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公车痴汉舔/妺妺的第一次有点紧无遮挡

正嘀咕着,老王摇了摇头,眼尾余光扫到了隔壁张喜儿家,突然顿住了。

想到张喜儿那熟透了的身子,那两团柔软,又大又圆,可半点不输胡美的啊!

老王顿时心头一热,就准备开口喊她。

突然,他听到一阵若有似无的呻吟声,正是张喜儿的声音!

老王一愣,随后心里竟有些酸酸的,而后便是无名火起,特别生气。

这个骚娘们儿!大白天的竟然在家里偷汉子!还叫的那么大声,生怕别人听不到吗?

老王冷哼一声,扭头就准备离开,可是没走两步又听了下来,折返回去,悄悄趴在窗台上往里瞧。

他实在是好奇,到底是村里哪个汉子,能俘获这个娇艳迷人的张寡妇的芳心。

这一看不打紧,老王瞬间就呆住了。

透过微微露出的窗帘缝,只见张喜儿正不着片缕地躺在床上,两条大腿大张着,一只白嫩的小手在两腿间快速抚弄。

而另一只手,则抓住自己的两团柔软,时不时夹住其中一点嫣红,捻捏提拉着。

“啊……王大哥,你好棒啊!哦……太爽了!用力点!再快一点!”

这压抑的呻吟,顿时听得老王脑袋发蒙。

天啊!这骚娘们儿,竟然是在自我安慰,还是想象着跟我做!

老王不禁一颤,身下膨胀的更加难受了,几乎都要冲破裤头了。

只见张喜儿的小手来回在神秘区域磨蹭抚弄,频率越来越快,两条修长白皙的美腿时不时交叉磨蹭着。

她整个身子都抖动了几下,仰着头红唇微张,不断发出诱人的呻吟。

张喜儿在瓜棚里的时候,就被老王撩拨的很难受了,回到家准备洗个澡冷静一下。

可当她抚摸到自己的身体的时候,那种感觉不降反升,她一时没忍住,就开始自慰起来。

只是她怎么也没想到,这一幕会刚好被老王看到!

好刺激啊!实在是太诱人了!

看了一会儿,老王再也忍耐不住了,只想冲进去压在张喜儿身上,用自己的真家伙代替那只飞快抚弄的小手,强势地直捣黄龙。

想到这儿,老王也不再犹豫,直接走到大门口,见门虚掩着,二话不说就推门而入。

此时的张喜儿已经完全沉浸在自我安慰的快感中了,根本没发现老王的到来。

就在她再一次颤抖时,老王突然走上前去,一把抓住她的美腿,淫笑道:“妹子,看你这么难受,哥来帮帮你吧!”

“啊!唔唔……”突然出现的声音把张喜儿给吓了一大跳,可刚发出惊呼声,就被老王的大嘴给堵住了。

惊慌过后,看清来人是老王,张喜儿这才松了一口气,翻了个白眼,就开始象征性地挣扎起来。

可是现在她不但嘴被堵住了,身体也被老王给压得死死的,根本动弹不得。

老王毫不含糊地撬开她的齿关,舌头滑了进去,追逐着她的香舌,来回搔刮着她温暖的口腔内壁。

起初,张喜儿还反抗了一会儿,在老王灵活的攻击下,她渐渐软化了身子,两条舌头开始相互追逐纠缠起来,发出羞耻的“嘬嘬”声。

而老王的双手也没闲着,一只手盖在两团硕大的柔软上,轻柔并重的揉捏抚弄。

另一只手顺着她平坦的小腹,一路往下探到她双腿之间,飞快地上下磨蹭起来。

两人足足激吻了一两分钟,老王这才恋恋不舍的松开嘴。

张喜儿顿时气喘如牛,张着红唇,如同干涸濒死的鱼一般。

“王……王大哥,你,你怎么来了?啥时候来的?快、快下去!不要再弄我了!快……啊……”突然,张喜儿仰头发出一道亢奋的呻吟。

原来老王在她说话的时候就已经分出两指,探入花蕊中疯狂搅动搔刮。

“妹子,哥早就来了,只是你太投入,没有注意到而已。”老王嘿嘿一笑,埋头在张喜儿的脖子上一顿亲吻。

他火热粗糙的舌头一一舔过她精致性感的锁骨,最后停留在那两团高耸的柔软上。

当老王的嘴巴含住其中柔软上的一个红凸点时,张喜儿顿时娇躯一震,非但不挣扎了,反而主动抱住老王的头往下摁。

察觉到她的反应,老王也不再犹豫,一把扯掉裤子,掏出火热胀大的大家伙,找准了位置,粗腰一挺,身子猛地一沉。

“啊!好痛!轻、轻点!王大哥,你的那玩意儿太大了,我,我受不了啊!”

