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想吃你身上两颗的葡萄/美丽儿媳妇苏暖笔趣阔

“大妹子……”

“老杨,你也别愣着啊,快喝呀。”

说着,小手微微用力,捏了捏火热的那处。

顿时,那火热的粗大感,让她心神荡漾,忍不住用掌心抚弄游走起来……

丽萍这大妹子,胆儿可真大呀!

老杨暗道,装模作样的端起碗,将鸡汤咕嘟咕嘟的喝了下去。

虽然对王丽萍大胆的动作感到很惊讶,但他也很享受。

特别是此时她的侄女在一旁,这种感觉就跟偷腥一样。

心理上的刺激以及生理上的感受,双重刺激下,让老杨立马有了反应。

那让王丽萍欲仙欲死的超大尺寸逐渐苏醒,隐隐有昂首挺立的姿态。

察觉到老杨的反应后,王丽萍抿嘴一笑,“老杨,王八汤做得咋样?还合你胃口吧?”

听到这话,老杨只能嘿笑着说,“好,简直是我这辈子喝过最好喝的汤。”

王丽萍顿时笑得花枝乱颤,探在老杨两腿之间的小手非但没有停下来,反而抚弄得愈加飞快。

但表面上两人都装出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老杨正常吃饭,王丽萍时不时的插上一两句嘴。

林雪儿只顾着吃肉喝鸡汤,压根儿就没发现自己姑姑和老杨之间的小动作。

因为是大热天,老杨下身只穿了一件宽松的大短裤,在王丽萍小手的抚弄下,那处早已膨胀。

直接将裤裆顶起来了一个高高的小帐篷,很是显眼。

幸好林雪儿是坐在对面,再加上有饭桌遮挡,这一切并没有被她发现。

弄了一会儿,王丽萍似乎并不满足于此,竟很是大胆的将一只小手顺着老杨的裤管伸了进去,一路向上攀。

就在老杨浑身一颤时,王丽萍小手已经灵活的拨开他的裤衩,毫无阻隔的伸到里面,一把握住那火热的滚烫。

好一个骚娘们,这胆子也忒大了点儿吧,难道就不怕雪儿发现?

想到这里,老杨转头向王丽萍看去,用眼神示意她不要乱来。

但没想到王丽萍却冲他抛了一个媚眼儿,娇媚一笑,“老杨,如果你喜欢喝我家的鸡汤,往后我就经常做。”

听到这话,老杨干笑两声,“那多不好意思啊,妹子又不是什么富裕人家,咋能天天买鸡熬汤给我这个糙汉喝呢。”

说完,看着一脸媚态的王丽萍,老杨心中一热,顺势放下碗筷,一只手搭在她的腿上,慢慢游走起来。

王丽萍反应很直接,二话没说又向老杨靠了靠,方便他能更好的揩油。

同时装模作样的说,“那有啥的,只要老杨你喜欢喝,我杀再多的鸡熬汤都舍得。”

“嘿嘿,那感谢的话我就不多说了,反正妹子你们家有个头疼脑热尽管来找哥,哥任何怨言都没。”

王丽萍眼波流转,娇笑一声,“老杨,瞧你这话说的,我们俩还计较啥?我们不早就像一家亲了吗?”

确实不用计较,他都把王丽萍压在身下疯狂输出了不知道多少次了,两人好的就差没穿一条裤子了。

在说这些话的时候,王丽萍和老杨两人互相在对方的身上到处游走抚弄。

特别是王丽萍,胆子大的不得了,仿佛将林雪儿当成了空气。

一只小手在老杨两腿之间不断的抚弄揉捏,甚至还来回上下套弄,爽得老杨爽的两眼忍不住直翻。

看着身旁这美艳的俏佳人,老杨再也不想忍耐,胆子逐渐大了起来。

原本只是在王丽萍美腿上来回游走抚摸的大手,逐来到了她的大腿根儿,然后稍稍往上一盖,直接盖在了两腿之间那鼓囊囊的小坟包上!

