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爱囚夜菲菲阅读

文章目录

《爱囚》作者是夜菲菲,主要讲述了顾霆琛叶梓之间的爱情故事,内容描写新颖,实力推荐,这里提供爱囚夜菲菲阅读。小说精彩节选:房间一瞬间寂静的仿佛一根针掉落都能听见,看着紧闭的房门,叶梓心中说不出什么滋味。她的人生好像从来都由不得自己做主。

《爱囚》精选内容:

顾若嘴张的能塞下一颗苹果。

她不可思议的看着顾霆琛,“什么情况?霆琛,我不是阻拦你,是她结婚了,你跟她结婚可是重婚啊!”

“你觉得我会犯这种没有脑子的错么?”顾霆琛淡淡的瞥了顾若一眼,声音冰冷似寒冬,“她做完月子后就去离婚。”

顿了顿,他继续说,“既然你来了,那你帮她安排月子中心。”

“这个是没问题。不过……”

“没有不过,你要是办不好,我就把你那些烂事告诉爷爷。”

“你……”

顾若气急,指着他脸色通红,这还是她亲侄子么?

瞥了她一眼,顾霆琛面无表情的往外面走。

“诶,臭小子,等等我。”

见他要走,顾若急忙追了出去。

房间一瞬间寂静的仿佛一根针掉落都能听见,看着紧闭的房门,叶梓心中说不出什么滋味。

她的人生好像从来都由不得自己做主。

酒店停车场一辆豪华轿车内,顾若盯着顾霆琛看了许久,脸色凝重的问,“你真的想好了,要跟她结婚?”

“不然呢?”

“你可以选其他人,我只是觉得这样对她不公平。”

刚刚遭遇前夫无情的算计与抛弃,三年后又得再次面临离婚。

叶梓的生活已经够惨了,她实在有些不忍心。

转头,顾霆琛的眸子里泛着冷光,“你觉得她不跟我结婚还有合适的路走么?我需要一个没有任何家室背景的女人,而她,需要一个靠山。”

空气一度沉寂,顾若想说什么,嘴唇张了张,还是没说。

“如果你找一个千金小姐,或许你还可以瞒住所有人,但你找叶梓,麻烦只会越来越多。”

顾家要的是门当户对,而叶梓,离过婚,还带着一个孩子,家里没有深厚的背景,他们能不能顺利结婚都是个未知数。

“这是她该做的事。”顾霆琛冷声说。

“算了,既然你决定了,我也不说了。我先去给她安排月子中心。”

时间,如流水般逝去,一眨眼,叶梓在月子中心度过了一个月。

顾霆琛安排了最好的房间,最好的保姆,这期间把叶梓照顾的无微不至,但他本人,却一次都没有来过,倒是顾若,来看过她几次。

对于这点,叶梓并没有不满,他们毕竟只是交易的关系。

况且,她生孩子这么大的事,老公都没有来看过一次,别说顾霆琛一个没有任何关系的人了。

出了月子后,她特意去医院做了妇科检查,医生说恢复的很好。

她这才放了心。

大概是保姆给顾霆琛打了电话,这天她刚刚吃完饭,顾霆琛和顾若就来了。

进门看了眼环境,随后看向叶梓,顾霆琛说,“身体恢复好了?”

“好了。”叶梓点点头。

“收拾一下,今天去你家办理离婚手续,下午领证。”

“好。”

这一点叶梓没有任何意义,反正事情迟早要解决。

“我跟你们一起去呗。”

“你去干什么?”顾霆琛皱眉,略微不满。

“你是我侄子,你要结婚,我当然要去啊。”不给他说话的机会,顾若推着他们出门,“快走

叶梓也没有想到,顾若会这么开放。

按理说,顾家这种大家庭,要是想嫁过去,肯定得门当户对,自己什么都没有,还离过婚,有一个刚出生的女儿。

刚刚还在担心顾家会不同意,却没想到顾若竟然支持。

顾霆琛开车到了村口。

“你们在这里等我吧,我跟他们还有些事情要说。办完了我就出来。”

顾霆琛原本想跟她一起进去,她这么说,也就顺了她的意思。

进去的时候,张玉兰正和谢利兴奋的说着什么,他们高兴的连叶梓进来都没有发现。

叶梓没有动作,站在门口看着他们,她想知道,他们两个这次会有什么阴谋。

果不其然!

下一刻,她就看到张玉兰拉着谢利的手,满脸的笑容。

“这次她出轨的证据落实,就算打官司,也不怕她了,不但抚养费不用给,她还得赔偿我们一大笔钱。”顿了一下,她眼神恍惚的看着谢利,“对了,我听你大姑说,她们厂长的女儿最近在相亲,我顺便让你大姑去给你说了说,我可给你说,你已经被叶梓拖累了三年了,这次一定要把握住机会。

只要你能跟这个厂长的女儿在一起,那么你以后什么都不用愁了。”

她的话让叶梓极致愤怒,都说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不管怎么讨厌自己,至少她还做了张玉兰三年儿媳妇,也叫了她三年妈。

如果张玉兰实在不喜欢自己,大可以说一声,这个家她不是非待下去不可,用这么恶劣的手段诋毁、赶走她,实在是太过分。

尤其是谢利,他竟然为了不出抚养费,联合他妈妈一起做这种龌龊的事情。

双手紧握,尖细的指甲镶进肉里却浑然感觉不到疼痛。

“那个女人,我早就不想要了,要不是没有办法,早就跟她离婚了,哪还会等到现在?天天不挣钱还花我的,吃我的。”

叶梓的理智因为谢利的话完全丧失,再也顾不得其他,上前拽着张玉兰的头发扬手就是一巴掌。

“我是贱人,那你呢?你们不让我好过,那就都别好过了。”她用了全部的力气,用力的扯着张玉兰的头发,力道之大足以把她的头皮扯下来。

叶梓像发了疯的狮子,在她的脸上疯狂的打巴掌,直到她的脸肿了起来,才停下来,然后抓着张玉兰的头发,猛地一推。

张玉兰猝不及防,朝着后面的墙上撞了上去,血顺着张玉兰的脸颊直流而下,叶梓脸上没有多的表情。

走过去正要继续的时候,突然被人拎起衣领甩到身后,接着她脸上火辣辣的疼痛。

转头,谢利正眼睛冒火的瞪着她,一只手掐着她的脖子,声音冰冷无情,“敢打我妈,你是活得不耐烦了?今天非弄死你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