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重生三国猛将干太后/雪白人妻的娇喘声

老马被王丽的开放给震惊到了,同时也激动不已。

这种女人,技巧肯定娴熟,这要是帮自己消火,感觉肯定很棒?

不过他嘴里却是说道:“这……不太好吧?王女士,你可别跟我开玩笑了。”

“谁跟你开玩笑?我是你的客人,我叫你脱,你就脱。”王丽望着老马,有些贪婪地说道。

老马只好“无奈”地把裤子脱了下来。

王丽望了一眼,咽了一口口水,直接伸出手握了上去。

这么大的家伙,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能带给自己的感受,也肯定是那些男人都无法给予的啊!

握上去之后,手不由自主动弄了起来。

老马被她弄了几下便受不了了,因为王丽的嘴巴就在不远,他便装作看不见的样子,“无意”地朝王丽的嘴巴凑了过去。

果然,那家伙一靠近王丽的嘴巴,王丽便忍不住了,凑了上来。

顿时,老马便倒吸了一口凉气,一阵舒服的感觉传来。

“啊。”老马不由得也叫唤了起来。

王丽一边卖力地帮老马服务着,一边含糊不清地问道:“舒服不?”

“嗯,好舒服……”

老马一边说着,一边用手在王丽的胸部揉搓起来。

王丽却是不满足,脱去了自己的内裤,抓着老马的手,向着她的下面游走。

老马一看,王丽那里的美好风景全部露出来了。

王丽表情十分迷醉,说道:“老马,我受不了了,你要帮我消消火……啊……”

老马装作有些尴尬的说道:“王女士,不行啊,这样不太好……”

“不行,你快进来,我真的受不了了,求你,快点帮我消消火……”王丽说着,就放开了自己的身体。

老马看着王丽,也受不了了。

但他不想丢掉这份工作,便强忍着说道:“王女士,不行啊,这是在我工作的地方,要是让别人看见就不好了。”

“那我们去开房好不好?”王丽眼睛迷离的说道。

老马假意推辞道:“这怎么行呢?王女士,这毕竟还是我们第一次见面啊,而且,我还是个瞎子,像你这样性感……”

“不要再说了,快点跟我去开房,我可以给钱给你。”王丽一副已经受不了了的样子,把衣服穿好了。

老马装作什么也看不见的样子,呆呆地站在那里,不过也已经把他的裤子穿好了。

但是刚才没有消火,他现在难受得很。

王丽挎上自己的包,然后便拉着老马的手,说道:“走啊,我们去酒店里面。”

老马有些扭捏地说道:“不行啊,王女士,我现在是在上班呢。”

“上什么班,我去跟你们老板说,就说去我家里给我按摩,我出钱。”

“王女士,这……”

“这什么这,快点跟我走。”王丽说着,直接拉着老马往房间外面走去。

然后她又扶着老马下了楼,对老马的老板说道:“老板,我发现你们这位按摩师很厉害,我全身都要做一下按摩,我带他回去给我做一下,你说多少钱,我出钱。”

那个老板心里有些奇怪,这老马这一阵怎么这么受欢迎啊,先是张淑芬,现在又是这个王丽。

他也来不及多想,马上说道:“只要你喜欢他给你按摩,带回家去给你按当然是可以的。不过这样就算包工了,你就给三百块吧,今天他就可以不用来店里上班了,专门给你按摩。”

“好,没问题。”王丽直接给了钱。

“老马,你可得好好把人家按舒坦了,听见了没有?”老板对老马吩咐道。

“是啊,老马,你听见你们老板的话没有?”王丽也对老马意味深长地说道。

“哦,听见了。”老马一副老实的样子说道。

然后,王丽便开车带老马来到了一家酒店。

开了房,打开门,老马便看见里面宽敞豪华,有一张很舒适宽大的床。

当然了,老马只能是装作什么都看不见,摸索着。

王丽锁上门,然后便风情万种地对老马说道:“老马,你们老板刚才交待你,要你把我伺候舒坦了,你听见没有?你今天要是不把我伺候舒坦了,我就去告诉你们老板。”

老马一副无辜的模样:“怎么伺候啊?”

“你说呢?”王丽说着说着,直接拉开老马的拉链,然后蹲了下来,凑了上去……

“啊,王女士,不要这样,我受不了了……”老马被王丽弄得十分舒坦,不由得叫唤了起来。

“受不了了是吧,来,放进我那里,你就会受得了了。”

王丽说着,拉着老马来到了床边,然后自己开始脱衣服,还一边说道:“老马,你脱衣服啊,难道还要我帮你脱啊?”

说完,她已经解下了胸罩。

老马这时也感觉有些口干舌燥的感觉,便开始脱自己的衣服。

王丽把衣服脱掉了,老马才刚把他的上衣脱下来,她有些等不及了,说道:“来,我帮你。”

然后解开老马的裤腰带,把他的裤子脱了下来。

王丽有些疯狂了,连裤子也不帮老马脱完便抓住那里,一边用手动着,然后又凑了上去,用尽了各种招数……

“啊……”老马这时也是不用再顾忌什么了,一边轻轻叫唤着,一边轻轻地往前送着身体……

不过,主要的动作还是王丽来完成的,很快便弄得老马有些受不了,“我受不了……”

“就受不了了啊。那你先帮我。”

王丽说着便松开了老马那里,然后坐在床边,把老马的脑袋按了过去。

老马的嘴巴凑了上去,顿时就接触到了……

王丽一副很是享受的表情,嘴里发出大声的叫唤,那里反应也很大。

这时,老马抬起了头,把一根手指伸了进去。

王丽更受不了,嘴里的叫唤声越来越大。

老马也忍不住了,进入了她的身体……

“啊……”王丽一下子又叫唤了起来,身体也为之一动,半抬起头来,叫道:“快点……”

老马听到这声音,抓着王丽的那个小蛮腰,用力地动了起来。

王丽一副好像要疯掉的样子,半仰着身子,感受着老马的动作,双手也在自己前面动了起来。

老马看她确实很爽的样子,不停地叫唤着。

他也大受鼓励,动作越来越快。

许久之后,感觉到王丽到了巅峰之后,老马也完事了。

王丽瘫软的躺在床上喘着粗气,一脸满足的看着依然精神抖擞的老马,忍不住调侃。

“老马,看不出呀,你不仅本钱大,活也这么好,这按摩功夫更是一套一套的。”

“王女生,你别笑话我了,我就是一个普通的按摩师。”老马心里得意,脸上却是一副尴尬的表情。

“呵呵,普通按摩师吗?你今天都把我按到宾馆来了,怪不得张淑芬介绍我来,我看你们两也早尝试过了吧?”

