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男女主是单北泽林牧童的小说

文章目录

为您提供男女主是单北泽林牧童的小说,名字叫做《嗜宠成瘾:呀!总裁来了》,该小说女主撒娇卖萌,强大男主难以抗拒。单北泽林牧童小说精彩节选:她啊的大叫一声,手机也被撞掉了地上,不过最悲惨的是她手里正在挤压的牛奶,像瀑布般的喷了出来。林牧童也一时愣住了。“小心。”一声低沉的声音,犹如大提琴所发出的声音。坐在轮椅上的单南泽第一反应就是伸手去接将要砸下去的身躯。

《嗜宠成瘾:呀!总裁来了》精选内容:

一早,户外的阳光透过四楼的窗户洒在病床上,林牧童侧着身子正对着窗户,不染一物小脸暴漏在阳光之下,阳光的抚摸让她皱了皱眉头,她轻微的动了动,转过身继续睡着。

咔嚓一声!房间的门被人从外面轻轻打开。

一位衣着白大褂的英俊男人,双手拿着牛奶和包子,蹑手蹑脚的把手背在后面,朝着正在呼呼大睡的林牧童走去。

洗漱间的张欣方听到动静,叹着头朝外望去。

“阿姨好!”

男人俊挺的鼻梁下,嘴角展现出治愈的笑容,他看向张欣方,礼貌地打着招呼,但又怕吵醒沐浴在阳光之下的林牧童,便故意的压低了声音。

张欣方看了一眼睡没睡相的女儿,宠溺的皱着眉头,对着男人会心一笑,然后又继续忙着自己的事情!

林牧童背向阳光,稚嫩干净的小脸正好面向着男人,此时安静祥和的房间内,只有地板微微的发出一点声响,他慢慢的走向林牧童,最后他俯身近乎十厘米的距离对着睡意中林牧童轻轻的弯着嘴角,窗外的阳光无一偏漏洒向他俊逸的面孔。

“起床了,小丫头。”他的声音低沉,又充满阳光。

林牧童动了动身子嘴里呓语了几声,又呼呼大睡着。

男人的笑意更深,他并没有立马直起身子,而是把背在身后手里的袋装纯牛奶贴在了林牧童白皙的脸上,故意的蹂躏着。

嗯··!林牧童终于感受到了不适,缩了缩脑袋,朦朦的睁开了脸。

“早啊!辛亚哥”她的声音模糊,仿佛还在睡梦中。

林牧童并没有感到意外,反而一脸的镇定。

何辛亚揉了揉她乱糟糟的头发,将牛奶放在了她的枕边。

“早啊!”他笑着直起了身子。

五年前,他还是这家医院的实习生,他现在还清楚的记得他第一次见到林牧童的场景,她扎了一个长长的麻花辫,脸上还挂着少女时应有的稚嫩,她蹲坐在在医院仿佛看不到头的走廊边上,双手放在膝盖上,探出了小脑袋,一双懵懂的大眼睛夹杂着害怕的神情环绕着周边,也许是好奇心驱使着他走近她,他永远不会忘记,那时的林牧童对他说的第一句话是什么。

“哥哥,我能带我妈妈回家吗?”可能是他穿白大褂的原因吧!林牧童仰着小脑袋,一双泪汪汪的眼睛看向他,她的声音弱小又嘶哑,甚至普通话中还夹杂着些许方言。

也是在那时,她有幸的遇见了还是实习生的何辛亚,而五年后,她是S大的大四生,而他是明德医院内科最优秀,最年轻的主治医生。

这五年来他就像是邻家哥哥般对她无微不至的照顾着,疼爱着,林牧童在心里也把他当作亲人一般。

“小懒虫,你今天没课啊!”何辛亚把包子塞到了林牧童的手里,双手插兜,俯视着她。

林牧童从床上坐了起来,睡眼惺忪的她一脸没睡醒的模样,还时不时的打着哈欠,不过幸好,昨天哭红肿的眼睛已经回归正常了。

而此时何辛亚冷静的反应也让林牧童知道,他并没看出什么破绽。

“下午有课啊!几点了现在!”林牧童把包子从袋子里拿了出来,也没顾着有没有刷牙,便大大的咬了一口。

“都快十点了。”何辛亚见她这副模样一脸无语的笑着。

十点?林牧童瞬间清醒了过来,就连嘴里的包子都忘了咽下去,昨天上午,他爸的现任老婆王弈秋的话突然在耳边响起。

“明天中午,广御酒庄。”

她可是那个家里眼中的高级名媛,她应该很庆幸,是名媛而不是名妓。

她快速的起身,将剩余的包子都塞进了嘴里,朝着洗漱间奔去。

还是这么莽撞,何辛亚笑着摇摇头。

“早知道就不睡这么死了!”林牧童嘴里吧唧着,快速的倒持着。

“怎么了,有很重要的事吗?”一旁的张欣方隐隐担心。

“没事,就是想到还有作业没做完呢。”林牧童简单的解释着,她总不能把实情告诉母亲吧!

“我还要巡房,先走了,你回去的时候小心点。”何辛亚走到洗漱间的门口看向林牧童。

“知道了!”林牧童快速的刷着牙,含糊不清的回答。

“哎呦!你慢点啊!”林牧童实在是太过于粗鲁,张欣方在旁边看着林牧童担忧着。

何辛亚也是习惯了,礼貌地跟张欣方打了声招呼,便离开了房间。

衣柜间也只有简单的T恤和牛仔裤,她快洗漱好后,穿上一简单的搭配,便蹬着一双白色板鞋,走的时候顺便把床上的袋装牛奶拿在了手里。

她平常的穿着就很简单,高高的马尾,一身再也简单不过的搭配,和其他的大学生无异。

她几乎是跑出的电梯,不过她太匆忙了,刚出电梯,就出了小意外。

疗养区本就隐蔽,她必须乘坐医院大厅电梯才能出得了医院。

她嘴里喝着牛奶,只顾着看着手机上的时间,电梯嘟的一声过后,她还没从手机上回神,便直直的撞到了将要进电梯的轮椅上去。

她啊的大叫一声,手机也被撞掉了地上,不过最悲惨的是她手里正在挤压的牛奶,像瀑布般的喷了出来。

林牧童也一时愣住了。

“小心。”一声低沉的声音,犹如大提琴所发出的声音。

坐在轮椅上的单南泽第一反应就是伸手去接将要砸下去的身躯。

不过他的手还没有接触到,林牧童就被一股相当野蛮的力气捞了起来,还没等她站直身体,这股力气就把她甩到了一边。

“没事吧!哥。”他的声音急切,又隐隐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