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第二书包高辣网文/人形饮水机(h)全文陶醉

看着气喘吁吁的小姐躺在床上,老王索性将衣服也一并脱了下来,环抱着小姐的腰肢让她趴在床上。

老王也没继续挑逗,而是开始磨蹭起来。

老王正想要进去,小姐突然娇喘喊道:“大哥,别进去,要戴套!”

老王愣住了,他扭头朝桌上的安全套看了一眼,他没有下床,因为脑中想起了许静。

许静为了自己的老公,保留了自己的身体不被侵犯,而老王也想要将自己干净的身体交给许静,所以握着坚硬的武器朝上蔓延了一公分距离,顶在了小姐的后……

小姐吓得出了一身冷汗,她惊恐挣扎尖声叫道:“大哥,你快点拿开,快点拿掉!”

任凭小姐如何挣扎,老王硬是抱住了她的腰肢,当对准了目标之后,老王猛地朝前挺动熊腰,直接……

“啊……大哥,快点出来,我快要死了……求求你了……”

小姐的惨叫声震耳欲聋,老王压根就没有理会小姐的惨叫求饶,反而被这求饶声刺激的愈发凶猛起来。

他从来都没有尝试过这种感觉,这种感觉比进入那儿还要舒爽很多,而且更加的刺激。

快速的动作着,小姐已经虚脱了,躺在床上不再惨叫,只能听到从喉咙深处发出来的呜呜声。

强烈的紧致感让老王越发卖力起来,最终,他也因为猛烈的刺激下缴了械。

趴在小姐身上很长时间后,老王这才像一个泄了气的皮球一样退了出来。

“爽!”老王喘着粗气,手攀附到她的胸口。

小姐双眼泛着泪花,楚楚可怜望着老王哭诉叫道:“你是个坏人,谁让你从后面来的?我快要疼死了!”

老王使劲儿在她的胸前捏了一把,然后将裤子提了起来,将最后的四百块钱丢在床上:“这些钱够了吧?”

小姐不再难过,将钱压在床单下面,小声说:“这四百块钱你可别告诉其他人。”

“放心吧,以后有机会我还来找你。”老王用纸巾把身子擦拭干净,这才穿好衣服将房门打开,正准备出去的时候,却发现在门外围着两个衣着暴露的小姐。

刚才自己弄小姐的时候,这两个小姐必定也在门口偷听。

老王脸上露出邪恶的笑容,伸手在两个小姐胸前狠狠抓了一把,咧嘴笑道:“改天让你们俩也像这样好好爽爽。”