王丽故意打趣道。

老马打了个机灵,没想到王丽会这么问。

“王女士,你可别乱说呀,没有,这个绝对没有!”老马连忙解释。

“真的没有?张淑芬很久没和她老公一起了,老马你的本钱又大,我可不相信她看了后能忍住!”

王丽摇了摇头,眼神带着疑惑。

“真的,小芬每次来我只是帮她做肩颈治疗而已。”

老马脸沉了下来,再次解释。

“好了好了,没有就没有吧,那如果给你次机会,你想不想睡一次?”

王丽略带玩味的问道。

这王丽明显话里有话呀,老马的确是想睡张淑芬,上次差点就睡了,只可惜被王丽给破坏了。

可是这一次王丽竟主动要帮自己,难道是因为刚才让她舒服了?不过在不确定王丽的意图之前,老马可不敢乱来。

“王女士你就别拿我寻开心了,小芬年轻又漂亮,又是有夫之妇,我呢?一个糟老头还是个瞎子,我可不敢想那事。”

“老马你糊弄谁呢?难道我不是有夫之妇?还不是一样被你弄了,我也没看你有啥不敢的!”

王丽脸色有点不自然,对着老马冷嘲热讽。

“这、这。”老马一时语塞,心里却是耻笑,明明是你主动勾引老子。

“老马你也知道我和张淑芬是闺蜜,俗话说得好,有福同享,所以我一定要让你们试试!”

王丽看老马那憋屈样,忍不住笑了。

王丽的话让老马一阵感慨,不愧是中国好闺蜜呀!

“呀!使不得呀!使不得呀!”表面上还是一副害怕的样子,并连连摆手示意。

“老马我今天就把话挑明了吧,你要是不答应,我就去你老板那里举报,说你按摩时跟顾客发生关系。”

王丽有点不耐烦了,直接开口威胁。

“别、我答应还不成吗?可是就算我答应了,人家小芬也不肯呀。”

老马一副委曲求全的模样,实际上是兴奋不已,从没见过还有人逼着自己和闺蜜……

“这个我自有办法,好了你把手机号给我,到时候等我消息就行!”

得到满意答案,王丽又恢复了笑容。

“什么办法?”老马将号码报给王丽,忍不住问道。

王丽没有回答,只是拿出手机记下老马的号码。

老马看王丽不说,也不好再问,只是心里期待着那一天早点来临。

王丽记录完后,并没有放下手机,一边玩着手机,一边用双腿继续撩拨着老马。

没多久老马就被刺激的发生了变化,看了眼床上的王丽,老马抓住她的双腿放在自己那里,想以此来刺激着王丽。

老马相信王丽那种性格,一定会很快求着自己帮忙。

可是动了半天,王丽却无动于衷,双手一直拿着手机在操作着,没有一丝受到老马的影响,老马有点疑惑,略微调整了下方向,看了过去。

老马看到王丽正专注的看着屏幕,好像在用微信聊天,而且表情又激动又兴奋,老马有点无语,不知道有什么聊天能比的上和自己做运动,老马忍不住仔细看去,

“嘶!这、这是?”看到的场景让老马倒吸了口凉气。

老马看到王丽正通过微信在和别人聊天,让他意外的是里面的一条聊天内容,上面赫然写着:我已经掌握张淑芬出轨的证据了,你尽快把钱准备好!

老马想起了之前的种种,终于明白王丽为什么会诱惑张淑芬去酒吧了,也明白他为什么一定要逼着自己和张淑芬那个,这一切的目的都是为了钱。

什么中国好闺蜜呀,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呀。

王丽终于放下了手机,看着老马抓着自己的双腿,一时也是来了兴致。

她的双手主动抓住老马的胸前,开始用力的拉扯。

“哎哟喂,你轻点呀!”

老马本还在想着刚才微信上的事,结果被胸前传来的疼痛拉回了现实。

“你们男人不是喜欢这样吗,我刚试了下感觉真的不错。”

王丽一边说着,一边将双腿往前伸出在往回一勾。

老马顺势就被他勾了过来,不等老马反应,王丽娇笑一声,就主动对着那里把手伸了过去……

老马感到一阵舒爽,之前的事情也被抛在脑后,开始慢慢动了起来。

一小时后,王丽带着满足离开了宾馆,只留下老马满身伤痕的趴在床上。

“太爽了,这感觉真带劲呀,真想就这么下去!”

老马看着身上的咬痕和抓痕,慢慢回味着刚才的美好。

片刻后老马洗了个澡,把欲望也彻底冲散了,此时又想起了王丽走时候的交代。

她让老马24小时保持电话开机,就这几天她会安排自己和张淑芬见面。

如果是之前老马是求之不得,不过知道王丽的目的后,老马也为张淑芬担心了起来,他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是也不想让别人白白当枪使。

他拿出手机,找到张淑芬号码拨了过去,电话很快接通,里面传来一道女子的声音:“喂,你好!”

