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羞羞漫画破解版漫画阅读秘密教学/翁熄系列30部

我一脸的无所谓道:“我对他的态度已经很好了,你还想我怎么样啊。”

欣姐紧皱着眉头,欲言又止的,但是最后还是化为一声叹息掉头走了。

在欣姐走后,旁边的同事对我指指点点的,说自己是走后门的,所以能得到张经理的照顾。

听到这话我很不爽,总以为自己是占了徐华的光才能找到工作一样。

没过多久,我迎来了自己第一次服务,KTV来了几个年轻人,直接点了包厢,刚好轮到我服务于这个包厢的客人,几个年轻人都是二十多岁,三男三女,但是一个青年给我一个很深的印象,所有都叫他李哥,都对他有点奉承,想来应该是有背景的人。

三女孩长相不错,但三女生对李哥的关系就有点耐人寻味了,走进包厢,直接就对一个女孩动手动脚的,女孩不仅不生气,反而是迎合他。

“小子,干什么呢,还不赶紧过来倒酒。”李哥看了我一眼后:“你新来的吧,这么的不懂规矩。”

我赶紧的走了过去,赔笑道:“对不起,哥,我第一次上班,没经验,抱歉,抱歉。”

“我说呢,你看着怎么这么面生,我跟你说啊,在这里上班,要有眼力,人要机灵点,要是像你像个傻瓜一样的站着不动,早晚都得卷铺盖走人,倒酒吧,现在。”李哥说道。

我一直向他们赔笑道歉,一边给他们倒酒,但是当准备给这个李哥左边的女人倒酒的时候,他也正好打算唱歌拿话筒的时候,俩人的手直接撞到了一起,酒也洒在了那个女人的腿上了。

看见酒直接倒在了自己的腿,本就是穿超短裙的,现在这一倒直接就不得了了。女人直接发出一声怒吼:“混蛋,你眼瞎啊,往哪里倒酒啊。”

“梦梦,你怎么样,没事吧。”李哥看见了,眉头一皱,抬手就是一巴掌,怒道:“你他娘的,会不会倒酒啊,不会倒酒赶紧滚蛋,给我把酒用你的舌头一点一点的舔干净,不然老子让你吃不了兜着走。”李哥说话的同时,指着梦梦的大腿。

我的脸被打很疼,但我还是继续的赔笑道:“哥,姐,我错了,真不好意思,我帮你擦干净吧。”

“你他娘的是不是聋了,没听到我说的吗?老子是让你舔干净,不是擦干净。”李哥听后直接愤怒的说道。

帮她擦干净倒是可以,毕竟是自己的错,但是舔,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再说要不是她在我倒酒的时候,碰到我的手,也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李哥看着我站着不动,一副不会屈服的样子顿时激怒了他,直接站了起来,直接在我的脸上来了一拳,顿时我就感觉眼冒金星了,但是他好像还没有消气,有不断在我的肚子上连踢几脚,直接将我踢到在包厢外面的走廊上。

李哥怒气冲冲的出来,一把抓住我的脖子道:“尼玛的,小子,你这是存心跟我作对事吧?”

正巧这一幕被经理张丽看到了,连忙跑了过来说:“李少,你这是干嘛啊,怎么发这么大的火啊。”

李哥直接说道:“张经理,把这小子给我开了,妈的,这小子新来,不懂规矩也就算了,但是这小子故意将酒洒在我朋友的腿上,这种人配当服务员吗?

刚刚进入社会的我,骨子里有一种傲气,很难接受这样的污蔑,于是我连忙解释道:“张经理,这件事我根本不像他说的一样,我不是故意想要倒在她身上的。”

张丽看着双方都没有退步的打算,皱了皱眉,转头对李哥说道:“李少,这个何非是由徐总亲自带进来的,并且对他十分的关照,你看这件事要不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就这样算了吧?”

“算了,这是不可能的,借用我的叔的名头在这里耀武扬威的,我叔在哪啊,我要问问我叔这小子和他有什么关系。”李哥一把的将我托了起来,一脸嗤笑的说道:“小子你他妈的不是硬气吗?,怎么在这里装孙子了啊。”

从这李哥和张经理的对话,才知道这李哥是徐华是叔侄关系啊,怪不得可以在这里直接命令张经理。

张丽连忙说道:“徐总现在在520包厢,我现在过去请他过来。”

李哥连忙摆手道:“不需要了,我直接到包厢找他,就行了。”边说边拽我往前走,并且也叫上了那个梦梦的女人,看来是想要直接对峙,在走的路上边说:“你叫何非吧,今天我就让你死个明白。”

很快,我就来到了520包厢外面,李哥直接推开门,将我拽了进去,便说道:“叔,这个人是不是你找的啊。”

这个包厢很大,并且装修也很豪华,里面坐着八九个,穿着不凡,气质不俗的中年人,在包厢的中间,我也看到了欣姐坐在徐华的身边,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包厢内对于李哥的突然闯入感到很诧异,说话声逐渐停止了,包厢渐渐的安静了下来。

徐华看见李哥拽着我的衣领皱着眉问道:“小龙,你这是干嘛,你打了小非吗?”

