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adc影库十八岁确认年龄/花城在谢怜里面练字play

“还二次,你就是个废物,让你来十次八次你都不行!”林清清白了我一眼。

“那要不试一试?”我朝林清清胸口看了看,那片雪白似乎也因为热气有些绯红。

“想得美!”

就在这时,一辆小车开了过来,灰尘斗乱,我和林清清赶紧捂住了鼻子。

“要死啊你!”林清清朝车骂道。

小车立马停下。车门打开,从车上左右走出来一男一女。

那男的,约摸二十七八岁,平头,戴着个墨镜,是个陌生面孔。

那女身材高挑,穿着一身绿色短裙,水蛇腰盈盈手握,走起路来婀娜多姿。她是村长的女儿陈彩玲。

陈彩玲跟林清清一样大,是村里公认的三大村花之一,不过她家条件好,念了大学,听说现在在一家公司做会计。

从小陈彩玲就很高傲,她爷爷和爸爸都是村长,总觉得自己高人一等,因此,她目中无人,处处喜欢炫耀。

“哟,这不是林清清和张小北吗?你俩在这干啥呢?”陈彩玲明知故问。

“收玉米。”陈彩玲漫不经心地道。

“这不是才做了新娘吗?怎么要来收玉米了呢?你看你,都晒黑了。你真是命苦,这一生被张小北给害了。”陈彩玲说着还轻蔑地看了我一眼。

我瞪了陈彩玲一眼,这丫的从小跟我就不和。小时候去她家吃饭,她宁愿将饭倒给狗吃,也不愿意给我吃,甚至还威胁我,要我学狗叫,不然以后不许去她家。

那男的自从下车后,眼睛一直在林清清身上溜转。

“这位美女是?”他摘掉墨镜凑到林清清身边往林清清胸口里瞒。

林清清赶紧拉好衣领口,走到了我的左边。

“这是我的男朋友,他爸是临水局局长。”陈彩玲介绍道。

“我们去瓣玉米吧。”林清清置若罔闻,朝玉米地里走去。

我和林清清到了玉米地,陈彩玲和她男朋友还在马路上望着我们。

“没想到你们村会有这样的美女,还是个处呢。”陈彩玲的男朋友说道。

“喂,袁克良,你什么意思?”陈彩玲生气了。

“哈哈,真是个美好的地方,看来,我得在你们村子多玩几天了。”陈彩玲的男朋友袁克良拿出手机对着林清清拍了几张照,眼中尽是邪光。

下午六点多钟,陈满光叫我去村长家把他家的三轮车开来将玉米运回去。上一次村长借了陈满光的三轮车没有还。

我来到村长家,见陈满光的那辆三轮车在院子里停着,而村长家的门关着,不过没上锁,我正想问有没有人在家,突然听见从屋子里传来一道奇怪的声音。

“啊——”是女人的呻吟。

我心一怔,硬生生将要喊出口的话咽了回去。

“你别摸了,再摸,我可要生气了!”

是陈彩玲的声音。

“你一不让我摸,二不让我睡,你说我找你做女朋友跟没女朋友有什么区别?”听得袁克良生气地说道。

“不是跟你说了吗?我们村的风俗,女人在结婚前不能发生性行为!除了开光师开光,不然,新郎会死。你难道想跟我在结婚那一晚就死掉吗?”陈彩玲说道。

“什么鬼风俗我不信!!还有那个开光,这不是叫你把第一次送给别的男人吗?这简直是吭人,迷信!”袁克良说道。

“你不信也得信。眼下就有一个例子。清清在结婚前没有开光成功,结果结婚当晚,新郎陈继文就死了。” 陈彩玲说道。

“就是今天在玉米地里那个林清清?事情真这么邪门?”袁克良似乎有点相信了。

“真的,不然我骗你干嘛?”陈彩玲趁机说道。

“那现在林清清还是个处?”袁克良问。

“你今天不是看到了吗?还问我?”陈彩玲语气中夹着一股醋味。

“有意思。那如果现在有人上了林清清,那人会不会死?”袁克良又问。

“应该不会吧。”陈彩玲说道。

“这样,给你两个选择。”袁克良兴致勃勃地道,“要么,你跟我睡。要么,我去睡林清清。”

“你什么意思?”陈彩玲气呼呼地道。

我听到这儿,也极为气愤。特么地袁克良竟然想睡林清清!

