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王大爷的桃花运/我和几个女同学的性事

曾大胆伸出了粗手,覆盖住了自己,看着白鹭在那里自娱自乐,他也忍不住的滑动手来……

一想到自己压在白鹭的身上,用自己的粗壮让白鹭发出满足的吟叫,他心中又觉得激动了几分,这样的尤物不应该受这样的委屈,应该承受他的狂风暴雨才对!

可惜方志明没有什么用,不然刚才他应该能够看到白鹭脸上露出那种满足的表情。

他闭上眼睛一边幻想着,又时不时睁开眼睛,看着那白花花的胴体。白鹭可怜又可爱的叫声越发的急促,带着几丝鼻音和喘息让曾大胆再也受不了了,他手下的动作也加快了不少。

可能是因为他的动作幅度太大了,脚下没踩稳,差点滑倒,自是弄出了声响,把他自个儿吓一大跳,忙缩头屏息听隔壁的动静。

白鹭这会儿快到达顶点了,正要进行最后冲刺,被忽然而来的声音吓一跳,就缩回去了,惊恐的立刻从马桶盖上面站了起来,把衣服拉好。

曾大胆听到声音了,哪里还敢停留,立刻把自己塞了进去,飞快的朝着卧室跑了去,但动作也算比较轻手轻脚。

关上门之后,曾大胆心中还狂跳不止,要知道他胆子是很大的,可是刚才那一刹那有被识破了的可能,让他莫名觉得又刺激又有新意。

白鹭问了一句是谁在外面,但并没有人回应她。

曾大胆感觉她肯定会来看是不是自己,突然兴起一个极其大胆的念头,竟把门重新打开了,留一条不大不小的门缝,然后把外裤脱掉,躺到床脚边的地板上,再把内内拉下一大半露出狰狞来,一柱擎天的,手放在底下作挠痒状,就等白鹭了。

白鹭等不到回应,果然走了出去,把家里面的灯都打开了。

按道理来说不会招贼才对啊?因为他们住的楼层比较高。

白鹭找来找去没发现什么,突然看到曾大胆的房门微开着。

她一下子就了然了,觉得这屋除了她和方志明之外,就只有那个曾大胆了。看他的门开着,难道刚才他偷看自己……

白鹭一想到这脸就红了,回想起刚才她和自己老公做这个事的时候,曾大胆可能就已经在门外偷听了,后来见她出来,才偷偷摸摸看她自娱自乐。

这样想着,白鹭瞬间觉得又气又恼,但不知怎么的,一想到曾大胆,她立刻又觉得心痒难耐。

因为不确定事情是不是像自己想的那样,于是她就去曾大胆的门缝那里想偷偷看一下,然后她就看到房间里曾大胆正仰躺在床下的地板上呢喃说着醉话,手在下面挠来挠去,那儿竖着很高的一杆黑影。

白鹭一看就愣住了,难道刚才的声音是他睡觉不老实摔下来的声音?

看他的样子像,白鹭想确认一下,于是推开了门。

门一开,外面的光线就跑进来了,白鹭看清曾大胆下面竖起的东西是什么后,顿时就不淡定了。

“好大好长。”她暗暗咋舌,不自觉的就走了进去,然后蹲下来看,伸手想摸又不敢,看曾大胆的样子倒像是真醉了,睡得还挺沉的。

想到曾大胆确实喝了很多酒,可能现在是酒劲起来了,才会摔到地上都不知道。

她轻轻唤了声,曾大胆没反应,推也没效果,只是呢喃几句,半点醒来的迹象都没有。

一看这情况,白鹭就咽了下口水。

刚刚她还没满足呢,看到曾大胆现在这样,再看他粗大的宝贝,白鹭抑制不住的去想被他撑满的感觉,底下瞬间润了,顺着大腿滑到地上。

白鹭往下一摸,脸顿时红了,视线死死的盯在曾大胆那上面。

她回身看一眼房门的方向,想到她老公都醉得不省人事了,而曾大胆也差不多,一个大胆的念头顿时涌上心头,一想就澎湃起来,压都压不住。

她试探着拿手握了一下曾大胆,见曾大胆一点反应都没有,于是便不再迟疑,掀起睡裙下摆,露出底下的光溜溜来,然后跨立在曾大胆身体的两侧,把自己扒开,找准方位后,缓缓的往下……

就在这时,突然主卧的方向传来一声怒喝,吓得白鹭脚一软坐下去,但竟偏了,只在那儿一勾,然后就抵着她的翘臀一路往上,杵进裙子贴到了她的腰上。

她砸坐下来,痛得曾大胆差点忍不住叫出来,感觉身体被一片肥美坐着,却半点享受的感觉都没有——实在太痛了。

他死命忍着不吭声,白鹭自己也吓得要死,因为她听出那是她老公的喊声,以为被她老公发现了,幸好身子底下的曾大胆还睡着。

一刻都耽误不得,她起身整理了一下睡裙就跑出去了,奇怪的是她老公并不在门外,回房她才知道是她老公在说梦话,不知道梦里梦到什么糟心事了,不时爆喝几声,也不知道他说的什么。

白鹭差点没气死,拍着胸口还在后怕,却不敢再去找曾大胆了。

一来是担心她老公会醒,二来是后悔了,她其实并不想做对不起她老公的事,刚才只是意外。

可身体还空虚着,那怎么办?

