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撕掉她的衣服撕光图/用力添 别停128章

被李耐摸索着小脚,杨小雪只感觉有热流从双脚传遍全身,那股微微的酥麻之感,让她忍不住轻哼出声。

“小雪,你的脾胃有点不好,平时要多注意饮食啊……”

“肝火也比较旺盛,少吃辛辣油腻,多吃水果蔬菜。”

李耐絮絮叨叨地说着,手上的动作却丝毫未停,翻来覆去地按摩着那柔软的小脚。

在李耐一双大手的揉弄下,杨小雪俏脸绯红,舒服地紧闭双眸,娇躯紧绷,时不时就会从鼻腔中哼出一两声惹人遐想的低吟。

在这种诱惑下,李耐的呼吸也逐渐沉重了起来,那处有了反应。

“小雪,把衣服脱了吧,可以全身检查了。”

咽了口吐沫,李耐目光火热的轻声说道。

杨小雪此时已经尝到了甜头,听到李耐的话也只是稍微犹豫了片刻,便红着脸点了点头,然后起身开始脱衣。

上衣,裤子……在昏黄的灯光下,杨小雪将身上的衣物一件件剥落,最终只剩下了最贴身的胸衣和内裤。

杨小雪的皮肤极白嫩,如同羊脂玉般,泛着动人的光泽。因为害羞的缘故,她双手环在胸前,遮住了那挺拔的丰满,长腿微微夹紧,包裹在布片中的神秘之处若隐若现。

这具几近完美的娇躯李耐幻想了许多年,今天终于得见。

“躺好,我帮你检查身体。”

李耐的声音有些颤抖,杨小雪更是羞臊的不敢多言,脑子一片空白,李耐说了,她便照做。

娇躯火热,李耐的心头更热,他的一双大手开始在杨小雪娇躯上游走起来,从小腿开始逐渐往上,紧致的大腿,平坦的小腹,纤细的腰肢,……

杨小雪年纪不大,胸部却发育的异常成熟,手掌缓缓覆盖,即便被胸衣所包裹,李耐还是感觉到了极度的柔软和弹性。

反正也到这一步了,一不做二不休,李耐忽然间张开双掌,直接伸手过去,然后开始轻轻摸索了起来。

杨小雪如同喝醉酒般俏脸酡红,随着李耐的动作,小腹处也越来越热。

“小雪,舒服吗?”

李耐问着,一只手开始去扒杨小雪的胸衣带子,另一只手也顺势向她下面伸过去。

“不要……”

似乎察觉到了李耐的意图,杨小雪忽然间用腿夹住了李耐的手,睁眼看着他,美眸中满是哀求之色。

“小雪,放轻松,这是在帮你检查身体,你没看到之前桂芳嫂也是这样嘛?”

李耐急忙轻声安抚道。

“唔,那好吧,不过你不能占我便宜……”

杨小雪的眼神再一次迷离了起来,如同梦呓般喘息着说了一声后,夹紧的双腿缓缓松了开来。

没有了束缚,李耐心中一喜,大手直接覆上……

杨小雪高亢的叫了一声,娇躯弓了起来,甚至在微微颤抖。

活了二十多年,她还是第一次有这种感觉,只感觉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在颤抖,似乎下一秒就要飞上云巅一般!

着魔一般,李耐把指尖放在鼻子前嗅了嗅。

这股味道将李耐内心的火种彻底点燃,他将手掌竖起,然后开始在那里轻轻动作起来,同时另一只手也将小雪的肩带拽下。

  李耐没有丝毫犹豫,直接用上了手指,伸向……

“李耐,不要这样……”

触电般的感觉让杨小雪身体簌簌颤抖着,混乱的意识竟然出现了片刻清醒,挣扎着想要推开李耐。

然而李耐早已把住了她两处命门,只是稍稍加快了点速度和力度而已,杨小雪便全身绵软,泄去了全部力气。

上下其动,杨小雪这种未经人事的处又怎么受得了?

李耐沉重的呼吸声,杨小雪接连不断的哼唧声响成了一片,连空气中都带着浓浓的荷尔蒙味道。

李耐动的速度越来越快,他能清晰地感觉到杨小雪已经完全身陷其中,不能自拔了。

“小雪,你这里是不是经常会肿痛?”

喘着粗气,李耐手上的力道微微加大,捏了捏杨小雪的柔软。

杨小雪早已迷失,轻轻点头。

“这是病,得经常按摩才能治,以后我可以帮你。”

李耐声音低沉,站在地上,用手肘分开了杨小雪的双腿,另一只手也伸了上去,握住了杨小雪。

触电般的感觉让李耐一哆嗦,忍不住微微挺身,没想到竟然碰到了那个地方。

“嘶——”

李耐倒抽一口冷气,这一瞬间,竟然有了一泄如注的冲动,还好被他硬生生憋住了。

杨小雪早已经迷失,玉颈高仰,修长的双腿紧紧夹住了李耐的腰身还往回勾了勾。

“小雪,舒服么?”