刚刚因为挨了李哥的一拳,嘴角还残留着刚才的血迹,看见这个状况的欣姐,脸上的笑容也没有了,连忙起身跑了过来,脸上更是露出了担忧的神色,说:“小非,怎么样啊,有没有那是不舒服啊,你怎么会被打了啊。”

看见欣姐跑来,我没有理她轻轻的哼了一下。

李龙直接指着我说:“叔,真不是我惹事,我就是带了个朋友来玩,但是这小子尽尽然直接往我朋友的身上倒酒,我打算让这小子道歉,但是他不肯,我就教训了他一顿,让他长长记性。”说着还将梦梦直接拉了过来,指着她湿漉漉大腿说,你们自己看,这成什么样了。

听到徐华说的话,我直接说道:“徐总,这真不是我故意倒在她身上的,我刚准备帮她斟酒的时候,她直接过来拿话筒手直接碰到了我,这酒才洒在了她的身上的。”

李龙听后直接暴怒:“妈蛋的,你他娘的还敢说不是故意,老子不打死你不姓李。”

说完,直接对我的肚子就是一脚,将我踹的蹲在了地上,顿时我感觉的自己的苦水都要被他踹出来了,感觉呼吸都有点困难了。

在不断的被李龙进行殴打,本想着是自己的错,让他打一下,没什么但是没想到以为忍让却让他更嚣张了,毕竟我也是小年轻,这火气也蹭蹭的往上长,正准备直接扑上去找李龙拼命了。

在这时,欣姐却一把将我拉住,皱着眉说道:“小非,冷静点,你不能动手打他。”

听到这话,我的火气就上来,冷冷的笑着,看着李龙说道:“凭什么啊,他能打我为什么我就不能打他啊,难道我就应该被人打啊。”

欣姐连忙说道:“小非,你把酒倒在别人的身上,你就应该向别人赔礼道歉。”

听到欣姐要我和打我的人道歉,自己被打了,还要向打的人道歉。

我感觉自己的心就像是被鞭子狠狠的抽了几下,那种痛苦,心酸,委屈等等一瞬间充满了我的脑海,感觉自己的心好像要爆炸了,非常难受。

一直以来在身后帮助和呵护我的欣姐,现在却要我向这个打我、骂我、踢我的人赔礼道歉。

我再也管控不了我的情绪了,怒吼道:“为什么,我为什么要向他赔礼道歉,是因为他是徐华的侄子吗?是因为打他我让他的手和脚受伤了,所以我要卑微的去道歉,所以我应该主动的打自己让他气消,你才会满意啊!刘欣?”

对着欣姐直接大吼了一通,感觉自己委屈消散了许多,说完后,我直接就走出包厢,向外面跑去了。

“小非,小非,你干什么啊?你等等……。”

在我的身后传来了欣姐的呼喊,还在气头上的我,根本没有理会,直接就走了。

一直以来都是自己自作多情,认为欣姐是喜欢我的和徐华在一起也仅仅是为了想要对我那天不回答的报复,但是我还是高估了自己在她心目中的地位,她现在应该是喜欢上了徐华,是真心的想要和徐华度过此生了。

呵呵,女人。

想起之前的事情,感觉自己像是被别人抛弃了一样,突然我想要喝酒,喝到自己忘掉这件事情,自己一个人随便找了个酒吧就直接喝了起来,在最后回去的时候,感觉自己是漂在走路的。

到家额时候,已经是半夜了,但欣姐和张秋敏并没有去睡觉,而是坐在沙发上没有说话。

欣姐看着我摇摇晃晃走着,连忙起身扶我,紧张和不好意思两种神态在欣姐脸上呈现,小非,欣姐知道刚才做错了,你原谅我,可以吗?

我撇了一眼欣姐,直接甩开了她的手,直接的躺在沙发上了。

张秋敏连忙起身倒了一杯解酒茶端在我面前,我直接一口气喝掉了。

“小非,这件事我也知道了,你欣姐当时拦着你也是怕你受到伤害,也害怕如果事情闹大了,就不好收拾了,你也在生你欣姐的气了。”张秋敏对我说。

我冷笑道:“敏儿姐,这事你别管,我知道怎么办,谁让我只是一个寄人篱下没钱没势的废物啊,那个人是徐总的侄子,打我是应该的,我就不该顶撞,应该伸着脸让他打。”

欣姐听到这话,眉头顿时一紧,美目有着泪光闪动,低声下气的说道:“小非,对不起,我知道当时让你难过,受委屈了。”

