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午夜神器18以下不能进、cf女角色阴沟透视图

陈果一点都没有耽搁,洗了洗手转身就要离开。

虽然有些遗憾没有跟肖章一起吃饭,可来日方长,更何况,现在也不是见肖章家人的最好时机。

“陈果?”

陈果停下了脚步,看到肖章一脸惭愧的样子,陈果露出了一个爽朗的笑容,挥挥手很大度的对肖章说:“没事的,我等你答应当我男朋友!”

肖章的脸瞬间就红了,这种被撩的感觉有点甜。

“嗯!路上小心!”

有了肖章这句话,陈果觉得自己这一早上的努力没有白费。

陈果几乎前脚刚走,后脚嫂子就回来了。

“咦,小章,你做饭了?”

萧玉儿一开门就闻到了屋子里浓郁的香味,一边换鞋一边就问了起来。

“哦,我随便做了点,嫂子一起吃吧!”

萧玉儿的眉头皱了起来,虽然肖章表现的很自然,可眼角那一闪而过的慌乱还是被他捕捉到了。

“好,让我尝尝我们家大厨的手艺!”

萧玉儿一边往进走一边仔细的观察起来,尤其是当她洗手的时候,发现卫生间里放着她的睡衣,就更加警惕了。

“肖章,家里是不是来客人了?”

肖章正在盛汤,听到萧玉儿这么问,顿时变得更加紧张了。

“没有呀,嫂子怎么会这么问?”

佯装着笑,肖章下意识的不想让萧玉儿知道昨晚陈果留在家里。

“那我的睡衣怎么会在这里?”

萧玉儿拿着睡衣走了出来,肖章暗道一声糟糕,然后急忙说:“哦,是我拿的,我刚好要洗衣服,想要顺便帮你洗洗。”

肖章没有别的借口,只能找出这么一个蹩脚的理由。

“哦,谢谢了,睡衣是保姆帮我洗过的,不用洗了!”

萧玉儿没有点破,趁着肖章在厨房里的机会,去了唯一的客房。

客厅的床铺很整齐,一点都没有被人睡过的痕迹,看到这里,萧玉儿的眉头皱了起来。

“嫂子,您尝尝这个瘦肉粥,很好喝呢。”

肖章刚刚喝了一口,被那独有的味道给惊艳到了,迫不及待的希望萧玉儿能够尝尝。

“嗯,的确不错,没想到小章的手艺这么好,以后嫂子可有福了!”

肖章顿时便觉得一阵阵的为难,粥不是他弄的,农村人做菜哪里会有这么精致,让他以后熬,他也不会呀!

肖章压下心底的紧张,嘿嘿笑着说:“我也就会熬粥,其他的还是要靠嫂子了!”

因为这点小插曲,俩人之间有些小尴尬,肖章为了缓解尴尬,接着又问:“嫂子,您父亲的病怎么样了,我姐姐什么时候回来?”

“估计下午就回来了吧,老毛病了,时不时的会犯,过了就没事了!”

“哦,那就好,嫂子是因为跟高老板合作才赶回来的吧!”

肖章有些担心的问,毕竟事情是她搞砸的,她心里也有些紧张,生怕嫂子会埋怨她。

“是有一点麻烦,不过你不用担心,我会解决的,姓高的胃口越来越大了,大不了我让点利出去,相信他会妥协的。”

萧玉儿心里有着自己的计划,虽然也担心,但想到商人都注重利益,解决起来问题应该不大,便也没有多担心。

吃完饭,俩人就一起去了公司,陈果看到肖章来了,急忙上前客气的问候着,可肖章因为高总的事情总开心不起来,跟陈果打了个招呼便离开了。

没一会儿,萧玉儿便打电话让肖章跟他走一趟。

“嫂子,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肖章坐在萧玉儿的车子里,眼皮一个劲儿的跳着,心里莫名的有些担心。

“去见高总。”

“什么?去见高总?”