李耐问道,杨小雪红润的小嘴微张,轻轻点头。

“脱了吧,我给你做和桂芳嫂一样的检查,好不好?”

“嗯……”

欲火攻心,平日里的矜持早已经被抛到了九霄云外,杨小雪哼了一声,算是默认。

李耐心中一喜,动作利落,直接将那最后一层布料褪下,然后目光火热地低头看去。

那无限春光,让李耐心头一片火热。

“李耐,帮帮我……”

杨小雪从鼻腔当中哼出了一句话,让李耐一愣,继而大喜过望:“你说什么?”

“帮,帮我……”

杨小雪无意识地伸出粉红香舌舔了舔嘴唇,然后勾了勾修长的玉腿。

李耐知道,此时的杨小雪已经彻底迷失了,这是他拿下村花的绝佳机会!

“好,我帮你。”

深吸一口气,李耐迫不及待地脱下了裤子。

李耐和小雪那地方之间的距离已经不足五厘米,李耐甚至能感受得到杨小雪身上传来的阵阵热气。

“小雪,我来了……”

李耐在上面,在杨小雪耳边喘着热气说道。

感受到气息中传来的热度,杨小雪不禁羞红了耳根,微微点头,却不料听到窗外一阵骚乱,不禁惊醒过来:“外面出什么事儿了?”

李耐一愣,急忙整理了一下衣服,只听见门外一阵急促的叫喊声:

“有人吗?快来救命了!要出人命了!”

杨小雪慌了,怎么偏偏在这时候来人,她一个黄花大闺女,要是这事儿被人看了去,可就没脸见人了。

“快穿好衣服,我先出去看看。”李耐说道。

杨小雪抓起衣服,一阵手忙脚乱地躲进柜子里,在这时候,只能期望自己不被别人发现了,又想起此前偷看李耐和张桂芳的羞臊事,如今自己也要这样躲躲藏藏的。

“这个臭不要脸的,果然是和张桂芳在做那种事,还在骗我是做检查!”杨小雪暗骂道。

李耐这才装作没事儿的模样走出房门,而诊所里已经聚集了几个乡邻,此时他们正扶着一名脸色发白的少妇,不停地呼喊着。

看到李耐出来,她们才松了一口气:“耐子啊,你可算出来了,这都要出人命了。”

李耐神色一惊:“出啥事了?!”

“快来看看吧,悦儿在地里被毒蛇给咬了,身子很虚,这可咋整啊?”

这中了蛇毒的少妇,李耐是认识的,她是村主任家的儿媳妇,名叫刘悦,听闻村主任一家子对儿媳妇挺不好的,还让刘悦下地干活,这会儿竟还被毒蛇咬到。

“婶子别急,这不是什么要命的毒蛇,我来帮她放放血,然后涂上点儿药水就好了,你们就不要进来了。”

李耐仔细检查了一遍后沉声说道。

倒不是李耐急着开溜,而是这小媳妇的伤口是在大腿上,饶是李耐脸皮再厚,也不敢在众目睽睽之下摸女人的大腿,何况还是个有夫之妇。

在众人的帮扶之下,李耐将小媳妇刘悦抱进了房门里,又上了锁,才松了一口气。

藏在柜子里的杨小雪更是松了一口气,不过人还没走,她还是不敢轻举妄动,听柜子外面的动静,李耐似乎是带了个女人进来?

病人要紧,李耐也没有多想,扒下小媳妇的裤子,就看到毒蛇咬到的伤口了。

按理说是应该尽快将毒素吸出来,能吸多少是多少,可眼下又没有趁手的工具,怕是只能用嘴吸,这一下子,李耐又有些兴奋了。

这小媳妇也算村里排得上号的水灵姑娘,否则也不会被村主任的儿子看上,虽然已经结婚有一段时间,可年纪也还不大,皮肤嫩得简直能滴出水来。

而此时,这副水灵灵的娇躯就这样横陈在李耐面前,李耐将刘悦的雪腿微微抬起,就看到腿间的一抹白色内衣。

这让李耐心头一阵火热,很快用嘴巴吸住了刘悦雪腿上的伤口,嫩滑酥软的触感让他兴奋不已,鼻尖弥漫的体香更是让他舒爽到了极致。

明明是个小媳妇了,怎么和杨小雪这样的黄花大闺女一样有着淡雅的处子幽香呢?李耐不禁狠狠吸了一口,却没想到,这一下让半昏迷状态的刘悦忍不住发出一阵娇哼。

“嗯……”

这似是舒爽一般的娇弱声音,让李耐的魂都要被勾出来,可躲在柜子里的杨小雪就显得很难受了。

“这是什么声音?难道……这混球又在给别的女人检查身体了?”