我连忙摆手,说:“你可别,我承受不起,你没做错,不需要和我道歉,我知道现在的我是你和徐华一起谈恋爱的阻碍,明天我会搬出去的,以后你不会因为我而让你苦恼了,只要你不说没有人会知道我认识你的。”

我想既然自己已经惹人厌了,自己还赖在这里不走干嘛啊。

“小飞……。”欣姐美目泪光涌动。

但张秋敏突然打断了她的话:“欣欣,这小非晚上喝的有点多,要不你先回卧室睡觉,等到明天小非清醒了你在和他说,也许就会你理解你了。”

欣姐担忧的看着我。

“放心,没事的,等下我会照顾好他的,”张秋敏对欣姐点了点头。

欣姐最后看了我一眼,深吸了一口气慢慢的平复了自己的心情,回到了卧室。

慢慢的酒劲上来了,我也慢慢的进入了睡梦中,等我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十点多了,刚起来的时候头痛的厉害,慢慢的才缓解过来。

欣姐和张秋敏没有在家,应该是都上班去了,我到卫生间洗了个澡,就准备收拾东西了,毕竟昨晚已经说过要搬出去住了,如果不走那就太没面了。

但是当我拖着自己的行李箱准备离开的时候,欣姐和徐华,突然从门外面走了进来

徐华今天穿着西装西裤,腰杆笔直挺着,将一个成功人士气派和一个中年男士的魅力给展现的淋漓尽致,手中提着了一些营养品和一箱牛奶看见我立马的露出了笑容,说:“小非啊,今天我是负荆请罪来了,昨天的事情我要向你道歉,这小龙因为我们家的几个长辈对他比较溺爱,所以从小就有了这臭脾气,谁的话都听不进去啊,现在都这么大了还是这幅脾气,我们对他也很无奈啊,不过啊昨晚在你走了之后,我就狠狠的骂了他一顿,我相信以后你再见着他,他再也不敢乱来了。”

看着徐华事业有成,做人和处理事情方面,也十分到位,都让人找不到漏洞,就算心里有气,看着徐华这么诚恳的道歉,也没有发泄点。

同时经历了这件事后,我仿佛在一夜之间明悟了很多道理,当你踏入社会,没有人会为了你的不公而鸣不平,也不会有人在你受委屈的时候安慰你。

只有自己一个人在傍晚的时候孤独在角落中舔着自己的伤口,以便明天继续战斗。

想要别人看中你,那么你就要有钱,有背景。如果没有,那么不好意思,即使你被人打死也不会有人上来可伶或者帮助你。

这就是现实,这就是社会。

我说:“徐总,昨天的事情确实是我的过错,应该是我向李少赔礼道歉,怎么好意思麻烦你大老远的跑来啊。”

徐华将自己提的东西放下来,笑道:“何非啊,虽然李龙比你大了几岁,但是你却比他还要懂事啊,只要你不要记恨他我就心满意足了,至于我麻不麻烦,那都是无关紧要的。”

说道这里,徐华看着我手中的行李箱,疑惑的问道:“何非啊,你拿着行李箱这是准备干吗啊?。”

这是欣姐也一脸期盼的望着我。

我坦然的说道:“哦,这不是在这里住的也是够就了,想换个环境换种心情,那,徐总你们先聊,我就先走了。”我直接拖着箱子绕过欣姐和徐华往外走了,进过欣姐身边的时候,欣姐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却没有说出口。

徐华忽然叫住了我:“何非,看来你还是没有原谅我啊,你还是记恨着昨晚的事情啊,不过我也了解,毕竟昨天的事情确实是伤害到你,要是我,也不会这么快就轻易的跨过心中的这道坎,其实今天呢,还有一件事打算和你商量下,金麦KTV缺了个领班的,虽然这是个小职位,但是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现在想来也就是你比较合适这个岗位,不知道你愿不愿意过来帮我啊。”

听到徐华的话,我愣了下,让我当领班这是要封我的嘴啊,我笑道:“徐总,你这是准备给我的补偿吗?”

徐华愣了几秒后,深深的看了我一眼,笑着说道:“虽然有这意思,但是更多的是,我看好你以后的未来和潜力,我相信你的前途是一片光明的,那么更要多给你这种机会,何非,你应该会答应我的请求吧。”

我没有立刻回答徐华,而是看了欣姐一眼,那双眼睛很复杂里面充满了多种情绪,突然我的心不自然的跳动了一下,有那么一丝丝的不忍。

我说:“徐总,既然你给我这么好的机会,我想我没有什么理由可以拒绝的,所以,在这里我要先谢谢徐总的栽培了。”

