在沙发上面乱来。

这混蛋,将衣服都褪去了,只穿着一个大裤衩,他的一双手,正抓在唐雯身上那两处最为性感的地方。

“小五……不行,房东周大哥就在这……太羞人了……要不等房东回,或者……我们回房间……”

但是唐雯一边扭动,一边低声哀求道,看起来她还是比较保守的,不像是郭小五那么开放。

唐雯对我是很客气的,按照年纪,她起码要喊我叔叔,但是她还是喊我大哥,这样,显得我也年轻一点。

事实上,因为我从小习武,我一点也不显老,我五十开外,看起来就四十岁的样子,我浑身肌肉结实,正是男人最有魅力的时候。

而郭小五这混蛋,那简直就是无耻,居然当着我的面,就要和唐雯做那事。

“没事啊,房东周大哥醉得像是一滩烂泥呢……我现在就要……我已经去医院治疗了,我感觉很好,这一次一定可以的,你再相信我一次……”

但是郭小五这家伙无耻地对唐雯道,他急不可耐,直接就抓住了唐雯的吊带衣,猛然一撕。

唐雯的吊带衣,就这么被撕开了,露出了里面贴身的黑色的里衣。

看来,郭小五喝了一点酒,还真是着急和冲动了。

唐雯虽然还穿着里衣,但胸前的美好却露出了一半还不止,假装睡觉的我受到了刺激,差点就睁大了眼睛。

这种情况,我还真的只能假装睡觉,实际上,我一直在窥视唐雯那美好的身躯,不过,我可不希望郭小五的病情好转,我恨不得直接起身,将郭小五砸晕,将唐雯带走。

因为郭小五这样的废物,配不上唐雯这样的女神。

很快,郭小五就抱着唐雯,气息都紊乱了,他完全没顾及我的存在,准备将唐雯身上的衣物全部剥掉。

我内心很纠结,我很想看唐雯和郭小五的现场直播,又不希望唐雯被郭小五欺负,我觉得自己才配拥有这么性感的女神。

我这么大年纪了,但是我忽然有一种遇到初恋的感觉,我觉得唐雯就是我生命中的女人。

“小五……不要这样。”但是唐雯却是继续低声道,开始挣扎了起来。

她还是很害羞的,但是郭小五喝了酒,那兴致显然是上来了,唐雯一挣扎,他更加亢奋,用力撕扯着唐雯的衣服。

“你怕什么,房东周大哥都睡着了……再说了,你不觉得这样很刺激吗?说不定我这么一刺激,就能成为真正的男人了……”

郭小五喘着粗气道。

装睡只睁开一点点眼睛的我,差点瞪大了眼睛,因为郭小五开始动作了,很快将唐雯的吊带衫和包臀小裤裤给解开了。

更让我冲动是,随后郭小五竟然将唐雯的衣物乱扔,唐雯的小内内,差点就掉落在我的脸上。

很快,唐雯身上美好的一切完全暴露在我面前,她前面那地方,颤颤巍巍的,我简直有种流鼻血的冲动。

我心想,我要是能抓着那里把玩,把这个性感美女护士压在身下,那绝对舒爽,比我和秦雪那小妮子玩暧昧的时候还要舒爽。

我内心很是嫉妒郭小五这混蛋,他是一个废物,竟然可以找到这么极品的女神做女朋友,而我是个猛男,目前却是单身,只能装修看着他欺负唐雯这么性感的女人。

“万一房东没睡着呢?”

唐雯小声道,她还是不太愿意和郭小五发生那种关系,她显得很是清纯,不像是郭小五,一点廉耻都没有。

不过,她的声音柔柔的,听起来很性感,让人越发冲动。

“唐雯,你真多事……婆婆妈妈的……你可是我女友,有责任和义务让我感到快乐,而且今晚我很有感觉,我会让你等下也有感觉的,你还没做过真正的女人,等下你就会快乐的,以后你不会要我主动,你会缠着我,求着我天天弄你的。”