李耐继续吸着刘悦伤口里的淤毒,发出让人想入非非的吧唧声,令昏迷中的刘悦时不时发出撩人的喘息声,杨小雪听在耳中,心里忍不住臭骂道:

“这不要脸的李耐,难道是在吸那女人的那个地方……果然又在借看病的理由祸害别人家的姑娘!”

虽然心里这样说,可想象着外面旖旎的场面,杨小雪发觉自己那里又逐渐起了反应。

再想起刚刚被李耐挑逗到险些失防,身子都被看光摸光了,不禁又羞红了脖颈。

如果她骂李耐流氓,那之前和李耐暧昧的自己,不也是个不要脸的姑娘了吗?

隐隐约约的兴奋,还是让杨小雪的一只手,忍不住探向自己,随着李耐和刘悦发出的撩人声响,缓缓的运动起来……

杨小雪虽然表面上有些高傲,可某方面的需求还是有的,就比如用手指解决这事儿,私下里她还是没少做的,抚摸带来的强烈的刺激感,令她浑身都紧张起来。

不多久,随着一阵触电般的酥麻,杨小雪忍不住夹紧了双腿,将手指擦了个干净。

而此时的李耐,也已经停止了吮吸毒血,开始为刘悦擦拭消毒药水。

刘悦的脸色已经逐渐缓和,开始清醒过来,待看清李耐在为自己擦拭伤口时,忍不住羞红了脸:“呀,快把手拿开,我没事儿了。”

假装认真擦药的李耐,其实还在偷瞄刘悦腿间的迷人风光,被清醒过来的刘悦吓了一跳:“小悦姐,你醒了啊,喝口水吧。”

刘悦点了点头,看到自己下半身几乎一丝不挂,还是感觉羞涩不已。

自己是个有丈夫的姑娘了,居然还被这小子看光身体,还被抱着大腿擦药,要是让外人看见了,指不定要怎么笑话自己呢。

喝了口水,刘悦的虚弱感才褪掉了一些,勉勉强强穿回了裤子。

“李耐,这次多亏你帮忙,不过姐可能出不起这医药钱了。”刘悦道谢一番之后,不知又想起了什么,神色逐渐暗淡起来。

李耐拍拍胸脯,笑嘻嘻道:“说啥呢姐,都是乡里乡亲的,以后要是身体有啥不舒服了,我免费帮你检查,小时候我在村里被欺负那会儿,你可没少帮我出气呢。”

“呸!”杨小雪骂道,什么免费检查,都是李耐骗色的伎俩。

“什么声音?”刘悦有些疑惑,“好像有谁在说话。”

李耐拍拍额头,光顾着看刘悦的大腿,忘了杨小雪还在这儿躲着了。

好在刘悦没有多在意:“那姐先回去了,你大壮哥还在等我做饭呢。”

村主任的儿子叫高壮,也就是刘悦的丈夫,早就听说这高壮好吃懒做,还打骂媳妇儿,名声极臭,可毕竟是村主任的儿子,大伙儿也是怒不敢言。

李耐自然也不愿招惹高壮,不过今天间接看了他媳妇儿的身子,还占了几分便宜,心里也是在暗中叫爽的,高壮这犊子,有这么水灵的个小媳妇儿,怎么就不知道珍惜呢?

莫不成高壮也和隔壁的王铁柱一样,是个快枪手,结果就拿媳妇儿出气?

刘悦走出房门,和几人道谢之后,就自己回家去了,这就免不了婆娘们在背后嚼舌根:“悦儿这个命啊,真可怜。”

李耐实在是好奇,出声问道:“张婶儿,大壮哥因为啥对她不好呢?”

“你没听说吗?悦儿都结婚一年多了,还没怀上孩子,大壮家里人早就不高兴了。”

“依我看呐,她就是命里克夫,你看自从悦儿嫁进去以后,大壮就像变了个人儿似的,一天比一天懒,还不是被这妖精给迷住了?”

“可不是咋的,大壮这二年都没下地了,我看悦儿就算是受了点苦,也是克夫克出来的,怨不得谁。不能给人家里继承香火,搁谁愿意娶这媳妇?”

李耐眼睛一眯,他在这块也算个文化人儿了,可懒得跟这些婆娘嚼舌根,刘悦怀不上孩子这事儿,目前还没看出她身体有什么问题来。

将几个婆娘打发走,这才打开柜子想让杨小雪出来,杨小雪脸上满是怨气,这可把李耐吓了一跳:“小雪,你咋了?”

“李耐,你老实说,你是不是对每个女人都这样?”杨小雪问道。

李耐眼珠子一转,才明白过来,这妮子是吃醋了!

“小雪,这次你是真的误会了,刘悦姐被蛇咬了,我在帮她吸毒血出来呢,不是你想的那样。”

“那之前和桂芳嫂子的事儿就不是误会了吧?还以为你在大城市上几年学能有点儿文化了,没想到净是学了些骗女人的手段!”

