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花蒂惩罚拧喷了/在苞米地我把村花给要了

“你……”这一句弄的我也无话可说了。

这时,莱雪念又冲莱姨闹起来,她走到莱姨身边,伸出手朝她肩膀上一拍,吼道:“一句话,给不给钱?不给钱我就去法院告你!你私吞我家的钱,我要让你赔钱,还要让你蹲监狱!”

莱姨对莱雪念态度还是非常好的,毕竟她是长辈,对方是她亲侄女,对她来说还是个孩子,虽然这个孩子非常不懂事。

莱姨把莱雪念的手从肩膀上拿下来,非和蔼地对她说:“雪念,你不能这样,我是你亲姑姑,你爸早年离婚,后来你爸爸又出车祸去世,把你丢给我,我一个人把你带大不容易,现在你长大了,你不感恩也就算了,怎么还找我讨起债来了?我跟你说了根本就没那笔钱,那是我当初为了哄你高兴骗你的,你怎么就不相信呢?”

但莱姨的苦口婆心并得不到莱雪念的谅解。

莱雪念又开始砸起来,这次她拿起一把凳子朝玻璃茶几摔去!

不过幸好,那茶几挺结实的,并没被凳子砸碎,凳子滚落到一边,倒把地板砖给砸了个小坑。

“雪念,你不能这样!你整天和小混混们混在一起不学好,就学到了这些是吗?你知道我看到你变成这样有多痛心吗?”莱姨继续说着。

“少给我来这一套!快拿钱来!不拿钱今天我就不走了,我跟你干到底!”莱雪念根本不理会莱姨,不和她讲理,总之一句话,就是要钱,不给钱就休想消停!

莱雪念一边说一边继续砸着,屋里的东西都差不多被她砸遍了,我这个外人也确实不好插手,既然是外人,我说话就没什么说服力,也没什么底气,莱雪念当然不会听,再加上,本来在莱雪念来之前我就和莱姨……在做那种事,莱雪念早看出来了,我也知道她看出来了,但她没拆穿我们,我心里对她还有点感激,所以,这会儿我也不敢再指责她什么了,万一把她激怒了她把我和莱姨的事当面拆穿,那我和莱姨两个人可就真的没脸做人了。

莱姨看着莱雪念的行为真是又急又气,可莱雪念根本不听她的话,下一步只见莱雪念要砸电视机了!

她从旁边拿起一把小凳子就要朝液晶电视机砸去了,莱姨这才喊了一声:“住手!雪念,我给你拿钱!”

雪念一听到“拿钱”两个字这才住了手,她把小凳子放下来,得意地一笑。

我心里暗自叹了口气,心想莱姨也不容易,自己一个单身女人抚养儿子就够累的了,却原来还有这个侄女,这种不但不感恩反而来胡闹的祖宗!

莱姨摇着头叹着气朝她卧室走去,这时,我看了眼莱雪念,她竟然抛给我一个挑衅的眼神,那样子似乎是在说还好钱要到手了,否则就把你们这对狗男女的事情说出来,让你们没脸见人!她这眼神里含义让我吓了一跳,我不敢再看她,毕竟我心虚,我低下头不再做声。

片刻后,莱姨拿着钱出来了,她把钱递到莱雪念手里说:“这是五千块钱,你先拿去花吧。”

莱雪念拿到钱,又冲着我和莱姨得意地笑了一下,然后就头也不回地走掉了。

而看着这满屋子被砸地混乱不堪的家具,莱姨叹了口气,我看到她眼里有泪花涌现出来了。

眼下的情况,我只能和莱姨一起收拾家了,我走到门口把门关上,因不想让外面邻居看笑话,关上门后,我就开始收拾屋子,毕竟我是个男人,精力好,而莱姨显然是累了,她坐到沙发上开始哭起来。

我收拾了一会儿后,来到莱姨身边,我也不知道该劝她什么好,可能在她看来我也是个小孩子,我说的话也没什么说服力吧,所以,我什么都没说,就从桌上拿起纸抽递给她,让她擦眼泪。

我起身继续收拾屋子,把所有东西都归置好,然后去卫生间拿了笤帚和簸箕,把屋子打扫一遍,把垃圾装好,然后又拿了拖把,把屋子全部墩了一遍。

都收拾好后,我又来到莱姨身边,莱姨已经不哭了,她说:“谢谢,谢谢你赵立,你真是个……好孩子。”