“是小芬吗?我是按摩院的老马。”老马确定是张淑芬后,连忙开口。

“是我,马师傅你好,你找我有事吗?”张淑芬有点惊讶,没想到老马会主动给她打电话。

“小芬啊,我想问下,你和你爱人关系如何?是不是不太好?”老马想了想直接把心底的疑问说了出来。

“啊!马师傅,你为什么会这么问?”张淑芬吓了一跳,然后反问。

老马刚想把王丽的事一并说出来,电话里又传出张淑芬的声音。

“我和我爱人感情很好,马师傅我知道你人好,又免费帮我做护理,所以我才会想着帮你解决一下,你千万别想太多。”

张淑芬的态度明显差了很多,语气中有着拒绝的意思。

“你误会了,我只是想…”老马有点无语,张淑芬明显误会他了,虽然他心底是想着和张淑芬在一起,不过这个电话的目的只是善意的提醒。

“马师傅,不用在想了,我不是那样的人!”张淑芬恼羞成怒,直接挂了电话。

“小芬呀小芬,这不能怪我啊,是你把我想歪了,我老马难得想做件好事,你都要直接拒绝。”

老马摇了摇头,既然张淑芬不领情,他也犯不着用热脸贴冷屁股。

老马收拾了一下,走出了宾馆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他给王丽按摩了这么久,现在也着实有点累了。

老马打了个车到了店里,正准备进门的时候,发现大门从里面锁上了,在看下时间已经十点半了。

这个时间按摩院早就关门了,他进不去只能在下面按起了门铃,没多久就听到楼上传来一阵悦耳的声音:“是谁呀,店里已经打烊了,明天再来吧!”

老马一听就知道是那让她心动的李文文,连忙开口:“妹子,我是老马,我按摩回来了,你开下门!”

“是马师傅呀,你等一下,哎,不用了我这就来给你开!”李文文的声音有点害羞。

很快老马便看到那一道倩影出现在了大门内,等们打开的瞬间,老马差点兴奋的叫出声来。

本来店内黑暗,又加上自己带的是墨镜,没有看出来,可是现在大门一开,借着月光,老马清晰的看到,李文文全身只包裹着一条浴巾,小脸羞红的看着自己。

那硕大的饱满,那浑圆的挺翘,还有那修长的美腿,无不在刺激着老马,让他恨不得扑上去。

好在因为天黑,李文文没有发现老马的变化,把老马请进来后,又再次把门锁上。

李文文本要准备去洗澡的时候,突然听到门铃声,本以为是顾客准备打发走,却发现是马师傅,正当他想去换件衣服在开门的时候。

突然想到马师傅是个瞎子,心地善良的她不想让马师傅在外面久等,于是便直接裹着浴巾到了楼下开门。

“马师傅,我扶你上楼吧!”李文文伸手挽住老马的胳膊,往楼上走去。

老马连连答应,心里乐开了花,因为挽着胳膊的原因,那身前随着移动,总是一下又一下的撩拨着自己。

刚开始;李文文还没有什么,后面也渐渐发现了问题,那身前传来的刺激,都让她忍不住发出声来,于是尽量让自己保持点距离,好让自己不那么敏感。

老马怎么能放过这么好的机会呢,看着李文文即将要离开的瞬间,他故意一脚踩空。

老马已经看好了,这里才刚刚上楼,就算李文文没接住自己,也不至于摔出问题来。

“哎哟!”老马大叫一声,人顺势往后倒。

李文文刚把手缩回来,就发现老马往后倒去,这可吓了她一大跳,连忙伸出手去拉老马。

老马蹭着这个机会也是慌乱中伸出手来,一只手被李文文给拉住,另一只手直接对着浴袍拉去。

“啊!”李文文终于把老马拉了回来,不过突然感受身上传来一阵凉意,在低头一看,顿时羞得大叫。

看到李文文那完美的娇躯,老马有点喉咙发痒,墨镜的双眼也是瞪得老大。

“妹子,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他一边询问,一边伸出双手在前面摸索着,但是看方向正是对着那硕大饱满而去。

“没、没事!”李文文看着那渐渐逼近的双手,不断的后退,终于在即将触碰的瞬间,她躲闪了过去。

连忙蹲下身捡起了地上的浴巾,然后重新包裹在了身上,想到在一个男人面前变成这样,李文文就羞愧难当,恨不得挖个洞钻进去。

虽然老马是个瞎子,但是她的心里还是有了一丝怀疑,因为怎么会那么巧把自己的浴巾给扯掉,然后那最后双手分明是对着自己的胸前……

她伸出双手在老马的眼前晃了晃,看到毫无反应后,继续带着老马往楼上走去。

老马一看也是后怕,刚才自己太鲁莽了,差点露了马脚。

就在刚到三楼的时间,李文文故意打掉了老马的眼镜,露出的是一双几乎只有眼白的双眼,那模样有点渗人,李文文强忍着害怕再次伸出手在眼前晃动。

老马在打掉眼镜的瞬间,就翻起了白眼,他知道这一关要是过不去,这里自己也甭待了。

“咦,我的眼镜呢?”老马摸索着在地上找了起来。

李文文毫无所获,心里顿时内疚,自己怎么能去怀疑一个老人呢,连忙捡起一旁的眼镜,递了过去。

“马师傅不好意思,刚不小心碰掉了你的眼镜。”

“没什么,其实我一个瞎子带不带都一样,只是我自己的模样挺吓人,所以为了方便才带着。”

老马摆了摆手解释了一番。

随后把老马送到了门口,李文文就回去了,老马依依不舍的看着李文文回到了房间。

老马一回到房间,双眼就恢复了正常,想起刚才看到的美景,下面就跟要炸了一样。

他拿出口袋里的手机,打开昨天拍的照片,然后一只手向下伸去,很快他就在照片的刺激下……

看着身上手上满满的痕迹,老马无奈,刚洗完的澡又要再次冲洗了,于是拿起衣服往浴室走去。

刚走到浴室门口,就听到里面有着水流声,老马还在纳闷,这么晚了还有人和自己一样来洗澡吗。

可是刚走到一半,脑中就闪过一道画面,那是李文文穿着浴巾的画面,难道里面的是李文文?