郭小五喝了点酒,脾气也大了起来,骂骂咧咧的,从唐雯的身上爬了起来,走到了我的面前。

我早就把眼睛闭上了,装作睡得很死。

但我又很想睁开眼睛,我怕郭小五真的可以了,把唐雯给占有了,我迷上了唐雯,虽然我不在乎唐雯是女孩还是女人,但是如果以后唐雯能把自己完完整整交给我,我更加开心。

“周大哥……周大哥……”郭小五喊了我几句,还拿手在我脸上轻轻拍了几下。

但是我装作一点反应都没有,好像真的睡得很死,一副别说有人在一旁做那种事情,就算是打雷也不会醒来的模样。

郭小五信以为真,立马回到了唐雯的身边,坏笑道:“房东……睡得和死猪差不多,别说我们在这里做坏事,就算我将其扛出去卖掉,他也不知道,你是我的女人,你要是拒绝我,我就生气了。”

说完,他搂着唐雯,继续胡来了起来。

这家伙据说是一个健身教练,看起来一身肌肉,很是强壮,但很可惜,他该强壮的地方,却强壮不起来。

唐雯也相信了我睡得很死,也就没反抗了,而她似乎也怕郭小五生气。

“这混蛋,玩得还真开,他肯定是在外面胡来玩多了,以至于不行。”我心中暗骂。

我心中很不平衡,唐雯是这般完美的性感女子,怎么就被这么一个男人拿下了呢?

如果他们两人结婚了,那唐雯岂不是守活寡?

我发誓要挖了郭小五的墙角,我觉得要让唐雯真正体会到做女人是什么滋味。

郭小五兴致很高,但却是典型的雷声大雨点小,他刚将那大裤衩脱掉,就没了动静,很显然,他已经完事了。

“你……你又完事了你不是说可以了吗?”

唐雯失望地问道,她还在喘息,她身上的皮肤,白里透红,更加性感,似乎这一次她也来了感觉,她是正常的年轻女人,有需求,那是正常的。

“可能我是太激动了,医生说我有希望的……我没想到还是这样,下次我肯定会回复的,或者过一段时间我会恢复的。”郭小五垂头丧气道,其实,估计他自己都绝望了。

说完,他就抱起自己的衣服,去卧室里面了,完全不顾还在沙发上什么都没穿的唐雯。

“这个废物,暴殄天物啊,你不配拥有唐雯,唐雯应该和我在一起。”

我差点直接骂了出来。

“哎……”

我听到唐雯叹息了一声,此时的我,还真想去安慰安慰唐雯,将唐雯抱在怀里,好好疼爱她。

随即,唐雯也从沙发上起来了,她那完美的一切,都展现在了我的面前。

很快,郭小五在卧室里面发出了鼾声,而唐雯从浴室拿了一套衣服,就去了浴室洗澡了。

而唐雯因为粗心,浴室的门竟然没反锁,只是关上了。

我没喝醉,但酒的确有些上头,让我变得更冲动,我忽然有了一种冲进去的冲动。

我想去抱着唐雯,好好疼爱她。

我可不是郭小五那种看起来很强壮,但实际上不行的男人,我一次最少要一个小时,任何女人到了我的身下,都会被征服。

我相信,我只要征服唐雯一次,唐雯尝到了做女人的滋味,绝对会离开郭小五,而投入我的怀抱。

浴室里面响起了哗啦啦的流水声,我坐在沙发上,心中的一团火焰,越烧越旺了。

我终于控制不住自己,从沙发上站起来,蹑手蹑脚去了洗手间的门口,反正此时郭小五已经睡得像是死猪一般了。

这家伙先前以为我睡着了,没想到,却被我骗了,他和唐雯做的那事情,被我看了个遍!

