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双性从小拿药调教/七妹导航大全

呵呵,好啊。”楚小天傻笑着,心里却激动得不行。

这不是天赐良机吗?

要知道,王语嫣不光是在学校,就是在全村,甚至比起电视里的一些女明星还好看,更重要的是有气质。

杨语嫣就是那种气质型美女,而且她的身份还为她增添了几分圣洁,谁都不敢调戏她,哪怕说句荤话都不敢,这反而使得村里老爷们对她更加垂涎欲滴。

一想到接下来就要看到杨语嫣的玉体,楚小天忍不住小腹处一阵火热。

“记住啊,要是有人靠近,想要偷看的话,你得把他轰走,知道了吗?”

杨语嫣叮嘱完,看到楚小天点头后,这才放心的走了进去。

等她进去后,楚小天喉咙滚动一下,想着这么曼妙的身姿,别人想看老子也不会让别人看啊,自己一个人看就够了!

进去后杨语嫣就准备脱衣服,虽然楚小天是傻子,可她还是小心翼翼的朝门口看了几眼。

毕竟门坏了,从外面很容易看到里面,她担心楚小天会偷看。

不过楚小天没那么傻,心急可吃不了热豆腐。

杨语嫣盯着门口看了好一会儿,发现楚小天压就跟杨树一样直直的站在外面,这才放心的开始脱衣服。

因为昨天她忙太晚没来得及洗澡,今天上课的时候浑身不自在,平时她可是每天都要洗的,于是这才不得已在浴室门坏的情况下还来洗澡。

就在这时,楚小天回头看了进去。

他一眼就看到那具雪白无瑕的身体,从那如凝脂般的玉颈到光洁的后背,再到看似不大但却浑圆丰润的翘臀。

楚小天差点流鼻血了。

眼看着无细密的水珠落到杨语嫣嫩白如玉的皮肤上,楚小天顿时就起了反应,浑身气血上涌。

不过就在这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大吼。

“楚小天,你干什么呢!”

突如其来的声音把楚小天吓了一大跳,下意识的转过身体。

不过幸好,他刚转过身,听到声音的杨语嫣就转过来了。

她一只手捂住下面,另一只胳膊想上面挡住。

可由于两片柔软规模太大,根本挡不住,甚至由于胳膊的挤压,反而更加性感迷人。

“傻子,你偷看啥?”男声再次响起。

杨语嫣总算听出来是谁了,居然是王若雯的老公吴顶吕,也是这学校的语文老师。

她麻利的擦干身子穿衣服,难没想到楚小天居然会偷看自己。

楚小天有些心虚,才偷看一两分钟就被人给发现了。

吴顶吕愤怒道:“你这个傻子,还真看不出来,居然学会偷看别人洗澡了,走,跟我去训导处”

听到身后传来杨语嫣穿衣服的声音,楚小天更急了,只要一出来,对他将会更不利。

情急之下,他灵光一闪,故意让出一道门缝,嘴里支支吾吾的也不说话。

好奇心驱使下,吴顶吕凑过头,朝里面一看。

好巧不巧的,杨语嫣刚好也警惕的盯着外边。

瞬间,四目相对。

“啊!”

杨语嫣急忙用手捂住两片雪白,大声尖叫。

刚刚吴顶吕喊着楚小天偷看,可自己压根没有看到楚小天,相反,他吴顶吕却正正好好的在偷看自己。

虽然自己衣服快穿好了,可这也改变不了他偷看的事实!

“吴老师,杨老师说了,不……不许其他人偷看,刚刚我阻止你,你干嘛……干嘛说我在偷看啊!”

楚小天弱弱的说着,看着很委屈似的。

听到这话,吴顶吕脸色瞬间变得铁青,这不是倒打一耙吗?

不过楚小天的演技也是绝了,杨语嫣走出来后,已经彻底相信了他的话。

一个傻子哪里懂得这些事情,要看别人早就看了,倒是这吴顶吕,平日里名声不是太好,现在还诬陷一个傻子,人品是真差!

