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男朋友把我撩湿后进来、叫到我满意了就放过你

“咚……”

终于,墙上的那座老古董的挂钟敲响了九下。

李二蛋的眼睛里瞬间就有了神采,兴奋的心情简直无以言表,他动作麻溜,飞快的披上件衣服就出了院门。

外面已经彻底的黑了下来。荷塘里正在交配的蛤蟆一个劲的叫。

乡下不比城里,基本到了晚上娱乐活动很匮乏,也就是躺在炕头和自己老婆过过夫妻生活,然后就早早的就睡下了。所以村路上也没有什么人。

李二蛋提着水泵健步如飞。

“今天晚上,一定要把在日本小电影里学来的各种高难度的姿势,全都在林小月身上用一遍。看看到底什么姿势最过瘾。”

李二蛋坏坏的想着,身下已经有了强烈反应。

前面林小月的家,窗子上透着昏黄的灯光。

林小月此刻刚洗完澡,头发还是湿漉漉的,自然的披洒在白皙的肩头,飘出淡淡的香味。

她正用毛巾擦着头发,那一举一动都透着女人的妩媚娇柔。

擦好了头发她便美滋滋的对着镜子来回的欣赏起自己的火辣身材。

“一会儿二蛋那臭小子来了,看我今晚不把他迷的神魂颠倒的。”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林小月不由的淡淡一笑。可她做梦也没想到,她家的后窗户上,此刻正有一双色眯眯的眼睛盯着屋里的一举一动。

二蛋这臭小子怎么还没来呢?要不就上炕等着吧!

林小月爬到炕上,拉灭了灯绳。瞬间屋子里就漆黑一片。

她是怕这么晚了还开灯,会引起邻居们的注意。毕竟偷男人这事也不好张扬不是。

天气太热,林小月干脆将那两处饱满从睡裙领口展露出来,然后用蒲扇一下一下的扇着风。

“这林小月应该睡着了吧?”

后窗户外面的那双眼睛见灯灭了一会儿,便壮着胆子,把脸贴到了玻璃上向屋里看着,此刻屋里黑漆漆的也没有动静。

那道黑影紧张又激动的用手轻轻的推了推林小月家的后窗户。不由心里一阵窃喜。

“这林小月也太粗心大意了,独守空房连后窗户都没关。”

黑影的心里不由的幻想起来,一会儿偷偷的爬窗户进去,一个恶狗扑食,直接压在林小月的身上,到时候这娘们儿还能跑出我手掌心去?

这人影也是香草村的人,名叫孙子强。

他在香草村开了个小卖店,挣了点小钱,于是就好个拈花惹草的,见了谁家的大姑娘、小媳妇漂亮,他就想尝尝女人的滋味。

其实他惦记林小月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自打林小月嫁进这香草村的第一天开始,年轻貌美的林小月,就让孙子强彻底迷上了。

奈何林小月的男人赵大柱长的五大三粗的,一瞪眼睛就吓人,所以孙子强一直是有贼心没贼胆。

后来赵大柱去城里打工了,经常的几个月都不回来一次,这让孙子强的心又活了,好几次都想偷偷的爬林小月家的后窗户,上了这婆娘把生米煮成熟饭。

可是他媳妇儿陶桂香知道自己男人的德性,就怕他有俩小钱在外面乱搞,所以管的特别严,孙子强大晚上的根本没机会出门。

说来也巧,昨晚上孙子强的丈母娘生病了,想着让女儿回去,所以今个一大早,孙子强就赶着毛驴车把媳妇儿陶桂香送回了丈母娘家里。媳妇不放心两岁的娃,把娃子也带到娘家去了。

