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男生女生做的污事/女生宿舍第二部

刘峰的手感觉到了李燕背部皮肤的光滑和细腻,但却没敢多停留,而是在准确的抓住了李燕的内衣系带,那么一手力。

“刘叔,果然舒服多了。”李燕转过身来,轻轻晃动了一下身体。

“那是自然了,勒得太紧,呼吸都不畅,而且你正在发育的时候,穿太小的内衣,会让这里长不大。”刘峰一笑,用眼睛在李燕的胸前挤了挤。

“好,明天我就去买大一号的内衣。”李燕决定不再纠结。

“为什么要明天,这种事情,越快越好。”刘峰有些不乐意了。

“我今天一天的课,晚上还要帮人补习。”李燕却有些为难。

“那我给你买回来,晚上你到我家里拿。”刘峰呵呵一笑,但接着又有些为难:“只是,你究竟应该穿多大的呀。”

“平时都三十六D的,你给我拿三十六e的吧。”李燕想了一下,对刘峰道。

“这不行,还是得量准,要不然,买错了来回换麻烦。”刘峰却摇了摇头,用一种不容置疑的声音道:“小燕,转过身去,叔帮你量量。”

李燕再一次转过了身去,刘峰伸出了手,从李燕的腑窝穿了过去,双手扣在了李燕的胸口。

“叔……”李燕的身体明显的僵硬了一下,扭过头来看着刘峰。

“你个傻丫头,我儿子都比你大,你在我眼里就是个小孩,我还能占你的便宜。”刘峰不无嗔怪的来了一句。

“哦……”李燕点了点头,又扭过了头去。

刘峰的手轻轻的揉动了起来,嘴里也喃喃的念着:“这样的弹性,究竟用多大的好呢……”

“叔……我好热……”才这样动了几下,李燕就感觉到一股酥痒的感觉从下面窜到了全身,身体有些发软。

“是电梯里闷,出了电梯就好了。”刘峰随口应付着李燕,手直接从衣领里伸了进去。

“叔,你……”李燕吓了一大跳,下意识的抓住了刘峰的手。

“你里面还有内衣,我不实际接触,根本量不出来。”刘峰皱了皱眉头。

李燕松开了手,刘峰的手伸了进去,在这一瞬间,李燕的身体一下子绷直了。

“小燕……真没想到……这么大……”刘峰感觉到了满手的光滑细腻和柔软,硬了,顶在了李燕的臀上。

“叔,量出来了没。”李燕的声音带着一丝颤抖。

“量好了,我知道买什么尺寸的了。”刘峰这才若无其事的将手缩了回来。

直到到了小区门口,李燕的脸还是红着的,刘峰知道为什么,但却并没有揭破。

李燕单纯天真善良,对男女之间的事情根本一点都不懂,根本不像个大学生,但却极大的方便了刘峰。

刘峰有时候也觉得这样对李燕有些不道德,但想到如果自己不下手,只会便宜其他男人,又没有了任何心理负担。

和李燕分开后,在公交站台上,刘峰看到了秦然,眼中不禁闪过了一抹惊艳。

秦然穿着白色迷你短裙,一双如玉雕出来的腿完全暴露在了空气中,肉色丝袜,更给她的腿增加了几分质感,臀更是给紧身裙勒得紧紧的。

随着人流上了车,刘峰和秦然被挤到了一个角落里,秦然的胸,就贴在了刘峰的胸口,刘峰的下面,正好顶在了秦然的肚子上。

从秦然身上散发出来的幽香特别撩人,刘峰提示自己一定不能冲动,但却根本克制不住,凶器翘起来以后,似乎要将秦然捅个窟窿一样。

秦然感觉到了刘峰的变化,抬起头来,有些哀求的看着刘峰。

“小然,我也不想……”刘峰苦笑了一声,用眼睛挤了挤周围:“但我也是没办法。”

秦然咬着嘴唇看着刘峰,良久以后,秦然才轻轻的来了一句:“刘叔,我相信你。

刘峰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而是将头扭到了一边,因为刘峰觉得秦然的小嘴特别的诱人,自己看久了,会忍不住想要去吻秦然。

