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高清刺激自产拍/工口h全彩无遮挡

“大壮啊大壮,你就是个废物,连自己的媳妇都差点被我搞了知道不?”老张心中暗道,以此来安慰自己。他和大壮的恩怨就是在他还没有瞎的时候,和大壮的媳妇有过一段。

李富贵看了眼大壮,后者当即就知道该怎么做了。

他的确拿到了那笔赔偿款,数额还不低,不然的话李富贵也不会见财起意从中拿走,他还分了些钱给大壮,让这个狗腿子更加卖力地跟在自己屁股后面。

大壮心领神会,这件事情可不能让老张传了出去。

他对老张拳打脚踢,怒道:“狗一样的东西,主任是那种人吗,你也不睁开你的狗眼看看主任是什么人?他不会贪污了你弟弟赔偿款,反而是你弟弟需要赔偿人家损失,人家没追究就算是好的了,你还像一条狗一样来找主任?”

“我是看不过有人污蔑主任,下次你可要注意点!”大壮说道。

老张被打得没有还手之力,他只能蜷缩在角落里。

原来李富贵和大壮早已经狼狈为奸,垄断了村子里的不少事务,甚至老张还怀疑李富贵已经贪污了不少钱,不然的话他一个村主任怎么能在县城里买了套房?

“这些该死的玩意,我早晚会让他们付出代价!”老张暗道。

大壮就不用说了,他媳妇迟早也会是老张的胯下玩物,给他戴一顶绿油油的帽子。

到最后,老张是拖着伤躯回到的家里,陈惠芳见状急忙迎上来哭喊道:“大天你这是干啥去了,小天已经出了事,我不想看到你也出事,你到底是咋了?”

刘淑媚出来看到老张之后也是满脸的担忧之色,老张如实将今天在办公室发生的事情告诉了两人。

两人听得心惊肉跳,随即陈惠芳骂咧咧地说道:“这李富贵和大壮就不是个东西,连小天的赔偿款都要贪污,他们还是个人吗?不过大天你以后不要做这种傻事了,李富贵他家在村子里一手遮天,要是被他弄死了也不会有人为我们说话的。”

刘淑媚也是点点头,应和道:“是啊大哥,现在人家是村里的主人,说啥都是对的,咱不能去招惹他。”

老张还想要反驳二人的观点,难道任由李富贵和大壮欺负到头上来吗?

那样的话自己还算是什么男人?

不过他为了不让二人担心,只能老老实实地说道:“妈,媚媚,你们放心,我以后不会做那种傻事了,不过小天这件事情到现在还没解决呢。”

陈惠芳和刘淑媚都叹了口气,能有啥办法?

几人说了一会儿后就各忙各的去了,这时候张小天也从屋里走了出来,经过半个月时间的修养张小天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除了那方面功能之外。

张小天见陈惠芳和刘淑媚不在,便面带苦涩地对老张说道:“哥,以后你不要去见李富贵那些人了!”

“我也不怕告诉你,我怀疑我这件事情就是李富贵从中动手的,可是知道咱又能有啥办法?妈刚才说得对,李富贵是村里的村支书,他爹还是村长,咱不是他对手,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吧。”

老张闷声不吭,他可不会就这么算了。

“弟弟,你放心,我自有分寸,不会为难自己的。”老张说道。

张小天点了点头,他怕就怕哥哥太过冲动为了自己的事情和李富贵打起来,到了那时候李富贵就真的有理由将老张打死了,到时候只要找个地方一埋,啥事都没有。

老张心情郁闷,难道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

忽然,老张脑海中想到了一个人!

她或许有办法!

这人便是王翠兰!

