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男女主是喻寒城戚雅的小说

文章目录

为您提供男女主是喻寒城戚雅的小说,名字叫做《喻先生,情谋已久》,该小说女主撒娇卖萌,强大男主难以抗拒。喻寒城戚雅小说精彩节选:如今的她被喻寒城所嫌恶,他肯定是故意不让她穿得暖和,助理要是帮了她,说不定会遭到喻寒城的报复。她不想连累别人。

《喻先生,情谋已久》精选内容:

戚雅霎时就愣住了。

唐子晴那样的性格,怎么可能会自杀?

然而不等她仔细想清楚,喻寒城就硬是将她从床上拖了下来,一件长裙扔在了她身上:“穿衣服,去医院。”

戚雅连选择的机会都没有,匆忙穿上衣服,就被喻寒城钳住手腕,硬拉出了房间。

长裙纤薄,抵不住深夜的寒风。

一出别墅大门,戚雅就被冻得打了个哆嗦。

可她不肯在喻寒城面前暴露出自己的脆弱,就一声没吭,硬咬着牙上了车。

好在车上暖气充足,做车后座坐稳之后,戚雅松了一口气。

只是她没想到,喻寒城居然没有去副驾驶,而是坐在了她身边。

男人满身烦躁,连带着车厢内的气氛也紧绷起来,戚雅虽然了解唐子晴的性格,知道她不会做出自杀这种逃避的行为,但到底人命关天,看着喻寒城的样子,戚雅也跟着忐忑起来。

开车的人是喻寒城的助理,车明亮的前灯破开公路上的黑暗,深沉的夜里,车子一路疾驰,不到半个小时,就到了医院门口。

车停后,戚雅打开车门,发现外面的夜风更大了,刺骨的冷风中夹杂着细碎雨丝,落在身上,寒意如针尖麦芒般深刺入肌肤。

她维持着开门的动作停顿了片刻,就听到身后喻寒城不耐地催促:“快点下车。”

唐子晴自杀,自有医院的人照顾她,喻寒城却在深夜把她拖来,全然不顾这件事情跟她一点儿关系都没有。

戚雅再次认清喻寒城的冷漠,心下更凉,她终于咬牙从车上下去,穿着一件吊带裙,裸露着肩膀站在了一片风雨中。

却没想到,戚雅刚站稳身子,准备往前走的时候,坦露在外的肩膀忽然一沉,一件衣服落了下来。

戚雅一愣,回头就看到喻寒城只穿一件衬衣站在她旁边,渐渐变大的雨滴落在他的眉眼上,衬得他五官更加锋利。

还不等戚雅感动,便听喻寒城道:“医院血源不够,一会儿需要你给唐子晴输血,你不能感冒。”

戚雅一怔,一颗心瞬间凉了。

她动作缓慢地裹紧了喻寒城递给她的外套,表情依旧高傲,但眼底却有遮掩不住地凄凉:“唐子晴自杀,凭什么让我给她输血?”

这时助理从车上下来,探照灯关了,只有远处医院病房楼的灯光照过来,戚雅正站在背光的地方,喻寒城没有看到她眼底的凄凉,听她用这样高傲又事不关己的声音说话,他被雨夜浇灭的怒火再次燃了起来。

他一把抓住戚雅的手臂,将她摁在了车前盖上,狠狠地逼近了她,冷冷质问道:“戚雅,唐子晴要死了,她跟你好歹也做了十几年的姐妹,竟然还能说出这种话?你的心是石头做的吗?”

十几年的姐妹?

戚雅当下就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喻寒城管那种自导自演硬是将杀人罪名栽到她头上的人,叫姐妹?

唇角的嘲讽转瞬即逝,戚雅的表情很快冷了下来,她漠然别过头去,冷漠无情地说:“我没有唐子晴这种姐妹。”

喻寒城竟出乎预料地没有发怒,他猛然放开钳制住戚雅肩膀的手,拉着她往医院走去。

男人的脚步仓促,似乎满心担忧着唐子晴的安危,全然不顾戚雅根本跟不上他的脚步。

雨天路滑,走到医院门口的台阶旁时,戚雅脚下一滑,身体猛然往旁边歪去。

眼看自己就要跌倒在地,面前的喻寒城还在脚步急促地往前走着,戚雅急了,大喊了一声:“喻寒城!”

听到她急促的喊声,喻寒城竟然没有回头,他只是毫不犹豫放开了抓着她的手,任由戚雅往地面上倒去。

“噗通!”

戚雅双膝着地,重重跪在了面前的台阶上,台阶的边缘正好磕在膝盖关节上,戚雅疼得半天站不起身,就地坐了下去,在雨水中捂紧了自己的膝盖。

喻寒城却是冷冷转过身,站在台阶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你不用装成这个样子,今天就算你摔残了,摔死了,也得去给子晴输血!”

喻寒城的话那么无情,戚雅无论如何也不愿意在他面前暴露自己的脆弱,她咬紧牙根将自己的痛楚忍了下去,硬是撑着身子,从地上站了起来。

可正好被磕到的膝盖哪有那么容易恢复,起身之后,戚雅依旧摇摇晃晃,站不稳。

身上的西装外套早就在跌倒的时候滑落了,细密的雨丝在昏暗的灯光中泛着光,密密麻麻落在戚雅袒露在外的肩头上,她低着头扶着自己的膝盖,艰难地迈着台阶。

从喻寒城的角度看不到她倔强的表情,却能看到她的肩膀因为冷空气而泛起细细的鸡皮疙瘩,他心中微动,几乎下意识就想将身上的衬衣也脱给她。

但动手的瞬间,喻寒城的动作就停住了。

不,他不需要这么做,这已经不是四年前了,他不必为了夺回喻家的家产,处心积虑的讨好戚雅,也不必再假惺惺地把她放在自己的心尖上疼爱。

刚才那一瞬间的冲动,肯定是他从前在戚家养成的习惯。

这种不必要的习惯,舍弃就是了。

仿佛为了证明自己如今一点儿也没有将戚雅放在心上,喻寒城硬是转过身去,冷冷扔下一句“快走”,就快步从戚雅面前离开,往医院内去了。

戚雅没有抬头,于是就没有看到喻寒城离开的脚步里,充满了逃避的仓皇。

她艰难地迈上了台阶,抬起头时,面前已经空空如也。

闻着医院大门透出来的特有的消毒药水的味道,戚雅满心寂然,她倔强地站直了身子,准备走进医院时,身后却响起一道小心翼翼的声音:“戚小……夫人,穿一件衣服吧。”

戚雅有些意外,转过头去,却见喻寒城那长相斯文的助理站在她身后。

如今的喻唯集团如日中天,集团中所有员工都是业界精英,即使是一个跟在喻寒城身边鞍前马后的小助理,也是有才有貌。

看着对方眼中的善意,戚雅笑了一下:“不用了,谢谢。”

因为寒冷,她的双唇冻得有些发白,但她还是决绝了助理的好意。

如今的她被喻寒城所嫌恶,他肯定是故意不让她穿得暖和,助理要是帮了她,说不定会遭到喻寒城的报复。

她不想连累别人。

戚雅拒绝助理之后,正准备往里走,却听助理道:“不是的,夫人,这件衣服是喻总去房间叫您时,特意让我准备的,他说今天阴天,随时可以下雨,您身子不好,感冒了就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