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薄暮惹晨光夏朝颜霍清珣by书墨染香

文章目录

由书墨染香原创的小说《薄暮惹晨光》霍清珣夏朝颜剧情严谨,有看点。薄暮惹晨光霍清珣夏朝颜小说精彩节选:闻馨。这个名字,几乎成了他心头的一根刺,每每念及,都能瞬间穿透心脏,带出撕裂般的痛楚。朝颜失踪的那天下着大雪,一天一夜,在地上积了很厚一层。

《薄暮惹晨光》精选内容:

夏政晏下了飞机后没有回公司,而是直接让助理把他送回了家。

老爷子前几天打电话给他,说是把朝颜接了回来。

“你毕竟是朝颜的亲生父亲,孩子要回家了,你怎么也该回来见一见她吧?”

“爸,我这边真的很忙,忙完了自然就回来了。”

“哎,我说你……”

没等老爷子说完,他直接挂了电话。

分开了十三年,那个女儿对他难道还会有什么感情吗?为什么非要他亲自去接她?

为什么?

闭目沉思的男人自嘲地笑了声。

呵呵,为什么不愿意去呢?那是朝颜,是从小被你捧在手心里长大的朝颜。

为什么不愿意去呢?

不是不愿意,是不敢吧。

朝颜……

他在脑子里回忆了一下那个孩子小时候的样子——很爱笑,说话声音很软,喜欢抱着他的胳膊缠着他给她讲故事……

这么多年了,居然还记得这么清楚啊……他在心里苦笑。

“政晏哥哥,你是喜欢儿子还是女儿呀?”

“女儿。”

“为什么?”

“女儿像你,懂事可爱,招人喜欢……儿子的话,生下来丢给爸带吧,爸应该挺高兴的。”

“……你这么偏心,要真是儿子,怎么办?”

“不要紧,要是儿子,我们就再生,直到生个可爱的女儿为止。”

“你、你想得美啊!”

……

“耙……耙耙……”

“朝颜是不是在说什么?”

“噗哧,朝颜她在叫你呢。”

“咦?都会叫人了吗?来来来,再叫一声,叫爸爸。”

“耙耙……”

“不是耙耙,是爸爸。”

“耙!耙耙……”

“哎哟,老婆你看,这丫头笨得很!”

“喂,政晏哥哥你说谁笨呢?!”

“哎哎哎,我错了老婆,我错了!”

……

“妈妈,爸爸回来了!……爸爸,给我带礼物了吗?哇,最喜欢爸爸了,亲亲。”

“爸爸,明天是中秋节,我们老师说了,是家人团圆的节日,你不回来吗?”

“爸爸,这是我画的画,这个是妈妈,这个是爸爸,这个是我……”

“爸爸,妈妈今天晕倒了,我好害怕,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爸爸,你又要走了吗?我看到妈妈晚上一个人偷偷哭,你不要走了好不好?”

“妈妈去世了,你回来迟了。”

“我不同意!我不同意!你不许娶那个女人回来!”

“我再也不喜欢你了!我讨厌你!我恨你!”

用力摇了摇头,似乎这样就可以把女孩稚嫩的声音从脑子里甩出去。夏政晏扶着额头,微微弯了腰。

是了,隔了这么多年,他仍然忘不了最后分别时她的眼神。

忘不了那双冰冷的,带着恨意的,漆黑的眸子。

他不敢去接她。

……

谢别了助理,他拎着给女儿们准备的礼物往别墅走去,经过小花园的走廊时,无意间瞟了眼不远处,顿时止住了脚步,怔怔的,再难以挪动一步。

不远处的的花坛里,少女正一手扶着小树苗,仔细地踩着周围新醅上去的土。

离得远了,他看不清她的模样。

但是,他知道她的样子。

早在夏老爷子拿到资料的同时,关于夏朝颜的所有资料也送到了他的办公室。

那份资料详细的记录了夏朝颜在外十三年的经历,流落街头,不知道什么原因忘记了以前的事,被送到孤儿院,被孤儿院的小朋友排挤,被打伤送进医院,救了一个被混混们骚扰的女生,被女生的父母收养,考上槿城最好的大学后来到槿城,被夏家的探子发现……

他没有参与她的成长,却仿佛看着她的成长,看着她,经历了无数艰辛,从一个不懂事的小女孩长成大人。

亲子鉴定的后面,贴着女孩子最近的一张生活照。

海滩在阳光的照射下泛着金色的光泽,少女一身粉白色的长裙,光着脚站在打出白色泡沫的海水里,因为海风太大,她不得不抬起一只手压着帽子,黑色的发有几缕拂过脸颊,她眯着眼睛,看着镜头,笑得灿烂。

那模样,像极了少女时期的闻馨。

闻馨。

这个名字,几乎成了他心头的一根刺,每每念及,都能瞬间穿透心脏,带出撕裂般的痛楚。

朝颜失踪的那天下着大雪,一天一夜,在地上积了很厚一层。

他的小女儿,就在这样寒冷的天气下,流落街头,孤立无援……

只要一想到这些,他甚至都不敢去看一眼长眠香山的闻馨。

他辜负了她,弄丢了他们的女儿,还有什么脸面去见她?

