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全程露脸东北老女/校花在楼道的娇喘

江思思想走也走不了,只能忐忑的背着身子,小声问道:“什么忙?”

她以为是帮忙拿衣服之类的,对于这种忙她不介意去帮一下。

可随后老赵的话,却让她心里跟藏着百八十只小兔乱蹦似的,慌到不行不行的。

“思思,你帮我洗澡,可以吗?”

听到老赵的请求,江思思心里真的慌了。

赵爷爷、赵爷爷怎么可以提这样的要求啊?

江思思隐隐有些愤怒,原本对于赵爷爷的一些好感也消失殆尽。

这时,她身后突然有响亮的耳光声响起。

她下意识的扭过头,正好看到老赵在痛苦的扇着自己的大腿。

“你真没用,站都站不起来,连自己洗澡都洗不了,还要靠别人!”

江思思恍然,她把老赵现在站不起来这茬给忘了。

可是、可是……可是这也不能让她给帮忙洗澡啊,毕竟男女有别。

“思思,对不起,我真的不想让你帮忙给我洗澡,所以我想自己过来洗。可刚才你也看到了,我现在根本没法洗,甚至连站我都站不起来。”老赵自责愧疚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老赵的话很真挚,语气也很诚恳,尤其是想自己洗却不小心跌倒的事,让江思思心里一揪。

再三纠结过后,江思思终于红着脸轻轻点头,小声说:“赵爷爷,没关系的,我帮你洗。”

老赵心里高兴,手却摆的起劲,“思思,你还年轻,这对你来说肯定有些不方便,我不想你为难……”

老赵越是拒绝,江思思越为刚才自己的误解羞愧。

“赵爷爷,没什么不方便的,你是病人我是保姆,照顾你是应该的。而且、而且……而且刚才我都看到了,也没什么再不方便的了。”

江思思的解释声越来越小,脸色却是越来越红,红的几乎要滴血似的。

以关煤气为由,江思思跑回了厨房。

浴室里,老赵兴奋的直挥拳头。

马上就能让江思思帮他洗澡了,还能让江思思接触他那里,他怎么能不兴奋!

过了半分多钟,脸色稍稍退红的江思思重新回到了浴室。

老赵自己脱掉了T恤,露出上半身强健的肌肉。

他的身板孔武有力,看起来根本不像是五十多岁的糟老头子。

江思思看得眼睛都有些直了,在女人的眼中,男人的肌肉就跟女人的前面似的,那都是对异性充满诱惑力的存在。

可她随后就不敢再看了,因为老赵看向了她。

“思思,我裤子没法脱,得你帮忙了。”

江思思大羞,可又没办法,只好走到老赵身前。

老赵双手撑着墙壁使身体强行站住,江思思探出了她那双白皙小手,扯着老赵的脱了一半的裤子往下拉。

江思思虽然心里一个劲地对自己说不能看老赵那里,但有了之前的视觉冲击,她似乎根本管不住自己的眼睛,忍不住的往那里瞥。

看了几眼之后,她发现老赵那里居然在慢慢变大!

江思思又觉得震撼,又有些慌乱,想想稍后还要动手去洗,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但是我真的忍不住……”老赵一脸尴尬的道歉。

