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命犯阴煞全文免费阅读 张阳李小甜小说最新章节完整版

文章目录

热门小说《命犯阴煞》是灵异13号最新写的一本灵异类型的小说,主角张阳李小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我翻过去一看,上边竟写着我的名字,还有我的生辰八字。因为我的出生很特殊,所以,生辰八字都是后来老烟杆通过推演给算出来的,知道的人很少,我估计我奶奶和我爸都不知道,知道的恐怕就只有我爷爷和老烟杆,可是他…

《命犯阴煞》 第十四章 夜里黑狗哭 免费试读

我翻过去一看,上边竟写着我的名字,还有我的生辰八字。

因为我的出生很特殊,所以,生辰八字都是后来老烟杆通过推演给算出来的,知道的人很少,我估计我奶奶和我爸都不知道,知道的恐怕就只有我爷爷和老烟杆,可是他们吗?反正我不信。

“虽然我不懂这个,但是我觉得,如果不是我把他给绑了,你可能会出事的哟!”林曼曼说道。

真没想到还有这一出,得亏这林曼曼没走。

我过去,把王孬蛋嘴里边塞的东西给拽掉,问他:“谁给你出的主意?”我知道就凭王孬蛋,绝对想不出这种害人的法子,他的背后肯定有人指使,而且,还是一个知道我生辰八字的人。

“我……我也不知道啊,张阳……不……阳哥,我也是被人给坑了啊,有个人给了我一百块,说让我找准机会拿针戳小人的脑袋,我想着这活多简单,一百块呢,就干了……”

“哪个人?”我问。

“不知道啊,我也不认识,也看不清他的脸,就是一个穿黑衣服的老头,不信你自己看,那一百块就在我右边口袋里呢,都给你了,求您了,阳哥,放了我吧!”

我从他口袋里摸了一下,果然掏出一张钱,只不过不是我们平时用的钱。上边“天地银行”几个字很显眼,分明就是一张阴阳钱。

我拿着那张钱给王孬蛋看,他整个人都快要崩溃了,张大嘴巴,哆嗦了半天也说不出来一句话。他都成这了,恐怕从他嘴里也问不出啥东西,我就在回想刚才王孬蛋说的,黑衣服的老头,还用的是阴阳钱,是那催命老头,可也不太对啊,他应该不知道我生辰八字的。

看来,得想办法搞清楚催命老头到底是个啥身份。

这个点儿已经很晚了,折腾了前半宿,累得不行,准备走,王孬蛋说:“阳哥,阳哥,别走啊,别把我一个人丢这儿,我……我怕……”

我回头冷了他一眼,说道:“为了一百块阴阳钱害我的时候,你就不怕我变成了鬼来找你?”

“不……不是,阳哥您过来一下,我跟你说一事,我只跟你一个人说。”王孬蛋还故作神秘,他被绑着,量他也耍不出来啥花样,我就让他们仨先走,然后蹲下来问:“说吧,啥事,你要是胡说,我就把林警官喊回来!”

“别,千万别,我好好说。”他咽了口唾沫,低声说:“阳哥,你有没有觉得你那小女朋友有问题啊!”

“你才有问题呢!”

“不……不是,阳哥,你听我说,就昨个晚上,我跟支书不是去你家把二丫给抬回去了吗,支书家里安排好,我一个人回去的时候,到俺家门口我就碰见了你女朋友,她一上来就掐着我脖子不放,要不是支书又突然过去找我说报警告你的事,我没准就被她给掐死了。真的,她那劲儿可大了,我看她就是个女鬼,阳哥你可悠着点儿……”

王孬蛋这话说的不像是假的,因为在我和小甜拿着坟头碗到大门口碰见他的时候,他的确被吓得不轻,那不是装出来的。

可是要说小甜是鬼,我也不信,爷爷和老烟杆能看不出来?我天天跟她在一块,也没见她没有影子或者怕太阳光啥的。

不过,这王孬蛋好像也没必要编这么个事骗我,难道昨天晚上小甜真去掐过他?这怎么可能!

“阳哥,我……我这都已经交代完了,能不能把我给放了啊?”王孬蛋一脸谄媚地笑问。

“放你,不存在的!”我起来扭头就走。

“阳哥,阳哥,你别走啊,阳哥……**,孙子,你大爷的,说话不算话,你给老子记住,啥时候落到老子的手里,老子非弄死你……”王孬蛋立刻变了一张脸,他就是这样的人,就算我真放了他,他也不会念我的好。

我加快步子跟上了小甜他们,林曼曼问我王孬蛋说了啥,我说,他也没说啥,瞎球扯,想骗我放了他,没门儿。说这个的时候,小甜倒是没吭声。

老烟杆好像还是没有缓过来,他还是拿着那只绣花鞋在端详,整个人还在回忆里没出来。

我问他没事吧,他摆了摆手,然后,又想到了啥似的,跟我说:“阳娃,明儿个你过去给老头烧纸钱,能不能帮我一事。”

“杨爷爷,你说。”

他欲言又止,最后想了一阵子,又说:“唉……算了,算了……对了,阳娃,明天你去给那老头烧纸钱,多烧点,最好带些贡香啥的,想害你的人可不少,也没那么好对付,你跟他搞好关系,没准你有危险的时候,他还会出手帮忙!”

