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纯纯欲动小说全文阅读/端庄女教师的沉沦目录

她的速度逐渐快了起来,轻吟声渐渐清晰,“刺激,我感觉从来没有过这般刺激。”

我看着她的样子,心里感到非常幸福。

我趴在她的耳边轻声地说:“你想不想再刺激点?”

她停了下来,愣愣地看着我,略显生气地说:“什么意思?你还想着怎么样?”

“不是,这样我已经很满足了,我只不过想让你更刺激点!”我连忙解释道。

嫂子见我并不像说谎的样子,又心思动了起来,笑眯眯地说:“坏东西,你想给我什么样的刺激?”

我想了想,决定还是告诉她,“先说好,不许生气,我保证你会非常兴奋而且刺激。”

她继续动着,搂着我的脖子,点了点头。

我抱着她站了起来,向卧室走去,她的两条腿缠在我的腰间,她悬挂在我的身上,更加不老实起来。

当我推开卧室门时,嫂子紧张地看着我,脸冰了下来。

我急忙轻声说:“说好的不许生气,再说他睡的跟猪一样,不会知道的。你不感觉这样很刺激吗?”

嫂子瞪了我一眼,把目光望向床上的哥哥。

我把她顶在墙上,拉扯着她的衣服。

嫂子咬着嘴唇不敢出声,眼睛一直盯着哥哥,不过很快她就陷入了兴奋中。

“坏东西,我恨死你了。”嫂子用力地搂着我的脖子,“你让我还怎么面对你哥哥?”

我现在管得了那么多吗?

我们彼此迷失在此刻,发泄着心中的激情。

嫂子的身体剧烈地抖动起来,并且僵直。

“你该回去了吧。”嫂子充满欲望的看向我。

“好吧!那我回去了。嫂子,要不你去我房间,一会再回来?”我不怀好意思地说着。

“滚,你还没完了吧?信不信我一会拿剪刀过去。”

嫂子装着非常气愤的样子,但是她没有绷住,很快就笑了起来。

“我给你留门,我先回去了。”

说完,我转头离开了她房间。

第二天,哥哥和领导说有事情要出去一趟,刚离开村里面,他们就开始打情骂俏,手牵手的走。

看着领导红枫,一个邪恶的想法开始涌入我的脑海里面。

这几天,我想了很多,我爱嫂子,不希望她再和哥哥纠缠下去,既然我已经知道哥哥有外遇的事情,那么我就要好好地利用这件事,迫使哥哥离开嫂子。

一直没有找到好办法的时候,没有到他们竟然主动给了我机会,一个好计划出现在我的脑海里面。

我偷偷跟在他们后面,大约四十分钟后,他们开到了郊区,在一家叫做爱情的主题宾馆停了下来。

见他们相拥着走进宾馆后,我也跟了进去。

“两位是住房吗?”

见红枫和哥哥进入电梯后,我跑到了前台。

“你好,我想问下刚才那两位住几号间?”我向宾馆前台服务员问道。

服务员不解地看着我,她微笑地说:“对不起,我无法告诉您,因为我要为保护客人的隐私。”

“什么隐私不隐私的,我是红枫的老公,不知道那个男人和媳妇开房间干什么,我现在想知道那个男人是谁?”我装做非常气愤地说。

服务员的眼睛转了两圈,脸上的十分精彩,惊讶、怀疑、藐视等等,瞬息万变。

“这不好吧!”

我掏出几张大票扔到了吧台上,她看见后,笑呵呵地看着我,快速地把钱装了起来,拿着笑在便签纸上写道:606。

我刚要转身离开,又转了回来,又拿出五百大洋扔了过去,冰冷地说道:“备用钥匙!”

服务员看着吧台的钱,这回却迟迟没有拿,脸上露出了为难之色。

“就算我被发现,我也不会把你供出来的。”我说道。

服务员听我说完,又看了看吧台上的钱,犹豫片刻后,从抽屉里拿出一张房卡,左右看看后,递到了我的手里,她极其小心地说:“哥哥,你可没害我,我的卡丢了。一会要做备案。”

“谢谢,我过来只是住店。”

我拿着房卡快步地向着电梯走去。

出了电梯,我找到了606号房间,趴在门上听了下里面的声音,除了水声再没有任何的声响,我想他们应该是在洗澡。

可是,我怎么进去呢?

我在门口不断地徘徊着,突然,我看向了外面的阳台。

这个房间是里面,紧靠着阳台,而且这楼的阳台是直通的,也就是说,我从窗户出去的话就可以绕着整个楼走一圈再回到原点。

我并没有多想,打开窗户跳了出去。

我慢慢地接近606房间的窗户,只见哥哥光着上身躺在床上在玩着手机,而红枫却没有了踪影,不过卫生间的水声却不时地传来。

“阿威,你过来一下。”在卫生间大声地叫着。

哥哥快速地起身,将裤子脱掉后,向着卫生间走去。

见他进了卫生后,我推了推窗户,没想到竟然推开了。

我掏出手机,打开摄像调整到录像功能,把手机放在了窗户旁的花盒里。

我重新又确定下是否可能拍摄到床上后,快速地离开,并且把窗户轻轻地带了下。

我跳回楼道内,去了前台!