妈的,去了陈继秦,来了袁克良,凭空又多了一个对手。

袁克良说道:“你也看得出来,我现在正是风华正茂血气方刚的年龄,以我的条件,想睡女人,那还不是手到擒来?可自从认识你以后,我就禁欲了。这其实令我的身体非常痛苦。如果你稍为我想想,就让我睡。不然,我只有去睡别的女人。如果你助我睡了林清清,我们三个月后就成亲,并且,我会叫我爸提拔你爸,到时你爸就不只是村长这么简单了!”

屋里沉默了。

良久,才听到陈彩玲说道:“我不能让你睡。我不想跟林清清一样,结婚当晚就死了男人,更不想做寡妇。如果你想睡林清清,我可以帮你,但是,你要答应我三个条件。”

“你说,一定答应。”袁克良迫不及待地道。

“第一,我们三个月后要成亲;第二,要帮我爸做更大的官;第三,马上给我十万块。”陈彩玲一字一句地说道。

“没问题!”袁克良毫不犹豫答应了。

我越听越气愤,更觉得不可思议。陈彩玲身为袁克良的女朋友,竟然愿意帮袁克良去睡别的女人!

真是一对狗男女!

“钱打来了。”袁克良道。

“收到了。”陈彩玲道,“林清清现在住在陈继文家,你要睡她,可没那么容易。”

袁克良说:“你把她约出来。只要到了外面,我自有办法。”

“若林清清不肯呢?告你强奸她,到时一旦让别人知道,会影响到你爸的仕途。”陈彩玲说道。

“这个嘛,我有一计。”袁克良说,“我这里有药,只要对她一洒,她就会对我言听计从。”

“药?什么药?”陈彩玲问。

“让女人飘飘欲仙的药。”袁克良说道。

“你怎么有这种药?你,你不会对我用这种药吧?”陈彩玲显得很生气。

“放心,我若想对你用这种药,早就对你用了。”袁克良说道。

“就算这样,林清清也不是情愿的。她还是会告你。”陈彩玲顾虑道。

“我可以嫁祸到那个废物身上。”袁克良说道。

“废物?你说的是张小北?”

“对。那个废物不是不行吗?听说在给林清清开光时门前谢恩了?你去想办法弄到他的精液,然后放到林清清身上。”

“你竟然叫我去弄那个废物的精液?”陈彩玲生气地叫了起来。

“他不是不行吗?你只要用手稍微给他一弄就出来了。成功后,我再给你十万。”袁克良说道。

陈彩玲犹豫了片刻,说道:“好。一言为定。”

我稍作思索,决定到时好好惩罚惩罚这一对狗男女。

轻咳了一声,我扬声问:“有人在家吗?”

一会儿,陈彩玲与袁克良走了出来。

我将来意说了。

陈彩玲从屋里拿出车钥匙递给我,嘲笑道:“张小北,你很能干啊,都成了张继文家的狗腿子了。”

“狗嘴吐不出象牙。”我接钥匙后转身就走。

“站住!”陈彩玲大声喝道,“你说什么呢?再说一遍?”

“呃——淡定,淡定。”袁克良忙上前打圆场,递给我一支烟,呵呵笑道,“小北兄弟,我第一次来你们这儿,今晚可赏脸,咱们一起喝个小酒?”

“没兴趣。”我上了车,准备开车闪人。

袁克良将手挡在钥匙孔,说道:“你要是来了,我可以给你找份好工作。”

“真的?”我半信半疑。

“当然是真的。”袁克良说道。

“行。”

袁克良脸色大喜,又说:“到时你把林清清一块儿叫来,我和彩玲八点钟备好酒菜在这儿等你。”

“林清清可能不会来。”我说道。

袁克良说:“若你能把她叫来,我给你两百块。”

他说着,从钱包里抽出两张人民币,有意在我面前闪了闪。

我正要拒绝,清水仙子的声音突然出现在我耳边:

“答应他。可以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顺便采了陈彩玲的阴魅。”

“怎么采?”我在心里问。

“到时自会有办法。”清水仙子说道。

想了想,见袁克良正一脸期待地望着我,我点头答应,“这可是你说的,先给钱。”

“先给你一半。”袁克良递给我一百,拍了拍我的肩膀,“看你的了,兄弟。”

到了玉米地后,我边将玉米搬上车边对林清清说:“陈彩玲和她男朋友叫我俩晚上去她家喝酒。”

“不去!”林清清一口拒绝。

“如果去了可以玩一场好玩的游戏呢?”我问。

“你什么意思?”林清清反问。

“只要你去,他就会给我们钱。”我将袁克良给我的那一百块钱递给林清清。

林清清说:“他又不是傻子,请我们喝酒,还给我们钱。”

“他们当然有目的。”我把袁克良想睡林清清的事说了。

林清清听了后,果然很生气。“想睡我,他想得美!”