这时我注意到莱姨的眼睛朝我裤裆部位看了一眼,也许她是无意的,但我一下子就……怎么说呢,其实这时我已经没了那种想法,毕竟莱姨家里发生这种事,我哪里还能有那种想法呢,不过我在心里笑了一声,跟自己说:“我当然是个好孩子了,不然怎么会陪你……做那种事呢,嘿嘿。”

我这种想法没有表露出来,因为莱姨现在正在伤心,我不能跟她开这种玩笑。

接下来,莱姨跟我讲了讲莱雪念的事,她告诉我说,莱雪念的爸爸也就是莱姨的亲弟弟当年和莱雪念的爸爸早早就离了婚,莱雪念的妈妈有了外遇,跟别人跑了,然后把莱雪念留给了他,然后,他独自一人抚养女儿,可没想到,祸不单行,莱雪念的爸爸后来竟然出了车祸,死了,这下子,就把莱雪念给她——这个莱雪念唯一的亲人,亲姑姑抚养了。

莱雪念小时候总是在家里哭,说要找爸爸找妈妈,后来莱姨为了安慰她,就编出个谎话说,虽然你爸爸妈妈都不在了,但他们都很爱你,他们给你留了一笔钱,那是你爸爸出车祸的赔偿金,很大一笔钱,想等你长大后给你出国留学用。

莱雪念听到莱姨这么说才不哭了,她心想爸爸妈妈都是爱她的,她要赶快长大,长大后拿着爸爸妈妈给她的钱去留学,去过好生活。

可之后,莱雪念别说出国留学了,她不好好学习,成绩非常差,早早就辍了学,但是,爸爸给了留了一笔钱的事她却一直记着,永远都不会忘。

再长大一点后,莱雪念进入青春期后非常叛逆,不学好,结交了很多小混混,不仅跟小混混谈恋爱,甚至还怀了孕,堕胎,每天都和小混混们混在一起,再之后去酒吧打工,但她挣得钱根本不够她花的,就总是来找莱姨要钱,说要的是她爸爸留给她的钱,是本来就该属于她的钱,莱姨要是不给,她就闹,就摔东西砸东西,甚至还扬言说要去法院告莱姨私吞她的家产。

而这个时候莱姨再说当初说她爸爸给她留钱一事是骗她的,是为哄她开心的,但已经无效了,她根本不听,她执意认为她爸爸给她留钱了,而且还是一笔数量庞大的钱。

莱姨其实很疼莱雪念的,因为从小把她养大,把她当亲生女儿一样,看到莱雪念堕落,她很伤心难过,但她也没办法,这孩子长大后根本不听她的话,越来越叛逆。

唉,听到莱姨讲这些心酸事,我心情也不好了,更没了其他心思了,我劝了莱姨两句看开点,莱姨听了点了点头,莱姨说你这孩子真懂事,她看了看被我收拾地全然一新的屋子,对我露出感激的笑容,我便跟莱姨告别了。

走出莱姨家,我心里有点郁闷,想压马路随便走走,不料在一个路口被人堵住!

对方竟然是莱雪念!

“你要干什么?”我问。

“干什么?哈哈!”莱雪念笑了,说:“不干什么,只是想告诉你我不是傻子,也不是瞎子,刚才你和那个女人在干什么事我心里一清二楚。”

被她说中,我的脸一下子红了,尴尬地要命,毕竟我还没成年,有生以来第一次做那种事,而且还没做成,但却被这个女孩子撞破,我要多尴尬有多尴尬。

但我肯定不能承认,我说:“你瞎说什么呢?不要乱讲话!”

“少废话!你和那个女人一样,一味地狡辩!就是不承认是吧?但你们不承认不代表我不知道真相,算了算了,不和你废话了,这样吧,你给我点钱,我就把你们这事瞒下来,你若不给,我就给你们说出去,你看着办!”

被莱雪念威胁我真不知该怎么办了,但我还是不能承认,抵死不能认,“你别胡说八道啊,没有的事!我跟曾林是好朋友,怎么可能跟他妈妈那样……这种事可不能乱说!再说了,我还是个孩子呢!”