丈母娘见到女儿说什么也要留女儿住几天。

于是陶桂香只好留下来,让孙子强自己回去看着小卖店的生意。

等孙子强回来刚进村,就看到赵大柱背着行李出了村子。不用问也知道,赵大柱准是又回工地上了。

一看林小月没来送赵大柱,这两口子是闹别扭了?这不正是自己趁虚而入的好机会吗?这么想着,孙子强不由的淫邪一笑。

晚上,他在自己店里喝点小酒,吃点花生米,终于等到了天黑他把店门一关。然后偷偷摸摸的来到了林小月家的后窗户。

隔着窗户,刚好看到林小月对着镜子,展示那撩人的火辣身材,孙子强一个劲的咽着口水,很快等到林小月躺下关了灯。

隐约中看到林小月将睡衣撩开,两处傲人就这么露在空气中,趴在后窗上的孙子强终于按耐不住了,他喘着粗气伸出微微发抖的手,推开了窗子,撑着窗台爬了进去……

此刻躺在炕上的林小月,还在畅想今天晚上和李二蛋怎么滚被子呢。不由的下身就开始发热。

她根本不知道后窗户已经被人轻轻的推开。

那个朝思暮想了她三年多,一心想霸占她身子的孙子强正悄悄的翻身进来。

一旦孙子强将她压在身底下,林小月一个女人根本无力反抗,就像砧板上的肉,只能任由孙子强对她做任何事情了。

就在这时,李二蛋也刚好走到了林小月家附近。一抬头就看到后窗户上有个漆黑的人影。正偷偷往屋里面爬呢。

李二蛋刚想冲过去暴打那人一顿,但转念一想,自己大半夜的突然出现在林小月家里也不合适,于是情急之下,李二蛋赶紧捡起一块路边的土坷垃,朝着人影就扔了过去。

虽然土坷垃没砸到那人,却正好砸在了后窗户的玻璃上,碎裂的玻璃碴子飞溅起来划破了孙子强的脸。

脸上一疼,孙子强顿时明白,周围有人发现自己了。

这时候借他一百个胆,他也不敢再往里爬了,赶紧半个身子又退了回去,捂着脸四下张望。

刚好看到一个人影奔着他这边跑来,吓得这小子猫腰就往另外一边跑去。

等李二蛋追到林小月家后院时,已经只剩下满地的玻璃碴子,窗台上还有几滴血迹,看来刚才的人应该是受伤了。

躺在炕上的林小月,被那一声脆响吓蒙了,赶紧从炕上爬起来,拉亮了屋子里的灯。

看着后窗户上一个黑洞洞的大窟窿,这才意识到有人想从后窗户进来侵犯她。

“外面是谁?”

她刚好看到房后似乎有个黑影,就随手抓起个东西,奔着后窗那黑影就扔了过去。

此刻,李二蛋正在后窗户那里琢磨着这个偷窥狂是村里的哪个王八犊子,屋里就突然飞出来一个东西,正好砸在了李二蛋的脑袋上。

“哎呦!嫂子你打我干嘛?我是二蛋。”李二蛋捂着脑袋郁闷的说道。

听出了是李二蛋的声音,林小月这才稍微松了一口气,旋即她又嗔怒道:“二蛋,你个臭小子搞什么鬼呢?来了不走大门,诚心想吓死嫂子啊?”

“小月嫂子,我是看到有个黑影趴在你家后窗户上,才追过来的。刚才那个不是我。”

这时候屋里的林小月也似乎明白过味来了,又换了幅妩媚的表情娇嗔道:“臭二蛋,你咋也学的这么坏了?你是不是想偷偷从后窗户爬进来,那样才刺激是吧?你们男人啊!滚个被子也能搞出这么多羞死人的花样来。真是讨厌死了。”

林小月觉得这三更半夜的哪有人爬后窗户,肯定是李二蛋使坏。

稍微迟疑了一下,李二蛋也就没再解释,他担心解释清楚了林小月反而会害怕,反正那偷窥的王八蛋受了伤,应该不敢再来了。

于是李二蛋笑着说道:“小月嫂子,我不是想给你个惊喜嘛!”

“小坏蛋,你就是故意吊人家的胃口,让人家想你是吧?好了,嫂子给你留着门呢,快进来吧!你臭小子要是再不来,我可就要睡了。”

想到今天晚上又可以当一回真正的女人。林小月也是有点春心荡漾,早把她家那废物赵大柱忘到了九霄云外去了,所以此刻说起话来,也有些发骚发浪。

“嫂子,我要是真的不来,今晚上你还能睡的着啊?不想我吗?”

李二蛋也故意逗林小月,然后快速的绕道屋前,一开门进了屋子。

刚一进屋,李二蛋的眼睛顿时就直了。

昏黄的灯光下,林小月醉眼迷离的美人横卧,躺在炕上妩媚的看着李二蛋。

她身上穿着一件淡粉色的薄纱睡裙,已经滑落了半边,露出了一侧白皙的肩头。

睡裙贴在身上,将林小月那傲人的身材完全凸显出来。尤其是胸口简直呼之欲出。

裙摆下,两条白皙的大长腿格外显眼,性感的叠在一起。

这么香艳诱人的景象,李二蛋以前只在小电影里见过。

李二蛋的呼吸和心跳一起加快,“咕噜”一声咽了下口水。

林小月在李二蛋的腰间扫了一眼,俏脸有些娇羞,内心却十分欢喜。

“二蛋,你觉得嫂子这件衣服漂亮不?”