这套房子,是多年前装修的,浴室的门都有些缝隙了,这原本就是我的房子,现在只是租给唐雯和郭小五住而已,房子里的一切,我都熟悉。

这下正好,我透过缝隙,就看到了浴室里面的一幕。

浴室里面,热气腾腾。

对于唐雯大热天都洗热水澡,我是很理解的,毕竟女人不像是男人,热天就洗冷水澡,她们一般都洗热水澡,这样对身体好。

雾气之中,一个雪白高挑的身子,站立其中,那曲线玲珑,没一丝赘肉,一切都是那么的完美。

腾腾的热气当中,唐雯的身子更加增添了一份神秘和性感。

我的脑袋一热,我再也忍不住了,在酒意的驱使之下,直接闯了进去。

浴室的门真的没锁,我一推就开了。

原本微闭着眼睛的唐雯,一下睁开了眼睛,惊恐地看着我,她大概没想到我怎么忽然冲了进来。

我知道女人在这种情况之下,一般会发出尖叫,我意识到自己太冒险了,要是唐雯忽然尖叫,郭小五醒来,发现我的行为,那事情就不好说了。

我连忙冲了过去,一只手抱住了她的腰,一只手捂住了她的嘴巴,将其顶在浴室的墙壁之上。

这么一来,我们两人就亲密接触了,我的身子,甚至还压在她胸前那完美之处,将其都压得变形了。

我脑子里面的血一下就沸腾了起来,我很强直接要了唐雯。

“呜呜呜……周大哥……你……你干什么?要是被小五发现,他会杀了你的……”唐雯脸色绯红,挣扎着含糊不清地道。

“对不起,唐雯,我喝醉在沙发上睡着了……刚才才醒来了,迷迷糊糊想上厕所,没想到你在洗澡,我怕你喊出声来,让你男朋友发现了,只好捂住你的嘴巴,你只要不喊,我马上松开……”

唐雯的话让我清醒了不少,我连忙解释,这个时候,我可不能说实话。

我要弄唐雯,现在可不是什么好机会,毕竟郭小五就睡在外面的卧室里,唐雯只要大喊一声,那就要出事。

男人最不喜欢被绿,要是被郭小五发现我要弄唐雯,那他肯定找我拼命,那说不定就要血溅五步。

“呜呜……你快离开这里……我不喊……”

唐雯犹豫了一下,嘴里发出了呜呜呜的声音,她似乎是相信了我说的话。

我松了一口气,将她的嘴松开了。

我看着唐雯,很想抱住她,直接在这里和她做那种事情,但我知道这样不行,对这个女人,只能攻心,慢慢获取她的芳心,而不能用强。

“对不起啊……我……我先回去了。”

我怕自己憋不住会做出那种事情,也担心郭小五忽然醒来,只好逃也似的走了。

但唐雯太性感了,还守活寡,我发誓,要拿下这个性感护士,让她做我的女神,让她享受什么才是做女人的滋味。

……

回到我住的房子之后,我立马进了卧室,将电脑打开了,开始看监控。

虽然我租给唐雯的房子浴室没监控,但我知道,等下还是有风光可以看。

果不其然,没多久,唐雯就洗完了澡,她只穿着贴身的衣物出来了。

她回到了卧室之内,我连忙把监控镜头切换到了她的卧室。

郭小五正发出轰隆的鼾声,睡得如死猪一般。

唐雯躺在了郭小五的旁边,却将手放在了她的胸前,开始按摩了起来,而她的娇躯,也扭动了起来。

“这女神,也是很有需求的,但郭小五是个废物,不过,我老周能满足你。”我看到这一幕,热血沸腾。

唐雯的自赎,让我看得过瘾,但是没多久之后,她就将卧室里面的灯关掉了,但她依旧难以入睡,因为她的房间变得黑暗了,我什么都看不见了,但我却听见她不时翻身的声音。

她身边虽然有男人,但却难掩寂寞。

我不能让这么美好的女人做一辈子的寡妇,我要让她成为我的女人,我得想一个办法,拿下这个女人。

第二天,是周末,我依旧从监控里面关注唐雯和郭小五的生活。

和往常一样,这两天休息,唐雯和郭小五都没上班。

郭小五每天都要找唐雯,想做那男女之事,但都是没开始就结束了。

星期天的上午,唐雯下楼丢垃圾的时候,我故意也下楼了,于是我们不期而遇了,我想慢慢撩拨她,让她心甘情愿投入我的怀抱。

“小雯,丢垃圾呢。”

我对唐雯笑道,她穿着简单的家居服,但依旧展现出她那玲珑有致的身材,毕竟这是大热天的,家居服都有些半透明。

尤其是她胸口处雪白一片展现了出来,让人心动。

“是,周大哥。”