从城中村离开,天空的零星小雨跌落在老王的脸上,将他刚才的亢奋冲洗干净。

他擦了把脸上的水渍,闷头回到了小区之中。

站在小区门口,他抬头看向了距离自己最近的一栋高楼。

六楼亮着灯的房间就是许静的家,此时此刻,她在干什么,是照顾孩子,还是依如老王想她一样,正安静的坐在沙发上想着他。

看了很长时间,直到房间的灯光关闭后,老王也转身回到了宿舍之中。

第二天雨过天晴,老王依如既往那般从穿戴整齐,静静的坐在门卫室。

但这一刻他脑中想着的全都是许静,许静的一瞥一笑都牵动着他,那昨晚的温存让他也非常留恋。

老王每隔一会儿都会朝小区内看上一眼,期待着许静的出现,也期待着她会来到自己身边,向自己诉说着相思之情。

可事情并没有如他想象的那样美好,知道下午五点钟,他都没有看到自己朝思夜想的许静。

在六点钟的时候,老王幽幽叹息,在起身的时候,他终于看到了朝思夜想的许静。

此刻许静抱着孩子从楼梯口走了出来,她的表情非常兴奋,就好像是热恋中的女孩即将要看到自己的男友一样。

当许静来到门卫室的时候,老王激动的整理这衣服,在伸手准备打招呼之时,许静突然加快了脚步,朝刚刚走下出租车的男人跑了过去。

老王失望叹息,这个男人是许静的老公,她的老公今天已经回来了,自己朝思暮想的女神,今晚就要在这个男人身下娇啼婉转。

老王不甘心,他非常的不甘心,曾几何时,他幻想着自己会成为许静的专属情人,但自己的这个计划在快要成功的时候,却被许静无情的用冰水所浇灭。

老王现在非常后悔,他后悔自己昨天的前戏太过充分,如果在许静还未达到巅峰的时候就进入,昨晚自己或许就不会花费五百块钱,而是和许静激战,直至一夜。

老王的拳头紧紧攥了起来,他的心中隐隐发誓,不管如何,他都要得到许静,即便是当着许静老公的面,他也要得到她。

天色逐渐暗沉,许静家的窗户再次亮起了灯光。

老王坐在门房憧憬的望着许静家的窗户,他看到许静的身影在窗户前时隐时现,而且许静的表情看起来非常的痛苦。

许静老公的身影也在窗户前不断出现,二人好像在吵架,许静的情绪非常激动,他指着窗户大声的喊叫,可惜他们距离太远,根本就听不见许静再喊些什么。

最后不知怎么回事儿,许静从窗户前快步离开,她老公则来到窗户前点燃一根香烟狠狠的抽了起来。

老王心里面为许静捏了把冷汗,他不知道许静家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更加不知道许静有没有被家暴。

他很想要敲门进去看看,但从门卫室走出来后,他又止住了自己的这个冲动想法。

许静明显不愿意和自己再联系了,他如果敲门进去,肯定会被轰出来的,到时候整栋楼都知道自己是个老不正经了。

老王重新回到了门卫室,一会儿工夫,许静老公抽头丧气的从楼梯口走了出来。

小区出入口需要门禁卡才能打开,许静老公常年在外,门禁卡不会带在身上,在推门后发现自己无法将门打开。

他扫去脸上的不快,看向门卫室的老王从兜里面掏出香烟,在掏烟的时候,却将口袋的钥匙一并带了出来。

钥匙跌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可许静老公根本就没有挺进耳中。

他敲了敲门卫室的窗户,老王将窗户打开,他递了一根香烟给老王,指着小区铁门说道:“大叔,能不能帮我把门打开?我没带门禁卡。”

老王接过香烟,他虽然很想询问许静老公刚才和许静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毕竟自己只是一个外人,也只能忍住。