其实林小月这么问也会有原因的,这件睡裙是她刚结婚时偷偷买来的,心里想着晚上滚被子的时候穿上,给她家的死鬼赵大柱一个惊喜,她本以为赵大柱一定会夸奖她漂亮呢。

谁料赵大柱不但不解风情,思想上还是个老封建,不懂的哄女人开心。

一见林小月买来这么暴露的衣服,当时就臭骂了她一顿,还说她放荡不害臊。差点就把这衣服给扔了。

当天晚上,林小月没同意赵大柱的要求,委屈的一个人躲在被窝里偷偷的哭了一晚上。自己真是瞎了眼,嫁了一个这么不懂风情的男人。

自那以后,林小月一直也没有机会穿。结果今天洗完澡后刚好看到压在柜子底下的这件睡裙,

“既然赵大柱那死鬼看不上,今晚只好白白便宜了李二蛋这臭小子。”

林小月想着便穿上了,这还是她第一次穿给男人看。

“漂亮,太漂亮了。嫂子,就你这身材配这件衣服简直绝了。就是天生的性感尤物。”

李二蛋为了林小月能乖乖让他把事办了,光捡好听的说。

听了李二蛋的夸奖,林小月也一脸笑盈盈的。

“小坏蛋,就你这小嘴甜,你说的尤物是个啥?”林小月中学都没毕业,文化水平不高,所以也不知道尤物是啥意思。

“尤物就是说小月嫂子是个大美女的意思。”

“今天晚上小嘴抹蜜啦?净说我爱听的。嘿嘿!”

林小月嫣然一笑。顿时胸口也跟着微微的晃动了几下。

李二蛋舔了舔发干的嘴唇,激动的两步冲过去,伸手就在林小月的大白腿上摸了一把。

旋即顺着大腿,摸向了林小月睡衣里面的那片敏感区域。

“小月嫂子,你这腿可真细粉儿!滑的就像抹了牛奶似的。比起城里的女人也一点不差。”

李二蛋咽着口水,讨好的说道。

“坏小子,一见嫂子就动手动脚的,嫂子早晚都是你的人,你急个啥?”

“嫂子你也知道,我这都憋了一天了,能不急吗?要不咱俩现在就赶紧把事办了呗?”

李二蛋说着,一下将林小月扑倒在了炕上,此刻他才不管林小月羞涩且无力的挣扎,大手肆意的……

林小月又何尝不急,她刚才就是故意的逗弄李二蛋。

“啊!好痒啊!!二蛋你坏死了,快停下来……,嫂子……嫂子不行了……”

林小月俏脸绯红的娇嗔道。

旋即猛地一把按住了李二蛋放肆的大手,那两条大长腿也紧紧夹住。不让他再乱动。

“小月嫂子,事到如今你怎么还害起羞来了?你不知道,一会儿才是最舒服的呢。”

“你骗人,二蛋你要是敢骗我,今天晚上我就不给你了,你就憋着吧。”林小月娇嗔道。

“嫂子,没骗你。试试不就知道了。”

“行,那你可得轻一点,刚才那一下弄我全身都像过电了似的。倒是还挺舒服的。”林小月羞涩。

今晚上林小月也是豁出去了,毕竟这两年她熬的太苦了,所以今天晚上她已经想好了,一定要彻底的放肆一下。

李二蛋坏坏的一笑,手指继续。

林小月双眸紧闭,两条大长腿举在空中,鼻子里哼哼唧唧个不停。

很快,林小月脸上浮现痛苦的表情,全身猛的一阵抽搐。

好半天才肯放开。脸上已经释然。

林小月全身的力量仿佛被瞬间抽离,无力的瘫软在了炕上。

“在林小月家里的炕头上做这事,还真是够刺激的。”

李二蛋想到一会儿林小月就要在他身底下尖叫求饶的画面。

“嫂子,现在该轮到我舒坦一会儿了吧?”

李二蛋说着,猛地一把抱起林小月。

林小月也顺势搂住了李二蛋的脖子。本以为李二蛋会把她压在旁边的被子上,然后在上面滚一次。

可谁知李二蛋却抱着她从炕上跳了下去。

“二蛋,你这是抱我去哪啊?”

