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农村妇女性饥渴到疯狂/太深了好涨疼np女

心里更是严厉的劝诫着:沈芳芳,你是初女,你不能做这么丢人的事情,你不能!!!

沈芳芳强行压抑本能的举动,牛壮全部都看在眼里。

他觉得火候已经到了,根本不需要再多说些什么,只管干就行了。

所以双手强行翻弄着沈芳芳的身体,就跟翻块轻木板似的,一下子就把沈芳芳的身下调向了自己,更是迅速把头埋了上去,任两条修长的美腿岔开在肩头。

感受到身体的转动,沈芳芳就吓到不行。

意识到即将发生些什么的她,连忙向牛壮求饶。

“牛壮,不要这样,不要,不……啊~!”

都不能她把求饶的话说完,就立刻感受到身下被火热包裹。

‘哧啦’一声响起,丝袜被牙齿给撕碎撕裂,紧接着小裤裤也被弄破了。

整具娇躯最敏感的位置,紧接着就被火热的双唇和灵动的舌头给侵占。

沈芳芳都感觉自己快要疯了,那一瞬间有强烈的羞耻感紧紧将她给裹挟。

可都不等她将这种羞耻感感受更深的,就又有强烈的酥麻从那里传遍全身。

她感觉自己仿佛触电了一样,全身都忍不住的哆嗦起来。

更有爱的电流刺激五脏六腑奇经八脉,让她全身每一个细胞都绽放出春意。

这一刻,沈芳芳羞羞的觉得,好舒服,那儿真的好舒服,好过瘾。

她甚至都不自禁的去想:只亲吻着撩弄着就那么舒服,这要是吞进去的话……

沈芳芳不敢想了,那疯魔的念头直让她感觉自己骨子里就是个淫贱的坏女人。

她不想当那种女人,所以她在欢快而又痛苦的娇吟声声中,艰难央求着牛壮。

“牛壮,不要弄了,我好、好难受,我一点也不舒服,我……啊~!”

都不用牛壮特意做些什么打断,沈芳芳自己就说不下去了。

不是她不想说,而是来自身下的强烈刺激根本不容许她去说。

她觉得自己需要发泄,需要找一个有效的途经来舒缓自己。

第一时间她就感受到了牛壮那里的火热,所以她想都不想的再度吞进嘴巴里。

甚至她还掩耳盗铃似的劝慰着自己:你亲我那儿,我就吞你这,我报复你!

只是这种报复,确实让她感受到了舒服,感受到了强烈的刺激感被稍稍满足。

而同样是这种报复,也让牛壮感受到了极尽的欢乐,所以他的报复也更加强烈……

从牛壮家离开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快11点了。

没办法,沈芳芳全身上下都已经湿透了,她需要晒干衣服,不然被人看到没法解释。

而且她也走不动道了,直感觉那里火辣辣的,好像都肿了。

刚才去茅房上厕所,连小便都会感觉到好难受,更别提走路了。

等衣服干了后,沈芳芳离开了。

她走路的姿势有点怪,原本紧并的两条大长腿,分左右故意岔开。

别人或许不知道为什么,但牛壮知道,这是怕摩擦到那里,再引出反应。

要知道,刚才沈芳芳这个水做的女人,可是弄的他满嘴都是那个。

要不是惦记着傻子的身份,他真想今天就把沈芳芳给弄到死去活来的。

他是真的好像在那具娇媚的小身子里面,狠狠地发泄一通……

沈芳芳离开牛壮家,一路怨恨着牛壮,一路又担心着自己今早的事情被发现。

万幸,村里那些长舌老娘们儿们,并没有流出什么流言蜚语。

其实那些长舌老娘们儿们也有她们自己的想法,这事一是没有真切的证据,足以证明沈芳芳帮牛壮弄那事儿了,不好冤枉人家小姑娘的清白。二是觉得牛壮是个傻子,可能性不大。

当然了,最重要的还是第三点:她们都怕沈芳芳她妈,那个撒泼打诨的赖婆娘……

她们不敢沾染赖婆娘,所以没有实锤,早上见到的事儿她们也不敢外传。

没有听到村里有关于自己的动静,沈芳芳放了心。

借住在孙晓芬家里的她,回屋找到了孙晓芬。

她回来的着急,没带换洗衣服,自然罩罩儿和裤裤得找孙晓芬借。

想起这两件贴身衣服,沈芳芳就羞恼到不行,牛壮那个混蛋。

她都不敢确定了,牛壮是不是真的傻。

“晓芬姐,借你的衣服穿下行不行?我回来的着急,没带换洗衣服。这会儿来亲戚了……”

孙晓芬原本还见沈芳芳走路姿势奇怪,感觉挺好奇。

这会儿听到沈芳芳的话,她这才恍然大悟。

连忙回屋找出了条崭新的小裤裤,她递给了沈芳芳。

只是当她看到沈芳芳前面的轮廓后,又忍不住的好奇了,“你亲戚来了,那上面那件呢?”