“嗯……”

要害被袭,王丽萍忍不住嘤咛一声,娇躯更是轻轻颤抖了下。

而正是她这声嘤咛,引起了林雪儿的注意。

抬眼看去,不由眉头微皱,姑姑怎么和杨叔坐的这么近,他们两个不热吗?

疑惑之下,不禁出声发问,“杨叔,你和姑姑坐这么近不热吗?”

听到这话,老杨和王丽萍的动作齐齐一停,连忙分开了一些。

“有吗?”

老杨尴尬的问了一句,大手也不敢再作乱,可王丽萍却没有收敛,小手依旧盖在他两腿之间,捂住火热不愿松手。

这骚娘们儿,真要命啊!

害怕被林雪儿发现,老杨没敢乱动,可是王丽萍却不打算放过他。

三摸四不摸,把老杨撩抜得欲火高涨,只觉得小腹处有一团邪火蹭蹭往上涨,瞬间烧遍全身。

心中不由一荡,老杨忍不住再次将大手探了过去,直接盖在王丽萍两腿之间抚摸起来。

不大一会,王丽萍脸色逐渐潮红,一对杏眼水汪汪的,身子更是时不时扭动一下。

眉宇之间透出三分春情,七分陶醉,整个人看起来很是享受。

老杨也是一样,被她小手抚弄得很是舒服,虽没有真枪实弹来的爽,但在这种环境下却刺激得他格外兴奋。

不知不觉,两人再次紧挨在一块。

就在老杨准备再近一分时,王丽萍突然娇喘一声……

“姑姑,你怎么了?你怎么又和杨叔坐的这么近?不嫌热的慌吗?”

林雪儿疑惑的看着王丽萍,“姑姑,你脸怎么这么红呢?”

然后又看向老杨,“杨叔,你快给我姑姑瞧瞧,看她是不是生病了,刚才我还听见她叫唤了声呢。”

听到这话,王丽萍干笑两声,“没啥事,你这丫头,咋这么多问题呢,你姑我脸红是因为热的。”

“热的?那你还和杨叔坐这么近?”

见林雪儿一脸郁闷,王丽萍就知道和老杨不能再继续下去了,于是整了整衣衫,径直起身,“老杨,我去出差了,你和雪儿赶紧吃,雪儿就交给你照顾了。”

说完,别有深意的冲老杨抛了一个媚眼儿,扭着肥臀离开了。

老杨干笑两声,瞥了一眼自己的胯下,再回想起王丽萍刚才走时看向他的眼神,老杨心中不免为之一热。

这大妹子,欲望可真强啊,才过去几天的功夫就又想要了,估计前些年憋坏了!

“杨叔你笑啥呢?有啥高兴的事情说出来让雪儿也跟着高兴嘛。”

见老杨扒拉了两口饭,然后停下来盯着桌上的鸡汤发呆傻笑,林雪儿忍不住好奇,再次出声发问。

听到这话,老杨赶紧说道,“没什么,吃过饭后,我去补觉,今天周六,你就在自己房间里好好看书。”

“哦。”

林雪儿闷闷不乐的应了一声,她发现了一个问题,刚刚姑姑脸上的潮红,很像那天晚上杨叔压在姑姑身上时姑姑的反应。

而且刚才她还发现每当自己杨叔和姑姑紧挨在一起的时候,两人脸上都露出很享受的样子。

这是怎么回事?

难不成大热天紧挨在一起也可以很爽吗?

吃过饭后,老杨就回房间补觉了。

“杨大哥,杨大哥,快开门,有急事。”

是王丽萍楼上的少妇,沈春月的声音!