李二蛋坏坏的一笑,用下颌指了指前面的一把竹椅。

“嫂子,一会儿你就在那把竹椅上。我想从后面。”

“不行,羞死了,那样后面不都被你看见了,你个小坏蛋快抱我回去!”林小月一边娇嗔的说着,一边用拳头捶打李二蛋的胸口。活像个娇羞的新媳妇。

“那事都做了,还怕被看后面啊?”

李二蛋一阵无语。这林小月果然是个闷骚娘们儿。都这时候了还害羞。

但李二蛋能听她的嘛,还是直接把林小月按在了椅子上,林小月双手扶着椅背。跪在椅子上,乖乖的撅起来。

见李二蛋是铁了心要在椅子上弄她,林小月也只好换成哀求的语气:“好二蛋,听嫂子话,抱我回去吧,去炕上滚才舒服呢。”

可是李二蛋并没有打算抱她回去。

“在后面一边欣赏嫂子,一边使劲,那才叫过瘾呢。”

李二蛋说着刚要搞起事情。

林小月也是赌气,娇嗔的挣扎起来。故意不让李二蛋找准位置。

由于那椅子本来就一条腿儿短,林小月这一晃荡。那椅子顿时就向一旁栽倒了过去。

李二蛋做梦也没想到,生米就要煮成熟饭了,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林小月的椅子倒了。

林小月也惊呼着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她突然觉得身后钻心的疼,用手一摸,居然流血了。

肯定是后窗户碎裂的玻璃碴子扎在屁股上了。

屁股上的剧烈疼痛,让林小月刚才亢奋的欲望瞬间消退了下来。

“嫂子,你怎么样?没事吧?”

李二蛋一脸愧疚的样子,赶紧去扶地上的林小月。

同时他的心里也是懊悔不已,还不如在炕头上直接来了,也许现在好事早就成了。

现在倒好,李二蛋也是一阵的窝火。

“二蛋,嫂子屁股让玻璃碴子给扎破了,你快帮我看看,把玻璃取出来。”

“嫂子,你家这灯有点暗,我看不清楚啊。”

为了省钱,林小月家那二十瓦的小灯泡,距离远了根本看不清东西。

“没事,那边抽屉里有手电棒。”

顺着林小月手指的方向,李二蛋拿出了手电棒,这时林小月已经跪在了炕沿上,撅起身子对着李二蛋。

“二蛋,快点帮嫂子把玻璃碴子取出来,要不今晚嫂子就得疼的连觉也不用睡了。”

李二蛋拿着手电棒,却有点犹豫。他虽然懂些中医的知识,但是他还从来没替人处理过伤口呢,更不要说是替一个女人处理。

听着林小月疼的直哼哼,李二蛋心里也急。

可这么晚了连乡里卫生所都关门了,再说这深更半夜的去乡里时间太久也来不及,李二蛋没办法,只好回忆着以前爷爷教给他的一些中医知识,希望能用得上。

纠结中,李二蛋还是把手电棒对准了林小月。

撅在炕上的林小月,自己已经把睡裙撩起来到腰间,内裤的一边也拉了下去。

手电光聚焦在林小月身上,这个角度看过去,画面美极了。

林小月的屁股上果然有一道不算大的血迹。被内裤蹭的也看不清伤口在哪。但可以肯定伤口并不大。

“二蛋,找到伤口了没?不该看的地方不许乱看。嫂子……嫂子有点害羞。”

林小月臊的俏脸通红。

但玻璃碴子还在肉里,钻心的疼。她就算害羞也没办法。

“嫂子,摸都摸了,看一下怕啥的。”

“那也不行,嫂子羞!”

李二蛋心想:该看的我早就看到了,现在才来害羞有啥用?

“嫂子,看不清伤口在哪啊,要不我先用中医的按摩手法帮你止血,然后伤口能好找一些。”

李二蛋说着就伸手在林小月的几处穴位按摩了起来。

效果很显著,才按了几处要穴,林小月屁股上的血就止住了。

“二蛋,想不到你还真有两下子,按的嫂子伤口都没那么疼了。”

“那当然了,我这可是祖传的手艺。”李二蛋得意的说道。

李二蛋按完穴位,用清水冲了冲毛巾,轻轻的擦去了血迹。这才看到了一条挺深的伤口。玻璃碴子还在里面。

“可是怎么取出来啊?”手边也没有镊子,李二蛋也没敢贸然动手。

“二蛋,要不……你就用嘴帮嫂子把玻璃碴子咬出来吧!”

林小月的这个要求倒是让李二蛋有些意外。亏她想的出来。

“怎么,你嫌弃嫂子啊?”