唐雯微微脸红道,很显然,她还对前天晚上我闯到卫生间,看了她身子的事情有些害羞。

但我就喜欢比较羞涩的女人,这种女人,别有一种风味。

唐雯没和我多说,点头之后,就上楼了。

……

周一的早上,在监控里面我发现唐雯照旧去上班了,郭小五却是在家睡觉。

“这家伙不会是被炒鱿鱼了吧,打算在家吃软饭。”我心中想道。

但到了下午五点多,郭小五却是出门了。

我也假装出门,于是我和郭小五遭遇了。

“周大哥,你也出去,那晚我也喝醉了,没能好好照顾你,我听唐雯说是你自己回家的,实在是不好意思啊。”

郭小五还很客气地道,看来,这男人对我内心的想法,一点察觉都没有,而那晚我闯进浴室的事情,唐雯也没有和她说。

“小兄弟,你太客气了。”我笑了笑,故作惊讶道:“咦,今天你没上班?”

“上个月我是上白班,现在我换成上晚班了。”郭小五道:“我现在就是去上班呢。”

“那几点下班啊,一定很辛苦吧。”我心中暗喜,开始套郭小五的话,故意问道。

以前他和唐雯基本上是形音不离的,一起上班,下班的时间也只隔开那么半个小时,我很难单独和唐雯接触,但是现在郭小五上晚班了的话,我的机会就来了。

“我凌晨三点才下班呢,的确是很辛苦。”郭小五叹气道:“但为了生活,没有办法。”

凌晨三点?我心中开始窃喜了,唐雯一般下午六点半回家,这中间她有八个多小时是单独在家的,这样,我就可以想办法了。

郭小五很快离开了,我在楼下的店子提前吃了晚饭,就回家在卧室的电脑监控视频面前,等着唐雯回家了。

我一直在想,要怎么样才能拉近和唐雯的距离,忽然之间,我有了一个主意。

六点半的时候,我在监控里看到唐雯准时回家了。

今天她似乎有些累,回家之后脱掉高跟鞋,就坐在沙发上休息看电视,甚至,她晚饭也没煮,而是点了个外卖。

看来郭小五上夜班,她也不想自己弄饭菜。

晚上九点左右,重头戏终于来了,她去了卧室,似乎是准备去洗澡。

她甚至连换的衣服都没带,穿着贴身的衣物,就去了卫生间。

她的卫生间我没有装监控,我看不到此时她洗澡的风光。

这栋楼的这一层八户,那都是我的房子,总电源开关,就在我家里。

大概过了几分钟,我估摸着她在洗澡了,一下将她家的电关了,她家里,一下就变得一片漆黑。

“啊!”

接下来,我就听到了隔壁发出了一声尖叫。

然后,才是唐雯摸摸索索从浴室出来了,她回了卧室,找到了手机,就开始打电话。

这电话她是打给我的。

我阴谋得逞地一笑,接通了她的电话。

“房东,怎么回事……我家停电了……我好怕黑。”唐雯在电话里声音都有些颤抖,很显然,此时的她无比害怕。

“我马上过来看看,你不要担心什么,开一下门。”我回答道。

很快,我拿了一个手电筒,去了隔壁唐雯家。

其实,我有备用钥匙,但她租房子的时候,我告诉了她我钥匙全部给她了,因此,我不能用备用钥匙去开门,这样,她才有安全感。

唐雯开门之后,我就拿手电筒照了一下她,此时,她穿得很是性感,她上面是吊带衫,下面是短裤。

她那一对完美饱满而高耸,那吊带衫压根就遮掩不住,我都能看到一大半。

而唐雯的头发湿漉漉的,甚至泡沫都没冲掉,她估计先前都来不及擦干身子就胡乱穿上了衣服,衣服都有些湿,都贴在她的身上。

这么一来,她身上的一些,都朦朦胧胧展现在我面前。

此时的她,实在是太性感了。

这种情节,我只在小电影里面看过,我一下就燥热了起来,我感觉浑身的血往头上涌,我想直接将唐雯压在墙上。

“房东……怎么会停电啊。”

唐雯看到我之后,松了一口气道:“我正在洗澡呢,澡都没洗完,就没电了,你看我头发上还有泡沫呢……我最怕黑了。”

“你是不是没交电费啊?”