没办法,还得自己解决。

可是进去的时候,她觉得自己的手指还是太细了,若换作是曾大胆那个,舒服的程度可就不止那么一点两点了……

一想到这里,白鹭顿时觉得越发的空虚了。但随后一想,自己这样的想法实在是太对不起老公了,于是赶紧的晃动了一下脑袋,直接不想弄了。

曾大胆在那屋跳脚呢,白鹭那一坐伤到他了,虽然不是很严重,但要是让他现在做的话,只怕力不从心。

可惜了,到嘴的肉就这么没了,幸好方志明也没过来,想来那一喊是梦话,曾大胆对这个有经验。

因为没发泄,白鹭第二天一大早起来又想了。

她把自己老公的裤子拉下来,兴奋的看着男人早上的反应,当下心痒难耐,想起来做一番剧烈运动,可是没有想到它竟然不争气,白鹭心中气结。

方志明醒过来以后并没有发现白鹭的异状,他抹了一把自己的脸,说今天有个同学聚会,中午的时候还要陪朋友去看车,所以没有办法能够陪白鹭,让白鹭在家里面和曾大胆吃个饭。

白鹭心中是不甘不愿的,可方志明一大清早穿戴整齐之后就离开了。

白鹭因为是私人教练,昨天才刚刚回到岗位,所以手头上只有一个学生,正好这个学生今天跟自己说要晚上的时候才去上课,所以白鹭白天没有什么事情做。

本来她还想着和老公去逛一下的,毕竟那么久没有见了,总是要甜甜蜜蜜一番。可谁曾想老公这个榆木脑袋,竟然已经把今天的日程安排得满满当当的了,而且还把她丢给那一个色胆包天的曾大胆。

一想到这个白鹭就来气。

曾大胆昨天晚上回到房间之后还悄悄的听了一下外面的情况,发现白鹭并没有过来找他,这才安心的睡了下来,这一觉睡到了日上三竿。

他想着今天方志明和白鹭两个人应该都去上班了,于是大大咧咧的穿着一条内裤就从屋子里面走了出来,可没有曾想到刚刚打开门就和白鹭打了一个照面。

而此时白鹭正寻思着,怎么方志明都管曾大胆喊舅舅,她也不能太过冷淡,于是便想要把人叫起来吃个早餐。

她刚刚去要敲门,谁知道门就已经打开了,曾大胆从里面走了出来,只穿了一条三角内裤,那情影可太让人羞涩了。

曾大胆经过一晚的休息已经好了,他可比今天早上白鹭看见自己老公的还要更精神的多,而且从外面看就能够看得出它的尺寸有多可怕。

白鹭一下子看得有些傻眼了,可能是因为脸皮薄的缘故,看到那么嚣张的大家伙,让白鹭有些不知所措,她赶紧别开脸干咳了一声,没好气的说:“舅舅,你在家里面怎么也不注意一下呀?穿着这裤子就走出来。”她有点后悔昨晚没开灯仔细看曾大胆的宝贝。

曾大胆本来是有那么一点不好意思的,但是看见白鹭这一副娇羞的模样,又想起昨天晚上的事,当下便有些戏谑都看着她:

“没关系,反正大家都是一家人,再说了你都生了小孩了,又怎么可能会被我吓到呢?”

曾大胆说完这个话上前一步,这个动作正好落在了白鹭的眼中,白鹭看的有些心跳不已。

“呵,要是被方志明知道了,不知道他会有怎么样的反应!”

白鹭一想起自己昨天晚上的行为,莫名有些气恼,忍不住的呛出了这一句话来。心里怪曾大胆诱惑她,要不然她不会做出那样的事。

“一家人不说两家话,这又有什么关系呢?就是志明在这里估计也不会觉得怎么样,不过既然你不喜欢的话,那我还是回去套上裤子吧,本来我也以为你们都去上班了,冒犯了你,真是对不起了。”

曾大胆也是个老手了,虽然在电车对她动手动脚的时候没有认出她是方志明的老婆,可经过昨天晚上这么一试探,他就知道这个女人绝对不是什么善茬,也不是省油的灯。

一想起昨天晚上偷窥到的一切,他的内心又蠢蠢浴动了起来,或许自己可以下手勾搭一下这个寂寞少妇也说不定。

曾大胆这人其实没有什么节操,加上他和方志明那关系其实薄弱得很,弄一下也没什么。

他们家因为没有男丁,可能因为他是男孩子的缘故,所以家里面的人特别的宠他,长那么大,他还真的没有正儿八经的去上过班,一直都是游手好闲,自己想要钱,只要动动嘴皮子就行了。

不过他最喜欢的还是到方志明这一边来,因为方志明和他的年纪相差不算大,他比方志明只大了十岁多点。

曾大胆眼光挺高的,当初家里面给他介绍的那些女人他通通看不上,不是嫌这个胸小,就是嫌那个屁股不够大,反正想要跟他共度一生还真的是挺难,而且他自己还没有定下心来。

外面的莺莺燕燕那么多,他怎么可能单单独独的吊死在一棵树上?这不,新的猎物不就出现在他的眼前了吗?