现在的我需要一份工作来养活自己,再者我也想知道欣姐和徐华会到达怎样的程度,所以对于徐华抛出的橄榄枝我直接就接下了,现在面子这种东西,在钱的面前一文不值。

徐华笑着点了点头说:“好,我就知道小非是个好孩子,那你先在家休养几天,等哪天你想去工作了,再去工作。”

我直接说没事,今晚就可以直接去工作。

我依旧没有在住在这个出租屋了,而是拖着行李箱在外面找了件比较便宜的房间。

傍晚,我来到金麦KTV,张丽当所有服务员的面,宣布了我当选领班的事实,宣布完之后,张丽直接来到我的面前祝贺我:“二十岁就已经是领班,以后可是前途无量啊,以后靠你罩着了。”之后便笑着走了。

张丽虽然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少妇,但是却将少妇的妩媚和诱惑发挥到了极致,黑色的短裙职业套装,美腿加丝袜,臀部上翘,丰满而又有弹性,纤细的腰肢,胸部饱满,将白色的衬衣撑得高高的,隐约可见有一鸿沟。

在和我说话的时候,笑眯眯看着我,感觉她的眼睛好像有魔力一样,让人深陷其中,我连忙移开了目光,谦虚的说道:“张经理,你这不是笑话我吗?我以后还得张经理多多照顾下我才是。”

张丽说道:“我只是徐总手下一名无关紧要的员工罢了,哪有什么能力照顾你啊,不过啊,要是在工作上有什么问题,可以随时来找我。”

我连忙说道:“好的,那倒是去叨唠张经理,你可别烦我啊。”

“行,来找我就是,那我就先回去工作了。”说完张丽就扭着丰满的屁股走了,看着她那妖媚的神态和丰满的身材,我的下面居然有了反应。

晚上金麦迎来了客流的高峰期,所有的包厢都坐满了。

不久,有个服务生突然找到自己说,有桌客人想要见我,让我过去一下,我怀着好奇的心走进了包厢,原来是昨天和我发生冲突的李龙,徐华的侄子,这家伙搂着昨天污蔑我叫萌萌的女人。

另外在包厢里面还有着这三四个青年坐在李龙的旁边。

看见李龙,我十分的生气,顿时生气的说道:“几位,叫我来,想干什么,直说了吧。”

李龙听后,拍了拍梦梦的屁股,说:“现在去给小非哥道歉。”

听到李龙叫梦梦给我道歉,顿时感觉十分惊讶,心中警觉起来了,叫她来给我道歉,这个李龙到底在玩什么把戏啊。

梦梦扭捏的走了过来,对着我说:“小非哥,对不起,昨天是我的错,你能原谅我吗?”梦梦十分精致,脸上画了个淡妆,穿着吊带裙,将自己妖娆的身材展现在了我的眼前。

我直说:“不需要了,只要你们不要在找我事情,我就阿弥陀佛了,如果你们就件事的话,那我就先出去了。”说着,直接往外走了,但是没想到,突然自己的手被梦梦抓住了,抱歉的说道:“小非哥,你和我喝一杯酒,那就证明你原谅我了,不然我过意不去啊。”

李龙看到我想走了,也走了过来,还将我介绍给了他那几个狐朋狗友,并说以后只要自己有麻烦都可以找他们帮忙。

李龙话让我感到不解,为什么一夜之间就对我这么好啊,如果说是因为徐华的缘故,但是也不可能对我这么好啊。

“何非啊,你先坐下来吗?和兄弟几个喝杯酒。你不要想歪了,我会对付你,仅仅只是觉得你还不错,想和你成为兄弟而已了。”说着李龙直接将我拉到桌子旁边,还说之后一切后果他来承担。

没有办法,我只能陪他们几个人喝了几杯,期间梦梦点了几首歌,调节了一下气氛,最后我实在没忍住便问李龙,是不是因为徐华的命令,这态度才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的。

李龙笑着说:“叔叔确实叫我不要为难你,与你好好相处,但是我找你并不是因为我叔叔,何非啊,我听说昨晚和我叔在一起的,那个绝色美人是你姐,对不对啊。

我心一紧,眉头微皱,这李龙态度转变这么突然莫不是因为欣姐。

我一脸疑惑的看着他。

李龙见我神色便知道如果不说清楚恐怕会适得其反,便笑着说道:“小非兄弟,你说,你姐这么年轻漂亮,估计也就二十来岁的样子,我叔都差不多有四十多岁了,你说这情况是不是有点老牛吃嫩草的意思啊。”

我不可置信的看着李龙,徐华是他叔叔,他竟然如此说他叔叔,我也只能说,只要欣姐自己幸福,其他的都不是问题。

李龙直接说道:“两个人相差十五岁多,怎么会幸福啊,并且一个离过婚的人,身边还带着一个儿子,你说这样的日子怎么可能会幸福啊。”

我从李龙的嘴听很多关于徐华的事情,并且对徐华看上欣姐这件事好像挺关心,还稍微对自己的叔叔不好的地方也说出来了,这就让我很疑惑。

看着李龙想自己打听欣姐的情况,并且对自己说徐华的不好,这小子不会是看上欣姐了吧!