车子晃动了起来,两人的身体摩擦着,感觉到了秦然肚子的柔软以后,刘峰更硬了。

秦然觉得刘峰似乎要把自己捅穿一样,从上面散发出来的滚烫,让秦然的身体有些发软。

秦然提示着自己,这是在车上,这是没办法的事情,但却老是会想到那天晚上那个奇怪的梦,想着想着,秦然感觉到短裤又湿了。

“一定不能让刘叔发现,要不然,羞死人了。”秦然如是提醒着自己,身体越来越软。

“吱……”也不知前面发生了什么,公交车来了个急刹,刘峰的身体猛的往前一顶。

“嗯……”秦然清楚的感觉到了刘峰的坚硬和粗大,一声嘤咛以后,猛的夹紧了双腿。

“这个司机显然是个新手。”刘峰若无其事的借着这个机会教授秦然:“开车一定要提前预判,看清楚情况,这样,才能尽量避免这种急刹车。”

秦然很认真的听着,她觉得刘峰是一个很敬业的人,跟着这样的师傅,一定能学到很多东西,却浑然没有意识到,刘峰一边说,一边调整着身体的姿势。

“嗯……”当感觉到刘峰的凶器竟然顶进了自己的两腿间,秦然明显的僵了一下,有些警惕的看着刘峰。

“小然,今天上车以后,你好好领悟一下我刚刚说的话,以后开车就不会紧张了。”刘峰仿佛没意识到秦然的抗拒一样,一脸认真的来了一句。

“谢谢你,刘叔。”秦然点了点头,腿还是夹得紧紧的,想要阻止陌生访客的侵犯。

但秦然的腿夹得越紧,大腿根就在刘峰的凶器上蹭得越厉害,刘峰有些心火难遏,眼珠子开始滴溜溜的转着。

车子又剧烈的晃动了一下,刘峰知道机会来了,身体猛的往前一顶,秦然感觉到刘峰直接扎进了自己的两腿间,忍不住闷哼了一声。

但秦然马上感觉到了不腿,又夹紧了双腿,这样一来,秦然就更真实的体会到了刘峰的粗大,短裤湿得更厉害了。

“刘叔,半联动我到现在都掌握不好……”为了转移自己的注意力,秦然开始向刘峰讨教着驾驶上的问题。

“半联动的使用,得靠个人的悟性,练多了,也就掌握好了。”刘峰随着车身的晃动而晃动了起来,但却又感觉到这种隔着衣服,就如同隔靴骚痒一样,再也忍不住伸手拉开了自己的拉链。

秦然感觉到刘峰竟然抽离了自己,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有些失落,当感觉到刘峰又一次顶了过来以后,秦然下意识的张开了腿。