“这件事,我会告诉校长的,小天是我叫来帮忙看门的,倒是你吴老师,怎么会出现在这儿。”杨语嫣冷若冰霜的说道。

虽然她平时比较和气,但是面对这种下流的偷窥狂,没必要给他好脸色看。

“杨老师,你可别听一个傻叉瞎说,明明是他偷看你在先,现在还倒打一耙,你得相信我啊。”

吴顶吕急了,转而又对楚小天骂了一句。

“你个王八蛋,还不赶紧告诉杨老师,是你在偷看。”

这话让杨语嫣脸色更难看了。

“吴老师,请注意你的言辞,楚小天是笨了点,可你一个老师满口脏话骂人,足以见得,一个傻子,也比你为人师表的吴老师人品好太多了。”

虽然她在谈恋爱,可洁身如玉的内心是比较保守的,到目前为止,最多也就是和男性牵牵小手而已。

不过还好,要是吴顶吕来早一点,说不定自己就被看光了。

殊不知,她的身体,却已经被楚小天看了个够。

面对杨语嫣的呵斥,吴顶吕无力反驳,欲言又止。

毕竟他刚刚也确实看了,更何况还来了个四目相对,就算自己再怎么辩解,也无济于事。

“杨老师,刚刚我是看到这傻子在偷看,所以才朝里面看了一眼,但我也只是好奇而已,这傻子可是偷看了好久,明明就是他故意陷害我。”

吴顶吕还想要最后辩解一番,

不过在杨语嫣看来,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事实。

“什么?小天能聪明到陷害你的地步?那可还真是让我长见识了,哼,吴老师,看在王老师的面子上,这次我就不跟你计较了,你不承认也就算了,也没必要把责任推卸到小天身上,不然我可立马就给校长打电话。”

杨语嫣皱着眉头,说着就作势要拿出手机。

她也只是想吓唬吴顶吕而已,毕竟大家同事一场,再说也没被看到什么,要是被传出去的话,指不定会被传成什么样。

看到杨语嫣拿手机,吴顶吕吓得脸红脖子粗的,这要是真被校长知道了,自己的饭碗可能就保不住了。

于是他怨恨的瞪了楚小天一眼,转身气冲冲的走了。

楚小天满脸委屈,有些歉意的对杨语嫣说道:“对不起,杨老师,吴老师太凶了,我拦不住他。”

“没事的小天。”

杨语嫣笑了笑,温柔的安慰道。

不过出了这事儿,她也没心情继续洗澡了,收拾好东西后,就离开了浴室。

看着杨语嫣的背影,再想起刚才浴室里看到的画面,楚小天越想越兴奋,跑到附近的水龙头洗了一把脸才把邪火给降下来。

本以为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可没想到,报复很快就到了。

当天下午吴顶吕跑到门卫室,让楚小天去帮忙干活。按理说平日里杂活都归楚小天干,吴顶吕这么做很正常。

可当知道要干的事情后,楚小天怒了!

“楚大傻这些砖头放在这儿碍事,校长让你搬去西边的角落,今天就要完成。”吴顶吕冷笑连连。

这些转头都在这儿放了一两年了也没问题,可偏偏这时候碍事了,很明显是吴顶吕在公报私仇!

不过楚小天不能表现出来,仍然跟个傻子似的开始忙活起来,没有一句怨言。

这倒是让吴顶吕傻眼了,难不成上午自己看走眼了?可他要是真傻的话,怎么会偷看杨语嫣洗澡,甚至还反咬自己一口呢?

想来想去,实在想不通,不管怎么看,楚小天都和以前没啥两样,,他只能放弃,想着再找别的机会试探。

忙活了一下午,楚小天也也差点累坏了,不过好歹他以前天天干重活,身体也算是比较强壮,倒是影响不大。

当晚当晚休息的时候,他把吴顶吕祖宗十八代都给骂了一遍。

“吴顶吕,既然你做了初一,那就别怪你小天爷爷做十五了!”楚小天冷笑,“一顶绿帽子还嫌不够,那老子就再多送你一顶!”

想到这儿,他急忙去查了一下吴顶吕的课程表,在心里不断盘算着到底要怎么报复。

第二天下午,天气有些闷热,王若雯百无聊赖坐在办公室里。

她下午第二节才有课,因为担心睡过头,就早早和老公吴顶吕来到了办公室。

吴顶吕第一节有课,已经去上课了,现在办公室里就她和另外两个老师。

一个是四十多岁的女老师,另外已经五六十了,而且早就谢顶。

王若雯无奈摇头,怎么自己周围的男人,就没一个中用的呢?

