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若有所蚀颜苒舒以辰by纠结的秤子

文章目录

由纠结的秤子原创的小说《若有所蚀》舒以辰颜苒剧情严谨,有看点。若有所蚀舒以辰颜苒小说精彩节选:方瑶心疼现在的颜苒,明明双亲健在却过得像个孤儿。所以之后无论什么时候,方瑶干什么都带着颜苒,包括约会谈恋爱。舒以辰为此有意见也不好说什么,只要一想起那天颜苒躲在小巷哭泣的一幕,他就没办法再把心中的不满说出来了。

《若有所蚀》精选内容:

6

方瑶接到电话赶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半个多小时以后了,舒以辰刚把她送回家没多久就又一通电话把她吓得赶紧跑了过来。

舒以辰靠在巷口等方瑶,旁边蹲着怎么问都一言不发的颜苒在两眼放空。

方瑶气喘吁吁的跑来,看到这幅模样的颜苒吓了一跳,赶紧上前扶起颜苒,触手却是一片潮湿冰冷。

“天呐我的小祖宗,你这是怎么了啊!这,这衣服都湿了,下雨你不知道要找地方躲雨啊!快点,我送你回家换衣服。”

听到回家两个字颜苒终于有了反应,声音嘶哑的第一声居然没有发出声音来:“不,我不要回家!”

“好好好,不回家,那跟我回家吧,这么冷的天气不换衣服会发烧的!”方瑶转头吼道:“还愣着干什么,叫车啊,去我家!”

舒以辰看着手忙脚乱的方瑶,转身去叫车了。

把两个女孩送到方瑶家,他才打车回了自己家。

当天晚上颜苒没有回家,住在了方瑶的家里。压抑许久的悲伤加上淋了寒雨,让她昏昏沉沉的烧了两天。期间,爸爸来过一次电话询问她在哪,她也以补课为由敷衍过去。反正现在这个家里已经彻底没人再关心她了,她回不回去都没有什么区别。

春节前,颜苒爸爸给他的小情人在黄金地段买了棟近300平的房子俩人一起搬了进去。他给颜苒请了一个保姆管家每天照顾颜苒的起居,又留下足额的生活费来补偿自己的女儿。在他眼里,颜苒已经18岁了,完全不需要他再费心去教育什么了,再加上孩子从小到大都那么让人省心省力的,他就更是一身轻松的专心开始了他的“第二春”生活。

方瑶心疼现在的颜苒,明明双亲健在却过得像个孤儿。所以之后无论什么时候,方瑶干什么都带着颜苒,包括约会谈恋爱。舒以辰为此有意见也不好说什么,只要一想起那天颜苒躲在小巷哭泣的一幕,他就没办法再把心中的不满说出来了。

他也想过让王铭轩来安慰颜苒,也好趁机让两个人的关系有所进展,但被方瑶严词拒绝了。方瑶可不想让那个王铭轩有机可趁,毕竟颜苒是真的对那个王铭轩没感觉。现在她这么脆弱,自己又怎能再把她推给她拒绝的人呢?

放学的路上变成了三人行,舒以辰也只好落在后面几步去偷偷牵自己女朋友的手,被颜苒看到过两次后,颜苒便不愿再与两人同行,并借口想申请住校为由婉转的回绝了方瑶的放学同行。

颜苒申请住校了,反正回家家里也没人,还省的来回路上浪费时间,她和爸爸打了招呼后,便让常驻保姆改成了一周来一次打扫卫生的清洁阿姨。住校后的颜苒几乎把睡觉以外的所有时间都放到了学习上,只有不停的把大脑塞满,她才能去忽略心中一直萦绕不散的疼。

晚上放学,方瑶总是先拉着颜苒和他们一起吃完晚饭再把她送回寝室,她才和舒以辰一起回家。颜苒想了很多借口都无法摆脱这尴尬的三人行。方瑶对此事无比的执着,似乎是把可怜的小颜苒当成了自己的责任,绝不容许因自己的私情而忽略缺失了亲人爱的朋友。