但这一次刘峰显然有些争切,直接顶到了秦然的耻骨上,那种坚硬的感觉,让秦然身体一软,还好及时勾住了刘峰的脖子,这才没有软倒在地。

刘峰也给秦然的骨头格得生疼,但却嘿嘿一笑,慢慢的调整着身体,滑进了秦然的两腿尖。

“怎么这么烫……”秦然忍不住皱起了眉头,似乎为了证明自己的感觉,双腿动了动。

“天啊……”秦然马上意识到,这一次刘峰竟然将自己解放了出来,顿时有些紧张的看着刘峰。

“小然,你是我这一批学员中,最有悟性的一个,也是最有希望一次性通过路考的一个,你要努力了。”感觉到秦然似乎想要推开自己,刘峰搂在了秦然的腰上,固定着秦然的身体。

秦然本来想要去推刘峰的手无力的垂了下来,她知道,在驾校,也一样有潜规矩,学车的学员,考试并不能完全通过,至于谁能过,谁不能过,都是教练说了算。

想到如果通不过,自己又得补考又得交费,而且时间上也不允许自己这样,秦然终于叹息了一声,再一次分开了双腿。

刘峰知道秦然听懂了自己的意思,只要自己不是太过份,秦然是不会抗拒自己的,胆子更大了,搂在了秦然腰上的手,也开始往下滑。

“刘叔……”当感觉到刘峰在自己的臀上揉了一会儿还感觉到不够,竟然要撩自己的短裙时,秦然吓了一大跳,抬起头来有些哀求的看着刘峰。

“小然,我很看好你,努力。”刘峰却冲着秦然一笑。

秦然一呆,又将头垂了下去,伸到身后阻止刘峰的手,又缩了回来。

刘峰的手按在了秦然白嫩的殿上,虽然因为在公交车上,老孙并不能有太过份的举动,但是那种感觉,却也给老孙带来了深深的刺激。

车子继续晃动着,秦然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她提醒着自己不能对不起老公,但是那个梦又在引诱着秦然,秦然觉得自己越来越把持不住了。

“刘叔,我学车的事情,就拜托你了。”秦然喃喃的来了一句,在感觉到刘峰的手竟然顺着自己的殿沟滑了进去以后,主动分开了腿。

刘峰的手一伸进去,就感觉到了一股明显的湿意,这还是隔着丝袜和内裤的,如果直接伸进去,还不知湿成了什么样子呢。

刘峰并不知道这只是秦然的本能反应,还是秦然愿意自己这么做,但是面对着秦然诱人的身体,刘峰却不想去猜测秦然的身体,手一下一下的按着。

“嗯……”秦然感觉到了异样的美妙,她咬着嘴唇不想让自己出声,但随着那种美妙的感觉越来越明显,秦然却还是忍不住嘤咛了一声。

刘峰感觉到,秦然在自己的挑逗下,身体越来越软,呼吸越来越重,嘴角不禁泛起了一丝邪恶,开始按着秦然的臀,向着自己的方向一压一压的。

秦然一开始还有些抗拒,但当感觉到那根凶器越来越粗,越来越大以后,开始顺从刘峰。

“刘叔……”只是当感觉到刘峰竟然伸手去脱自己的丝袜以后,秦然吓了一大跳,抓着刘峰的手,一脸哀求的看着刘峰。

“小然……”刘峰将嘴凑到了秦然的耳边,贪婪的闻着秦然身上散发出来的少妇幽香,声音却如同恶魔一样:“你们几个当中,小李不错,小张也挺好,小王更聪明……”

秦然知道刘峰的意思,这四个学员中,谁都知道能不能顺利拿到驾照,都着落在刘峰的身上,对刘峰都特别的好,除自己之外,都会时不时给刘峰买包烟,买瓶酒什么的。

尽管自己什么都没有送,但刘峰却是最照顾自己的,秦然明白刘峰为什么会这么照顾自己,除了自己和刘峰是一个小区的以外,还因为自己是个漂亮的女人。

秦然也知道自己的优势在哪里,所以当刘峰在教练的时候占自己的便宜,吃吃自己的豆腐,自己往往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是今天,自己真的要让刘峰这样么。

秦然脑海里又浮现了那个古怪的梦,想着刘峰该摸的地方也摸了,该占的便宜也占了,秦然觉得,自己实是没有必要在这最关键的时候拒绝刘峰。

所以,秦然抓着刘峰的手慢慢的松了下来,刘峰也没有说话,手顺着短裤扎了进去。

上一次品尝秦然的身体,是在秦然喝醉了的情况下,虽然很刺激,但总少了一些征服的快乐,但这一次秦然却是清醒的,刘峰知道,自己在征服秦然的路上,又迈出了一大步,手一伸进去以后,几乎是粗暴的揉了起来。

粗糙的大手,给秦然带来了一种疼痛的感觉,但秦然又感觉到,在这种疼痛的身后,是一种难以言喻的刺激。

秦然觉得自己不是一个放浪的女人,提示着自己,自己让刘峰这样,只是为了拿到驾照,但在那种刺激下,秦然还是情不自禁的扭动起了身体。

“扑……”刘峰的手指,如恶魔一样攻占了秦然的身体,在这一瞬间,秦然的身体一下子绷直了,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刘峰。