“那是不是要狠狠惩罚他们?”我趁机道。

“怎么惩罚?”林清清问。

“你只要和我一起去,到时我自然有办法治他们。你的任务就是保护自己,袁克良身上有一种迷幻药,只要朝你一喷,你就会对他言听计从。所以,你千万不要被他给迷住了。”我提醒林清清。

“放心,我不会让他得逞的。”林清清说着,拿出手机,说道:“我叫楚雪湘一起去。”

“不用了吧。”我一阵头大。

林清清却已打通了楚雪湘的手机。跟楚雪湘说,晚上去陈彩玲家吃饭。

“我不去,屁股好痛。该死的张小北,我恨死他了!”楚雪湘痛苦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

挂了手机后,林清清质问:“你这个色狼,为什么要捅雪湘的屁眼?”

“不是我捅她,是她自己坐到我身上来的。昨晚的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倍感冤枉。

“好了好了。”林清清挥了挥,道,“你连雪湘的屁眼都捅得进,说明有点本事。陈彩玲不是串通他男朋友想睡我吗?今晚,你就睡她!”

“这……”我心中那个汗啊。女人的报复心真强。以后千万别得罪女人。

“你要是睡了陈彩玲,明天我瓣玉米我不偷懒,和你一起瓣。”林清清一本正经地说道。

“行吧,我尽力而为了。”明明是瓣玉米是我两个人的事,现在好像整的是我一个人的事似的。

将玉米送回到陈满光家后,我和林清清刚洗了澡,一辆小车徐徐开了过来。

车里坐着陈彩玲和袁克良,说饭菜已备好,叫我们过去。

来到陈彩玲家后,得知村长夫妻在镇上,今晚只有陈彩玲和袁克良在家。

我见袁克良的裤袋装有东西,便有意贴近他,迅速地将他裤袋里的东西掏了出来,然后不动声色地叫袁克良把剩下的一百块钱给我,袁克良不耐烦地说:“急什么?吃完饭再给你。”

今晚的菜非常丰富,是陈彩玲特地叫村里的大厨师陈小光做好送来的。桌上还有两瓶白酒。

袁克良一开始就不停地给我和林清清劝酒。

我和林清清知道袁克良的伎俩,都坚决不喝。

袁克良坐到我身边,说道:“我觉得你小子不错,明日我给你找份工作,你跟着我干,一个月给你两千块。怎么样?”

“什么工作?”我问。

“你就跟在我身边,我叫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每次你要给别人开光时,你第一时间通知我。”袁克良说道。

我立即明白了,袁克良醉翁之意不在酒,他的目的,是想在我给别人开光的那一晚,想代替我。

“看情况吧。”我漫不经心地道。

袁克良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我不是还有一百块没给你吗?我叫彩玲去拿给你。”说着,袁克良朝陈彩玲使了个眼色。

陈彩玲心领神会,站起身说:“你跟我来。”陈彩玲朝门外走去。

我看了林清清一眼,跟着陈彩玲一直来到大门外,直到到了大院停放着的那辆小车前陈彩玲才停下来。

今晚陈彩玲穿着一套白色包的臀短裙,将她一对翘臀勾勒得唯美唯俏,两条又白又嫩的大腿修长笔直,看得我暗暗称赞,真不亏是咱村三朵村花之一,跟电视里的女明星平分秋色。

不过可惜了她的好身材,外表鲜艳,却是蛇蝎心肠。

我很清楚,表面上她是来给我那一百块钱,实际,是想得到我的精液。

想到接下来要和陈彩玲做的事,我的心不由怦怦直跳。

来到了小车旁边,陈彩玲拉开了后座的车门,对我说道:“你先上车。”

“你不是给我那一百块钱吗?直接给我就好了,干嘛还要上车??”我明知故问。

陈彩玲答道:“我想去买点东西,你陪我去吧。买完东西回来,我就给你钱。”

她这是要将我引开吗?

这样以来,林清清岂不是危险了?

“我不去。”我直接拒绝了,“这么晚了,你还要买什么东西?”

