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街头强袭之掀裙扒裤/我和同桌激情

“不过,张翠芬上身真白,就是不知道摸起来触感如何。”虽然刚才情况看上去惊险万分,可这其中的刺激,却还是让老黄觉得自己好像年轻了十几岁。

他当然根本不知道自己喝醉的时候,就已经摸都摸过了。

经过这一晚上的折腾,老黄也累了。

等他第二天清醒过来的时候,就见张翠芬蹲着一盆热水走进客房,然后放下手里的木盆,望着睡着老黄。

“黄叔,起床了啊!”

“嗯!”已经起床,穿好衣服的老黄有些心虚不敢看张翠芬的脸,眼睛望向别处,嘴里开口问道:“翠芬啊,你婆婆醒过来了吗?”

“她已经醒来了,而且她刚才已经吃了一碗小米粥,正躺在床上休息呢!”张翠芬蹲在下身体,给老黄拧着毛巾,然后站起来递给老黄道。

“醒过来就好了。”老黄接过她手上的毛巾,面上正经的点头说道:“伤筋动骨一百天,她这种情况恐怕要好好修养一段时间啊!”

老黄洗完脸之后,把毛巾递给张翠芬道;“只是可怜你这个做儿媳妇的,恐怕要辛苦一段时间了。”

“没事!”张翠芬听到老黄关心的话,顿时一脸洒脱道:“我都已经习惯了,再说我公公和丈夫不在了,就剩下我们娘俩还有小桂相依为命,我不照顾她谁照顾呢!”

“你这人真好啊!要是我有你这样一个媳妇……”望着张翠芬如此贤惠的模样,嘴里忍不住脱口而出道。

这下老黄的话,让张翠芬突然闹了一个大花脸,握着毛巾的手站在那里,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最主要是的她心里也有些心虚慌乱,毕竟昨天晚上。

她可是把老黄当成自我安慰的对象,在幻想中和他做了一些羞羞的事。

“哎呀,不好意思,黄叔我一时口快,希望你不要介意啊!”老黄望着张翠芬一脸害羞的模样,赶紧开口道歉起来。

“黄叔,没事的。”看见老黄神情一脸慌张的表情,张翠芬突然觉得一阵好笑,解释起来道:“我知道黄叔只是一时嘴快而已,没事的。”

张翠芬嘴里说着没事,可老黄还是从她那通红的脖子知道,这时候的张翠芬不像她嘴里说的那样平静。

只见她说完这话之后,端着老黄的洗脸水,快速离开了客房,就好像她的身后有什么东西会吃人一般。

望着她走路时候摆动的柳腰,还有丰满的翘臀,老黄使劲的咽着口水,一副魂不守舍的表情。

他刚才那么说,其实就是想试探一下张翠芬对他什么态度。

现在看来,她对老黄心里充满着好感,而且好感度还很强烈,要不然她不会如此害羞,急忙的逃出客房了。

老黄想到这,顿时脸上一副胸有成竹的表情,这下张翠芬就是自己嘴边的肉,想什么时候吃,就什么时候吃了。

不过为了以防万一,老黄还是决定在观察一段时间。

想到这里,老黄从客房走出来,朝王钱氏所在的主屋走去,要想把张翠芬弄到床上,他还要和王家人打好关系。

只有这样的女人品尝起来,才会甘甜爽口,具有挑战性。

要是想那个村民说的那样,关起灯来谁都一样,那他还不如去找小姐呢!

面对这种局面,孔大胆只能一脸无奈和苦笑。

给村里修路这事,以前也不是没有人来考察过,后来也不知道为什么又不行了,这上面的事情谁也说不准。

和孔大胆说了一会闲话之后,老黄就朝家里诊所而去。

果然刚到门口,就看见有生病的村民早早等候在他诊所的门口。

当他们看见老黄之后,顿时两眼发光的跟上了他。

“黄医生,你回来了。”

“我儿子发烧了,你给他看看吧!”