“哈哈,是吗?你是孩子是吗?”莱雪念一下子靠近我,并用双手摸上我的胸膛部位,她的嘴也贴了过来,在我脸上喷了一股热气,瞬间我的心又开始痒痒了,刚刚在莱姨那里没解决的欲望又起来了。

莱雪念当然看出来了,她抓住我的手往她身上引导,竟把我的手伸进她的上衣里了,我摸到了胸罩,她伸手很快把她胸罩的扣子解开,然后把我的手直接摸上她的胸……立时我那个部位就膨胀就起来了,裤裆像个小帐篷一样鼓起!

莱雪念当然知道我身上发生的事,她对这种事门儿清!她继续攥着我的手揉捏着她身上柔软的部位,而且,同时她竟开始低声呻吟起来……

我有点紧张,赶紧朝四下张望,还好,这边比较偏僻,基本没什么人,偶尔有一两个人路过看到我们也以为是当下小年轻的谈恋爱在街上搂搂抱抱的那种,他们也不稀奇。

莱雪念继续抓着我的手摸她的身体,上面摸够了,她又引导着我向下摸去……

我的手很快伸进她下面的衣

服里,那里跟上面又不是同样的感觉,是另一种感觉……很快,我身上开始发热起来,她继续抓着我的手摸她身上,我便开始更加猖狂起来,刚刚在莱姨那里本来已经到最紧要关头了,却被这个小丫头给打断了,现在既然她主动要我这样对她,那我就享受个够!我肆意地抚摸着她,她的脸开始红了,绯红绯红的,很快,她就向我投降了,她主动抱住了我,我感到非常有成就感和满足感,毕竟一个小女生这样靠在你怀里做为男孩子是会很满足的,我便把手从她衣服里抽出来,然后我也抱住了她。

她的头低垂着,眼睛也不敢看我似的。

这时候的她已经完全没了刚才的狂放劲儿,完全就是一个害羞的小女生状,而这也正是我喜欢的,这样让我们男孩子很容易找到满足感。我用手挑起她的下巴,吻上了上她的嘴唇,她的嘴唇非常软,比莱姨的软多了。

过了一会儿,有一些好像是来这里旅游的人朝这边走过来,我便只能停下了。

我把手从莱雪念身上拿下来,她的脸上潮红着,看得出来她很享受,并不反感我。

完了之后,她朝我伸出手,我知道她的意思,她在要钱,毕竟我也把她玩了一回,虽然是用手,我从兜里逃出二百块钱甩给她,便走人了。

第二天,来到学校,上课时我一直魂不守舍,一方面心里想着莱雪念那湿湿滑滑的私处,一方面又想着莱姨在床上那放荡的样子,但其实,我心里还是挺关心莱姨的,我并不是只想和她做那种事,我现在在想,昨天我走后她怎么样了,有没有又流泪,又伤心难过。

可是,想归想,这会儿曾林应该在上班,那我也没有理由趁他不在家往他家跑吧,便只得把莱姨的事暂时搁下了。

课间十分钟,我出去上厕所,心里仍旧在惦记着莱姨,整个人迷迷糊糊地不知怎么的就撞到一个人身上,而那个人被我撞的部位还软乎乎的……

我抬头一看,啊!怎么会是她——我们学校的校花陈思思!

她可是我们全校公认的校花啊!是我们全校男生的梦中情人,当然我也不例外!

“臭流氓!往哪儿撞呢?没长眼吗?”陈思思朝我骂了一句。

我一下子尴尬起来,我不是故意的啊!可是,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显得多余,陈思思是我喜欢的女孩子,在她面前我会紧张的,所以,也真的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我便尴尬地跑走了。

“流氓!”身后又传来陈思思一声骂。

糟了,给我的女神留下不好的印象了,我心想,心里一阵懊悔,都怪自己刚才走路胡思乱想啊!