王翠兰是村里妇女委员会的会长,她权力也不小,根本不用担心被李富贵一家人盯上,现如今也只有王翠兰能帮到自己了,老张心想。

老张一连在村里晃荡了几天时间,硬是没找到合适的机会。

皇天不负有心人,这天终于让老张找到了机会,他在村里后山的池塘里见到王翠兰正在里面洗澡,他能来这个地方其他人也见怪不怪了。

一个瞎子而已,没有人会和他计较什么。

虽说老张是怀着目的来这里的,可还是被王翠兰的身段给吸引住了。

王翠兰是妇女委员会的会长,她丈夫年轻的时候就去世了,现在她还是一个人过呢,老张坐在池塘边欣赏着池塘里王翠兰白皙的身子,一下子就来了反应。

这些天来他忙前忙后,几乎没想过这方面的事情。

老张又再次看到了女人的身体,腹部那团火自然而然地升了起来,简直要将他的五脏六腑都烧个干净。

虽然王翠兰不比林莹莹,但却比在按摩店里的女人有味道的多。

他回了回神,看到王翠兰准备上岸穿衣服,他也拄着盲杖摸索到了王翠兰放衣服的地方。

王翠兰被突然出现的老张吓了一跳,还是个男人,她正想要尖叫出声让村里的汉子来揍这个色狼,不过她很快就发现原来是老张这个瞎子,便不由收回了心思。

老张虽然一直住在城里,但他是个瞎子,村里人都知道。

王翠兰放下心中的警惕,将捂在胸口前的双手挪开,露出了白花花的胸脯。

老张下意识地斜视了眼王翠兰的胸脯,让他喉咙发干,裤裆里的那个玩意也在发出饥渴的示意,昂首挺立起来,即使如此老张还是若无其事地来到王翠兰的放置衣服的不远处开始解开裤头。

王翠兰心说这瞎子在干嘛呢。

她走过去一看发现老张正对着一棵树嘘嘘,起初王翠兰还没觉得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可是看到了老张那家伙的时候嘴巴都张得大大的,足以塞进一个鸡蛋!

老张的资本也太足了点!

王翠兰甚至都忘记了穿衣服,而是呆呆地看着老张那玩意。

自己死去的丈夫也没有老张的三分之一规模,王翠兰已经守寡多年,也没能给丈夫生下个儿女,一个人生活的她难免会寂寞难耐,此前这种寂寞被她压在心底,现在目睹了老张那玩意之后终于如火山爆发般迸发出来!

而且,老张虽然四十多岁了,但长得确实不错,有成熟男人的味道。

而王翠兰和老张年龄相仿,对老张动心思那是再正常不过。

老张心中得意,他对自己的玩意十分自信,尤其是如王翠兰这种寡妇就好这口。

王翠兰转头看了眼周围的环境,发现这里除了老张和她之外没有其他人,她的手鬼使神差之下竟然伸向了自己的三角地带,她享受着这种感觉。

反正老张那瞎子也看不到,自己爽一爽也没啥的。

这一幕自然被老张看在眼里,他心中先是惊了惊,很快又恢复神色。

王翠兰的表现让他心中兴奋不已,一方面是因为有种征服女人的快感,另一方面则是因为王翠兰的确也好这口,自己终究是赌对了。

看着王翠兰脸上露出享受的表情,老张生怕王翠兰心中起疑,他抖了抖那玩意之后就收回到了裤裆里去,王翠兰没能继续看到那个大家伙,心中也是有些遗憾。

老张拄着盲杖‘一不小心’来到王翠兰身前,还把她衣服往地上戳了戳,老张‘意识’到不对劲连忙说道:“是谁?谁在这里,我把你衣服给弄脏了,对不起!”

王翠兰松了口气,视线还是挪不开裤裆里的那玩意。

“大天,是我,好久不见啊,不过你现在不要乱动,姐要穿衣服呢,待会姐有话要跟你说。”王翠兰如此说道,让老张心中一喜,看来王翠兰还是中了自己的计策。

王翠兰穿衣服利索,三两下就搞定了。

老张脑海中回味着王翠兰漂亮的身子,他连忙说道:“王姐,刚才真是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在这里洗澡。”

“真是个二愣子,姐怎么可能会怪罪你,你现在都这样了,难道姐还会谴责你吗?”王翠兰笑了笑,继续说道:“不过你来得正好,姐有事情找你呢。”

“啥事?”

王翠兰犹豫了下,随后她压制住心底的激动说道:“也不是啥大事情,就是我这几天浑身酸痛,我听说你学会了按摩是吗,要不今晚你来姐家帮我按摩按摩?”

“你放心,姐懂规矩,不会让你白干的。”

老张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他连忙点头道:“好啊好啊,能给姐按摩是我的福分。”

王翠兰笑了笑,眼中明媚不定,老张年纪都比小了,还那么单纯好骗啊,哈哈….

到了晚上,老张瞒着家里人出了门。

来到王翠兰家门口的时候他老远就看到那儿敞开大门,老张伸手敲了敲门板:“王姐,我是大天,你现在在家么?”

“在呢!”

“那我进来了啊!”