“不要叫,要不然,我们的人可就丢大了。”刘峰连忙在秦然的耳边提醒了一句,闻着秦然身上散发出来的少妇的清香,刘峰再也忍不住在秦然小巧的耳垂上咬了一口。

秦然知道,这是公交车上,如果自己叫出声来,让大家发现了异常,那自己马上会成为头条上的女主,所以到了嘴边的一声呻吟,给她硬生生的咽了下去。

自己是一个极守妇道的人,一直相夫教子,虽然有别的男人因为自己的美貌来搭讪,自己却从来没有给他们好脸色过,今天自己却在车上,让一个比自己大了二十岁的男人用手指攻占了身体,而且自己还感觉到了快乐。

想到这些,秦然就恨不得能找个地洞钻进去,同时又感觉似乎车上所有的人都用一种异样的眼光看着自己,秦然身体越来越软,只能死死的搂住了刘峰的脖子,将头埋在了刘峰的肩膀上。

刘峰和秦然接触了这么久,自然知道,这是秦然的底线,如果自己再进一步,说不定会惹得秦然反感,到时候只会鸡飞蛋打。

所以刘峰强行克制住了自己的冲动,就这样的挑逗着秦然。

等到听到悦耳的女声提醒着马上要到驾校站以后,刘峰这才将手拿了出来。

秦然长长的舒了一口气,那种如练狱一样的经历终于结束了,但当刘峰手指抽离的那一瞬间,秦然还是感觉到了一阵莫名的失落。

两人一前一后下了车,秦然默默的走在了前面,刘峰盯着秦然曼妙的背影,笑得特别的邪恶。

进了驾校的大门以后,刘峰习惯性的走向了办公室,因为刘峰要去办公室泡上一杯茶,好在路上喝。

“周龙,你到我办公室来一下。”还没有走进办公室,一个清冷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刘峰抬起头,就看到韩副校长冷若冰霜的站在了楼梯口。

韩副校长叫韩玉,她的美貌和她的强势一样出名,对这些教练的管理特别的严格,背地里大家都说,这个女人虽然才三十岁,但因为得不到老公的满足,更年期提前了。

但韩玉确实是一个大美女,又因为是副校长,所以身上散发出来的清高冷艳,更给她增加了几分超尘脱俗的气质。

今天的韩月,下身是一件灰色的职业套裙,上身是一件白色的衬衫,标准的职场丽人打扮。

这样的套装,穿在其他人的身上,肯定会显得很普通,但韩玉却似乎是天生的衣服架子,这套衣服穿在身上以后,使得她看起来更加性感撩人。

高耸的胸,纤细的腰再加上修长的腿,无一不展现着韩玉作为女人的骄傲,而身上的那种高冷气质,更让她多了一种说不出来的风情,让男人一看以后,就忍不住会生出想要睡了她的冲动。

虽然大家都骂韩玉是更年期提前了,但是背地里大家都觉得,谁要是能睡了韩玉这样的美女,绝对会是人生一大幸事。

刘峰也是这样的想法,但却从来不敢表露在脸上,现在看到韩玉一脸不善的叫自己,刘峰忍不住哆嗦了一下,低眉顺眼的跟在了韩玉的身后。

无意间抬起头来,刘峰就看到了韩玉白花花的腿,从下往上看,刘峰觉得韩玉的腿特别的白,特别的嫩,一掐就能掐出水来。

刘峰还发现,韩玉的臀特别的肥,这样的女人,一般从后面进入会给男人带来如帝王一样的享受,刘峰也很想试试。

来到韩玉的办公室,韩玉扭过头来,森寒的目光直指刘峰的内心。

“韩副校长,找我有什么事。”刘峰有些艰难的咽了一口口水,但却只能硬着头皮来了一句。

“刘峰……”但韩玉一开始,不但脸上的寒意消失得无影无踪,就连声音都带着如沐春风般的温暖:“听说你儿子在教育局。”

“对呀……”刘峰下意识的抬起了头来,心中突然一动,听说韩玉的儿子今年正好六岁,难道是因为小孩上学的事情,韩玉才找自己的。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我是不是有希望睡了这个韩美人呢。”刘峰突然间想到了这种可能,再看向韩玉的目光中,有一抹热辣一闪而过。