这些生病的村民们因为病都是小病,去县城又太远了,所以都来老黄的私人诊所就诊。

虽然老黄安排张翠芬来诊所工作,目的有些不纯,可也是因为村民们都来他诊所看病,他一个人有些忙不过来。

像扫地,收拾病房这些杂事,他一个医生自然不好去做的。

“好了,你们都等一下,一个个的来。”老黄热情和这些乡民打着招呼,然后打开诊所的门,开始给病人看病。

等把这些发烧感冒的病人都处理完,挂上药水之后,老黄正准备休息一下。

结果这时候,却走进来一对二十五十六岁的年轻小夫妻。

这丈夫进来之后,小心翼翼把诊疗室的门给关上,而妻子进来之后就一直低着头,看不清相貌。

不过,从外表看上去,人应该长得不错,看样子颇为清秀,颇有些初为人妇的感觉。

“你们谁生病啊!”老黄望着丈夫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样,顿时眼里一阵疑惑,忍不住开口问道。

一般来说,来这里看病还要如此小心的模样,一看这两人身上一定是患有不能启齿的隐疾。

“刘医生,我也知道你是咱们十里八乡医术最好的医生,你帮我看看这体检化验单上,到底说的都是啥玩意,我一点都看不明白呢!”这小年轻把门关上之后,迫不及待掏出两张化验单,递给老黄道。

看他说的如此小心,老黄接过他手上的化验单仔细阅读起来。

原来这两张化验单,都是眼前这对小夫妻的生育体检报告,上面详细列举了两人的生育体检的各种数据。

男的叫杨文远,女的叫王小青。

看完手上的生育体检报告之后,老黄张张开嘴巴正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就见刚才进来之后就一直低着头的,玩弄着衣角的年轻少妇,突然抬起头,眼里满是闪过一丝哀求的目光。

老黄看到这里,顿时心里明白过来,他知道该怎么办了。

只见他放下手里的检验报告,沉吟一会望着杨文远道:“你们两人的报告都没有什么问题,只要平日戒烟戒酒的话,一定能够怀上孩子的。”

“真的吗?”杨文远面上一阵狐疑道:“可是我们结婚都快一年了,可是我媳妇上肚子却一直没有动静,是不是我老婆有什么问题呢!”

谁知道老黄听见这话,顿时脸色变得难看起来,嘴里冷哼道:“这是生孩子,你以为母鸡下蛋那么容易啊!”

杨文远看见老黄突然生气的模样,顿时脖子忍不住一阵发凉,缩着脖子,不敢看他。

老黄看到杨文远不敢说话之后,这才叹息一口气,朝他说道:“你先出去一会,我跟你媳妇还有些话要交代。”

“有什么话……”杨文远嘴里不甘心,还想说些什么。

结果他被老黄锐利的目光一瞪,顿时有些害怕了起身走出诊疗室,并且关上了门。

等杨文远离开之后,老黄侧耳仔细倾听了一会。

在发现杨文远没有在外面偷听之后,老黄这才一脸严肃望着王小青道:

“你为什么不告诉你丈夫,是他的身体有问题才导致生不出孩子来的呢?”

刚才老黄彻底研究完杨文远的生育体检报告之后,发现上面的体检结果说杨文远的精子活性不足,不孕的几率很高。

因为杨文远没有读过什么书,对上面所说的东西,不太了解,所以他们来一起来找老黄,希望得到一个详细的解答。

“黄医生,不是我不想告诉他,只是我老公家里三代单传,要是他知道自己这辈子都无法生育,我怕……”王小青说到这,满脸泪痕,抽泣着把杨文远家里的情况,简单和老黄说了一遍。

在农村,传宗接代属于了不得的大事。

如果谁家没有子嗣,就会成为断了香火,成为众人的笑柄。

王小青不想看见丈夫,还有公公婆婆那失望的眼神,这才把生育的体检报告内容给瞒下来。

“又是一个家庭悲剧啊!”老黄听完她的述说,忍不住拿出纸巾给王小青擦拭着眼角的泪水,嘴里无奈道:“可是你这样瞒着他,也不是长久之计啊!”