我直接的问道:“李哥,你该不会是喜欢上欣姐了吧。”

李龙愣了下,笑呵呵的看着我说:“你说,我和我叔叔,那个更配她啊。”

我笑了笑,并没有直接回答他,这徐华虽然老了点,但毕竟是个老总,而你只是依附你叔叔的寄生虫罢了。但是我真料到,这李龙的胆子还真大,敢和自己叔叔抢女人。

没过多久,我就出去了。下班时候,已经是凌晨了。从金麦出来后昏暗的路灯照亮着两旁,四周寂静,可以从街道这头看见街道的另一头。

“小非”突然在我的身后响起了呼唤我的声音,转身看到欣姐,这大半夜的向我走来,我不免感到有些惊讶,便问道,你怎么来这边了啊?

现在早上的时候还是听暖和的,但是到了晚上凉风习习,欣姐穿着比较单薄,看着我,笑着说道:“来找你啊,你现在都不需要欣姐了,搬出去后电话也不回一个,我很担心你啊。”

我笑着说道:“我已经长大了,也需要自己能够独立生活的时候了,我自己可以照顾我自己的,现在时间很晚了,你先回去睡觉吧。”

“那不行,我得要知道你住的房子在哪,房子怎么样,不然我会担心的。”欣姐说完,就直接往前走了。

一阵凉风袭来,欣姐身上的裙子随风摆动,娇躯微微战栗,看来被风吹得有点冷了,原本还是比较生气的,但是看到她在这寒冷的夜晚来找自己,心慢慢的软了,将自己身上的外套脱了下来,披在她的身上。

“你自己穿着,晚上凉别感冒了。”欣姐看到我的举动让她很开心,连忙的想要将外套脱下来还给我。我摇了摇头说道:“你放心吧,我皮糙肉厚的,不怕冷,倒是你,要好好保护自己。”

我们继续往前走,突然欣姐直接靠近了我的怀里,小声的问道:“这样是不是更暖和一点啊。”

我愣愣的看着欣姐的脸庞,在欣姐白皙的脸庞上慢慢的变红了,变得更加妩媚了许多,我们就这样一直拥抱的走回我的住地方,我希望自己和欣姐永远的就这样走下去。

来到了我租的房间,欣姐不免吐槽屋子的不好,希望自己能够搬回去住,并且能够照顾自己。

我笑着摇了摇头说:“虽然条件是差了点,但是还是可以住人,并且现在比较难找到满意的房子。”

欣姐说,给我再重新找一套房子,看着自己这边什么东西都没有的。我知道欣姐还是关心自己的,因为欣姐给我的关怀和关心,让我对欣姐和自己的未来有了希望。

看着欣姐这么关心我,我谨慎的问道:“欣姐,你喜欢徐华吗?是真心打算和徐华在一起吗?”

欣姐听后呆住了,愣愣的看着我的眼睛,之后才慢慢的说道:“虽然徐华的年龄比较大,但也比较成熟,和他在一起比较有安全感,而我们女人最需要的就是这种安全感。”

听到欣姐这么说,我有点慌,这欣姐不会是喜欢上他了吧。

但是我听说他已经有一个儿子了。

“你怎么知道的啊?谁告诉你的啊”欣姐疑惑的看着我。

“谁说的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确定,如果和他在一起你以后会幸福吗?会不会后悔今天做的决定。”

欣姐停顿了一下,强颜欢笑道:“幸福本身就不好定义,只是看你怎么去理解它而已,如果你觉得幸福那就是幸福。”至于后不会悔,现在不知道,以后再说。

浓浓的失望萦绕在我的心中,还想再争取一下,但是话道嘴边就怎么也说不出来。

晚上我将欣姐留了下来,和我将就一晚上。毕竟现在也已经太晚了。

睡觉的时候我们都是和衣而睡的,但即便是如此房间内的温度也在逐渐的升高,我们两人挤在一张单人床上,我和欣姐的身体紧挨着,我们甚至可以感到双方的体温和心跳。

在躺下不久,随着被窝的温度增加,我想起了那天晚上,欣姐坐在自己身上扭动的事情,让我既舒服又后悔不已。

很快,身体的温度慢慢的增加,我的心中想要表达的冲动越来越激烈,最后我鼓起了勇气说道:“欣姐,离开徐华,和我在一起可以吗,我爱你。

利用自己最后一丝勇气说出来的话,让我的心脏飞快的跳动着,耳边静静的竖了起来,屏住了自己的呼吸,想要听到欣姐那边的声音传来。

但是许久都没有听到欣姐的声音传来,我知道欣姐也许是因为自己的以前的逃避不敢面对,所以现在对我已经伤透了心了,所以在逃避着我的问题。

想到这里,我不免有些悔恨,但心中也有些失望,欣姐的逃避,已经给我最后的答案了。

忽然欣姐淡淡的说道:“他对我挺好的,我为什么要离开他呢?当初我问你喜不喜欢我的时候,你为什么不回答我。”

