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陈冠希艳门照图片/小雪夹得好紧好湿好爽

两对夫妻聊了会,之后大哥大嫂就把张大雷接回家了。

恋恋不舍的离开林晓兰家,张大雷心里也很是郁闷,马上就要弄到林晓兰了,可是关键时刻大哥大嫂怎么就回来了?

恨恨地想着,张大雷无意中瞥了大嫂的屁股一眼,眼睛立刻就挪不开了。

说实在的,嫂子李美娟也是村里有数的美人,她虽然没有林晓兰那么高的文化,也没有她显得气质那么好,但是李美娟却是有着农村女人最自豪的身体,大胸大屁股。

没错,农村人的观念就是,屁股大好生养,而且往往还是会生出来儿子。

不过李美娟的屁股却不像普通村里妇女那样显得臃肿,而是浑圆挺翘,简直就像是琉璃玉石一般,而且丝毫没有赘肉。

而且她的胸部还特别丰满,在村里也是独一份,每当天气热的时候,嫂子都不敢轻易上街。

倒不是害怕天气热,主要是担心走得快了,胸前那两座硕大的山峰会颤抖不已,就算是戴着胸罩照样也是抖动得厉害。

就这样跟着大哥大嫂回到家里,路上李美娟还询问张大雷,问他林晓兰有没有教他数数。

张大雷傻呵呵的点头:“林老师教了,数数,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

“不错嘛,不愧是当老师的,教人果然是有一套,连傻子都能教会!”李美娟说道。

听到嫂子说自己是傻子,张大雷心中不爽,但脸上依旧是乐呵呵的。

“老婆,你别总是说大雷傻子傻子的,他怎么说都是我弟弟!”大哥张大年说。

“弟弟?他是你亲弟弟吗?他不是被捡回来的吗?”李美娟不屑道。

“好了李美娟,不许你再提这件事,否则我真的翻脸了!”张大年说着板起了脸。

“好好好,我不提,我不提行了吧?”李美娟哼了一声,扭着大屁股回家了,不过她扭屁股的样子还真是挺好看,比普通农村妇女扭屁股好看多了。

张大雷脸上依旧是傻呵呵的,心里却是忍不住哼了一声,心说得意什么,弄不好哪天你还得对老子卑躬屈膝!

原本张大雷以为这句话只能是自己在那里意淫,可是没想到的是,很快这句话就真的成了现实。

当天晚上,张大雷在客厅里看电视,虽然是小孩看的动画片,但他看得却是津津有味。

而就在这时,大哥卧室里却是传来争吵的声音。

“好了不要吵了,回头咱们再换一家医院好不好?”这是大哥张大年的声音。

“换一家医院?今天咱们去的可是权威医院啊,人家都说治不好了,你再换别的医院有用吗?”李美娟冷哼一声。

“可是……”大哥的话说到一半就被打断了。

“张大年,我就在这里给你把话说明白,如果再怀不上孩子,那我就跟你离婚!我再也受不了了,现在村里人都管我叫不下蛋的母鸡,我……总之一句话,如果再生不了孩子,我就和你离婚!”

李美娟给张大年下了最后通牒。

他们的话都被凑在外面门上的张大雷听在耳里,不过张大雷也只能叹了口气,这种事他也管不了。

大哥的精子活力低,根本就没办法让嫂子怀上孩子,这件事张大雷以前就知道了。

他们这次外出说是去办事,事实上就是去治病的,现在看来治病也是没戏了。

听到脚步声传来,张大雷赶忙重新回到沙发上,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继续看起了电视。

很快,卧室门开了,张大年走了出来,看到坐在沙发上的张大雷时问道:“大雷,刚刚听到什么声音没?”

张大雷则是傻呵呵一笑,指着电视说道:“电视,好看!”