听到张喜儿这像哭又像笑的呻吟呼喊,老王只好深吸一口气,耐着性子放慢了速度。

但是一看到美艳的张寡妇在自己身下婉转承欢,老王就再也难以把持,又忍不住快速耸动起来。

“啊……好舒服!好大!王大哥,你……你……嗯,你好厉害啊!”许久没被滋润过的张喜儿忍不住仰头发出浪叫,舒服得直翻白眼。

那种蚀骨的酥麻胀满感,瞬间就填满了她身体上的空虚,也让她的心里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随着老王每一次卖力地耸动,张喜儿都忍不住扭动娇躯,主动迎合起来。

察觉到张喜儿的反应,老王有些意外,他真没想到平日里看起来规规矩矩的张寡妇,做起这事儿来竟然是如此的放浪形骸!

他不禁邪笑:“嘿嘿!妹子,平时看你挺正经一人,没想到骨子里那么骚啊!是不是被哥弄得太舒服了?”

说着,老王又坏心地狠狠抽动了两下。

张喜儿顿时娇躯一震,不由地拱了拱肚子,双手搂住老王的脖子,媚眼如丝地看着他,然后撅着红润的小嘴,主动盖在了老王的大嘴上。

老王哪能受得住这样的刺激,欲火高涨之下,他想也没想,反客为主,两人立马热烈地激吻起来。

与此同时,老王的双手也没闲着,不断在张喜儿鼓胀的胸脯上揉捏,使两团柔软不断变换出各种形状。

保持这个姿势冲刺了大概有十来分钟,老王这才松开嘴,气喘吁吁地看着俏脸绯红、眼神迷离的张喜儿,“咋样啊妹子?哥哥厉不厉害?”

“厉……厉害!我都快……快被你给,给弄死了!用力,再快一点!嗯啊……”此刻,压抑了许久的张喜儿只想忘情地享受这难得的快感。

老王的强壮粗大,让她整个人都开始神魂颠倒、飘飘欲仙了。

那一波接着一波强烈无比的快感,不断冲刷着她从头到脚每一根神经,让她变得越来越敏感,只想快点到达那不知多久都没达到的高峰。

而老王也和她的情况差不多,两人都是压抑了多年没有得到过释放。

在这一刻,他们可谓是干柴遇到烈火,无比的契合享受。

“啪啪啪……”

激烈的肉体碰撞声持续了一个多小时,平日里看起来一本正经的张喜儿,此刻完全变成了欲求不满的荡妇,每当老王用力挺入,她都会抬起屁股,卖力地迎合。

甚至有时候老王想要喘口气休息一下,稍稍放缓挺动的速度,她都会忘情地搂着老王的脖子,主动耸动起来。

看来平日里真是把她给憋坏了!

老王一鼓作气,再次加快速度,用力想要把张喜儿送到了顶峰。

而张喜儿也突然用力搂住老王的脖子,娇躯一颤,两条美腿死死夹住他的粗腰不动。

下一刻,老王只觉得那处被用力吸住,夹得自己酥麻难耐,就好像有无数只蚂蚁在上面爬过一样。

“你个骚娘们儿,老子今天要搞死你!”

说着,他用力在雪白的柔软上抓了一把,整个人就像装了马达似的,掐着张喜儿的细腰,低吼道,“妹子,哥哥来了!”

“啊……给我!全给我!”张喜儿眯着眼仰头,满脸娇媚。

好刺激啊!实在是太诱人了!

看了一会儿,老王再也忍耐不住了,只想冲进去压在张喜儿身上,用自己的真家伙代替那只飞快抚弄的小手,强势地直捣黄龙。

想到这儿,老王也不再犹豫,直接走到大门口,见门虚掩着,二话不说就推门而入。

此时的张喜儿已经完全沉浸在自我安慰的快感中了,根本没发现老王的到来。

就在她再一次颤抖时,老王突然走上前去,一把抓住她的美腿,淫笑道:“妹子,看你这么难受,哥来帮帮你吧!”

