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啊好爽老师你水好多/史上最荡婚礼全文阅读

“哼哼,实话告诉你别看这瓶子小,里面可是强浓度硫酸,我这要是一下子泼在你脸上,这么漂亮的脸可就完蛋了。”

阮馨吓得差点叫出声来,惊恐的瞪大眼睛问道:“你,你到底要干什么?”

“男人找女人,你觉得还能干点什么,把裙子撩起来!”眼镜男举着玻璃瓶,因为有镜片挡着,所以即使张宝发现他的动作,也没注意到他异样的眼神。

阮馨听完真的是死的心都用了,如果说刚才的光头只是吓唬她,大不了真要不顺从他顶多就是被捅伤,但是现在眼镜男更是个狠角色,这要硫酸泼在脸上,毁了容真的比要她的命还要严重,毕竟对于女人来说,容貌更重要一些。

吓得她脸色煞白的说道:“帅哥,你别激动,有什么事咱们慢慢说行吗?”

“少废话,赶紧把内裤脱下来快点,我的耐心是有限的。”

阮馨只好微微欠身脱下丝袜,此时的张宝纳闷她这又要干什么,饶有兴趣的看着,乖乖怎么开始脱丝袜了。

眼镜男恶狠狠的说道:“继续!”

阮馨想要回头寻求张宝的救助,可是眼镜男一下子将玻璃瓶贴在她脸上,吓得她赶紧脱下了小内裤。

眼镜男又是夺了下来,淫笑的说道:“,女人,你都有反应了!”

“帅哥,能放过我吗,求你了啊!”

“闭嘴!”说着眼镜男拉下裤子拉链,一下子将阮馨的头按了下去。

阮馨强忍着恶心,张开了嘴巴。

张宝感觉到异样,阮馨就算在放荡,也不至于在公交车这么做吧。尤其是看到眼镜男一直手里拿着那个玻璃瓶。

顿时觉得事情有点不对劲,于是起身想要走过去的时候,眼镜男扭头看到他后,立马低下身子在她耳边问道:“后面那男人是不是你男朋友?”

阮馨好似抓到救命稻草一般,拼命的点着头。

可是没想到眼镜男却说道:“如果不想被毁容的话,让他坐那儿别乱动!”

说着揪住她的头发拎了起来,阮馨只好说道:“张宝你别过来!”

张宝看着她那恶心的样子,心道老子还懒得管呢,冷笑一声扭头看向别处。

眼镜男见自己的威胁奏效更加的猖狂起来。可是没想到公交车吱嘎一下停下来,上来几个武警,吓得眼镜男赶紧将她的裙子放下来。即便如此两人这样的坐姿傻子也明白他们这是在干什么。

武警坐在他们后面,张宝却拍拍其中一人小声说道:“同志,你们有没有发现前面两人不太正常?”

武警笑着说道:“这是人家情侣的事情,咱们也无权干涉不是!”

此时的眼镜男吓得也不敢太过放肆,手也不敢乱动。过了几站后武警陆续下车,张宝心想这要坐到哪一站是个头,只好起身来到近前,拍了下眼镜男的肩膀,没想到他反应很是强烈,嗖的一下就把玻璃瓶紧紧贴在阮馨的脸上。

“别乱动,否则我就让她破相!”

此时的张宝这才恍然大悟,怪不得阮馨如此的配合她,原来又被人要挟了。二话没说嗖的一下一把擒住他的手腕,夺下那个玻璃瓶,啪的一声扔在地上。

碎掉的玻璃瓶没有冒烟,压根就不是硫酸。眼镜男见状一把将阮馨推倒在地上,他居然从窗户里跳了出去,仓皇逃窜而去。

张宝原本想要追赶上去的,惶恐的阮馨却说道:“别追了,快扶我起来!”

将她扶着坐回到座位上,张宝笑着看了看她说道:“阮馨,你今天还真够垫背的呢,还是说你走运,一天居然碰到两个这样的货色!”

“你给我闭嘴,幸灾乐祸是吧!”阮馨从包里取出面巾纸擦着嘴巴。

张宝弯腰捡起眼镜男落下的那条丝袜递给她说道:“我就纳闷了,既然是骚扰你为什么就不喊救命呢,还是说你压根就是那种人尽可妻的白天鹅呢!”

阮馨一把夺过丝袜,愤怒的站起来,抬手给又给了张宝一记狠狠的耳光,怒骂道:“你们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司机,停车,我要下车!”

司机倒也是关心的问道:“姑娘,需要报警吗?”

“开门,我要下车!”阮馨看到车门打开后,疯一般的冲了出去。站在路边抬手拦下一辆计程车扬长而去。

张宝也跟着走下车,看到她坐上车离开后,起码这样路上就不会再有危险,不过假如司机师傅要是再是这种人,那也只能说阮馨背运到极点了。

回去的路上,胡建国又打来电话询问。张宝就把事情经过一五一十的说了一番,原本以为胡建国会大骂一番的,没想到他却叹气道:“哎,两个废物,一对蠢货,居然没一个得逞的。行了,张宝现在希望可都全寄托在你身上了。”

“胡哥,我觉得这任务太艰巨,你还是另找他人吧。”张宝实在不想在继续下去。

胡建国却笑着说道:“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继续加油,放心我会给你继续制造机会的!”

回家后倒头就睡,反正明天是周六不用上班的。

可是第二天一早上胡建国的电话就把他吵醒,“胡哥,大早上的你这又有啥事?”

“小宝,今天博纳游乐场开业剪彩,我接到邀请函,你陪我去一趟!”

“不是吧,游乐场小孩子玩的地方,有啥意思,我就不去了!”