“我……”听到欣姐的问话,我竟无言以对,曾经有一份真诚的爱情放在我面前,我没有珍惜,等我失去的时候我才后悔莫及,人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

我想了想说道:“当时,我不敢确定,我怕给不了你一个好的生活,但是当我看见你和别人在一起的时候,我的心很疼,我知道,你已经在我的心里了我离不开你了,欣姐,可以给我一次机会吗?”

“不行。”欣姐直接说道。

我的心仿佛随着这句话,也慢慢的破碎了,我苦笑道:“给我个理由可以吗?是因为当初我和张秋敏的事情。”

“不,你和敏敏的事情,我知道那不是你们的错,我没有太在意,我只是觉得,既然已经错过了,那么就让这美丽的回忆留在那里吧,也就没有回头的必要了。好了小非,睡觉吧,不要想了。”说着欣姐直接翻了个身。欣姐冰冷的话语,让我感到很难受,也有点不甘心。

欣姐的不愿让我非常不甘,突然心中产生了一个想法,我直接转过身来抱住了欣姐的身体,并且肆意的揉捏起来了。

直接一把握住欣姐的胸前的丰满的时候,手上软软的感觉传遍我的全身,那种阻碍和柔软的感觉让我感觉全身的细胞都在跳舞,而欣姐,在我的手接触到她的身体的时候,娇躯一震,不安的说道:“小非,你干什么,把手拿开,睡觉了。”

我直言,不拿,今晚我就要得到欣姐你,不然我睡不着。

我直接翻身坐在欣姐的身上,臀部传来的柔软感觉,让我欲罢不能。

欣姐被我的动作吓到,一边想要用力推开我,一边怒吼道让我不要这么做。但是我根本就听不见去,在欲望和感情以及欣姐对我的态度,让我彻底失去了以前的冷静和理智了,脑海中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得到她。

本来欣姐穿的就比较少,身上的衣服在我的暴力下,离开了她主人的身体,虽然我没有开灯,不能完全的看清欣姐的身体,但是从手中传来的感觉不断的冲击的我的脑海。

“小非,你赶紧住手,不然我不会原谅你的。”欣姐很恼怒我的做法,不断尝试着想要将我推开。但都没有成功。

我的手轻轻的爬上了欣姐的胸部,美妙的感觉让我感觉翱翔在柔软的云层里,不断的在我中变化的各种形状,在我的不断的努力下,欣姐忍不住的发出了嘤咛之声。

“欣姐,你知道吗?我喜欢你,非常非常喜欢,答应做我的女人可以吗?”我想要用动作去征服眼前的这个女人,我霸道的亲吻着他的嘴唇,感觉自己像是走进了果冻的世界,润滑有弹性。

欣姐只能发出“唔呜……”的声音,嘴巴被我的嘴巴给亲吻,只能在喉咙里发出呜呜的声音。欣姐紧咬牙关,始终不让我的舌头进去,在其嘴边徘徊,我直接在欣姐的胸部的重重的揉捏了一下,欣姐发出了一声呻吟,我也趁着这个机会直接钻了进去,我的舌头和欣姐的舌头结合在了一起,香甜的味道充斥着我的味蕾。

欲望的膨胀,让我不甘在这里止步,我的手顺着欣姐的胸部慢慢的往下滑去,经过了平坦光滑的腹部,慢慢的伸进了欣姐小内内的里面……。

但就在这时,欣姐全身猛然一紧,直接咬了下我的舌头,疼我直接的站了起来,欣姐也在这个时候给了我一巴掌。

欣姐的一巴掌直接将我从欲望的囚笼中挣脱了出来,我直接愣住了,看着眼前的场景,我意识到自己不该这样对待欣姐。

欣姐打开灯后一言不发,没有骂我,就这样静静的整理着自己的衣服,然后慢慢的从床上下来,冰冷的说道:“你自己睡吧,我回去了。”

因为刚才的情景,欣姐的脸红扑扑的,异常可爱,但是眼神和表情却是冰冷,拒人千里之外的,有着浓浓的失望之情。

我不断的向欣姐道歉,并保证自己刚才只是一时糊涂,以后再也不会了,但是迎来的却是欣姐冰冷的目光。

看见欣姐拿起自己的包准备向外走去,我急忙的拉住,说这么晚了,你自己一个人回家,我会担心,让她在卧室睡觉,自己到外面去。

但是却用冰冷的目光看着我,冷哼道:“担心?现在这里比外面危险一百倍,所以你不必担心外面,而是我要担心在这里的安全。”