肖章一想到那个中年妇女,就觉得浑身都恶心,根本就不想见到他。

“小章,你不用担心,今天有我在,她不敢把你怎么样的,你昨晚把人家弄到住院,今天我们去看一看也是应该的,毕竟以后还要合作,见面也少不了,免得以后见面尴尬,你说呢?”

萧玉儿这么一说,肖章也冷静了下来,他没想到姓高的会这么不经咬,要是他真的追究这件事的话,自己也要承担责任,这么一想,也就没有什么好埋怨了。

医院里,高总的脸色看起来有点苍白,萧玉儿买了一大堆的营养品走了进去,肖章跟在他后面,显得很紧张。

可能是昨晚留下的阴影,就算知道面前的女人不敢把他怎么样,可肖章依然很惊慌失措。

“高总,我来看看你,实在是对不起,小章年轻不懂事,把您给弄伤了,我今天专门带他来看看你顺便给您道歉!”

说话间,萧玉儿往边上让了让,示意肖章过去。

肖章有些不情愿,可却又不敢违背嫂子的意思,只好战战兢兢的走了过去。

“高总,对不起,都是我的错!”

高总看了一眼肖章,肖章今天穿了一件白色的衬衫,虽然不是什么高端品牌,可因为底子好,硬是有一种时尚高级的感觉。

死中年妇女明显不死心,眼珠子咕噜一转,难看的脸色也有了好转。

“没事的,说起来我也有错,都是我一时冲动鬼迷心窍,我这也算罪有应得吧!”

高总这么说,反而让肖章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乖巧的站在嫂子的身后不敢再说什么。

“高总,既然都是误会,您看,我们的合作!”

萧玉儿趁机问道,肖章看到她的脸色有点不好看,明显有些紧张,肖章也跟着紧张起来了。

“合作的事情,等我恢复了再说吧,对了,麻烦小章帮我倒杯水吧!”

高总躺在床上,指着不远处的饮水机对肖章说。

肖章觉得倒水没有什么,便急忙跑过去给高总倒水。

“怎么回事,高总您住院也没有人伺候?”

萧玉儿不解的问道,其实这也是肖章想要问的,毕竟,被人当成佣人没有关系,可这个人是自己讨厌的人就不一样了。

“保姆出去买东西了,所以才麻烦苏小姐呢!”

高总很规矩的接过肖章递给他的水,一口气喝完后将杯子又递给了肖章,肖章很认命的去放杯子了。

却没有想到,这个时候,萧玉儿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说是公司有事需要他马上回去,萧玉儿顿时有些为难了。

“要不小章,你留下来照顾照顾高总?”

肖章愣住了,他有些不情愿。

可看到嫂子央求的目光,然后又想到姓高的现在住院,看起来挺虚弱的,想要动手动脚应该不可能,终于不忍心让嫂子为难,便答应了下来。

“等高总的佣人回来你就回来,小心一点!”

萧玉儿又叮嘱了一番肖章,最后那句小心一点说的意味深长,肖章总觉得嫂子是嫌她给他惹事了,心里一阵难过,发誓要做好这次嫂子交给她的工作。

萧玉儿离开后,房间里就剩下肖章跟姓高的了,之前萧玉儿在的时候姓高的还挺规矩的,现在萧玉儿离开了,姓高的立马就变了脸,一双不怀好意的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肖章,让肖章很不舒服。

“高总,您要不要再喝点水?”

肖章小心的问道,只是想要打破尴尬。

“好呀!”

肖章愣了一下,然后便去倒水,水端来之后,姓高的并没有立马接过来,而是让肖章扶他起来。

此刻,高总躺在床上,想要喝水的话的确需要坐起来,可一想到扶她起来的时候要肢体接触,肖章就有些反感。

“难道你是想让我叫你嫂子回来扶我吗?”

姓高的等不到肖章过来,脸色立马就变了。

刚才他的确是萧玉儿扶起来的,肖章无话可说,先别说萧玉儿公司有事,就算是没事,她也不可能让嫂子因为这么一点小事赶来医院。

“我扶您吧!”