杨小雪甩开李耐,翻了翻白眼,可她娇嗔的神色实在让李耐心动。

“小雪,你是真的误会了,刘悦姐的脚被毒蛇咬了,我是在吸她的脚啊,你以为是在吸哪里呢?”李耐扬起嘴角,挑逗性地问道。

“真的吗?我以为……我以为你是在吸……”杨小雪羞红了脸,支支吾吾不敢说下去了。

“那你说,你吸她的脚,她为什么要那样喘?搞得我以为你们在偷偷做那种事。”

杨小雪以为,他是跟之前和桂芳嫂子暧昧时一样,是在吸那个地方呢,否则又怎么会发出那种哧溜哧溜的羞耻声音?

李耐看着杨小雪羞涩的模样,又是一阵邪火从小腹下升起。

“因为吸脚会很舒服,你看城里人不都是按摩脚的?脚是敏感部位,吸一吸很舒服的。”

“那……”杨小雪听着这套解释,竟也勉强信了一半,也不知想到了什么,脱口而出道:“那既然这么舒服,你能不能……也帮我吸一下?”

此前,杨小雪鼓起勇气让李耐帮她检查身体,虽然险些丢了处子之身,但想起李耐那双在她身上游走的手,弄得实在舒服,若是这嘴巴也能带来这种好处,那岂一举两得?

又免得破身,又能享受……

这正合李耐的心意,他嘿嘿一笑,马上让杨小雪躺下,再次端起那双精致小脚摆弄起来。

李耐用湿毛巾不断擦拭着,杨小雪被弄得有些痒,李耐便用力按了起来,这才让她觉得一阵舒爽,这双手实在是太有力了。

看着杨小雪欲拒还迎的样子,李耐决定发起攻势,缓缓将脸凑近,呼吸的温热气息喷在杨小雪的一只脚上。

脚确实是敏感部位,这种刺激让杨小雪浑身酥软,彻底放弃了矜持,李耐自知得逞,趁机伸出舌头……

“啊……好痒,不要……”

杨小雪发出一声娇弱的喘息声。

李耐怎么会放过这种机会,舌尖在杨小雪光滑的脚心上不断游走着,不知不觉的,就把着双脚放在了自己的那活儿上面。

“嘿嘿,小雪,我这儿有个按摩用的棍子,得让它蹭一蹭才能有效果。”李耐说道。

“流氓!好烫……”

杨小雪骂了一声,虽然隔着裤子,可她也能明显感觉到那玩意儿。

她虽然也上过学,却也只是看过课本上的隐晦描述,从没看过那种片子,不清楚居然还有这种玩法,不禁有些怀疑,难道用脚去蹭这个东西,真的会很舒服?

这么想着,杨小雪就微微用力踩了几下,暗道这东西可真奇怪,居然能这么变,她都还不知道。

“隔着衣服怎么能行,看我给你变个魔术。”

李耐又是嘿嘿一笑,杨小雪心生疑惑,脱裤子就脱裤子嘛,还能耍什么花样?

李耐看她不信,便猛的一用力,居然顶开裤子前拉链,自己出来了!

“啊,不要脸!”杨小雪一愣,然后骂了一句,眼睛却目不转睛的盯着那样东西。

居然真的能这么雄厚,这要是和我那啥,得可疼了吧?

还好没让这家伙得逞!

“小雪,快蹭蹭!”李耐抓住杨小雪的脚蹭了起来,杨小雪娇呼一声,却无力反抗,只能任李耐抓着双脚上下动作。

“对,就是这样,蹭蹭它,就起作用了。”

李耐继续忽悠,其实杨小雪还是懂得一些的,不过她也不知怎么,居然很享受和李耐偷偷摸摸做这种事的感觉。

等到杨小雪双脚发酸,快坚持不住的时候,李耐才舒爽得抖动了一下,然后收进裤子里。

杨小雪舒了一口气,看着脚上的,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李耐帮她仔仔细细擦了个干净,杨小雪却说:“李耐,我们以后不要这样了。”

“小雪,怎么了?”李耐疑惑道。

就在杨小雪要说些什么的时候,李耐突然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情。

“糟了,今天小萱要回来放两天假,我忘记去接她了。”

李耐一拍脑门,这下糟了,自己真是急色,竟然连自家妹妹都忘记接。

说起这个妹妹,李耐可算头疼坏了。

因为是领养来的,所以唐萱一直都沉默寡言,不喜说话,自从老爹西去之后,她更是连话都懒得和李耐多说一句。

何况在李耐上大学的这几年,两人连见都没有见过几面。

虽然没有什么血缘关系,但当哥哥的,也总要撑起这个责任来。

老爹离世后,李耐就背负起了整个家,这种状态实在尴尬,想着如果两人能像亲兄妹一样,就好了。

好在唐萱和杨小雪的关系倒还不错,这让李耐很欣慰。

俩人正说着,房门就开了,进来的正是穿着校服的唐萱,李耐没去接,她自己回来了。

“小萱回来啦,我就先回去了。”杨小雪不自然地笑了笑说道。

李耐点了点头,眼珠一转:“行,小雪啊,体检还没做完,记得还得来。”

杨小雪俏脸绯红地瞪了李耐一眼,到现在,她哪还会不知道这家伙口中的“体检”是什么意思?