沈芳芳红着脸,只能继续撒谎,“量有点大,怕弄湿了腿被人看到,所以摘下来垫那了。”

孙晓芬恍然,笑道:“你还挺聪明,那里面有海绵,吸收是挺好的。”

边说着,她又边回屋取来了一件罩罩儿。

只是这罩罩儿还没来得及洗,是那天牛壮给玩弄过的。

好在没留下什么痕迹,而且挺新的,根本看不出来。

沈芳芳接过拿在手里,说过感谢的话就回屋了。

往上身穿的时候,她总觉得那罩罩儿上好像有股怪味,像是牛壮身上的味道。

她认为,一定是自己被牛壮欺负的太惨了,所以才会误认为是这样的。

殊不知,那味道真是牛壮的,不是她的误以为。

而穿小裤裤的时候,沈芳芳就更生气了。

好好的一条小裤裤,被牛壮拿牙齿给咬破撕裂了,简直就是属狗的。

而且那舌头也跟狗舌头似的,那么能舔,就好像带倒刺似的,都给她弄红肿了。

“臭流氓,臭混蛋,我真想活活打死你!”

忿忿抱怨中,沈芳芳穿好了衣服。

听到院子里有谈话声,她走了出去,好奇是哪个男人会来到孙晓芬家里。

可刚到屋门口的,她就看到了牛壮一脸憨傻的笑容,在那跟孙晓芬说话。

甚至在见到她露面后,还高兴的跟她挥手打招呼,“芳芳,你……”

话都不让牛壮说完,心里吓到不行的沈芳芳赶紧冲上前,把牛壮往外推。

“你什么你,你个傻子不知道晓芬姐自己一个人住,往来男人会有口舌是非?你赶紧出去,快滚出去,快滚快滚!”

沈芳芳不敢让牛壮留下,万一再被牛壮说出什么事情来,那她可真得活活羞死。

然而就在这时候,孙晓芬却上前拉开她,说道:“没事,牛壮是来感谢我的。”

这时候沈芳芳才注意到,牛壮胳膊上挎着草篮,里面有镰刀,还有只打晕了的兔子。

牛壮憨笑着说,“我刚才准备去割点草喂牛,没想到一镰刀打到个兔子,把它打晕了。嫂子,给你吃,谢谢你。”

孙晓芬知道,这是在感谢自己昨天帮他证明火不是他放的那件事情。

只是她忍不住的有些羞赧,这不是应该的嘛!

火确实不是牛壮放的,因为起火那时候,他俩都差点干上那事儿了!

但沈芳芳显然不知道这些,她也不想管这些,她就想赶紧轰牛壮离开。

“行了行了,兔子留下,你这傻子牛快滚快滚!”

都不等孙晓芬再说些什么的,沈芳芳就硬推着牛壮离开了。

只是推搡的过程中,她有些好奇,自己刚从牛壮家离开,牛壮什么时候打的兔子?

正好奇还没琢磨明白的工夫,牛壮突然就在她耳边说,“芳芳,兔子是我偷来的,我送给你的,是聘礼,我今晚就想让你给我当老婆,我想进你那里面去。”

这话传进耳朵里,沈芳芳当时就羞到不行,而且她脑海中更是不自禁的浮现出一副画面。

在那幅画面中,她跟牛壮睡在一张大床上,两人都是一丝不挂。

然后,牛壮就狠狠扑向了她,好痛……

脑海中的幻想画面,让沈芳芳既羞又怕。

她不敢再想了,赶紧甩动脑袋,将那种吓人的幻想甩出脑海。

但随即,她忽地又反应过来一件事情:

牛壮是个傻子,他怎么会知道那东西,要放进她那里去?

于是,沈芳芳好奇的问道:“牛壮,是谁告诉你这些事情的?”

牛壮一本正经的回道:“老沈啊,是老沈跟我说的,说那种事特别舒服。”

沈芳芳当时就气的小脸都变色了,老爸整天在家干什么啊,怎么尽鼓捣傻子干那事儿!

她气呼呼的推开牛壮就想关门,但是却被牛壮给强行挡住了。

“芳芳,你是不是还在为我没有承认放火的事情生气?你别生气了,我这就去承认。”

沈芳芳当时就吓的把门给开开了,都说好了这事不再提,牛壮怎么又给拎出来了。

她实在没办法了,赶紧出门,把牛壮给拉扯到远处。

确定没有人能够听到他们的谈话,沈芳芳这才开口。

她说,“傻牛壮,答应我,上午发生的事情对谁都不要提起。而且那、那种事情,不是想做就能做的,得需要合适的机会合适的人。不管你能不能听懂,总之我不是那个合适的人,你也不是我那个合适的人,所以我们不能做那种事的,你明白吗?”