老马怀着激动的心情,一步步的朝着水流声靠近……

店里的浴室是以前的女厕所改装的,所以也是单独的隔间,但是上面和下面都不是封闭的,有着几十公分的缝隙。

老马走到了一个隔间,那正是水流声传出的地方,老马小心翼翼的蹲了下去,通过门板下面的空间看到一双细长的美腿出现在了眼前。

看到的瞬间,老马就无法淡定了,这么修长的美腿,在这个按摩院除了李文文外别无她人。

听着里面的水流声,看着这让人蠢蠢欲动的大长腿,老马有点着急了,就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想要冲进去看个究竟。

自从刚才李文文的变化,让老马知道,虽然她是个雏,但是依然和正常女人一样会有反应,所以想要得到她就必须要让她受到刺激。

老马脑中快速的运转着,突然他笑了,笑的是那么的猥琐,他瞬间就把衣服和裤子给脱了,只留下一条内裤。

然后躺在了湿滑的浴室地板上,用手中的脸盆狠狠的敲打了一下地面,接着口中发出一声惨叫:“啊!”

正在里面洗澡的李文文,被这突然的喊叫吓了一跳,连忙问道:“谁,谁在外面?”

“是我,我不小心摔倒了,痛死我了。”老马在外面痛苦的喊道。

“马师傅,你等我一下,我马上出来!”李文文立马关了水,来不及擦拭身子就披着浴巾冲了出来。

看着趴在地上的老马,还有一旁破碎的脸盆,可见摔的不轻,李文文直接伸手就去扶老马。

“马师傅,你还好吗?摔倒哪里了?”

李文文好心将老马扶了起来,还不等老马开口,她就感到大腿上一阵滚烫。

“啊!”等她低头看过去的时候,瞬间脸就变得羞红,然后扶起的老马又被她丢在了地上。

“哎哟喂,妹子,你这是干嘛呀,嫌我摔得不够疼吗!”老马一边按揉着身子,一边不满的说道,脸色的表情显得非常痛苦。

“对,对不起,马师傅,你,你先把那里,收起来好吗?”于文文看着倒地的老马,却迟迟不敢上前。

老马心里暗爽,自己的计划成功了,他在刚才假装摔倒的时候,就用手把内裤往旁边掰开了一下,那里也顺势从一旁溜了出来。

然后在被扶起的瞬间,就正好碰到了李文文的大腿,不过李文文虽然一副害羞的表情,但是那双扑闪扑闪的大眼睛,可是一眨不眨的盯着自己那里。

老马装傻,故意问道:“妹子你说什么呀,什么收起来呀,我没听明白。”

李文文呼吸急促,强忍着不适说道:“下面,你的下面,裤子里的东西跑出来了!”

听着李文文那撩人的心声,老马受不了了,下面又发生了变化,本就有点害怕的李文文,整个人连连往后腿了几步。

“还,还在变大!”嘴里也是喃喃低语了几句。

老马得意的很,嘴上一边尴尬的道着歉,一边把自己那里往裤子里塞,虽然被藏起来了,但是由于太过庞大,裤裆处明显鼓鼓的。

李文文身体莫名的发烫,喉咙有点发干,下面竟有着一丝丝的感觉。

这东西他不是第一次见了,以前在电脑上的艾薇里也看过。不过那里面的和老马的比起来,仿佛小巫见大巫。

她还是个雏,在大学寝室里的同学,基本都有了男朋友,每当他们说起这个话题的时候,都让自己有着一种不屑,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对男人的那里那么在意。

不过真当她看见老马那里后,还有刚才大腿上传来的刺激,让她有点说不出的味道,似乎也明白了一些当初同学们嘴上的快乐。

看到老马把那里收起来后,她甚至感觉到一种遗憾,想伸出手去抚摸一下,不过最终她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觉得自己的行为太过羞耻。

她走上前把老马扶了起来,然后不舍的在看了一眼,最后逃跑似的回到了房间。

老马没有在做什么,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看着那满脸绯红犹如小鹿乱撞的李文文,他的嘴里缓缓说道:“嘿嘿,你跑不掉的!”

次日清晨,老马还是按照往常一样吃完早餐后,来到大厅等待客人的来临。

很快老马就看到李文文出现在了前台,她上身穿着一件天蓝色的衬衫,在腰部的位置打了个结。

下半身一条白色7分牛仔裤,那露出的小腿穿着一双白色的运动鞋,全身洋溢着青春气息。

不知是不是昨天浴室的变故,当李文文看到老马的时候,竟莫名的有着一丝紧张,那眼神也是有点闪躲,精致的小脸上有着一抹嫣红。

李文文想上前打招呼,可是想起昨晚的情景却怎么也开不了口,就这么在老马身边徘徊了起来。

老马是过来人,看到李文文这样的变化,心里着实高兴,他知道昨天已经在李文文的心里种下了一颗欲望的种子。

老马也不着急,一边老闲自在的喝着茶,一边等待着客人的上门。

就在这时大厅的门被推开了,一个女子急匆匆的走了进来,李文文连忙迎上去,说了句欢迎光临。

老马听到声音,把头转了过去,顿时就觉得鼻子有什么东西要出来。

那女子不是别人,正是昨天来过的王丽,今天她的穿着依然性感,上身一条白色紧身的T恤,把那胸前的傲娇展现的淋漓尽致,下身一条迷你短裙,只要微风一吹,那裙底的春色就这么一览无余。

脚踩一双8厘米的细高跟,把那修长的美腿绷得笔直,这性感不言而喻。

李文文看到王丽这样的装扮,都有点脸红心跳,想想自己要是穿成这样,摇了摇头打消了这个念头。

王丽径直朝着沙发上的老马走去,指了指老马对着李文文笑道:“今天,我还要包他!”

随后在李文文的震惊中,她打开皮包拿了300块钱递给了李文文,然后一把拉起了还在沙发上的老马娇媚的说道:“呵呵,老马跟我走吧!”

接到钱的瞬间,李文文就明白了王丽的意思,昨天表哥就和她说了老马被客人包工了,没想到就是这个女人。

尤其是看到王丽挽着老马走出去的样子,那波澜壮阔就这么肆意的挤压着老马的胳膊,让她想起昨晚的情景,一时下面竟有了反应……

老马一边享受着手臂传来的舒适感,一边开口问道:“王女士,你这是要带我去哪?”