“先生,您的事办完了吗?”服务员轻声地问道。

“你把606房间对面的那个开给我,毕竟要留些面子,我在那个房间等她。”我喋喋不休地说着。

服务员微微一笑,快速地给我办理着入住,不一会,便把房卡递给了我,“大叔,那张卡你还用吗?”

我拿着她递过来的房卡,微笑地说:“你的卡不是丢了吗?放心,等他们走后,你的卡或许就在他们的房间门口放着也说不定。”

服务员白了我一眼,快速地低下头继续忙着手里的工作。

我转身再次来到了五楼,打开606房间对面的607号房间,走了进去。

躺在床上,我是翻来覆去,难以平静。

起身打开房间的窗户跳了出去。

隐约中听到了女人欢悦的叫声。

越靠近606房间,女人的声音就越大。

不用想这个声音一定是红枫了。

我悄悄地靠近606的房间的窗户,入眼看去,顿时热血澎湃。

床上,两具身子紧紧地纠缠在一起,被子已经被踢到了地上。

也不知道他们进行了多久,也就两三分钟那样,哥哥缴械投降。

“怎么了,不行了?”红枫不满地说道。

哥哥翻身靠在床头上,脑子不知道想着什么,无奈地对红枫笑了笑,也不说话。

“问你话呢?”红枫气愤地坐了起来,在哥哥的大腿上用力地拍了下。

“嗯,她想要,我又不能不给吧!那不就露馅了?好了,我亲爱的宝贝,我们再来一次。”

说完,哥哥搂着红枫躺了下。

看见红枫时,我的心绪又活跃了起来。

红枫的小身材可能说是上品,如果能尝尝她的味道的话,那感觉会是什么样的

随着我的思考,我也有了反应。

这一次,哥哥坚持的时间比较久一些。

“宝贝,这回满意吧?”哥哥搂着红枫笑着说。

红枫起身坐了起来,看着黄亿伟,接着说:“咱俩的关系可不能让别人知道,我跟我老公离婚还得等上半年呢,如果让他知道了,到时后,我就会变得一无所有。”

哥哥的话没有说完,就被红枫打断了,她起身扭着翘臀向着卫生间走去。

哥哥看着她的背影,一时没了主意,停顿片刻后,他起身穿上衣服,对着卫生间里的红枫道别后离开了房间。

我见哥哥已经离开,快速地跑回自己的房间,打开门向外望。

见哥哥进入电梯后,我把房间关好,拿着服务员给我的606房间的备用钥匙打开门,走了进去。

红枫依然在卫生间冲洗着自己的身体,或许开门的声音被她听到了,她大声地喊了一声,“你不是走了吗?还回来干什么?”

我并没有出声,朝着窗户前的花盒走去,把手机拿出来后,坐在了椅子上,等着红枫出来。

为了安全起见,我把视频存好后,往自己的电子邮箱又发了一份。

“啊!你怎么进来的?”

红枫光着身子从卫生间走了出来,或许她一直以为刚才进来的是我哥哥。

她边走边擦着湿淋淋的头发并没有看我一眼,当她坐到床边,扔掉手里的浴巾时,才抬头看见我。

她疯狂地叫了一声后,慌张地抓起被子盖在身上,把自己遮挡起来。

“怎么了,刚才你和哥哥不还在说我吗?”

我微笑地看着她,眼睛不时地在她的身上徘徊着。

“你竟然跟踪我们,你想干什么?你赶紧给你滚,要不然我打电话报警了。”红枫惊恐地问道。

“先别生气,你看看这个后,咱们再心平气和地谈谈。”

我把手机里的视频调出来,扔给了她。

红枫疑惑地拿起手机看了起来。

越看脸色越难看,最后愤怒地把手机用力地摔到了墙上。

“这回你没有证据了吧?”红枫恶毒地看着我,指着已经已经七零八散的手机说道。

我始终微笑地看着她,幸好我备份了一份,要不然还真降不住她。

“你让为我就这一份吗?你也太天真了。”我冰冷地说道。

红枫身体发颤,指着我半天说不出来话,最后无奈地放下了手指,瘫软地坐在床上,再没有了刚才的气焰,轻声地说:“你到底想干什么?”

“哈哈,我不想干什么?只是想跟你谈谈合作?”我大笑地说道。

“合作?哼,我跟你有什么合作的?”红枫不解看着我,随即又摆出那幅拒人千里的面孔。

我站起身坐到她的旁边,看着她。

她快速地向床里移着身体,却被我一把抓了回来。

“你放开我,你这是非礼,就算你手里有视频又如何,大不了,我跟你鱼死网破。”红枫怒视着我。

“随便,我无所谓。你如果不想让你老公知道,不想以后一无所有的话,你可以报警。”

说着,我拿出另一部手机扔到她的面前,“你打吧,我在这里等着。看看一会警察来了,是把我带走,还是把我们一起带走?哈哈。”

红枫抓起电话就要拨出去,等了半天,她都没有点下去。

她抬起头看着我愤怒地说:“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刚才说了,想跟你合作,另外,我在外面也看了半天,想着怎么也得卸卸火吧。”我靠在床头,盯向了她的身体。

“流氓!我告诉你不可能。还有,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但是合作是不可能的。”红枫怒吼着。

我耸了耸肩膀,依然微笑地说:“你先别忙着拒绝吗?你听我说完,或许你就有了兴趣不是。其实,对你来说是非常简单的一件事,那就是你催着我哥哥和嫂子离婚。这样你不就可能和他光明正大的在一起了吗?”