放学后,曾林在我们学校门口等我。

“去我家吃饭吧,我妈做了好吃的。”曾林很热情地邀请我。

“好吧。”我回应道,有好吃的谁不想吃啊,关键还有莱姨,那美貌诱人的胸部还有……昨天差点就吃到了却被莱雪念那个小混混给搅黄了,今天没准儿……嘿嘿,我心里又生出一股邪念。

来到曾林家,莱姨见到我很热情,我看到莱姨状态不错,她好像挺高兴的,准备了好几个菜,我心里对莱姨的担心放了下来,从昨天到今天的阴郁也一扫而空了。

“小林,好好招待赵立,这孩子挺懂事的。”莱姨对曾林说。

“知道了,妈。”曾林说。

我和曾林在客厅里看电视,莱姨在厨房做饭。

过了一会儿,曾林说要去他房间里玩游戏机,让我和他一起去,我就和他来到他房间,正玩着带劲时,莱姨走了过来。

“你们俩谁帮我洗鱼?我早晨买了条鱼,卖鱼的给宰好剥好了,但我晕血,我一看到那鱼身上的血就害怕,连洗都不敢洗。”莱姨站在门口说。

这倒是,我以前听曾林说过,说她妈妈晕血,平时都不敢买鱼,因为看到人家杀鱼她会害怕,就算买回家了也是连洗都不敢洗,所以平时他们家都很少吃鱼。

“我妈是特意给你做鱼的,知道你要来,嘿嘿,平时我都吃不上这鱼。”曾林说,说着他就要往外走给莱姨洗鱼。

我心里挺感动的,想着莱姨竟然会特意给我买鱼做鱼,那我岂不是很荣幸,我便阻止了曾林说:“别了,你待着吧,还是我去吧,既然莱姨是特意给我买的鱼,那我就该帮莱姨洗鱼的。”

“也是,嘿嘿,那你就表现表现吧。”曾林说着就继续打游戏了,正好他可以多打会儿游戏,他正乐意呢。

我看到莱姨也很高兴地笑了一下,不过这个笑她懂我懂,曾林却不懂。

我跟着莱姨来到厨房,我一看那鱼挺大的,在盆子里放着,确实是宰好的,但还没洗,我拿起盆子放水龙头下接水,然后开始洗鱼,把鱼身的里里外外都洗干净了,然后把盆子重新放好。鱼洗好了,我想着继续去和曾林一起打游戏,没想到被莱姨拦住。

莱姨用大眼睛看着我,嘴角邪魅地一笑,勾引我,我立刻就站那里动不了了,低头一看,我那个部位已经膨胀起来了。

莱姨又是一笑,小声说:

“老实说,想我没有?”

我怕曾林会听到我们说话,便不敢说,只点了点头,我的回应让莱姨更大胆了,她用手环住我的脖子,在我嘴唇上亲了一口,她一点都不紧张,但我却十分紧张,万一被曾林听到动静,或是他突然来厨房,被他看到我就完了啊。

我推莱姨她却不肯动,她继续用手臂缠着我又朝我脸上脖子上一阵乱亲。

接着,莱姨又把手伸进我上衣里,去抚摸我的胸膛,虽然那里不是我最敏感的部位,但仍被她弄地欲罢不能,她又继续勾引我,用舌头舔我的耳朵,朝我耳朵上吹气。

莱姨不停地喘气,大概是在她自己家里,她又了解自己的儿子,想着他这会儿不会过来,所以她才会这么大胆吧,我想。

而这样一想,我也大胆起来,反正这是莱姨自己家,她都不怕,就说明她有把握曾林这会儿不会出来,不会被他看到,既然这样,我还怕什么?

我也抱住了莱姨,这时,莱姨早已经迫不及待了,她对我背过身,然后把上身放低,她是想让我从后面……

老天,这可是厨房啊!我就算再大胆也不敢这样,万一曾林一下子来厨房里那我可就真的没法做人了!

看我迟迟不动,莱姨知道我的顾虑,她便转过身来,重新抱我吻我勾引我。

莱姨把厨房门轻轻关上,因为这门是带印花的,不透明,所以,她更大胆起来,她看我不敢动,就主动蹲下身子,把我裤带解开,然后用手抚摸我那个部位,而我在她抚摸下越来越涨,真是太舒服了!

接着,她直接把我裤子扒下来,然后竟然把我那里含住!

啊!我舒服地真想大叫!但还是忍住了,长这么大这还是我第一次被女人……

莱姨把我的含在她嘴里,不停地进进出出,总之,我那里被她弄得舒服地不行不行的,我真的随时都有可能一飞冲天……

由于是第一次,我并坚持不了太久,所以,没多会儿,我就在莱姨嘴里发泄了,,我很满足,看得出莱姨也很满足!