老杨一个激灵,吓得赶紧从床上跳下来。

“大妹子啊,有什么急事啊?”老杨一边回答,一边穿衣服,穿好后,对林雪儿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然后走出去开门。

打开门,就见沈春月脸色痛苦,双手捧着硕大的酥胸,“杨大哥,不知道怎么了,我这儿好痛。”

老杨赶紧将沈春月领进屋,皱眉道:“大妹子,你这可能是涨奶了。”

沈春月是王丽萍楼上刚离婚的少妇,胸大屁股翘,是小区里数一数二的美女,她知道老杨以前是有名的医生,所以有什么不舒服也时常找老杨看。

这女人也命苦,才生了孩子后,老公就和她离婚和小三跑了,只留下沈春月孤儿寡母的待在家里。

“什,什么是涨奶啊?”沈春月眉头紧锁,疑惑的问道。

她原本睡得好好的,突然感到胸前一阵剧痛,想到老杨早些年是地区医院有名的医生,也就赶紧过来找他了。

初为人母,加上身边朋友又没有有经验的,沈春月对母婴方面的知识一窍不通,这也是她第一次涨奶,所以手足无措。

“涨奶就是你的乳腺不通,导致母乳堵塞,要是不疏通的话,会很痛苦的。”

老杨紧紧盯着沈春月胸前的两片柔软,那宽松的衣服下面,很明显露出两点,上面还隐隐有被打湿的痕迹。

看到这画面,他下面悄悄的撑了起来。

沈春月也正好看见了这一幕。

好大啊!

她惊讶的盯着那处,不禁俏脸微红,“杨大哥,你,你赶紧帮我疏通一下吧,都快痛死了。”

“可是,这……”老杨有些吞吞吐吐的,“疏通的话,恐怕有些不方便。”

“有啥不方便啊?”沈春月急了。

“我这儿没有吸奶器,只有将乳汁吸出来,然后配合我的手法,给你把乳腺疏通才行。”

这倒是实话,老杨虽然也有冲动,可这种时候,他也不忍心看着这年轻的少妇痛苦。

一听这话,沈春月就为难了。

要把乳汁吸出来,那岂不是就要用嘴含住自己这个地方吗?

她脸蛋儿红扑扑的,自己这个地方,可只有前夫和孩子含过,老杨是个男人,这要是给自己吸,那真是……

可转念一想,反正自己现在是单身,加上现在实在痛得要命,难不成去医院给别的男人碰?

不成,那就算不痛死,估计也废了。

想到这儿,她贝齿一咬,闭上眼睛,娇羞道:“杨大哥,只要能缓解痛苦,都……都听你的。”

“好,那你把衣服脱了。”老杨激动道。

强烈的痛苦,让沈春月不敢再犹豫,麻利的脱掉上衣,瞬间就跳出两个硕大的饱满。

由于在哺乳期,她并没有穿内衣,两片柔软虽然很大,却没有丝毫下垂的迹象,反而还十分挺拔,高高翘起,特别是中间的两点,哪怕已为人妇,也还是殷红的。

老杨咽了咽口水,那处的反应居高不下。

“大妹子,那杨哥可真吸了?”

老杨搓了搓手掌,走过去,见沈春月点点头后,他俯下身子,双手托住硕大的柔软,一口含住。

“嗯啊……”

接触的瞬间,沈春月就忍不住发出呻吟。

这声音听得老杨热血澎湃,双手都忍不住抓揉起来,随着他的吸允,乳汁一点点溢出,钻进口腔,似乎打开了他所有的味蕾。

咕噜……

等口腔装满后,他喉咙一滚,全咽了下去。

“杨大哥,你怎么喝了?”

