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男人四十风花雪/五个闺蜜的疯狂互换春雨医生

“小苏啊,我那边有套公寓腾出来了,你可以搬过去单独住,房租全免!”

老张说这话时,十分豪爽,那样子就如一掷千金,牛逼轰轰。

苏芮刚准备打掉老张的咸猪手,闻言顿时一愣,惊讶道,“什么?公寓?免房租?!”

其实,苏芮在和男友分手后,就待业在家,最近一直在找空房,想做一家美妆工作室,之前和老张微信闲聊,咨询过房源的事情,没想到老张记在心里,而且不动声响的就给她办了。

看来这个老家伙,对她还真是上心呢,只是,老家伙却误会了她的意思。

暂且不说,与人合租的生活方不方便,要知道,如今这屋里住进了刘小光,苏芮快活都来不及了,哪里还想搬走啊。

见苏芮反应强烈,老张洋洋得意,心里盘算着,今天可以多弄上几次了。

于是,老张十分肯定的应了声,“对,单身公寓,朝向好,环境优雅,采光一流,老哥我不收你一分钱!”

苏芮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要知道,他们所在的城市,可是寸土寸金的地方,这么好的房源,要值不少钱呢!

这对于远离家乡漂泊不定的她而言,无疑是一种幸运。

苏芮有些木讷,喃喃道,“那多不好意思呀,只是……”

老张一听,沉声道,“怎么?你不要?”

苏芮这才回过神来,笑了笑,说,“无功不受禄,你对我这么好,肯定有所求吧,我可不敢随便接受哟。”

闻言,老张有点慌了,生怕苏芮拒绝,如果连这个都打动不了她,那今天想多弄上几次就悬了,恐怕到最后,还得硬上啊。

然而,老张毕竟是个老江湖,在打嘴官司上,情商颇高,他想了想,说,“没什么不敢接受的,你不是一直想搬出来住吗?我正好有闲置空房,你先去住,房租的事以后再说。”

苏芮“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谁说我想搬出去呀,我和朋友合租挺好的,我看是你老不正经,想金屋藏娇哦!”

被苏芮戳穿心思,老张老脸一红,打了个哈哈,道,“看你说的,你老哥是那种人吗?”

老张摆摆手,以此掩饰尴尬,忽然,他反应过来,脸色一变,疑问道,“你刚说啥?不想搬出去住?那你之前打听房子干什么啊?”

苏芮推开老张搁在肩膀上的手,笑道,“我哪像你满肚花肠子,我是想开一家美妆工作室呢。”

听苏芮这么说,老张恍然大悟,心中悬起的石头总算落了下来,因为无论怎样,苏芮对这套公寓而言,还是有所需求的,这也就意味着,老张的筹码依然有效。

“原来是开工作室啊,那不挺好嘛,我那里带床的,工作累了也可以休息的。”

老张真是三句话不离本行,一心想着可以和苏芮创造单独的空间,说不定以后还能发展为长期炮友,那样就爽歪歪了。

见老张执意馈赠,苏芮的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但她并非拜金主义毫无底线,若她真是那种女人,就凭相貌姿色,真不知要玩转多少大老板,一个老张又算得上什么。

想了想,苏芮决定还是要吊吊老张的胃口,大家都是成年人,苏芮自然清楚,老张打的哪门心思。

何况,当务之急,是要想办法送走老张,免得节外生枝,暴露了刘小光的存在。

想到刘小光,苏芮的心就急不可耐,要不是老张突然出现,保不准现在她都被刘小光弄得死去活来了。

“嗯,那个,这件事我再考虑考虑,好啦,现在事儿已说完,你可以去忙了哦。”

苏芮说着站起身来,扯了扯超短的裙摆,委婉的下了逐客令。

望着眼前婀娜多姿的苏芮,老张心头一热,哪里肯就此离开,况且他今天过来,就是想弄了苏芮。

如今,他又亮出了筹码,那副色胆可谓如虎添翼,他一把将苏芮拉回沙发,肥硕的身体压了上去,嘿嘿一笑道,“小苏啊,我的美人儿,房子的事情,老哥给你办妥了,你是不是也把老哥的事解决下?”

