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小花珠肿胀挺立颤抖/香蕉人人超人人超碰超国产

“我用你帮我?流氓!”

沈芳芳嗔斥了几句后,红着脸来到院内,胡乱擦了几把赶紧丢掉了。

她不敢再用力擦,万一把那玩意儿给擦进去,再怀孕了怎么办。

虽然她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这种可能,可真的是不得不防。

深吸几口气,将乱糟糟的心情平复后,沈芳芳决定走人了。

她想着赶紧让牛壮出去承认,承认完了她就让老爸过来牵牛。

至于牛壮……她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了,今天发生的事情,让她感觉到羞人!

于是她催促道:“牛壮,赶紧出去跟人承认你放火的事情,别耍赖!”

牛壮从屋内出来了,直把胸脯拍的‘嘭嘭’响,“我不耍赖,耍赖是小狗!”

说完,牛壮就迈开大步走出家门,往远处人堆去了。

原本沈芳芳还有些老不不乐意,不乐意为了两头牛结果发生了那种羞人事儿。

可看到牛壮这个傻子真的去找人说去了,她又忍不住的高兴。

她早就想好了,两头牛,品种不错,重量也足,加起来能卖个七八千块钱。

买个iphoneX拿在手上,坚决不能套壳子,要套也是套透明的,这样也好让别人看到她的新手机多么牛壁。

眼下见到牛壮奔着人群去了,她仿佛见到崭新的iphoneX正在向自己飘来。

飘来脸蛋儿上洋溢起开心笑容,沈芳芳就往牛壮那去了。

她得亲耳听听,牛壮承认放火的事情,毕竟这可是她的功劳!

牛壮还真奔着人群去了,而且心里也真是存着承认放火的事情。

走到人群近前后,他嘿嘿嘿的一通怪笑,把那些说闲话的老娘们儿们吓一跳。

“不是,傻牛壮,你笑什么呢?笑的怪吓人的。”

有人询问,牛壮这才停止了怪笑。

环望过众人后,他这才神神秘秘的说道:“芳芳要嫁给我啦,她还帮我摸那里,都给我摸吐啦!她还要我告诉你们,昨天早上那把火呀,其实是……”

正说着的,突然有温润小手一把将他嘴巴给捂住。

随后,他就看到沈芳芳羞红着脸,着急忙慌的跟人解释。

“你们别听他瞎说,我就是发现他发烧,给他摸了摸额头试了试温度,然后他吐了。”

急匆匆的说完,沈芳芳拉住牛壮胳膊强行往回拖,也不知哪那么大的力气。

牛壮急了,死气掰咧的挣扎着。

更是掰开沈芳芳的小手放声大喊,“耍赖是小狗,我不耍赖,你让我说!”

沈芳芳哪还敢让他说啊,急赤白脸的再次捂住,更是死命的往远处拖……

原本她还挺兴奋呢,想着新手机就要到手了。

可走到近前后听到牛壮这么一说,她当时就傻眼了。

这是要她的命啊这是,当着一群长舌老娘们儿的面,再把今天发生的事给传出去。

那她还活不活了,以后还怎么见人啊!

牛壮还要承认放火的事情,但沈芳芳却是打死也不敢让他开口了。

更是边拖边小声劝着,“傻牛壮,你别说了,我求你了,我求求你还不行吗?”

牛壮被沈芳芳给拖走了,空留下一群目瞪口呆的长舌老娘们儿。

她们大眼瞪小眼的面面相觑着,随后有人说道:“听傻牛壮那话,我怎么觉得就像是沈芳芳帮他弄那事儿似的,摸摸,吐了,然后还说起昨天早上那把火。”

又有人接话,“对啊,是不是沈芳芳跟她妈一样,想讹人傻牛壮的牛,所以故意帮牛壮干那事儿,引诱牛壮出来告诉咱们,承认昨天早上那把火是他放的?”

“我觉得不太可能,沈芳芳一个大姑娘家家的,能好意思跟一傻子干那事儿?”

“得了吧,我估计就是用手给弄出来了。再说了,难道你们就没发现,沈芳芳这个小妮子,没戴那玩意儿?前面都翘起来了!”

一群老娘们儿在那嘀嘀咕咕的,话题全部都围绕在沈芳芳的身上……

牛壮被沈芳芳给强行拽走后,老大的不乐意。

他都生气了,气呼呼地甩开沈芳芳小手,他大喊,“我不能耍赖,我不当小狗,我要说!”

沈芳芳都给气祸祸了,“你还有脸说?该说的你不说,不该说的你倒一点没落下。要不是我刚才捂你嘴巴捂的快,这会儿村里就该炸开锅了!”