帮我把那里清理干净后,莱姨又帮我把裤子穿好,把裤带拉上,然后我们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她洗了洗手,继续切菜做饭,而我给她打了一会儿下手后就走出厨房去找曾林了。

看到曾林我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感觉,他把我当最好的朋友好哥们儿,而我却和他的亲妈做那种事……

没多会儿,饭就做好了,我和曾林还有莱姨三个人坐在饭桌上品尝莱姨的好手艺。

莱姨做的饭真的很好吃,就和她的人……一样。

“赵立,多吃点。”莱姨不停地给我夹菜,“你们年轻人爱熬夜,身体都虚了,该补一补。”

“嗯嗯,”我嘴上答应着,心里却在想,你是想让我补一补然后好好伺候你吧?我不由得坏笑一下,正好我这坏笑被莱姨捕捉到,她也娇笑了一下,和我眉来眼去。

曾林什么都不知道,只顾埋头吃饭,根本没注意到我和他妈妈之间的事。

吃着吃着,梅姨的筷子掉了,她要弯身去捡。

“我来帮您捡吧。”我说,然后我蹲下身子钻到桌子底下去捡筷子,就在这时,我看到梅姨的两条腿互相摩擦了一下,我便知道她什么意思了,因为我挨着莱姨坐,我离她很近,曾林坐对面,所以,我伸手就能够到莱姨,我便趁机把手伸到她身上摸了一把,莱姨呻吟了几声,我怕曾林听到便赶紧把手缩回了,回到桌子上,我看了看曾林,不过他一边吃饭一边专心玩手机,根本就没注意到我和莱姨的事。

莱姨朝我抛过来一个媚眼,我接住了,又朝她坏笑了一下,她嘴里又呻吟一声。

这时,曾林的电话响了,他起身去他自己房间接电话。

莱姨因为挨着我坐,便把手向我伸过来,让我继续像刚才一样摸她那里,我就大胆摸了过去。

我摸着摸着,突然就想起了昨天在莱雪念勾引下摸她那里的感觉,并不由得在心里拿她们两人做对比。

相比之下,莱姨比莱雪念的感觉更好,哈哈,一个是三十如狼四十如虎的女人,一个是还不满20岁的稍显青涩的女孩子,当然不一样了,虽然莱雪念一看也是经验很多的女人。

但毕竟她还年轻,有些东西她还是不如莱姨这样的成熟女人的。

心里这样想着,我又是一阵坏笑。

更加大胆起来,我继续抚摸莱姨,然后大胆地把手在她身上摸来摸去。

莱姨被我逗弄地忘情不已,呻吟不止,她的脸越来越潮红,呻吟声也越来越大,搞得我又开始紧张起来,怕曾林突然走过来看到。

这时,我听到曾林收电话的声音,他往外走了,我便赶紧把手从梅姨身体里撤了出来,装作一直在吃饭的样子。

大家继续吃饭,莱姨不停给我夹菜,尤其给我夹了好几次鱼:“赵立,这鱼是你帮莱姨洗的,你一定要多吃,这就是我特意给你做的,知道吗?”

曾林也劝我多吃,多吃菜,多吃饭,我就一直在吃,吃了很多,吃撑了。

吃完饭后,莱姨去洗碗,我和曾林在客厅卡电视,这时,有人敲门,曾林去开门,是个男人。

莱姨从厨房走出来,说“吴老板,您怎么来了?”

来人姓吴,是莱姨以前上班的顶头上司,有四十多岁五十岁的模样,只见他大腹便便,头顶上一圈儿地中海,一说话露出一嘴金牙。

吴老板说:“小莱,我来看看你,你们吃完饭了?”

“刚吃完,”莱姨说,这时,我看到曾林有点不高兴,莱姨也注意到了,便对吴老板说:“要不咱们出去走走吧,让孩子们在家看会儿电视。”

“好啊。”吴老板一口赞同。

曾林仍旧不高兴,莱姨给我使了个眼色,意思是让我安抚下曾林,我会意地点了点头。

莱姨和吴老板走后,曾林问我:“赵立,你说我妈和那个男人会不会在一起?”