闻言张大年叹了口气,转身就要出去,可就在即将要出去的一刹那,张大年却是忽然想到一个很疯狂的主意。

他回过头看着聚精会神在看电视的张大雷,弟弟张大雷的身板不错,长得个子也高大,唯一就是智力不好。

可他的智力不好,并不代表着他生的儿子智力不好啊!

想到这里,张大年只觉得心跳加快,那个疯狂的想法也更加根深蒂固了。

不管了,不管了,只要能把老婆留下来就行,如果不用这个方法的话,回头老婆李美娟和他离婚,那到时候他张大年就一无所有了!

就在张大雷没有觉察到的时候,张大年脸上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

次日上午,李美娟有事出门,家里就剩下张大年和张大雷兄弟俩。

就在张大雷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时候,张大年忽然走过去关掉电视,然后笑着坐到张大雷面前,同时从兜里取出一盒巧克力。

“大雷,尝尝这个巧克力!”张大年笑道。

张大雷一愣,心说大哥平日里可从来不舍得给自己买零食,今天这是怎么了?

不过不论如何,他现在该演戏的还是得演戏。

于是张大雷两眼放光:“巧克力!”

说着他就伸出手抓起巧克力盒子,一把将盒子扯烂,然后取出一把巧克力塞到嘴里美滋滋的吃了起来。

见张大雷一下子吃这么多,张大年也是有些无语,连忙说道:“不要急,还有,还有!”

说着张大年又从兜里掏出来另外一包巧克力,这下子张大雷心中就更加疑惑了,难道大哥有什么事要让自己帮忙?

否则的话,他怎么会用巧克力来诱惑自己?

想到这里,张大雷也是开始思考起来,大哥到底有什么事找自己?

不过他还是满脸惊喜,抓起另外一包巧克力,然后两包巧克力放在一起摆在自己面前,满脸美滋滋的样子。

“大雷,想不想以后每天都吃巧克力啊!”张大年笑道。

张大雷立刻两眼放光:“想,想每天都吃巧克力!”

“哈哈,既然是这样,那你就得帮我个忙,如果不帮忙的话,不光以后吃不到巧克力,而且这些巧克力,我也要给你收回去哟!”张大年说着作势要拿走这些巧克力。

张大雷赶忙一把护住巧克力:“帮帮帮,巧克力,我的!”

“嗯,那就好!”张大年满意的点点头,“今天晚上,吃完饭之后你一句话不要说,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知道了吗?”

张大雷傻呵呵的点点头:“知道了。”

就这样,兄弟俩的约定算是定下了,不过张大雷现在还是没猜出来大哥到底想让自己做什么。

一直到晚上时候,今天晚上张大年特意从饭店叫了几个好菜,伙食标准立刻飙升。

看到这么多好菜,张大雷和李美娟都是有些疑惑。

“我说老公,你这是干什么?该不会是想用一顿饭就收买我吧?告诉你,没门!孩子的事,没得商量!”李美娟语气坚定。

张大年笑了:“老婆,说什么呢,今天就是咱们夫妻俩相识三周年纪念日,我要和你庆祝一下而已,怎么就是收买你了。至于孩子的事,不要当着大雷的面提,回头咱们肯定能找到好办法的。”