“买女人用的东西,你陪我去啦,很快的,几分钟就回来了。好不好嘛?”陈彩玲抱着我的胳臂左右摇晃,有意朝她胸前鼓鼓的地方碰去。

“那行吧。”说着我便钻进了车里。

“嘿嘿。”陈彩玲偷偷一笑,也钻进车里,启动车子朝院外驶去。

我生平第一次坐小车,感觉坐在里面非常舒服。想到等会儿陈彩玲会跟我在车里做那种事,我心里就一阵激动。

“把你从袁克良那儿顺来的药剂拿出来,在车子里喷一喷。”清水仙子突然说道。

我拿出那个瓶子,这瓶子是白色的,较小,上面印着一个非常妩媚的女人。光这女人,就令人遐想万千了。

见陈彩玲没注意到我,我轻轻地摇了摇那瓶药剂,悄悄地在车里喷了几下。

既然陈彩玲助纣为虐,想算计我和林清清,我就狠狠地惩罚惩罚她。

陈彩玲将车开到一个较偏僻的大树下停了下来。

“怎么停了?你不是说要去买东西吗?”我问。

陈彩玲翻到后排,坐在我旁边,说道:“我跟你商量个事儿。”

“什么事?”闻着从陈彩玲身上飘散而来的体香,我有点心猿意马,心中充满了期待。

陈彩玲一本正经地说道:“还有三个月,我就要和我男朋友结婚了。按照我们村子的风俗,在结婚前,需要开光师给我开光。而你是我们村子唯一的开光师,我听说你在给林清清开光时,没有成功。我想知道,你那方面到底行不行。”

“行!肯定行!”我急忙说道。

“万一不行呢?”陈彩玲苦着脸,道,“要是到时你给我也开不成光,我可不想像林清清一样结婚当晚就成了寡妇。”

“我真的行!”我信誓旦旦,“到时绝对给你开光成功!”

“你说的话不算。很多男人都说自己行,可真正行的,又有几个呢。我现在要试一试,万一你不行,我再作另外打算。”陈彩玲严肃地说道。

“你想怎么试?”我故意很生气。

“用手试一试就好了。”陈彩玲说着便来拉我的裤链。

“那……那好吧。”我显得很无奈。

而我的一颗心,却提到了嗓子眼。

陈彩玲笑眯眯地拉开了我的裤链,将手从我的内裤伸了进去,慢慢地,她那双柔嫩灵巧的小手将我的那个给握住了……

接而,陈彩玲用她那灵巧柔嫩的小手缓缓地下下撸动,还不忘努力般地发出一阵阵轻哼。

我不由一阵激灵,只感觉全身都进入前所未有的舒坦状态。

不得不说,陈彩玲的一双手极具魔力,技术也十分精湛,一般的男人恐怕坚持不到三分钟。

可奇怪的是,十几分钟过去了,我竟然还没有要出的迹像。

陈彩玲秀眉紧蹙,额头都微微出汗了,皱着眉问:“你怎么还不谢?”

我也很纳闷,先前跟林清清,我是门前谢恩。昨晚跟楚雪湘,我只是压着她,隔靴搔痒,我也情不自禁湿了,怎么这一回这么久了,我依然屹立不倒?

“都说了,我很行。”我说道,“你这样恐怕是让我谢不了的。”

“你……”陈彩玲看了看我,满脸无奈。我发现她的脸色不知什么时候变得红润了,眼神也迷离起来。

难道是刚才那喷的药剂起作用了?

“试了这么久,你应该知道我的厉害了吧?我们快回去吧。”林清清跟袁克良单独在一起,我有些担心她。

“不,我就不信这个邪了!今天你非谢不可!”陈彩玲说着,突然俯下身,一口含住了我的宝贝。

“啊!”我没想到她会出这一招,只感觉浑身一颤,一种无与伦比的滋味涌上心头,令我舒服地呻吟出声。

真是出人意料,陈彩玲从小就看不起我,这时候竟然会低下她高冷的头给我做这种事!

我体内的血液在奔腾。

子子孙孙们也似乎蠢蠢欲动。

但是,我强忍着,努力控制自己。

不知又过了多久,陈彩玲的动作越来越慢,显得极为疲惫。她乏力地吸了一小口后,抬起头,有气无力地说:“我……好累,好难受,你……帮帮我……”

一般的女人,在给男人口活了这么久,自身也会有强烈的反应。更何况,陈彩玲吸了那药剂,恐怕早已情难自控了。

“怎么帮?”我问。

陈彩玲不由分说地朝我扑了过来,将我按倒在座椅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