“刘峰,坐……”从刘峰的嘴里得到了肯定的答复,韩玉表现出了超呼寻常的热情,让刘峰坐下以后,还给刘峰倒了一杯水。

在韩玉放下水杯的那一瞬间,衣领垂了下来,透过衣领,刘峰看到了韩玉里面的风景。

刘峰突然间想起了白面馒头,他觉得韩玉的胸像极了白面馒头,但又比白面馒头更白更软。

黑色的丝蕾,恰到好处的托起了白面馒头,中间那条沟中飘散出来的气息,带着一丝诱惑,让人瑕想连天。

“刘峰啊,我的情况你是知道的。”韩玉在刘峰对面坐了下来:“我儿子今天六岁了,正是上学的年龄,但我们住的又不是学区房,想要上海城一中根本没有用。”

说到这里,韩玉幽幽的叹息了一声:“这年头,上学根本就是拼爹拼妈,我也不想孩子输在起跑线了,刘峰,你看能不能跟你……”

听着韩玉的话,刘峰证实了自己的判断,表情有些为难:“韩副校长,我理解你的心情,但我儿子说过,让我不要管他工作上的事情,这……”

周长生虽然不是刘峰亲生的,但是却对刘峰很好,甚至有些惧怕刘峰,对刘峰的话一向是言听计从,但刘峰却刻意这么说,显然是有他的主意。

“刘峰……”韩玉一听这话有些急了,来到刘峰的面前,蹲着按着刘峰的膝盖:“你毕竟是周副局长的父亲,你张嘴的话,周副局长还真的能不办。”

“这……”刘峰有些犹豫,目光却顺着韩玉因为下蹲而微微叉开的腿望了进去。

韩玉的私密看起来特别的鼓,白色的短裤,因为其中蕴含的弹性,被绷得紧紧的,看起来就如同一个香喷喷的大包子,让人恨不得能去咬上一口。

也许是短裤洗得多了吧,有几处地方已经跳了线,变得有些透明,刘峰可以隐约看到里面的那抹黑色,只是刘峰并不知道,那是韩玉毛发的颜色,还是她被人用得多了,皮肤已经呈现了黑色。

一股淡淡的骚气从那里弥散了出来,让刘峰不禁有了几分口干舌躁的感觉。

“刘峰,平时我对你不薄吧,这件事情,你可一定得帮我。”韩玉看到刘峰一脸的为难,一脸亲近的来了一句。

“不薄个屁,如果不是这件事情,你还不是眼不得吃了我。”刘峰暗自腹诽了一句,韩玉一向清冷,对这些教练有着不近人情的苛刻,有时候为了训练车辆的公里数问题,将这些教练整得yù痛无泪,刘峰就是受害者之一。

“不薄,我都记着呢。”刘峰呵呵一笑,目光又一次钻了进去,心中也有些邪恶的想着,如果自己亲口品尝一下韩玉的肉包子,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行吧……”看到韩玉还想要说什么,刘峰却连忙来了一句:“韩副校长,我回去跟我儿子说说,成不成,我可不敢打保票。”

