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超级yin荡的高中女1/那一晚家教老师

不过话说回来,老老实实挣钱,我们也省心,可有的女的就是想多挣钱,搞的我们跟着一起操心,你说她们不是自找的是什么?”

陈翔不知道老金说的对不对,不过他倒是觉得那女的挺可怜的。

因为回到家是凌陈以后了,比较晚,所以陈翔开门的动作很轻。

进了家后,他没有开灯,而是蹑手蹑脚的往自己房间走,可刚没走两步,就听到客厅的沙发上,似乎传来一种挺另类的声音。

陈翔不由的屛住呼吸,然后慢慢向沙发上看去。

两条雪白的大腿分开着,一条搭在沙发的靠背上,一条搭在茶几上,饱满的胸脯露出一个,被一只纤细的玉手握着揉着,变幻出各种奇特的形状。

苏眉的一只手伸在自己的裙底,一只手在自己上面,急促的呼吸着,嘴里也不时发出那种“嗯……唔……”之类强忍的声音。

陈翔的喉头涌动了一下,下面也噌的一下倔强起来。

他慢慢走近苏眉。

其实这会儿陈翔心里也很忐忑,他倒是不害怕自己偷看苏眉被苏眉发现,反过来苏眉可能更害怕被陈翔看见,陈翔是担心张大志这会儿突然冒出来。

话说,这都凌晨了,张大志呢?为什么苏眉会独自在客厅里这样做?

随着苏眉身体的一阵抽搐,她终于爆发了出来,赤着的两只洁白小脚丫上,十根珠玉一般的脚趾使劲岣嵝起来

看到这一幕,陈翔只觉得小腹那股邪火越发的旺盛,而他下面就跟要爆开了一样。

苏眉完事后,伸手从茶几上拿起手机,然后发出去一条语音。

“还没喝完?别喝太多了,早点回来吧。”

陈翔这才知道,原来张大志是在外边陪客户喝酒,凌陈了还没回来。

张大志不在家,那……陈翔不由的激动起来。

可苏眉发完语音之后,不待陈翔有任何行动,直接起身去了卫生间。

陈翔微怔,随后卫生间里就传来了“哗哗”的流水声。

苏眉在清洗身体。

陈翔顿感自己的血压都冒上去了,他再次蹑手蹑脚的来到卫生间门口,拧了拧门把手,结果发现这次苏眉学乖了,竟然把门锁上了。

“咔嚓!”开门的声音响起。

陈翔知道是张大志回来了,连忙偷偷溜回卧室,只不过他进的是苏眉与张大志的房间,因为他俩的房间离他现在的位置近一点,如果回自己房间的话,很可能被张大志发现。

“老婆我回来了。”张大志醉醺醺的在客厅里喊叫。

苏眉洗完澡出来,看到张大志歪歪斜斜的样子,不由的皱起眉头:“怎么喝这么多?”

张大志嘿嘿笑着:“喝多少都值了,这个业务拿下来,过年我的提成就又多两万块。”

闻言,苏眉突然有点心疼张大志了。

虽然他那方面满足不了自己,可为了这个家,张大志确实很拼。所以,当张大志看到出水芙蓉一般的苏眉,控制不住抱上去的时候,苏眉没有任何反抗。

“嘿嘿,老婆,我喝多了,那方面肯定比平时厉害,我要让见识见识老公多么威武!”