就是想着占自己便宜罢了!

尤其是当着妹妹唐萱的面,还敢说这种没羞没臊的话,简直让她一秒都呆不下去,急忙红着脸离开了。

唐萱显得很沉默,李耐则有些心虚,笑着打哈哈:“哥忙着帮你小雪姐体检,没来得及去接你……在学校吃得咋样?”

“挺好的。”

唐萱突然吸了吸鼻子,黛眉微皱,似乎在闻什么东西:“房间里怎么有女人身上的味道?而且不只是小雪姐的味道。”

李耐正要解释,唐萱又道:“这里还有女人的衣服。”说着,便从床边捧起一样东西。

李耐一看,顿时被吓了一条,居然是一条白色胸罩!

“这个,可能是之前来体检的哪个姐姐没穿好落下了吧……”

李耐磕磕巴巴道,他可没想到还有这茬!

那么问题来了,这条胸罩,究竟是桂芳嫂的,还是杨小雪的?他实在有些不记得了……

好在唐萱淡淡地看了李耐一眼,就随手放下了那条胸罩,没有再多计较。

李耐这才松了口气,也不知她究竟有没有看出什么来,妹妹长大了,不好骗了。

“先吃饭吧,不早了,高三挺累的,回家了就要多休息。”

唐萱点了点头,就坐到桌旁去看书了。

李耐不擅长做饭,自己一阵手忙脚乱捣鼓了两样菜,也还勉强能吃,只是苦了他这妹妹,要拿这种鬼东西充饥。

好在唐萱倒是不在意,低着头吃了起来,似乎,在学校吃得也不怎么样。

安顿好妹妹,李耐就偷摸找来那条胸罩,这玩意儿在这放着也不像回事儿,总要给人送回去,可,它到底是谁的?

想着,李耐决定去问问隔壁的张桂芳。

进了张桂芳家的院子,她正坐在地上洗衣服,双腿分得老开,胸口更是在隐约之间透出迷人春光,那雄伟的规模,又让李耐一阵心猿意马。

这尺寸对不上呀,看来不是桂芳嫂子的……难道是杨小雪的?

李耐眉头微皱,看着张桂芳的胸脯,暗中心想。

张桂芳埋头洗着衣服,过了好一会儿才注意到李耐来了,再看李耐目光盯着的地方,忍不住羞涩地唾了一口:“你小子看啥呢?没大没小的!”

“嘿嘿,嫂子,那个东西还是有大有小的。我来就是问问,嫂子穿多大号的罩子?”

李耐眼珠一转道。

张桂芳愣了愣:“知道了,肯定是小萱要戴这东西,你不好意思帮她买,是吧?”

李耐一愣,不禁老脸一红:“这个,不是,嫂子……”

“你说这有啥害臊的?嫂子这儿多两条,你拿去就行了。小萱长大了,是该穿上这东西了。”

说着,张桂芳就起身进了屋,开始翻箱倒柜。

李耐有些无语,但也不好说什么,只能看着张桂芳找出了一红一白两条罩子,塞进了自己怀里。

“嫂子,小萱应该不缺这个,这几件衣服也还挺新呢……”

“你这个当哥的都没关注过这些,哪里知道她缺不缺?这几件嫂子都没怎么穿过,稍微小了点儿,给小萱穿应该是正好的。”

李耐一想,妹妹确实没什么好的衣服穿,平日见她都是套着校服,脱了校服,就显得有些寒酸了,在县城上学,总归要穿得体面一些。

“谢谢嫂子!”李耐急忙道谢:“以后嫂子有困难我肯定多帮忙,嘿嘿。”

这话一语双关,张桂芳哪里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自家丈夫不在,她也是寂寞的很,又想起此前与李耐发生的羞臊事,不禁再次红了脸颊。

这脸一红,因为洗衣劳作渗出的汗珠便从脖颈间滑落,从好看的锁骨上,缓缓汇聚流进那深深的沟壑之中。

这一幕美景,让李耐的魂也随着汗珠被勾了进去。

那片雪白,简直令人目眩神迷,如果能趴在上面美美睡上一觉,该有多舒服?

看着桂芳嫂子的媚态,李耐心里又开始痒痒了,忍不住道:“桂芳嫂,我帮你擦擦汗吧?”