看李二蛋稍有迟疑,林小月幽怨的问道。

李二蛋简直觉得有点崩溃,看着眼前性感丰满的身子,却不能真的来一次,李二蛋觉得自己要疯了。

可是现在也不是想那事的时候啊,李二蛋咬咬牙,怎么也得先帮林小月取了玻璃碴子,再找机会弄。

嘴巴贴在伤口处,李二蛋心里一阵激动。

赶紧用舌头轻轻的探查了一下伤口里的玻璃碴子。

“嫂子你忍一下,我马上就把玻璃取出来。”

“好,你快点。”

等李二蛋准备去咬那块玻璃碴子的时候,林小月疼的直哆嗦,屁股晃来晃去的,李二蛋的嘴巴吸了半天,根本咬不着。

最后没办法,他索性两只手抓住林小月的两边。微微掰开伤口,才脖子一扭,咬着那玻璃拔了出来。

那玻璃碴子剌着肉出来,林小月疼的受不了,抓起李二蛋的胳膊来,“吭哧”就是一口。

“哎呦!嫂子你想咬死我啊?这一口也太狠了,差点咬掉我一块肉去。”

等李二蛋胳膊收回来的时候,上面已经起了两排略显红肿的牙印。

“今天晚上看来好事是做不成了。”李二蛋心里有点郁闷。

“对不起啊二蛋,刚才嫂子是疼的实在没办法了,才咬了你一口。”林小月也一脸愧疚的说道。

“嫂子,我没事,你的伤口觉得怎么样?要不明天我上山给你采点草药来敷上,既能消毒又能好的快些。”

“二蛋,不用了,山里野狼毒蛇啥都有,你进去太危险了。再说你刚才已经用口水帮嫂子消过毒了。应该没事了。”

这样让一个大男人仔仔细细的看了半天,林小月早就羞臊的满脸通红了。

所以玻璃碴子一取出来,她就赶紧把内裤提上,睡裙放了下来。然后捂着屁股想坐下来。此刻屁股虽然还是隐隐作痛,但是比刚才好多了。

显然那事也干不成了,李二蛋也只好陪着林小月坐了下来。

林小月突然叹了口气,“哎!二蛋,你说嫂子怎么这么命苦呢?”

林小月心里突然感慨,嫁了个男人特别的不靠谱,好不容易想偷回男人,好事就要成了,却又出了这么档子事。是不是自己的命不好啊?

“嫂子,你这是咋了?”

林小月无奈的摇摇头,开始诉起苦来。

“你说嫂子这是什么命啊!三年前嫁给你大柱哥,就是看上他人老实,以为结了婚能对老婆好,可是这挨千刀的自从进了城里打工,整个人就变了。半年半年的不回家,好不容易回来一次,也不说捎回点家用什么的,家里的日子过的紧紧巴巴的。”

“小月嫂子,大柱哥不是挺能干的吗?再说人家城里挣钱肯定比咱们乡下容易多了,他咋会没钱买家用?”

“二蛋,你不知道,这天杀的用挣来的钱在城里滚女人,把身体滚坏了不说,赚来的钱也都花在野女人身上了。”

“还有这事?大柱哥也太不像话了,像小月嫂子长的这么漂亮,别说我们香草村,就是整个东山乡,也再难找出像小月嫂子这么漂亮的女人了,大柱哥咋不懂珍惜呢?”

李二蛋别的能耐没多少,哄女人开心倒是有一套,他几句话,就说的林小月心里格外的舒坦。

这臭小子说话可比赵大柱那废物中听多了,难怪自己跟他聊了几句,就会想跟他做那种事。

“你是不知道,我每次家里没钱了管他要钱的时候,他就说工地没开资,要么就是钱借给别人了,总是找各种理由不给我钱,我真是对他伤透了心。”

听林小月诉了半天苦,李二蛋心里也十分同情她。

当年林小月当姑娘的时候,十里八村的男人们,哪个不想把她娶进门?就算她嫁给了赵大柱之后,李二蛋还经常在梦里跟林小月滚被子呢。

这会看到林小月的生活过的这么落魄,心里也是暗骂赵大柱这瘪犊子对不起林小月。刚才那种想强她的冲动也没有了。

李二蛋的心里也意识到了,这香草村确实太穷了。难怪自己一领补助款,有人就会眼热。

虽然李二蛋家穷,但是这林小月的家里也好不到哪去,虽然她家里养着一头肥猪,但是想卖钱也得等过了年杀猪的时候才行。

过年还早着呢。现在的日子可咋过啊?