说着就把苏眉抱回了房间。

陈翔听到他们走近,吓的感觉躲进衣柜里。

张大志把苏眉放到床上,很快就把她拨了个精光,然后趴伏在苏眉那雪白的肚皮上。

他在她身上疯狂的舔舐,仿佛要吃遍她每一个角落,苏眉被张大志也勾起了欲望,一双玉腿盘在了他的腰上。

可……

张大志再次诠释了什么叫光速侠,虽然他喝了很多酒,可还是趁苏眉没反应过来,就翻身下马了,简直杀了苏眉一个措手不及。

完事后的张大志,连三秒钟都没撑住,就“呼呼”的打起了呼噜。

月光透过窗子挤进房间,然后毫不吝啬的洒在苏眉那白净的身子上,同时也让陈翔从衣柜的缝隙里看见苏眉那张苦涩的脸庞。

微微叹息了一声,苏眉拿来纸巾擦拭掉身上张大志的“记号”,扭头看了他一眼。

发现张大志睡的很熟,苏眉心里空落落的。

不由的,她就伸出自己的手指去摸自己那里,心里苦涩的想,既然你不能满足我,我只能靠自己了。

然而这一幕落进陈翔的眼里,让他根本压抑不住心中的邪火。

张大志喝了很多酒,一旦睡着恐怕很难叫醒,陈翔是这样想的,于是他不顾一切的推开衣柜的门,冲了出来。

苏眉听到异响连忙转头,当她看到陈翔从而惊错不已时,陈翔已经一把将苏眉扑倒。

“陈翔,你怎么会在这?”

苏眉满脸震惊的同时,也异常的惊恐,她蹙着眉头,俏脸变的十分苦楚,就连质问陈翔都是用的假声。

陈翔也小声的笑道:“阿姨,我都看到了,他根本满足不了你,还是让我来满足你吧。”

说着,陈翔就抱着苏眉光滑的身子,把头埋进她的胸口,对着那犹如的凸起亲吻了下去。

“啊!”感受到来自那里暴击式的舒爽,苏眉忍不住昂起脑袋,发出一声轻吟。

而陈翔的手也也滑过她平坦的小腹,去往她下面的神秘。

苏眉突然十分紧致的推搡陈翔,双腿也使劲夹紧,小声呵斥陈翔:“你疯了?没看到大志躺在旁边吗?”

陈翔露出一脸邪笑,抓住苏眉的小手,然后从背后抱住她。

“就是这样,才够刺激!”陈翔坏笑道,他那里早就鼓胀的十分难受了,此刻隔着裤子顶在苏眉那柔软又富有弹性的屁股上,让陈翔的脑袋里完全没有了任何畏惧。

他想,这次苏眉就算再怎么反抗,自己也要得到她。

苏眉被陈翔从身后抱住,胸前的硕大被陈翔抓在手里,而自己则跟老公张大志面对面的躺着。

她的眼神里充满了惊恐。

“陈翔你冷静一点,你听我说……”苏眉急道

“苏姨对你本来就有些好感,你不要这样,你再这样那一点点好感也没了。”

听苏眉这话,陈翔却完全不信,他摇了摇头,自信的说:“放心吧阿姨,我保证能满足你,而且过后,你会对我更加有好感。”

说话的时候,他就腾出一只手来去褪自己的裤子。

可当他刚刚把下面的家伙露出了的时候,却被苏眉一把抓住了。

“陈翔,我不是你想的那种人。”苏眉坚定的说

“如果你非要这样,你会让我恨你一辈子的。”

陈翔根本听不进去,就现在这种状况,他也根本停不下来,于是强行把手从正面寻到苏眉的下面,开始挑逗。

苏眉本来还十分严肃的警告陈翔,可下一秒却被陈翔弄的娇躯连颤,双腿也不由自主的分开了。

见到这种情况,陈翔愈发的兴奋,他想要立刻就要得到她,可自己那里被她紧紧的握住,根本没办法前进啊。

“苏姨,你就成全我这次吧,你实在太美了,我受不了。”陈翔急的说道。

苏眉感受着来自身体上的缴械投降,紧紧抿着嘴唇不敢发出声音,娇躯也连连颤动,可她握住陈翔那里的小手,却死也不肯松开。

难道自己真的屈服了吗?