闻馨,一定是你护佑着,朝颜才能重新回家,对不对?

你知道我照顾不好她,所以,所以迟迟不舍得放手对吗?

如今,这孩子终于回来了,你,是否可以安心了?

“啊,你是……”他在发愣,握着铲子的女孩发现了他,先一步开了口,“你是……爸爸?”

明明该是最亲的称呼,却用着疑问的语气。

她向他走了两步,又停下,踟蹰不前。没有得到回应,她以为自己认错了人。

“朝颜。”那一声称呼,很轻,却仿佛重锤一样砸在了他胸口,他叫了一声她的名字,对她招了招手,“过来。”

女孩犹豫着,慢吞吞挪到了他的面前。

“……你还记得小时候的事吗?”资料上说女孩不知因为什么,忘记了六岁以前的事。

朝颜摇头。

“那你,还记得我吗?”对于一个父亲来说,这个问题过于苦涩。

朝颜点了点头:“唔,很模糊,但是还是有些印象的……”

这回答……还真是诚实啊。

想起小女儿在外面经历的风风雨雨,他心里愧疚,轻声说道:“朝颜对爸爸的印象都模糊了啊……不过没关系,朝颜已经回家了,以后可以慢慢记起来。”

“嗯。”少女有些拘谨,点头,“好。”

相对无言。

沉默间,她看了眼他拎着的东西,开口道:“爸爸你出差回来很辛苦,快点进屋去吧,外面很热。”

“外面热,你在干什么?”他自然的接着她的话,问道。

“我在种树。”朝颜一本正经,指给他看,“我从婶婶家拔了一颗梅花树苗回来,找了地方种好了。”

“梅花树苗?”他心头一紧,拧眉——她还记得梅花树?

“哎,我记得小时候家里好像有很多梅花树的,不知道为什么现在都看不到了。”夏朝颜细细观察着夏政晏的表情,试探着说道,“我很喜欢梅花树,所以从婶婶家拔了一棵回来……”见他皱眉,她问,“爸爸,家里,不许种梅花树了吗?”

“……”女孩的眼睛很亮,一眨不眨地盯着他,他下意识否认,“没有。”

“啊,那就好。”夏朝颜松了一口气——看来,对种植梅树还是郁金香,她的父亲也是没什么额外的意见和建议的。

这么说来,事情就好办很多了。

“二爷回来了?”有人急匆匆地穿过花园,正好撞见了走廊里的两人,忙停下打招呼。

“这么着急,发生什么事了?”认出是管理园子的管家,夏政晏问道。

“外面有人送了一车树苗来,我去问了一下,说是大少爷让人送来的。”

“树苗?”夏政晏疑惑。

“大哥送来的?”夏朝颜同样疑惑。

“对,是一车梅花树苗,那人说了,大少爷各种品种的都挑了几棵,专门给大小姐您的。”

没想到夏云泽把这事儿放心上了,转眼给她送了一车过来,她惊讶地“啊”了声后,看向一边的夏政晏。

家里长辈在这里,那一车树苗怎么处理,就不是她说了算的了。

“给朝颜的?”夏政晏有些头疼的揉了揉眉心,随口道,“那就种到各个花园去吧。”

“哎,好。”得到了吩咐,管家准备离开。

“请等一下。”夏朝颜没料到自己父亲居然这么随意地安排了那些树苗,她叫住管家,对夏政晏说道,“爸爸,我听说苏玫阿姨很喜欢郁金香,如果一车梅花树苗种下去,等长大了,郁金香肯定活不了。”

“哪有这么娇气?”对花花草草没什么研究的夏二爷完全不把这事放在心上,不过想到苏玫对郁金香的喜爱,到底多了些犹豫。

“会的会的。”看出他的犹豫,夏朝颜认真道,“我看后花园边上有一片空地,要不,梅花树种到那里去吧。”

“空地?”夏政晏想了想,“你觉得可以,就种到那里去吧。”

得到了赞同,夏朝颜对管家说道:“那就小花园里挑两棵,后花园里挑三四棵,其他全部种到空地里去。”

“好的,大小姐。”

“管家辛苦了。”夏朝颜温和地笑着,低声说道,“毕竟是一车梅花树苗,您要是不忙的话,再去问一下爷爷的意见吧。”

“哦哦,好的。”