“没…事…”江思思支支吾吾的回了一句,然后红着脸别过了头。

成功帮老赵脱掉裤子,江思思像过了九重关似的,全身都是汗,被染湿的裙襟紧紧贴在她身上,勾勒出她娇媚身子的迷人线条。

看着近在眼前的旖旎,老赵亢奋到不行,那里的反应更强烈了。

在花洒打开后,江思思很贴心的试了试水温才喷在老赵身上,然后那双温润的小手很赧然的贴在了老赵身上。

起初还好些,毕竟是后背,虽然也能看到那里,可终归男女都一样。

但是当她的小手戳着老赵身前,尤其是接触到胸腹的肌肉时,她凌乱了。

那么结实的肌肉,就好像铜铁一样,还带着火热的温度。

这让未经人事的她,心里毛毛躁躁的,说不出个什么感觉,反正挺抓狂。

老赵则特别的享受,享受着温润小手在身上的游走,还有江思思近在咫尺的娇媚身子。

花洒喷出来的水溅湿了她的花裙,让她娇媚的轮廓彻底凸显。

这种朦胧的诱惑带来的刺激,似乎要比之前直接偷看江思思洗澡还要来的强烈。

不过,江思思很快感受到了异常,羞红着脸把裙子拽开了。

老赵虽然觉得有些遗憾,但也没有多想,心里一直在担心一个问题。

他全身都洗了个遍,唯独剩下当中间那地方。

万一江思思不帮他洗,那该怎么办?

这时候,江思思站也在旁边纠结这个问题,羞红的脸蛋儿几乎要渗出血来。

她的羞耻心让她想离开,让老赵自己洗,毕竟这不是什么难事。

但她的身体却一直迈不动步子。

看到江思思春纹荡漾的眸子紧盯着自己那儿,老赵顿时明白了,贪婪的一把抓住江思思那只温润小手,放在了自己那里。

江思思吓了一跳,下意识就想把手收回来,但是老赵一直按照她,她根本收不回来。

“帮我洗一下好吗……”老赵贴着江思思的耳朵轻声说道。

温热的气息突然扑进耳朵,江思思感觉身体像是被电击了一般,一阵酥麻,让她差点叫出了声。

还有感受到老赵那里的灼热,像是一个火源,把她的身体烧的滚烫,脑子似乎失去了思考能力,开始帮老赵洗连起来。

随着她的动作,她发现,老赵那里还在变大,看的她好难受,好难受,两条腿忍不住开始摩擦起来……

“嗯……”那种久违的舒适让老赵呼吸越来越急促,最重要的是江思思的妥协,让他激动的全身的血液都开始沸腾,让他想要更多。

特别是看到江思思迷离的眼神,听到她急促的呼吸之后,老赵脑子里在不断的充血。

他再忍不住了,他知道江思思也想要了。

猛地一把,他将江思思娇媚的身子拦腰抱坐在了身上,用那里盯着她。

“思思,给我吧,你就当帮我了。我难受,那里好难受……”

粗重的喘息声响起在耳边,还有定在那里的火热,江思思心中热浪滔天。

不等她说话,老赵的手掌已经在她前面肆意的游走……

这种几年没有体验过的舒适和刺激,让江思思全身失去了力气,彻底瘫在了老赵怀里,嘴里不受控制般的“嗯”了一声。

老赵太兴奋,太过瘾了,连说话的工夫他都不想浪费,朝着江思思那里伸出了手……

可就在老赵准备冲击她娇媚身子的时候,她猛地一下子挣扎出老赵怀抱。

惊慌的整理着裙子,江思思红着脸乱糟糟的说着,“那什么,赵爷爷,我先去做饭。”

话撂下,江思思都不给老赵说话的机会,羞红着脸蛋儿急匆匆的逃离了浴室。

老赵伸手去抓,没抓着。

望着江思思逃走的婀娜倩影,他心里郁闷极了,几乎要吐血。

眼瞅着就要的手了,竟然被江思思给逃掉,简直是、简直是气炸了,唉!

凭空狠狠捶了一拳,老赵咬牙暗道:“江思思,今天感受到了我的那里,你今晚也别想再睡个安稳,早晚有一天,我会把你彻底征服的……”

心中发誓,但是出了浴室的老赵却表现的很赧然,还有些愧疚。

那感觉,就像是很对不起江思思似的,让江思思看着心里都怪不得劲的。

闷声吃过晚饭,俩人在客厅里看电视,谁也不开口。

关于洗澡的那件事,俩人也没有提起过。

但不提及并不代表不存在,江思思都不敢看老赵,惟恐再发生什么旖旎的事情。

然而老赵却挺热情的,一个劲儿的劝江思思喝茶。

喝了两壶茶后,老赵终于提起了澡堂里的那点事儿。

“思思啊,对不起啊,下午我有些激动了。可是你实在太漂亮了,我又那么些年没接触过女人,所以忍不住的就犯了错误,希望你能原谅我,不要介意。”