我故意问道,一双眼睛,借着手电筒的光,不断在她身上打量,她身上的香气,幽幽袭来,让我难以把持。

我虽然不是什么坏人,但也不是柳下惠,这么性寒的女神就在眼神,我不可能不看这绝世美景。

“周末才交的电费,不可能欠费”唐雯道。

“那要不你去我家洗个澡,我来检查一下电路。”我沉吟了一下之后道。

把她弄到我家,我就能制造和她亲近的机会了,要是在这里办她,万一郭小五回来了就不好,而唐雯一旦到我的家里,我要对她做点什么,就方便许多了。

“这……这不好吧……”唐雯有些娇羞地道。

毕竟是大晚上的,孤男寡女的,她的担心是正常的。

看起来,她还是比较纯情和传统的女孩子。

我就喜欢这种女孩子,因为这种女孩子一旦将其搞定,她就会很忠诚地跟着我。

“这有什么不好的,你还怕我吃了你啊?”我故意笑道。

其实,我是真的想吃了这个大美女。

“好吧,那谢谢周大哥了。”唐雯犹豫了一下之后道,她记住了我白天和她说的话,不再喊我房东,而是喊我周大哥了。

于是,我将这个大美女领到了我家。

唐雯慌乱之中,忘记带换的衣服了,我心中暗喜,我知道等下她洗完澡要换衣服的时候,肯定有好戏发生。

很快,我的洗手间里响起了水声,唐雯开始洗澡了。

听着里面哗啦啦的水声,我幻想着在那氤氲的水汽之下,一具白花花的无比性感的身子在那里冲喜,我内心就很激动。

今晚,我能不能拿下这个性感女神呢?

但要拿下一个女人,是有技巧的,尤其是唐雯这种传统的女人,要是操之过急,只怕会适得其反。

这种女人,得让她对我有好感才行。

我忍住了想冲进去的冲动,将总开关上的一个闸合上了,隔壁就来电了。

然后,我就坐在客厅里抽烟,等着好戏来临。

大概十几分钟之后,浴室的门开了一条缝,唐雯的头探了出来,她满脸通红地道:“周大哥,我……我忘记拿换的衣服了……你能给我拿一套过来吗?”

“好啊,小雯,你衣服在哪里?对了,你家是保险丝烧了跳闸了,我帮你换了,现在你家有电了。”

我心中激动道,我知道唐雯的衣柜里面,肯定有那些性感的衣物,我早就想参观一下了。

“周大哥,谢谢你了,我的衣服在卧室的衣柜里……你随便拿一套就行。”唐雯羞得不行,耳根都红了。

“我马上去拿,反正你的门没锁,我能进去。”我内心狂喜。

我来到了唐雯的卧室。

刚一进去,就闻到了里面的香气,这香气淡淡的,应该不全是香水的气味,应该还混杂着他的体香。

我很陶醉地深呼吸了一下,然后就打开了她的衣柜。

衣柜里面,衣服琳琅满目,黑丝、罩罩什么的各种贴身的衣物都有,看得我眼花缭乱,那些衣服要是穿在唐雯的身上,肯定是很漂亮性感的

“这女人如果是我的女朋友就好了。”

我心中的渴望是越来越浓了,那我就真的是夜夜笙歌了。

忽然之间,我看到一套黑色的连体衣,这是丝袜装的,很薄。

“就是这套了……”我很喜欢看女人穿这种衣服的样子,当即就做了决定。

于是,我拿着这套连体衣,回到了自己家里。

“唐雯,开门,衣服拿来了……”我去敲浴室的门。

浴室的门依旧是开了那么一点,唐雯探出头来,虽然我看不到其余的部位,但我却在自动脑补。

“怎么是这件啊……”唐雯将连体衣拿在手里,脸色更红了。

“没事,等下我回卧室了,你自己回去就行,我不会偷看的。”我故意正气十足地道。

唐雯没说什么了,将浴室门关了,显然是换衣服去了。

我连忙回了自己卧室,将监控的画面切换到我自己家的客厅,我家也都装了监控,不过浴室却没装。

大约两分钟之后,唐雯将浴室的门开了,准备出来了。

我心中一喜,打开我的卧室门,快步从卧室走了出来。

在我的刻意制造机会的情况之下,我们两人在客厅遭遇了。

唐雯此时,就穿着那套半透明连体衣。

“啊!”