“嘿嘿,到了你就知道了?”王丽故作神秘的笑道。

老马看到王丽那兴奋的样子,不用说也知道,看来是和昨天的计划有关。

只是老马没想到王丽这么着急,昨天晚上才决定的事,现在就要带着自己去实施。

不过他也没有点破,他想看看王丽到底有什么办法让张淑芬就范。

很快两人就上了王丽的车,没多久就在一个小区的停车场停了下来,王丽下车走到副驾驶开了门说道:“老马下车吧,我们到了!”

老马咯噔一下,这小区他认识,就在前不久还来过,正是张淑芬家所在的小区。

王丽带着老马直接来到了张淑芬家门口,随后敲了敲门,很快门便打开了。

“啊!马师傅你怎么来了?”张淑芬看到王丽的时候还没什么,当她看到王丽身后的老马时,吓了一跳。

老马一时疑惑了起来,看样子张淑芬并不知道自己要来,现在他更想知道王丽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了。

“小芬呀,是王女士带我来的,具体我也不清楚。”

“怎么?你就是这样堵着门招待客人的吗?”王丽看到张淑芬的样子,忍不住调侃。

张淑芬没办法,只能先把两人请了进来,不过看老马的眼神还是有着排斥,毕竟昨天电话里老马那赤裸裸的问题,让她极不适应。

等老马坐下后,张淑芬一把拉过王丽,朝着远处走去,然后问道:“王丽,你发什么疯,好好的带马师傅来我家干嘛?”

“能干嘛呀?昨天我试过马师傅的手艺了,那效果真的不错,今天我带他过来给你按按!不信你摸摸看。”

王丽掀起自己的T恤,把胸前曼妙的风景线展现了出来,并抓住张淑芬的手按在了上面。

“呸,谁稀罕呀,你以为我和你一样想男人想疯了吗?”张淑芬说完在王丽那双峰上狠狠的拍了一下。

“哼,好你个张淑芬还敢笑话你姐姐我,看我不收拾你。”王丽说完开始反击。

就这样两人在房间打闹了起来,不一会张淑芬的衣服就被王丽给脱了,王丽直接对着那波澜壮阔开始嬉戏,张淑芬被王丽刺激的呻吟连连。

老马看着这香艳的画面,还有那诱人的声音,让他有点按耐不住,真想加入到他们嬉戏的队伍中去。

“咳咳咳!”老马实在坐不住了,只能咳嗽几声来让提醒她们自己的存在。

“啊!”张淑芬听到声音才回过神来,刚被王丽撩拨的都忘记老马的存在了。

这时看着老马朝着自己的方向看来,虽然明知道是瞎子,但是看到自己的那里被王丽含着打着,让她羞愧难当。

张淑芬用力推开了王丽,迅速穿上了衣服,然后走到老马旁边解释道:“马师傅不好意思,刚我们在开玩笑呢,让你见笑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才的玩闹,张淑芬的心情只剩下了羞涩,对于之前的排斥也少了一些。

“没事,我只是想问问什么时候开始护理。”老马尴尬的笑了笑。

这时王丽也走了过来,娇笑着说道:“老马,现在就可以,你先给她按吧,就和我们昨天一样,做胸部护理!”

“啊!”听到胸部护理,张淑芬又是一声惊呼,想起之前也是在这里,按着按着就差点睡上了。

“不行,不行,这个我不需要?”张淑芬小脸更加羞红,双腿不自然的摩擦了起来。

王丽看在眼里,心里却是暗自偷笑,这张淑芬是空虚寂寞太久,这才几句话就让她有了反应,如果在老马的刺激下,那今天就水到渠成了。

“小芬,今天姐姐我可是为了你花了300块,才把我们老马从店里请来给你按摩的,那正宗的手法你试过之后,一定满意!”

王丽边说着就要继续去脱张淑芬的衣服。

张淑芬死活不肯,最后都有点生气了,这让老马可惜的同时,也是在为张淑芬庆幸。

虽然他想得到张淑芬,但是不是和现在这样,被王丽当枪使的情况。

“你个傻妞,算了你不按我按,老马来吧,今天还和昨天一样!”王丽看张淑芬不肯就范,只能想着用自己来刺激她。

“好的,包你满意!”老马答应一声,就被王丽领到了房间。

一进房间不用老马开口,王丽就脱的只剩下一条红色的内内,那凹凸有致的玲珑身段看的老马心里一跳一跳的。

然后往床上一躺,就让老马开始,老马依然和以前一样,先伸出手在旁边按压着,然后手在往回一点点的往上推,随后对着那波澜壮阔直接哈了口热气。

“唔,好舒服呀!”王丽被这热气刺激的叫了出来,只是这后面的几个字有点耐人寻味,而且叫声也别往常大了许多。

果然王丽一边叫唤一边转头看向了门外,老马侧着身子通过余光也看了出去,本就有了反应的张淑芬在王丽的声音刺激下,越发的难受。

王丽看着张淑芬的样子笑了,声音也是越发的诱人和响亮。

老马这才明白王丽的意图,在接下来的20分钟里,王丽变着法子叫唤,不知情的人肯定以为这是和老公办事。

而老马也早早就发生了变化,实在是这声音带着魔性,让他的魂都快被叫散了。

外面的张淑芬甚至用手堵住了耳朵,但是那诱人心弦的声音还是穿透进了她的耳膜,让她感觉到下面越来越痒,全身都发红发烫。

紧接着脚步在不受控制的朝房间迈去,在看到王丽那一脸陶醉,还有老马的那里。

张淑芬再也按耐不住,对着一旁的老马羞臊道:“马师傅,我也想试试这个可以吗?”