老赵说的特别诚挚,并且很郑重的端起一杯茶递给江思思,向她赔礼道歉。

这会儿的江思思,脑袋里乱糟糟的,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可扪心自问,她对老赵下午的举动并不反感,反倒让心里萌动开来,春波荡漾。

不过也正因为如此,她整晚都在脑袋里酝酿离开的念头,她怕自己真的跟老赵发生关系。

她告诫自己:你是来当借宿的,不是来卖肉的。

可是酝酿了一整晚,江思思也没舍得没离开的念头说出口。

因为她不想在流浪了,在这好歹能过个安稳。

况且对于老赵,她真的不讨厌,尤其是想起那儿的巨大后,她甚至还有些贪婪的觊觎……

最终,鬼使神差的,连她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就把那杯道歉茶给接过手喝了。

总之茶水喝了,也就算是接受了老赵的道歉,而且以后也会留下来继续住宿。

喝完茶后不多会儿,江思思就寻了个打盹的由头,回到了自己卧室。

望着那婀娜离去的背影,老赵满脸坏笑,“喝那么多水,我就不信你不撒尿!”

边低声嘟哝着,他边回到了卧室。

回到房间,满脑子都是江思思白花花诱惑身子的老赵不甘心,打开了电脑监控。

这会儿江思思早就回到了自己卧室,也该脱衣服睡觉了。

纵然他今天没能感受江思思的滋味,可就着旖旎的身子自我释放下,也能稍稍过瘾。

只是当实时监控画面出现在手机屏幕上后,老赵才发现江思思根本没脱衣服。

老赵耐住心思等,终于在十几分钟后,江思思挂断了电话。

可是她依旧不脱衣服,就在床上那么半躺着,时而还会下床溜达会儿,然后再回去。

整整一个小时过去了,江思思像是在翻来覆去的考虑什么,就是不脱衣服睡觉。

老赵都急了,他还等着看江思思诱人的身子,干那事解决一下呢!

又过了五分钟,江思思再次下床了。

不过这次她没溜达,而是直接打开房门,往卫生间去了。

老赵当时就兴奋了,等的就是这个,不然干嘛劝江思思喝那么多茶水!

赶紧调画面,当江思思的身影出现在屏幕中时,他激动的赶紧脱裤衩儿。

那裙下腿间神秘之处,他可是最期待了!

当江思思婀娜的身影出现在卫生间里时,老赵兴奋到难以自持,左手做好了准备。

可操蛋的是,江思思竟然拿裙子套住马桶,仅掀起后帘,一只手在裙内脱起了小裤裤。

什么都没看着,把老赵给气的,差点没把手机摔了……

今晚天气特别闷,天气预报说有雷雨。

见江思思已经开始解决问题,老赵悻悻地提上了裤衩儿,今晚肯定见不到旖旎了。

正失落的时候,突然,天地间暴起惊人的轰鸣声,仿佛炸裂了天际。

那雷炸的就跟落在人头顶上似的,把老赵给吓了一跳,裤衩儿都提歪了。

正在这时候,卫生间里传来了斥满恐惧的尖叫声。

老赵忙看手机,发现这会儿江思思竟双手捂住脑袋,闭着眼睛尖声大叫,身子瑟瑟发抖。

机会!

