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风光大嫁总裁先生强势宠林落楚薄厉森by南佛与

文章目录

由南佛与原创的小说《风光大嫁,总裁先生强势宠》薄厉森林落楚剧情严谨,有看点。风光大嫁总裁先生强势宠薄厉森林落楚小说精彩节选:宋召栩眉宇皱成了川字,一看就知道这不是什么普通的交通事故,分明是有人故意陷害她。就算到最后林落楚胜诉不用遭受牢狱之灾,名声也不会好,以后想坐稳林氏总裁的位置只会难上加难。

《风光大嫁,总裁先生强势宠》精选内容:

电话那头的女人穿着吊带睡衣,依偎在赤裸着上身的中年男子怀中,正准备举杯庆祝一番。听到林落楚还活着的消息立即变了脸色,压着满腔怒火,喃喃自语,没想到她的命这么大!

“你的任务完成了!”

她拿起手机拨通另一个人的电话。“人在古巷街口,把事情闹大些,也该让她长长教训了!”

中年男人邪魅一笑,一把将她捞入怀中,目光森森让人看不清他的喜怒。

“你对她倒是挺狠的!”

女子妩媚一笑,扮起了柔弱。“您也不瞧瞧她是怎么欺负我的,我只是小小的惩戒她一下,怎么惹得您心疼啦!”

女子十分嚣张的用手指戳着男人的胸口,男子脸色一沉,捧着那张与林落楚有两分相似的脸一阵猛亲。

心疼谈不上,他跟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

季云修在和刘总谈合同的闲暇,还在担心林落楚路上会不会出什么岔子。席间抽空给她打了好几个电话都没人接,这种情况以前从来没有发生过。

季云修眉头紧锁,思绪万千,越发觉得心神不宁。

瞅一眼还在兴头上的刘总,饭局一时半会儿结束不了。

季云修焦急中给公关部经理递了个眼神,公关部经理都是人精,和他隔空对视一眼就立即会意。

季云修瞄准时机起身告辞。“刘总,公司还有些事需要我去处理,您和周经理先聊,我就先告辞了!”

刘总三杯酒下肚,虽微微有几分醉意,倒也没有到晕头转向的地步。见他全程都是工作长工作短,一点情趣都没有,留下来只会破坏气氛。何况他还是林落楚的心腹,林落楚表面上不说实际上护短得很,他心里明镜似的。

“好好好,替我向小林总问好,咱们有时间再聚,有时间再聚!哈哈哈!”刘总客套了几句,端起酒杯最后又敬他一杯。

季云修一口闷完,拿着刚签好的合同直接去了停车场。

匆匆坐上车朝军区医院开去,一手扶着方向盘,一手掏出西装口袋的手机,给在医院工作的沈婉毓打了个电话。

“沈小姐,我是季云修,总裁现在在医院吗?”电话刚一接通,季云修就迫不及待的开口。

电话那头的沈婉毓愣了两秒才反应过来,她和林落楚是高中时的同学,关系一直都很好,她又是陆绾主治医生的徒弟。平时林落楚不在都是她在帮忙照顾陆母,林落楚来医院看陆绾,一般都会先跟她联系。

“阿楚?没有啊,出什么事了?”

“她一个人开车来看夫人,现在联系不上她了。”季云修闷闷的说着,抿着唇,心里的火气突突往上涌。

她握着手机的手紧了紧,林落楚现在的处境她也清楚,身居高位,难免不被有心人惦记。

“你等等,我去伯母的病房看看,也许她来了,还没来得及跟我说!”她没有挂电话,手机贴在耳旁,在走廊里跑得飞快。

季云修把车停在路边,气恼的捏着眉心,这才离开几分钟她就在他的眼皮底下失踪了?

季云修闭着眼定了定心神,又拨了林落楚女秘书的电话。

“叮!”女助理的手机没有接通,林落楚的电话到先打进来了。那头林落楚柔和冷静的声音传来。

“季云修,帮我请个律师。”

季云修额上青筋暴起,气恼的锤了下方向盘。早上才跟林靖鸿起了冲突,下午她就出事了,很难让人不怀疑到他身上。

季云修沉默了许久,语气中带着怎么压也压制不住的火气。“等着我,我马上就到!”

他将油门一踩到底,飞快赶往警察局。

林落楚头上受了点小伤,有轻微的脑震荡,现在医护人员已经帮她包扎好,待在看守室里。

季云修匆匆忙忙赶过来,从窗口看着她靠墙而立,秀眉紧锁,指尖拽得发白。

季云修趴在窗口,把她上上下下打量一番,最后目光定格在她额头上的白色纱布上。她开车的技术他是知道的,林氏集团到军区医院道路平坦开阔,根本不可能出事。

他掏了手机,拨通了林辰的电话,声音低沉可怖。“你赶紧回来一趟,总裁出事了。”

“宋律师联系好了没?不行就赶紧找别人。”季云修语气不是很好,末了才又说:“把宋召栩的电话发给我,我来联系。”

林落楚听到他的声音,只是呆呆的朝他看一眼。到现在被单独关进了看守室里,她的脑袋还是晕晕乎乎的,隐隐的疼。

秘书室里的小橙被他吼得一愣,共事这么久还是第一次见他发这么大的火。她其实十分钟之前就以林氏企业的名义给他的律师事务所来过电话了,只不过人家现在在外地出差,赶回来起码要五六个小时。

事实上宋大状在接到自己秘书电话的时候,眉头轻轻抬了一下,瞄向牌桌上的男人。

“薄少,林三小姐有事,帮不帮!”