看这管家的样子,大概一开始就是准备去问老爷子的意见的。

梅花树……爷爷和爸爸都是男人,可能心思没那么细腻,梅花树还是郁金香,他们根本就没有过多的在意。

但毕竟在很多人眼里,树不单单是树,花也不单单是花,还是谨慎点好,免得落人口实。

……

夏家客厅。

直到后花园传来叮叮当当的响声,苏玫才知道夏政晏回来了。

她没有急着下楼,先给夏悦娆发了消息让她下去,然后在镜子前细细给自己上了一个妆——妆低偏暗淡,使得整个人看起来有些黯然。

等她下楼的时候,客厅里,夏悦娆和夏悦溪正在拆礼物。老爷子坐在沙发上和夏政晏说些什么,夏朝颜乖乖坐在老爷子身边,时不时给两人添一下茶。

不知道为何,看着这一幕,苏玫心里无端端跳了一下——客厅这个场景,让她觉得,夏朝颜已经得到了长辈的认可可以跟着学习公司里的事,而她的女儿还像个孩子一样抱着父亲带回来的礼物欢呼……这怎么可以?

每个母亲都希望自家孩子能永远不长大,但是夏悦娆不可以——她必须懂事,必须优秀,必须得到所有长辈的认可,因为只有这样,她做的那些事,才有意义。

她慢慢走下去,走近了隐约听到夏政晏在讲自己出差途中的趣事,和工作无关。

她在心里松了口气,自嘲:自己还是太过杞人忧天了,夏朝颜刚回来,怎么可能这么快取代悦娆和悦溪的位置。

“妈,你下来了?你快看父亲给我带的礼物!”夏悦娆拎着父亲带回来的公主裙在身前比划着,转了个圈,喜悦之情溢于言表,“好看吗?”

“好看。”苏玫点点头,看向夏悦溪,“你呢?爸爸给你带了什么?”

夏悦溪冲她眨眨眼,把右手伸到她面前:“爸爸给我带了这个!”水晶的手链衬着少女白皙的皮肤,分外好看。

“这不是你一直嚷嚷着要买的吗?”苏玫也跟着笑,揉了揉夏悦溪的头发,“如今,总算如愿了。”

说完,她走到夏政晏身边,先跟老爷子打了招呼,这才看向夏政晏,温声道:“昨天通电话不是说还要几天吗?怎么今天回来了?”

“合作谈的比较顺利,所以提前提前回来了。”面对温柔的妻子,夏政晏语气也温和了很多,“嗯?我看你脸色不是很好,怎么了?不舒服吗?”

“没事儿。”得到了丈夫的关心,苏玫微微低下头,仿佛害羞一样,低声道,“就是有些苦夏,不是什么大事。”

“黑眼圈这么重,我让刘医生来看看吧。”

“不用,这种事情,过几天自然会好的。”苏玫握住夏政晏的手,柔声道,“你不要小题大做了。”

“阿姨喝茶。”冷眼看着两人恩恩爱爱,夏朝颜倒了一杯茶放到了苏玫面前,不轻不重的一声响,成功把夏政晏的注意力分散开。

“啊,谢谢朝颜了。”这么急着打断她和政晏的谈话,看来她想的果然没错,毕竟有着血缘关系,或多或少都会在意的吧?

不过,现在她把话题转开了也没关系,她是夏政晏的枕边人,只要她保持着这样的“身体不适”,夏政晏总会问起的。

“阿姨脸色真的不好。”苏玫没想到,夏朝颜打断他们的谈话,却也没有把话题转开,而是看向夏政晏,“爸爸,要不让医生来看一下吧?若是我刚回来,阿姨就病倒了,外人还以为是我让阿姨太操心了呢!”

“胡思乱想些什么呢!”夏老爷子本来安静喝着茶——他对自家老二和二媳妇时不时的秀恩爱早就免疫了。此刻听到朝颜这么说,顿时放下茶杯,瞪了夏朝颜一眼。

夏朝颜拽住他的袖子晃了晃,央求道:“爷爷,我说的是实话啊,我昨天回来的时候苏玫阿姨都还好好的,今天突然就身体不舒服了,别人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我做了什么……”

她这话一出口,苏玫顿时出了一身冷汗——没错,她故意化妆使得脸上看起来气色不好,就是为了引起夏政晏的注意,找个借口引出她想说的话。

她想让夏政晏知道,自己对这个归家的继女是有心亲近的,奈何小姑娘脾气不好,回来的当晚就当着众人下她面子。

她是夏政晏的枕边人,朝夕相处。甚至不需要说夏朝颜的坏话,只需要偶尔表现一下自己的无奈和委屈就行。

夏政晏重感情,见得多了,嘴上不说,心里也会对夏朝颜越来越不满。

而她,要的就是这个结果。

只是,如今被夏朝颜这么一说,有了先入为主的观念,她要是多说什么,说不定老爷子和夏政晏真的会觉得她是刻意为之。

这个夏朝颜,脑子转的倒是挺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