老马愣在了原地,看着那娇媚的丽人,尤其是那美眸所看的方向,正是自己的那里,最后那句话更是让老马呼吸急促。

“可,可以,等王女士按完我就帮你?”老马的手还按在王丽的胸前,不过心早已飞向了张淑芬。

“好了我按完了,老马,你给小芬来吧!”王丽主动爬了起来,把位置让了出来。

她揉了揉喉咙,她的嗓子有点哑了,不过换来张淑芬的主动,这也值了。

老马心里一阵鄙视,他知道王丽的心思,要不按照王丽的骚气性子,这么享受的事怎么可能让给别人。

张淑芬早已忍耐不住,在王丽说完后,也顾不上客气,直接脱的剩下一条内内就躺了上去。

老马擦了擦手,拿着精油瓶对着张淑芬的胸前慢慢滴落,随后一双手按了上去。

精油的凉与手的炙热,这冰火两重天让张淑芬在触碰的一瞬间就叫了出来,这久违的快感让她仿佛回到了那天,一双美眸也是闭合着沉醉在这其中。

张淑芬的声音让老马越发兴奋,她和王丽不同,王丽虽然也在呻吟,不过更多的是表演。

早就变化的那里又大了一些,这稍微一动作就触碰在了张淑芬的后脑勺,老马有点尴尬想往后退一步。

“不要停,继续。”突然耳边传来王丽的声音,接着王丽的一只手顶在了老马的后腰。

就这样老马就这么停在了张淑芬的后脑勺,然后双手按摩的同时,那里也是在不停的磨蹭。

张淑芬并没有感到任何不适,双眼依然紧闭,随着老马的动作,嘴里也是呻吟不断。

那声音那触觉,无不让老马亢奋,呼吸越发急促,全身的血液都跟着沸腾了。

一旁的王丽看着满脸娇媚,轻哼不断的张淑芬,她的表情也变得越发兴奋,就好像已经掌握了张淑芬出轨的证监一样。

老马看王丽那胸有成竹的表情,疑惑更多,按摩虽然刺激到了张淑芬,但是以张淑芬的性子,尤其是还有外人在场的情况下,张淑芬是不可能和他那个。

很快半小时过去,老马的护理也快要到了尾声,这时王丽突然走了出去,随后不久端了三杯水回来,放在了自己的旁边,随后王丽从自己的挎包里拿出了一个白色的瓶子。

老马心里咯噔一下,他看到王丽打开瓶盖往其中的两瓶水中倒下了许多白色的粉末,她用手指轻微的晃动了一下,那粉末很快就溶解在了水中,随后她将那杯没有下药的水,单独放到了一边。

老马瞬间明白了,原来王丽要实施的计划就是下药,也猜到了让张淑芬做按摩,是为了把她的欲望刺激出来,然后配合药物能很快的发挥作用。

但是看到两杯水后,老马就有点怒了,一杯给张淑芬,另外一杯水显然是给他喝的,看来王丽还是不放心他,准备连他一起暗算。

狠,真狠,这女人为了钱连自己的闺蜜都出卖,老马又是一阵感慨。

不过老马也是在想着对策,他有想过自己是瞎子,假装不小心把杯子碰倒,但是这个治标不治本,水可以在倒,药也可以再下。

终于护理结束了,张淑芬也渐渐睁开了双眼,她想要爬起来,却发现浑身酥麻,使不上半点力气。

张淑芬有点害羞,看了一旁的王丽喊道:“王丽,快来扶我一把,我站不起来!”

“嘿嘿,我说了吧,这个按摩舒服吧,我昨天也和你一样,爽到站不起来!”

王丽一边走过去,一边说着骚气十足的话语撩拨着张淑芬。

老马看到王丽正好挡住了张淑芬的视线,他顿时心生一计,可以让自己不被王丽当枪使的同时,也可以顺利把两个美妞都拿下。

他快速的把那杯没有下药的水,和自己面前的这杯水掉了个位置,只要王丽和张淑芬都喝下,到时候一旦药效发做,嘿嘿那感觉让他想想都飘飘然。

“王丽,够了,人家马师傅还在呢,就你话多!”

张淑芬白了王丽一眼,娇嗔道。

“好好好,我错了好吧,我以水代酒自罚一杯!”王丽说完就拿起那杯自以为没有下药的水喝了下去。

然后在老马的惊慌失措下,她再次拿起一杯水递到了老马的面前:“马师傅,你也辛苦了,喝杯水休息一下吧!”

老马有点无语了,王丽递过来的水不是自己面前这杯,而是另外一杯下了药的。

老马还指望着把这杯水让张淑芬喝掉,不过接下来他的念头彻底打消了,因为张淑芬已经主动拿起了那杯没有下药的水喝了下去。

“不用了,我不渴,我就坐着休息一会吧!”老马打了个哈哈,拒绝掉了那杯下了药的水。

王丽劝了几次也只能放弃,反正这个对她来说只是双保险,她相信用上次的事为要挟,老马不敢乱来。

这时大家随便聊起了家常,王丽也是在耐心的等待,不过时间5分钟过去了,张淑芬的脸庞虽然有着潮红,但是却没有任何发作的迹象,难道买的药是假的吗。

接下来王丽感到越发的烦躁,身子也开始有点发烫了起来,起初她没有太在意,可是随着呼吸越来越急促,下面越来越痒,她终于意识到了不对劲,脑袋也点昏昏沉沉的感觉。

尤其是现在看着老马的那里,让她下意识的就想走过去,然后迫不及待的来上一场。

老马虽在聊天,但是眼睛一直注意着王丽,此刻看到那双眼渐渐迷离,一脸娇媚的样子,他也猜到药效应该是发作了。

老马心里冷笑,王丽怎么也没想到害人终害己吧,就在王丽终于承受不住想去洗手间洗把脸冷静一下的时候,她的意识也是停留在了这一刻。

下一秒在张淑芬目瞪口呆中,王丽一边嘴里含糊不清的说着热,热,一边开始脱着身上的衣服,然后跪在了老马的面前,抓着老马的裤腰带说道:“给我,给我,我想要!”