老公是废物也就算了,就连其他同事也都是废柴,校长也得靠吃药才能维持。

想着想着,她脑海里突然出现了楚小天的模样。

一想到那强有力的资本,还有昨天在校长办公室的事情,王若雯就觉得口干舌燥,甚至身体也敏感起来。

昨天她只是隔靴搔痒,没有得到满足的她昨晚和老公足足弄了两次。只可惜两次加起来时间还不到三分钟,这反而让她更难受了,最后忍不住骂了吴顶吕一顿。

吴顶吕那方面不行,满足不了老婆,自然也不敢反驳。

别说王若雯只是骂他了,就算是打他,他连屁也不敢放一个。

万一惹怒了王若雯,直接和他离婚怎么办?

王若雯越想越难受,她幻想着自己躺在沙发上,楚小天在她身上卖力耕耘。

想到这里,她忍不住磨蹭着双腿,要不是有其他老师在的话,她恨不得把手伸进裙子里。

也就是在这时,楚小天气喘吁吁的出现在办公室门口。

王若雯朝思暮想的人突然出现了。

“王老师,校长让你过去一趟。”楚小天挠挠头,傻笑道。

听到这话,王若雯有些疑惑惑,上午的时候校长不是说要去城里得晚上才回来么,怎么现在要找她?

不过她还是站起了身,“好的,我这就过去。”

说完她下意识地瞥了楚小天下面一眼,那是她最渴望的部位,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体验体验。

王若雯走出办公室后,楚小天突然压低声音说了一句。

“王,王老师,校长没有找你,是小天想找你治病,可以吗?”

“啊?”

王若雯有些惊讶,但下一秒,她满脸欣喜,楚小天要找她治病,那不就意味着自己又可以体验那宝贝了!

缓过神来后,她赶紧激动的回答。

“可以,你这病是得赶紧治疗才行,不错,小天很听话,果然穿了宽松的短裤。”

王若雯很满意的点点头,这宽松的短裤,等会儿岂不是……

她实在是太激动了,一时间竟然没注意楚小天少了平日里那样的傻气。

“王老师,咱们去杂物室吧!”楚小天说。

“走。”王若雯欣然答应。

杂物室位置非常隐蔽,而且平日里根本没人去那里。

两人蹑手蹑脚的到了杂物室,隔壁教室正在上课,里面传来吴顶吕的声音。

王若雯这才想起来,老公就在隔壁上课。

自己就在这边给楚小天治病,老公就在隔壁,还能听到老公的声音,王若雯是又兴奋又紧张。

只是她没发现,楚小天嘴角挂着一丝冷笑。

吴顶吕这个王八蛋,等会儿你小天爷爷就把你老婆给弄了!

杂物室有些昏暗,缝隙间透过的丝丝阳光,让气氛变得更加刺激。

隔壁上课的声音清晰可见,王若雯还沉浸在想象之中,楚小天慢慢走到她身后,紧紧挨着她。

下一瞬,王若雯臀沟上的触感让她忍不住叫出声来,全身都在颤抖着。

“啊……”

那感觉,她当然知道是什么,那可是她梦寐以求的!

“肿了,王老师又肿了,你赶紧帮我治治吧。”

楚小天撇着嘴装傻,可表情却难以掩饰的露出一丝畅快。

吴顶吕我吴顶吕,你这名字取得可真好,顶吕顶吕,可不就是头顶绿油油嘛?

你昨天逼着我搬砖,现在老子就在隔壁弄你老婆。

王若雯转过身子,视线恰好落在下方,她激动得声音都发颤了。

“小天,王老师这就给你消肿!”