要是王小青的肚子一直没什么动静,不仅杨文远会怀疑,就她的公公婆婆也会猜疑的,到时候事情爆发出来,他们杨家丢的脸更大。

“我,我也知道这是瞒不了多久,可是我真的没有办法啊!”面对老黄的关心,王小青心里一阵感动,眼神里充满着难过和伤心的表情。

“其实你可以选择做试管婴儿,反正现在技术那么发达。”老黄望着她面上一副我见犹怜的可怜模样,心里忍不住泛起一丝怜悯道。

“试管婴儿我也想过,可……可是那费用不是我们这种家庭,所能负担得起的。”王小青听到老黄的提议,嘴里忍不住一阵苦笑,眼里充满着深深的无奈。

做试管婴儿的费用最少也要上百万,以杨家这种普通的家庭,就算倾家荡产也做不到。

老黄听见她这话,在看她一脸无奈的表情,顿时明白过来,都是钱作怪啊!

“那你想怎么办?”

“其……其实我也想到了解决的办法。”王小青说到这,脸色微红朝老黄道。

望着她脸色通红,吞吞吐吐的表情,经历不少人情世故的老黄顿时明白过来,王小青这是想找人借种子啊!

老黄听到这,身体下面忍不住泛起一丝火气和热度。

“那你有合适的人选了吗?”不知道为什么,老黄突然觉得有些口干舌燥,端起桌上的茶杯忍不住喝了一口茶水道。

“还没有!”王小青低着头,有些不好意思道:“不过,我还是谢谢黄医生你能帮我保密。”

“没事,只要你们夫妻两人能和睦相处就行了。”对于她的感谢,老黄一脸不以为意摆摆手道。

“只是这种事情可大可小,你千万要慎重,要不然引起家庭巨变,那就不好了。”虽然老黄很想告诉王小青,要不让他来。

可转念一想,人家心目中或许早就有合适的人选了,自己横插一杠,要是肉没吃着,还惹了一身骚,那就得不偿失了。

再说,老黄年轻的时候虽然风流,可像这种破坏人家家庭幸福的事情,他是不会去做的。

“嗯!”王小青低着头答应下来。

老黄该说的,该做的他都已经做了,以后成不成,就看王小青自己的造化了。

做完这些之后,他吧杨文远叫进来,然后告诫他,让他以后少抽烟喝酒。

在床上的次数多一点,时间久一点,或许就能怀上孩子。

而他们的体检报告就留在老黄这,并且了不让杨文远怀疑,老黄就假装说根据王小青体质研究了一个秘方,说保证能生孩子,让他过几天来拿药。

杨文远听到这话,眼里顿时满是兴奋和激动,紧紧握着老黄的手道谢。

“这家伙也是一个可怜人啊!”老黄望着杨文远的背影,心里忍不住叹息起来,毕竟谁也不想自己生不了孩子。

时间过的很快,对于王小青要找男人借种子这件事,老黄转身就抛掷脑后了。

虽然王小青长得不算太差,可是破坏人家家庭这种事,老黄还不想做。

一转眼十多天的时间就过去了,期间老黄也打听了一下陈月月的情况。

对于这充满青春诱惑的美少女,老黄心里可是惦记得很啊!

只是听她的家人说,现在就已经开学,陈月月去县城读书去了。

听到这个消息的老黄也只能感叹,还不到时候啊!真希望她放假回来的时候,还是完璧之身,只有这种充满青春丰满的身体。

第一次品尝的时候,才能让人印象深刻。

而那王小青回家之后,就再没来过老黄的诊所,或许她找到自己想要借种子的对象了吧!