原本还在生气的牛壮,顿时愣怔,“谁家炸锅了?不是我干的,我没去啊,我一直和你在一起呢,芳芳你可得给我作证,真不是我炸的,我没买地雷,不是我炸的,真不是!”

沈芳芳差点没给气哭了,还地雷,地你麻痹……

理这东西跟傻子是没法讲的,沈芳芳气到不行不行的,最终也只能是跺跺脚含恨走人。

但牛壮却不放人了,一把拽住她胳膊,满脸的讨好。

“芳芳,芳芳,你别走,我这就去跟他们说,火是我放的。”

沈芳芳一听这话当时就吓的肝颤,她连忙拽住牛壮的手,含着哭腔央求道:“傻牛壮,我求求你了,今天这事你就当没发生过好不好?你可千万不要再说了,我求你了!”

牛壮很不高兴,“不行,我发誓了,我不能当赖皮的小狗!”

沈芳芳真哭了,眼泪哗哗的,“我是,我是赖皮狗行不行?你行行好,千万别说了……”

这会儿,沈芳芳是打死也不想那两头牛了,更不敢想新手机。

她就想着赶紧离开牛壮家,今天这事她自认倒霉,只求千万别传出去才好。

但牛壮偏不,还直吵吵着要做一个守信之人,坚决不当癞皮狗!

在沈芳芳的连番央求下,牛壮这才放弃了‘承认放火’这件事。

沈芳芳长长松了口气,转身就走人,她是真怕了这个傻子了,没招没招的。

但牛壮却不想放过她,这么娇媚的小身子呢,哪能轻易放过?

再说了,他还惦记着尝尝沈芳芳那里到底是个什么滋味呢!

于是在沈芳芳转身准备离开的第一时间,他就把人给拽住了。

硬拉着胳膊,牛壮死活不让沈芳芳离开。

“芳芳,你帮我洗澡好不好,我喜欢让你给我搓背。”

当沈芳芳听到牛壮的要求后,气的眼珠子里面都快喷火了。

“你对我又摸又弄的,还让我帮你弄那里,回过头就出去差点把我卖了,现在还想让我帮你洗澡?你这个死傻子怎么想的这么美?!”

她是真急眼了,也顾不上再说温言软语的欺骗牛壮,开口就是硬怼。

这一通怼,直把牛壮给怼的委屈到不行。

“我没让你帮我弄,是你先惩罚我的……”

嘟哝两句后,牛壮忽地又说道:“我知道了,芳芳,你生气了,你肯定是嫌弃我没有出去承认放火的事。你等着,我这就出去跟他们承认去!”

话撂下,牛壮迈开步子就想往门外冲。

沈芳芳吓的连忙一把抱住牛壮,惟恐拽不回来,两只手死死搂在牛壮腰上。

纵是身前那傲娇的美好紧紧贴合在牛壮身上,蹭的她有了些感觉,她也顾不上了。

这会儿的沈芳芳都开始懊悔,懊悔干嘛招惹这个傻子。

便宜不占着不说,还都快把自己给搭进去了。

但没办法,牛壮一门心思的想要出去‘承认放火’,她只能用尽一切办法拦下。

甚至于,不惜答应为牛壮洗澡。

“好牛壮,乖牛壮,芳芳给你洗澡,好不好?”

温言软语的劝慰着牛壮,沈芳芳这才好不容易把牛壮‘承认放火’的心思给拦下。

可是当牛壮兴高采烈的去找大澡盆后,沈芳芳又懊悔了。

干嘛呀,干嘛非得让她帮忙洗澡,一洗澡不又得看到牛壮那吓人的地方?

所以当牛壮把大澡盆拿来的时候,她羞声问道:“牛壮,咱今天先洗头行不行?”

牛壮立刻摇头,“不行,我喜欢芳芳的手,芳芳的手温软,要帮我洗澡。”

任沈芳芳怎么说,牛壮就是不答应。

她还不敢恼,只要稍微表现的恼火,牛壮就要出去‘认罪’。

全村唯一的大本生沈芳芳,愣是被牛壮这傻子给逼的没招没招的。

最终,她只能眼睁睁看着牛壮脱光衣服,一丝不挂的坐在大澡盆里。

“唉,反正已经看过了,洗就洗吧……”

纵然心里有一万个不情愿,沈芳芳也没别的招了,只能下手帮牛壮洗澡。

只是洗着洗着的,她的心里就又开始痒痒了。

倒也不是她故意的,只是牛壮的胸膛实在太结实了,而且很是火热。

人说男人的肌肉就如同女人的身前,对异性充满了强大的吸引力。

最先看到这句话时沈芳芳不信,可现在当她亲手接触亲眼所见后,她信了。

因为她忍不住的在幻想,如果被这强有力的胸膛给抱住,会不会特别温暖?