“他会帮我……这可能吗,他不是一直想要我死吗?”我觉得,就算老头饶了我两回,也不代表他是好人,说不定哪天他就把我魂给勾了。

“你不懂,凭他的本事,要抓你早抓了,不会两回都放过你。我看他倒是对你没啥恶意了,甚至还有好感,刚才我跟你说的你记住了!”老烟杆强调道。

我点了点头,记住他的交代,但他在这些交代之前要说的事他欲言又止,也不知道是啥,我估计还是跟孙玉梅的事有关,但他不想说了,我也就没再问。

到家的时候,我家大门开着,爷爷在大门外头在吆喝着,好像撵啥东西。

跟爷爷说了那边的情况,我又问他:“爷爷,您刚才撵啥呢?”

爷爷看起来很困的样子,他说:“哎哟,也不知道咋了,我刚才在屋里听见外边有啥东西在哭,就出来看看。也不知道哪来的一条野黑狗,搁咱家大门口哭呢!”

“啥,狗还会哭?”我惊讶的很,从来没听说过这个,小甜和林曼曼也是惊得下巴都要掉地上了。

“对,是在哭啊,你看,一边哭还一边挖坑。”爷爷指着脚边的一个坑,那坑挖的很奇怪,一头大一头小,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棺材,爷爷继续说:“阳娃,就你放假的前几天,东队有家,半夜有条狗去他家门口哭,也刨了这么个坑,第二天那家的小娃子去河里洗澡就淹死了,那事我去看了,找着的时候,人都泡的没了形儿了。”

“张爷爷,不能这么玄乎吧,那孩子没准就是去河洗澡抽了筋,出了意外呢?”林曼曼说道。

“林警官,这是你不知道啊,黑狗哭坟,这在农村是有说法的。还有,这农村的娃子蛋们洗澡,那说是洗澡,就是一帮子娃子蛋们到河里闹,都是赶着晌午天热的时候去,也不会一个人去。东队赵家那孩子就奇怪,才六岁多啊,吃了晚饭才出去的,那孩子平日里挑食,就那天晚上吃了两大碗面条呢!”爷爷说。

这确实够诡异的,说的我心里犯嘀咕。

“反正这也不是啥好事,阳娃,你最近出门啥的都小心点儿。也不早了,你给林警官安排一下,早点儿睡吧,我明儿个去问问你杨爷爷,看有没有啥破法,今儿个晚上,听到外边有啥就当没听见就行了。”爷爷这么交代。

我点头应了,问:“爷爷,您觉得杨爷爷是个咋样的人?”

爷爷好像没料到我会突然问这个,不过,他想了想,还是说:“你杨爷爷人不错,你小时候救过你好几回呢,就是……他这个人叫人有点儿看不透。”

本来想着,再问问那个孙玉梅,还有这个有我生辰八字的血布娃娃,可是,我看爷爷很疲惫的样子,我就忍住没问了。

林曼曼没地方住,也跟着来了我家,我本来想着她去我奶奶那屋凑合一晚上,反正今天晚上那屋没人住,结果她非得跟小甜一块挤。

这么个要求,看小甜的表情就说明,她是不愿意的,可是她也不好拒绝,只好答应了。

夜里头,还真又听见了爷爷说的那种哭声,跟小孩子的哭声儿差不多,听起来很是凄惨。然后,就听到爷爷咳嗽着开了大门,吆喝吆喝的去撵东西。

也不知道我啥时候睡着的,反正醒的时候太阳都晒到屋里了。

我从屋里出去,就看见她俩一块儿冲我笑,还对我指指点点的,俩人昨天晚上还被别扭扭的,今天就变成了好姐妹似的,刷牙都一块儿,有说有笑的,我说这女人就是奇怪啊,她们的心思真的猜不透。

按照昨天的约定,我得把催命老头的青瓷碗给送过去,还得给他烧些纸钱。我跟爷爷说了,爷爷就交代了句,早去早回。也不知道咋了,我总感觉爷爷脸上有点儿不太对劲,估计是昨天晚上折腾的,他看上去无精打采的,好像很累的样子。

走的时候,听爷爷嘟囔了一句:“今儿个的太阳看着不毒,咋还有星星呢?”

我抬头看了,哪有啥星星,太阳刺眼的很,爷爷搁哪儿说啥胡话呢?

小甜和林曼曼也非得跟着,还带了一些贡香,家里的好东西能带的都带了一些,这是老烟杆的交代。

去的时候,大核桃树底下经过,我又想起了昨天傍晚妈站在树底下的情形。

也不知道她现在在哪儿,不知道是谁把她的棺材给挖出来带走了,现在还没有一点儿线索,妈的坟不能那么空着,得想办法找回来才行。

到了西坡乱坟岗那块儿,找到了荒草丛里的那块石碑,把周围的草都给拔了,先把碗放回去,摆上一些贡品,上了香,开始烧纸钱。

我一直盯着那露出一小块的石碑,其实,我们村埋坟根本就没有立碑的习惯,或者说,立碑的花销大,弄不起这种排场。

那个老头倒有石碑,也不知道他到底是啥身份?他怎么会那么厉害,王建国到他那儿就彻底蔫了,太霸气了,我要有他那么厉害该多好。

林曼曼轻声在我旁边插了一句:“张阳,我看你对这石碑挺感兴趣啊,你要是想知道这是谁的坟,把石碑给挖出来看看不就行了吗?”

这倒是提醒了我,我问:“合适吗?”

小甜补充道:“有什么不合适的,这石碑都倒了,咱们把它挖出来,重新放好,不还是帮了他吗?”

小说《命犯阴煞》 第十四章 夜里黑狗哭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