一时之间,身边没有美女存在,老黄还真有些不习惯。

这半个月刘媒婆又给介绍了几个相亲对象,就是孔大胆这家伙也怂恿他见了家里八竿子打不到的亲戚家的女娃子。

还不是他在酒桌上放出的狠话,他的婚事要是成了,光彩礼钱他就出五万。

这么豪爽的话放出去,乡民们自然是趋之若鹜,蜂拥给他介绍女人。

可惜那些女人不是太丑,就是性格嚣张,老黄根本看不上眼。

幸好,张翠芬的婆婆的右脚伤口已经结疤,也能下床走路了。

昨天她过来告诉老黄,说是过两天就要上班了。

对于这个消息,老黄心里自然窃喜不已,自己这光棍诊所终于要有一个女人了。

一想起,张翠芬穿着护士服扭动着细腰,摆着翘臀在他面前走过的情形,老黄心里满是火热,恨不得张翠芬明天就来上班。

面对村民们热切目光,还有不断介绍过来的女人。

老黄就算见多识广,也有些吃不消了,关键那些女人都上不了台面,让老黄想吐。

“黄叔,我应该做什么呢!”只见张翠芬提着几件衣服,拉着她的儿子王桂站在老黄面前。

“你家里了的事情都处理完了?老婶子谁照顾呢!”老黄没想到张翠芬今天就来了。

“我大伯家的女儿照顾呢!而且我婆婆现在伤口也结疤,能下了走路了,她照顾没事的。”张翠芬看到老黄到现在都还关心自己,还有自己婆婆。

对于他这种关怀的举动,让张翠芬心里满是感动,毕竟这七八年来,对她关心的男人,就只老黄一个男人。

“那就好!”老黄听见王钱氏的话,满意点头道:“我带你去看一下你的房间,以后你就住在这吧!”

“嗯!”张翠芬听到这,牵着自己儿子的手,默默跟在老黄身后,来到诊所的二楼。

在最里面的一间房间,有干净的床铺,还有电视。

房间里面还有一间小的房间,看样子是给王桂准备的。

这里居住环境比张翠芬家里强了上好几倍,

“这……这是我们住的地方?”张翠芬望着眼前的房间,有些不相信捂着嘴,结结巴巴望着老黄拒绝起来道:“黄……黄叔,我们不用住这这么好的地方,随便准备一间就行了。”

在她看来,老黄准备的地方,条件实在是太好了,张翠芬住进来,心里感觉有些承受不住。

谁知道老黄对于张翠芬的话,一脸不以为意,嘴里板着脸道:“你既然叫我一声叔,我就要对你负责,再说了,再苦也不能苦孩子,你就安心住下吧!不用和我客气了。”

望着老黄突然板起的脸,张翠芬顿时面上一脸害怕后退几步,不敢再说话了。

她没有想到平日里看起来和蔼可亲的老黄,发起怒来会这么吓人。

“行了,让小桂在这里看电视,你跟我下来一趟,我给你安排工作。”正好今天没有什么病人,老黄就让张翠芬下来,帮她安排工作。

“好的,黄叔!”张翠芬听见这话,给自己儿子一根棒棒糖,然后打开房间里的电视,给他调到一个正在播放动画片的频道,就跟着老黄下楼来了。

老黄带着张翠芬,简单巡视了整个诊所,然后开口道:“你要做的事情很简单,就是每天整理一下床铺,打扫一下垃圾,还有如果有病人上门来的时候,你要把病人情况做一个登记。”

“对了,你认识字的吗?”老黄说到这里突然想起了一个问题,忍不住开口朝张翠芬问道。

“认识,我读过小学,登记名字什么都行。”张翠芬被老黄这么盯着,面上一红,顿时一些不好意思开口说道。

“那就行了!”老黄听见这话,顿时一脸欣喜的。

本来这些事情应该是护士做,可惜老黄诊所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要是花钱请一个护士的话,又有些浪费了。

等老黄把事情交代完之后,张翠芬就开始主动帮老黄的诊所打扫起来。

老黄望着张翠芬勤快贤惠的模样,心里十分满意,这才是贤惠女人的典范。

在张翠芬整理床铺的时候,望着她翘起的臀部,老黄忍不住伸手在她屁股上使劲拍了一下。

正在铺床的张翠芬突然发现屁股被人拍了一下,顿时神情慌乱,脸色通红转身朝老黄看去,嘴里怯生生道:“黄,黄叔你干什么嘛!”

“你不要误会,我不是故意的,刚才有一只蚊子飞过,不信你看。”老黄看见张翠芬脸色通红,一脸不好意思的模样,赶紧朝她解释起来。

只见老黄伸出手掌上的蚊子亮给张翠芬看,面上也是一副尴尬的表情。

看见他手上的蚊子,张翠芬这时候才知道自己误会老黄了,赶紧朝老黄道歉道:“黄叔,对不起,是我太敏感了。”

刚才老黄的大手用力拍在她屁股之上,让张翠芬面上火辣辣的,羞涩不已。

“没事,你自己去忙吧!”老黄点头转身离开了病房。

等周围没人的时候,老黄把刚才拍在张翠芬屁股上的右手放在鼻下,仔细嗅了嗅,一副回味的表情。

真是太舒服了!