看到王若雯那饥渴的表情和酥麻的声音,楚小天也兴奋了,反应也更强了几分。

在这之前他幻想过很多种场面,做足了准备,可真到了这一刻,他发现还是异常刺激,这是前所未有的感觉。

王若雯可是公认的大美女,虽然不如杨语嫣有气质,但模样身材那可是没话说的。

这大家都觊觎的大美女,现在就要帮自己消肿,想想都受不了。

看着王若雯胸前的两片柔软,他恨不得直接扑上去把衣服全部撕破,然后大战三百回合,那才能真正的消肿啊。

可他不能表现出来,只能傻呵呵的说道:“谢谢王老师,老师要快一点,现在肿得越来越厉害了。”

王若雯风情万种的瞥了他一眼,然后缓缓蹲下……

楚小天忍不住嘶了一声:“王老师,哦……好舒服。”

王若雯娇嗔道:“这才刚拿出来,有这么舒服?等会让你更舒服。”

隔壁教室,吴顶吕课讲到一半,突然发现右眼皮跳个不停。

他心里莫名有些堵得慌,但又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

为了解忧,他故技重施,叫一个老实巴交的学生起来回答问题,学生没答上来,他就让学生顶着书罚站。看着学生罚站的滑稽样子,吴顶吕的心情瞬间好了不少。

不过这种方法,他可不敢找调皮捣蛋的学生,笑话,只有老实巴交的学生,才不敢报复。

很多时候,他都是通过这种方法解忧的,毕竟他那方面不行,整天都被王若雯骂废物,恐怕早就进精神病院了。

不过令他意想不到的,是隔壁杂物室里,他最心爱的老婆正发出“唔……唔”的声音,这是给楚小天消肿发出来的。

感受到袭遍全身的快感,在看到王若雯起伏的脑袋,楚小天舒服得差点没忍住呻吟出声来。

“王老师,真,真的更舒服了,你没骗我。”

王若雯微微抬头白了他一眼,嘴里含糊不清。

“唔,等,等会儿还有比这……更舒服得呢。”

“还有更舒服的?”

楚小天瞪圆了眼睛,看起来痴痴傻傻的样子。

隔壁教室里,吴顶吕得到了解忧,忍不住大声念起了古诗。

“泉眼无声惜细流,树阴照水爱晴柔……”

泉眼、细流?哼,恐怕你不知道你老婆现在的身体反应,正印了这句话吧。

如果没有昨天发生的事情,楚小天绝对不会做出这么大胆的举动。

毕竟万一自己一不小心,很容易被王若雯发现在装傻。

“完了完了,王老师,你骗我,怎么越来越肿了啊?”

为了装得更像,楚小天故意做出害怕的样子,还作势要退开。

王若雯下意识的抱紧他的腿,自己还没舒服呢,要是让他跑了怎么办?

看来必须得跟他解释清楚。

想了想,王若雯十分严肃的说道:“小天,王老师这样帮你弄,是为了帮你把毒素给吸出来。毒都没吸出来,病自然不会好了,现在明白了吗?”

楚小天恍然大悟似的:“我明白了。”

“嗯嗯,你得听话乖乖的,可别突然跑了,不然这次没治好,很有可能会留下后遗症,会越来越严重的。”王若雯故意吓唬道。

楚小天立马大惊失色,“不要,不跑,小天不要后遗症,王老师快帮小天吸出来。”

看到楚小天已经被自己吓到了,王若雯满意的点了点头。

“对了小天,你的身体有没有觉得异常的感觉,就像是有什么东西要出来一样?”

楚小天茫然的摇摇头,王若雯问的啥,他当然清楚,可自己身板结实,那方面强悍,还真没有要完事儿的感觉。

王若雯顿时就惊讶了,都十几分钟了,竟然还没有要释放的感觉,难道楚小天这傻子真的这么厉害?

想到这儿,她差点激动得跳起来,可算是捡到宝了,楚小天一个人就能抵得上她周围所有男人。

她继续忙活了一阵,见楚小天还没有完事儿的感觉,内心更加渴望,索性心一横。

“小天,你过来,刚刚的治疗已经有了效果,现在要抓紧进行下一步,你听老师的,快到椅子上坐好。”

王若雯拉着楚小天走到椅子旁,示意他坐下。

楚小天心头暗喜,傻头傻脑道:“王老师,只要能治好我的病,我什么都听你的。”

等楚小天坐下后,王若雯分开双腿,略弯着腰,紧咬下唇,媚眼如丝,一手搭着他的肩膀,另一只手把裙子撩起。

“王老师,我…我要怎么做?”楚小天傻乎乎的问道。

“小天你什么都不用做,老师自己来……”