白鹭进厨房里端出一盘煎鸡蛋,还有一碗粥放在桌子上就开始吃了起来。

曾大胆进去穿好了衣服之后便走了出来,坐在了饭桌上面对面看着白鹭,不得不说白鹭真的是身材十分完美。

今天白鹭身上只穿了一件宽领的白色T恤,底下则是高腰的热裤。青春靓丽的模样一点都看不出来是生过小孩的,那白色的布料压根就没有办法包裹的住那对。

而且那布料十分透明,很明显可以看到包裹着那一对的应该是一件黑色蕾丝边的内衣,曾大胆还十分清楚的看到那印出来的花边。

白鹭胸前那深深似乎在向他人招手,邀请别人深陷其中,曾大胆涩眯眯的看了一下,又继续的把眼睛往下瞥,可惜的是她身下的位置被餐桌挡住了,看不到那底下的风景。

曾大胆自然而然坐下来,往嘴里面塞了一块面包,有些含糊不清的询问说:

“你今天怎么没去上班呀?志明呢?他去哪里了?”

白鹭瞧见老公不在屋子里面,本来不是很想要搭理这人的,但别人都开口问话了,她也不好不回答。

“他今天没空,被朋友叫去帮忙看一下车,晚上还有一个同学聚会。”

白鹭没好气的说出了这一段话,便匆匆忙忙的把早餐给吃掉,随后砰的一声就把门给关上,进了屋子里面去。

曾大胆在餐桌上面眉头一挑,寻思着方志明要是今天一天都没事儿的话,那他还真的是可以和白鹭有一些接触,不过白鹭现在对他有戒备心,他得想想办法才是。

白鹭在屋子里面听着歌练了一下瑜伽,快下午的时候,忽然间接到了健身房经理的电话,她立刻接通了,健身房经理和白鹭说有客人到了,但健身房的教练因为比较少的缘故,基本上都有客人了,现在他手头上还有一个学生,问她要不要来带带。

白鹭当然愿意了,她心中巴不得多带点学生呢!靠着自己老公的那一点钱还房贷车贷,又没有多余的给她买护肤品之类的,白鹭心里面还是有些不太高兴,她心想,还是得靠自己多挣点钱,保养保养这张脸。

“你得来快一点,这客人有点犹豫不决,刚才还是给她看你的照片,她才下定决心要训练的,这可是一条肥鱼,回头你多推荐一下咱们家的产品,让她连带着多给一点钱,你也好多拿点提成。”

白鹭听了十分的激动,二话不说穿戴整齐就提着包跑了出去。

她出去的时候曾大胆还在外面看着电视,见她火急火燎的跑出去了,想也没想就问她要去哪里,可惜白鹭根本就不想理他,也不愿意回答他。

白鹭去了健身房那里,谈好了之后,那个客人当天晚上就要求开始训练,可白鹭还没有制定好计划呢,想了想只能先给她上了一节体能课,上完体能课之后,另外一个学生又来了,她只能够又继续上课,而这一忙就到了晚上9点半,这才下了班。

白鹭拖着有些疲惫的身躯下了楼,教学生训练,其实当教练的也是非常吃力的。她累的连路都不想走了。

好在下了楼,远远的便看到了一辆车停在对面商场附近,那辆车的车牌有点眼熟,像是自己老公的,白鹭当下就觉得非常的开心,她心想难不成那个榆木脑袋开窍了?赶紧兴冲冲的跑了过去。

而此时,坐在驾驶位上面的曾大胆看着白鹭一路跑过来,那一对左右摇晃,她的脸上则是露出了一阵欣喜的笑容。

明知道她会才会露出这样的笑容跑过来,应该是以为开车来接她的人是方志明。想到这里,曾大胆心中有点不是滋味,可一想到这两个人毕竟是夫妻关系,也就释怀了。

曾大胆把车窗摇晃了下来,白鹭走到了跟前,看着坐在驾驶室里面的并不是自己老公,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

“我还以为是志明呢,原来是舅舅呀?”

曾大胆点了点头说:

“嗯,我寻思着你们这边挺难打到车的,所以我就过来这里接你回去,我一个人呆在家里面也没有什么事儿,你饿不饿?要不要去吃点东西?”

可白鹭委婉的拒绝了。

“哪有健身教练那么晚的还去吃东西的,要是在路上碰到了学员,岂不是太尴尬啦?”

虽然在看到副驾驶上的人不是自己老公之后,白鹭心里有那么一点失望,但还是上了车。

曾大胆一边发动车子一边说:

“那有什么关系?要是饿了就去吃东西,反正你明天还要上班,在健身房里面锻炼一下不就瘦了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