我没敢让欣姐自己一个人回去,而是直接送她到小区楼下,看到房间的登亮了才往回走。

第二天早上,我不停的给欣姐打电话,但是都被拒接直接挂断了。没办法我只能不断的发短信向欣姐道歉,但依旧是石沉大海。

但是在晚上的时候,我却接到了张秋敏的电话,并且询问自己是不是和欣姐吵架了。

我不想自己对欣姐用强的事情让张秋敏知道,所以就直接的敷衍过去了,张秋敏却还劝我说,她知道欣姐的心中是有自己的,但是因为徐华的帮助过欣姐,所以欣姐不得不报恩。

其实对于张秋敏打这个电话给我,让我感到很意外,因为我们之间毕竟是发生过关系的,我也没有想好怎么处理,但是没想到张秋敏会帮自己,而且让自己好好追欣姐,用自己的真心感动欣姐,让她知道自己是爱她的。

再这一个星期中,无论我怎么讨好欣姐,都没有让欣姐原谅我。

但是突然在一个下午,徐华打电话到我这里来,询问欣姐的下落。

“何非吗,你见到过你欣姐吗?我和张秋敏今天怎么找,也没有找到你欣姐的下落,你知道她的下落吗?”徐华忧心忡忡的问道。

我说不知道,这一个星期她都没有理我了。

“好的,我知道了,要是你知道小欣的消息,要第一时间告诉我。”徐华急冲冲的挂了电话。

听到徐华说欣姐不见了,我做什么事情都心不在焉的,就盼着能赶紧下班,但过了不久后,金麦来了几个李龙以前的兄弟,并且看我的时候,鬼鬼祟祟的,好像故意要躲着我的一样。

感觉不对头,在联想到上次李龙打听欣姐的情况,便打算在包厢外面听听他们说什么,但是没想到真跟自己想的一样。

“这刘欣还真是漂亮,怪不得这李龙冒着被他叔打的风险,也要对这小娘们下手啊,那丰满的胸部,细嫩的大腿,搞的老子都想上去玩一下。”

“妈的,你就别想了,这么好的货色都他娘的让狗日了,我们哥俩,也就想想就行了,不过这李龙出手也是够大方,我们也算是没有白辛苦。”

“算了,算了,不说了,我们喝酒。今晚一醉方休。

听到包厢传来的声音,我知道欣姐肯定是被李龙劫持了,并且想要和欣姐发生性关系。

想到这,我又不由的怒火直烧,我直接将们踹开,打算逼问他们欣姐被李龙带去哪里了,包厢内的几个青年吓得站了起来,双方看了眼对方,其中一个左臂纹了刺青的青年笑着说道:“这不是何非兄弟吗?今天怎么有空闲逛啊?一起来喝几杯。”

这家伙的名字比较好记,叫赵金。

我直接抓着他的衣领说道:“你们将我欣姐绑到什么地方了。”

赵金满脸疑惑的问道:“小非兄弟,你这是干嘛啊,我们又不知道你欣姐是谁,我们怎么会绑她啊。”

看着赵金还想要替李龙掩护,另外一只手直接抓起一个瓶子指着他头上问道:“赵金,老实告诉我欣姐在哪,否则别怪我心狠。”

赵金看着悬在自己的头上的酒瓶,眉头不经意的抖了抖,但是旁边的绿发男却忍不住叫喊道:“你他娘的谁啊,竟然敢威胁我们金哥,活得不耐烦了是不是啊。”

“嘭!”

本就心情急切的我,看见绿发男还在这里叽叽歪歪的,直接将酒瓶落在他的头上。

绿发男头上的啤酒瓶直接炸裂,啤酒和鲜血从上往下流,瞬间染红的一大片。

绿发男直接发出惨叫声,捂着头蹲在了地上,我没有去观看这些,将手中的碎瓶丢掉,再重新从桌子拿了一个酒瓶对着赵金:“现在说不说,我倒要看看是你的头硬还是我的啤酒瓶硬。”

说着就准备在刺下去了,赵金的脸上出现了浓浓的畏惧之色,连忙说道:“好好,我说!我说!李龙叫我们将李欣绑了,压到星光酒店,3204号房间。”

听到赵金的回答,我连忙丢掉酒瓶直接向外跑了出去,来到外面,正好有出租车,急忙坐上一辆前往星光酒店。

坐在车上,我慢慢的静了下来,想要不要给徐华打电话,但最后还是决定要打电话,徐华和李龙是叔侄关系,被徐华知道,想来李龙的情况也不会好过的。

来到星光酒店的3204房间,我心中害怕欣姐被李龙给玷污了。大力的敲门喊道:“李龙,你他娘的给老子出来,赶紧出来。”

原本房间内还传出了声音,但是因为我的怒喊,里面便静悄悄的了,我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踹着们喊道,李龙你他娘的还不赶紧出来,我知道你在里面,你要是再不开门,我就直接报警了。

终于李龙憋不住了,直接说道:“你谁啊,有什么事情吗?”

