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欧美色怡人/包头过长图

这时王二牛松开了刘巧云的嘴,快速地吻住了另一只原本无人问津的柔软。

“喔……嗯……”

刘巧云忍不住发出声音,表情如痴如醉,她好像是为了报复王二牛,下面的那只手突然动了起来。

王二牛的身体当即一颤,突然传来的感觉让他险些把持不住。

王二牛自然是看出了刘巧云的挑衅,手上和嘴上动作更是迅猛犀利起来,刘巧云顿时颤音连连,喘息不断,很快她就动情到难以自制了。

王二牛知道时间差不多,该步入正题了,动作就缓慢了一些。

但是刘巧云似乎是想让王二牛出丑一般,小手居然又加快了速度。

王二牛一惊,赶忙将刘巧云的那只手拿开,然后再次吻住了刘巧云,同时一把扯下了了刘巧云的裙子和衣服,然后开始解自己的腰带。

雄厚的资本终于是再次出现,王二牛调整好姿势,然后在刘巧云的耳边灼热的呼吸道:“小云,我来了……”

“哇……哇……”

突然传来的婴儿啼哭声吓了两人一跳,刘巧云赶忙推开了王二牛,将婴儿抱在了怀里。

婴儿毫不客气的将刚刚还是属于王二牛的柔软抱在怀里大力的吮吸着。

王二牛挺着身子,愣在了原地,他看着刘巧云怀里的婴儿,心里在说,你怎么早不醒晚不醒偏偏这个时候醒啊。

刘巧云看了一眼王二牛的下面,心里突突的直跳,是真的雄厚啊。

她羞红着脸看着王二牛道:“这次就这样吧,你把裤子穿上吧。”

“啥?”王二牛差点昏过去,都到了这个地步了你说算了?

刘巧云看着王二牛的样子忍不住掩嘴轻笑一声。

然后白了王二牛一眼轻哼道:“这次算是给你一个教训,谁叫你当初抛弃我来着,另外我也是跟你证明一下,我不是个贱女人,虽然我现在也很想,但是我能忍住!”

王二牛愣愣的看着面前这个女人,今后这个女人肯定是属于自己的了,既然这样那还急啥啊,忍一忍吧。

王二牛这样劝说着自己,一边把裤子提上了。

穿好了裤子,他四处看着,在柜子上看到了一卷卫生纸,他拿过卫生纸就上了床,坐在了刘巧云的身边,撕扯下卫生纸,将刘巧云刚刚流出的东西温柔的擦去。

刘巧云眼神有些痴迷的看着王二牛的动作,这真是一个细心温柔又负责任的男人,这下她更加坚信自己的选择没错了。

帮刘巧云擦干净后王二牛又帮刘巧云穿上了小裤裤还有裙子,然后拿过背心又给刘巧云套上了。

做完这一切王二牛原本打算直接走的,但是看着刘巧云含情脉脉的眼神,王二牛没忍住将娘俩都抱在了怀里,又是吻住了刘巧云。

刘巧云轻嗯一声,并没有拒绝,两人吻了一会,王二牛这才恋恋不舍的松开了嘴。

王二牛看着刘巧云红着脸的可爱模样,温柔笑道:“小云,我先走了。”

刘巧云虽然心中不舍,但还是点了点头,王二牛这才退去。

出了刘巧云家的王二牛长出了一口气,只是方才涌动的气血还在身体里翻腾乱窜,自嘲的笑了笑道:“再来这么一遭,可得憋坏了。”

就在这时,王二牛的手机突然响了。

王二牛疑惑的掏出手机,看见上面的来电显示,不由得一愣随即大喜。

这个电话居然是王二牛打了两个月都是关机的女友打来的。

王二牛赶紧接通了电话惊喜的说道:“喂,小月,是你吗?小月。”

电话那边沉默了一瞬传来了王二牛做梦都想听到的声音,“是我……二牛,你最近过的怎么样?”

“我还能过得怎么样,还是老样子,就是这两个月没听到你的声音,没见到你的人,我的心里是想念的紧啊,你这两个月干嘛去了啊,为啥电话总是关机呢?”

一般来说,要是换做别人,不管是男朋友还是女朋友,两个月不与自己联系,另一方肯定是以为对方移情别恋了。

但是王二牛从没这样想过,他不仅不生赵惜月的气,相反他还十分的欣喜,由此可见王二牛有多么喜欢赵惜月。

“呜……”

电话那边传来了赵惜月啜泣的声音。

王二牛不由得一愣,“小月,你哭了?”

“没……没有,就是有点感冒,鼻子不通气。”

“哦,那你要记得吃药啊,多喝点热水,你在哪,要不我这去找你吧?”王二牛关切的说道,他听出赵惜月的声音好像有点不对劲,但是他很快就认为是赵惜月感冒嗓子不舒服了。

赵惜月又是吸了一下鼻子,“王二牛,今天我们把话说清楚吧……”

“嗯?”

