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肥水不流外田第二十一部分/邪太污污动态图

杨香香想要远离,但李二狗突然一把将她带入怀里,直接跟李二狗来了个亲密接触,让杨香香是又羞又气,但却并没有挣扎。

这一结果无疑是让李二狗更加兴奋了!

他知道,自己刚才那无意识的举动已经让他跟杨香香的发展更近一步了。

看来大伟哥说的果然没错,但凡是个女人,就没有不需要男人的,何况是杨香香这种家里男人不行的女人。

此刻的杨香香就跟美凤嫂一样,都很需要男人,李二狗在想要不要现在就要了她?

或许她会和美凤嫂一样,只是装模作样地挣扎几下,但她肯定不会叫人,不会拿自己怎么着。

毕竟每次在她受到王小北的虐待时,都是自己挺身而出,李二狗知道,杨香香并不是那种恩将仇报的人。

一想到这,李二狗也变得更加肆无忌惮起来,他将杨香香搂紧,一脸动情的说道:“香香姐,以后别再做王家媳妇了,你以后直接跟我过,好吗?”

“二…二狗,别这样,我现在都已经是王小北的媳妇了,而且…我们不能这样的!”杨香香晕着脸低声细语,但眼睛却时不时地打量着李二狗精壮的身子,似乎那里对她有种莫名的吸引力。

“不能怎样啊?”李二狗笑道,然后抱着杨香香在自己腿上坐了下来。

杨香香瞬间惊呼一声,脸蹭地一下又红了,李二狗抓准时机,直接在杨香香的脸蛋上啄了一口,“香香姐,你真迷人,真是便宜了王小北那个傻小子。”

“别瞎说,死二狗,快点给姐起来,不然等下让别人看到了,姐就没法做人了!”杨香香局促不安的扭动着身躯,羞涩地说道。

但她这一扭,却差点要了李二狗的老命。

“香香姐,我说的全都是真的,你难道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这样吗?”李二狗指着自己,呼吸急促的说着,眼睛则迷离地盯着杨香香起伏的胸口和修长的大腿。

“死二狗,快别说了。”杨香香被他说得更加脸红了。

“我这又不是瞎说,香香姐,我几乎每天晚上做梦都会梦到你,梦到你做我媳妇了,然后每天都能跟你…”

“二狗,你要是想媳妇了,等有机会姐给你在村里说个漂亮媳妇,我们三水村里别的不多,俏姑娘倒是不少,而且你长得一表人才,又还会医术,村里肯定有大把的漂亮媳妇等着你,姐已经是有夫之妇了,配不上你的。”杨香香羞涩地说着,眼神有过一丝黯然。

“姐,别的女人我都看不上,我就要你!”

说话间,李二狗的手直接伸向了杨香香,让杨香香浑身有种触电的感觉,“二狗,快…快住手!”

李二狗将怀里的女人紧了紧,小声的哄道:“姐,以后只要有我李二狗在的一天,我就不会再让王小北欺负你。”

没有再继续挣扎,杨香香瞬间就愣住了,这就是被男人疼爱的感觉吗?

杨香香还是第一次被一个男人袒护。

在农村,女孩子从来都是累赘,即便是她长得再好看,当初他妈也是二话不说眼睛也不眨一下的将她卖给了王霸天家当傻子的儿媳。

杨香香哭过怨过,可是时间久了才发现,就算是她哭死,也不会有人为她出头的。

“二狗…”

软绵绵的声音,李二狗只感觉整个人都酥了,心里的火更是一波接着一波。

在杨香香的惊呼声中,李二狗二话没说抱着杨香香放到了床上。

“香香姐,我喜欢你,从见到你的第一眼我就喜欢你了!”

李二狗急切的表达,还不等杨香香有所反应,整个人就火急火燎的贴了上去。

李二狗大力的撕扯着自己的衣服,杨香香还是第一次见到成年男人的肩膀、后背。

李二狗常年累月的干活,并不如同天天混吃等死的王小北一身的肥膘,李二狗一身的腱子肉,看起来格外的精神。

更让杨香香震惊的是李二狗那……

杨香香看的出神,手指不自觉的就靠了过去。

“嘶……”

杨香香立刻收回了手指,再抬头是李二狗更加通红的双眸。

“我……我不是有意的!”