老赵瞬间意识到机会的存在,就冲出卧室,往卫生间去了。

卫生间门没关,老赵直接冲了进去。

他都想好了,江思思问他为什么闯进来,他就说最近有贼入户,担心江思思的安危。

可没成想,冲进卫生间的他都还没来得及解释,江思思就猛地扑了过来,一把抱住他。

老赵本来是惦记着江思思下面,想找个机会来看看过眼瘾的。

哪想到,江思思竟然直接扑了上来,而且身前那挺挺的饱满,正紧抵在他胸膛上。

纵然隔着花布裙子,也让老赵清晰感受到了她那儿的温热以及圆润。

江思思吓的在怀中瑟瑟发抖,老赵则被她身前的娇媚给扰的火气大盛。

不自主的,他身下就有了强烈反应。

江思思身子比较靠前,恰好就撑在她小腹下方,可离下面更迷人的地方还有段距离。

老赵发现这点,想着一不做二不休,于是猛地往后一倒。

江思思受力站不稳当,一下子就侧身跌坐向老赵,而且位置特别巧,正是那儿……

在江思思跌坐的一瞬间,老赵只感觉那儿紧擦着两条温热的打退,然后一下子就蹭了过去。

与此同时,江思思更是爆发出醉人的娇吟,不由自主的声音从腔子里挤压而出。

感受到身下敏感处的滚烫,江思思着急忙慌的站起身来,脸色红得像是熟透了的西红柿。

简直羞死个人了,主动扑入人家怀抱里,还差点坐吞进去……

羞怯慌乱中,江思思忙向老赵解释,“我不是故意的,我打小就怕打雷。小时候亲眼见过村里有人雨天在大树下避雨被雷劈糊了,打那起我就特别怕打雷,我真不是故意的。”

原来是这样,难怪江思思那么怕打雷。

不过老赵却顾不得在乎这个了,他现在更关注刚才在江思思那儿蹭了那一下,好爽。

他琢磨着,今晚得想个办法,跟江思思发生些更亲密的关系。

正掏空心思地琢磨呢,突然,又是一记更为响彻的惊雷炸起。

那炸雷直让人头皮发麻,小区里的车子都被震的报警声大响。

再看江思思,她已经吓的紧捂耳朵瑟瑟发抖,就跟受惊到极致的小兔子似的。

看到这一幕,老赵当时就有了主意。

他一本正经的说道:“思思啊,今晚你跟我睡一个屋吧,有我在你不用害怕!”

江思思当时就羞急到不行,她害怕打雷不假,可也不能因此就跟老赵睡一张床上去。

不过没等她说什么的,老赵就正气凛然的说道:“你放心,你在床上睡,我在椅子上睡,不会有什么关系的,而且我一个老人,连路都走不利索了,你也没必要担心我。”

老赵表现的这么正人君子,还自嘲说是个老人,这让江思思有些不好意思。

但她还是有些羞意,毕竟要跟刚相处一天的男人在同个房间里睡觉,她不太容易接受。

可老赵再三坚持,还说前段时间小区里有小偷趁雨夜入室盗窃,甚至差点杀死房主。

江思思害怕了,加上又有惊雷炸响,她这才慌乱的答应下来。

老赵心底暗暗高兴,只要人来屋里了,就不怕睡不到一张床上去。

将江思思带回屋后,他果真坐在椅子上,并执意要求江思思上床睡觉。

江思思原本还推脱自己坐着睡,但坚持不过老赵,也就上床了。

在江思思上床后,老赵坐在椅上闭眼休息,可耳朵里全是在捕捉屋里的动静。

他能听到江思思翻来覆去的,起初他以为是害怕雷声,可渐渐又觉得不像。

直至约摸得半个小时过去后,江思思依旧没睡着,于是老赵也睁开了眼睛。

“思思啊,你是有什么心事吗?”

江思思忙吱吱唔唔的回答,否认说没有心事。

老赵年长江思思二十多岁,看她心思就跟看小孩似的。

“思思啊,你真的不用担心我。你放心,我向你保证我绝对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的,你就安稳睡觉吧,是在不行,我待会就到客厅里去睡。”

老赵说的很真诚,这不是在套路江思思,他是真这么想的。

江思思从话里感受到了老赵的真诚,还有些隐隐的伤感,所以她特别感激,她相信老赵是好人。

“行了,赶紧睡吧,时间不早了,明天我就要带你熟悉我这会所的事情了,你这也要开始给我帮忙了。”

老赵闭上了眼睛,不再有任何旖旎心思,脸上也洋溢起淡淡的温馨笑容。

望着老赵脸上的浅笑,江思思心里暖暖的,她感受到了来自一个外人的无私关爱和热心肠。

想想自己,竟然一而再的怀疑老赵动机,她心里特别过意不去。

尤其是对方还是个老人人,自己竟然还腆着脸任人睡在木椅上。

想到这,江思思脑袋一热,说道:“赵爷爷,你上床上来一起睡吧!”