唐雯哪里想到我忽然出现,她吓得尖叫了一声,就要用换下来的衣物挡住一些关键的部位,她也知道自己穿的这套连体的衣服,实在是惹人犯罪。

但忽然之间,她脚下一滑。

我连忙冲了过去,一把抱住了她。

温香软玉入怀,我简直陶醉了。

“哦……好痛……”但是随即唐雯哼哼了起来,原来她崴脚了。

“你没事吧?我以为你走了呢,因此从卧室出来了,对不起。”我一边解释,一边将唐雯扶起来了。

我终于和她有了最为亲密的接触,此时的她就在我的怀里,闻着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我心头如小鹿乱撞。

“没事,我自己回去抹点红花油就行了。”唐雯的耳根子都红了,她在我的怀里挣扎道。

“你好像崴脚了,可不能自己走,不然伤势会加重,我学过推拿,我帮你按摩一下,给你上点药,等下就好了。”

我连忙道,我依旧紧紧抱着唐雯,这样的机会得来不易,我哪里舍得就这样放弃。

“那就谢谢了。”唐雯娇滴滴地道。

此时的她明显没有反感我,大概她觉得她从浴室出来被我撞上,是一个意外,毕竟在我回了卧室之后大概两三分钟,她才从浴室出来。

我将唐雯拦腰抱起,放到了沙发上面,等她坐好了,我就将她的鞋子脱掉了。

她穿的是一双简单的家居凉拖,但当我把她的玉足握在手里的时候,我简直被迷住了。

她的玉足,增一分嫌肥,减一份嫌瘦,握在手里,很是舒服,她的脚趾甲上,还涂抹了指甲油,看起来很是可爱。

“真正的美人,是任何部位都完美的,郭小五那小子,还真是暴殄天物,但他不配拥有唐雯。”

我已经神魂荡漾了。

“周大哥,你……你不会是忽悠我的,你压根不会推拿吧?”唐雯见我痴痴的没有动作,不禁怀疑了起来。

“我得先检查一下你的伤势啊。”我回过神来道。

我收敛了心神,开始动作起来,先是给唐雯的脚按了按几个穴道,让其血脉开始畅通,然后才开始推拿其狡猾。

虽然我怀了要亲近唐雯的心思,但我这推拿技术,是祖传的,可不比那些中医院的专家差,甚至,我还有些独门技法,还有一些我祖父留下来的药膏。

“嗯……嗯……”

因为有那么一点点吃痛,唐雯的鼻子里面,发出了含混不清的声音。

而这种声音,和唐雯做那事的时候发出的声音是很像的,我的心神,一下就摇晃了起来,我甚至想到了那次她请我吃饭,我喝多了看到她和她男朋友郭小五在沙发上的那一幕。

但我知道,现在若是胡来,唐雯就会怀疑我,让我觉得人品有问题,我先得展现我的推拿之术,让她感激我才对。

听着唐雯那销魂的声音,对于我来说还真是一种煎熬,偏偏她穿的是那种半透明的连体性感衣服,我要坐怀不乱,还真是太难了。

唐雯的美目是微闭的,我趁机偷看她身,让我大饱眼福。

而老天对我也不薄,她竟然崴脚了,我和她才能有肌肤之亲。

“好了,你可以试试走路了,应该不痛了。”

虽然心中有万般不舍,但十几分钟之后,我还是果断地对唐雯道,要拿下这种女人,不能太简单粗暴,必须要有些耐心。

唐雯试探着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发现脚的确不痛了,红红的脸上露出了惊叹之色。

她又试着走了几步,赞叹道:“周大哥,你这推拿之术简直是神了啊,我脚一点事都没有了,你比我们医院的那些医生,厉害多了啊,真是谢谢你啊。”

此时的她,对我的防范明显放松了一些,她也不用手遮挡了,她就穿着这套黑色的连体半透明衣服,站在我的面前。

她身上那些关键部位,尤其是她胸前的美好,隐隐约约展现在我的面前,吸引着我。

“不必言谢,都是我不好,匆匆从卧室出来,惊吓到了你。”我再一次道歉,然后道:“现在我送你回去吧。”

“周大哥,我……我身上好像也有些痛,是不是摔着了,要不……你也帮我检查检查?”就在我以为今晚的美好时光就要结束的时候,唐雯却忽然怯生生地道。

“难道这妹子对我,也是有好感的?她好像很信任我?”我心中,顿时狂震道:“好,我帮你检查检查。”

这样的机会,我是巴不得的。

很快,唐雯趴在我客厅的沙发上。

她的身材是玲珑有致的,我都看呆了,这只能用玉体横陈来形容,先前她是坐着的,对我的刺激感还没那么足,但是现在,她是趴着的,那翘翘的丰满,就那么展现在我的面前,让人兽血沸腾。

“周大哥,怎么还没开始?”