沈春月双手紧紧抓住椅子边缘,身体由于紧张而变得有些僵硬,当发现老杨把自己的奶喝了后,她忽然觉得很羞耻,可又有些刺激。

自从怀孕到现在,她就没做过那事儿了,二十六岁的她,欲望本就强烈,现在被老杨这么一吸,感觉魂儿都差点被吸出来。

老杨没有答话,反而吸得更加卖力了,双手也不由自主的从两片柔软处开始往下滑,此刻的沈春月,并没有注意到。

其实以前,他就对这个美少妇有想法,毕竟长得漂亮,人还特温柔贤惠,特别是硕大的柔软和丰满的臀部,每次看到,都想要将她压在身下疯狂输出。

不过这时候,林雪儿却将房门推开一条缝,紧紧盯着这一切。

“杨叔怎么在给楼上的阿姨吸啊?”

林雪儿很疑惑,不过看到这一幕,她就想到了先前杨叔给自己吸奶的样子,突然觉得浑身有一股奇怪的燥热。

这种刺激的画面,只要是正常人看到,都会被刺激到的,所以即便林雪儿心思单纯,身体本能的,还是会有所反应。

老杨吸完一只奶后,又换了另一只,他的手不安分的在沈春月身上游走,很想从小腹处直接滑到下面,可他不敢!

“唔……”

沈春月紧咬下唇,强忍住不让自己发出羞耻的声音,可老杨的嘴和手都仿佛有魔力一般,每一次吸允和抚摸,都让她很舒服。

这种感觉,是她前夫从来没有给过自己的。

好一会儿后,沈春月发现痛苦减少了,取而代之的,是爽到灵魂深处的体验,她下意识双手抱住老杨的脖子,使劲往自己这边压,想要老杨吸进自己身体里。

可因为她这么一用力,老杨被憋得差点没喘过气来,赶紧挣扎开,气喘吁吁道:“大妹子,你是要憋死我啊。”

听到这话,沈春月才反应过来,害羞道:“没,杨大哥,对,对不起,我已经不痛了,是不是已经疏通了啊?”

说话的同时,她的目光,有意无意的瞄着老杨那高高的帐篷。

没想到老杨的这么大,前夫和老杨比起来,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这么大的玩意儿,哪个女人受得了?

毕竟是少妇,对于这种事情,没有过多的害羞,反而隐隐有着渴望,只是已为人母的她,有羞耻心,加上她知道眼前的男人是邻居王丽萍的男人,所以赶紧移开了目光。

“不痛只是证明暂时不涨了,刚刚我摸了一下,发现里面有肿块,需要按摩推拿,才能解决。”

老杨挺着高高的帐篷,表面却一本正经的样子。

他可不想放过这么好的机会。

沈春月愣了一下,然后抿着嘴唇道:“那,那好吧。”

都已经被吸了,她也不在乎被多摸一下。

“那这样,你到那间屋子去躺着,这样坐着不好做推拿。”

老杨指了指王丽萍的房间,毕竟家里就两间屋子,现在林雪儿在自己屋子里,只能让她去王丽萍房间。

可这时候,林雪儿却突然推开门走了出来,“阿姨,你怎么了?”

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沈春月一跳,看到是林雪儿时,脸蛋儿更红了,“雪儿在家啊。”

“今天周六,在家自习,本来在写作业,但外面声音太大了。”

这话更是让沈春月无地自容,瞥了林雪儿一眼,然后看向老杨,娇羞道:“杨大哥,这,我已经不痛了,要不明天再推拿吧?”

林雪儿在,她实在拉不下脸。

其实林雪儿出来,也是故意的,她就是不想让阿姨和杨叔在一起这么亲密,不知道为什么,她感觉心里酸酸的。

“也行,那明天我去找你,你先回去休息吧。”

老杨本来是千万个不愿的,可也不能明摆着说不行吧,林雪儿还在呢。

得到应允,沈春月红着脸,赶紧离开了老杨家。

等她走后,林雪儿噘嘴小嘴,撒娇道:“杨叔,你刚刚怎么在给阿姨吸奶啊?”

一听这话,老杨身子一颤,满脸慌张。

“别胡说,记着,这种话出去千万别乱说,知道吗?杨叔只是在给阿姨治病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