“哈哈,我明白了,原来你是看上你嫂子了。所以才会跟踪我们拿证据。合作?你想也别想,你不感觉你这样很缺德吗?”孙安梦大笑着,咬牙切齿地说着。

她的话激怒了我,我快速起身,一巴掌打在了她的脸上,将她按在了床上,掐着她的脖子冰冷地说道:“女人有些时候不要太聪明了,你不知道聪明反被聪明误吗?”

“咳咳,你放开我。”红枫挣扎着,眼神里充满了不安与恐惧。

通过刚才的交谈,我发现红枫虽然嘴上说的很硬气,可是她的眼神却出卖了她,我不知道她老公是干什么的,但是我知道,如果这件事要是宣传出去,会对她造成非常大的影响。

这也是我会什么敢这样的原因。

她越是嘴硬,那么就说明越在乎这件事,同时,也给我了机会。

“刚才我哥哥没有好好伺候好你吧,那我就好好伺候一下你”

我淫笑地看着她。

红枫听到我的话后,眼睛瞪得大大的,身体不断地扭动挣扎着,想要从我的手里挣脱出去。

“你最好乖乖的不要动,要不然,我会让你身败名裂。”

我稍微地减轻了掐在她脖子上的力量,让她能呼吸畅通一些。

红枫恐惧地看着我,努力地呼吸着。

我看着她憋着通红的脸蛋,一种莫名地兴奋席卷身体的每一个细胞。

此时,我已经失去了理性,脑海中不断地大声叫喊着,要了她,要了她!

我猛地低下头,亲上她的嘴唇。

随着时间的推移,她从最初的恐惧、抵抗,慢慢地到妥协、接受,再到现在的享受、主动,可以说是一种蜕变。

风云消散之后,我搂着她舒服地躺着。

“怎么样?感觉如何,是不是比我哥哥强?”我逗着红枫。

她白了我一眼,往我的身上靠了靠,轻声地说:“没想到,你这么年轻竟然这么厉害,我都快让你折腾得散架。”

“那你以后还想不想体会这种感觉呢?”我坏笑着。

我相信只要是体验过的女人,都会爱上我这种能够让她们舒服要命的感觉。

“嗯,你比你哥哥太多了,不过你哥哥怎么办?”红枫问道

我看着她的样子,也不知道如何回答。

突然,红枫翻身坐在我的身上,甜美地笑着,喃喃说道:“那得看你的表现了。”

说完,她伏下了身体。

下午和红枫做了5,6次,回家的时候头还有点晕乎乎,可能有点发烧,我无力的倒在床上。

嫂子摸摸我的头,非常担心我,但是因为哥哥说家里有事情,只能叫我自己去医院。

我求之不得呢,我又想起了前几天的事儿。

她那白嫩嫩的身子太眼馋了。

给家里人交待了一声,我就拄着拐杖出门了。

没想到,这次给我开门的是曹美,我怕她把我威胁她的事情告诉,对着她指了指手机里面的照片。

不过,也不奇怪,小护士和她比较熟悉,把她叫来也正常。

她的脸蛋红扑扑的,见了我,就把我往里面拉。

她拉着我上了病房的二楼,进了房间,我就看到小护士正在看电视。

妈蛋,她在看那种毛片!

里面居然是两个女的和一个男的光身子在干事儿。

我这下明白曹美的脸为什么这么红了。

不过,没有声音。

我惊讶的发现,之前,曹美看这个还羞羞答答的,可今天,她明目张胆看着,根本没有之前的羞涩了。

“哟,阿水来了呀,快来坐!”曹美站起来,拉着我的手,让我在椅子上坐下。

我坐下来,眼睛却往电视上瞟。

那男的还是一个黑人,那玩意儿像个大香蕉,把那两个女人弄得要死要活的。

小护士的表情还算淡定,曹美的脸红得快要滴出血来,整个人都在颤抖!不知道她有没有我威胁她的事情告诉金花。

“金花,曹美,你们在做什么,怎么不说话?”

“哦,我和曹美在看电视呢,刚才还有声音,结果,现在没声音了,不知道哪里坏了。”小护士说道。

原来是电视出毛病了,我还以为她们故意关了。

“那没声音还看什么呀?”

“没声音也能看的,反正是打架的。”小护士吃吃笑道。

我干笑了两声,心里想着,你们俩个把我叫来做什么,你们可以看电视,我又‘看不见’。

“对了,阿水,你今年也有十九岁了,应该要找媳妇了吧?”小护士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