很快楚小天就知道她要做什么了,激动得嘴唇都颤抖了。

王若雯总算是忍不住了,不过这小浪蹄子还真是够饥渴的,竟然想来主动的。

为了不暴露自己,楚小天只能让王若雯掌握主动权,他依旧傻呵呵的配合着。

听到隔壁的声音,王若雯还是有些担心的,要是自己声音太大被老公听到就完了。

令她意外的是,隔壁班竟然大声朗读起了课文。

就在这时,王若雯抓住机会,猛地往下一坐,下一秒,她秀眉微蹙,嘴里发出一声痛呼。

“唔嗯……”

她的声音很大,还好隔壁声音比较大,不然很容易被听到!

同时,楚小天也瞬间感觉到一股紧致包裹感,让他浑身上下的血液都沸腾起来了。

保持这个动作半小时后,楚小天终于没忍住,紧紧抱住王若雯的腰肢,趴在了她洁白无瑕的后背上。

而王若雯也大口喘着粗气,脸颊潮红,浑身抽搐。

好一会儿后,楚小天才站了起来,一脸惊喜的说道:“王老师,好了,我的病好了,你看。”

王若雯满足的转过身子,坐在椅子上歇气,初尝禁果以来,这还是她第一次这么酣畅淋漓,她这时候才知道,做女人真正的快乐,到底是什么。

这一刻,她动了要和吴顶吕离婚的念头,但也只是转瞬即逝,毕竟吴顶吕对她还算不错,如果仅仅因为这种事情就离婚了,那她也太不是人了。

不过老公吴顶吕不行,也就怪不得自己在外面偷腥,反正楚小天也是个傻子,以后再找他,她也不会说出去的,想到这儿,她故意皱着眉头,叹了口气。

“小天啊,老师只是暂时帮你压制住了病情而已。”

听到这话,楚小天一愣,随即就明白了,看样子,这浪货是还想着以后能体验这种快感。

“啊?还没好嘛?”楚小天惶恐道。

“放心吧,以后老师会给你持续治疗的,只要及时压制,病情就会得到控制了。”王若雯长舒一口气。

楚小天装模作样的叹了口气,“这样,会不会不太好,总是要麻烦王老师你。”

“不麻烦的,医者仁……总之,有病就得治,你就不用管那么多了。”

王若雯入戏太深差点真把自己当医生了,这才急忙改口。

“好吧,那小天谢谢王老师了。”

楚小天挠头傻笑着,心里却乐开了花。

也是在这时候,下课铃声响了,王若雯帮楚小天整理好衣服,也收拾了一下自己,叮嘱王小天晚点再出去以后,就离开了。

等王若雯走后,楚小天还一直在回味刚刚的感觉,本来一开始他只是想着报复吴顶吕才这么做的,但经历过这种事情后,他彻底喜欢上了,这种感觉简直不要太爽。

等了下节课上课铃声嫌弃,楚小天才离开杂物室。

傍晚的时候,楚小天正在门卫室看电视,校长就来了。

看到平时道貌岸然的校长,他就想到这老家伙暗地里做的那些肮脏事,不过现在,估计王若雯对他是没有兴趣了。

张国柱事想去卫生所送钱的,之前的药还没给钱,由于距离有点远,他不太想跑,刚好看到楚小天,就让楚小天代为效劳了。

张国柱很满意,这种事情交给傻子去做,是最合适的人选。

换做其他人,他可不放心,很容易被发现秘密的。

楚小天跑出很远后,就放慢了脚步,看着手里的钱,满脸鄙夷。

“妈的,欠老子的工资都两个月了,给别人送钱倒是挺积极的。”

他冷哼一声,“都这个年纪了,还想着弄年轻美少妇,弄吧你,哪天死在女人肚皮上就搞笑了。”

数落一番张国柱后,楚小天心情好了不少,想到可能以后王若雯都不会找张国柱了,他更开心,直接哼着小曲去了卫生所。

可刚走到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一阵呻吟声。

他立马停下脚步,竖起耳朵仔细听起来。

“唔……嗯嗯……啊。”

肆无忌惮的呻吟声让楚小天一愣,莫非卫生所的李晓月大白天的和自家男人在里面做?不对啊,她老公常常出差在外,再说这卫生所也是李晓月一人负责的,难道……

楚小天震惊了,该不会是在偷汉子吧!