沈芳芳跟牛壮讲起了道理,可牛壮是个傻子,他根本不需要去听道理,更不需要去讲。

他梗着脖子问道:“我不明白为什么不合适,明明是你说要给我做老婆的,那你就合适。晚上我来找你,聘礼我都下了,你就是我老婆,我要睡你!”

牛壮的话,直把沈芳芳给气到不行。

直接是说不通了,而且怎么着也劝不下牛壮,牛壮看起来就是非睡她不可。

正在愁到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沈芳芳脑子里突然冒出个主意。

稍稍犹豫了下后,她啪的一拍巴掌,“就这么定了,晚上你来找我,我给你睡。”

沈芳芳这一答应,牛壮心里反倒没谱了。

他确实是想睡沈芳芳,但也没觉得这么简单就能睡到,他还想继续下套呢!

可套还没来得及下的,沈芳芳竟然就答应了,这是怎么个意思?

看到沈芳芳那双咕噜噜乱转的眼珠子,牛壮就猜到她又耍起了心思。

不过牛壮脸上却没有任何警惕的表现,反倒大为欢心,兴高采烈的颠着脚就离开了。

既然沈芳芳说是晚上,那晚上过来看看就是,看沈芳芳到底能给挖个什么坑!

望着远去的牛壮,沈芳芳长松了口气。

不过在往孙晓芬家走的时候,她那张精致的小脸蛋儿上又开始纠结了。

边走她边嘀咕道:“这样做,会不会太坏了?”

直至回到孙晓芬家门前时,沈芳芳的意志才彻底坚定下来。

“没办法,就这样吧,反正跟我没什么关系……”

当天晚上的时候,牛壮吃过晚饭,就在屋里躺在炕上拨弄起了手机。

别人都以为他是傻子,根本用不着手机这东西,但牛壮这手机都用三年了。

平日里不放在身上,多数时间都用来上网查东西了。

这会儿他在鼓捣的,是条关于长途煤运司机事故的新闻。

新闻是三年前的了,说是有两口子跑煤运失踪了,连人带车还有一车煤。

后来在悬崖下面找到了两口子的尸体,还有跌撞到不成型的卡车。

这条新闻,牛壮倒背如流,一个字都不带错的。

但他还是每天都在看,在脑子里回忆整件事情。

父亲和母亲出车的前一晚,他迷迷糊糊的没睡着,就听到了他们的谈话。

说是等跑完这一车,就有钱给他在城里买房买车了。

当时牛壮也没多想,寻思这是拉了一车黄金呢,还能连房带车的都买上?

没在意,他就迷迷糊糊睡着了。

只是当父母出车走后,他就再也没见过,直至这条新闻出现。

在这条新闻出现的当天,他就‘傻了’,见谁也傻笑,这一傻就是三年……

晚上十点多的时候,敲门声响起,很轻,怕吵到人似的。

牛壮下炕去院里开门,门前没人,反倒沈芳芳站在远处,正向他招手。

牛壮忍不住的犯琢磨,这沈芳芳,该不会是想趁夜弄死他吧?

脑海中泛起这个想法后,他咧嘴一笑,这事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他可不相信,一个女孩子会有这么大的胆量。

关上门,牛壮就跟着沈芳芳走了。

没多会儿,两人一前一后,来到了孙晓芬的家门前。

招手让牛壮上前,沈芳芳把嘴巴凑到了牛壮耳旁,小声说道:“我家起火了,我现在借助在孙晓芬的家里。等会儿我先进去,你稍后再进,就是西边那间屋子。”

“进去后你悄悄的,别出声,别吵到孙晓芬。我也不出声,但是我怕太舒服了忍不住出声,所以你一定要死死捂住我的嘴巴,然后就跟我做那事儿,做完就快走,别被人发现……”

沈芳芳仔细的叮嘱了,一些细节也嘱咐到了。

牛壮听在耳朵里,心里顿时跟明镜儿似的。

西边那间屋子可是孙晓芬的卧室,沈芳芳让自己闯进去,然后把被窝里那女人的嘴给捂住,噗噗噗的一通战斗,完事后赶紧跑。

跑掉之后呢?第二天被警察以强歼罪名抓走,失了身子的是孙晓芬,跟她沈芳芳没半点关系。她什么都不知道,一个傻子的指证又不能形成罪名。

而且极有可能,孙晓芬压根就不会报警,这事说出去,她还怎么有脸见人?

这沈芳芳的小心思耍的,挺毒啊,拿孙晓芬当替死鬼?

牛壮对沈芳芳的歹毒心思,有些不爽。

不过他还是一口答应下来,并且在随后偷摸的溜进了孙晓芬卧室内。

见牛壮溜进了孙晓芬的卧室,沈芳芳也赶紧溜回自己房间。

躺在大床上,她心里充满了紧张,提心吊胆的。

她最担心的是,万一牛壮发现屋里不是她,那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