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慕年百里小说目录

文章目录

小说《傲娇慕少,诱娇妻》感情描写细腻,值得收藏。讲述了慕年百里之间的故事,傲娇慕少诱娇妻小说精彩节选:百里觉得实在是太离谱了,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但是她可以确定这是刻意为难她。司南二话没说,拿起桌上的酒瓶就灌了起来,很快就一瓶见底,他重重的放下手中的瓶子,眼神阴冷看着雷家明说道:“开玩笑,也要适度”。说完,牵起百里就走了出去。

《傲娇慕少,诱娇妻》精选内容:

刚巧,司南牵着百里刚要推开门,就在看见妆花泪眼的李瑶,从里面打开了门。

看见百里,李瑶恨恨地剜了她一眼,看见司南,也不敢再造次说些什么,便踩着细高的高跟鞋走开了。

百里有点不知所以,不知道她眼底的怨气从何而来。

走了进去,却发现,里面的空气,却是格外的安静,气氛更是阴沉。

一看见,他俩走了进来,都憋着气的人松了一口气。

霍新见立马活络着气氛“人都到齐了,快点开始吧!”

百里站在那边,知道不可拒绝,所以也没有再说些什么了。

但,她可不想挨得他那么近了,看了看,只有李家少爷旁边空着,所以往着他那边走去。

刚走出几步,清冷的声音便响了起来“怎么?这边这么宽敞,不能坐,偏喜欢多人挤在一块,难道,我是什么浑水猛兽不成”。

李少可是常年混迹于女人堆里,对于男人看女人的眼神,他可是一眼就明了的,知道这女人对慕年来说,是不同的,所以,立马对着她说道:“百小姐,这里可能坐不下了,还是去那边吧”。

李少这才仔细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女人,肤若凝脂,清澈明亮的眸子,不掺一丝杂质,让人心动不已,乌黑亮丽的齐肩发,把女生的清纯衬托得无疑,简单的碎花衬衫搭配修身齐膝牛仔裙,有一种骨子里透出来的妩媚,让人抗拒不了。

看着看着,李少都觉得这简直是魅惑人的小妖精啊,勾的人心醉!

慕年看着他眼睛都快粘在她身上了,语气不由得阴森了起来“李少,你的女人走了,要不再给你叫一个来”。

李少听着这话,惊醒了过来,知道这是,他在警告他,他最不敢得罪的就是他了,他家的生意,可都是要仰仗着慕家,所以,咳嗽了一声,别开了眼,语气尽是阿谀谄媚“百小姐,我看你还是做到那边去吧!那边不仅风景好,而且,我们慕爷,长得又帅,还可以养眼!”

百里心里忍不住腹议:这马屁拍的,真让人头疼!

只能无奈的走了过去,隔着司南坐在了他旁边。

“开始吧”看着她一脸不愿意,他觉得很是愉悦。

来酒吧,无非都是会玩的,所以,他们一点不害怕会被选到,反而,还有点兴奋。

别人都很是享受,只有她坐如针毡,紧张不已。

慕年在边上把她的表情尽收眼底,忍不住勾了勾嘴角。

这边,游戏进行的如火如荼,男女当众来了个法国舌吻五分钟,其他人,都在边上吹着口哨,起着哄,可对于百里来说,那实在是很奔放了,平时也就在电视上看过,真人版的,她还是第一次看,脸都被燥红了。

终于,惩罚结束,接吻的两人都依依不舍的结束了缠绵。

百里是如释重负的叹了一口气。

上一局的结束,当然意味着下一轮的开始,百里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视线放在转动的酒瓶上,看着它在由快变慢的慢慢转向了坐在那边一副事不关已的慕年。

其他人不敢起哄,霍新见只能当起头锋,但不敢刁难,毕竟,他今晚情绪本来就不稳定,只能嬉笑着“年哥,作为惩罚,你得把这一瓶酒喝掉!”他拿起最小的一瓶放在了慕年的面前。

任人一看,都知道,在放水,但偏偏某个男人不乐意“我酒量不好,一喝就醉,换个其他的吧”。

霍新见:……..

别人不知道,他还能不知道,曾经跟他呛酒,他自己差点喝死过去,而他跟没事人一样,这还叫酒量不好!

但人家大佬说不好,那就不好吧!

“那要不,去外面随便找个女生,来个美丽的邂逅”叶启知提议着。

“外面?那还得走出去,太累,换一个”。

百里看着他大爷似的,慵懒的躺坐在那里,面容淡淡的反驳着。

坐在一边的雷家少爷雷家明,很快就反应了过来,试探性的说道:“要不,慕爷就跟离自己最近的异性来个缠绵的法式kiss,怎么样?”

他这话一出,场上的其他人都觉得他不要命了,要知道,那女人可是司南带来的,先不说司南家庭背景惹不得,就说他们是兄弟,这个玩笑也开不得。

就连一贯待人温文尔雅的司南,也冷下脸“雷少,有些玩笑开不得”。

雷家明看他没说话,反而惹了司南,刚要道歉,就听见邪魅的声音传来“游戏而已,不用太当真,而且,也就一个女人而已,我倒觉得,既然是惩罚,那当然就得有挑战性了,是不是?”说完,看向了一脸阴沉司南。

他这话更是惊掉了霍新见和叶启知的下巴,这还是他们的慕爷嘛,那可是司南心心念念的女人啊,都知道的呀,这不是在开玩笑嘛?

百里觉得实在是太离谱了,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但是她可以确定这是刻意为难她。

司南二话没说,拿起桌上的酒瓶就灌了起来,很快就一瓶见底,他重重的放下手中的瓶子,眼神阴冷看着雷家明说道:“开玩笑,也要适度”。

说完,牵起百里就走了出去。

顿时,包厢里面的人都有点方,不知道还怎么再继续下去。