此时,压在苏芮又香又软的娇躯上,老张犹如醉卧花丛,满脑子的精虫都在蠕动,不等话说完,他的一只胖手,就顺着苏芮的修长大腿,朝裙摆里摸进去……

“嗯哼……别……别这样……”

感受到老张并不粗糙的胖手,原本就怀揣浴火的苏芮,禁不住娇喘出声。

见苏芮这样,老张愈发来劲,那只手更是放肆地往里推进。

这会儿,抚摸着苏芮滑嫩的肌肤,老张整个人都仿佛燃烧起来,一时间双眼喷火,恨不得一口吞噬了身下的苏芮。

他舔着大肥脸,急声道,“小美人儿,老哥都快想死你了,就给老哥弄一次啊,以后保证对你好……”

说着,老张一头扎进苏芮的胸前,贪婪地亲吻着那对儿饱满圆润。

由于苏芮的吊带裙很稀薄,里面又是真空,老张的油腻大嘴虽然隔着衣服,但依然能够贴切感受到,里面的柔软滑嫩。

同样,苏芮也是如此,老张嘴中滚烫的口水,以及颚下的碎胡茬,撩拨的她巨痒难耐,而腿上的那只咸猪手,更是已经游离到她的大腿内侧,直逼最为敏感的地方。

只此两下,苏芮就快要沉沦下去,浑身已无一丁点反抗的力气了。

也难怪,老张虽说年事已高,但他好歹也算得上是情场老手,挑逗女人的欲望,还是有两把刷子,更何况,在他过来之前,苏芮就已经被刘小光弄得不上不下了。

现在,被老张这么一弄,苏芮顿时俏脸绯红,一双美目满是迷离,娇喘吁吁道,“嗯哼……不行……不行不能……”

见苏芮话都不说清楚,老张欣喜若狂,这足以说明,身下的美人儿动情了!

为此,老张彻底放开了胆,另一只手开始去脱苏芮的肩带,同时摸在腿上的手,不由得加快了前进的动作。

就在老张即将摸到苏芮的大腿根部时,苏芮下意识的夹紧双腿,并且双手护胸,不让肩带滑下,她睁开双眼,瞬间清醒过来,对着老张大叫一声。

“放手!不要脸了你!”

听到叫声,老张猛地一震,脑子里的精虫死了一半,他连忙停止动作,笑眯眯的央求着,“小苏,老哥真的好喜欢你,就这一次,行不?”

“不行!我不愿意!”

此时,望着眼前肥头大耳的老张,苏芮心里直发怵,她想不通刚才怎么还会起了欲望。

都怪那个傻小子!

很显然,若不是之前,刘小光和她在浴室里做了一半,恐怕她早就被老张给恶心吐了。

见苏芮的态度忽然转变,老张简直郁闷极了,刚才不是还好好的吗?

不过,这并不能打消老张的念头,事儿都做到这种份上,他怎么可能轻易放弃?

仗着重量级的体格,老张将苏芮牢牢压在身下,苦口婆心道,“小苏啊,老哥对你可是真心的,绝没有玩弄你的意思,咱就弄一回,你要什么老哥都答应,使得不?”

眼看老张不依不饶,苏芮的心里不禁有些慌乱,再这样僵持下去,若是里屋的刘小光跑出来,那就被老张发现了,何况又是撞上这种事情,老张绝对不会放过他的。

保不准,老张还会拿租房合同上的协约,追究她们的责任,人生地不熟的,违约的事肯定干不过老张,就算不赔偿违约金,提前交纳的押金也会打水漂。

这年头,兔子急了也咬人,更别说虎视眈眈的老张了。

一时间,苏芮万分纠结,她生怕老张情急之下,对她施暴,那样最得不偿失了。

想了想,苏芮决定用手帮老张泻火,只要那杆枪软了,她还不信老张会死皮赖脸留在这里。

无可奈何,苏芮快速梳理情绪,冷艳的俏脸上挤出一丝笑容,她小声道,“张哥,这种事哪儿能着急,你先起来,妹子给你按按嘛。”

闻言,老张大喜,连忙松开苏芮,坐了起来,一双胖手还忍不住在苏芮的身上,搓揉了两把。

苏芮推开老张的手,一骨碌弹起身,将凌乱的长发捋到一边,风情万种的媚笑道,“张哥,快把裤子解开呀,让妹妹看看你有多厉害……”

老张怎么也没料到,苏芮居然变化如此之快,上一秒还是个贞洁烈女,现在就成了风骚荡妇了。

难怪都说女人善变,但老张活了大半辈子,还从未见过这般善变的女人。

不过,老张并没有心思去想这些,此刻见苏芮不仅妥协,而且还主动调情,老张激动的简直难以言表,三下五除二就脱光了裤子。

苏芮放眼一望,老张沉甸甸的肚皮下,胯间的玩意儿哪里还看得清楚,换句话说,简直沧海一粟,小的可怜。

“这……”

一时间,苏芮的心里真是堵得慌,原本还有一丝丝的幻想,觉得老张既然欲望这么强,那玩意儿肯定也相当不错,谁料竟是那般不堪入目。

这要是和刘小光的比起来,那就是小巫见大巫!