前一秒还镇定自若,在牌桌上游刃有余的男人,听了他的话后立刻甩牌走人。

走到门口又匆匆忙忙折回来,刀削斧阔的脸上隐隐有一丝焦急和不耐,双眼睨着宋召栩。“人在哪?”

宋召栩慢悠悠的起身,跟一桌老友打过招呼,才在薄厉森充血的目光下跟着他出去。

“她的秘书把电话打到了办公室,人现在在局子里。”宋召栩边走边说,他这几天忙着正式跟薄氏签约,做薄氏的御用律师,事务所的事已经交给其他几个新人打理了。

他的秘书许是因为林落楚是林氏集团的总裁,才特意在他面前提了一句。他也才知道,具体出了什么事还要见了当事人才知道。

他简单的提了一嘴,薄厉森脸色更加难看,直接降到了冰点,回头斜了他一眼。

“既然是找你的,这么大半天死在里面干什么?”

宋召栩抬了下滑到鼻梁上的镜子,无辜的耸着肩膀,惊讶于他关注的重点,何况有人来找他帮忙,他好像是有选择权的吧。

他前两天还在想林三小姐就要跟李谦那小子订婚了,薄大少怎么还坐得住,原来是自己憋着,还没发作啊。

薄厉森坐上车,油门一踩到底。

匆匆忙忙来到警察局,宋召栩利落的走进去,斜了眼停在门口的男人,一双挑花眼勾起一抹玩味。“薄大少不跟进去看看?您不亲自去看看怎么知道人现在怎么样了?万一三小姐伤得很重可怎么办?”

后面这句直接说到他心坎上,就像被人在心口上狠插了一刀,他冷漠的脸终于有了一丝丝的担忧和隐忍。

“毕竟是姑娘家,万一受不住哭鼻子,你说我们一群男人……”

他烦躁的摸出口袋里的烟,抽了根点燃,猛吸一口,哑着嗓子说:“给你十分钟,把她带出来见我。”

宋召栩还处在懵圈当中,咋一听就炸毛了,一去一来都要十分钟不止。宋召栩口中骂咧两句,脚下的步子却不自觉的加快了许多,比刚刚薄厉森的速度还要快。

宋召栩拎着公文包进去,季云修请的律师正在跟对方的律师交谈。宋召栩暂时打断他们,递了张名片过去。“谈得怎么样?”

刘律师扫了一眼名片上的名字,暗暗惊了一下,律师界鼎鼎有名的宋大状,神一样的存,但凡他接手的案子就没有败诉过。

从前都只是在新闻上或者报纸上见过他,今天见到本人,心里还有些小激动。

“对方一口咬定是林总的失误才造成了车祸,由于车内的女士伤势严重,需要等到对方伤势稳定……”

“难道林总就没有受伤?”宋召栩打断他,冷声质问,虽是对着刘律师说的,但眼神飘向对方身上,带着若有似无的压迫感。

“宋先生这个时候说这话不合适吧!现在李先生的女朋友还在抢救室里躺着,您这话未免也太落井下石了。”对方律师不甘示弱的顶回来。

站在他身后三十岁上下的男子,就是他口中所谓的李先生,此刻正眼神犀利的看向宋召栩。

知道对方的态度,宋召栩心里就有底了。薄厉森让他十分钟之内把林落楚带出去,他没打算与他们逞一时口舌之快。

“我要保释我的当事人。”宋召栩走到管理这件案子的警察桌前,出示法律文书,并要求做她的担保人。

矮小精壮的黑脸警官也不含糊,正埋头一丝不苟的办理手续。

“我劝你还是别白费力气了,这牢她坐定了。”李姓男人笑得有几分邪魅,怎么说刚出了车祸,自己的女朋友还在医院里躺着,他笑得未免太晃眼了。

宋召栩眉宇皱成了川字,一看就知道这不是什么普通的交通事故,分明是有人故意陷害她。就算到最后林落楚胜诉不用遭受牢狱之灾,名声也不会好,以后想坐稳林氏总裁的位置只会难上加难。

宋召栩脑袋飞快运转,她当不当林氏集团总裁倒不是他现在考虑的范围,就是这件事会给林落楚以后的生活造成影响,他怕处理不好薄厉森跟他秋后算账。

正思索着该怎么处理时,办公厅的大门被打开,一个身穿蓝色制服的肥胖男人步履匆匆的走进来。全大厅的警察齐刷刷的站起来,恭恭敬敬的行礼,异口同声的喊:“厅长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