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重生八零好姻缘盛蓝蓝欧苏阳by白箩染

文章目录

由白箩染原创的小说《重生八零好姻缘》欧苏阳盛蓝蓝剧情严谨,有看点。重生八零好姻缘欧苏阳盛蓝蓝小说精彩节选:“丽丽,你和姐姐一道去。”赵继红知道盛剑楠这次留级很没面子,见人都喜欢绕路走,别看他占座挺积极,还真难保不被人说风凉话,往人群边上靠。“妈,是什么电影?要是那些苦菜花、娘子军啥的,我就不去看了。都放过好多次了。”盛丽丽细嚼慢咽并不着急。

《重生八零好姻缘》精选内容:

农场难得有什么娱乐项目,听说要在小学操场放露天电影,盛剑楠第一个高兴得跳起来。

抓起两个馒头揣在兜里,一手托两个摞在一起的小凳子就往外跑。惹得盛剑锋跟在他屁股后头也往外跑,被盛蓝蓝一把扯回来。

“小弟乖乖吃饭,吃饱饭才能长大高个儿,才能被别人欺负,一会姐姐领你去。”

“小锋乖乖吃,不要跟哥哥学。”赵继红看了盛蓝蓝一眼,心想这丫头越发地口齿伶俐了。

盛玲玲屁股早就坐不住了,勉强吃了半个馒头,一口喝光最后一口黄瓜鸡蛋汤,“妈,我去看我哥占好座没,咱家得七个座,我哥才拿四个小凳子。”

“看把你能的!让蓝蓝去,你一会帮着收碗洗锅,等你爸回来锁好门一起过去。”

盛玲玲一脸怨气。

盛蓝蓝一边将馒头撕成小块喂小锋,一边慢吞吞道:“我来收拾碗,等叔叔回来一道去。玲玲姐人缘好,过去准能占到好位置。”

“是呀妈,我保证占第一排位置给你和我爸坐。我哥不行,他去得早也没用,只能挤在不显眼的边上,你信不信?”盛玲玲马上乐得脸上放光。

“丽丽,你和姐姐一道去。”赵继红知道盛剑楠这次留级很没面子,见人都喜欢绕路走,别看他占座挺积极,还真难保不被人说风凉话,往人群边上靠。

“妈,是什么电影?要是那些苦菜花、娘子军啥的,我就不去看了。都放过好多次了。”盛丽丽细嚼慢咽并不着急。

凡事都有人替她张罗,她犯不上着急。何况今天晚上第一次做家务劳动,她现在还觉得手上有鸡屎味,一点好心情都没有。

“好像今晚要放两部片子,有一部是日本电影《追捕》。”

“日本电影?不会吧!”盛丽丽愣大眼睛,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

盛蓝蓝觉得好笑,一部日本电影就把盛丽丽吓成那样。往后去日本旅游的多了去了。世界就是一个地球村,有钱有闲想去哪去哪。

“本来昨天礼拜天就该放映的,放映队的车在半路上坏了,今天才赶来。磨坊的人都盼一天了,就怕晚了看不到开头。快看看几点了,七点半就开演了。”

盛蓝蓝望一眼五斗柜上的三五牌木座钟,指针刚好在七点,“七点了。”话音刚落,“当当……”座钟发出清响的七声响。

盛蓝蓝盯着座钟好奇,难怪吃饭前看见盛剑楠拿把钥匙给钟上发条,原来可以敲钟。

“你爸咋还没回来?”

“可能又加班了吧!谁让他是先进工作者呢,他不加班谁加班!”

“死丫头!你这是夸人还是怨人呢?你爸不当先进,你喝西北风去啊?”赵继红目光落在座钟上。

盛丽丽撇撇嘴,“当先进就得这么一个破座钟,座钟能当饭吃?”

“你这孩子!我真是太娇惯你了,惯得没大没小的。你知道这三五牌座钟多少钱?你知道你爸到这个破地方工作这么多年,受了多少气?先进工作者那是荣誉,是对你爸工作的肯定,是咱们出头的希望……”

“妈,你走不走?一会要迟到了。”

盛丽丽打断赵继红的话,显然日本电影更让她感兴趣。

“是哟,你们学校离这走路要二十多分钟,咱们快点去。”

赵继红和盛丽丽出门。小锋着急,挣脱盛蓝蓝,追出门去。盛蓝蓝追到大门口,见她二婶拉住小锋,回身让她赶紧收拾桌子就来,她点头应着,转身回屋。

刚洗好碗,盛亚农回来了。盛蓝蓝准备端汤和馒头,盛亚农摆摆手说在单位食堂吃过了。

“二婶他们都去看电影了,说让二叔回来也过去,座位都给二叔摆好了。”

盛蓝蓝小心地说:“听说是日本电影《追捕》。”盛蓝蓝生怕她二叔不去。没想到盛亚农听到是进口片,立即来了兴致,“走,去看看。”

盛蓝蓝捂着肚子说不太舒服,“我趴会就好了,等会去。”

“可能是胃疼,下次吃饭不要太快。你二婶催你也不要着急。”盛亚农嘱咐几句,推门出去了。

盛蓝蓝赶紧出去拴上大门,又把屋门关起来,这才心跳加速地往东屋去。

挂在墙上的相框比她想像的要容易拆下来,解开拴在墙上钉子的麻绳,从底下两个支撑的粗钉子上摘下来就好了。可要打开相框可就难了,相框后面的隔板上,钉了许多细巧的钉子。

研究了一会,盛蓝蓝找出做门帘的老虎钳,一颗一颗地把细钉子拔下来。起开背板,小心地撩开棉纸,找到那张相片。

盛蓝蓝心跳得更厉害了,手都有点不听使唤。穿越一回还要学会做贼,这感觉太酸爽。

泛黄的相片边角磨损得厉害,应该被人常常翻出来看。

盛蓝蓝盯着相片里的人。

这是一张全家福,坐在椅子上的一男一女大概四五十岁,男人穿着中式对襟绸褂,气度不凡,唇边的两抹黑胡,修得整齐完美,女人身着华美旗袍,气质优雅高贵。他们身后错落站着三个年轻人。

盛蓝蓝一眼就认出了穿着中山装的盛亚农。

虽然盛亚农现在华发早生,眉眼神情依稀还有当年的影子。盛亚农身旁的青年穿着一身合体的西装,虽然只是相片,也能看出那身西装质地精良,做工考究。

最旁边靠在男人身上的娇小姑娘,穿着镶花边的连衣裙,头顶结着蝴蝶结,笑得甜美娇艳。

他们身后是一栋西式小楼,盛蓝蓝以为是照相馆的背景布,可是看到他们脚下的草坪,猜想他们应该是在自家院子里拍的照片。

看来盛家是有身份的大户人家。现在他们都在哪呢?如果没猜错,那个西装青年应该就是盛蓝蓝的爸爸。看样子也是有出息的人,他为什么把自己的孩子寄养在弟弟家里?

盛蓝蓝又仔细看了看照片中的爸爸,说不上亲切,也不算陌生。院子外有人呼喊着跑过去,应该是着急看电影去。

盛蓝蓝把照片归位,摆好棉纸,扣上背板,一颗颗钉好小钉子,重又把相框挂在墙上。

拉灭灯光,找到门后的铁锁把门锁好,快步朝红旗岭小学操场走去。

露天电影是什么样的,盛蓝蓝心里也是充满好奇的,更好奇的还有她的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