李二蛋悄悄的从自己的补助款里抽出了五张毛爷爷。塞进了林小月的手里。

李二蛋虽然穷,但不是小气的人,何况还是跟林小月。

“小月嫂子,这钱你拿着,去乡里赶大集的时候买点肉吃,总吃素也不行,你人都瘦了。”

看着手里的五百块钱,林小月感动的眼圈都有些湿润,再想想她家那废物赵大柱,打工两年多了,总共也没给过她什么钱啊。

愣了几秒钟,林小月又将钱推回到李二蛋手里。

“二蛋,你能有这份心,嫂子就已经很感动了。你的条件我清楚,这钱我不能要。”

“嫂子,你就收着吧,我光棍一个人,平时也不花什么钱。”李二蛋再次把钱塞进了林小月白嫩的小手里。

见她还是有些犹豫,李二蛋又认真的说道:“嫂子你放心,以后我二蛋挣钱了,我养你。保证让你住大房子,每天都能吃上大鱼大肉。再也不过这样的苦日子了。”

一个男人说出这样的话,也说明李二蛋心里不光是想上林小月,更想对她好。

李二蛋的这几句话说的真心实意,也确实触动了林小月的那颗柔弱的女人心。

“要是自己嫁的人是李二蛋该多好啊!”

“二蛋,嫂子知道你对我好,其实咱乡下人也不求那么多,只要日子踏踏实实就行。”

林小月手里拿着钱,心里暖暖的,依偎在李二蛋的怀里,喃喃道:“二蛋,你对嫂子这么好,嫂子都不知道该怎么报答你了。”

“嫂子,说这话多见外,咱俩谁跟谁啊!不过,嫂子要是真想报答我的话,其实也不是没有方法。”

“什么方法?你说,嫂子能做到的都答应你。”

林小月的心里还在感动着,并没有听出李二蛋的话里在给她挖坑。

“嫂子,你看我这下面还憋着呢。怪难受的。是不是咱们上炕再研究研究。”李二蛋坏坏的一笑指了指下面的帐篷。

“臭小子,人家给你好好说话,你却在想着那事,嫂子屁股都伤成那样了,你还打嫂子的坏主意呢?”

林小月说完像个小媳妇儿似的跟李二蛋撒娇,白嫩的小拳头一个劲的捶打李二蛋的胸口。

“呵呵,嫂子,我就是跟你开个玩笑。”

“坏家伙。你比那死鬼赵大柱还坏。哼!”

看着李二蛋手臂上那个牙印,林小月也心疼他,毕竟男人总憋着对身体不好,于是羞答答的说道:“二蛋,你再等几天,等嫂子屁股上的伤好了就给你,行不?”

看着林小月那说话的语气,似乎把李二蛋当成了她自己的男人。李二蛋当然没有拒绝的理由,于是点头答应了。

两人这么聊着,气氛也越来越融洽。

原来的时候,林小月只是想勾搭李二蛋,慰藉一下女人的寂寞之苦,可是现在却发现她似乎越来越喜欢上这个年轻帅气的臭小子了。

只可惜自己是个结过婚的女人,农村人旧观念重,林小月就觉得自己根本配不上李二蛋,否则她真想把自己嫁给李二蛋算了。守在李二蛋身边。

“嫂子,那你就早点休息吧,明天早上还得起来喂猪呢,地里的庄稼你就放心吧,回头我去给你浇。保证今年有个好收成。”

林小月家里养了两头猪,等着过年杀了卖点钱花,现在林小月屁股受了伤,本来李二蛋想来帮林小月喂猪的,可是赵大柱不在家,李二蛋也怕村子里的人舌头长传闲话,所以便把庄稼地里的农活主动的揽到了自己的身上。

“恩,大柱也不在家,那就只有辛苦你了二蛋,你放心,嫂子我一定会好好报答你的。”

“嫂子,跟我客气啥。那我就回了。”

反正今天晚上的好事是泡汤了,再呆下去也是煎熬。

李二蛋心里气呼呼的琢磨着,今天晚上爬后窗户坏了自己好事的王八犊子到底是谁呢?让我逮着,绝对轻饶不了他。

“二蛋,你别走,我想让你留下来陪我。有你在身边我觉得睡觉才踏实。”

林小月说完这话,看着李二蛋的眼睛里满是期盼。

不忍心让她失望,再说晚上那个偷窥的家伙万一见到自己走了,再回来糟蹋林小月咋办?李二蛋也只好点头答应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