苏眉的心沉了下去。

身体上的愉悦感,让她的小手也渐渐松开了陈翔那里。

陈翔那里被松开,心里别提多兴奋了,他猜到苏眉这是放弃抵抗了,说着就要直中要害。

可就在这时。

“老婆……”

张大志突然张嘴说道“我渴,给我倒杯水吧。”

俩人都被吓了一跳,苏眉连忙翻身起来,一把推开陈翔对他瞪了瞪眼,拿起自己的睡衣套上,小声的说:“你还不快走。”

陈翔实在是舍不得离开,可没办法,喝多了的人,都会习惯性口渴,如果半天等不来水,没准真会醒。

很无奈的提起自己的裤子,在苏眉挺翘的屁股上摸了一般,然后慌忙跑出了她们的房间。

苏眉给张大志倒了水,喂他喝了两口,张大志也使劲张了张眼,看得出来,他眼皮很沉“老婆,你脸怎么这么红?

苏眉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还不是被你的酒味熏的。”

张大志嘿嘿笑了笑,倒下又睡着了。

看着自己沉睡的丈夫,苏眉突然没来由的升起一股负罪感,她觉得她这样做很对不起自己的老公,毕竟他为了这个家付出了太多。

于是苏眉暗暗的发誓,以后就算自己实在是太空虚了,也要为了老公坚守住自己的底线。

可这种事情谁又能说的清楚呢?就像苏眉此时心里信誓旦旦,可最终还不是落在陈翔的身下而不能自拔了吗?

当然,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就是陈翔这次没得逞,回到自己的房间,辗转反侧就是睡不着,没办法,他只能回味着苏眉的身体,用手给自己来了一发。

第二天天亮之后,张大志就去上班了,苏眉是个小学老师,因为是礼拜六,今天休息。

陈翔开门来到客厅时,苏眉正好在打扫卫生,俩人互视了一眼,苏眉就把脸别过去了。

“苏姨,昨晚上对不起啊,是我太冲动了。”陈翔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的道了个歉。

主要他看出苏眉脸上的不高兴了。

苏眉擦桌子的手微微停顿了一下,背对着陈翔咬了咬自己的嘴唇,半响才轻声说道:“以后别这样了。”

“哦。”陈翔应了一声。

“桌子上有牛奶跟面包片,你将就吃点吧。”苏眉叹了口气说。

陈翔简单洗漱了一番后,去吃饭。

等他吃完早饭,苏眉也把客厅打扫了一遍,额头也见了细密的汗珠,硕大的胸脯不断起伏着。

苏眉坐在沙发上稍作休息,陈翔就走了过来:“苏姨,看把你累的,我给你按摩一下吧。”

他的手刚放在苏眉的肩膀上,苏眉就跟触了电一样,一下子就弹了起来,躲开陈翔后心有余悸的说道:“不用了,我不累。”

苏眉对陈翔的警惕性很重,这让陈翔很是苦恼。

上班去的路上,脑袋里也一直想着苏眉。

进了ktv,这会儿没什么客人,那些女服务生都在休息区休息,或者玩手机或者几个人闲聊,见陈翔进来,几个见过他的连忙跟他打招呼。

陈翔的目光在这群人里寻摸了一遍,没发现昨晚那个女的,略微有些失望,因为那女的还拿着他的外套呢。

陈翔也笑着跟她们打了声招呼。

上了二楼遇见老金,老金说:“小陈啊,今天是星期六,按理说你要大连班的,不过你刚来还不熟悉,如果你不愿意大连班,我就还来替你。”

老金说话的时候眼珠子一直在转,笑的可虚伪了。

陈翔知道这都是因为他跟赵涵是同学的原因,随即说:“没事,咱们按规矩吧。”

“好勒,那我明早上再来接你的班。”老金欢叫了一声,就离开了。

这一天都没什么事,陈翔也没见到赵涵,听高艳丽说是赵涵今天有事不来了。

晚上的时候,陈翔又看见了那个穿着旗袍的女人,她画着淡妆,在没喝多之前给人一种挺清纯的感觉,长的也挺好看的。

陈翔在走廊里走动的时候,就看见这个旗袍女郎匆匆从外边跑来,慌里慌张的推开2楼包间的门,闯了进去。

陈翔好奇的透过门上的柳叶型玻璃往里看去。

只见这个包间里,有四五个身上纹龙雕凤的男人,大概都是三四十岁,手腕上带着大金表的那种。

旗袍女郎进去后就道歉,说对不起对不起,我来晚了之类的。

其中一名光头就不干了“来晚了就得接受处罚,来喝了这三杯酒。”