王翠兰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忽然说道:“大天,进了门之后记得把门带上,不要让其他人看见,不然的话村里那些人又要嚼舌根了。”

老张嘿嘿一笑,当然知道王翠兰的打算,不过也没说啥。

王翠兰给老张准备了一桌子的酒菜,她直接将老张拉着做了下来,笑道:“时间还早着呢,你应该没吃饭吧,现在姐这里吃了饭,不然的话姐都不好意思让你帮我按摩呢。”

同时,她还给老张碗里加了块肉。

老张心情十分愉快,看来王翠兰的确被他勾住了心思,老张应声笑了起来,并没有着急。

王翠兰知道老张是个瞎子,所以也毫不掩饰自己的目光,她一直在老张身上来回扫视,她眼中有些遗憾,老张这小伙长得倒是挺俊俏的,就可惜是个瞎子,要不然的话王翠兰还真的有心思嫁给老张呢。

两人各怀心思吃完了饭,王翠兰找了个太师椅躺了下来。

老张站在太师椅的旁边,同时还问道:“王姐,你哪儿不舒服的话可以跟我说,我可以帮你针对性地按摩按摩,保证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我哪都疼,你就帮我按一按吧。”王翠兰笑道。

老张吐了吐舌头,看来王翠兰还是有些矜持的,至少没有对他开门见山,老张把手搭在王翠兰的肩膀上揉了几下,他的按摩手法不是骗人的,王翠兰很快就感受到了效果。

这小伙还真有两把刷子。

同时王翠兰脸颊上爬上了抹粉红,老张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他当即说道:“姐,我觉得隔着衣服按摩不能达到效果,你要是方便的话可以让我把手伸进去吗?你放心,我绝对不碰其他地方。”

见老张神色如此郑重,王翠兰几乎要笑出声来。

她并没有直接回答老张的问题,而是转而问道:“对了大天,你有没有想过再婚啊,要是觉得可以的话姐可以帮你从中搭线。”

“没有啊,人家也看不上我。”

老张心里想着自己已经有林莹莹了,谁他妈的再要其他女人啊,但为了讨好王翠兰。他还是语气稍显苦恼地说道:“以后我要是能娶媳妇的话,我肯定要娶一个和王姐差不多的,王姐这么好看,人又善良,做饭还好吃。”

说着说着,王翠兰面色羞红。

原来在这个瞎子心里,自己竟然这么好。

王翠兰拨开老张的手,老张还没来得及发问,就听到王翠兰说道:“待会你要给我按摩全身的,既然你觉得不方便的话那我就把衣服脱了,反正也没事。”

“啊王姐,真不用,你不用脱。”老张连忙说道。

其实他心中早已经乐开了花,今儿白天的时候还没看个够呢,现在王翠兰认为自己看不到,殊不知老张其实早已经恢复了视力,眼瞅着王翠兰就把上身的短衫脱了。

王翠兰似乎在犹豫,不过回头看了眼老张后还是脱了内衣。

老张极力压制住自己的火气,眼珠子却是死死地盯着王翠兰那两团软软的肉团,要不是意志坚定的话他说不定要露出马脚了,不过即使如此,他下面还是来了反应。

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老张继续往下揉捏。

他触碰到了胸脯的边缘,经过试探后他发现王翠兰并没有抵抗他,让老张心中高兴,他连忙在那儿揉捏了几圈,王翠兰舒服得几乎要喊出声来。

王翠兰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她忽然说道:“大天,你要不是个瞎子的话,姐都想嫁给你了。”

老张知道自己的机会终于来了,他并没有慌张,而是露出喜色,转而很快又变得沮丧起来,道:“能够得到王姐的肯定我很高兴,不过就算我眼睛好了,也没人能看上我,我家里太穷了,家里唯一的支柱都倒下来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老张的手更进一步,一只手抓住了王翠兰的小白兔。

王翠兰嘴里发出声嘤咛,随机面色红得就跟能滴出血来似的,老张连忙道歉:“对不起啊王姐,我刚才不是有意的,主要还是我看不见。”

“你要是觉得不方便的话,我不按摩就是了。”

王翠兰心中那个着急啊,老张都做到这个份上了,她也很久没尝过男人的感觉,老张怎么能停下?

她立马说道:“没事的,你可以继续,那个,大天,你离婚以后,是不是好久没有碰过女人了?”