杨香香感受着那股从未有过的刺激,脸上却臊的根本就跳不起来。

李二狗哪里管得了那么多,他抓着杨香香柔弱无骨的小手靠向了自己,一颗心此刻都要飞了!

李二狗看着面前自己朝思暮想的女人。

杨香香那软小的手被李二狗包裹着,杨香香脸红的如同一个煮熟的小龙虾。

然而就在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了王霸天的声音。

“杨香香?杨香香?人呢,这小娘皮不会又出去野了吧?”

妈的!这狗日的真特么会挑时间!

不仅是李二狗心里窝火,杨香香整个人也傻眼了,呆滞的看着李二狗,根本就不知道如何是好。

李二狗也没有想到王霸天那老东西竟然会在这个时候回来,恐怕是今天去马秀娥家扑了个空,才折返。

“别慌,我先帮你把王小北抬到床上去,你就说他睡着了,别露馅了!”

李二狗对着杨香香叮嘱。

虽然他是很想将杨香香给就地正法,可这会要是被王霸天给堵在家里,不但是他完了,就连大伟哥的复仇计划也会被他连累。

给他儿子带绿帽子,这要是让王霸天那鳖犊子知道,绝对会把他往死里整。

安妥好王小北后,李二狗直接就躲进了衣柜。

刚刚进去,李二狗的脸上就被掉下来的一个小物件给砸到了。

小裤?

李二狗摸着,脸上忍不住的遐想着这个物件穿在杨香香身上的样子。

李二狗此刻就如同孙猴子到了蟠桃园,在整个大衣柜里,不停的摸索,探密。

“杨香香,你怎么这么晚才出来,小北呢,家里不会藏了别的男人吧?”

王霸天一进门就嚎着他那破锣嗓子,看着杨香香,面露不善。

“小北睡下了,你也知道他和孩子性格一样,刚刚玩累了就困了。”杨香香面无表情的回了一句。

“睡着了啊,睡着了好啊!”王霸天脸上突然露出一丝暧昧的笑容,对杨香香道:“香香啊,你来我们老王家应该也有些时间了吧,我们老王家待你可不薄啊,当年光彩礼就下了好几万,可是你看看这都多久了,竟然还不给我们老王家留个后!!”

杨香香听了王霸天的话,心里一阵无语!

要留后也不是她一个人的事,那也得你儿子能行啊!

王小北是个傻子全三水村的人都知道,王霸天当初也不是没有想过办法,硬生生的给自己儿子喂了药。

可是王小北也是个没福的,不知道当初怎么就脑袋短路的,偏要搂着猪圈里的母猪睡了一晚,谁也拦不住。

从那以后,王霸天哪里还敢有别的心思,就怕在吃了乱七八糟的,那些猪狗在把他宝贝儿子给踩死!

“香香啊,其实你说的这些,我心里也都明白,这些年真是苦了你啊!”

杨香香张了张嘴,倒是有些云里雾里。

而这时,还没等杨香香开口,王霸天突然一把抱住了杨香香。

“香香啊,自从你嫁过来之后,还没有尝过男人的滋味吧,你是不是感到特别空虚?没事,我来给你解决,只要你不说,我不说,外人根本就不知道,而且保不准还能给我们老王家留下种……”

“爸!”杨香香情绪失控的将王霸天推开,“我是你儿子的妻子!”

“那又怎样,还不是要给我老王家留后的女人?既然小北无福消受,那就只有我这个当老子的代他效劳了。”

说着,王霸天解开衣裤扣子,理所当然的朝着杨香香走了过去,“院子里的大门我已经锁了,小北刚好又睡着了,这下,没有人可以打扰我们了……”

他佝偻着腰,站在窗口,笑容显得格外诡异。

杨香香大脑轰的一声,感觉世界观都崩了,“难怪你会花那么多的彩礼钱让我过门,原来你早就考虑到这么一天了,你这样做,有没有想过小北的感受?有没有把我当人看?”