我直接说我是何非,来找欣姐的。

李龙打开了门堵在门口说道:“哎呀,是何非啊,你欣姐不在这里,你是不是找错地方了啊”我想要挤进去但李龙却说道:“何非兄弟,这我女朋友在里面,你进去不好。”

看着李龙这么拼命的阻拦我,我直接一把推开他,直接走了进去,看到里面的那张床上躺着没有穿衣服的女孩在上面,刚才这么吵也没有吵醒她,我想应该是被下药了,我马上上前想要看清女孩的模样,果然是欣姐。

欣姐的外面衣服已经没有了,还有件粉红色的内衣穿在身上,可以看到丰满的胸部上面有几道细细的抓痕。

我连忙用被子盖住欣姐的身体,并不断的叫喊着,欣姐,欣姐,醒醒啊。

但是没想到正在我叫欣姐的时候,李龙直接拿着一个烟灰缸砸到了我的肩膀,他冷笑道:“何非,你太娘的敢坏老子的好事,现在赶紧给我滚出去,否则老子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正当我准备说话的时候,几个人直接推门进来了,在最前面的男人,显然何非通知的徐华。

看着徐华走进来眼神中带着杀气,感觉房间的都变冷了。徐华的这一变化让我感到不可思议,原本是个温文尔雅的人,现在却来了个三百六十度的大转弯。

“叔……叔,你……你怎么来了啊。”李龙看见他叔叔怕的直接跪在了地上。

徐华没有回话,直接抽了李龙几大嘴巴子,很快李龙的脸便显现出了几个巴掌印,怒道:“畜生,你竟然敢做这样的事情,你这是不把我这个叔叔不放在眼里啊。”

看着徐华发火的样子,我感觉自己的后背后有点凉意了。

李龙跪在地上不断地认错:“叔,我错了,我一时鬼迷心窍,以后再也不敢了,您饶了我吧。”

徐华重重的哼了一下,然后看到床上的欣姐,问道:“刘欣这是怎么了,你干了什么。”

李龙说道,我什么也没干,只是用药将其迷倒了。

徐华听到李龙的回话,又上去照着李龙的右脸打了几个耳光,李龙的脸正好对称了,他晃了晃脑袋,才没有感觉刚才的疼痛感了。

紧接着徐华让自己的手下到外面候着,慢慢的等着欣姐的醒来,过了差不多半个小时,欣姐慢慢的醒转了之后便直接哭了起来。

徐华见状直接走了过去安慰她:“小欣,这事是我不好,让你承受这样的委屈,只要你解气,李龙这个逆子随便你怎么处置都行。”

李龙听后吓的直接跪地求饶:“叔,我错了,我一时犯糊涂,没忍住才做这样的事情,我知道错了,你饶了我吧,我下次再也不敢了。婶婶,我错了,你求求叔饶过我吧,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欣姐在徐华的怀中,哭个不停,没有说话,眼睛也慢慢的变的红肿了。

徐华见欣姐没有说话,便说道:“要不然先这样吧,这件事等以后再处理,李龙这个小混蛋竟然敢对你做出这样的事情,这对你的声誉……。哎,要不然我们结婚吧,让所有人都知道,你是我徐华的女人,那么以后就没人敢对你不利了,但就是委屈小欣你了。”

结婚?我忍不住的皱了皱眉,这才相处了几天啊,就准备结婚。

我静静的看着欣姐的眼睛,我害怕欣姐忍不住就点头了。

徐华看着欣姐又说道:“这李龙混蛋小子,敢做这么大逆不道的事情,也许是看你我还没有确定关系,如果我们的关系确定了,那么那些对你有非分之想的人,就不会再打你主意了,你说有没有这个可能。”

欣姐还没有从李龙的事情中走出来,听到徐华这么说,好像是这么回事,便点了点头,徐华看见欣姐点头了,立马笑道:“小欣,谢谢你,我会永远对你好的,不会再让你受半点委屈的。”

徐华开心的笑着和欣姐说话,但是我的心却像被人用刀来回割了好多次,难受的很,原本内心存在的一丝幻想就这样的破灭了。

但是看到徐华在欣姐答应的那一刹那,是那么开心,也许徐华是真的爱欣姐,也是能够给欣姐幸福的,也许我应该放手了。

正准备离开的我,却听到徐华说道:“如果不是何非及时告诉我你在这里,我怕是会内疚一辈子,我们要好好谢谢何非啊。”

听到徐华的话,欣姐的目光看向了我,双目相对,眼中那复杂情绪和苦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