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坐下来自己慢慢摇/Sm性奴俱乐部调教

想到这些,突然我就后悔了,这样顾媚会不会误会我是想要上她?

妈的,真是鬼迷了心窍,虽然内心的确是很想上她,但这么直白我还真怕被拒绝。

过了大约五分钟,两个手机同时响起,毫不犹豫的拿起刚跟顾媚发微信的这个,看到来自顾媚的回复:“好,明天见!晚安!”

简直被幸福冲昏了头脑!

没想到顾媚真的答应我约会的请求了,凭着直觉可以断定,明天一定会发生很多精彩的故事。

“晚安!”飞速的回了顾媚的微信,赶紧拿起另一个手机,这个手机的微信十有八九来自王洁。

“在么?我刚刚被占了便宜,好压抑啊!”

呵呵,看来又要诉苦了,这个空虚的少妇啊。

我赶紧脱光了钻到被窝里,其实并没有别的意思,明天要跟顾媚约会,今天晚上还需要养精蓄锐。

脱光了就是单纯的为了遛鸟,毕竟我的小狼憋了一天了,也应该舒服舒服。

“不在么?不是说好晚上用微信做的么?”

刚躺下,王洁的微信又一次的发来,我冷笑了一下,真是急不可耐啊!

“不得找个舒服的姿势等你嘛,宝贝儿,你被谁占便宜了?”

“还不是我老公的表弟,刚刚竟然碰到我的屁股,还盯着我的胸部看……”

“哈哈,就说嘛,你老公是安排一个给你排忧解难的,怎么没顺手用一用呢?”

“你讨厌,人家就等你来给我解痒呢,他一个小处男,怎么满足了我?”

看到这条信息我差点没晕过去,竟然嫌弃我是小处男,如果知道知道微信里这个人就是我她又会作何感想?

处男又怎么?不是照样弄得水流成河?

“宝贝,只要你听我的,保证让你舒服!”

“哦?那人家可一定会听话的哟,你什么时候让人家舒服呢?”

“你先伺候好老公,老公自然就让你舒服啦,来叫声老公听听。”

“老公!^_^”

“好,老婆乖,我现在要看你自己玩的样子,而且要在你和你老公的结婚照下面哟!”

草,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这么变态了,怪不得大家都说:好吃不如饺子,好玩不如嫂子。

光是想象王洁在婚纱照下面自己解决生理问题,就够我的小王狼亢奋一阵的了!

嗡!

手机震动,一个小视频闪在了手机屏幕上。

赶紧找出耳机,插在手机上,戴上耳机,我觉得我得手都颤抖了,没想到王洁这么风骚,竟然真的给我发来了视频。

点开视频,视频并不长,只有3秒钟,但三秒钟足够我鼻血狂喷的了。

王洁还是穿着刚才的那身黑色蕾丝吊带睡裙,靠在床头,两腿劈开,手机应该是用支架支在了床脚。

只见王洁一手摸着自己的左胸,另一只手揉搓着两腿中间的神秘地带。

床头上方就是她和表哥那硕大的结婚照!

3秒钟,这三秒钟可比以前看的三小时大片都要劲爆,因为主演是自己的王洁,而且就在隔壁。

耳机里传出王洁淫魅的呻吟声,但是遗憾的是,王洁明明没穿内裤,可整个鲍鱼却被白嫩的小手挡住了,只从旁边露出几根调皮的毛毛。

而在王洁身边,还扔着刚才粉红色鹌鹑蛋形状的小机器。

看来同样明天休息的王洁今天晚上要好好的玩上一场了,而她铁定想不到,对着她的就是隔壁被他瞧不起的处男表弟。

掀开被子,看着再一次挺拔的小王狼,我反倒有些尴尬了。

再来一场估计我就要体虚了,毕竟明天还要和顾媚去小树林。

如果,顾媚真的就跟我在小树林发生了所有男女朋友都会发生的那点事,我却因为今天撸多了而无法满足她,岂不是丢脸?