“三周年纪念日?”听到丈夫这么说,李美娟也是忍不住有些感触。

说起来她以前和张大年的感情还不错,只不过因为孩子的事情,村里人已经开始对李美娟指指点点的了,说她是什么不下蛋的母鸡,长得漂亮但是不怀崽之类的。

农村里,二婚头老爷们想要再找个好老婆是很难的,一般只能娶到同样是二婚的女人,更加别提像嫂子这么漂亮身材又好的女人了。

而且这件事是瞒着嫂子的,刚才张大雷都听到了,大哥说已经给嫂子蒙上了黑布。

她看不见的话,那也就不知道弄她的人实际上是自己而不是大哥了。

而自己不说的话,大哥肯定也是不会说出去,到时候村里人也就不知道了。

想到这里,张大雷才放下心来,心说就算是为了大哥,自己也要把这件事办的漂漂亮亮的。

而且还有一点,昨天和林晓兰做那种事情,才刚开了个头就被迫中断了,还是因为嫂子的电话才被迫打断的,所以张大雷心里也是颇为埋怨嫂子。

眼下好了,正好让嫂子来为自己服侍一番,也算是还了昨天那一报。

跟着大哥进了卧室,当张大雷看到趴在床上撅着浑圆挺翘屁股的嫂子时,忍不住眼睛都直了。

也不知道嫂子怎么想的,竟然在身子下面垫了个枕头,这样她的身体就成了弓形,而那丰满的翘臀也就挺立起来。

看到这一幕,张大年也是忍不住咽了口唾沫,心说没想到喝醉了的老婆竟然这么骚,都主动把屁股翘起来了。

只可惜这次弄她的人并不是自己,而是自己这个傻瓜弟弟。

张大年咳嗽一声:“老婆,我收拾好了,大雷也回屋休息了,咱们开始吧!”

李美娟转过头,依旧是眼睛蒙着布:“老公,快来吧,人家早就想要了!”

“嘿嘿,等不及了是吧?这就来,这就来!”张大年笑道。

同时他带着张大雷来到床边,示意张大雷把裤子脱下来。

张大雷乖乖听话脱下裤子,裤子脱下的一刻,张大年也是惊呆了。

要是待会真弄起来,老婆李美娟能承受得住吗?

不过转念再想,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已经到这样了,机会难得千万不能错过!

“老公,人家等不及了,快来嘛!”

张大年连忙说道:“好的老婆,今天……今天我吃了点药,所以变得比平时更强大了,你待会要忍着点啊!”

“嘻嘻,吃药?你以前吃伟哥的时候也没见有多厉害呀!”李美娟笑道。

“这次不同,这回我吃的是老中医开的药,可猛了!”张大年说。

随后他就示意张大雷开始干活,李美娟忍不住惊呼出声。

“老天!老公你吃的什么药啊,怎么……怎么感觉和以前完全不同?”

“嘿嘿,我都说了,这次吃的药很厉害,你待会忍着点啊,别叫的太大声,让邻居听见了不好。”张大年笑道。

“行行行,不过谁知道你是不是银样镴枪头,看着威猛,但是真到弄起来的时候就不行了。”李美娟调侃一句。

这时背后的张大雷却是在心里冷哼一声,心说银样镴枪头?老子待会弄的你叫爹!

“啊!怎么那么疼。”李美娟喊道。

“老婆你再忍忍!”张大年连忙说。

“可是老公,好疼啊,真的太疼了!”李美娟惨叫道。

“忍着点老婆!”

半个小时后,李美娟终于迎来自己第一次巅峰,这也是她少有的巅峰。

“老公,不做了,不做了,太疼了。”李美娟喊道。

一边说着,她还一边要把自己的眼罩揭开。

见状张大年连忙喊道:“老婆,千万别揭开,揭开就没意思了!”

同时他示意张大雷赶紧走,张大雷匆忙下床离开,拿着衣服回到自己房间里。

等李美娟揭开面罩的时候,张大年已经接替张大雷在她身后。

“怎么样老婆,刚才是不是很舒服?”张大年笑道。

李美娟却是满脸痛苦:“你可不知道,刚才疼死了,你吃的是什么老中医的药啊,怎么这么厉害,让我看看。”

“别看了老婆,反正刚刚你也达到巅峰了,赶紧睡觉吧!”张大年连忙说道,同时把李美娟扶着进了被窝。”

“好吧老公,不过以后那种药你可不要轻易吃了,肯定副作用也很大的。”李美娟心疼自己男人。

“没问题老婆,我听你的,以后不吃了。”张大年连连保证。

就这样,张大年才把李美娟给哄睡了,也幸亏李美娟今天喝醉了,否则张大年还真不一定能哄睡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