此后颜苒再见舒以辰,只好用满眼的歉意来传递自己的尴尬,毕竟自己最狼狈的时候却是被这个人给看到了。

周六一大早6点,方瑶就夺命连环call的把颜苒从被窝里挖了出来,拉着舒以辰在她宿舍楼下接她一起去晨跑。

“我说大姐,今天周末啊,不让我睡个舒服的懒觉,拉着我跑什么步啊~~~”颜苒昨晚背书到凌晨2点,现在又一早的被挖出来,实在搞不懂方瑶在搞什么鬼。

“年纪轻轻的要有活力好吗?你看看你,整天头也不抬的就知道学习,饭也不好好吃,觉也不好好睡,这一个月你就感冒了两次,从今天起你就乖乖的跟着我晨跑,锻炼锻炼你那小身板!”方瑶豪气的一挥手,带着两个不情不愿的小跟班沿着操场的塑胶跑道开始跑起来。

周六的清晨操场上还空无一人,冬天的早晨还是很寒冷的,颜苒缩着脖子感觉自己都快冻僵了。舒以辰面对着方瑶倒退着慢慢的跑,方瑶伸手去抓,他就加速后退,两个人你追我退的,把折磨人的跑步运动跑成了情人间的撩骚。颜苒翻翻白眼,闷着头慢悠悠的跟在两人后面小跑。冻得僵硬的身体慢慢随着运动暖和了起来,连着心的位置也暖了。方瑶是真心关心她的人,也是这个世界上最后一个关心她的人了。

前面两个人追来打去闹腾了半天,最后舒以辰干脆扛起方瑶跑了起来,引得方瑶一阵尖叫笑骂捶打。颜苒羡慕的看着幸福的两个人,真希望他们就这么一直幸福下去……不要像自己的的父母,年少的恩爱过后,剩下的却是支离破碎的分离。想到自己的父母,颜苒觉得自己开始害怕恋爱,害怕婚姻。爱情,到底是个什么呢?还没弄明白,却已不敢尝试触碰了……

今年的春节,颜苒妈妈从国外赶了回来陪着颜苒过了一个一言难尽的春节。颜苒和妈妈一起回到了外婆家,从出生到现在还是第一次过没有爸爸、没有笑声的春节,颜苒在气氛沉闷的屋里呆到晚饭后,就和妈妈打了声招呼,到街边走走散散郁结的闷气。

今夜的广场上有跨年烟火秀,颜苒无处可去的来到了广场边。看着拥挤的人群,她没往里面走,只是靠在离广场不远的街边小树上盯着高楼上的霓虹在发呆。今天下午下了一场大雪,现在雪已经停了,地面的雪还没有化开,颜苒干脆蹲下来开始团雪人。

“颜苒!”方瑶挎着舒以辰的胳膊突然出现在了她面前,她蹲在地上傻傻的仰望着他们。

“你这丫头!我下午叫你晚上出来看烟火你还推说在外婆家不方便,现在你怎么说?嗯?”方瑶气呼呼的看着这个放了自己鸽子,又独自一个人玩耍的人。

“突然觉得闷了,出来走走而已。”颜苒站起身来,拍拍手上的雪,心虚的说。

“既然逮着你了,你就乖乖的跟着我们吧!”方瑶不由分说的又要带上她谈恋爱。

“别!我只是出来一小会儿而已,马上就要回去的。”颜苒看到舒以辰垮掉的脸连忙说。

“真的?不会又是骗我吧?”

“这次真的是真的,我这就要回去了。”说着,颜苒就向他们挥了挥手,转身要离开。

刚转过身就听到身后一声惊呼,她急忙转过身就看到方瑶似乎是脚滑差点摔了一跤,而她身边的舒以辰及时伸手抱住了她才避免摔倒。她走回去拉着方瑶上下关切的打量一番:“怎么样?没受伤吧?”

方瑶从舒以辰怀里站了起来,摆摆手说:“没事没事,还好以辰拉住了我。”

颜苒刚舒了口气,突然肩膀被擦肩而过的一个女人撞了一下,而那个人连头也没回的直接向前走了。颜苒看着撞了她的女人,感觉她的背影莫名的眼熟,却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很快就将这个小意外抛在脑后,颜苒还是不顾方瑶的劝说回家了,没有陪俩个人一起看跨年烟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