王二牛不由得愣了一下,“什么说清楚?”

“呼……”

电话那边赵惜月长出了一口气,似是如释重负,像是掩饰什么,又像是做了什么决定一样。

“你爱我吗?”

“爱啊,我怎么会不爱你,我做梦都想把你娶回家,你怎么会问这样的问题?我怎么感觉你今天怪怪的。”王二牛想都没想就回答道。

赵惜月没有回答他,而是说道:“既然你爱我,也想娶我,那好,我爸说了,别的不要,三天之内准备好二十万的彩礼钱,我就嫁给你。”

“什么!”王二牛不由得一声惊呼。

“怎么?嫌钱太多了?不想娶了?”赵惜月声音有着一丝颤意的说道。

“不是,不是,我不是不想娶。”王二牛连忙说道:“小月,你也知道我家里现在是什么情况,别说二十万了,五万现在我都拿不出来啊,而且这时间也太短了,三天时间,你看能不能多给点时间,或者少要点?”

“不可能的,王二牛,你听好了,就三天,三天之后如果你没有二十万,我们两个就到头了!”

“嘟!”

赵惜月说着就把电话挂了。

“喂,小月,小月!”

王二牛对着电话呼喊,回应他的只是一串电话的忙音。

电话那头,赵惜月挂了电话,她红着双眼看了一旁一个两鬓有些花白的男人一眼,什么都没说便回自己的房间了。

而那个男人则是忍不住摇头叹息道:“命啊,这就是命啊。”

“二十万,我上哪去弄二十万,总不能去抢劫吧。”这边,王二牛皱着眉头念叨着。

就在几个月之前,王二牛的母亲病逝了,之前为了给母亲治病,王二牛四处跟亲友借钱,可是还是没能留住母亲,现在王二牛光是外债也有二十多万了,手里仅有的两万块钱,还是刚跟齐芳玲借的,那是准备给手机店进货的钱,这钱要是没了手机店也就快关门了。

“要不,跟小云去借?”王二牛突然想到刘巧云刚告诉他她有几十万的存款。

不过这个念头刚一出现就被王二牛掐灭了,哪有跟情人借钱去娶媳妇的,这是万万不能的。

王二牛站在路上想来想去,感觉头都大了。

突然他的电话又响了。

王二牛赶忙拿起手机,但是结果却是让她有些失望,电话并不是赵惜月打来的,而是齐芳玲打来的。

王二牛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心情,接通了电话。

“喂,芳苓姐。”

“喂,二牛,你现在有空吗?”

“有空啊,怎么了?”

“那你来我家帮我修一下电脑吧,家里电脑好像坏了。”

“啊?这天都快黑了,要不明天吧。”王二牛心情有点烦,现在是真的不怎么想干活。

“哎呀,修电脑几分钟的事情啊,你还没吃晚饭吧,刚好晚饭也在我家吃了吧,你快点来哦。”齐芳玲说着就挂了电话。

王二牛看着电话愣了一会,原本他是不想去的,但是一想到今天自己可是两次差点把齐芳玲给要了,人家不过是让自己帮个小忙而已,自己再不去的话可能就有点不够意思了,一想到这,王二牛便拾步向着齐芳玲家走去。

盛夏的天娃娃的脸,说变就变,王二牛走在路上,头顶雷的轰鸣声,接二连三的响起,王二牛赶忙加快了脚步。

王二牛前脚刚跨进齐芳玲的家门,身后一声震耳的轰鸣响起,紧接着大雨倾盆而至。

“二牛,你来啦。”

齐芳玲看见王二牛到来,一脸惊喜的说道。

王二牛点了点头,目光忍不住打量在齐芳玲的身上。

齐芳玲好像是特意换了一身衣服,上身是一个淡紫色的小衫,下身是黑色的包臀短裙以及黑色的丝袜,整套装束透露着性感的同时更是将齐芳玲的身材展现的淋漓尽致。

那紫色的小衫,好像快要不堪重负,被撑得鼓鼓的,有种呼之欲出的感觉。

视线下移,是齐芳玲挺翘的臀线与平展的小腹,黑色的丝袜包裹着的双腿,在灯光下闪动着烨烨的光辉,让人忍不住想要试一试,整套装束充满着诱惑,而这些都是齐芳玲特意准备的……

“二牛,姐这身衣服好看吗?”齐芳玲摆了一个撩人的姿势浅笑看着王二牛。

王二牛有些木讷的点头道“好看。”