想到这些,蹑手蹑脚的穿好睡衣,走出卧室打算去洗手间洗把脸冷静冷静。

路过王洁房间的时候,听到里面传来了一阵阵的轻喘声和可以控制的呻吟声,看来这女人自己玩的很嗨!

冲了凉之后,终于冷静了下来,无奈的是我只能原路返回自己的卧室,原路返回就意味着必须要经过王洁的卧室。

不知道王洁现在是否还在爽,仔细想想这个女人的欲望还真的很强,早上刚刚在浴室里解决完,晚上又来了一场,表哥那瘦弱的体格子还真是无法安抚她。

堵上耳朵,回到自己的卧室,很快进入了梦乡。

梦里我梦见王洁穿着那黑色的蕾丝内衣骑在我身上有规律的上下运动,我的双手紧紧的抓着她的屁股,十指深陷在她的肉中。

她不断的呻吟,最后变成了呼喊。

随后我们换了个姿势,我一个翻身将她压在了身下,可就在我压住的一瞬间,身下的人换成了顾媚。

梦里的顾媚穿着一身岛国校服,两腿盘绕在我的腰间,而我的小狼已经插入她粉嫩的肉瓣之中。

顾媚害羞的侧着脸,欲拒还迎的咬着下嘴唇,情不自禁的发出低低的呻吟。

一个放荡、一个矜持,两个反差的女人就在我的梦里陪着我运动了一整个晚上。

我一会抓住顾媚小而坚挺的小兔子,一会将头埋在王洁那硕大的双峰中,简直享尽了齐人之福!

嗡嗡!

突然,脑袋底下的震动将我从梦中拉醒,我只能揉着惺忪的睡眼意犹未尽的摸出了头低下的手机。

“干嘛,大清早的!”

“别TM睡了,你晚上有事么?”电话里的刘能显得格外的亢奋。

“几点哦?”

“晚上八九点钟啊!”

听到这时间,我还真有些吃不准,万一今天和顾媚一切顺利,晚上直接去宾馆滚床,那还真要重色轻友了!

“我今天约了顾媚啊,兄弟今天我可能陪不了你了!”

“约了顾媚啊?那不要紧,晚上你一定有时间,等我电话吧!”

啪!刘能直接挂了电话。

妈的,诅咒老子不成功?

我在心里将刘能的祖宗十八辈都翻出来骂了一遍,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竟然已经快到九点半了。

赶紧拿出手机给顾媚发了条微信:“起来了么?一会我找你?”

“好!半个小时以后,我们厂子后门见!”

几乎是瞬间就收到了顾媚的回话,看来这妹子也已经早早的准备好了,一阵窃喜涌上心头,用史上最快的速度洗漱穿衣来到了厂子后门。

厂子后门和公园正门只隔着一条并不宽的马路,离和顾媚约定的时间还有十分钟,正好够去旁边的奶茶店买杯奶茶。

平时我是不喝这东西的,不过厂里的妹子们都喜欢喝,买了杯加冰的奶茶,再次来到厂子后门,就看到顾媚的倩影向我走来。

今天的顾媚脱下了宽大的土灰色工作服,换上了一身浅色的夏装。

白色的吊带加超短牛仔裤加一双人字拖!

高高的马尾辫耸在脑后,显得那么的清纯靓丽,等等,我一定是看错了!

随着顾媚越走越近的身影,我才终于看清,靓丽是够靓丽了,但是清纯这个词我还是收回吧!

顾媚的吊带只能遮住半个胸部,大半部分都裸露阳光之下,白皙的皮肤颤抖的肉球随着步伐一上一下的颤着。

人不可貌相!

没想到平时工作服的包裹下竟然有这么一对尤物,顾媚个子不高,目测也就一米六左右,这凶器可最少得有D罩杯。

目测绝对不比王洁的小。

在这对巨型的衬托下,顾媚的腰显得更细了,就好像随时会压折一样,而牛仔短裤包裹的臀部不大,却圆润挺拔,真是个人间极品。

上下扫描了一圈之后,顾媚已经笑着站在了我的面前,而我的眼神不自觉的就落在了那对吊带包裹不住的山峰上。

“看呆了?”顾媚伸出手,在我眼前晃了晃。

我咽了咽口水,将珍珠奶茶递给她,说道:“额,没!咱们走吧!”