“那就谢谢你了,真的太谢谢你了。”韩玉顿时眉开眼笑,霍的一下站了起来。

但也不知是不是刚刚蹲得太久腿有些麻了,韩玉突然惊呼了一声,倒在了刘峰的怀里。

韩玉坐在了刘峰的大腿上,臀正好顶在了刘峰的凶器,在那一瞬间,韩玉的身体明显的僵了一下,因为她感觉到了刘峰能刺穿自己的硬度。

在这一瞬间,韩玉似乎忘记了自己最应该做的事情是站起来,而是扭过头来恶狠狠的看着刘峰。

刘峰还没有来得及体会韩玉臀的弹性的诱惑,就看到了韩玉眼中的寒意,顿时觉得头皮有些发麻。

“刘峰,抓紧时间跟周副局长说,我等你消息。”但韩玉眼中的寒意却渐渐敛了去,话也变成了这个。

“我会的。”刘峰一乐,趁着韩玉起身的时候,腰猛的往上一顶。

“嗯……”韩玉给刘峰顶了一下,突然心跳有些加速,却又因为想着有求于人,不好发作,只能若无其事的站了起来。

从车上下来的时候,孙琳的眼中有一抹失落一闪而过,以前,刘峰在教自己的时候,总是会占自己的便宜,孙琳觉得自己虽然不喜,但是却又有些享受那种刺激。

只是今天却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刘峰一直都是一脸正经,连碰都没碰自己一下,孙琳突然有了一种不太习惯的感觉。

“爸……”听到敲门声,郑凤一拐一拐的来到了门口,在看到是刘峰以后,眼中闪过了一抹喜色。

“你的脚怎么了?”看到郑凤又一拐一拐的回到了沙发上,刘峰的眼中闪过了一抹担心。

“昨天晚上从你那回来的时候,天太黑,扭了一下。”郑凤苦笑着解释着。

“长生呢,你不能动,他就不能请假在家里照顾你么,难道上班就那么重要。”刘峰有些生气了。

“这段时间他忙着招生的事情,单位上走不开。”郑凤解释着:“爸,你不要怪他了。”

“让我看看……”刘峰这才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蹲在了郑凤的面前。

郑凤的脚踝肿起了一大块,看得刘峰一阵心疼,伸手抓住了郑凤的脚:“爸学过按摩,给你按一下,也许你会舒服一点。”

“爸……”看到自己的脚就在刘峰的鼻子下面,从刘峰的鼻子里呼出来的热气已经扑打在了自己的脚面上,郑凤下意识的缩了一下脚。

郑凤的脚看起来很小巧,指甲上涂着的鲜红的指甲油更给她的脚增加了几分俏皮可爱,刘峰看着郑凤精致的脚,突然有了一种想要去亲吻的冲动。

但想到郑凤是自己的儿媳妇,刘峰又骂了自己一句禽兽,也不顾郑凤的反对,轻轻的按了起来。

“嗯……”当那种疼痛的感觉涌上心头时,郑凤忍不住闷哼了一声,脚也下意识的往后一缩。

“别动,给你按摩呢。”刘峰却抓住了郑凤的脚,抬起头来,一脸慈爱的来了一句。

让刘峰没有想到的是,郑凤穿的竟然是一条短裙,自己这一抬头,就看到了郑凤短裙里的风光,刘峰只觉得鼻中一热,似乎有一股粘粘的液体要喷涌而出。

郑凤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但因为是刘峰的儿媳妇,刘峰虽然觉得郑凤很性感,却一直克制着自己不去往那方面想。

但也因为郑凤是刘峰的儿媳妇,刘峰又老觉得,和郑凤在一起的时候特别的刺激。

郑凤里面穿的是一条白色绵质的短裤,因为私密的弹性,短裤紧紧的绷在了上面,让刘峰感觉到了一阵刺激,尤其是看到几根顽皮的毛发从短裤的边缘探出了头来以后,刘峰更是血流加速。

“爸……”郑凤发现了不妥,红着脸将自己的短裙往下拉了拉,同时用手盖在了自己的短裙上。

刘峰暗骂了自己一句畜生,低下头来给郑凤按着脚,只是脑海里那抹白色的诱惑,却始终挥之不去。

“嗯……啊……”刘峰按摩的力度虽然不大不小,但郑凤还是感觉到了丝丝疼痛,开始呻吟了起来。

刘峰从郑凤的呻吟声中联想到了夫妻两人的房事,下面又翘了起来。

“爸……轻点……疼……”郑凤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呻吟引起了刘峰的瑕想,还在那里娇弱的呻吟着,有些不安的扭动着身体。

刘峰有了一种热血沸腾的感觉,目光又往郑凤的短裙里面瞅,但因为郑凤有了防备,刘峰什么都看不到。

“爸,谢谢你,舒服多了……”良久以后,看到刘峰停止了按摩,郑凤轻轻晃动了一下脚,脸上露出了一丝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