老马看着像一条母狗一样摇尾乞怜的跪在自己身前的王丽,眼里只有无尽的嘲讽。

王丽眼神涣散,药效猛然爆发,身体已被欲望侵蚀,她的意识让她想要从老马这里得到想要的。

“王丽够了,你疯够了没有,你再这样我要生气了!”张淑芬皱着眉头,看着王丽那发情发骚的模样怒了。

在她的印象中,王丽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什么事都是大大咧咧,从来没有一点顾忌,尺度对他来说犹如儿戏。

可是今天在外人在场的情况下,就算那个人是瞎子看不到,她这样做让张淑芬无法接受。

张淑芬的话并没有让王丽停止手下的动作,欲望的驱使下,她只是不停的拉扯着老马的裤子,嘴里还是喊着:“给我,我好难受,快点给我吧!”

张淑芬这次是真得慌了,看来王丽是真的出问题了,她连忙跑了过去,将王丽拉了起来抱在怀里。

“王丽你别吓我呀,你到底是怎么了,你说呀?”张淑芬快要急哭了,毕竟这是她最好的闺蜜,平时玩笑归玩笑,但是关键时刻还是能看出两人之间的情谊。

老马看着张淑芬那焦急的模样,心里有着一丝伤痛,她把王丽当个宝,却不成想王丽为了钱出卖她。

王丽没有理会张淑芬,嘴里依然重复着那些话,双眼发红的看着对面的老马,疯狂挣扎了起来。

没多久王丽就挣开了张淑芬的怀抱,再次跌跌撞撞的扑进老马怀里,张淑芬看着老马无动于衷的样子,一边再次冲过去抓住王丽,一边皱着眉喊道:“马师傅,你倒是帮帮我呀,王丽她到底是怎么了呀?”

他站起身,摇了摇头,叹了口气,一边帮忙抓住王丽,一边对着张淑芬说道:“没用的,她应该被下药了!”

“马师傅你说什么?被下药?”张淑芬震惊的看着老马,仿佛自己听错了。

就在张淑芬失神的瞬间,王丽抓住机会,一把将老马的裤子拉下,那东西瞬间跳了出来。

王丽仿佛看到救命稻草一样,伸手就抓了上去,然后迫不及待的张口含了过去。

“唔!”老马被下面传来的刺激,闷哼了一声。

张淑芬回过神来,看着王丽那如发情母狗一样在老马那里动作,让她也身体跟着发热。

她摇了摇头不敢再看,再次将王丽往后拉,一边对着老马求救:“马师傅,现在我该怎么办呀?”

老马也顾不上拉裤子,只能双手抵住王丽的脑袋,任凭她的手在不断的按压着自己那里,并对着张淑芬吼道:“小芬,你先找根绳子过来,把她绑好了我们再说。”

张淑芬答应一声,转身跑了出去……

几分钟后,王丽被两人合力绑在了椅背上,张淑芬拿了条毯子把王丽上半身包裹住。

王丽还是不断的挣扎,嘴里呢喃着:“我要,我要,快给我!”不过暂时被控制了下来。

张淑芬担忧的看了一眼王丽,再次看向老马问道:“马师傅,你是不是知道点什么?”

老马穿好裤子,内疚的说道:“小芬,都怪我呀……”

随后在张淑芬的不解中,老马把昨天发生的事,还有王丽威胁她的事都一并说了出去。

老马的话让张淑芬脸色阴晴不定,身体控制不住的颤抖,双眼死死的瞪着两人。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们难道不是最好的闺蜜吗?”张淑芬走到王丽面前,用手摇晃着她,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

“小芬呀,我当时在宾馆听到王丽打了个电话,说要拍你出轨的证据,让别人准备好钱!”

老马看着张淑芬把自己也恨上了,只能转移注意力,并且他是瞎子的身份,不能暴露。

“王丽!你很好,枉我对你真心,你却这样对我!”张淑芬仿佛受了刺激一样对着王丽怒吼。

张淑芬看着王丽依然眼神迷离,只是盯着老马的那里,疯狂的喊叫着,她深呼吸了一下,转身走向了老马。

“马师傅,今天的事我不怪你,但是你也要帮我个忙,否者我就报警!”

“小芬你说,只要你不生我的气,我什么都可以答应。”

老马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他不想和张淑芬闹僵。

“很简单,王丽不是要拍我和你在床上出轨的证据吗,现在我们继续,只是这个女主角的身份换成了她而已!”

张淑芬拍了拍老马的肩膀。

“啊!小芬,这,这不太好吧?”老马心里激动,表面上还是有点犹豫。

想着如果当着张淑芬的面,把王丽上了,这感觉让人好的不要不要的,而且他相信张淑芬看过自己的表演后,一定会受到刺激,说不定到时候自己来个双响炮也不一定。

“别废话了,今天你要吗答应,要吗我现在报警?”

张淑芬不耐烦了,直接开口威胁。

老马装作犹豫了一下,最后站了起来:“别报警,我做,我现在就做!”

张淑芬得到答案,便走到了王丽的身旁,看着那发情的娇媚模样,她俯下身对着王丽的耳旁说道:“去吧,现在他是你的了!”

话音刚落,王丽背后的绳子就被张淑芬一手解开,那裹着的毯子也被张淑芬一把扯开。

王丽仿佛脱缰野马一样,在绳子解开的瞬间就对着老马扑了上去。

老马那刚刚穿好的裤子,又一次被无情的拉扯下来,王丽看着那再次出现在她面前的大东西,直接就一把抓住,随后便低头就吻,另一只手对着双腿间伸了下去。

“马师傅,别发呆呀,就和你们昨天一样,该怎么玩怎么玩,就当我不存在好了。”

张淑芬一边对着老马嘲讽,一边拿出手机打开了摄像功能。

老马也无所谓了,看到被人拍摄更是刺激到了他的欲望,特别是下面那骚气十足的小母狗,他再也忍耐不住。

他将王丽一把拉起,然后就往床上放,随后一个旋转,两人摆出了一个奇妙的数字69,互相亲吻着……

“啊…”王丽被这突如其来的舌吻,长长的呻吟了一声。

“真他娘的骚呀!”接触的瞬间,就感到一股温热袭来,老马也不嫌脏,直接当着张淑芬的面就喝了起来,还故意发出那种吧唧吧唧的声响,来刺激着张淑芬。

果然老马的动作,还有王丽那贪婪的表情,刺激到了张淑芬,她面红耳赤,呼吸急促,心脏也是砰砰加速。

老马冷笑一声,嘴上的动作越来越大,双手也是对着王丽那浑圆的挺翘拍打了起来。

不知是药效刺激还是王丽本身就喜欢这种玩法,不仅没有半点不适,反而含糊不清的喊着:“用力,用力,再用力!”