张桂芳明白,这小子八成又想做那事儿了。

她本要拒绝,但又想起早上的事情,芳心也是一阵火热,鬼使神差地,便轻轻点了点头,起身进了屋。

李耐心中大喜,也急忙跟着进去,随手关上了房门。

进屋之后,张桂芳就躺倒在了炕上,一副任君采撷的模样,李耐也不浪费时间,直接扑了上去,撩起上衣。

感受到李耐年轻身体和那双有力的大手,张桂芳没有想到,这小子的欲望居然这么强盛,身体便愈发燥热起来,忍不住轻轻喘息起来。

就在两人闹腾正欢的时候,临近隔壁的那面墙上,一块红色的砖头,却被缓缓抽了出来。

这块红砖头,李耐最熟悉不过了,若不是如此,他还真不会发现自己被偷窥。

就在前一天,他还拿掉砖头偷看张桂芳和王铁柱夫妻俩的羞臊事,今天终于找到机会要做一次隔壁老王了,自己却也成了被偷看的那个。

心里这样想着,李耐也不敢再乱动,只好放弃下一步动作,急匆匆套好了衣服。

这个时候,那砖头也被放了回去……难道是唐萱想偷窥?

发生了这种事,李耐也没心思再跟张桂芳做下去了,随便编了个肚子疼要拉屎的理由,就急匆匆出了门,留下衣衫凌乱的张桂芳满脸幽怨。

告别了娇媚的桂芳嫂子,李耐回到家里,此时唐萱还是端端正正坐在书桌前写作业,似乎完全没有干过别的事情。

李耐心里忐忑,嘿嘿一笑:“小萱啊,隔壁的桂芳嫂子让我给你带了两件衣服,穿上试试合不合身吧。”

说着便把怀里那两条罩子放到一旁。

唐萱扫了一眼,当看到那一红一白两条罩子时,握着笔的手都忍不住抖了几下。

“哎,你别乱想,哥只是看你没啥新衣服穿,这才……”

李耐耸了耸肩膀:“我先去睡了,你别学到太晚,身体重要。”

唐萱这才放下了紧张,淡淡开口问道:“你在桂芳嫂子那干嘛了?”

“这个……小萱啊,你也知道检查一些病的时候要脱衣服,有人看着不太方便,所以就去她家里弄一下,其实我也挺害臊……”

李耐心中一慌,急忙解释道。

唐萱别过头,冷哼了一声:“小雪姐姐跟我说过,你是个不正经的流氓骗子,八成没什么好事。”

李耐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不知该如何回应。

这杨小雪真是什么都敢说,不怕连自己的事都败露出去?

而且今天妹妹怎么像个查岗的一样,神神叨叨的,这以后还怎么给桂芳嫂子看病?

无语之下,他干脆回房睡觉。

躺在炕上回味着一天的风流事,李耐昏昏沉沉的睡下了。

“李耐,村主任叫你有事儿,快跟我走一趟。”

第二天一早就有人在敲窗户,李耐迷迷糊糊睁眼,拉开窗帘一看,杨小雪正俏生生地站在那里,他瞬间就清醒了起来。

“小雪?村主任找我能有啥事儿呢?”

李耐想不明白,难道那老货知道自己摸了他的儿媳妇,要报复自己?

不过转念一想又不太可能,以刘悦的性子,是绝对不会将这种事说出去的。

那会是什么事?

心里寻思着,李耐急忙穿好衣服,给杨小雪开了门。

“你去了就知道了。村主任说要找个秘书,我文化没你高,想介绍你去试试……”

杨小雪俏脸微红,似乎有些难以启齿。

“小雪,这村主任是不是点名要用你,你不想干,才来找我?”

李耐透过她的神情察觉出了点什么,只见杨小雪脸蛋更加羞红,轻轻点头。

“那就对了,有事儿秘书干,没事儿干秘书,你可千万不能去,别让那老流氓占了便宜。”

李耐恍然大悟,心头顿时无名火起。

村支书那老家伙都50多岁了,竟然还想着啃杨小雪这样的嫩草,真是不要个脸!

“什么干秘书?”

杨小雪疑惑地瞥了他一眼,这羞涩的一眼又是媚态尽出,李耐突然想起了什么,将目光放到杨小雪的胸前,毫不避讳地打量了一番。

杨小雪可不像张桂芳一样好说话,不禁瞪起了眼睛:“你规矩点儿,别没个正形!”

李耐只是想比对一下尺寸,昨天家里那条罩子,他到现在还不确定是谁的,又不敢摆明了去问。

话说回来,小雪是自己看上的人,村支书那老家伙既然想啃她,这事说什么也不能不管。

这样一盘算,李耐便决定和小雪走上一趟。

没多久,两人就来到了杨小雪家里,此时杨小雪的父母都在场,正和村主任说着话。

这村主任名叫高文虎,是个50多岁的秃顶,跟他儿子高壮一样,在村里风评并不好,但大家伙也都是敢怒不敢言,谁让人家是村主任?

“主任,听说你要招秘书?我想试试,成不成?”