“应该不会吧。”我说。

曾林脸上显出一股怒气,看得出来他不喜欢那个吴老板,不想让莱姨和他交往。

我陪着曾林看了会儿电视,心里一直惦记莱姨,便对曾林撒谎说要出去买瓶饮料,走出了曾林家。

来到外面,正好莱姨和那吴老板还没走远,我便在后面跟上了他们。

跟着他们来到一个公园,他们停了下来,坐在亭子里的一根廊柱上,我在附近一棵树后站着,他们没有看到我。

不过我却是紧紧盯着他们,我想看看这个吴老板想对莱姨坐什么。

就在这时,我看到吴老板伸出手抓住了莱姨的手,他双眼放光,对莱姨说:“小莱,我想你也看得出来,我一直都挺喜欢你的,咱们也都到这岁数了,不如你就给我个机会,我……”

莱姨把手从吴老板手里抽了出来,她脸上有点不自在,不过她什么都没说。

吴老板便继续表白:“小莱,给我个机会吧,我一定会好好对你的。”

莱姨仍旧没有说话。

莱姨和吴老板在公园里就这样坐着,期间吴老板时不时地对莱姨表白一下,但莱姨话很少,她既没答应,也没说不答应,总之就那样安静地在那里坐着。

天慢慢黑下来,这时我就更不放心了,我怕吴老板会趁天黑没人对莱姨做什么不轨之事,我便继续在那里盯梢,盯着盯着,我突然想起,啊!晚自习时间早已过了,我旷课了!

实在没办法,我只能放弃莱姨这边,向学校跑去。

我打了个出租车,来到学校,跑进教室时,晚自习已经快结束了。

班主任江老师是个女的,挺年轻,她这时正在班里坐班,她坐在讲台上的老师的座位上,看着我灰溜溜地溜进教室里,瞪了我几眼。

我回到座位,赶紧从桌兜里拿出一本书装模作样看起来,过了一会儿,看着看着,突然,在我的眼前出现一个人,我抬头一看,江老师就站在我课桌前。

“赵立,下晚自习后到我办公室来一趟。”江老师冷冰冰的说。

“好的。”我小声回复道。

没多会儿就下晚自习了,我离开教室向江老师办公室走去,心里想着一会儿江老师会怎样训斥我,我的心里就直打鼓。

走到江老师办公室门外了,我仍旧有些害怕,不敢进去,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心里正想着一会儿江老师训话时我该怎样应对,就在这时,突然有一阵女人的呻吟和男人的调情声传到我耳朵里,我左右看看,咦,奇怪了,这一片都是老师们的办公室,怎么会有这种声音传来啊?

我正纳闷时,这声音越来越清晰,我才知道原来这声音不是从别处传来的,正是从我的眼前——江老师的办公室传出来的!

原来江老师……她正在办公室里跟男人私会调情!

果然江老师和一个男人正在里边做不轨之事。

而那个男人我也看到了,竟然是年级主任汪主任!

透过门缝儿,我看到江老师正坐在汪主任大腿上,汪主任正肆意地揉着江老师胸前的两团,江老师就忘情地呻吟,而汪主任嘴里不停地说着:“亲爱的,舒服吗?嗯?”

我听得浑身痒痒,我注意到,江老师和汪主任两人由于太过忘情,根本就没发现门开了条缝儿,也不知道门外有人,所以,他们两人非常忘我地在那里表演着,我就忘乎所以地在门外偷听偷看着。

又看了一会儿,我怕万一有人过来看到他怎么办?便悄悄溜走了。

但因刚才看了那一会儿调情戏码,我那里又不安分了,不时地涨起来,我便想去厕所解决一下。

到了厕所后,正好这个点厕所没人,我就在那里用手给自己解决,解决了一会儿后,突然有人进来了,我便停了下来,装作是在撒尿的样子。

而我看到进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刚才和江老师调情的汪主任!

汪主任就在我旁边的小便器前站住,解开裤带开始撒尿,这时,我忍不住朝汪主任的裤裆处看了一眼,这一眼不要紧,我直接就想笑了,不过他忍住了,因为对方毕竟是年级主任,尽管他那里比我的小了许多,但我也不敢就这样公然嘲笑啊。

这时,汪主任也朝我看了一眼,当看到我的时,他果然吃了一惊,再低下头看看他自己的,他瞬间就自惭形秽了,他恶狠狠的瞪了赵立一眼,然后拉上他的裤带走了。

这边我也穿好裤子,然后走出厕所。

走出厕所后才看到汪主任竟然没走远,就在厕所门口抽烟,看到我出来,他把我叫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