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豪门千金陆总请你正经点商瑾妫陆弦庭by扶嫁

文章目录

由扶嫁原创的小说《豪门千金:陆总,请你正经点》陆弦庭商瑾妫剧情严谨,有看点。豪门千金陆总请你正经点陆弦庭商瑾妫小说精彩节选:不等陆文瀚反应过来,陆弦霖已经开着车离开了。“爸,大哥已经走了,咱们回去吧。”陆弦封说。陆文瀚回过神来,有些难以置信的说,“你大哥他刚才抱我了?”陆弦封点点头,“是啊,爸,大哥还说要你照顾好自己。”陆文瀚湿了眼眶。

《豪门千金:陆总,请你正经点》精选内容:

一夜把酒言欢,再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中午的时候了。

陆弦庭打开手机一看,几百条消息,有他二哥的,问他去哪了。有保姆的,问他回不回家吃饭。其余的,全部都是关于昨天神秘女子的。

最底下有一条孙毅的消息,内容是:谢了兄弟!

他会心一笑,关上手机,将被子盖上,准备再睡一个回笼觉。一下功夫,电话响起。

他拿起一看,是他二哥。他接通电话,那边传来声音,“你总算是接电话了,搁哪呢?我去接你,今晚大哥回来,一起吃饭。”

“皇家俱乐部。”陆弦庭说完,那边就挂了电话。

皇家俱乐部是程氏集团的产业,打这里列入程换名下,这里就成了他们的固定场所,程换让人给他们留了几间房,每回喝醉了走不了了,俱乐部的服务人员都会把他们送到各自的房间。

又睡了一会儿,差不多了,他起身钻进卫生间,里面传出哗哗的流水声,再出来,已经收拾的干干净净的。

也不知道陆弦封是不是算好了,陆弦庭刚到门口,陆弦封的车就正好停在门口。

“昨晚上喝了多少?”陆弦封闻着他一身酒味问。

陆弦庭闭着眼养神,说了句,“没多少。”

陆弦封从后视镜里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还年轻,少喝点酒,别把身体喝坏了。”

“嗯,知道了。”

陆弦封叹气,“每次你答应的都挺好的,结果呢?显而易见。”

陆弦庭睁开眼,看着车窗外飞快后退的建筑物道:“知道你还说那么多。”

陆弦封笑了笑,“现在还能说得动你,不多说点,以后大了就说不动了。”

陆弦庭不说话了,陆弦封也安静的开着车。

进了车库,一辆军用悍马赫然入目,陆弦庭砸吧砸吧嘴,酸不溜叽的说,“真拉风!”

陆弦封笑了笑,“行了,别酸了,进去吧。”

一进门,就闻到饭香扑鼻,陆弦庭扯着嗓门说,“吴妈,你做了什么好吃的,这么香?”

吴妈笑嘻嘻从厨房里出来,“三少爷回来了呀,先去洗手吧,都是你爱吃的,大少爷和先生在书房呢。”

书房里,陆文瀚问自己的儿子,“这次回来待多久?”

“吃完饭就走。”陆弦霖回答的简短,坚定。

明显,陆文瀚听了这话便不高兴,他叹了口气,“我们父子两个,就非要这样吗?”

面对陆文瀚的质问,他并没有要回答的意思。

“明天你过生日,今晚就在家里住一晚吧,明天过完生日再走吧。”陆文瀚恳求道,这是他作为一个父亲,对儿子的恳求。

陆弦霖喉结动了下,“部队里还有事。”

陆文瀚还准备说什么,传来了咚咚的敲门声,“爸,大哥,吃饭了。”

陆文瀚捏了捏眼睛,戴上眼镜,掩盖住悲伤,“走吧,吃饭吧。”

饭桌上,气氛很尴尬,各自吃各自的。

陆弦庭看了看陆弦封,示意他说点啥。陆弦封看着陆弦庭,传达着同样的意思。最后,还是陆弦庭开的口,“大哥,这次回来待多久啊?”

话音一落,陆弦庭便挨了一脚。不用说,是他二哥踢的。

陆弦霖大口扒拉着饭,“吃完饭就走。”

“明天生日,你不在家和我们一起过吗?我们已经很久没给你过生日了。”陆弦庭说。在陆弦霖面前,陆弦庭规规矩矩的,在陆家,陆弦庭谁都不怕,就怕陆弦霖。

陆弦封也跟着说,“是啊,大哥,今晚就留在家里吧,我们兄弟几个也很久没聚在一起了。”

“部队里还有事,下次吧,下次回来补。”陆弦霖继续吃着饭。

饭后,陆家几人送陆弦霖出门。陆弦霖给了他们每人一个拥抱,独独落下了陆文瀚,“你们都照顾好自己。”

“放心吧。”陆弦庭信誓旦旦的说。

陆弦霖看着他说,“我最不放心的就是你,少打架,少喝酒,少泡吧,知道吗?要是再让我知道你惹是生非,看我会来怎么收拾你。”

陆弦庭点了点头,“放心吧哥。”

他又拍了拍陆弦封的肩膀,“家里,就拜托你照顾了。”

“等你回来。”陆弦封说,“路上慢点。”

“好。”

说完他拉开悍马的车门,两兄弟互相看了一眼,在心里暗暗叹气。“砰”的一声,悍马的车门被关上,陆弦霖回头走了几步,给陆文瀚一个拥抱。陆文瀚的身体,远比他想象中要清瘦,他道:“公司就交给弦封打理,你照顾好自己。”说完,又在他背上拍了两下。

不等陆文瀚反应过来,陆弦霖已经开着车离开了。

“爸,大哥已经走了,咱们回去吧。”陆弦封说。

陆文瀚回过神来,有些难以置信的说,“你大哥他刚才抱我了?”

陆弦封点点头,“是啊,爸,大哥还说要你照顾好自己。”

陆文瀚湿了眼眶。陆弦霖因为沈琹去世的事情,对他这个父亲一直怀恨在心,从此就一直疏远他,这一远就是十二年。

当年,他因为一个项目,去了外省,那会沈琹病了,在医院住着,几个孩子轮番守着。突然有一天,沈琹被下了病危通知书,他接到这个电话的时候,正好在竞标,如果他走了,那就意味着要错过竞标。错过竞标,公司就意味着要破产,那一千多号人就会失业,十多年的努力就会付之一炬,所以他选择了竞标,同时在心里祈祷着,竞标一结束,他立刻飞回成安市,赶到医院时,沈琹已经走了,最后一面都没能见到。

就这样,陆弦霖一直记恨着他,一直在家待到十八岁,就毅然进了部队,从此一去就不准备回来了。这几年,偶尔回来一趟,也只是打个转身。

如今,陆弦霖这般的举动,让他的心里很温暖。

陆文瀚回书房后,陆弦庭说,“你说大哥他,应该是原谅爸了吧。”

陆弦封摇了摇头。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哪里能那么容易呢?

陆弦庭翘着二郎腿,啃着苹果道:“那也比之前好多了。”

陆弦封不反对,认真的看着企业报告。

“公司怎么样了?二叔他们,可还有刁难?”陆弦庭问。

陆弦封放下电脑,翘起腿摊在沙发里,打量着陆弦庭,“怎么?你准备来公司了?”

“我才不去。”陆弦庭立刻否认。

陆弦封摇了摇头,“二叔他们还是老样子,陆楠渊负责的地产项目上,材料出现了以次充好的情况,最近正在为这个事情烦恼,若是这批材料出了问题,延误工期都不怕,可要是将来住了人,材料在出点什么问题,搞不好是要出人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