“嘿嘿,你个小骚货,如你所愿。”老马时而拍打,时而掐着扭着,没有一点怜香惜玉。

看着两人那忘我的表演,张淑芬被刺激的满脸绯红,下面也是有了变化,这一刻她甚至出现了渴望,渴望在那里的人不是王丽而是自己。

今天如果不是意外,或许她就喝下了那杯药水,那时候她也会和王丽一样,沉醉在美妙的快活中。

想到这里她下面一阵痒痒,一只手不受控制的对着她的双腿间伸了过去,然后看着对面的表演跟着一动一动。

张淑芬怎么也想不到,在那墨镜的后面,还有着一双色眯眯的眼睛始终看着她。

老马看在眼里乐在心里,张淑芬的动作也是刺激的他兽性大发,看着王丽还在卖力的亲吻着,他不想在等待了。

再次一个旋转,王丽和他四目相对,他直接对着那红唇吻了下去,也不管上面是不是有他的痕迹,伸出舌头便缠绕在了一起。

王丽如玩偶一样配合着,老马的离开,让她下面感到一阵空虚,此时只想找个东西填补进去。

她的手在老马的下面摸索着,终于一根炙热滚烫的东西被她握住,她下意识的就往自己的双腿间送去……

“啊!”下一秒两人都忘我的叫了出来,王丽更是主动的上下运动着。

老马也没闲着,那双手就这么在王丽胸前游走着。

“啊,嗯啊…”在老马的动作下,王丽呻吟不断,这次不是装的,而是发自内心的呐喊。

这视觉听觉的双重震撼,让张淑芬的浴火完全燃起,另一只握住手机的手也松了开来,对着自己的身前摸去,然后跟着对面两人的节奏运动着……

接下来的时间里,老马不停的换着姿势,把王丽连连送上了云端,张淑芬也是一样,通过自己的双手在幻想中达到了巅峰。

“吼!”在一声怒吼中,老马身子抖动了几下,完成了最终的爆发。

“唔!”同一时间,王丽,张淑芬也是跟着同时到达了云端。

张淑芬发泄后,眼睛还是死死的盯着对面,准确说是老马的那里,虽然已经爆发完,但是那东西依然伟岸的吓人。

看着张淑芬那目瞪口呆的眼神,老马一阵得意,他知道张淑芬看了自己的表演后,肯定无法淡定了,只要在合适的时间地点,他相信一定可以和张淑芬来一场真枪实战。

“啊!老马,这,这是?”王丽扶着脑袋,缓缓睁开了双眼,她被眼前的一幕吓到了,连忙抓起一旁的被子盖在了身上。

王丽发现自己光着身子,那里还不断的有着东西流出,在自己的对面,老马也是下半身光着,那恐怖的东西距离自己的那里只有十几公分的距离。

她头脑一片空白,依稀还记得之前等着看张淑芬药效发作,后面她浑身燥热,在后面就不记得了。

老马没有吱声,王丽现在的样子让他很满足,他知道剩下的事用不着他来操心。

“哼!王丽醒了呀,玩的开心吗?”张淑芬耻笑的声音传了过来。

张淑芬的话让王丽心里咯噔一下,当她看到张淑芬完好如初的时候,她终于反应了过来,张淑芬没有被下药,被下药的是她。

“你,你怎么会没事?”王丽忍不住问道,因为她明明把下药的水递给了张淑芬,也亲眼看到她喝了下去。

“怎么我没事你很奇怪吗?王丽你太让我失望了,亏我把你当最好的姐妹,你呢?却要对我下药,我到底什么地方对不起你?你可以让我做个明白人吗?”

张淑芬咬着牙指着王丽一字一句的问道。

王丽没有在纠结下药的问题,她的表情也变得暗淡,想起和张淑芬之间的情谊,想起自己做的事,也是唏嘘不已。

好在张淑芬没有受到伤害,真是应了那句话,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小芬对不起,都是我的错,你没有对不起我,我是有苦衷的!你能原谅我这一次吗!”

王丽走下床,跪到了张淑芬的脚下,扶着张淑芬的腿哭了出来。

老马摇了摇头,不屑的看着王丽,做了这样的事,还有脸祈求原谅。

张淑芬厌恶的看了眼王丽,想要一把将她踢开,但是看那痛苦的表情,张淑芬还是下不了手,只能尽量让自己的心情平复一下,然后继续问道。

“原谅?你做的事值得原谅吗?好了,说吧,先把你计划的事全部说出来,我们在谈其他的!”

王丽后悔,明白自己罪无可恕,看着张淑芬那厌恶的表情,也不敢奢求太多,只能先开口解释。

“小芬,其实不是我想害你,是有人出钱让我收集你的证据,正好我家里出了事,爸爸赌博欠了一大笔钱,我没有办法,我才会猪油蒙了心,答应了这件事!”

张淑芬眉头皱起,之前老马就说过王丽是被人收买了,但是从老马那里也问不出来。

“咳咳咳!是谁,我张淑芬到底得罪了谁,要请我最好的闺蜜来害我?”张淑芬因情绪激动,剧烈的咳了几声。

“小芬,我说,我说,但是你别太激动了,这人就是孙耀光!”

王丽见状,赶忙站起身来,拍了拍张淑芬的后背,让她坐到了一旁。

下一秒张淑芬彷如遭到雷击,又一下跳了起来,双眼瞪得老大,指着王丽的手控止不住的颤抖:“什么,你,你再说说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