啧啧,也不知道是谁这么幸运,李晓月在村里,也算是排的上号的大美女,她可是童颜巨乳啊,光是看看,都能大饱眼福。

想到这儿,他就迫不及待的赶紧从门缝往里面一看。

只见李晓月坐在那里,脸颊潮红,满脸舒爽,嘴里哼哼唧唧的,双手抓住桌子,连青筋都能看到。

看这表情就知道,她正在享受之中呢。

不过,没有男人?

楚小天愣了下,眼尖的他突然发现,李晓月右手攥着一个黑色小方形的东西。

遥控器?

这妮子应该是在用玩具在玩。

还真是一个欲望极强的女人啊。

想到这,楚小天不禁来了兴趣。

他往后退几步,然后飞快的往里面冲,砰地一声,门就开了。

这声音把李晓月猛地起身,吓得遥控器都差点掉了,同时尖叫一声。

“啊!”

看到来人是楚小天后,她手忙脚乱的摁了下遥控器,这才松了口气,皱着眉头看着楚小天:“慌慌张张的,这么晚有事?”

“李医生,我给你送钱来的。”

“什么钱?”李晓月没好气道。

“校长的药钱。”楚小天嘿嘿傻笑。

听到这话,李晓月才面色一喜,“把钱给我吧。”

楚小天点点头,把钱递给李晓月,就在李晓月接过纸包的瞬间,他迅速抓起桌子上的遥控器。

“这个看起来好好玩啊,李医生这是什么啊?”

李晓月的脸色立马变得慌乱起来。

“放下,别动,啊……”

话还没说完,楚小天就故意摁了下开关。

下一瞬,李晓月瞪大眼睛,双腿并拢,感觉浑身上下仿佛有一股电流传过,不由自主颤抖起来。

她的俏脸也飞上两朵红霞,额头渗出汗珠,映衬着白皙的俏脸更加诱人,看得楚小天也有了反应。

“李,李医生你也生病了吗?”

这时候的李晓月哪有力气回答楚小天的话,好一会儿后,她才瘫软的坐在椅子上,大口喘着粗气。

“把遥控器给我放下。”李晓月怒道。

楚小天也是见好就收,放下遥控器后,假装委屈道:“干嘛这么凶,不让玩就不让玩嘛。”

李晓月虽然生气,但刚刚那一下,在别的男人面前达到顶点,确实让她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刺激。

再说了,她堂堂一个医生,也不好喝一个傻子计较,于是冷哼了一声。

“你走吧,告诉校长钱我收到了,对了,今天的事情,别说出去,不然小心我老公收拾你。”

楚小天立马摆摆手,慌张道:“不说,不说。”

说完,他转身就走,刚走到门口,李晓月下意识瞥了一眼,就这一眼,她就移不开眼睛了。

怎么,怎么那么大?

饶是身为少妇的李晓月,此时也惊为天人。

刚刚才得到释放过的她,现在竟然又难受了,心里也痒痒的,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李晓月老公田顺才不常回家,就算回来也是敷衍了之。

可能是由于太操劳的愿意,田顺才不过三十几岁,就已经秃顶了,那方面的能力也是一日不如一日,就算吃了药,也维持不了,连张国柱都比不了。

这也是李晓月为什么总会自我安慰,甚至还买玩具来玩。

想到楚小天雄厚的资本,李晓月脸蛋儿就红扑扑的,这要是能和他发生关系,那得多舒服啊?

不行,怎么能这么想呢,自己可是有老公的人,可她越是这么抑制自己的想法,那种想法就越来越强烈。

最后她干脆关了门,去婆婆家吃饭,想消散这种念头。

但是晚上一个人躺在床上,她又寂寞空虚起来了,最后实在没忍住,脑海里幻想着楚小天,再次自我安慰了一番。

而回到家的楚小天脑海里也不停浮现出李晓月的身影,想到她那玲珑小巧的身材,那童颜巨乳,他就忍不住想要好好品尝品尝。

有些时候,事情就是这么巧,第二天下午,楚小天在干活的时候不小心受伤了,就去卫生所买创可贴。

李晓月看到他的一瞬间,就腾地一下站起来,眼睛都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