“是啊,我成了瞎子,谁还和我睡啊!”老张委婉地说道。

王翠兰也不说什么,而是直接抓住老张的手腕把他的手按在了小白兔上,老张腹部的那团火焰差点就爆发出来了,此时他喉咙干燥,无论怎么吞咽口水都无济于事。

“姐,你这是……”老张语气慌张。

王翠兰笑了起来,说道:“你放心按,我就是这儿不舒服,经过你的按摩后好多了。”

“这些年可真苦了你了啊,姐知道没有女人,男人太难熬了,不过你家里的确有些艰难,要不然的话我还能帮你介绍个姑娘呢。”王翠兰叹道。

老张一边享受着手掌传来的温暖,一边自责地说道:“都是我不好,如果我不是个瞎子的话,我弟弟张小天就不会出事,也幸好有李主任他们帮我把弟弟抬回来,要不然的话我们还不知道怎么过日子呢。”

王翠兰一听,立马就知道李主任是李富贵。

不过她并没有同意老张的话,而是不屑地说道:“你别把李富贵当成是救命恩人,他坏得很。”

“王姐,饭可以乱吃但话不可以乱说啊,李主任还来我们家慰问张小天呢,其他人哪有这种心思?”老张想了想,似乎还觉得少了些什么,他继续说道:“就是不知道啥时候上面能下来赔偿款,家里都快揭不开锅了。”

女人是感性动物,一听老张如此推崇李富贵,气不打一处来。

王翠兰发出声冷哼,老张立马加大了手中的力道,让王翠兰舒服舒服,王翠兰说道:“大天,你真的不用对那个家伙这么崇拜,你们家张小天出事十有八九和他有关。”

其他人怕李富贵,可王翠兰不怕啊。

见老张嘴巴张得大大的,王翠兰继续说道:“你继续按,不用停。”

“我跟你说的这些话都是我所知道的,不会骗你,其实上面的赔偿款早就下来了,只不过你们得不到而已。这些赔偿款全都落入了知李富贵和他那些手下的口袋里,连一根毛都不准备给你们家留呢。”

老张心道果然如此,不过他还是装出十分惊讶与惶恐的模样:“啊?这是真的?”

与此同时,老张停住了手中动作。

他懊恼地说道:“这怎可能呢,今天我去找他的时候,富贵还说上面不仅不想给赔偿款,甚至还要咱家给上面赔偿,咱家哪里能拿出来那么多钱啊。”

王翠兰对李富贵的观感更加嫌恶了,连一个瞎子都骗,忒不是人!

看到老张慌了神,王翠兰心底最柔软的地方被老张击中了,此时的王翠兰早已经把老张视为自己的男人,她说道:“这些话你暂时不要跟其他人说,明白了吗?”

“嗯,我晓得。”

接下来老张更加卖力地帮王翠兰按摩,让王翠兰全身上下都酥麻酥麻的,更加过分的是下面似乎变成了水帘洞,也不知道大天这家伙是怎么做到的,每次按下去都会让她有种奇怪的感觉。

对此,王翠兰享受在其中。

老张心想现在能进行下一步计划了,他揉搓完小白兔后将下面支起的帐篷‘不小心’顶了顶王翠兰的脑袋,他还装作浑然不知情的模样说道:“刚才真是对不起,我没看到你的脑袋在这里。”

王翠兰脑袋无缘无故被顶了下,起初她以为是老张的皮带扣子,回过头来发现居然是老张的那个玩意!

老张见王翠兰没说话就知道她肯定也有了些心思,他当即说道:“姐,刚才我是不是碰到你脑袋了,我刚才真不是故意的,你不要生气。”

王翠兰哪里会生气?

即使隔着裤子,王翠兰都能感受到老张那儿的雄伟磅礴!

要不是裤子兜住这玩意的话,恐怕突破防线了!

王翠兰愣了下,原来老张的这玩意这么大,她下面隐隐间也有些酥麻发痒,要是能让这个玩意去搅和搅和的话,指不定会让她爽上天!

“反正他啥都看不见,我凑近点看看没事吧?”王翠兰心想。

她也的确是这么做的。

王翠兰把脑袋凑了上去,和老张的玩意只差了几公分而已,老张把这一切都看在眼底,心神激动之下那玩意还哆嗦了一下,惹得王翠兰阵阵发笑。

老张不禁有些尴尬,不过也幸好没被王翠兰发现自己的异样。

眼看着王翠兰拿出她纤细的手掌比划着自己的那个玩意,老张心中暗笑,直接往前走了一步,把自己的玩意直接贴在了王翠兰布满绯红的脸上!

老张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坏了王翠兰。

虽说王翠兰的确对老张有那么一点心思,可也就是一点儿而已,心中却是在摇摆要不要做这件事情,要是传出去了的话自己在村里可就要遭人白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