老赵刚有点睡意,让这话顿时给刺激醒了,“你……不用以身相许,我自愿帮助。”

江思思顿时大羞,语气中充满了羞涩,“我不是那意思,我是说咱们都在床上睡,你在这边,我在那边,不是那样的睡,你误会了……”

老赵有些小失望,不过还是笑着装模作样的拒绝。

这次江思思倒是挺坚持的,所以他也就半推半就的上了床。

本就张单人床,两人即便一人一边,中间也没几分距离。

随着雷声的越来越密集,江思思也就颤抖的越来越厉害,老赵都觉得床像开了震动似的。

转过身看了眼瑟瑟发抖的江思思,他头脑一热,直接伸手把人给强行搂在了怀里。

“思思啊,我搂着你,你就不害怕了。”

被老赵这一搂,江思思倒是真不害怕了。可就这么被搂着,也实在太不像话了。

她想要拒绝,可是雷声轰鸣,每一道雷炸起都让她不自禁的回忆起当初大树下被雷劈到焦糊的尸体。想起来那个死人她就害怕,因此根本不舍不得离开老赵那火热的怀抱。

渐渐的,她觉得这样也挺好的,至少心里不害怕,老赵也没有过分的行为。

她琢磨着,老赵应该就是单纯的一种保护欲望,想要保护她让她别再害怕而已。

可随后,她又想挣脱老赵的怀抱了。

因为她感受到背后抱着自己的老赵,又暴躁了。

而且那狰狞的大东西,竟然刚好从她身后顶到了那里。

那可是她全身上下最为敏感的地方,只刚刚触碰,就让她感觉全身力气都被抽空了。

即便隔着裤衩儿和裙子,也让她感受到了火热与滚烫,就像是在灼烧她那里似的。

“赵、赵大哥,你能不能离我、离我远一点,好、好难受,啊~!”

娇息急促中夹杂的娇吟,充分印证了江思思的难受,可老赵更难受。

成功感受到了江思思娇媚的地方,他冲动到了难以抑制的地步。

这会儿他甚至都想,把江思思的裙子和小裤裤给一把扯掉,然后狠狠的……

老赵的想法很肆意,硬闯进去也会很爽,但他终究没敢这么做。

他能大概看透江思思这个女人,软磨怎么都行,可一旦用强怕是后果就惨了。

自己可是做过牢的人,他可不想再体验牢里的生涯了。

强压下用强的念头,但美人在怀终究是一件特别旖旎刺激的事情。

于是他又忍不住了,手掌开始不规矩的触弄,摸上了江思思胸前的饱满。

他抓到了软绵绵的东西,质感一触就是罩罩儿,显然是晚上江思思偷偷戴回去的。

不过即便隔着罩罩儿,他也依旧感受到了那种饱满的弹性,特别的有手感。

老赵很兴奋,抓弄的愈发卖力……

江思思正为身下的旖旎处被侵袭而难受呢,身前突然就遭遇到了魔爪的抓弄。

她本能的想要抗拒,但老赵的五根手指就跟有魔力似的,哪怕隔着罩罩儿的存在,也依旧成功刺激到了她最顶端的敏感处。

那种销魂的触感,就跟触电了似的,令她娇躯酥麻,而且还特别的舒服。

只是女人的矜持让她羞涩,她在娇息急促中央求道:“赵、赵爷爷,别、别这样!”

江思思想要挣扎,可是下面的触感又让她没有了半分力气,甚至连抬胳膊都难。

未经人事的她,身体变的敏感万分。

“赵爷爷,求你了,不要,被抓了,我好、好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