这种念头泛起在脑海中后,沈芳芳吓了一跳,小心脏扑腾腾的急促跳动着。

她都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突然对牛壮泛起这样的念头。

可是在这种念头的加持下,她又忍不住的将目光投向了牛壮的身子下面。

当那种狰狞再次展现在视线中后,沈芳芳感觉到自己都快窒息了。

她感受到了那东西带给她的强势压迫,甚至还有一种浓烈的征服欲望。

不是她想征服那东西,而是那东西想征服她,甚至想凌虐她!

感受到那股子狰狞的凶意,沈芳芳感觉到有些害怕。

然而害怕之余,竟然还有些病态的期待,她觉得一旦真的弄上,弄她个撕心裂肺,似乎也挺爽的,一定会特别特别的舒服……

脑海中幻想着自己的娇媚身子,跟牛壮那东西发生些什么的旖旎画面,沈芳芳吓了一跳。

她觉得自己怕不是真的有什么心理疾病吧,竟然会希冀那么粗暴血腥的受虐事情。

她不敢再想了,赶紧将目光挪向旁处,胡乱的帮牛壮擦拭着。

望着俏然脸蛋儿上写满慌乱羞涩的沈芳芳,牛壮又躁动了。

尤其是看到那双被肉色丝袜包裹的性感美腿后,牛壮更加的冲动。

他喜欢拿手摸沈芳芳那双丝袜美腿的感觉,更想要摸沈芳芳的那里。

而且他最最想的,还是直接把嘴巴凑上去,拿嘴唇和舌头去尝尝,尝尝沈芳芳那里到底是个什么滋味,尝尝没发生过那事儿的女人,到底是有多么的清纯可人!

想到就做,这就是傻子的特权,都不需要讲什么道理!

于是牛壮猛地一把抄住沈芳芳那双丝袜美腿,硬生生的给拉倒在大澡盆里。

这大澡盆挺过瘾的,坐两个人都宽裕。

沈芳芳被抱住腿,身子不稳一下就扑倒在牛壮的身上。

上半身压在牛壮胸膛上倒还好些,虽然热些,虽然挤住了那里,可终究还能忍住。

她忍不住的是下面,尽管隔着裙子,可依旧感受到有什么东西在硬撑着。

撑得她好难受,而且直感觉全身都没了力气,就跟充气娃娃被放了气儿似的。

“牛壮,你干什么!”

羞急到不行不行的,沈芳芳赶忙鼓足最后一点力气,翻身从牛壮那里离开。

这时候她发现,裙子竟然给被戳进去一个窝窝,像是夹在了那里面似的。

好羞,沈芳芳赶紧伸手把裙子给整平了,想要起身。

但这时候,牛壮却端起了她的双脚,让她重新跌坐回澡盆内。

注视着那双小脚丫,肉色丝袜已经被水打湿,让那双小脚丫的娇嫩白皙更加可人。

忍不住的,牛壮凑上嘴巴,在那双性感小脚丫上亲吻着。

沈芳芳更羞了,而且脚心还痒痒的。

她挣扎着,拍打着,可牛壮就是不撒手,更不撒口。

沈芳芳想喊救命,可是话都嘴边又不敢开口。

万一被别人发现她和牛壮在一个澡盆里,那今天的事情还怎么解释?

以牛壮这个傻子的智商,肯定从头到尾的都说一遍,那她不羞死个人了!

所以她只能央求牛壮,“牛壮,好牛壮,别亲我那里,脏,你松开我吧!”

对于沈芳芳的央求,牛壮径直摇头。

他说,“芳芳,我不怕脏,我喜欢给你洗澡。那天老沈给我看了个电影,电影上男人就是这么给女人洗澡的,而且那个女人特别的舒服,我愿意这么给你洗,你也会很舒服的。”

话说完,牛壮继续拿嘴巴品鉴起沈芳芳的细腻丝袜嫩足。

沈芳芳都羞死了,而且隐隐还有些恼意。

她都不明白,老爸都那么一把年纪了,干嘛还看那种电影,更是把牛壮给教会了。

这会儿可倒好,老爸挖的坑,亲生女儿给掉坑里了。

可问题的真实情况下,老沈根本没给过这样的电影,这都是牛壮瞎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