胡建国却嚷道:“你懂个屁,阮馨也去,而且我们要玩两天的,住一晚,这不就是机会吗!”

“我的天哪,胡哥你咋就还不死心呢,阮馨压根就不鸟我。”

“行了,这样吧,我也不勉强你,只要你让我拍到你们两个在床上的照片,不用你真的和她发生什么,总可以了吧!”

张宝苦着脸说道:“哎,真的搞不懂你干嘛这么处心积虑的非要这么做,图什么!”

“小宝,你现在还没做到我的这个位置,真的有一天你成家立业了,就能深刻体会到我现在的无奈了,行了,一会我把地址发给你,九点前必须赶到!”

爬起来看了下时间,已经八点十分了,只好赶紧起床洗漱。打车按照他发来的地址赶了过来。

远远的就看到了胡建国的车子停在路边,下车走过来敲了敲车门钻进去。

一眼就看到副驾驶上阮馨正哭的梨花带雨的,而胡建国的抬手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安慰着。

但是看到张宝上车后,阮馨怒吼道:“他来干什么?”

“别生气,你又不是不知道平日我跟小宝的关系,再说这出差在外有小宝在,我家里那个也放心。行了别哭了,事情都过去了啊!”

刚说完胡建国的手机响了,“胡主任,你在哪儿啊?”嗲里嗲气的声音听得着实的肉麻。

“莎莎你到了吗?”胡建国朝车窗四处张望着,很快看到一身穿吊带裙的年轻女人,按下车窗伸出手臂挥舞着。

“看到你了啊!”这个女人叫于莎莎,是他们理财部的一个普通职员,张宝有些纳闷怎么她也要去吗。

很快于莎莎走到车前,竟然毫不客气的拉开副驾驶的车门,当跟阮馨四目相对时,两个女人居然是相同的表情,不屑一顾的神色。

“胡主任,她一个小职员有什么资格去才加开业庆典?”阮馨瞪起眼睛质问道。

于莎莎也撇着嘴说道:“那只能说明我跟胡主任的关系铁,阮馨貌似你一个行长助理,伺候的应该是行长,怎么也跟我们胡主任搞在一起了!”

“闭上你的臭嘴!”阮馨气的就要下车,胡建国只好拉住她的手,凑在她耳边小声说道:“亲爱的,你就别误会了,其实我这是有意在撮合小宝跟她,你明白了吧!”

阮馨看了眼后座上的张宝,心里偷乐对啊,昨天你不是不救我吗,今天我就一定要把你们撮合到一起,这样的女人给你做女朋友,天天给你绿帽子戴。

想到这里顿时喜笑颜开,扭头笑着对于莎莎说道:“莎莎,你瞧我这张嘴就是不会说话,快上车!”

不仅张宝觉得纳闷,于莎莎也有些疑惑,她这变脸变的也太快了。

于莎莎还想做副驾驶的,胡建国却背着阮馨一个劲的跟她使眼色,张宝一下子明白过来,原来这个于莎莎是新欢,为了甩掉阮馨所以才会让他这么做,胡建国啊胡建国你可真够鸡贼的。

于莎莎有些不高兴的来到后面,看了眼张宝惊讶的说道:“怎么还有个人,他是谁?”

“莎莎,我来给你介绍下他叫张宝,是我们信贷部的精英骨干,我胡建国的得力干将,而且他……反正都是朋友,你就别问这么多了,上车,咱们要出发了,不然时间来不及了!”胡建国催促道。

很快车子朝游乐场驶去,在市郊五十公里开外。

“胡主任,听说最近香奈儿又出新款了!”阮馨转身挽住他的胳膊说道。

胡建国笑着说道:“喜欢的话,改天我托国外的朋友帮你订购就是了!”

阮馨听完顿时好似小猫一般的趴伏在他的手臂蹭来蹭去,俨然好不避讳,甚至在捍卫自己的主权似的。

于莎莎看到后气的攥紧拳头,也说道:“胡主任,你不能这么偏心吧,我也想要。”

“买买,一起帮你们买!”

而张宝懒得理会他们之间的争风吃醋,闭着眼睛睡了起来。

来到游乐场后有专人接待,很快开幕仪式正式开始。

张宝也是觉得无聊至极甚至坐在椅子上都快睡着了,突然被一阵雷鸣般的掌声给惊醒,也赶忙抬手鼓掌。

仪式结束后就开始分头参观游乐场,里面的所有游乐设备随便玩。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阮馨突然拉住胡建国说道:“我想坐那个?”

胡建国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小孩子玩的,你也喜欢!”

“不嘛,我就要坐!”阮馨撒着娇说道。

跟在他们身后的张宝只觉得一阵阵恶心到快要吐了,而且于莎莎也跑上前居然也挽住胡建国的手臂,也叫嚷着:“我也要坐!”

“唉,你们怎么都跟小孩似的,行了,张宝你陪她们去吧,我恐高可不敢坐!”胡建国扭头吩咐道。

张宝却摇着头说道:“胡哥,你就别为难我了,我也跟你一样恐高。”

“要不你们去吧,我跟小宝在下面抽根烟。”

阮馨瞥了于莎莎一眼,笑着说道:“莎莎,如果你胆小的话,就别上去了!”

激将法顿时起效,于莎莎回道:“我还从来没怕过什么,走!”

两个女人居然手拉着手坐上了摩天轮,胡建国好不容易忙里偷闲坐下来,扔给我一根中华,两人坐在路边抽了起来。

“行啊,胡哥你这左拥右抱的,玩的够爽的!”张宝调侃道。

“得了吧,小宝,现在都快愁死我了,一个甩不掉,一个上头扑脸的应往上贴,愁死我了!”

“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张宝笑着感叹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