唐雯小声催促了起来,她的声音甜甜的,糯糯的,在这夜里显得更加勾人。

“马上。”我立马道:“我先给你按按一些关键的部位,你要是觉得痛的地方,就告诉我。”

“好的,谢谢你,周大哥。”唐雯道。

我看不到她脸上的表情,但我看她的耳根子,更红了一些。

于是,我从她的头部检查起,然后到香肩,然后从背部一路下来。

当我的手放在她那翘翘的丰满之上,那手感,那弹性,简直让我要飞了起来、

唐雯的身子,明显也微微颤抖了起来。

“唐雯,你背部没啥问题,没受伤,要不翻个身,我检查一下你正面?”我更加大胆了,主动提议道。

唐雯没做声,但是主动翻身了,而她眼睛基本是闭着的,一副娇羞的模样。

我知道这女人,只怕也是动了情,对我有些意思了。

她的这种不拒绝,让我的胆子越来越大了,我知道,今晚发生一点什么的可能性很大了。

唐雯一翻身,我的鼻血都差点喷了出来。

因为她那对美好,因为尺寸规模太大,几乎有一般露在了外面,那种白皙足以淹没任何的男人。

而她的衣服很透明,透过那连体衣,我都可以看到她那性感的丁字裤。

这种视觉上的刺激,真的让我冲动。

但我还是忍住了,没直接扑上去,要勾搭一个女人,那就得慢慢攻心,让她的心和身都属于我。

我开始检查她,她只是扭伤了脚,在我的推拿之下,已经基本没问题了,她身上并无伤。

但我还是趁机一边欣赏美景,一边帮她推拿。

她很是害羞,微闭着眼睛,压根不敢看我。

“你其余地方没什么伤,但为了防止意外,我给你松一下筋骨,让血脉通畅一下,好好放松一下。”

稍微检查之后,我对唐雯道。

“好的,周大哥,谢谢你。”唐雯同意了,还向我道谢。

于是,我开始给她推拿,从颈部、到肩膀,到手臂,到腰部,甚至是腿部。

最后,我的手慢慢到了她那一对下方的位置推拿,甚至,有时候手指还若有若无地扫过那两个地方。

但我的动作幅度不大,让她觉得我不是故意的。

因此,她脸色绯红,却没说什么。

而我,此时手都有些颤抖,因为那地方,实在是太有弹性了,我很想用手掌直接覆盖上去。

而在我的慢慢撩弄之下,她的呼吸也有些紊乱了起来,似乎我这种若有若无的接触,让她觉得很是刺激。

大概二十几分钟之后,我适时地结束了对唐雯的按摩和推拿,道:“你没什么伤,不过……”

我欲言又止。

“不过什么?”

唐雯脸色微红问道,其实,我看出来她刚才对我多少有些动情,不然不会在我要送她回去的时候,却要留下来让我检查。

“你的身体经络,有些问题,你是护士,你应该知道,你是不是最近夜梦频繁,而且白天精神状态不好?”

我故意道,我虽然懂一些推拿,但是我在医术上的造诣,还没这么深。

“周大哥,你不是医生,没想到懂的真多,最近我的确睡不好,精神也不是太好。”唐雯叹气道。

“其实,你这个身体,要调理还是很容易的,当然,鉴于你目前的情况,只怕不好调理。”我开始卖关子了。

“周大哥,你能不能说得明白一点?”唐雯好奇了起来。

“这话,有点难以启齿啊。”是继续吊唐雯的胃口。

“周大哥,你平时说话不这般扭捏啊。”唐雯道。

“那我说了啊。”我犹豫了一下之后道:“看你的经络,你……你应该是长期得不到男人滋润,得不到关心,因此身体机能下降,失眠多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