“傻姑娘,有些事情没必要点破,其实你爸妈让你过我老王家的门,早就考虑到这么一天了。”

王霸天突然吼了一声,随着一步步向前,杨香香只得被迫后退。

与此同时,杨香香竟然感觉自己的双腿发软,想要反抗,却根本使不上劲来。

“呵呵,香香啊,今天出门前,我早就在你喝的水壶里加了点东西,现在差不多时间刚好,是不是很想要了啊,想要就直接跟我说,我会给你的!”

王霸天笑着,感觉杨香香就是一个任人宰割的小羔羊。

慌乱中,杨香香在对方扑过来的时候,直接将王霸天推了出去。

哐啷一声响,东西掉地!

王霸天身体软软的滑向地面,杨香香看他好半天没动静,咽了咽口水,这就没反应,难道晕过去了?

不过晕了也好!

腿越发的软了,杨香香扶着床边,一点点朝着李二狗衣柜的位置移过去。

这时,她的手腕突然被人握住,王霸天那阴沉沉的声音也随之响起:“妈的,你个臭娘们,竟然还敢推老子,这下看你往哪里跑!”

王霸天力气突然变得很大,前额头有血流了出来,再加上此刻他那狰狞的面孔,看起来极其恐怖。

啊!

杨香香这下彻底慌了,胡乱的挣扎,这时衣柜里突然响起了哐当的声响,杨香香急中生智,“小北,你怎么醒了?”

王霸天一惊,本能的回头。

趁他分神,躲在柜子里的无比窝火李二狗冲上来对着王霸天的后脑门就是一肘子,直接将他一击干倒在地。

还没来得及发出一声闷哼,王霸天便倒下了,悄无声息,像个死人。

如果杀人不犯法,李二狗真想当时就给他一刀子!居然打自己儿媳妇的主意,这样的人死有余辜,关键那个女人还是自己的梦中情人!

被愤怒攫住的李二狗目眦崩裂。

从没见过李二狗这一面的杨香香浑身颤抖着,看他的目光中充满了感激和崇拜。加上药力的作用,此时她眼中的李二狗竟然格外帅气神勇,越是看,越是喜欢……

“香香,没事了啊,有我在呢……”

李二狗将香香一把搂在了怀里,伸手安抚着她的后背。此时被英雄主义情怀充斥着,他的形象的确颠覆了平常在大家眼中的猥琐和穷白,像个勇士一般。

杨香香丝滑柔顺的发丝在他鼻尖萦绕,缭的他心里痒痒的。妈呀,女神在怀的感受真的是要人血命啊!

“嗯……”

“香香你……”

李二狗话都说不囫囵了,他感觉自己快要爆掉,恨不得立刻把香香扑倒在地好好的爱抚,给她男人最雄霸的一面!

可他也忽然想起了杨香香被王霸天放了药的事。她此时一定非常难受吧?将杨香香从自己怀里拉了出来,李二狗摸了摸香香的脸,一股灼烧的感觉传来。

“呃难受……二狗救我……”香香皱着眉毛发出楚楚可怜的哀求,一双凝光水润的眸子透着饥渴,诱人极了。

现在小北还没醒,王天霸也被他打晕了,就算现在要了香香,也不会有人知道!

李二狗将香香一个打横抱起来,向床边走去。

“呃好热啊……我是不是要死了二狗?”香香意识模糊的闭着眼睛,却依然叫得出李二狗的名字。

不知怎的,李二狗急切走着的步子忽然就停了下来。香香每天被小北那个狗日的虐待,今天还险些被王霸天那个孙子给糟蹋了!已经够可怜了,自己现在要了她,那不是典型的趁人之危,畜生不如吗?

不!

李二狗当即做了决定,他要的不仅仅是香香,还有她的心!

想着,他又加快步子走到了床边,将香香温柔的放了下来,“香香别怕。有我呢。”

好在他平时习惯把金针随身携带,今天就能派上用场了。将上衣兜里的针取出,铺开一排放在床头,李二狗开始救治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的香香。

狗日的王霸天是给香香吃了多少药!这是要害死她的节奏啊!

一边愤慨的在心里头大骂王霸天,李二狗一边加快了解救香香的步伐。他伸手轻轻地去解杨香香的扣子……

祖传秘法上明确的指出,要用金针灸在中了春药之毒人的胸口周围方能解毒。

第一颗扣子被解开的时候,李二狗的手已经抖的不像话。

然后是第二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