顾媚也不多说话,转过身和我并肩向公园走去。

时间还早,公园基本没有几个人,我们沿着树林的石头小路向树林深处走去,石头路很窄,我们的胳膊时不时的就触碰在了一起。

我知道这时候我应该抓住顾媚的小手,或者直接搂住白嫩圆滑的肩膀,可却怎么也跨不出这第一步。

关键时刻,我这屌丝的怂劲又上来了!

“啊!有蛇!”就在我脑洞大开想要如何开展第一步的时候,顾媚一声娇呼抱住了我的胳膊。

哪他娘的来的蛇,明明就是石头路上爬出来一只迷路的小蚯蚓。

不过我真应该感谢这位蚯蚓大哥,顾媚害怕的抱紧了我的胳膊,我的胳膊被两个肉球结结实实的夹在乐中间。

这吊带的弹性真TM好!

我还是第一次如此亲密的接触女人的上体,没想到竟然如此柔软,两团肉很乖巧的为我的胳膊让开了中间道路,但顾媚紧紧抱着我的双臂又将两团肉挤在了中间。

于是我的胳膊和两团肉就好像热狗一样的造型。

“别怕,小蚯蚓而已。”我笑着拍了拍顾媚抱着我胳膊的手臂,安慰着。

“我还以为是蛇。”

“我们去那边坐坐吧!”

前方不远处就是一个小凉亭,就这样,顾媚挎着我的胳膊来到了凉亭里,我很机智的选择坐在边上的长椅上。

坐下之后,顾媚的胸还没有丝毫要离开我胳膊的意思。

当然,我很乐意这样,这么看来我和顾媚一切进展的都很顺利。

四下打量了一番,发现周围根本没人,这绝佳的机会不把握的话,真是对不起躺在我兜里的杜蕾斯。

“你在想什么呢?”抬起头,娇声问道。

被顾媚这么一叫,我才回过神来。

眼前美人就近在咫尺,可我却不知道该如何下手。

还记得前几天在贴吧教人快速推倒妹子的方式,那时候我看的很是仔细,可现在竟然他娘的一点都想不起来了。

“没想什么,在想,你真漂亮!”

“嘿嘿,想不到你平时不吭不响的嘴还挺甜。”

顾媚俏然一笑,叼住了珍珠奶茶的粗细管,樱桃小嘴用力戳着习惯,喉咙一起一伏的做吞咽动作。

啧啧,真是极品。

如果这小嘴叼着我的小狼,那应该是多美美妙的画面啊!

顾媚的嘴很小,吸管在她嘴里都显得格外粗壮,再往下看那洁白的胸部随着吞咽动作有规律的起伏着。

冰的珍珠奶茶在炎热的天气烘烤下,杯子外围挂着一圈圈的水珠。

水珠就这样顺着杯壁滴到了顾媚傲娇的胸部上,这时候我只觉得喉咙一热,嘴唇很干,这尼玛赤果果的诱惑啊!

想着刚刚就是这两大坨挤着自己的胳膊,就欲火难耐,夏天约会真他娘的遭罪啊!

此时的顾媚估计是感受到了胸部的冰爽,将珍珠奶茶放到一边,用青葱般的小手抹去胸上的水滴。

“对了,我们中午去吃点什么?”

我只觉得自己体内纵横交错的血管越来越沸腾,赶紧找个话题转移一下自己的注意力。

“都好啊,天气这么热,我们去厂子那边的小饭馆吃凉面吧!”

顾媚笑着回答,手依然在擦拭着胸部的水滴。

谁说顾媚这样的女生只看钱来的,没想到竟然只要求吃一碗十块钱的凉面,回去真应该跟刘能好好说说,要为女神平凡!

“要不,我们吃点好的吧?”毕竟泡妞都是要花本钱的,今天我可是揣着一个月的工资出来的!

“不用啊,凉面多好,你一个月多少工资我不知道么?吃的舒心就好呀!”