看着王二牛的样子,齐芳玲忍不住一阵娇笑。

王二牛怕自己一会再控制不住自己,赶忙转移了视线,看向一旁的电脑道:“我还是先帮你修电脑吧。”说着就朝着电脑走了过去。

齐芳玲却是走了过来,拉住王二牛的胳膊道:“哎呀,这外面雷这么大,还开什么电脑啊,今天就别修了,你在这好好的等着,姐去好好的炒几个菜,一会陪姐喝两杯。”

“啊?石文轩一会不回来吗?”王二牛生怕会被石文轩撞到不好解释。

“他啊,在镇里忙着呢,经常不回家的,你就放心吧,在这好好等我。”齐芳玲说着就把王二牛拉到了座位上,然后对王二牛抛了个媚眼,就款款的走向了厨房。

一进到厨房齐芳玲就麻利的忙活了起来,王二牛则是一直在看着忙碌齐芳玲,欣赏着她窈窕的身段诱人的身材。

不得不说,齐芳玲可不是个花瓶,不光人长得好看,还做得一手好菜,没多长时间就炒出了四个菜,然后齐芳玲拿好了碗筷又拿出了一瓶红酒才坐在王二牛旁边的位置。

齐芳玲不知道是想着什么好事,脸上的笑意就没退去过,此刻坐在王二牛的旁边,笑的更灿烂了,她打开红酒给两人的酒杯都倒好了酒,而后笑道:“来,二牛,陪姐喝一杯。”

王二牛看着齐芳玲俏丽的脸颊,端起了酒杯,跟齐芳玲碰了一下然后就喝了下去半杯。

齐芳玲也是不含糊的喝下了一半,不知道是不是她不胜酒力,她的脸上立刻就有了两抹红晕,更是为她增添了几分韵味。

王二牛看着齐芳玲,发现她的额头有着几个晶莹的汗珠,忍不住笑了笑道:“辛苦你了,姐。”说着伸手轻柔的将那几滴汗水擦掉了。

齐芳玲望着王二牛的动作,脸上飞上了两片红霞,双眼中晶莹闪闪,“二牛,你真是个细心温柔的男人,石文轩若是能及你一半就好了。”

王二牛呵呵笑道:“姐,你可别这么说,要是被你男人听到了怕他跟我拼命啊。”

齐芳玲轻哼一声道:“那个死样的,真是越来越看不上他了,跟你比起来,他真是样样不行,我真不知道我当初是怎么瞎了眼了就嫁给他了。”

王二牛干笑一声,没说话,齐芳玲看着王二牛有些深情的道:“当初怎么就没想到你呢,白白的放过了你这么一个好男人。”

王二牛看了一眼齐芳玲打着哈哈笑道:“还好你没想到我,要不然你现在早就会后悔了,哈哈。”

“才不会呢,姐当初要是能嫁给你,现在一定幸福死了,不像现在,守着一个假男人,浪费着青春。”齐芳玲悠悠的说道。

说着,她眼神不自觉地瞄向王二牛那里,发现王二牛居然还没反应,她立刻意识到自己的诱惑可能不够,眼珠一转有了主意。

“二牛,你觉得姐这身衣服怎么样?”齐芳玲往王二牛的身边靠了靠,轻声细语的说道。

王二牛看着齐芳玲,眼睛大胆的在她身上扫来扫去,“很性感,我还是第一次见你穿成这样。”

齐芳玲咯咯一笑道:“人家也是第一次将这身衣服穿给别人看呢,就连石文轩都没看过我这么穿过。”

“哦?”王二牛不禁来了兴趣,难道她是故意穿给我看的?

“二牛,姐这身衣服的料子很好,很滑的,你摸摸看。”说着竟然抓过王二牛的手按在了自己的大腿上。

感受到温热的王二牛当即精神一震,齐芳玲抓着王二牛额手在自己的腿上来回的滑动着,“二牛,怎么样,我这丝袜的料子好不好。”

“好,好。”

“滑不滑?”

“滑,滑。”

原本王二牛是不怎么想跟齐芳玲暧昧的,但是眼下这手一放在齐芳玲的身上,就舍不得拿开了。

“那你试试,是姐的皮肤滑还是这丝袜滑。”齐芳玲说着,抓着王二牛的手,往自己的大腿那块没被丝袜包裹的地方滑去……

当王二牛的手触及到那吹弹可破的肌肤时,两人都是不由的身体微微一颤。

“真的好滑,居然比丝袜还滑!”王二牛忍不住在心中惊叹道,下午的时候有些着急了居然那没有注意到这些,这肤质简直就是人间极品啊。

王二牛有些激动,这手感真的是太爽了,小二牛似乎是嗅到了她渴望的滋味,此刻竟然有了反应。

这点齐芳玲自然是注意到了,她佯装镇定的将两人的凳子靠在了一起,背对着王二牛,而后抓起王二牛的另一只手放在了自己的另一条大腿上,“二牛,你对比一下,看看姐的哪条腿比较滑一点,姐分不出来。”

齐芳玲往后挪了挪,立刻就感受到了王二牛火热的资本。

她的身体不由的颤了颤,而后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样子说道:“二牛,你裤子里的东西东西磕着我了,姐帮你挪开。”她说着伸出一只手,手指灵巧的将他释放出来。

一切发生的太快,王二牛根本来不及反应,感受到下面一凉,王二牛顿时倒吸一口凉气,暗道:“这个小妖精是想干嘛?”