说是三杯,其实是三扎。

旗袍女郎看见那三扎啤酒,脸都变了,连忙道歉想要婉言拒绝。

可光头一把在桌子上拍了一沓钞票:“一杯五百,三杯一千五,喝不喝随你便。”

旗袍女郎看见那一沓钱,咬了咬牙,拿起第一杯就喝了个精光,其中在她喝的时候,光头男孩一把搂住她纤细的腰肢,一只手捂在她那挺拔的胸口揉搓,笑言“小样,还跟爷玩矜持。”

旗袍女郎喝完第一杯,下意识的晃动了一下身子,躲开光头的咸猪手,去拿下一杯扎啤。

光头顿时恼火了,一把将旗袍女郎重新搂进怀里,咸猪手更进一步的从她旗袍开叉的地方伸了进去。

旗袍女郎连忙放下那杯扎啤,弯着身子夹紧双腿,双手去阻扰光头的咸猪手进入她下面:“雄哥,别这样……”

“啪!”就是一记耳光扇子在旗袍女郎的俏脸上,被叫雄哥的光头男顿时怒道“少她妈的跟老子装正经,不愿你陪老子就滚出去。”

旗袍女郎捂着脸愣了一会儿,然后继续拿起酒杯喝酒。

光头雄哥咧嘴笑了,随后那只手就再次伸进去了,嘴上还乐道“雄哥没别的,就是有钱,你要让雄哥开心了,一晚上给你万儿八千的跟玩一样。”

旗袍女郎浑身娇颤,却不敢反抗了。

雄哥也就得寸进尺,当着几个人的面,把旗袍女郎的旗袍彻底撩了上去,顿时露出那美艳又性感的丁字裤,以及旗袍女郎白嫩的大腿。

他的一只手还塞在女郎的内裤里面,笑的无比淫荡。

旗袍女郎任由的他玩弄不敢反抗,直到雄哥把自己的裤子拉链拉开,掏出那东西,硬是要旗袍女郎给他那个的时候,旗袍女郎终于不干了,说什么都不张嘴。

于是雄哥就抓着她的头发在她脸上连抽了三嘴巴子,甚至想要捏住旗袍女郎的鼻子。

陈翔实在是看不下去了,继而推门走了进去

陈翔推门闯进去,所有人都扭头去看他,雄哥更是凝起眉,像是要发火的样子。

这时候陈翔是肝颤的,毕竟真要动起手来,自己这小身板跟这些壮汉没法比,更何况一看就知道这些不是正经人,一个个光着的上身,都纹龙雕凤的。

空气为止凝结,包间里的音乐也戛然而止。

陈翔脑袋里却是百转千回,一瞬间就像上了发条一样,想出许多种应对的策略。

“雄哥,外边条子查房呢,老板让我来提醒你们一声。”陈翔连忙说道。

闻言,雄哥皱着眉头骂了一句“真他妈的扫兴。”

然后抓着旗袍女郎的头发,把她拽起来,然后在她挺翘圆润的屁股上狠狠的抓了一把,再“啪!”的一声,拍了一巴掌“滚滚滚!”

旗袍女郎如释重负,连忙起身跑了出去,期间路过陈翔的时候,还瞥了他一眼。

雄哥指着陈翔说:“知道了,一会儿条子走了通知我们一声。”

“好嘞!”陈翔连忙点头,也退了出去。

他知道,像雄哥他们这种人,最忌讳的就是条子,所以即便他说谎也不怕这些人去验证,他们也不可能去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