哟哟,真没想到顾媚已经开始帮我省钱了,这么想我还有戏?

看着顾媚贤惠的模样,我情不自禁的抓住了她的手。

“你怎么可以这么完美!”

这句话绝对没有任何杂质,就是我发自肺腑的感叹,长得漂亮、性格温柔、勤俭持家,最重要的是有一对巨型的胸器。

顾媚现在在我心中的形象简直如雅典娜在圣斗士心中一样完美!

“你这样夸人家,人家都不好意思了!”

顾媚娇羞将头都要低到丰满的胸部上了,柔弱无骨的小手依旧在我手里,并没有丝毫要反抗的意思。

“不,不,你这样都要谦虚了,你让别人怎么活啊?”

其实低下头的顾媚成功的将我的视线再一次的挪到了她丰满的胸部上去,中间那深深的沟壑足够夹住我这5.5寸大屏的手机了吧?

如果这样的size还谦虚,别的女人的确没法活了。

“好啦好啦,快别夸我了,害羞死了!那个,王狼我想去下洗手间。”

“我陪你去!”公园人少,如此尤物穿的这么暴露我怎么能放心她一个人穿过树林去方便呢?

说着,直接牵着她的小手根据指示牌向洗手间方向走去。

刚看到洗手间的轮廓,顾媚就挣脱开了我的狼爪,自己小跑着过去了,我想着这个距离也不会有什么危险,就打算原地等待。

“唔,用力啊!快一点~!”不远处一阵女人的呻吟传入我的耳朵,这声音我再熟悉不过了,岛国动作片里的是日语版的。

轻手轻脚的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挪去,随着声音越来越近了,香艳的一幕瞬间映入了眼帘。

借着稻草的掩护,可以清晰的看到活春宫的男女主角都有三十出头,而且是女上男下的姿势。

那女人的大白兔虽然巨大但却有些下垂,一丝不挂的在空气中摇曳着,丰硕的臀部显示出了她的欲求不满。

男人身下垫着的真是电子厂的工作服!

女主角的身材照王洁的差远了,要不也有些赘肉,不过好在她皮肤白皙,又是异常主动,我还是决定要看一会。

“你这个荡妇,你觉得我和你老公谁比较猛啊?”

“啊~!你啊!他如果行的话,我还会出来发骚么?啊?用力,干我!”

男主角听到这话,好像吃了小蓝药丸一样,更加拼命了,双手抓住女人的白兔使劲的揉搓着。

没想到女人的那里竟然可以向橡皮泥一样变幻出各种形状啊?真想试试手感。

俩人肮脏的对话和啪啪啪的撞击声清晰的传入我的耳朵,又是一对偷情的男女,工厂出来务工的不少,这样的事情的确太多。

“好看么?”顾媚的声音在耳边轻声响起,吓得我倒吸了一口凉气。

刚刚看的入迷竟然忘了是在等去方便的顾媚,让女神撞到这一幕可真是尴尬的不得了。

正想着如何解释,顾媚主动拉起了我的手,离开了这片让我热血沸腾的地方。

还是那个凉亭、还是那个长椅、还是那杯珍珠奶茶。

只是现在的气氛有些诡异,不知道顾媚是何时何地站在我身边的,也不知道顾媚是不是跟我一样看的热血沸腾。

不过我知道的是,现在的气氛真的是非常尴尬啊!

“那个,刚刚,我……”

“额?刚刚很精彩嘛,不用解释,男欢女爱的不是很正常啊!”

被顾媚这么一说,我倒也释然了,人家妹子都没觉得你咋呀,我还何苦解释。

突然,顾媚将娇小的脑袋靠在了我的肩膀上,脸色有些虚弱,额头上还露出了细密的汗珠。

“你怎么了?不舒服么?”直觉告诉我,顾媚绝对是有些异样。

“我,我肚子有些痛?”

“啊?走我送你去医院吧!”说着就要扶着顾媚去医院,一只手正好伸到了顾媚的腋下。

虽然没有正面接触到肉球,但侧面的柔软依旧隔着衣服传到了我的手上。

“不用,我那个来了……又喝了凉的奶茶有些不舒服!”