下一刻,齐芳玲微微从座位上站起一点,坐在王二牛身上……

王二牛不禁浑身一颤,暗道齐芳玲真是会玩。

“呼……二牛你好好的对比一下,到底姐的哪条腿比较滑一点,嗯……”

齐芳玲竟然已经开始不自禁的发出了哼哼,腰肢扭动的幅度也越来越大,王二牛顿时一阵舒服。

他细细感受着在丝滑包臀裙上不断摩擦的感觉,双手则是在齐芳玲的大腿上,或轻或重的来回游走着。

齐芳玲的娇吟声越来越大,身体也是变得越来越热。

王二牛的呼吸也是变得越来越重,他早就想将双手按在齐芳玲的柔软上面了,但是奈何齐芳玲一直按着他的手。

十几分钟后,王二牛感觉自己好像要坚持不住了,竟然被摩擦的快要缴械了,他赶忙抽回了双手按住了齐芳玲的臀部。

齐芳玲双眼迷离有些疑惑的回头望着王二牛道:“怎么了二牛?”

王二牛看着那性感的红唇,忍不住亲吻了上去,狠狠的吸了几口后,便放开了,他呼吸沉重的看着齐芳玲道:“姐,都这个时候了,我可不能浪费在外面了。”

齐芳玲楞了一下,然后双眼迷离的轻笑道:“那我们……到床上去。”

王二牛自然不会拒绝,他抱着齐芳玲的双腿就走向一旁的大床,这个姿势像是在把着小孩尿尿一样,弄的齐芳玲害羞不已。

王二牛躺在了床上,把齐芳玲的柔软身躯放在了自己身上,而后一双大手毫不犹豫的伸进了齐芳玲的衣服内……

外面的雷雨声越来越大了,几乎快要掩盖屋子里两个人的声音了,也好像注定了王二牛要在这个夜里破去自己的童子之身。

“喔……二牛,轻点……”

齐芳玲说着便是将自己的小裙子脱了去,露出了一条黑色蕾丝的小裤。

“二牛,姐这里有点痒,你快帮姐……”

下一刻,王二牛感觉到自己的一只手被带着往下滑去,那里已经是一片温热……

齐芳玲抱着王二牛的这只手,口中发出一串让人心神激荡的神音声。

“二牛……快,快点……”

王二牛听了自然不敢停下来,他知道齐芳玲可能是要飞仙了。

他立马加快了速度,一阵快速的摩挲。

“啊……”

果然没几下,齐芳玲突然身体一阵震颤,口中发出了高亢的神音声。

这次齐芳玲没有压抑自己,而是放开了声音,因为这雷雨声是最好的掩饰,她自然是要叫个痛快。

王二牛被这撩人的声音叫的感觉自己都快要爆炸了,他翻身把齐芳玲压在了下面,裤子一脱,立即对准了地方。

“姐,我来了。”

“嗯……”

齐芳玲早就准备好了,不过她却是不敢看,她闭着双眼,双手紧紧的抓着床单,等待着那种痛与充实的感觉同时降临。

王二牛的心里也是异常的激动。

“嘶……”

王二牛一用力。

“二牛,好舒服啊……”

王二牛嘿嘿一笑,“姐,好戏还在后头呢。”

说着王二牛就准备动真格的了。

就在这时,王二牛的手机突然响了。

王二牛吓了一大跳,他赶忙掏出手机,看到来电显示更是浑身一震,他赶忙将好不容易进去的都退了出来,坐在床上,有些害怕的接通了电话。

“喂,小月。”

“王二牛,你现在在干嘛呢?”电话那头传来了赵惜月质问的声音。

“我,我准备睡觉了啊。”王二牛有些心虚的回答道。

“睡觉?”赵惜月深吸了一口气又缓缓吐出而后问道:“彩礼钱凑了多少了?”

“一块还没凑到。”王二牛如实的回答到。

赵惜月又是重重的呼吸了一下。

“王二牛,你听好了,我刚才给我爹吵了一架,现在彩礼只要十八万,十八万,这是你最后的机会了,三天,你只有三天的时间,如果凑不到的话……那我们就真的散了。”赵惜月说着又挂了电话。

听着电话内传来的忙音,王二牛心中愁绪万千,他看了一眼床上有些意乱神迷的齐芳玲,她此刻也正在看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