想起刘小光,苏芮不禁暗自感叹,还真是捡到宝了。

然而,再看看眼前的老张,苏芮就止不住的恶心,臃肿的身材,瘦弱的小蝌蚪,二者之间形成鲜明的对比。

都说男人是视觉动物,其实女人也不例外,有时候,反而更加在意。

想着要用手给老张弄出来,苏芮就难以启齿,真后悔刚才一念之差,想出这样的法子。

可是,不这样做的话,又能如何呢?难道还真要给老张打一炮来解决吗?那样岂不是,更糟糕?

苏芮无奈的长叹一口气,银牙一咬,口是心非道,“张哥,你好强壮呀,妹妹好崇拜呀!”

一旁的老张根本不知苏芮所想,只听苏芮的言语称赞,顿时信心倍增,笑得合不拢嘴。

他乐道,“是嘛,妹子,老哥一会儿就让你舒服哈,不是说要按按吗?快来啊,老哥都等不及了!”

苏芮嘴角一抽,但还是佯装十分兴奋的样子,妩媚的说,“那你可要忍着点哟,不许只顾自己爽,妹妹还等着要呢!”

闻言,老张亢奋得狂咽口水,对着苏芮的方向耸动水桶腰,催促道,“好的好的,大妹子,快按按吧,老哥求你了!”

见此,苏芮只好忍气吞声,委曲求全的伸出手去,捏住了老张的小家伙。

刚捏在手里,就见老张狠狠地抖动身子,像是触电似的,颤抖不止。

与此同时,老张嘴里也发出了嘶哑的声音,“卧槽,好爽!”

见老张反应强烈,苏芮虽心中厌恶,但却颇为惊喜,作为一个过来人,她很清楚,男人这种情况下,都是快枪手。

想着要老张尽快缴械,苏芮赶紧飞速套弄起来,时间不久,就听见老张苦苦哀求的叫声。

“哎哟喂,妹,妹子,老哥我,我不行了……”

“呼……呼……”

这时,苏芮明显察觉到,手中的那玩意儿越来越炙热,她连忙趁热打铁,娇滴滴的呼唤道,“张哥,我的好老哥,妹妹好想要,用力呀,妹妹快丢了,嗯哼……”

苏芮的声音婉转动听,犹如天籁,简直就和叫床一模一样,都快酥到了骨头里。

老张哪里受得住,当即一声嘶吼,缴械了。

苏芮嫌弃的松开手,拿出纸巾擦拭干净,而后又起身去洗手间冲洗,回来时却见老张依然光着屁股,仰靠在沙发上吸烟。

苏芮不禁皱眉道,“你干嘛呢,还不快把裤子穿上。”

老张十分享受的吐出烟圈,阴笑道,“我的苏妹妹,你慌什么呀,快给哥弄杯水喝。”

苏芮极不情愿的给老张倒了杯水,催促道,“快喝快喝,喝完了快走!”

老张不慌不忙,从兜里摸出一颗胶囊,端起水杯喝了下去,砸吧砸吧嘴,说,“去哪啊?老哥还想多陪陪你呢。”

“你都软成这样,陪什么陪,不用了,我还有事,你先走吧。”

这会儿,苏芮又恢复了之前的冷漠,心想反正事也说了,火也泄了,还能怎么样。

不料,老张嘿嘿一笑,“大妹子,我刚喝的伟哥,现在轮到你爽了!”

“什么?你……”

苏芮非常惊诧,没想到老张居然留了一手,看来他今天是有备而来。

这也就意味着,苏芮刚才自我奉献的行为泡汤了,接下来面对的才是最严峻的问题。

这个老张,真是阴险狡诈,贼心不改!

苏芮很气愤,她猛地从沙发上跳起来,怒斥道,“你什么意思呀?不是说就一次吗?怎么出尔反尔,还要不要脸了?”

见苏芮发脾气,老张也不着急,反而耐着性子欺哄道,“别生气嘛,大妹子,刚刚那事咋能算数呢?再说,你不也没爽么,就让老哥来给你服务吧。”

闻言,苏芮真是恨得牙痒痒,心想她要是个男人,非得把老张打残了不可。可换句话说,她真是个男人,老张也不会这样对她。

无赖!老张就是个彻头彻尾的老无赖!

望着眼前肥头大耳,猥琐笑容的老张,苏芮越想越气不过,可是又没有办法,难道今天,真的逃不过老张的魔爪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