老黄刚才可是费了好大力气,才克制住冲动,把张翠芬给扑在床上。

冲动是魔鬼啊!

而另一边,张翠芬被老黄刚才在屁股上用力的一拍,心神荡漾,有些不知所措。

等老黄离开病房之后,张翠芬忍不住大口喘着粗气,身子无力坐在病床上喘着粗气。

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老黄刚才的举动,不像是无意,倒像是蓄谋许久的计划。

张翠芬不是什么都察觉不到,只是女人的矜持和羞涩,让她不敢把心里的怀疑朝别人倾诉。

有时候老黄望向自己眼里,那眼中的火焰,让她心里一颤一颤的。

她知道老黄对她,其实充满着浓浓的渴望,很想把她推倒。。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张翠芬却发现自己居然喜欢上这种类似于偷情的刺激感觉。

自己丈夫已经去世八年了,身为女人。

特别是她这个年纪的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对于哪方面的需求其实从来没有断绝过。

只不过因为生活的困苦,以及对丈夫的愧疚,让她把心里的渴望压制内心深处最底层。

而老黄时不时的撩拨,却让张翠芬心里的火焰彻底激发出来,让她变得患得患失,心神不宁的。

“难道,黄叔也喜欢我?”张翠芬想起刚才的事,坐在床边忍不住胡思乱想起来。

特别是她想起那天晚上沐浴洗澡时候,在浴桶里那香艳火辣绮梦的幻想,顿时脸颊上潮红泛起,身体突然泛起热流直窜心底。

“应该是,据说黄叔老伴都走了好多年了,这几年根本没有接触过女人,自己这么个风华正茂的少妇站在他面前,他怎么可能把持得住呢!”张翠芬虽然没读过多少书,可是对于自己的身材相貌颇为自信。

只要她愿意,早就有大把的男人蜂拥爬上她的床,成为她的入幕之宾。

“我这是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呀!”

脸颊潮红的她轻轻在自己大腿上,使劲掐了一把,然后稳定心神努力工作起来。

不得不说,家里有女人在的话,的确感觉不一样。

才一个下午,老黄的诊所就被张翠芬收拾的干干净净,一尘不染的。

当老黄去给一个村民看病回来之后,就发现在诊所上下焕然一新,给人一种诊所重获新生的感觉。

“这……这都是你收拾的?”老黄望着眼前,处处显得不一样的诊所,顿时忍不住一脸吃惊问道。“真是辛苦你了!”

“是,是啊!”张翠芬听到老黄的夸奖,顿时脸色微红,整个人显得十分拘谨,双手捏着抹布,不好意思回答道:“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家里有女人就是不一样。”老黄望着张翠芬辛苦一早上的劳动成果,顿时忍不住开口赞扬她道。

“黄叔说笑了,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面对老黄赞许的话语,张翠芬鼻尖红红的,低着头有些不好意思道。

“不是说笑啊!”老黄感叹道:“要是我老伴还在的话,也不至于让这个家变成这样。”

三年的单身生活,不仅让老黄放下了多年保持的习惯,也让他越来越不注意自身情况。

这些东西是多少钱都买不回来的。

张翠芬也知道这时候的老黄想起了以前的伤心事,心里十分不好受。

只不过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劝说老黄,毕竟以她现在的身份,有些不太合适。

“黄叔,你,你没事吧!”张翠芬一脸关心问道。

“呵呵,没事……没事。”面对她的关心,老黄摆摆手朝张翠芬道:“我只是一时有感而发而已,你不用担心了。”

老黄说到,似乎想起你些什么,然后掏出一千块钱递给张翠芬道:“这钱你先拿着,给小桂买个新书包和新衣服,送他去读书吧!孩子已经到了读书的年纪,一直混着不是回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