刚进门,李耐就笑吟吟地说道。

高文虎闻言,一张老脸不禁黑了黑:“耐子啊,你是咱们村里唯一的大学生,让你当秘书不是委屈了你么?”

李耐心里将这老货骂了个狗血淋头,脸上却挂着谦和的笑容:“主任,我这大学刚毕业,没啥工作经验,秘书也挺好,能磨练磨练。”

你他娘来凑什么热闹?

半路杀出个李耐,高文虎心里一阵气急,也不打算废话了,站起身扶住了杨小雪的香肩。

“这秘书呢,我还是希望小雪来做。”

“耐子,不是叔不给你机会,这秘书可是个细致活,小伙子总是毛手毛脚的,容易出乱子。再说小雪的文化程度也不低,你能做的,小雪都能做,你不能做的,小雪也能做。”

高文虎的身子离杨小雪越来越近,摆明了是想揩油,而且话中有话,也让李耐给听出来了。

有什么是小伙子不能做的而小雪能做的?

除了办公室激情,还能有什么?

李耐不着痕迹地往两人中间挤了挤,把杨小雪和高文虎隔开,旋即笑道:“主任,我记得,您不是有个四十多岁的女秘书吗?”

高文虎呼吸一滞,脸色顿时铁青:“那是妇女主任!耐子,你就别添乱了!”

又转而看向杨小雪:“小雪,你再好好考虑考虑,我先去工作了。”

说完,他狠狠瞪了李耐一眼后,就拐出了门。

看着高文虎猥琐的背影,李耐的眼神也渐渐阴沉了下来。

既然这老家伙铁了心想老牛吃嫩草,那自己也不得不使些手段了……

他几乎可以确定,刘悦怀不上孩子,大概是丈夫高壮的问题。高壮是高文虎的儿子,高文虎迟迟抱不上孙子,心里估计也憋着一股气。

你想老牛吃嫩草,那我就发发善心,做个送子观音,送你个大胖孙子!

李耐眼珠一转,心里有了决定。

再说这边,杨小雪的父母可没想这么多,他们只知道,村主任的秘书,可是个油水颇肥的差事,自家女儿竟然不愿意去,这是天上掉馅饼都懒得捡?

“姑娘啊,你咋就那么糊涂呢?你当了这秘书,能给咱家捞多少油水?况且跟高主任走的近了,没准能和高壮那娃看对眼呢?嫁给官二代,这可是光宗耀祖的事儿,你说你……”

杨小雪的妈妈富贵婶唉声叹气一阵抱怨,想让杨小雪攀高枝的言外之意已经不言而喻。

杨小雪听罢,黛眉紧皱,满脸气愤:“妈,你瞎说啥呢?高壮已经有家室了,更何况那种瘪三,我才不嫁!”

“富贵婶,你难道没看到,刘悦姐嫁进他家之后过的是啥样么?竟然想把小雪往火坑里推?”

李耐也是一阵愤怒。

“那不全是因为那娘们儿生不了孩子?”

这时,一直在抽闷烟的杨建国开口了,他冷哼一声,声音中满是不屑。

“不能下蛋的母鸡,谁家愿意要?让我说,老高家没休了她就是上辈子走狗屎运了!”

杨小雪急的俏脸通红,却有理说不出,心里实在憋屈,忍不住湿了眼眶。

当着父母的面儿,她难道要直接骂那高文虎是个意图不轨的老流氓?

“耐子啊,你岁数也不小了,咋还没找个媳妇呢?”

二老看杨小雪不吱声,便和李耐唠起了闲嗑。

李耐很想说,只要别人有媳妇,我就不会寂寞。

可这话里的玄机,他也听得一清二楚,意思就是让他抓紧找个媳妇,这样就不用惦记自家闺女了呗!

这空有文化的傻小子,哪里比得上高壮那种村干部的子女?

“不急,不急,要是相中了哪个,肯定不会放过,嘿嘿!”

李耐也不气恼,他闺女的身子都被自己摸遍了,哪儿还会在意他们的意见?只要一切水到渠成,他们想反对也没有脸面再说出口了。

又想起了昨天的旖旎,这让紧坐在杨小雪身边的李耐一阵心神荡漾,便在身后将他那咸猪手往杨小雪的翘臀探去。

杨小雪抖了一下,怒视李耐,俏脸绯红,可父母就在附近又不好开口,只得紧紧夹住双腿。

李耐得寸进尺,抓着视线死角,将一根手指猛地抬了一下,触碰在两片绵软的臀瓣之间,隔着裤子不断摩擦起来。

杨小雪生怕被父母看出端倪,只能一动不敢动,默默忍受。

在李耐猖狂的攻势之下,杨小雪感觉身体的某处逐渐有反应起来,忍不住扭了扭身子,可这样的动作,只会让身子受到的刺激变本加厉。

李耐不断动作着,杨小雪臀间隐约传来的感觉,让他愈加兴奋,幸好今天裤子穿得宽松,不然有反应来就难堪了。

杨小雪难以控制身体的刺激,终于忍不住从鼻腔里发出一声娇哼。

“小雪,你咋了?”李耐眼珠一转,急忙抽回了手问道。

杨小雪脸色绯红不敢看他,一旁的杨建国注意到不对劲,焦急问道:“闺女,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李耐趁机接话:“估计是!小雪,你还是来我那儿做个检查啥的吧?我好对症给你开点药,都是老同学了,甭跟我客气。”

听着李耐这贱贱的无耻说辞,杨小雪恨不得扇他俩耳刮子,可父母就在这里,她总不能把这事挑明了吧?那样的话,让她的面子往哪儿搁?