肖章将杯子放在了桌子上,走过来小心翼翼的将手拖住高总的后脑勺,另外一只手放在他的前面,一弯腰便开始用力。

夏天的衣服领口普遍比较大,而且也没有穿太多的衣服,这一弯腰,被姓高的看到了。

肖章强忍住才没有将手松开,好容易才将死沉的高总扶得坐起来。

“高总,您喝水!”

肖章实在是忍受不了姓高的那猥琐的目光,只能借着递水的机会提醒着他。

“萧玉儿可真是有福气,有这么俊俏的弟弟,身材又好,皮肤也好,真是好福气,要是你能在我身边的话,你要什么我给你买什么,可劲儿的疼你。”

听着高总那肉麻的话,肖章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了,只等着他接过水然后逃离,可却没有想到,高总居然没有接水,直接抓住了他的手,这下好了,满满一杯的水就倒在了高总的身上。

“啊,你说要烫死我了!”

高总突然叫了起来,嘴上虽然在大叫,眼里却带着奸计得逞的笑意。

“对不起高总,我这就给您擦干净!”

肖章急了,也是一阵慌乱,找来了毛巾就要帮着高总擦。

“别擦了,赶紧帮我看看有没有烫伤……”

犹豫了,这个部位要怎么看?

而且肖章清楚,刚才的水只是有点热而已,至于烫伤根本就不可能,姓高的之所以这么要求,只是为了看自己。

“高总,要不我帮你叫医生吧!”

肖章的目光冷了下来,一副毫不妥协的样子。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肖章,你别忘了你嫂子的合同,还有,我这里受伤都是你的原因,我要是直接报警的话,你知道你这属于什么吗?”

肖章变得紧张起来,他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么无耻的人,可她说的也对,要是真的报警的话,肖章指不定要怎么赔偿呢。

“你不能这么做,我不是故意的!”

肖章变得慌乱起来,不知道如何是好。

“可以呀,那就乖乖过来帮我查看,看有没有被烫伤!”

姓高的知道肖章一定会同意,接着按着肖章的手摸了过去。

肖章纠结之下,终于还是忍着不适走了过来,不管是嫂子的合同,还是报警,都不适她能够承担的。

他有些后悔听嫂子话留在这里了,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把我的衣服脱了!”

肖章猛地抬头,愤怒的目光中喊着屈辱的泪珠,却在姓高的不屈不挠的神色中再次妥协了下来。

“怎么,不愿意?有没有烫伤隔着衣服能看出来?你也不用觉得委屈,我现在只是一个病人,你当自己是医生就行了。”

肖章只能用这种借口说服着自己,闭着眼睛将高总的衣服脱下来,尤其是当他的手触碰到那里的时候,姓高的还发出一点。

“你就这么闭着眼睛检查?”

姓高的不满意肖章敷衍的行为,又开始发飙了。

已经到了这一步,肖章知道逃避不是办法,只好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可能是因为烫到的原因吧,那胸前的柔软只是稍微有点红,不是很明显。

“怎么样,有没有很巨大,想不想摸一摸?”

姓高的得寸进尺,说着更加让肖章不堪入耳的话。

“高总,请您自重,我看您这里也没有什么问题,我这就帮您把衣服穿上吧!”

肖章咬牙忍受着姓高的带给他的委屈,一改刚才的软弱,也变得强势起来。

高总愣了一下,小白兔开始咬人了。

“慢着!”

就在肖章准备帮高总将衣服穿起来的时候,姓高的突然大喊一声。

肖章一阵哆嗦,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有些不解的看着他,心里想着,他究竟想要做什么?

“帮我揉揉!”

“什么?”

肖章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是真的,姓高的居然这么欺负人。

“你听的没有错,帮我揉揉,刚才被你烫到了,有点疼,揉揉就好了!”

这种骗小孩子的把戏姓高的也能说出来,而且还说的冠名堂皇,肖章有一种直接回过头给他一拳的想法。

“你确定不做吗?想想你嫂子,再想想你自己,听说这种故意伤人罪就算是不会判刑也会拘留,监狱里的那些男人可是如饥似渴,你这个白斩鸡进去,估计连哭都哭不出来吧!”