“啊!唔唔……”突然出现的声音把张喜儿给吓了一大跳,可刚发出惊呼声,就被老王的大嘴给堵住了。

惊慌过后,看清来人是老王,张喜儿这才松了一口气,翻了个白眼,就开始象征性地挣扎起来。

可是现在她不但嘴被堵住了,身体也被老王给压得死死的,根本动弹不得。

老王毫不含糊地撬开她的齿关,舌头滑了进去,追逐着她的香舌,来回搔刮着她温暖的口腔内壁。

起初,张喜儿还反抗了一会儿,在老王灵活的攻击下,她渐渐软化了身子,两条舌头开始相互追逐纠缠起来,发出羞耻的“嘬嘬”声。

而老王的双手也没闲着,一只手盖在两团硕大的柔软上,轻柔并重的揉捏抚弄。

另一只手顺着她平坦的小腹,一路往下探到她双腿之间,飞快地上下磨蹭起来。

两人足足激吻了一两分钟,老王这才恋恋不舍的松开嘴。

张喜儿顿时气喘如牛,张着红唇,如同干涸濒死的鱼一般。

“王……王大哥,你,你怎么来了?啥时候来的?快、快下去!不要再弄我了!快……啊……”突然,张喜儿仰头发出一道亢奋的呻吟。

原来老王在她说话的时候就已经分出两指,探入花蕊中疯狂搅动搔刮。

“妹子,哥早就来了,只是你太投入,没有注意到而已。”老王嘿嘿一笑,埋头在张喜儿的脖子上一顿亲吻。

他火热粗糙的舌头一一舔过她精致性感的锁骨,最后停留在那两团高耸的柔软上。

当老王的嘴巴含住其中柔软上的一个红凸点时,张喜儿顿时娇躯一震,非但不挣扎了,反而主动抱住老王的头往下摁。

察觉到她的反应,老王也不再犹豫,一把扯掉裤子,掏出火热胀大的大家伙,找准了位置,粗腰一挺,身子猛地一沉。

“啊!好痛!轻、轻点!王大哥,你的那玩意儿太大了,我,我受不了啊!”

听到张喜儿这像哭又像笑的呻吟呼喊,老王只好深吸一口气,耐着性子放慢了速度。

但是一看到美艳的张寡妇在自己身下婉转承欢,老王就再也难以把持,又忍不住快速耸动起来。

“啊……好舒服!好大!王大哥,你……你……嗯,你好厉害啊!”许久没被滋润过的张喜儿忍不住仰头发出浪叫,舒服得直翻白眼。

那种蚀骨的酥麻胀满感,瞬间就填满了她身体上的空虚,也让她的心里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随着老王每一次卖力地耸动,张喜儿都忍不住扭动娇躯,主动迎合起来。

察觉到张喜儿的反应,老王有些意外,他真没想到平日里看起来规规矩矩的张寡妇,做起这事儿来竟然是如此的放浪形骸!

他不禁邪笑:“嘿嘿!妹子,平时看你挺正经一人,没想到骨子里那么骚啊!是不是被哥弄得太舒服了?”

说着,老王又坏心地狠狠抽动了两下。

张喜儿顿时娇躯一震,不由地拱了拱肚子,双手搂住老王的脖子,媚眼如丝地看着他,然后撅着红润的小嘴,主动盖在了老王的大嘴上。

老王哪能受得住这样的刺激,欲火高涨之下,他想也没想,反客为主,两人立马热烈地激吻起来。

与此同时,老王的双手也没闲着,不断在张喜儿鼓胀的胸脯上揉捏,使两团柔软不断变换出各种形状。

保持这个姿势冲刺了大概有十来分钟,老王这才松开嘴,气喘吁吁地看着俏脸绯红、眼神迷离的张喜儿,“咋样啊妹子?哥哥厉不厉害?”

“厉……厉害!我都快……快被你给,给弄死了!用力,再快一点!嗯啊……”此刻,压抑了许久的张喜儿只想忘情地享受这难得的快感。

老王的强壮粗大,让她整个人都开始神魂颠倒、飘飘欲仙了。

那一波接着一波强烈无比的快感,不断冲刷着她从头到脚每一根神经,让她变得越来越敏感,只想快点到达那不知多久都没达到的高峰。

而老王也和她的情况差不多,两人都是压抑了多年没有得到过释放。

在这一刻,他们可谓是干柴遇到烈火,无比的契合享受。

“啪啪啪……”

激烈的肉体碰撞声持续了一个多小时,平日里看起来一本正经的张喜儿,此刻完全变成了欲求不满的荡妇,每当老王用力挺入,她都会抬起屁股,卖力地迎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