顾媚的头依旧靠在我身上,由于我的一只手刚刚伸到了她的腋下,所以她的头从我的肩膀挪到了我的胸口。

听说不用去医院之后,我在她腋下的手也并没有打算收回。

“都怪我,我不知道你来那个了,早知道不给你买凉的奶茶了!”我有些自责,毕竟是自己的疏忽才使得女神受罪。

“不怪你,我也是刚刚去洗手间的时候才发现的,有些提前了。”顾媚将头靠我靠的更紧了,整个上半身都蜷缩在我的臂弯里。

她身上的香气随着微风一点点的传进我的鼻子里,真醉人啊,而我在她腋下的那只大手就这样机械的放着。

凭借多年看片的经验,吊带下面还有一层薄薄的罩罩,但这并不影响我的感知。

“现在怎么办?我送你回去吧?”这话一说出来,我恨不得抽自己几个耳光,竟然就要把人家送回去。

“那个,你能帮我揉揉肚子么?”顾媚低着头,脸红的像个山东的大苹果。

“这,这,我当然可以,只是你不介意的话!”我的另一只手听到揉肚子这三字已经跃跃欲试了,只是出于绅士,不想太过于暴露。

“我不介意。”

舔了舔已经干涩的嘴唇,看了看自己手,又看了看顾媚肚子的方向,毫不犹豫的将我的大手覆盖在了那平坦的小腹上。

一股子电流通过手掌传递到了我脆弱的脑神经上,轻轻的揉着。

“那个,你应该再往下一点!”

“啊?哦!”

虽然隔着吊带,但顾媚的小腹既平坦、又柔软,上面是孤傲的两座山丘、下面是幽密的敏感地带,这触手升温的感觉,让小狼一阵狂躁。

一只手在腋下丰满的山丘侧面,一只手在富有弹性的小腹上来回游弋,我现在就在想,我是走了什么狗屎运了。

要不,去买张彩票?没准今天五百万就是我的了。

不知道别人有没有这种感受,就是某个肢体不受自己大脑的控制,自己就去做了一些出乎意料的事情。

我的手现在就不受自己控制了,逐渐扩大了揉的范围,偶尔有几下还碰到了双峰的下沿和牛仔短裤的边缘。

低头看看顾媚,发现她并没有一点反感的样子,表情还很是舒服。

我骨子里就不是什么好人,狼,色狼也。

我大胆的将手从顾媚的吊单下缘直接伸进了里面。

这圆润平坦的小腹好像玉一样光滑。

“嗯?”顾媚没有抬头,也没有推开我的手,只是轻声的嗯了一声。

“那个,你的衣服那么白,我怕一会脏了不好看。”

有点时候真佩服自己机智,看着顾媚欣然接受了我的理由,我就用我粗糙的大手在那平坦光滑的腹部来回揉了起来。

这便宜真是占大了!

一开始还只是在指定区域轻轻循环,后来色胆包天的我开始扩大了侵略面积,一次又一次的触碰到了罩罩的下沿。

没有拒绝就是默认了,既然这双峰的主人没有拒绝,我还有什么理由不大胆呢?

我加大了撞击双峰的力度,腋下的那只已经酸麻的手也开始有了力度,一点点的试探的向前。

从我的角度俯瞰,靠在我怀里的顾媚的上围被我撞的一颤一颤的,轻轻的发出了嗯的一声呻吟。

妈的,这种舒服的呻吟让我血气蓬勃,我的小王狼已经忍不住了!

其实裤子里早就开始不安分了,只是刚刚我一直夹住,并没有让帐篷支起来,而随着顾媚这一声呻吟,我的双腿夹不住了小色狼,直接尴尬的支起了帐篷。

顾媚一直靠在我胸膛上,低着头,支起的帐篷应该是直直出现在她的眼前,希望她是闭着眼睛的吧?

“噗嗤!”顾媚突然笑了出来,从我的怀里起来,整理了下吊带,恢复了一开始的坐姿。

很明显,她是发现了我的帐篷,才起的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