自己的身子竟然会起反应,小腹下莫名升起的燥热,才是最让她羞恼的原因。

为什么每次被李耐占便宜的时候,她都会获得这样的满足感?她可记得,自己用手解决的时候,可并没有这般兴奋的感受呀……

在家人面前偷偷做这种事情,就好像结了婚的媳妇在出轨偷情一样,无论是生理,还是心理上的刺激,都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巅峰。

小腹处的感觉甚至让杨小雪怀疑,自己的衣服已经湿透了,连挪都不敢挪一下。

李耐见奸计得逞,嘿嘿一笑:“建国叔,富贵婶,我先回去了,你们好好劝劝小雪,最好让她去我那儿看看病,早发现早治疗。”

让你看病,我怕是要被占尽便宜!

杨小雪面颊泛红,心中暗道。

但此时,杨父杨母由于关切所致,也在劝杨小雪去查一查,这让她愈发羞恼,却偏偏不能解释,只得点了点头。

“小雪,我先走了。”李耐心花怒放,打了声招呼后就向门外走去。

杨小雪怕被父母发现,连站都不敢站起来,只能怒视着李耐,眼神恨不得要把他生吞活剥。

李耐心里舒服,临出门时,还故意将那根手指头晃了一晃。

被杨小雪看在眼里,更加羞恼,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

这个不正经的混球,总是能抓住机会撩拨自己,让自己难堪。

如果他能规矩一点儿,还是挺讨人喜欢的,可这家伙不但花心,而且还没个正形。

……

回到小诊所看了看表,已经是上午九点了,李耐心中暗道糟糕,自己似乎又冷落了唐萱,没有给她做早饭吃。

可找了一圈,唐萱居然没在家里。

这妮子能去哪儿了呢?

李耐想出去找找,却看到刘悦正在自家门外徘徊,神色有点紧张,似乎有啥事。

“小悦姐,你这是咋了,是不是高壮又欺负你了?”

李耐急忙把她迎了进来,开口问道。

刘悦有些羞涩,扯着自己的衣角,俏脸绯红一片,像个十八九岁的小姑娘一样:“耐子,把门关上说吧,姐有点儿事求你。”

李耐隐约猜到了什么,心里一阵激动,都不用自己找机会,自己送上门来了!

见李耐关上了门,刘悦这才红着脸缓缓开口。

“姐嫁人挺长时间了,一直怀不上孩子,你大壮哥挺着急的,说我可能是身体有什么毛病……你能不能帮姐看看,到底是咋回事儿呢?”

说这话的时候,刘悦脸颊上的粉红甚至蔓延到了耳垂和脖颈,那羞答答的样子,简直把李耐看呆了。

“小悦姐你放心,这个病,我能治!”

李耐信誓旦旦地拍了拍胸口,就差拍着裤裆保证了。

不孕不育治起来很麻烦,但他之所以答应的这么爽快,是因为怀疑病症出在她丈夫高壮身上,压根就不是刘悦的问题。

可这话如果直接说出来,就算是得罪了村主任一家,他可懒得应付这些琐事。

正好,可以装模做样给刘悦看一看,自己还能占点便宜,那不是美滋滋?

“姐,这样吧,我先给你查查。你先躺下,这个病要脱了衣服检查才行。”李耐脸不红心不跳地说道。

刘悦瞬间慌了神:“大夫看病不是应该把脉么?”

“这都啥年代了,把脉怎么能看明白?姐,怀疑哪里有问题,就要看哪里,我是专业的,听我的,没错!”

刘悦是个害羞的小媳妇,不过她也听懂了李耐的意思,难道看这种不生孩子的病,是要从下面看起?

“姐你怕啥呢,小时候咱俩还一块在河里洗过澡呢,啥没看到过?”李耐振振有词,还搬出了陈年往事来让刘悦放松警惕。

听了这话,刘悦忍不住扑哧一笑,白了他一眼:“就你记得最清楚!都是什么时候的事儿了?咱俩都长大了,男女授受不亲,就这么看了身子……”

李耐脸色一肃:“姐,这你可就错了,生孩子那可是终生的大事儿,咋能被这些事耽误?”

“你就放心吧,你不说我不说,谁会知道?更何况,只是看病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