拿着门禁卡从门卫室出来,老王将铁门打开后,在许静老公感谢之下目送他消失在了夜幕之中。

“家中有娇妻却不知道好好守着,要是我一定会让她满足,夜夜似新娘。”老王啧啧嘟囔一声,转身准备回到门卫室,脚却不偏不斜踢在了许静老公掉落在钥匙上。

他弯腰将其捡起,抬头看向许静还亮着灯的窗户,脸上浮现出了一抹邪恶的笑容。

他心中已经有了计谋,他今晚就要进入许静家里,装扮成许静的老公,狠狠的将许静压在身后,然后征服她。

为了实现自己的期望,老王坐在门卫室等到了凌晨十二点钟。

这期间他一直都直勾勾盯着许静亮着灯的窗户,现在已经十二点钟,许静却还没有关灯,不知在想些什么。

老王继续等了半个钟头,灯光关闭之后,他隐约看到许静从窗户前经过。

为了可以让今晚的计谋得以实施,他没有立刻行动,而是依旧等待,他要等到许静睡熟之后在行动。

老王今晚异常亢奋,一想到自己将要得到许静娇躯的时候,他所有的睡意便一扫而光。

等到凌晨三点钟,老王这才趁着夜色开始行动了。

这个时候正常人都已经进入了深度睡眠,即便许静和她老公刚刚吵完架,那也不可能一宿不睡。

老王如同做贼一样,蹑手蹑脚的来到了六楼,激动的从口袋摸出许静老公的那把钥匙,他摸索了很久,才将房门钥匙拿了出来。

小心翼翼把房门打开,老王溜了进去锁上房门。

月光昏暗,客厅内虽然没有开灯,但他还是可以模糊的看到客厅的布局。加上昨天他不止一次的来过,更加可以确定许静的卧室在什么地方。

穿过客厅,老王很快来到了卧室门口,卧室房门并没有上锁,而是虚掩着。

老王兴奋异常,慢慢将房门推开,接着昏暗的小夜灯,他看到许静正躺在床上熟睡,在床边还放着一张婴儿床,许静的孩子正在婴儿床里面熟睡。

老王知道今晚这个机会自己绝对不能错过,他蹑手蹑脚来到了房间里面,站在床位看着只穿着一件薄纱睡衣的许静贪婪的舔着嘴唇。

许静睡衣下面穿着一条黑色小裤,因为晚上睡觉,所以她的身上并没有穿小衣,而是光着膀子,睡在床上。

虽然昨天近距离的感受过,可是此刻这种偷偷摸摸的感觉让老王格外兴奋,他感觉自己现在无比的亢奋。

他扭动了一下身体,直接将身上的衣服给脱了下来,最后这才把裤子连同小裤一并脱下。

老王慢慢来到熟睡的许静身边,贪婪的盯着这具曼妙的娇躯看了很长时间,最终将粗糙的大手探向了许静的脚踝部位。

许静已经熟睡,而且一直都在照顾小孩,早就疲惫不堪,根本就没有感觉到有人正在触摸着自己的身体。

老王一边轻抚一边瞄着许静的小裤,他将熊腰朝许静慢慢贴了过去,当触碰到薄纱睡衣的时候,老王发出了一声舒爽的声音。

粗糙的手掌顺着许静的小腿慢慢向上滑过,触摸着雪白的大腿,又慢慢朝被那神秘部位试探了过去。

许静没有察觉,不知是不是做梦,她扭动了一下身子,这一幕吓得老王稳住了自己的动作,他屏息盯着许静,生怕她会突然苏醒过来。

好在许静没有醒过来,而是将双腿张开,这样可以让老王的手掌就可以覆盖住了。

老王心跳加速,当指尖触碰到小裤的时候,许静敏感的身体突然剧烈一颤,从鼻孔发出了一缕轻微的低吟声。

许静长时间一个人照顾孩子,体力早就已经被抽离干净。

本以为老公回来会好好将她那具干涸的身体好好滋润一番,可是丈夫却在房间内发现了老王存在的迹象,和许静争吵了一番。

许静心里面极其崩溃,她因为身体的关系,虽然被老王推油按摩,但是在关键的时刻,并没有做出任何对不起丈夫的事情,却被丈夫如此误解,更加让她无法承受。

在老公离开之后,许静也陷入了身心疲惫之中。

老王此刻并不知道许静的悲伤,他早就已经想要得到许静的身体。刚才在按摩推油的时候,他就想立刻得到她。

可是因为想要将女神的渴望全都激发出来,老王前戏做的非常充足,但就在要准备进入的时候,却遭到了许静的阻拦。

现在许静依旧睡着,老王更加肆无忌惮起来。

用手轻轻抚摸着许静那儿。

虽然许静已经睡着,但是却依旧感觉到了这种长久未曾得到的快感正侵占着自己的身体。

伴随着老王的动作,睡熟中的许静低喘连连。

老王用粗糙的手指轻轻的研磨,旋即老王慢慢弯腰,将脑袋探入双腿之间,许静的娇躯就好像是触电一样颤抖了起来。

她的身体太过疲惫,可是这一阵阵的快感却让再次尝试到了异性的爱抚。

在梦境中,许静梦到丈夫又重新回到了自己身边,一边轻轻爱抚着自己,一边说着一些向自己道歉的话语。

一直都想要得到丈夫滋润的许静在梦中也原谅了丈夫,二人情到深处,便开始纠缠在了一起。

而此刻的老王并没有想到许静此刻的梦境和他并没有任何关系,而是卖力的探索起来。

猛地,许静身子突然紧绷了起来。

她生产之后便没有被丈夫如此爱抚过,身体早就已经承受不住如此强猛的攻击,当下就沦陷了。

“真香甜!”