不得不说,姓高的这番恐吓让肖章再次紧张起来了,没见过市面的他,有点害怕了。

“好,我吹!”

高总大笑,肖章那处他早就想摸一摸了了,现在就算是收点利息吧,机会以后还会有的。

要不是她身体有点不适合,她还真相让肖章给自己舒服舒服……

这种想法在高总的脑海中一闪而过,肖章却是没有注意到,此刻他不知道如何是好,在也只能认命的弯下腰帮高总揉一揉而已……

肖章不能接受,最后跑了出去。

“小丫头还以为有多厉害呢,原来不过如此!”

肖章消失,高总一改刚才伪装出来的虚弱,坐直了身体,看着门口自言自语的说着,然后拿出手机给萧玉儿打了一个电话。

“也不是不能继续合作,只要你们有好的项目,我们就继续!”

“不是,高总,您……”

这边,萧玉儿的话还没有说完,高总就挂断了电话。

萧玉儿想不通高总这是唱哪门子的戏,稍微犹豫了一下,将电话打给了肖章。

肖章刚从医院跑出来就接到了萧玉儿的电话,眼角还挂着泪水,有些犹豫,终于还是接通了电话。

有些事情没办法逃。

“嫂子?”

萧玉儿听到肖章的声音有点沮丧,感觉好像被欺负了一样。

“小章,你现在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

肖章听到萧玉儿关切的语气,就更恨自己什么事情都办不好,只会给嫂子惹事。

“对不起嫂子,所有的错都由我承担,实在不行的话我就回乡下好了!”

病房里发生的事情他不可能跟萧玉儿说,这种事情太丢脸了,而且他还是一个男人。

“小章,是不是高总欺负你了?你先不要紧张,告诉我你现在在哪里,我这就过来接你!”

萧玉儿的脸色变得很难看,像是很担心肖章的似的。

“小章,你没事吧,告诉嫂子,究竟发生什么了,嫂子给你做主,大不了我们直接报警!”

萧玉儿觉得,高总都受了伤,怎么也不可能有实质性的行为呀,莫非自己猜错了?

“不行,不能报警!”

一听到嫂子说要报警,肖章就想到了姓高的威胁他的那些话,连忙阻止嫂子这样做。

夏天的衣衫本来就薄,肖章的衬衫以为刚刚的拉扯,已经露出一半了,斜眼看去,那隐隐可见的风光顿时让她有点燥热起来。

下意识的抱住肖章的腰,开始扶上他的胸膛……

肖章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萧玉儿的手在哪里,现在只是不知道如何是好。

可就算是这样,任凭萧玉儿怎么问肖章都不愿意说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发誓这件事不告诉任何人。

搞得萧玉儿都心痒难耐起来,想要打电话问一问老高究竟发生了什么。

“好了,没什么大事情,我们赶紧回去吧!”

在萧玉儿的安慰下,肖章的心情好多了,萧玉儿又帮忙把他的衬衫穿好,带着肖章回到了车上……

回到公司,肖章才从萧玉儿断断续续的话中得知合同并非彻底没有希望,只是想要设计出完全让对方满意的作品也并非容易的事情,而这个任务就交给了陈果。

谁叫陈果是公司最年轻却最有实力的设计师。

萧玉儿的办公室里,陈果一进门就看到肖章坐在沙发上,眼神无光的样子:“肖章,你怎么了?”

肖章害怕她误会,急忙抬起头挤出一点笑说:“没事的,就是有点小事情!”

“真的?”

陈果不太相信,又确定了一遍。

“自然是真的,你看,这不是没事了吗?”

肖章毕竟是一个男人,很快就把坏情绪给压住了。

“没事就好,萧总,您找我有事吗?”

萧玉儿让陈果坐下,刚才陈果跟肖章的互动他看在眼里,心里多少有些不舒服,可公司的事情是大事,现在当务之急是解决公司的麻烦。

“你看看这份资料,有没有什么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