老王囔囔自语,把自己的技巧发挥到了极致。。

“老公,你好厉害……”

熟睡中的许静情不自禁的低吟了起来,即便是熟睡,但本能依旧让她张开了双手,紧抱着老王的脑袋跟自己紧紧的贴在一起。

许静的双手紧紧抱着老王的脑袋朝自己的私密部位挤压了下去,两腿玉腿也如同麻花一样,将老王的脑袋紧紧缠绕,用力贴合着自己流淌花蜜的花蕊处。

当听到许静呻吟的喊叫出‘老公’的时候,老王如遭雷劈一样,身子剧烈的晃动了下来。

他一直都想要将许静发展成自己的胯下情人,他之所以用嘴巴让许静感受连连快感,而并不是直接举枪刺入女神的身体之中,就是不想让自己和女神的第一次结合变得如此粗鲁。

让老王没想到的是,自己如此为了许静着想,没想到许静竟然会做出和自己丈夫结合的梦境出来。

这种事情让老王心里面非常不爽,当许静用力夹紧自己脑袋的时候,老王也没有再去怜香惜玉,而是挣扎着从许静的双腿之间爬了出来。

他低头打量着那条早就已经渗透出徐徐蜜液的洞口,用手撸动着胯下那根如同成熟苦瓜一样坚硬的钢枪。

这把长枪早就已经充血膨胀,如同一条暴怒的巨蟒一样,正挺立在老王的双腿之间,青筋暴露的盯着湿润的洞穴入口。

硕大的蘑菇头上散着阵阵青紫色的光芒,老王用力撸动了两下,心中一横,当下一不做二不休,上床之后跪在了床上,将渗透着晶莹液体的巨蟒脑袋对准了湿润的甬道入口,慢慢刺了下去。

当敏感的蘑菇头接触到许静的粉嫩花蕊时,老王也感觉到了一阵极致的快感涌现全身。

就在快要撑开两片粉嫩薄唇准备一击入洞的时候,躺在许静身边安静入睡的孩子突然发出了一声嘹亮的啼哭声。

在婴儿哭声想起的瞬间,老王吓了一跳。

许静虽然困倦不已,可是这一切都是为了孩子。现在孩子哭声响起,许静必定会听到,到时候要是让许静发现自己如此一丝不挂的跪在床上试图侵犯她,保不准许静会报警抓走自己。

趁着许静还没有睁开眼睛的时候,老王急忙将随意扔在床上的衣服拿起,一股脑滚到了床下。

也就是在刚刚趴在地上的时候,许静睁开眼睛,从床上坐起了身子。

在睡觉前,她还穿着睡衣和内裤,但此刻却已是一丝不挂,更加要命的是,自己的花蕊处竟然还黏糊糊一片,这让许静的俏脸瞬间通红了起来。

想起刚才自己的梦境,许静也没有怀疑到有人进入了房间,而是以为自己在做梦的时候,情到深处,自己将内裤和睡衣扒了下来,用手来缓解自己的寂寞。

眼下孩子的哭声很嘹亮,许静将小夜灯打开,抱着孩子将圆滚滚的胸脯塞入了孩子的口中。

因为饥饿醒来的孩子在咬住了许静胸脯之后开始大口大口的吮吸了起来,那‘咕噜咕噜’的声音听得老王也是无比的舒爽。

他现在虽然趴在床下一动也不敢动,但一想到孩子正吮吸着自己梦寐以求的硕大胸脯,他就有种冲出来将许静压在身下,代替孩子疯狂的吮吸另外一只涨奶的胸脯。

许静丝毫不知道老王正躲在自己的卧室里面,当孩子用力的吮吸刺激自己胸脯的时候,她身体内那股还没有被完全熄灭的火焰再次燃烧了起来。

“嗯……”

在孩子的小嘴刺激之下,许静竟然发出了一缕轻微的呻吟声。

虽然此刻是自己的孩子在吸奶,可是许静却双眼微眯,在昏暗的小夜灯光线之下,她幻想着自己的丈夫正趴在自己身上,用力咬住了自己的胸脯,不断的疯狂吮吸。

这一幕让许久脸颊滚烫起来,她用力摇头,试图将这种疯狂的想法打消。

可是在丈夫的影像从自己脑中慢慢消散消散下来之后,许静却联想到老王帮自己推油的画面。

而刚刚消散的画面又快速的重叠起来,这一次丈夫已经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则是老王那猥琐的嘴脸出现在自己的脑海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